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大港補選 警接17宗投報

  • 分类:钱柜娱乐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6月14日 19时45分 (吉隆坡14日訊)大港國會選區補選競選至今,警方已接獲17宗投報,其中5宗由副檢察司調查當中。雪州總警長拿督阿都沙瑪指出,警方所接獲的投報當中,有7宗是牴觸了1954年選舉罪行法令,並在此條文下調查涉案人士。「在5宗案件中,其中2宗是在大港及適耕莊非法演講,另外2宗是海報涉及煽動字眼,以及1宗是非法掛沒有競選的黨旗。」阿都沙瑪今日在沙白安南警區總部召開記者會時,這麼透露。他指出,其餘2宗案件已完成調查,即是偷竊錢包、桌椅及1宗在雙溪班郎焚燒旗幟,目前正等待副察檢司的指示。阿都沙瑪表示,警方所接獲的投報,將一律向涉案者進行問話,無論對方是政治人物、民眾或執勤單位。阿都沙瑪指出,警方將會履行自身職務,維持競選期間的秩序,以確保所有選民可以在本週六安全無阻的投下神聖一票。「事實上,這一次的競選期間非常順利,我們已指示參選的政黨持續保持和平方式,直到補選完畢為止。」另一方面,選舉委員會主席拿督斯裡莫哈末哈欣在記者會上指出,執法部將會拆除所有牴觸1954年選舉罪行法令的告示牌及海報。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1日 20时26分 (檳城21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身為執政黨,在施政方面確實有不完美之處,但他認為世界上並沒有十全十美的政府,身為黨員應該要團結修補這些偏差,而非倒戈相向。「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政府,即使美國政府也存在問題,最重要是國陣願意團結糾正偏差。」納吉今天主持巫統打昔牛汝莪區部大會開幕時,向現場近萬黨員說,巫統確實有自己的課題,但黨內自可解決,大家可以坐下來協商處理,但異議人士卻企圖毀掉巫統辛苦建立的政權。他慶幸指出,近期的大港補選、江沙補選、砂州選舉,國陣都大獲全勝,可見民心所向。「縱然居心不良者不斷以消費稅、一馬課題攻擊國陣,他們甚至希望一馬上市失敗,要巫統萬劫不覆。但從上述選舉的成功,凸顯人民知道他們應該選回真正以民為本的政府。」他說,就算給現在由反對黨執政,他相信反對黨也不會廢除消費稅,且還有可能增加,因為身為執政黨,做任何事都要面對現實的問題,不像反對黨般輕鬆,可以許下不可能實現的風花雪月承諾。他也向黨員們指出,雖然國陣失去檳州政權,但聯邦政權及多個州屬依然掌握在國陣與巫統手里。「我知道你們今天來到這里,不是要看洋房(揶揄檳首長林冠英洋房風波),不是要看海底隧道,而是要顯示你們對巫統的忠誠。打開巫統的鬥爭歷史,創黨理念就是要捍衛國家主權,其中最重要就是保證對黨的真誠。」另一方面,納吉也呼籲巫統黨員,即使窮到只剩一條內褲,也不能見異思遷,讓自己尊嚴掃地。他今日也繼續追擊前首相敦馬哈迪、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及前吉打州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茲,指他們缺乏原則,更反問上述人士的尊嚴何在?「馬哈迪的自尊在哪?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之前嘲諷馬哈迪是強盜頭目,但今天馬哈迪卻可以跟曾經辱罵他的人站在一起,而之前曾指責行動黨的慕尤丁也一樣,如今跟行動黨領袖林吉祥站在同一陣線。」他憤慨指出,敦馬、慕尤丁、慕克里茲分別曾官拜巫統首相、副首相、州務大臣,如今卻居心不良要巫統倒台,誠信還不如一名普通黨員。出席大會者包括檳州巫統主席拿督斯里再納阿比丁、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馬華總秘書拿督斯里黃家泉、外交部副部長拿督斯里理查爾瑪力肯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7月8日 18时54分 (雪邦8日訊)被凍結黨籍后宣佈退出巫統的前巫統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達表示,不要小看他來自沙巴,就以為沒有支持者,就可對他做出侮辱。他說,本身退出巫統,會不會對巫統帶來影響,日后就會知曉。沙菲益今天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要大家不要那麼快下定論,有沒有影響日後才知曉。「我是有支持者的,我要幫助我的國家,不要看我來自沙巴,就侮辱我。我是沙巴巫統的創辦人之一,雖然我的貢獻不大,但卻有分讓巫統在那邊變強大,有人說我退出巫統沒有任何影響,我們等看有沒有影響。」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國會議員,他在上月24日遭巫統凍結黨籍後,仙本那巫統區部掀起退黨潮,而他本人也於7月4日。但巫統領袖認為,他退黨不會對巫統造成威脅。他表示,本身了解基層的聲音,當過8年的鄉村與區域發展部長,協助過原住民等。「我知道他們的看法和心中所思。」此外,他也不滿巫統早前草率凍結他的巫統黨籍,完全沒有傳召過他問話。「先調查,巫統在怕什麼?我也沒有出席巫統最高理事會,還選在我去朝聖時,凍結我的黨籍。」他也重申,現階段他不會加入其它政黨。另一方面,民主行動黨沙巴主席黃天發表示,本身在開齋節期間出席沙菲益門戶開放活動,兩人討論了大馬的政治情況,特別是沙巴的政治動態,雙方希望看到站在同一陣線的反對黨,不要有互相殘殺的就局面。「沙菲益表示,本身才剛離開巫統,現在又是開齋節期間,但本身心中有了想法,過年後才會透露詳情。」黃天發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認為,沙菲益並不會加入新政黨。「不過肯定的是,沙菲益希望反對黨能夠坐下來談,希望有一個解決方案,不要互相殘殺,要巫統做出改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6日 18时39分 (吉隆坡6日訊)內政部今日提呈《國家反毒機構修正案》一讀,賦予反毒機構官員更大的權力,以便執行反毒任務。法案也闡明,當局也有權一紙令下,將反毒機構變成警局,反毒機構的官員也能行使警察的權力。這項法案是由內政部副部長馬西爾提呈,並尋求在本季會議中通過。法案建議修改《2004年國家反毒機構法令》第7條文,規定一名反毒機構執法官員在押送吸毒者到反毒機構的扣留所的過程時,該名官員將擁有警察(相等於伍長)或監獄官(相等於警曹)的權力。法案也納入第7(4)(a)條文規定,在獲得反毒機構高級主管、助理高級主管或調查官的要求下,一名警區主任或負責人,有權依據法律發出一項指示,以將反毒機構就變成其警區轄下的一所警局。在這種情況下,反毒機構的官員,將擁有警局看守所的警員的一切權力。法案也指出,如果這項條文與刑事程序法典的條文出現衝突,必須以反毒機構法令作準。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30日 19时44分 (古晉30日訊)砂拉越州首席部長丹斯里阿迪南表示,若雪蘭莪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及檳州首長林冠英提出正式申請,他會考慮延長兩人逗留在砂州的期限。砂拉越首長署今日發表聲明稱,首長阿迪南已獲知,阿茲敏及林冠英希望在砂州選舉期間,延長逗留砂州的要求。「在過去,阿迪南使用個案的方式處理非砂拉越人逗留期限問題。在這一基礎下,阿迪南一旦收到阿茲敏及林冠英要求延長逗留的正式申請,他會考慮批准。」阿茲敏與林冠英昨日抵達砂州,兩人分別為公正黨署理主席和行動黨秘書長,赴砂州主要是為各自政黨站台拉票。儘管順利入境,但他們遭到砂州移民局限制逗留期限,規定必須在5月7日的投票日前離開。其中阿茲敏僅能逗留至5月2日,林冠英則被允許逗留至5月5日。除了他們以外,還有一些來自西馬民眾,包括助選員也受限制逗留在砂州的期限。雖然阿迪南表態可「考慮」延長逗留在砂州的期限,但是阿茲敏並不買賬,聲稱自己不會提出延長逗留砂州的正式申請。「胡鬧(Nonsense),我不會向他提出正式申請。」阿茲敏說,砂拉越是屬於砂拉越人民的,他提醒阿迪南不要與他為敵,不要與民為敵。「阿迪南應該要與貪污者和強盜為敵,但為何要讓那些人進入砂拉越呢?我沒有貪污。」他也稱,如果國陣選情就像阿迪南所說的那樣穩如泰山,就不應該害怕西馬的反對黨領袖,而且是由人民來決定哪個政黨組建下一屆州政府。阿茲敏在古晉周邊地區會見選民時,針對遭限制逗留,如此指出。一般而言,西馬人入境砂州可逗留90天。隨著砂拉越投票臨近,主要針對反對黨的禁足令也變相擴大,近期赴砂拉越的領袖發現只獲准逗留至投票日前,引起多番爭議。继续阅读,

大港補選 警接17宗投報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6月14日 19时45分 (吉隆坡14日訊)大港國會選區補選競選至今,警方已接獲17宗投報,其中5宗由副檢察司調查當中。雪州總警長拿督阿都沙瑪指出,警方所接獲的投報當中,有7宗是牴觸了1954年選舉罪行法令,並在此條文下調查涉案人士。「在5宗案件中,其中2宗是在大港及適耕莊非法演講,另外2宗是海報涉及煽動字眼,以及1宗是非法掛沒有競選的黨旗。」阿都沙瑪今日在沙白安南警區總部召開記者會時,這麼透露。他指出,其餘2宗案件已完成調查,即是偷竊錢包、桌椅及1宗在雙溪班郎焚燒旗幟,目前正等待副察檢司的指示。阿都沙瑪表示,警方所接獲的投報,將一律向涉案者進行問話,無論對方是政治人物、民眾或執勤單位。阿都沙瑪指出,警方將會履行自身職務,維持競選期間的秩序,以確保所有選民可以在本週六安全無阻的投下神聖一票。「事實上,這一次的競選期間非常順利,我們已指示參選的政黨持續保持和平方式,直到補選完畢為止。」另一方面,選舉委員會主席拿督斯裡莫哈末哈欣在記者會上指出,執法部將會拆除所有牴觸1954年選舉罪行法令的告示牌及海報。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8月21日 20时26分 (檳城21日訊)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身為執政黨,在施政方面確實有不完美之處,但他認為世界上並沒有十全十美的政府,身為黨員應該要團結修補這些偏差,而非倒戈相向。「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政府,即使美國政府也存在問題,最重要是國陣願意團結糾正偏差。」納吉今天主持巫統打昔牛汝莪區部大會開幕時,向現場近萬黨員說,巫統確實有自己的課題,但黨內自可解決,大家可以坐下來協商處理,但異議人士卻企圖毀掉巫統辛苦建立的政權。他慶幸指出,近期的大港補選、江沙補選、砂州選舉,國陣都大獲全勝,可見民心所向。「縱然居心不良者不斷以消費稅、一馬課題攻擊國陣,他們甚至希望一馬上市失敗,要巫統萬劫不覆。但從上述選舉的成功,凸顯人民知道他們應該選回真正以民為本的政府。」他說,就算給現在由反對黨執政,他相信反對黨也不會廢除消費稅,且還有可能增加,因為身為執政黨,做任何事都要面對現實的問題,不像反對黨般輕鬆,可以許下不可能實現的風花雪月承諾。他也向黨員們指出,雖然國陣失去檳州政權,但聯邦政權及多個州屬依然掌握在國陣與巫統手里。「我知道你們今天來到這里,不是要看洋房(揶揄檳首長林冠英洋房風波),不是要看海底隧道,而是要顯示你們對巫統的忠誠。打開巫統的鬥爭歷史,創黨理念就是要捍衛國家主權,其中最重要就是保證對黨的真誠。」另一方面,納吉也呼籲巫統黨員,即使窮到只剩一條內褲,也不能見異思遷,讓自己尊嚴掃地。他今日也繼續追擊前首相敦馬哈迪、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及前吉打州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茲,指他們缺乏原則,更反問上述人士的尊嚴何在?「馬哈迪的自尊在哪?誠信黨主席莫哈末沙布之前嘲諷馬哈迪是強盜頭目,但今天馬哈迪卻可以跟曾經辱罵他的人站在一起,而之前曾指責行動黨的慕尤丁也一樣,如今跟行動黨領袖林吉祥站在同一陣線。」他憤慨指出,敦馬、慕尤丁、慕克里茲分別曾官拜巫統首相、副首相、州務大臣,如今卻居心不良要巫統倒台,誠信還不如一名普通黨員。出席大會者包括檳州巫統主席拿督斯里再納阿比丁、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馬華總秘書拿督斯里黃家泉、外交部副部長拿督斯里理查爾瑪力肯等。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7月8日 18时54分 (雪邦8日訊)被凍結黨籍后宣佈退出巫統的前巫統副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達表示,不要小看他來自沙巴,就以為沒有支持者,就可對他做出侮辱。他說,本身退出巫統,會不會對巫統帶來影響,日后就會知曉。沙菲益今天在吉隆坡國際機場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要大家不要那麼快下定論,有沒有影響日後才知曉。「我是有支持者的,我要幫助我的國家,不要看我來自沙巴,就侮辱我。我是沙巴巫統的創辦人之一,雖然我的貢獻不大,但卻有分讓巫統在那邊變強大,有人說我退出巫統沒有任何影響,我們等看有沒有影響。」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國會議員,他在上月24日遭巫統凍結黨籍後,仙本那巫統區部掀起退黨潮,而他本人也於7月4日。但巫統領袖認為,他退黨不會對巫統造成威脅。他表示,本身了解基層的聲音,當過8年的鄉村與區域發展部長,協助過原住民等。「我知道他們的看法和心中所思。」此外,他也不滿巫統早前草率凍結他的巫統黨籍,完全沒有傳召過他問話。「先調查,巫統在怕什麼?我也沒有出席巫統最高理事會,還選在我去朝聖時,凍結我的黨籍。」他也重申,現階段他不會加入其它政黨。另一方面,民主行動黨沙巴主席黃天發表示,本身在開齋節期間出席沙菲益門戶開放活動,兩人討論了大馬的政治情況,特別是沙巴的政治動態,雙方希望看到站在同一陣線的反對黨,不要有互相殘殺的就局面。「沙菲益表示,本身才剛離開巫統,現在又是開齋節期間,但本身心中有了想法,過年後才會透露詳情。」黃天發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認為,沙菲益並不會加入新政黨。「不過肯定的是,沙菲益希望反對黨能夠坐下來談,希望有一個解決方案,不要互相殘殺,要巫統做出改變。」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6日 18时39分 (吉隆坡6日訊)內政部今日提呈《國家反毒機構修正案》一讀,賦予反毒機構官員更大的權力,以便執行反毒任務。法案也闡明,當局也有權一紙令下,將反毒機構變成警局,反毒機構的官員也能行使警察的權力。這項法案是由內政部副部長馬西爾提呈,並尋求在本季會議中通過。法案建議修改《2004年國家反毒機構法令》第7條文,規定一名反毒機構執法官員在押送吸毒者到反毒機構的扣留所的過程時,該名官員將擁有警察(相等於伍長)或監獄官(相等於警曹)的權力。法案也納入第7(4)(a)條文規定,在獲得反毒機構高級主管、助理高級主管或調查官的要求下,一名警區主任或負責人,有權依據法律發出一項指示,以將反毒機構就變成其警區轄下的一所警局。在這種情況下,反毒機構的官員,將擁有警局看守所的警員的一切權力。法案也指出,如果這項條文與刑事程序法典的條文出現衝突,必須以反毒機構法令作準。继续阅读,

國內最後更新 2016年04月30日 19时44分 (古晉30日訊)砂拉越州首席部長丹斯里阿迪南表示,若雪蘭莪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及檳州首長林冠英提出正式申請,他會考慮延長兩人逗留在砂州的期限。砂拉越首長署今日發表聲明稱,首長阿迪南已獲知,阿茲敏及林冠英希望在砂州選舉期間,延長逗留砂州的要求。「在過去,阿迪南使用個案的方式處理非砂拉越人逗留期限問題。在這一基礎下,阿迪南一旦收到阿茲敏及林冠英要求延長逗留的正式申請,他會考慮批准。」阿茲敏與林冠英昨日抵達砂州,兩人分別為公正黨署理主席和行動黨秘書長,赴砂州主要是為各自政黨站台拉票。儘管順利入境,但他們遭到砂州移民局限制逗留期限,規定必須在5月7日的投票日前離開。其中阿茲敏僅能逗留至5月2日,林冠英則被允許逗留至5月5日。除了他們以外,還有一些來自西馬民眾,包括助選員也受限制逗留在砂州的期限。雖然阿迪南表態可「考慮」延長逗留在砂州的期限,但是阿茲敏並不買賬,聲稱自己不會提出延長逗留砂州的正式申請。「胡鬧(Nonsense),我不會向他提出正式申請。」阿茲敏說,砂拉越是屬於砂拉越人民的,他提醒阿迪南不要與他為敵,不要與民為敵。「阿迪南應該要與貪污者和強盜為敵,但為何要讓那些人進入砂拉越呢?我沒有貪污。」他也稱,如果國陣選情就像阿迪南所說的那樣穩如泰山,就不應該害怕西馬的反對黨領袖,而且是由人民來決定哪個政黨組建下一屆州政府。阿茲敏在古晉周邊地區會見選民時,針對遭限制逗留,如此指出。一般而言,西馬人入境砂州可逗留90天。隨著砂拉越投票臨近,主要針對反對黨的禁足令也變相擴大,近期赴砂拉越的領袖發現只獲准逗留至投票日前,引起多番爭議。继续阅读,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6-01-01 0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