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张育军曾被传任央行副行长 同事称其更像学者_钱柜777国际娱乐

  •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今天晚间,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舆论的关注。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而8月初,媒体才刚刚报道过张育军或将赴央行担任副行长一职。媒体报道称,据两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张育军赴央行就任副行长一事在央行内部多有 传闻。不过其中一人还表示,张育军在赴任之前,尚需在证监会系统内部走完诸如民主测评等流程,最终是否赴任,取决相关流程,目前尚存变数。    现年52岁的张育军,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纵览其职业生涯,均在证监会系统内度过。其在证监会主席助理任上,曾督促券商 关注创新业务,多次召集券商高管学习互联网企业,被外界称为创新型官员。在其引导下,互联网证券专业委员会在2015年3月成立。  张育军履新证监会主席助理一职是在2012年。彼时,时年49岁的的张育军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  担任主席助理后,张育军分管包括机构部、基金部在内的“大机构”。这一升迁,一度让市场人士颇为意外。因为机构部是证监会的核心职能部门。  在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之前,张育军曾先后在沪深两大交易所担任总经理一职,是迄今国内唯一执掌过两大交易所帅印的人。  张育军硕士毕业于俗称“五道口”的人总行研究生院,其后又取得北大经济学博士、人大法学博士两个学位。媒体曾报道称,张育军的同事有提到,张育军身上的学者气似乎大过“官气”。熟悉他的人,大多以简短的话概括其特点:用一个字是“钻”,两个字是“好学”。  1993年,30岁的张育军自人民银行金融管理司入职国务院证券委时,著有《美国证券立法与管理》,其后又出版了《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制度分析》。2007年,他的《投资者保护法研究》面世;2014年,《金融危机与改革》一书出版。  2000年,在深交所任职期间,张育军经历了深交所暂停发新股、创业板搁置事件。2008年转战上证所后,张育军的任务变为发展蓝筹市场。  2012年履新证监会助理后,张育军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其曾提出了“资管业务八条底线”。  在本轮A股暴跌中,张育军曾主导救市工作,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救市策略。有媒体报道,一位券商高管曾透露,上海某家大型券商由于救市不力,在一次会上被张育军当众点名批评。    今年8月7日,张育军在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座谈会上肯定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前期在维护市场稳定方面所做的工作,强调要牢固树立大局意识,专业理性分析当前市场形势,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作为当前首要工作。  他强调,一是要进一步加强融资融券业务管理,防范融资融券业务风险。审慎控制融资融券业务规模,使之与自身资本实力、流动性状况和风险管理能力相匹 配。二是要加快推进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切实遏制非法证券活动。严格按照证监会有关要求,认真做好自查和清理规范工作,一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应立即终止 与其合作并向监管部门报告。三是要加强结构化偏股型资管产品的管理,降低杠杆风险。不得为场外配资和伞形信托提供资金和便利,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切实防 范流动性风险。四是要加强程序化交易和客户管理,严禁利用程序化交易恶意做空。  张育军指出,一是要积极配合监管机构做好维护市场稳定的具体工作;二是继续认真做好赎回应对和流动性风险防范工作;三是抓好专户业务杠杆和配资风险的防控;四是抓好分级基金和创业板投资的风险防控工作。  每经网报道称,张育军在8月份的一次券商内部的讲话中表示,最近已经开始整顿第三方接入,9月份必须完成清理,尤其是前十家的证券公司,行业要在9月15日之前清理完,下一步不排除对重大违法违规的证券公司立案。  在内部讲话上,张育军还总结反思了程序化交易,他表示,程序化交易问题的核心是只做短期趋势交易,盲目交易,大量撤单。对于清理两融业务,张育军要求各大券商认真琢磨两融业务的完善机制。同时,张育军还要求各大券商加强队伍管理。  最后,在会议上,张育军表示,中介机构管好了,这个市场就安全很多,自己要带头进行行业深刻总结,深入反思。整改工作9月底以前必须到位,要一家一家验收。    张育军,1963年5月出生,汉族,四川什邡人,经济学博士、法学博士。  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  张育军1995年5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95年10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1997年11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 会副秘书长,1998年6月兼任外事部主任,1998年10月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1999年6月任深圳证券监管办公室党委书记、主任(正厅 局级),2000年8月兼任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2000年10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总经理。2001年9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副书记、总经 理。2008年2月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2年8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2012年9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 助理。

【塘沽中心血站提醒】 @滨海发布 :凌晨开始塘沽中心血站接到众多爱心人员献血预约,已做好应急准备,如有爱心市民想参加献血,请就近到采血车献血,献血预约电话:022-25788005。爱心献血者请注意 1、不空腹,不饮酒,不吃油腻物品。 2、携带有效身份证件。

中新网广州7月28日电 (王华李珠茜子)对于网上曾热炒“广深间的第三大城市之争”,广州市长陈建华28日在专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综合实力上广州是十个方面的“中心”。  陈建华说,广州GDP连续26年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三,而今年上半年,广州的经济指标也排在全国第三。综合实力方面,广州坐拥10个“中心”。  陈建华“历数家珍”:广州是华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拥有2000多年的建城历史;科技、教育中心,科研机构、科技人员数量等指标占广东省七成以上,大学及在校生数量也占到全省七、八成;医疗方面,广州(医疗机构数量)比(省内)排名第二的城市多出10倍左右;广州还是华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商贸金融、信息方面的中心。  陈建华表示,正因为这“10个中心”,广州被定位为华南中心城市以及国家五大中心城市之一。更重要的是广州在未来100年、1000年更好的巩固这些“中心”的地位,这样与兄弟城市在合作中有明显分工,发挥各自优势,取得更好发展。  陈建华还指出,深圳的城市竞争力强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一直在国内各大城市引领潮流,如拥有华为、中兴等一批科技含量高的大型企业,对过去30多年深圳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这也是广州学习的榜样。(完)(原标题:广州市长回应“第三城之争”:广州是十个“中心”)编辑:

据新华社电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汪东兴同志的遗体,27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  汪东兴同志因病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汪东兴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江泽民、胡锦涛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汪东兴同志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汪东兴是中共第九届、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十届、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在1985年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和党的十三大上分别增选、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汪东兴继续负责中共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警卫工作。1950年3月任政务院秘书厅副主任,同年12月任公安部八局副局长。1953年5月任公安部九局局长、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1955年12月至1959年1月兼任公安部副部长。  1958年6月至1960年8月,汪东兴先后担任江西省副省长兼省农垦厅厅长,中共江西省委常委。  1960年8月至1970年6月,汪东兴任公安部副部长。1961年5月至1978年12月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1968年起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等职,继续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警卫和服务保障工作。针对警卫对象增多、工作领域扩大、服务保障任务加重,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复杂多变的社会情况,他积极调整警卫力量,狠抓部队自身建设,带领警卫部队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充分肯定。  1965年11月至1978年12月汪东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1971年10月至1975年2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1975年2月至1980年2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常委。      “文化大革命”初期,汪东兴受到错误冲击和批斗。复出工作后,他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保证了中央工作的运转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这一期间,受毛泽东委托,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他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巧妙周旋,积极斗争,保护了一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前后,毛泽东敏锐地察觉了林彪反革命集团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对林彪一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遵照毛泽东指示,汪东兴及时向周恩来和中央、地方、军队的其他领导传达毛泽东讲话精神,为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政变图谋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在“四人帮”阴谋篡党夺权的危急时刻,10月6日,汪东兴坚决执行党中央决策,协助党中央采取断然措施,一举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粉碎“四人帮”后,汪东兴兼任毛泽东主席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职。1977年8月至1980年2月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1980年2月,在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汪东兴辞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中央军委常委职务。

昨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音乐厅内,日本“再生的大地”合唱团进行了首场公演——“歌唱和平”。合唱团成员胸前別着牵牛花,齐声唱响《抚顺的牵牛花》。  “放下冰冷的武器,送上温馨的花。”今年8月28日,日本“再生的大地”合唱团来到中国,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被一遍遍唱响。合唱团团长姬田光义介绍,合唱团成员中很多是侵华日军战犯的后裔,此次来华公演就是为了表达对中国当年宽恕战犯的谢意。  《抚顺的牵牛花》  冰霜做衣的大地,依然花盛开  挣脱憎恶与悲哀,花种萌芽绽开  生息在大地上,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送上温馨的花  世世代代传下去吧,带着我们的祈祷  把宽恕化为露珠,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记忆往事的再生之地,娇艳花盛开  缠绕着冰霜与狂澜,寒风中绽开  承认无情地罪过,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让花儿展鲜艳  世世代代传下去吧,带着我们的爱情  唤醒罪魂的花哟,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世世代代心心相连培育花之艳  蓝色的花蕊春风里,悄悄地长大  祈祷和平幸福喔,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培育温馨的花  世世代代心心相连,倾注美好的愿望  生命的花朵哟,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姬田光义日本中央大学名誉教授,“抚顺奇迹继承会”会长,“再生的大地”合唱团团长,1937年10月2日生于日本神户,毕业于东京教育大学文学部东洋史学博士课程。曾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后赴日本中央大学任教。曾与中国的老八路陈平合作研究“无人区”以及日本的“三光政策”,先后出版了《三光作战》《证言——南京大屠杀》等著作。2008年3月退休。积极参与推进中日友好的民间活动。  “我相信,即使是日本鬼子,如果他能认罪、洗心革面的话,也一定能恢复人的本性,20年后,历史会证明我们是正确的。”  ——周恩来(摘自《再生的大地》组曲)  “由于中国政府宽大的政策和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对战犯人道的主义,才给了这些战犯重生的机会。牵牛花饱含了战犯们对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的谢意,我们希望中国人明白,我们戴着的牵牛花,是含有谢意的‘宽恕之花’。”  ——“再生的大地”合唱团团长姬田光义  “抚顺战犯管理所是值得全世界珍视的宝贵遗产,合唱团成员在日本都是普通人,但是我们爱花、爱歌、爱和平。我们以一颗热爱和平的心,以抱定拒绝战争、坚决不再进行侵略的信念来歌唱,因为只有和平才是人类共同的心愿。”  ——《再生的大地》组曲词作者大门高子  □谈初衷  通过艺术宣传反战祈望和平  京华时报: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将举办盛大的纪念活动,安倍晋三此次未接受邀请。作为日本的反战团体,“再生的大地”合唱团选择在这样的时机来中国,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  姬田光义:安倍不来,代表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不影响民间的交流。这是“再生的大地”合唱团第三次来中国,和前两次不同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机来中国,传递日本国内一种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声音,尽管很微弱,但我觉得意义重大。  京华时报:合唱团的成员是哪些人?  姬田光义:合唱团目前成员70余人,年龄最大的81岁,最小的23岁,合唱团中很多成员是抚顺奇迹继承会的会员,也是当年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战犯后裔。  京华时报:《再生的大地》组曲讲述的是什么内容?  姬田光义:2000年开始,组曲词作者大门高子女士拜访了中归联的多名成员,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真实经历。她还亲自查阅了很多史实,构思“再生的大地”组曲的想法,之后作曲家安藤由布树开始作曲,于2012年4月,才完成了这部混声四部的组曲,历时12年。  《再生的大地》以日本战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人道主义改造为题材,分为12个篇章,曲目名称包含伪满洲国、平顶山事件、从西伯利亚来、走向觉醒、认罪、宽大的审判、抚顺的奇迹、抚顺的牵牛花等。  京华时报:怎么理解“再生的大地”?  姬田光义:日本军国主义这些“鬼”在战犯管理所被改造成为了“人”,所以这是一次重生。但我个人认为是“放生”比较合适,对B级和C级战犯全部免予起诉在国际裁判史上没有先例,当这些日本战犯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时,都觉得自己死定了。但他们没想到自己却得到了宽恕,被免予起诉、立即释放,所以说他们是被中国政府“放生”的。因为日语当中,没有这个词,所以就起了“再生”,“中国的大地”是他们“再生的大地”。  京华时报:为什么会选择歌唱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反战的思想?  姬田光义:在如今的日本社会里,我们只是少数派,力量微薄,所以更要以自己的方式,将那些哪怕只是略微理解、支持这种精神和活动的人们聚集起来,以艺术表演的形式继承“抚顺奇迹”的精神。我们的心愿就是再也不要制造将“人”变成“鬼”的残酷战争,再也不能让日本成为伤害邻国的国家,我们决心把对和平与安宁的祈望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京华时报:合唱团每名成员胸前都戴着一朵牵牛花,有什么特别含义?  姬田光义:这些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的战犯们被释放时,战犯管理所的一名职员把管理所里盛开的牵牛花的种子交给战犯,告诉他们,“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请不要拿着武器,请拿着鲜花”。战犯们回去后,就把这些花在日本种下。  由于中国政府宽大的政策和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对战犯人道的主义,才给了这些战犯重生的机会,因此牵牛花也被战犯们视为“宽恕之花”。同时,牵牛花因此饱含了战犯们对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的谢意。我们希望中国人明白,我们戴着的牵牛花,是含有谢意的“宽恕之花”。  □谈历史  回国战犯揭发日本侵略暴行  京华时报:这些战犯归国后做了哪些事情?  姬田光义:这些日本战犯回国后成立了中归联,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去做证词证言,揭发日本侵略的罪行,他们还把强制劳工事件中在日本丧生的中国劳工的遗骨收集起来,送回中国,同时让大量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回国,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同时还出版了比如《三光》《宽恕》《觉醒了》等书籍。  京华时报:当时的日本政府对于他们揭露日军侵略行为的言论如何处理?  姬田光义:抚顺战犯归国之时,日本正处于冷战体制之下,因此他们也被视为“受红色政权洗脑的中共爪牙”,遭受种种偏见、回避甚至迫害。与此同时,原来的甲级战犯嫌疑人岸信介却成为了首相。在那样的政治社会形势下,“中归联”的成员们依然坚决揭露日军在中国的侵略暴行,因为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所以遭受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攻击,比如《三光》这本书,他们通过亲身经历向日本人揭露了日军“三光政策”的残酷。但是在右翼的攻击下,这本书被国家禁止停止出版了。中归联并没有屈服于右翼的攻击,一直在和他们作斗争。  京华时报:从侵略者到战犯,再到归国后成为反战人士,把推进中日友好设定为余生的奋斗事业,您觉得,是什么使得这些原战犯们发生了如此的转变?  姬田光义:战争结束后,这些原来的士兵被送到西伯利亚,在西伯利亚的5年里(1945~1950年),他们的待遇十分恶劣,繁重的劳动、饥饿,还有严寒,8%的人在西伯利亚死亡,60多万人死了5万多。1950年,中国政府接收了969名战犯,他们通过绥芬河来到中国。到了中国后,他们受到的待遇与在西伯利亚有天壤之别,吃的、住的都有了保障,也不再有强制劳动了,过上了人的生活。所以这种不同的待遇,成为他们转变的一个契机,他们发现中国人原来这样“好”。  京华时报:这种转变是很快发生的么?  姬田光义:这些战犯到中国,刚开始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有罪,不承认自己是战犯,他们认为自己是俘虏,不是战犯,他们只是服从命令而已,自己没有责任,因此在战犯管理所还和工作人员斗争了一段时间。  中国政府对这些战犯的改造煞费苦心。从事战犯改造工作的多数中方管教人员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曾遭受日本军队残害的中方受害者也直接与战犯对话,讲述自己在战争中的被害经历。在这样的过程中,战犯们对侵略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灾难有了深刻认知,产生了强烈的悔恨心理,他们在认识上发生了转变,主动要求接受严惩。  京华时报:这些战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  姬田光义:当时周恩来总理对待战犯有指示:不可以打,不可以骂,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尊重他们的人格,给他们人道主义的待遇。最难能可贵的是,战犯管理所的职员能如实地执行这些指示。眼前的这些战犯曾是他们的敌人,自己的父兄、孩子,就死在这些人手里,而他们居然能忠实地执行周恩来的指示,自己高粱米、白菜都吃不上,却给这些战犯们面、鱼,所以管理所职员们这种宽大的心胸也是非常难得的。  前段时间,安倍的谈话让我觉得很生气。安倍在谈话过程中,对曾经虐待美国、英国、法国的俘虏表示道歉,但是对中国如此优待日本的战犯,却没有说声谢谢。  □谈自己  中国行让我认识到日本罪行  京华时报: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愿意成为“抚顺奇迹继承会”的会长,来继承这种精神?  姬田光义: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在编写《证言——南京大屠杀》(1984年)与“三光”相关著作(1990年、1995年)的过程中,我开始了与“中归联”的交流。中归联的很多人也都读过我写的关于“三光政策”的书,也很认同,所以他们后来找到我,希望我能出任会长。  我的作品曾被《正论》等右翼杂志所攻击,但是与“中归联”的各位以及他们的作品所受到的攻击相比,这根本不值一提。对于虽然受到各种攻击和质疑,却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证言活动的“中归联”的成员们,我感到由衷的佩服,所以就接受了这项工作。  京华时报:作为历史学家,您对中日战争这段历史的认识是什么样子的?  姬田光义:今年距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整好50周年。1965年夏天初次访问中国,参加的是“第一届学生参观团”,和“第一届日中青年友好访问团”共同前往中国。我们这两个团体在中国受到了十分热烈的欢迎。  我们被邀请进入了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并接受了中国领导人的接见。当时站在毛主席身后的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等,我非常感动,因为他们可都是只有在书本上才能见到的人啊。当时的中国人十分淳朴,我完全看不到他们对日本有特别的仇视和厌恶。这也使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应该把日本人民和军国主义者区分开”这句话的意义。但反过来看,这次经历也让我认识到过去的日本在侵略中国时所犯下的罪行之深重。这次中国之行,促使我走向了“中国革命史”与“中国共产党史”的研究。  □谈日本  右翼热衷报道中国反日行为  京华时报:在日本主流社会,对日本侵华战争怎样认识?扭转这种认识的关键在哪里?  姬田光义:现在的日本政府是否认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地统治,不承认对中国的加害。日本新出的日本右翼的教科书,这个教科书和安倍谈话的内容是完全一致的。我们反对这种历史认识,反对用这种历史认识做编制的教科书来教育现在的日本少年儿童。  要扭转日本民众的认识,我觉得关键还在于政府,因为他们没能根本地教授侵略和加害的历史事实,而一些媒体和政治家对历史事实的否认也造成了日本民众对历史认识恶化。  京华时报:在日本,像抚顺奇迹继承会这样的反战组织数量多吗?他们在日本面临哪些困境?  姬田光义:在日本,为了促进日中友好的团体很多,但是根据日本民间非营利组织“言论NPO”2014年曾做过一份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在日本,不喜欢中国的日本人已占到93%,可想而知,这些友好团体的活动仅仅是少数,星星之火而已。但同时,这份调查结果也显示,70%的日本人认为中日关系很重要。我们要做工作是为了让那93%不喜欢中国的人去认知历史、记住历史,去谢罪赔偿。  京华时报: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的“反日情绪”?这种情绪是否会伤害到你们这样的反战团体?  姬田光义:中国越反日,日本的右翼和媒体越高兴,他们正好可以大肆地宣传,并攻击我们这些反战团体。我们现在希望中国人不要去做不理智的反日行为,不要刺激右翼,不要给他们机会。  如果不能通过日本人自身的历史教育来改善历史认识,那么在参拜靖国神社等活动能公然进行的政治社会情况下,中国方面略显高调的做法,可能会使日本右翼更为肆无忌惮。  京华时报:您觉得“再生的大地”合唱团此次来中国演出,日本国内媒体和公众会如何看待?  姬田光义:日本媒体的态度是不看,不关注。在日本右翼的杂志特别多,他们比较热衷于报道中国的反日行为,包括一些抗日剧,这些都可以成为他们攻击我们的口实。  □背景  抚顺战犯的心路历程  1945年8月,日本战败后,六十多万日本俘虏被带到了西伯利亚,其中969人于1950年作为战犯被遣送到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中。  在抚顺的6年时间里,在新中国政府宽大的战犯政策下,这些战犯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在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发誓要为自己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这种转变被当时一同收容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末代皇帝溥仪称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于是便有了“抚顺奇迹”一词。  1956年,这些日本战犯获释回国。以深刻反省侵略战争罪责、推进中日友好为目标,这些归国战犯组织成立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简称“中归联”。他们在日本通过披露其作为日军的亲身经历,向日本人揭露“三光政策”的残酷,讲述真实的中日战争历史。  此后,随着老会员的逐渐离世,中归联最终解散,但是一批知识分子接过衣钵,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作家大门高子将抚顺战犯的心路历程写成歌词,创作出《再生的大地》组曲。

张育军曾被传任央行副行长 同事称其更像学者_钱柜777国际娱乐

今天晚间,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舆论的关注。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而8月初,媒体才刚刚报道过张育军或将赴央行担任副行长一职。媒体报道称,据两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透露,张育军赴央行就任副行长一事在央行内部多有 传闻。不过其中一人还表示,张育军在赴任之前,尚需在证监会系统内部走完诸如民主测评等流程,最终是否赴任,取决相关流程,目前尚存变数。    现年52岁的张育军,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纵览其职业生涯,均在证监会系统内度过。其在证监会主席助理任上,曾督促券商 关注创新业务,多次召集券商高管学习互联网企业,被外界称为创新型官员。在其引导下,互联网证券专业委员会在2015年3月成立。  张育军履新证监会主席助理一职是在2012年。彼时,时年49岁的的张育军由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  担任主席助理后,张育军分管包括机构部、基金部在内的“大机构”。这一升迁,一度让市场人士颇为意外。因为机构部是证监会的核心职能部门。  在担任证监会主席助理之前,张育军曾先后在沪深两大交易所担任总经理一职,是迄今国内唯一执掌过两大交易所帅印的人。  张育军硕士毕业于俗称“五道口”的人总行研究生院,其后又取得北大经济学博士、人大法学博士两个学位。媒体曾报道称,张育军的同事有提到,张育军身上的学者气似乎大过“官气”。熟悉他的人,大多以简短的话概括其特点:用一个字是“钻”,两个字是“好学”。  1993年,30岁的张育军自人民银行金融管理司入职国务院证券委时,著有《美国证券立法与管理》,其后又出版了《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制度分析》。2007年,他的《投资者保护法研究》面世;2014年,《金融危机与改革》一书出版。  2000年,在深交所任职期间,张育军经历了深交所暂停发新股、创业板搁置事件。2008年转战上证所后,张育军的任务变为发展蓝筹市场。  2012年履新证监会助理后,张育军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其曾提出了“资管业务八条底线”。  在本轮A股暴跌中,张育军曾主导救市工作,多次召集券商、基金等业内高管研究救市策略。有媒体报道,一位券商高管曾透露,上海某家大型券商由于救市不力,在一次会上被张育军当众点名批评。    今年8月7日,张育军在证券公司及基金管理公司座谈会上肯定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前期在维护市场稳定方面所做的工作,强调要牢固树立大局意识,专业理性分析当前市场形势,继续把稳定市场、稳定人心作为当前首要工作。  他强调,一是要进一步加强融资融券业务管理,防范融资融券业务风险。审慎控制融资融券业务规模,使之与自身资本实力、流动性状况和风险管理能力相匹 配。二是要加快推进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切实遏制非法证券活动。严格按照证监会有关要求,认真做好自查和清理规范工作,一旦发现违法违规行为应立即终止 与其合作并向监管部门报告。三是要加强结构化偏股型资管产品的管理,降低杠杆风险。不得为场外配资和伞形信托提供资金和便利,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切实防 范流动性风险。四是要加强程序化交易和客户管理,严禁利用程序化交易恶意做空。  张育军指出,一是要积极配合监管机构做好维护市场稳定的具体工作;二是继续认真做好赎回应对和流动性风险防范工作;三是抓好专户业务杠杆和配资风险的防控;四是抓好分级基金和创业板投资的风险防控工作。  每经网报道称,张育军在8月份的一次券商内部的讲话中表示,最近已经开始整顿第三方接入,9月份必须完成清理,尤其是前十家的证券公司,行业要在9月15日之前清理完,下一步不排除对重大违法违规的证券公司立案。  在内部讲话上,张育军还总结反思了程序化交易,他表示,程序化交易问题的核心是只做短期趋势交易,盲目交易,大量撤单。对于清理两融业务,张育军要求各大券商认真琢磨两融业务的完善机制。同时,张育军还要求各大券商加强队伍管理。  最后,在会议上,张育军表示,中介机构管好了,这个市场就安全很多,自己要带头进行行业深刻总结,深入反思。整改工作9月底以前必须到位,要一家一家验收。    张育军,1963年5月出生,汉族,四川什邡人,经济学博士、法学博士。  现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助理、党委委员。  张育军1995年5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95年10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1997年11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 会副秘书长,1998年6月兼任外事部主任,1998年10月任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主持工作)。1999年6月任深圳证券监管办公室党委书记、主任(正厅 局级),2000年8月兼任深圳证券交易所总经理。2000年10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总经理。2001年9月任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副书记、总经 理。2008年2月任上海证券交易所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2年8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2012年9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 助理。

【塘沽中心血站提醒】 @滨海发布 :凌晨开始塘沽中心血站接到众多爱心人员献血预约,已做好应急准备,如有爱心市民想参加献血,请就近到采血车献血,献血预约电话:022-25788005。爱心献血者请注意 1、不空腹,不饮酒,不吃油腻物品。 2、携带有效身份证件。

中新网广州7月28日电 (王华李珠茜子)对于网上曾热炒“广深间的第三大城市之争”,广州市长陈建华28日在专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综合实力上广州是十个方面的“中心”。  陈建华说,广州GDP连续26年在全国城市中排名第三,而今年上半年,广州的经济指标也排在全国第三。综合实力方面,广州坐拥10个“中心”。  陈建华“历数家珍”:广州是华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拥有2000多年的建城历史;科技、教育中心,科研机构、科技人员数量等指标占广东省七成以上,大学及在校生数量也占到全省七、八成;医疗方面,广州(医疗机构数量)比(省内)排名第二的城市多出10倍左右;广州还是华南地区的交通枢纽、商贸金融、信息方面的中心。  陈建华表示,正因为这“10个中心”,广州被定位为华南中心城市以及国家五大中心城市之一。更重要的是广州在未来100年、1000年更好的巩固这些“中心”的地位,这样与兄弟城市在合作中有明显分工,发挥各自优势,取得更好发展。  陈建华还指出,深圳的城市竞争力强在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一直在国内各大城市引领潮流,如拥有华为、中兴等一批科技含量高的大型企业,对过去30多年深圳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高兴,这也是广州学习的榜样。(完)(原标题:广州市长回应“第三城之争”:广州是十个“中心”)编辑:

据新华社电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汪东兴同志的遗体,27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  汪东兴同志因病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汪东兴病重期间和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江泽民、胡锦涛等同志,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汪东兴同志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  汪东兴是中共第九届、十届、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十二届中央候补委员,第九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十届、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在1985年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和党的十三大上分别增选、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汪东兴继续负责中共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警卫工作。1950年3月任政务院秘书厅副主任,同年12月任公安部八局副局长。1953年5月任公安部九局局长、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1955年12月至1959年1月兼任公安部副部长。  1958年6月至1960年8月,汪东兴先后担任江西省副省长兼省农垦厅厅长,中共江西省委常委。  1960年8月至1970年6月,汪东兴任公安部副部长。1961年5月至1978年12月任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1968年起兼任解放军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等职,继续负责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警卫和服务保障工作。针对警卫对象增多、工作领域扩大、服务保障任务加重,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复杂多变的社会情况,他积极调整警卫力量,狠抓部队自身建设,带领警卫部队圆满完成各项任务,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充分肯定。  1965年11月至1978年12月汪东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1971年10月至1975年2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办公会议成员,1975年2月至1980年2月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常委。      “文化大革命”初期,汪东兴受到错误冲击和批斗。复出工作后,他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保证了中央工作的运转和中央领导同志的安全。这一期间,受毛泽东委托,在周恩来的直接领导下,他采取一些有效措施,与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巧妙周旋,积极斗争,保护了一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前后,毛泽东敏锐地察觉了林彪反革命集团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对林彪一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遵照毛泽东指示,汪东兴及时向周恩来和中央、地方、军队的其他领导传达毛泽东讲话精神,为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政变图谋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在“四人帮”阴谋篡党夺权的危急时刻,10月6日,汪东兴坚决执行党中央决策,协助党中央采取断然措施,一举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在这场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粉碎“四人帮”后,汪东兴兼任毛泽东主席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等职。1977年8月至1980年2月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1980年2月,在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上,汪东兴辞去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中央军委常委职务。

昨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音乐厅内,日本“再生的大地”合唱团进行了首场公演——“歌唱和平”。合唱团成员胸前別着牵牛花,齐声唱响《抚顺的牵牛花》。  “放下冰冷的武器,送上温馨的花。”今年8月28日,日本“再生的大地”合唱团来到中国,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在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在平顶山惨案纪念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被一遍遍唱响。合唱团团长姬田光义介绍,合唱团成员中很多是侵华日军战犯的后裔,此次来华公演就是为了表达对中国当年宽恕战犯的谢意。  《抚顺的牵牛花》  冰霜做衣的大地,依然花盛开  挣脱憎恶与悲哀,花种萌芽绽开  生息在大地上,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送上温馨的花  世世代代传下去吧,带着我们的祈祷  把宽恕化为露珠,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记忆往事的再生之地,娇艳花盛开  缠绕着冰霜与狂澜,寒风中绽开  承认无情地罪过,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让花儿展鲜艳  世世代代传下去吧,带着我们的爱情  唤醒罪魂的花哟,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世世代代心心相连培育花之艳  蓝色的花蕊春风里,悄悄地长大  祈祷和平幸福喔,有灵魂的人啊  放下冰冷的武器,培育温馨的花  世世代代心心相连,倾注美好的愿望  生命的花朵哟,抚顺的牵牛花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姬田光义日本中央大学名誉教授,“抚顺奇迹继承会”会长,“再生的大地”合唱团团长,1937年10月2日生于日本神户,毕业于东京教育大学文学部东洋史学博士课程。曾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后赴日本中央大学任教。曾与中国的老八路陈平合作研究“无人区”以及日本的“三光政策”,先后出版了《三光作战》《证言——南京大屠杀》等著作。2008年3月退休。积极参与推进中日友好的民间活动。  “我相信,即使是日本鬼子,如果他能认罪、洗心革面的话,也一定能恢复人的本性,20年后,历史会证明我们是正确的。”  ——周恩来(摘自《再生的大地》组曲)  “由于中国政府宽大的政策和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对战犯人道的主义,才给了这些战犯重生的机会。牵牛花饱含了战犯们对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的谢意,我们希望中国人明白,我们戴着的牵牛花,是含有谢意的‘宽恕之花’。”  ——“再生的大地”合唱团团长姬田光义  “抚顺战犯管理所是值得全世界珍视的宝贵遗产,合唱团成员在日本都是普通人,但是我们爱花、爱歌、爱和平。我们以一颗热爱和平的心,以抱定拒绝战争、坚决不再进行侵略的信念来歌唱,因为只有和平才是人类共同的心愿。”  ——《再生的大地》组曲词作者大门高子  □谈初衷  通过艺术宣传反战祈望和平  京华时报: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将举办盛大的纪念活动,安倍晋三此次未接受邀请。作为日本的反战团体,“再生的大地”合唱团选择在这样的时机来中国,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  姬田光义:安倍不来,代表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不影响民间的交流。这是“再生的大地”合唱团第三次来中国,和前两次不同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机来中国,传递日本国内一种反对战争、呼唤和平的声音,尽管很微弱,但我觉得意义重大。  京华时报:合唱团的成员是哪些人?  姬田光义:合唱团目前成员70余人,年龄最大的81岁,最小的23岁,合唱团中很多成员是抚顺奇迹继承会的会员,也是当年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战犯后裔。  京华时报:《再生的大地》组曲讲述的是什么内容?  姬田光义:2000年开始,组曲词作者大门高子女士拜访了中归联的多名成员,听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真实经历。她还亲自查阅了很多史实,构思“再生的大地”组曲的想法,之后作曲家安藤由布树开始作曲,于2012年4月,才完成了这部混声四部的组曲,历时12年。  《再生的大地》以日本战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人道主义改造为题材,分为12个篇章,曲目名称包含伪满洲国、平顶山事件、从西伯利亚来、走向觉醒、认罪、宽大的审判、抚顺的奇迹、抚顺的牵牛花等。  京华时报:怎么理解“再生的大地”?  姬田光义:日本军国主义这些“鬼”在战犯管理所被改造成为了“人”,所以这是一次重生。但我个人认为是“放生”比较合适,对B级和C级战犯全部免予起诉在国际裁判史上没有先例,当这些日本战犯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特别军事法庭接受审判时,都觉得自己死定了。但他们没想到自己却得到了宽恕,被免予起诉、立即释放,所以说他们是被中国政府“放生”的。因为日语当中,没有这个词,所以就起了“再生”,“中国的大地”是他们“再生的大地”。  京华时报:为什么会选择歌唱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反战的思想?  姬田光义:在如今的日本社会里,我们只是少数派,力量微薄,所以更要以自己的方式,将那些哪怕只是略微理解、支持这种精神和活动的人们聚集起来,以艺术表演的形式继承“抚顺奇迹”的精神。我们的心愿就是再也不要制造将“人”变成“鬼”的残酷战争,再也不能让日本成为伤害邻国的国家,我们决心把对和平与安宁的祈望世世代代传递下去。  京华时报:合唱团每名成员胸前都戴着一朵牵牛花,有什么特别含义?  姬田光义:这些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的战犯们被释放时,战犯管理所的一名职员把管理所里盛开的牵牛花的种子交给战犯,告诉他们,“下次你们再来的时候,请不要拿着武器,请拿着鲜花”。战犯们回去后,就把这些花在日本种下。  由于中国政府宽大的政策和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对战犯人道的主义,才给了这些战犯重生的机会,因此牵牛花也被战犯们视为“宽恕之花”。同时,牵牛花因此饱含了战犯们对抚顺战犯管理所职员的谢意。我们希望中国人明白,我们戴着的牵牛花,是含有谢意的“宽恕之花”。  □谈历史  回国战犯揭发日本侵略暴行  京华时报:这些战犯归国后做了哪些事情?  姬田光义:这些日本战犯回国后成立了中归联,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去做证词证言,揭发日本侵略的罪行,他们还把强制劳工事件中在日本丧生的中国劳工的遗骨收集起来,送回中国,同时让大量遗留在中国的日本孤儿回国,做了很多具体的事情。同时还出版了比如《三光》《宽恕》《觉醒了》等书籍。  京华时报:当时的日本政府对于他们揭露日军侵略行为的言论如何处理?  姬田光义:抚顺战犯归国之时,日本正处于冷战体制之下,因此他们也被视为“受红色政权洗脑的中共爪牙”,遭受种种偏见、回避甚至迫害。与此同时,原来的甲级战犯嫌疑人岸信介却成为了首相。在那样的政治社会形势下,“中归联”的成员们依然坚决揭露日军在中国的侵略暴行,因为他们做的这些事情,所以遭受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攻击,比如《三光》这本书,他们通过亲身经历向日本人揭露了日军“三光政策”的残酷。但是在右翼的攻击下,这本书被国家禁止停止出版了。中归联并没有屈服于右翼的攻击,一直在和他们作斗争。  京华时报:从侵略者到战犯,再到归国后成为反战人士,把推进中日友好设定为余生的奋斗事业,您觉得,是什么使得这些原战犯们发生了如此的转变?  姬田光义:战争结束后,这些原来的士兵被送到西伯利亚,在西伯利亚的5年里(1945~1950年),他们的待遇十分恶劣,繁重的劳动、饥饿,还有严寒,8%的人在西伯利亚死亡,60多万人死了5万多。1950年,中国政府接收了969名战犯,他们通过绥芬河来到中国。到了中国后,他们受到的待遇与在西伯利亚有天壤之别,吃的、住的都有了保障,也不再有强制劳动了,过上了人的生活。所以这种不同的待遇,成为他们转变的一个契机,他们发现中国人原来这样“好”。  京华时报:这种转变是很快发生的么?  姬田光义:这些战犯到中国,刚开始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有罪,不承认自己是战犯,他们认为自己是俘虏,不是战犯,他们只是服从命令而已,自己没有责任,因此在战犯管理所还和工作人员斗争了一段时间。  中国政府对这些战犯的改造煞费苦心。从事战犯改造工作的多数中方管教人员是抗日战争的亲历者,曾遭受日本军队残害的中方受害者也直接与战犯对话,讲述自己在战争中的被害经历。在这样的过程中,战犯们对侵略战争带给中国人民的灾难有了深刻认知,产生了强烈的悔恨心理,他们在认识上发生了转变,主动要求接受严惩。  京华时报:这些战犯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受到了什么样的对待?  姬田光义:当时周恩来总理对待战犯有指示:不可以打,不可以骂,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尊重他们的人格,给他们人道主义的待遇。最难能可贵的是,战犯管理所的职员能如实地执行这些指示。眼前的这些战犯曾是他们的敌人,自己的父兄、孩子,就死在这些人手里,而他们居然能忠实地执行周恩来的指示,自己高粱米、白菜都吃不上,却给这些战犯们面、鱼,所以管理所职员们这种宽大的心胸也是非常难得的。  前段时间,安倍的谈话让我觉得很生气。安倍在谈话过程中,对曾经虐待美国、英国、法国的俘虏表示道歉,但是对中国如此优待日本的战犯,却没有说声谢谢。  □谈自己  中国行让我认识到日本罪行  京华时报:是什么样的契机让您愿意成为“抚顺奇迹继承会”的会长,来继承这种精神?  姬田光义:作为一名历史学者,在编写《证言——南京大屠杀》(1984年)与“三光”相关著作(1990年、1995年)的过程中,我开始了与“中归联”的交流。中归联的很多人也都读过我写的关于“三光政策”的书,也很认同,所以他们后来找到我,希望我能出任会长。  我的作品曾被《正论》等右翼杂志所攻击,但是与“中归联”的各位以及他们的作品所受到的攻击相比,这根本不值一提。对于虽然受到各种攻击和质疑,却几十年如一日地进行证言活动的“中归联”的成员们,我感到由衷的佩服,所以就接受了这项工作。  京华时报:作为历史学家,您对中日战争这段历史的认识是什么样子的?  姬田光义:今年距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整好50周年。1965年夏天初次访问中国,参加的是“第一届学生参观团”,和“第一届日中青年友好访问团”共同前往中国。我们这两个团体在中国受到了十分热烈的欢迎。  我们被邀请进入了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并接受了中国领导人的接见。当时站在毛主席身后的有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等,我非常感动,因为他们可都是只有在书本上才能见到的人啊。当时的中国人十分淳朴,我完全看不到他们对日本有特别的仇视和厌恶。这也使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应该把日本人民和军国主义者区分开”这句话的意义。但反过来看,这次经历也让我认识到过去的日本在侵略中国时所犯下的罪行之深重。这次中国之行,促使我走向了“中国革命史”与“中国共产党史”的研究。  □谈日本  右翼热衷报道中国反日行为  京华时报:在日本主流社会,对日本侵华战争怎样认识?扭转这种认识的关键在哪里?  姬田光义:现在的日本政府是否认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和殖民地统治,不承认对中国的加害。日本新出的日本右翼的教科书,这个教科书和安倍谈话的内容是完全一致的。我们反对这种历史认识,反对用这种历史认识做编制的教科书来教育现在的日本少年儿童。  要扭转日本民众的认识,我觉得关键还在于政府,因为他们没能根本地教授侵略和加害的历史事实,而一些媒体和政治家对历史事实的否认也造成了日本民众对历史认识恶化。  京华时报:在日本,像抚顺奇迹继承会这样的反战组织数量多吗?他们在日本面临哪些困境?  姬田光义:在日本,为了促进日中友好的团体很多,但是根据日本民间非营利组织“言论NPO”2014年曾做过一份中日关系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在日本,不喜欢中国的日本人已占到93%,可想而知,这些友好团体的活动仅仅是少数,星星之火而已。但同时,这份调查结果也显示,70%的日本人认为中日关系很重要。我们要做工作是为了让那93%不喜欢中国的人去认知历史、记住历史,去谢罪赔偿。  京华时报: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的“反日情绪”?这种情绪是否会伤害到你们这样的反战团体?  姬田光义:中国越反日,日本的右翼和媒体越高兴,他们正好可以大肆地宣传,并攻击我们这些反战团体。我们现在希望中国人不要去做不理智的反日行为,不要刺激右翼,不要给他们机会。  如果不能通过日本人自身的历史教育来改善历史认识,那么在参拜靖国神社等活动能公然进行的政治社会情况下,中国方面略显高调的做法,可能会使日本右翼更为肆无忌惮。  京华时报:您觉得“再生的大地”合唱团此次来中国演出,日本国内媒体和公众会如何看待?  姬田光义:日本媒体的态度是不看,不关注。在日本右翼的杂志特别多,他们比较热衷于报道中国的反日行为,包括一些抗日剧,这些都可以成为他们攻击我们的口实。  □背景  抚顺战犯的心路历程  1945年8月,日本战败后,六十多万日本俘虏被带到了西伯利亚,其中969人于1950年作为战犯被遣送到中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中。  在抚顺的6年时间里,在新中国政府宽大的战犯政策下,这些战犯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在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发誓要为自己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这种转变被当时一同收容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末代皇帝溥仪称为“人类文明史上的奇迹”,于是便有了“抚顺奇迹”一词。  1956年,这些日本战犯获释回国。以深刻反省侵略战争罪责、推进中日友好为目标,这些归国战犯组织成立了“中国归还者联络会”,简称“中归联”。他们在日本通过披露其作为日军的亲身经历,向日本人揭露“三光政策”的残酷,讲述真实的中日战争历史。  此后,随着老会员的逐渐离世,中归联最终解散,但是一批知识分子接过衣钵,成立了抚顺奇迹继承会。作家大门高子将抚顺战犯的心路历程写成歌词,创作出《再生的大地》组曲。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时间:2016-11-11 15: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