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河北承德市原副市长苏爱国被逮捕

  •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河北省检察院依法对苏爱国决定逮捕】日前,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河北省承德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苏爱国(副厅级)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最高人民检察院  苏爱国,男,满族,1958年7月出生,河北省滦平县人,1985年8月入党,1975年4月参加工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在职大学学历,经济学学士。  1975.04—1978.03 河北滦平县金沟屯公社广播员  1978.03—1979.09 围场塞罕坝林场工人  1979.09—1981.08 承德师范学校围场分校学员  1981.08—1983.03 滦平县张百湾中学教师  1983.03—1984.04 滦平县政府办公室干事  1984.04—1985.09 滦平县委老干部局干事  1985.09—1987.07 承德地委党校党政理论专业学员  1987.07—1987.11 滦平县委宣传部干事  1987.11—1988.04 滦平县五道营子满族乡副乡长  1988.04—1989.08 滦平县五道营子满族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1989.08—1990.12 滦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1990.12—1993.11 滦平县烟草专卖局局长  1993.11—1995.09 滦平县县长助理、烟草专卖局局长  1995.09—1997.01 滦平县副县长  1997.01-2002.01 滦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2002.01—2004.02 承德市双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  2004.02—2008.05 承德市双滦区委书记  2008.05—2008.06 承德市委常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双滦区委书记  2008.06—2009.12 承德市委常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  2009.12— 承德市委常委、副市长  承德市市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  (简历来源:中国经济网邯郸) 编辑:

国际在线消息:据《环球时报》报道,《德国ZAMBON出版社去年10月和今年3月分别出版了卢森堡籍学者阿尔贝特·艾廷格撰写的《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家、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历史、背景和前景》两部研究性著作,揭示了旧西藏的落后、十四世达赖的真实面目、“藏独”势力的所作所为,并点破了西方有关西藏的种种谎言。两本著作在欧洲多国产生反响。艾廷格6月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我的书籍通过各种信息旨在向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西藏。那些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想法都是白日梦。”    环球时报:您是学历史专业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新旧西藏对比”和“国际社会围绕西藏的斗争”这两个学术问题的?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两本书?  艾廷格:这两本书都不是我在大学历史研究的学术环境下撰写的。在德国特里尔大学,我的研究领域还有德国文学史。之后,我回到卢森堡进行中学和大学的教学工作。几年前,我发现德国一本关于西藏的书,可以说该书彻头彻尾地在为达赖喇嘛宣传。对此我非常愤慨,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正试图毒害我们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并妖魔化中国。  我撰写这两本书更深的动机,是因为我的教师职业。我一直认为,一个教师最重要的任务是教育青少年独立的、批判性的思维及寻求事实真相。这包含有关的不合理的信念和教义,以及对所谓智者和圣人持怀疑态度。  环球时报:您去过西藏吗?您对现在的西藏有哪些认识?  艾廷格:我到过中国多次,最近一次是去年。但中国的最西部,很遗憾只到过成都。我对中国的认识,当然不只来自这些旅行。旧西藏,人们无法再次体验。而作为一名不会说藏语和汉语的旅游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难度。所以,我宁愿自觉地深入学习和研究各种西藏的论著和报道。首先,研究一些曾在旧西藏长期生活的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探究当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这些人包括日本僧人川口氏、俄罗斯佛教徒齐比科夫,美国人麦戈文、英国人沃德尔或法国人大卫-尼尔。其次,对于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的现状,我主要通过真正熟识的中国专家获得。同时,一些到过西藏的朋友也给我很多积极信息,如中国政府新建了许多乡村学校,用大棚种植蔬菜等。  环球时报:在研究文献和历史图片时,您有什么发现?  艾廷格:实际上,关于现代西藏和西藏的历史,西方有大量研究文献,不过对于受众来说,大多数属于未知领域。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把这些以前只限于学术文献的重要成果传达给读者。比如,日本僧人川口氏的著作《旅藏三年记》等。历史图片更能展示旧时西藏的社会现实。我从德国联邦档案馆找到1000多张当时西藏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德国探险家1938年和1939年在西藏拍摄的。许多照片刚好过了版权期限。关于今日西藏的照片,主要来自西方游客。一些图片则来自中国的期刊《中国西藏》。在许多图片中都呈现了藏文,说明西藏在藏文的推动上并没有受到限制。    环球时报:德国、卢森堡等主流图书销售渠道,都可以订购这两本书,几乎所有购买者都给予“五颗星”的最高评价。在亚马逊网站,有读者评论说,“这是一本富有启发的书:告诉你不知道的西藏!”“毁灭了一个神话”等。两部著作发表后,您听到学术圈有哪些议论?  艾廷格:我的书的确获得读者一致、积极的评价。同样,我有关西藏的学术演讲,在莱比锡书展等活动中也受到欢迎。许多学者告诉我,我的西藏主题研究非常必要。因为在欧洲,一些被认可的所谓“西藏研究者”不少是“西藏流亡政府”和对达赖几乎不加批判的支持者。这些“专业人士”故意忽视西藏政治、社会和法治的进步。事实上,这些进步一直不是他们感兴趣的,即使他们知道也很少发表真实的看法。2002年,两名法国“藏学家”出版一本书,来对抗中国出的《西藏百题问答》,但他们的研究来源多是出自神话和达赖的圈子。  令人高兴的是,西方也有例外。他们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大学外围的西藏研究者。比如,有比利时的亚洲学研究者撰写的有关藏传佛教史,以及德国学者科林·高尔德纳有关达赖喇嘛的书。此外,不少汉学家对中国问题也有独特见解。  环球时报:这两本书图文并茂,读者通过图片对比,就能看到新旧西藏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这些学术著作也告诉西方读者,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中国把西藏治理得很好。您的书,让更多欧洲人看穿了“藏独”分子的哪些谎言?  艾廷格: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谈起。“藏独”分子有关西藏的谎言涉及旧西藏和新西藏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背景、生活状况、宗教、个别历史事件等。可以说“西藏流亡政府”从一开始就借着那些在西方已经存在的“西藏神话”,使它们变成自己的。  这些谎言来自达赖喇嘛或他的核心圈子,比如以下这些谎言:旧西藏的藏族人民比较幸福和和平地生活;他们既不需要军队,也不需要警察;中国在1951年以武力吞并西藏;为和平解放签署的“十七条协议”是伪造的,西藏代表是被迫签署的;达赖喇嘛从西藏出逃是因为会被绑架或杀害;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兄弟既没有获得美国的钱,也没有得到帮助;“西藏抵抗”是和平的,没有暴力的;中国想消灭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中国要灭掉“藏民族”,目标是“种族灭绝”;“西藏流亡政府”唯一目的是“真正的自治”,等等。有些人还声称,达赖本人在20世纪50年代曾希望对西藏进行改革,但被“中国人”阻止。我在我的书中,公开了西方西藏研究学者的这些谎言。  环球时报:西方一些人对西藏问题的片面看法是如何形成的?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做法,为什么能蛊惑一些西方人?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过去缺少反思,甚至纵容一些分裂分子的暴力行动。  艾廷格: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其一是“西藏神话”很长时间在西方都是一种流行文化。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西方国家就出版有漫画《丁丁历险记——丁丁在西藏》和小说《第三只眼》等关于西藏的畅销书籍。它们与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相呼应。与此同时,好莱坞也早已跳上西藏这趟列车,拍摄了诸如《达赖的一生》、《西藏七年》、《小活佛》等电影,让人们对旧西藏形成虚假浪漫的印象。  另一个原因,即美国的“软实力”。美国政府控制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谎言网络。这张网络上还有西方媒体、许多非政府组织,包括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不过,谎言终究有被识破的时候。20多年前,加拿大藏学家谭·戈伦夫教授出版《现代西藏的诞生》,客观论述西藏的近现代史。但该著作却遭到不少美国记者的“围攻”。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西方媒体对中国这一经济崛起的大国充满恐惧。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2010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大量的媒体报道充满陈词滥调,歪曲中国的形象”。例如将中国贬为“流氓国家的支持者”“气候变化罪人”“资源饥饿国家”等。  现在,通过中国政府积极的对外宣传,以及西方的一些学者、亲身到过中国的西方人的努力,西方媒体相对来说报道中国更加全面一些。    环球时报:达赖喇嘛是一些西方国家对抗中国的棋子吗?  艾廷格:毫无疑问,从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就开始了。现在可以知道,西藏分裂分子早在1950年就与美国当局有接触。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手拉手。达赖的哥哥也为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自由亚洲”电台服务,鼓吹“西藏独立”。上世纪50年代,达赖喇嘛曾写文章流露出对新中国的支持,表明自己的“爱国情怀”。一些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这段时间体现了他“诚实的信念”。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这么做只是打着合作旗号,实为欺骗之术。这也让人看到达赖是政府的敌人、永恒阴谋家、机会主义者、伪君子和骗子。今天的达赖喇嘛,借助“西藏流亡政府”和接二连三的行动在西方损害中国的声誉,同时希望通过美国来削弱中国的政治经济地位。  环球时报:“围绕西藏的斗争”将如何持续?西方一些国家前两年曾猛打“藏独牌”对付中国,为什么最近这样的做法看上去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了?  艾廷格:我在书中提到,只有政治冒险家、不负责任的空想家或疯子渴望这样。在一个中国的治理下,西藏正在迅速发展。西藏的未来在于中央政府大规模地支持推进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随着社会物质条件不断提高,海内外藏民的认识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对此,我有信心。  环球时报:会不会有人借达赖喇嘛7月庆祝80岁生日之机在国际上掀起新一轮的“藏独”宣传?  艾廷格:这些反中国的宣传一直没有停止过,“庆生”时甚至会变本加厉。我刚写了一封信给卢森堡最大的日报,警告达赖喇嘛的生日会被重复利用,比如,有人会再次炒作“西藏语言和文化受压迫”等谎言。  我认为,中国政府应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重视加强对外宣传。比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受西方舆论猛烈攻击,但通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他们获得了不小的成功。(文章来源:《环球时报》作者:《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        GT: As a history major, when did you begin to study the comparison of new and old Tibet, as well as the "fight for Tibet" by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hy did you decide to write the two books?  Ettinger: I noticed a book on Tibet in Germany a few years ago, which was sheer propaganda about the Dalai Lama. I was angry to see the Dalai Lama and his disciples trying to poison the minds of youngsters and demonize China。  My underlying motivation for writing the two books is my profession as a teacher. I have always believed that the foremost task of a teacher is to help students develop independent and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 and probe into the truth, including suspicion of unreasonable doctrines, so-called sages and saints。  GT: Numerous pictures that compare drastic changes in Tibet are used to illustrate the two books. What lies of Tibetan separatists have been exposed through your book?  Ettinger: I didn't know where to start. Those lies involve every aspect of new and old Tibet - social and living conditions, the religion and certain historical events. Those stories have different sources, so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internalized the myths that already prevailed in Europe。  Those lies were made up by the Dalai Lama and his henchmen. For example, ethnic Tibetans existed as an independent group since 127 BC; Tibetans used to live happily and peacefully; they did not need an army or police; China annexed Tibet by military force in 1951; the agreement betwe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local government of Tibet for the peaceful liberation of Tibet was forged in 1951; the Dalai Lama fled from Tibet to avoid his pending abduction or murder; neither he nor his brothers were funded by the US; "Tibetan resistance" is non-violent; China attempted to make the Tibetan culture and language perish; China wanted to exterminate the Tibetan people; the sole goal of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is to achieve "real autonomy."  My books also cited some subtle lies made up by Western Tibet researchers, who claimed that the Dalai Lama was stopped by "Chinese" from reforming the Tibetan society in the 1950s, or considered him a great reformer。  GT: In your opinion, how did some Westerners form a narrow view on Tibet? How can the separatist actions of the Dalai Lama group appeal to some Westerners? Western media lack self-examination on their coverage on Tibet issues, and even encouraged the violent actions of some separatists. What's the situation now?  Ettinger: There are a few reasons. First, Tibetan myths have been popular in Western culture for a long time. As early as the 1950s and 60s, Western countries published the cartoon Tintin in Tibet (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the novel The Third Eye and other popular books. These echo the Dalai Lama's exile。  At the same time, Hollywood has hopped on the Tibet train. It made movies like Kundun, Seven Years in Tibet and Little Buddha。  Another reason is US "soft power." The US government controls a net of lies about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This net not only includes mainstream Western media, but also many NGOs, and the new Democracy Foundation, which is funded by the US government。  But all lies will eventually be exposed. More than 20 years ago, Canadian Tibetologist Professor Tom Grunfeld wrote a book,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 which objectively discussed Tibet's modern history. But this book came under attack by quite a few American journalists。  Another important reason is that Western media are terrified of China, a powerful nation on the economic rise. A 2010 report from the Heinrich B?ll Stiftung China Foundation pointed out that many media reports are full of clichés that twist China's image, such as saying China "supports hooligan countries," is "the criminal behind climate change," it is a "low producer" and unscrupulously "resource-hungry."  Now, through the active publicity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well as efforts by Western tourists who have been in China and Western scholars, the reports from Western media about China are relatively becoming more comprehensive。  GT: Is the Dalai Lama a pawn which the US and other Western countries use to confront China?  Ettinger: Without question. It started when he fled Tibet。  Now we know that the separatists in Tibet have been in touch with the US government since the 1950s. The CIA and the Dalai Lama have always held hands. His brother, especially his oldest brother Thubten Jigme Norbu, was recruited by the CIA's "Radio Free Asia." Gyalo Dondrub was recruited as CIA's anti-Communism terrorist。  In the 1950s, the Dalai Lama expressed his "support" for China in many articles, demonstrating his "patriotism." Some historians even thought that was from the heart。  But in retrospect, I think that was his strategy, deceit in the name of cooperation。  Today, Dalai uses the "government-in-exile" and a lasting fight over Tibet to damage China's reputation, and hopes to use the US to weaken China's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atus in the world。  GT: What are the prospects for the "fight for Tibet?" Some countries in the West used to play the card of Tibet indepenence with great enthusiasm but now it appears they are not as blatant as before. Why?  Ettinger: I mentioned in my book that the exile government and its supporters in the US are not after "real autonomy." Within their circles, they consider "Greater Tibet," "East Turkestan," "Manchuria," Inner Mongolia and Communist China separate states. That means some people dream of China breaking into pieces like Yugoslavia and the Soviet Union。  Of course they're daydreaming. It's hard to imagine that Tibet would be separated from China. Only political adventurers, irresponsible daydreamers and lunatics would think that way. Tibet is prospering within a united China. The future of Tibet is riding on support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improve its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The opinions of Tibetans overseas will change as so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s improve. I'm very confident about that。  GT: The Dalai Lama will turn 80 in July. Will they jump at the opportunity to launch a new round of campaign to promote "Tibetan independence?" How shoul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spond?  Ettinger: Propaganda against China has never ceased, and it will gain momentum at this moment。  I just wrote to the biggest daily newspaper in Luxembourg and warned that the Dalai Lama's birthday will be taken advantage of again。  For example, some will whip up lies such as that Tibetan language and culture are being oppressed and so forth. I'm not in a position to advi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my opin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ould boost its publicity efforts more than at any time in the past。(原标题:卢森堡学者艾廷格著书还原西藏真相(图))编辑:

中国军网北京7月2日电 解祖报道:经中央军委批准,四总部日前颁发《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  习主席对基层建设高度关注,强调要采取硬性措施解决“五多”问题,减少部队忙乱,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和工作主动性。军委和四总部领导对规范抓建基层秩序作出指示批示,提出明确要求。《规定》起草组认真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指示,以《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和其他有关法规制度为依据,总结吸纳部队有益做法,对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作了深入研究论证。《规定》形成初稿后,2次征求四总部机关和部队意见,先后4易其稿,确保了针对性、创新性与科学性的有机统一。  《规定》共12条,紧紧抓住基层反映最强烈、最期盼解决的问题,从加强工作统筹、减少会议文电、精减大项活动、严控检查评比、落实休假探亲等方面,提出科学合理、具体实在的对策措施。比如,要求旅团级单位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防止任务多头下达、造成基层忙乱;减少基层干部参会,保证每周工作日基层干部无会日不少于3个;防止文电干扰基层,各级机关不得向基层索要文字材料;在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组织的试点先行、观摩交流、集训培训等活动,每年不超过1项;到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的工作组,1个月内不超过2个;压减基层登记统计,由“八本六簿三表一册”减为“七本五簿三表一册”;无特殊情况,基层每周工作日不少于2个晚上的课外活动时间由官兵个人支配;配偶未随军又确在驻地长期工作生活的士官,可以同符合离队住宿条件的其他士官一样,在休息日、节假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未婚下士与父母不在一地生活的,任期内每年享受一次探望父母假,每次假期20日,等等。  《规定》明确,各级要加强对执行《规定》的督导检查,师旅团级单位每季度进行一次讲评,军级以上单位每半年进行一次抽查分析,对违反规定的予以通报批评并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经中央军委批准,四总部日前颁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为帮助部队理解掌握《规定》精神,认真抓好贯彻落实,记者就官兵普遍关心的一些问题,采访了总参军务部、总政组织部领导。  出台《规定》对于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具有重要意义  问:请谈谈制定出台《规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答:近年来,全军部队认真贯彻习主席和军委决策指示,在强军目标引领下持续抓基层打基础,基层建设呈现全面发展的良好态势。但从部队情况看,“五多”这个顽症痼疾仍未有效解决,一些部队带兵管兵理念方式陈旧,有的政策规定相对滞后,亟待从政策制度层面研究解决。习主席强调要按照法治要求转变治军方式,依法筹划和指导基层建设,要求采取硬性措施解决“五多”问题,减少部队忙乱,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和工作主动性。军委和总部领导对研究解决基层矛盾问题多次作出指示批示,提出明确要求。制定《规定》,是推动习主席重要指示在基层落地见效的实际举措,是深入推进依法治军、加强部队科学管理的内在要求,是从政策制度层面解决基层矛盾问题的现实需要。  问:请谈谈起草《规定》的过程和把握的原则。  答:起草组在赴部队广泛调研、听取官兵意见的基础上,以《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和其他有关法规制度为依据,对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作了深入研究论证,《规定》形成初稿后,2次征求四总部机关和部队意见,先后数易其稿。起草过程中注重把握了三点:一是突出针对性。紧紧抓住基层反映最强烈、最期盼解决的问题,如工作任务多头下达、会议文电数量过多、休假探亲难以落实等,研究提出对策办法。二是注重操作性。紧贴基层实际,力求提出切实可行、实在管用的具体措施,便于各级执行与监督。三是体现创新性。注重发扬改革创新精神,紧跟时代发展,积极吸纳部队创造的有益做法,调整完善相关政策规定,使基层管理更趋科学规范。    问:请介绍制定工作统筹“三会一条线”制度的考虑。  答:加强基层工作统筹,是解决“五多”、克服基层忙乱现象的关键环节。《规定》明确旅团级单位要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党委会统好大项工作、首长办公会统好月工作、交班会统好周工作,临时性通知统一报值班首长签批。这是对克服“五多”问题、维护基层正规秩序成功经验的总结,是《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关于领导机关指导服务基层“四个统一”“五个坚持”要求的具体体现。旅团处在抓基层一线指挥部的层级,担负着承上启下、面对面指导的重要职责,“上面千条线”关键要靠旅团“这根针”来穿。强调旅团级单位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有利于发挥其关闸分流作用,防止任务多头下达、造成基层忙乱。  问:《规定》对控制会议文电、大项活动、工作组、检查评比等方面提出的措施刚性很强,这基于什么考虑?  答:强化刚性约束,是《规定》的鲜明特点。召开会议、下发文电、开展活动、派工作组、搞检查评比等是领导机关实施有效指导的必要方式,但一旦过度则必然事与愿违。“五多”问题由来已久,之所以久治不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则要求多,刚性措施少。《规定》篇幅虽然仅有1200多字,但条条都是“干货”,直奔新、老“五多”问题对症下药。如规定到同一个旅团的工作组1个月内不超过2个;在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组织的大项活动每年不超过1项;每周工作日基层干部无会日不少于3个;每周工作日不少于2个晚上由个人支配;从基层派遣公差勤务,正课时间和休息日节假日必须经本级主官批准,课外活动时间必须经本级值班首长批准,等等。这些措施都看得见、摸得着、好操作,必将产生明显的实践效应。  问:请谈谈进一步压减基层登记统计的具体考虑。  答:基层单位各种登记统计,是反映各项工作和建设情况的基本载体,是机关实施工作指导、基层促进工作落实的重要手段。当前,基层登记统计总体状况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有的部门为凸显分管业务随意要求基层增加登记统计项目,有的领导机关工作组下部队检查一味看登记、查统计,有的基层单位为展示成绩自行搞一些不必要的本、表、册,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给基层造成忙乱。《规定》强调压减基层登记统计,明确要求将2011年四总部文件规定的“八本六簿三表一册”整合为“七本五簿三表一册”。这既是一个具体举措,也释放了严格控制“本本”、为基层减负的明确信号。    问:对休息日和节假日连队外出人员比例有什么新规定?  答:现行《内务条令》对休息日和节假日连队外出人员的比例作了具体规定。部队普遍反映,随着形势发展变化,相关比例显得偏低。在认真测算的基础上,《规定》将不同类型部队基层单位休息日和节假日外出人员比例,分别提高了5%。这样规定,既不影响战备工作法规明确的人员在位率,又有利于官兵处理个人事务和调节身心。  问:对士官离队住宿有什么新规定?  答:“配偶随军或符合有关规定在驻地找对象结婚的,在休息日和节假日可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这是现行《内务条令》规定已婚士官可离队住宿的情形之一。当前,不符合随军条件的士官配偶来驻地长期工作生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由于缺乏政策依据,有的部队一味禁堵,不同程度影响到士官家庭生活与稳定。《规定》适当放宽士官离队住宿的条件,将这类士官也纳入到可按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的范围,这对于激励广大士官扎根军营、建功立业具有积极意义。  问:对士官休假探亲有什么新规定?  答:现行《现役士兵服役条例》规定:“未婚士官与父母不在一地生活的,下士任期内享受两次探望父母假,每次假期20日。”现在,多数下士为独生子女,可以说每年探望一次父母、与家庭团聚是“两头期盼”的事,同时公共交通日益发达,官兵休假出行条件便利。鉴此,《规定》将此类下士3年任期内2次探望父母假调整为每年1次。这样调整,让士官多一些休假探亲机会,更加体现了人文关怀,符合士官和家庭的共同意愿,有利于处理个人和家庭的实际问题,促进士官安心服役、履职尽责。  问:对手机网络使用有什么新规定?  答:当今社会,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使用手机网络已成为人们的基本生活方式。军队具有特殊性,官兵使用手机网络不可能像社会公众那样随意,作出一定限制很有必要,但也不能简单封堵。综合考虑部队特点、保密安全和官兵需求等因素,《规定》适度放宽了手机网络使用的限制,明确“在符合保密要求的前提下,军队人员在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个人支配的时间,可以使用手机(含智能手机),可以通过个人移动终端或者军营网吧使用互联网。具体办法由师旅级单位结合实际制定。”需要说明的是,“符合保密要求”是硬杠杠,凡不符合保密要求的时间、地点和场合,绝不能使用手机网络,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含糊。师旅级单位制定具体办法,必须以军委、总部有关政策法规为依据,切不可放任自流、无度无序。    问:怎样理解《规定》就抓好贯彻落实提出的措施要求?  答: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只有见诸于行动才能彰显实效。《规定》提出:“各级要加强对执行以上规定的督导检查,师旅团级单位每季度进行一次讲评,军级以上单位每半年进行一次抽查分析,对违反规定的予以通报批评并追究相关领导责任。”这些要求,建立了一个严格的检查督导机制,清晰明确了贯彻落实《规定》的责任主体、督查办法、问责措施。团以上领导机关应当结合部队阶段性工作讲评、半年和年度工作总结,以及领导机关大项教育活动,严肃认真地对贯彻落实《规定》情况进行检查反思,及时整改存在的问题,促进《规定》不折不扣落实到位。  问:各级在贯彻落实《规定》上应着重把握哪些问题?  答:制定出台《规定》,是认真贯彻习主席重要指示、改进领导机关作风、推动基层建设发展的重要举措。抓好贯彻落实,各级应当注重把握好以下几点:一是认真搞好思想教育。各级党委、机关要认真组织学习,深刻领会出台《规定》的重要意义,熟悉掌握《规定》的具体要求,切实增强贯彻落实的自觉性。旅团级单位要教育引导基层官兵了解掌握《规定》精神和内容,深刻感悟习主席和军委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感悟对基层建设的高度重视和对基层官兵的关心关怀,进一步增强投身强军兴军伟大事业、立足本职岗位建功立业的内在动力。二是严格依法抓建基层。注重以执行《规定》为推动,深入抓好《军队基层建设纲要》贯彻落实,切实把依法治军作为基层建设的基本方式确立起来,规范领导机关工作指导和基层建设秩序,在厉行法治中促进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三是以上率下改进作风。无论纠治“五多”还是改进部队管理方式,关键在于领导和机关。各级领导机关要结合“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整顿,进一步端正工作指导思想和政绩观,强化“士兵至上,基层第一”观念,认真整改服务基层不到位的问题,通过一级抓一级、一级带一级确保《规定》落到实处,推动强军目标在基层落地生根。编辑:

中新社檀香山6月22日电 题: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  中新社记者 阮煜琳  “孔子学院是一项阳光的事业。没有任何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孔子学院所有教学与文化活动全部公开、透明,所开设全部课程均由所在大学审核批准。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国家汉办主任许琳22日在檀香山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坦诚回应了外界关切的热点问题。  自2004年6月15日,全球首家孔子学院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正式设立以来,至今已走过十年的历程。截至2014年底,全球已经建立475所孔子学院和851个孔子课堂。作为推广汉语、传播中国文化与国学的教育和文化交流机构,迄今,孔子学院已经开办各类汉语教学班次约6.7万个,注册学员111万人。  孔子学院的创立,为全球汉语学习者提供了规范的现代汉语教材,使当地汉语教学向规范化发展。但去年下半年以来,欧美个别孔子学院宣布中止与中方院校进一步合作事件曝光后,也将孔子学院推至风口浪尖。  “孔子学院已走过10年历程,去年以来,关于孔子学院的非议和杂音多了起来”,许琳说,另一方面,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逐渐明显暴露。其中,突出的是中方合作院校的重视程度,合作能力面临严峻的考验。  许琳表示,孔子学院最基本的功能是汉语教学,这是孔子学院的根基。这其中会涉及到孔子学院如何与大学的中文系、东亚系及各院系合作等等复杂的问题。  许琳坦言,目前在全球创立了近500所孔子学院,关闭了5所,约占全球孔子学院总数的1%。其中原因复杂,多数是合作院校的之间合作终止或暂停,有合作院校内部原因,也不排除里面有政治因素的干扰。  “现在有人在指责孔子学院干涉学术自由,有人将孔子学院打上政治烙印,受其影响再加上舆论推波助澜,我们的队伍中也有了为什么要办孔子学院的困惑”。许琳说。  “首先,孔子学院是一项阳光的事业。孔子学院没有任何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孔子学院所有教学与文化活动全部公开、透明,所开设全部课程均由所在大学审核批准。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  许琳说,过去几年中,全球有200多所大学,如美国新罕布什大学、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等都对孔子学院进行了不同方式的评估,结果均表明孔子学院为大学师生和社区做出了积极贡献。  “我的第二个看法是,孔子学院通过文化交流促进世界和平。孔子学院发展过程中,必然会经历风吹浪打,可能会出现暂时的萎缩甚至倒退,但是孔子学院代表着人类追求世界和平的美好愿望。”许琳说,孔子学院不是把外国的价值观输入中国,也不是把中国的价值观输出到各国,而是一座互联互通的桥梁、一个对话沟通的平台。孔子学院通过双向交流增进各国文化相互尊重和理解。  许琳认为,中方合作院校必须进一步加强对孔子学院的重视,必须建立一支高质量的可持续的管理教师队伍,必须学会讲中国故事,学会让别人听懂你的语言。要将其作为自己的一个海外学院看待,派出得力人员投身这项工作。中国闭关自守400年,改革开放不到40年,我们还没有掌握与各国进行文化对话交流的本领,我们必须刻苦用功,迎头赶上。(完)(原标题: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编辑:

中新网8月4日电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统计司司长李万春今日透露,安监总局已经查清陕西咸阳“5·15”道路交通事故和河南“5·25”养老院老年公寓火灾这两起特别重大事故的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  5月15日,一辆载有46人的大客车在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境内发生坠崖事故,事故造成35人死亡、11人受伤。5月25日19时33分,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发生火灾,造成38人死亡、6人受伤。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今日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上半年安全生产形势,部署下半年重点工作。  李万春表示,陕西咸阳“5·15”道路交通事故和河南“5·25”养老院老年公寓火灾这两起特别重大事故,目前两起事故已经全部结束,事故调查报告已经形成,已经查清楚了事故的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就是管理方面的原因,也提出了处理意见。  当前,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正在按照程序上报国务院,等国务院批准后,会在第一时间公布。(原标题:安监总局:

河北承德市原副市长苏爱国被逮捕

【河北省检察院依法对苏爱国决定逮捕】日前,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河北省承德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苏爱国(副厅级)决定逮捕。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最高人民检察院  苏爱国,男,满族,1958年7月出生,河北省滦平县人,1985年8月入党,1975年4月参加工作,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在职大学学历,经济学学士。  1975.04—1978.03 河北滦平县金沟屯公社广播员  1978.03—1979.09 围场塞罕坝林场工人  1979.09—1981.08 承德师范学校围场分校学员  1981.08—1983.03 滦平县张百湾中学教师  1983.03—1984.04 滦平县政府办公室干事  1984.04—1985.09 滦平县委老干部局干事  1985.09—1987.07 承德地委党校党政理论专业学员  1987.07—1987.11 滦平县委宣传部干事  1987.11—1988.04 滦平县五道营子满族乡副乡长  1988.04—1989.08 滦平县五道营子满族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1989.08—1990.12 滦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  1990.12—1993.11 滦平县烟草专卖局局长  1993.11—1995.09 滦平县县长助理、烟草专卖局局长  1995.09—1997.01 滦平县副县长  1997.01-2002.01 滦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  2002.01—2004.02 承德市双滦区委副书记、代区长、区长  2004.02—2008.05 承德市双滦区委书记  2008.05—2008.06 承德市委常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双滦区委书记  2008.06—2009.12 承德市委常委、秘书长、市直机关工委书记  2009.12— 承德市委常委、副市长  承德市市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  (简历来源:中国经济网邯郸) 编辑:

国际在线消息:据《环球时报》报道,《德国ZAMBON出版社去年10月和今年3月分别出版了卢森堡籍学者阿尔贝特·艾廷格撰写的《自由西藏?——还原喇嘛教统治下的国家、社会和意识形态》和《围绕西藏的斗争——国际冲突的历史、背景和前景》两部研究性著作,揭示了旧西藏的落后、十四世达赖的真实面目、“藏独”势力的所作所为,并点破了西方有关西藏的种种谎言。两本著作在欧洲多国产生反响。艾廷格6月2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示:“我的书籍通过各种信息旨在向读者展示一个真实的西藏。那些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想法都是白日梦。”    环球时报:您是学历史专业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新旧西藏对比”和“国际社会围绕西藏的斗争”这两个学术问题的?什么原因让您决定写这两本书?  艾廷格:这两本书都不是我在大学历史研究的学术环境下撰写的。在德国特里尔大学,我的研究领域还有德国文学史。之后,我回到卢森堡进行中学和大学的教学工作。几年前,我发现德国一本关于西藏的书,可以说该书彻头彻尾地在为达赖喇嘛宣传。对此我非常愤慨,达赖喇嘛和他的追随者正试图毒害我们十多岁的中小学生,并妖魔化中国。  我撰写这两本书更深的动机,是因为我的教师职业。我一直认为,一个教师最重要的任务是教育青少年独立的、批判性的思维及寻求事实真相。这包含有关的不合理的信念和教义,以及对所谓智者和圣人持怀疑态度。  环球时报:您去过西藏吗?您对现在的西藏有哪些认识?  艾廷格:我到过中国多次,最近一次是去年。但中国的最西部,很遗憾只到过成都。我对中国的认识,当然不只来自这些旅行。旧西藏,人们无法再次体验。而作为一名不会说藏语和汉语的旅游者,洞察今天的西藏也有一定难度。所以,我宁愿自觉地深入学习和研究各种西藏的论著和报道。首先,研究一些曾在旧西藏长期生活的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来探究当时的文化和社会背景。这些人包括日本僧人川口氏、俄罗斯佛教徒齐比科夫,美国人麦戈文、英国人沃德尔或法国人大卫-尼尔。其次,对于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的现状,我主要通过真正熟识的中国专家获得。同时,一些到过西藏的朋友也给我很多积极信息,如中国政府新建了许多乡村学校,用大棚种植蔬菜等。  环球时报:在研究文献和历史图片时,您有什么发现?  艾廷格:实际上,关于现代西藏和西藏的历史,西方有大量研究文献,不过对于受众来说,大多数属于未知领域。我认为这是我的职责,把这些以前只限于学术文献的重要成果传达给读者。比如,日本僧人川口氏的著作《旅藏三年记》等。历史图片更能展示旧时西藏的社会现实。我从德国联邦档案馆找到1000多张当时西藏的照片。这些照片是德国探险家1938年和1939年在西藏拍摄的。许多照片刚好过了版权期限。关于今日西藏的照片,主要来自西方游客。一些图片则来自中国的期刊《中国西藏》。在许多图片中都呈现了藏文,说明西藏在藏文的推动上并没有受到限制。    环球时报:德国、卢森堡等主流图书销售渠道,都可以订购这两本书,几乎所有购买者都给予“五颗星”的最高评价。在亚马逊网站,有读者评论说,“这是一本富有启发的书:告诉你不知道的西藏!”“毁灭了一个神话”等。两部著作发表后,您听到学术圈有哪些议论?  艾廷格:我的书的确获得读者一致、积极的评价。同样,我有关西藏的学术演讲,在莱比锡书展等活动中也受到欢迎。许多学者告诉我,我的西藏主题研究非常必要。因为在欧洲,一些被认可的所谓“西藏研究者”不少是“西藏流亡政府”和对达赖几乎不加批判的支持者。这些“专业人士”故意忽视西藏政治、社会和法治的进步。事实上,这些进步一直不是他们感兴趣的,即使他们知道也很少发表真实的看法。2002年,两名法国“藏学家”出版一本书,来对抗中国出的《西藏百题问答》,但他们的研究来源多是出自神话和达赖的圈子。  令人高兴的是,西方也有例外。他们大部分是来自欧洲大学外围的西藏研究者。比如,有比利时的亚洲学研究者撰写的有关藏传佛教史,以及德国学者科林·高尔德纳有关达赖喇嘛的书。此外,不少汉学家对中国问题也有独特见解。  环球时报:这两本书图文并茂,读者通过图片对比,就能看到新旧西藏天翻地覆的变化。同时,这些学术著作也告诉西方读者,西藏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中国把西藏治理得很好。您的书,让更多欧洲人看穿了“藏独”分子的哪些谎言?  艾廷格: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谈起。“藏独”分子有关西藏的谎言涉及旧西藏和新西藏的各个方面,包括社会背景、生活状况、宗教、个别历史事件等。可以说“西藏流亡政府”从一开始就借着那些在西方已经存在的“西藏神话”,使它们变成自己的。  这些谎言来自达赖喇嘛或他的核心圈子,比如以下这些谎言:旧西藏的藏族人民比较幸福和和平地生活;他们既不需要军队,也不需要警察;中国在1951年以武力吞并西藏;为和平解放签署的“十七条协议”是伪造的,西藏代表是被迫签署的;达赖喇嘛从西藏出逃是因为会被绑架或杀害;无论是他还是他的兄弟既没有获得美国的钱,也没有得到帮助;“西藏抵抗”是和平的,没有暴力的;中国想消灭西藏的文化和语言;中国要灭掉“藏民族”,目标是“种族灭绝”;“西藏流亡政府”唯一目的是“真正的自治”,等等。有些人还声称,达赖本人在20世纪50年代曾希望对西藏进行改革,但被“中国人”阻止。我在我的书中,公开了西方西藏研究学者的这些谎言。  环球时报:西方一些人对西藏问题的片面看法是如何形成的?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做法,为什么能蛊惑一些西方人?西方媒体对西藏问题过去缺少反思,甚至纵容一些分裂分子的暴力行动。  艾廷格:这里面有几个原因:其一是“西藏神话”很长时间在西方都是一种流行文化。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西方国家就出版有漫画《丁丁历险记——丁丁在西藏》和小说《第三只眼》等关于西藏的畅销书籍。它们与流亡海外的达赖喇嘛相呼应。与此同时,好莱坞也早已跳上西藏这趟列车,拍摄了诸如《达赖的一生》、《西藏七年》、《小活佛》等电影,让人们对旧西藏形成虚假浪漫的印象。  另一个原因,即美国的“软实力”。美国政府控制了“西藏流亡政府”的谎言网络。这张网络上还有西方媒体、许多非政府组织,包括美国政府资助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不过,谎言终究有被识破的时候。20多年前,加拿大藏学家谭·戈伦夫教授出版《现代西藏的诞生》,客观论述西藏的近现代史。但该著作却遭到不少美国记者的“围攻”。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西方媒体对中国这一经济崛起的大国充满恐惧。德国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2010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大量的媒体报道充满陈词滥调,歪曲中国的形象”。例如将中国贬为“流氓国家的支持者”“气候变化罪人”“资源饥饿国家”等。  现在,通过中国政府积极的对外宣传,以及西方的一些学者、亲身到过中国的西方人的努力,西方媒体相对来说报道中国更加全面一些。    环球时报:达赖喇嘛是一些西方国家对抗中国的棋子吗?  艾廷格:毫无疑问,从达赖喇嘛逃离西藏就开始了。现在可以知道,西藏分裂分子早在1950年就与美国当局有接触。美国中央情报局与达赖手拉手。达赖的哥哥也为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自由亚洲”电台服务,鼓吹“西藏独立”。上世纪50年代,达赖喇嘛曾写文章流露出对新中国的支持,表明自己的“爱国情怀”。一些历史学家甚至认为,这段时间体现了他“诚实的信念”。现在回想起来,他当时这么做只是打着合作旗号,实为欺骗之术。这也让人看到达赖是政府的敌人、永恒阴谋家、机会主义者、伪君子和骗子。今天的达赖喇嘛,借助“西藏流亡政府”和接二连三的行动在西方损害中国的声誉,同时希望通过美国来削弱中国的政治经济地位。  环球时报:“围绕西藏的斗争”将如何持续?西方一些国家前两年曾猛打“藏独牌”对付中国,为什么最近这样的做法看上去没有过去那么明显了?  艾廷格:我在书中提到,只有政治冒险家、不负责任的空想家或疯子渴望这样。在一个中国的治理下,西藏正在迅速发展。西藏的未来在于中央政府大规模地支持推进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随着社会物质条件不断提高,海内外藏民的认识也会不断发生变化。对此,我有信心。  环球时报:会不会有人借达赖喇嘛7月庆祝80岁生日之机在国际上掀起新一轮的“藏独”宣传?  艾廷格:这些反中国的宣传一直没有停止过,“庆生”时甚至会变本加厉。我刚写了一封信给卢森堡最大的日报,警告达赖喇嘛的生日会被重复利用,比如,有人会再次炒作“西藏语言和文化受压迫”等谎言。  我认为,中国政府应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重视加强对外宣传。比如,俄罗斯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受西方舆论猛烈攻击,但通过“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他们获得了不小的成功。(文章来源:《环球时报》作者:《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青木)        GT: As a history major, when did you begin to study the comparison of new and old Tibet, as well as the "fight for Tibet" by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hy did you decide to write the two books?  Ettinger: I noticed a book on Tibet in Germany a few years ago, which was sheer propaganda about the Dalai Lama. I was angry to see the Dalai Lama and his disciples trying to poison the minds of youngsters and demonize China。  My underlying motivation for writing the two books is my profession as a teacher. I have always believed that the foremost task of a teacher is to help students develop independent and critical thinking skills, and probe into the truth, including suspicion of unreasonable doctrines, so-called sages and saints。  GT: Numerous pictures that compare drastic changes in Tibet are used to illustrate the two books. What lies of Tibetan separatists have been exposed through your book?  Ettinger: I didn't know where to start. Those lies involve every aspect of new and old Tibet - social and living conditions, the religion and certain historical events. Those stories have different sources, so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internalized the myths that already prevailed in Europe。  Those lies were made up by the Dalai Lama and his henchmen. For example, ethnic Tibetans existed as an independent group since 127 BC; Tibetans used to live happily and peacefully; they did not need an army or police; China annexed Tibet by military force in 1951; the agreement between the central government and the local government of Tibet for the peaceful liberation of Tibet was forged in 1951; the Dalai Lama fled from Tibet to avoid his pending abduction or murder; neither he nor his brothers were funded by the US; "Tibetan resistance" is non-violent; China attempted to make the Tibetan culture and language perish; China wanted to exterminate the Tibetan people; the sole goal of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is to achieve "real autonomy."  My books also cited some subtle lies made up by Western Tibet researchers, who claimed that the Dalai Lama was stopped by "Chinese" from reforming the Tibetan society in the 1950s, or considered him a great reformer。  GT: In your opinion, how did some Westerners form a narrow view on Tibet? How can the separatist actions of the Dalai Lama group appeal to some Westerners? Western media lack self-examination on their coverage on Tibet issues, and even encouraged the violent actions of some separatists. What's the situation now?  Ettinger: There are a few reasons. First, Tibetan myths have been popular in Western culture for a long time. As early as the 1950s and 60s, Western countries published the cartoon Tintin in Tibet (The Adventures of Tintin), the novel The Third Eye and other popular books. These echo the Dalai Lama's exile。  At the same time, Hollywood has hopped on the Tibet train. It made movies like Kundun, Seven Years in Tibet and Little Buddha。  Another reason is US "soft power." The US government controls a net of lies about the Tibetan government-in-exile. This net not only includes mainstream Western media, but also many NGOs, and the new Democracy Foundation, which is funded by the US government。  But all lies will eventually be exposed. More than 20 years ago, Canadian Tibetologist Professor Tom Grunfeld wrote a book, The Making of Modern Tibet, which objectively discussed Tibet's modern history. But this book came under attack by quite a few American journalists。  Another important reason is that Western media are terrified of China, a powerful nation on the economic rise. A 2010 report from the Heinrich B?ll Stiftung China Foundation pointed out that many media reports are full of clichés that twist China's image, such as saying China "supports hooligan countries," is "the criminal behind climate change," it is a "low producer" and unscrupulously "resource-hungry."  Now, through the active publicity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well as efforts by Western tourists who have been in China and Western scholars, the reports from Western media about China are relatively becoming more comprehensive。  GT: Is the Dalai Lama a pawn which the US and other Western countries use to confront China?  Ettinger: Without question. It started when he fled Tibet。  Now we know that the separatists in Tibet have been in touch with the US government since the 1950s. The CIA and the Dalai Lama have always held hands. His brother, especially his oldest brother Thubten Jigme Norbu, was recruited by the CIA's "Radio Free Asia." Gyalo Dondrub was recruited as CIA's anti-Communism terrorist。  In the 1950s, the Dalai Lama expressed his "support" for China in many articles, demonstrating his "patriotism." Some historians even thought that was from the heart。  But in retrospect, I think that was his strategy, deceit in the name of cooperation。  Today, Dalai uses the "government-in-exile" and a lasting fight over Tibet to damage China's reputation, and hopes to use the US to weaken China's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tatus in the world。  GT: What are the prospects for the "fight for Tibet?" Some countries in the West used to play the card of Tibet indepenence with great enthusiasm but now it appears they are not as blatant as before. Why?  Ettinger: I mentioned in my book that the exile government and its supporters in the US are not after "real autonomy." Within their circles, they consider "Greater Tibet," "East Turkestan," "Manchuria," Inner Mongolia and Communist China separate states. That means some people dream of China breaking into pieces like Yugoslavia and the Soviet Union。  Of course they're daydreaming. It's hard to imagine that Tibet would be separated from China. Only political adventurers, irresponsible daydreamers and lunatics would think that way. Tibet is prospering within a united China. The future of Tibet is riding on support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improve its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The opinions of Tibetans overseas will change as social and economic conditions improve. I'm very confident about that。  GT: The Dalai Lama will turn 80 in July. Will they jump at the opportunity to launch a new round of campaign to promote "Tibetan independence?" How shoul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respond?  Ettinger: Propaganda against China has never ceased, and it will gain momentum at this moment。  I just wrote to the biggest daily newspaper in Luxembourg and warned that the Dalai Lama's birthday will be taken advantage of again。  For example, some will whip up lies such as that Tibetan language and culture are being oppressed and so forth. I'm not in a position to advi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my opin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hould boost its publicity efforts more than at any time in the past。(原标题:卢森堡学者艾廷格著书还原西藏真相(图))编辑:

中国军网北京7月2日电 解祖报道:经中央军委批准,四总部日前颁发《规定》,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  习主席对基层建设高度关注,强调要采取硬性措施解决“五多”问题,减少部队忙乱,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和工作主动性。军委和四总部领导对规范抓建基层秩序作出指示批示,提出明确要求。《规定》起草组认真学习贯彻习主席重要指示,以《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和其他有关法规制度为依据,总结吸纳部队有益做法,对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作了深入研究论证。《规定》形成初稿后,2次征求四总部机关和部队意见,先后4易其稿,确保了针对性、创新性与科学性的有机统一。  《规定》共12条,紧紧抓住基层反映最强烈、最期盼解决的问题,从加强工作统筹、减少会议文电、精减大项活动、严控检查评比、落实休假探亲等方面,提出科学合理、具体实在的对策措施。比如,要求旅团级单位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防止任务多头下达、造成基层忙乱;减少基层干部参会,保证每周工作日基层干部无会日不少于3个;防止文电干扰基层,各级机关不得向基层索要文字材料;在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组织的试点先行、观摩交流、集训培训等活动,每年不超过1项;到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的工作组,1个月内不超过2个;压减基层登记统计,由“八本六簿三表一册”减为“七本五簿三表一册”;无特殊情况,基层每周工作日不少于2个晚上的课外活动时间由官兵个人支配;配偶未随军又确在驻地长期工作生活的士官,可以同符合离队住宿条件的其他士官一样,在休息日、节假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未婚下士与父母不在一地生活的,任期内每年享受一次探望父母假,每次假期20日,等等。  《规定》明确,各级要加强对执行《规定》的督导检查,师旅团级单位每季度进行一次讲评,军级以上单位每半年进行一次抽查分析,对违反规定的予以通报批评并追究相关领导责任。      经中央军委批准,四总部日前颁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若干规定》。为帮助部队理解掌握《规定》精神,认真抓好贯彻落实,记者就官兵普遍关心的一些问题,采访了总参军务部、总政组织部领导。  出台《规定》对于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具有重要意义  问:请谈谈制定出台《规定》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答:近年来,全军部队认真贯彻习主席和军委决策指示,在强军目标引领下持续抓基层打基础,基层建设呈现全面发展的良好态势。但从部队情况看,“五多”这个顽症痼疾仍未有效解决,一些部队带兵管兵理念方式陈旧,有的政策规定相对滞后,亟待从政策制度层面研究解决。习主席强调要按照法治要求转变治军方式,依法筹划和指导基层建设,要求采取硬性措施解决“五多”问题,减少部队忙乱,增强基层内生动力和工作主动性。军委和总部领导对研究解决基层矛盾问题多次作出指示批示,提出明确要求。制定《规定》,是推动习主席重要指示在基层落地见效的实际举措,是深入推进依法治军、加强部队科学管理的内在要求,是从政策制度层面解决基层矛盾问题的现实需要。  问:请谈谈起草《规定》的过程和把握的原则。  答:起草组在赴部队广泛调研、听取官兵意见的基础上,以《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和其他有关法规制度为依据,对进一步规范基层工作指导和管理秩序作了深入研究论证,《规定》形成初稿后,2次征求四总部机关和部队意见,先后数易其稿。起草过程中注重把握了三点:一是突出针对性。紧紧抓住基层反映最强烈、最期盼解决的问题,如工作任务多头下达、会议文电数量过多、休假探亲难以落实等,研究提出对策办法。二是注重操作性。紧贴基层实际,力求提出切实可行、实在管用的具体措施,便于各级执行与监督。三是体现创新性。注重发扬改革创新精神,紧跟时代发展,积极吸纳部队创造的有益做法,调整完善相关政策规定,使基层管理更趋科学规范。    问:请介绍制定工作统筹“三会一条线”制度的考虑。  答:加强基层工作统筹,是解决“五多”、克服基层忙乱现象的关键环节。《规定》明确旅团级单位要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党委会统好大项工作、首长办公会统好月工作、交班会统好周工作,临时性通知统一报值班首长签批。这是对克服“五多”问题、维护基层正规秩序成功经验的总结,是《军队基层建设纲要》关于领导机关指导服务基层“四个统一”“五个坚持”要求的具体体现。旅团处在抓基层一线指挥部的层级,担负着承上启下、面对面指导的重要职责,“上面千条线”关键要靠旅团“这根针”来穿。强调旅团级单位落实“三会一条线”制度,有利于发挥其关闸分流作用,防止任务多头下达、造成基层忙乱。  问:《规定》对控制会议文电、大项活动、工作组、检查评比等方面提出的措施刚性很强,这基于什么考虑?  答:强化刚性约束,是《规定》的鲜明特点。召开会议、下发文电、开展活动、派工作组、搞检查评比等是领导机关实施有效指导的必要方式,但一旦过度则必然事与愿违。“五多”问题由来已久,之所以久治不愈,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则要求多,刚性措施少。《规定》篇幅虽然仅有1200多字,但条条都是“干货”,直奔新、老“五多”问题对症下药。如规定到同一个旅团的工作组1个月内不超过2个;在同一个旅团级单位组织的大项活动每年不超过1项;每周工作日基层干部无会日不少于3个;每周工作日不少于2个晚上由个人支配;从基层派遣公差勤务,正课时间和休息日节假日必须经本级主官批准,课外活动时间必须经本级值班首长批准,等等。这些措施都看得见、摸得着、好操作,必将产生明显的实践效应。  问:请谈谈进一步压减基层登记统计的具体考虑。  答:基层单位各种登记统计,是反映各项工作和建设情况的基本载体,是机关实施工作指导、基层促进工作落实的重要手段。当前,基层登记统计总体状况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有的部门为凸显分管业务随意要求基层增加登记统计项目,有的领导机关工作组下部队检查一味看登记、查统计,有的基层单位为展示成绩自行搞一些不必要的本、表、册,这些在一定程度上给基层造成忙乱。《规定》强调压减基层登记统计,明确要求将2011年四总部文件规定的“八本六簿三表一册”整合为“七本五簿三表一册”。这既是一个具体举措,也释放了严格控制“本本”、为基层减负的明确信号。    问:对休息日和节假日连队外出人员比例有什么新规定?  答:现行《内务条令》对休息日和节假日连队外出人员的比例作了具体规定。部队普遍反映,随着形势发展变化,相关比例显得偏低。在认真测算的基础上,《规定》将不同类型部队基层单位休息日和节假日外出人员比例,分别提高了5%。这样规定,既不影响战备工作法规明确的人员在位率,又有利于官兵处理个人事务和调节身心。  问:对士官离队住宿有什么新规定?  答:“配偶随军或符合有关规定在驻地找对象结婚的,在休息日和节假日可以按照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这是现行《内务条令》规定已婚士官可离队住宿的情形之一。当前,不符合随军条件的士官配偶来驻地长期工作生活的现象越来越普遍,由于缺乏政策依据,有的部队一味禁堵,不同程度影响到士官家庭生活与稳定。《规定》适当放宽士官离队住宿的条件,将这类士官也纳入到可按统一安排轮流回家住宿的范围,这对于激励广大士官扎根军营、建功立业具有积极意义。  问:对士官休假探亲有什么新规定?  答:现行《现役士兵服役条例》规定:“未婚士官与父母不在一地生活的,下士任期内享受两次探望父母假,每次假期20日。”现在,多数下士为独生子女,可以说每年探望一次父母、与家庭团聚是“两头期盼”的事,同时公共交通日益发达,官兵休假出行条件便利。鉴此,《规定》将此类下士3年任期内2次探望父母假调整为每年1次。这样调整,让士官多一些休假探亲机会,更加体现了人文关怀,符合士官和家庭的共同意愿,有利于处理个人和家庭的实际问题,促进士官安心服役、履职尽责。  问:对手机网络使用有什么新规定?  答:当今社会,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使用手机网络已成为人们的基本生活方式。军队具有特殊性,官兵使用手机网络不可能像社会公众那样随意,作出一定限制很有必要,但也不能简单封堵。综合考虑部队特点、保密安全和官兵需求等因素,《规定》适度放宽了手机网络使用的限制,明确“在符合保密要求的前提下,军队人员在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个人支配的时间,可以使用手机(含智能手机),可以通过个人移动终端或者军营网吧使用互联网。具体办法由师旅级单位结合实际制定。”需要说明的是,“符合保密要求”是硬杠杠,凡不符合保密要求的时间、地点和场合,绝不能使用手机网络,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含糊。师旅级单位制定具体办法,必须以军委、总部有关政策法规为依据,切不可放任自流、无度无序。    问:怎样理解《规定》就抓好贯彻落实提出的措施要求?  答: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只有见诸于行动才能彰显实效。《规定》提出:“各级要加强对执行以上规定的督导检查,师旅团级单位每季度进行一次讲评,军级以上单位每半年进行一次抽查分析,对违反规定的予以通报批评并追究相关领导责任。”这些要求,建立了一个严格的检查督导机制,清晰明确了贯彻落实《规定》的责任主体、督查办法、问责措施。团以上领导机关应当结合部队阶段性工作讲评、半年和年度工作总结,以及领导机关大项教育活动,严肃认真地对贯彻落实《规定》情况进行检查反思,及时整改存在的问题,促进《规定》不折不扣落实到位。  问:各级在贯彻落实《规定》上应着重把握哪些问题?  答:制定出台《规定》,是认真贯彻习主席重要指示、改进领导机关作风、推动基层建设发展的重要举措。抓好贯彻落实,各级应当注重把握好以下几点:一是认真搞好思想教育。各级党委、机关要认真组织学习,深刻领会出台《规定》的重要意义,熟悉掌握《规定》的具体要求,切实增强贯彻落实的自觉性。旅团级单位要教育引导基层官兵了解掌握《规定》精神和内容,深刻感悟习主席和军委抓作风建设的坚定决心,感悟对基层建设的高度重视和对基层官兵的关心关怀,进一步增强投身强军兴军伟大事业、立足本职岗位建功立业的内在动力。二是严格依法抓建基层。注重以执行《规定》为推动,深入抓好《军队基层建设纲要》贯彻落实,切实把依法治军作为基层建设的基本方式确立起来,规范领导机关工作指导和基层建设秩序,在厉行法治中促进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三是以上率下改进作风。无论纠治“五多”还是改进部队管理方式,关键在于领导和机关。各级领导机关要结合“三严三实”专题教育整顿,进一步端正工作指导思想和政绩观,强化“士兵至上,基层第一”观念,认真整改服务基层不到位的问题,通过一级抓一级、一级带一级确保《规定》落到实处,推动强军目标在基层落地生根。编辑:

中新社檀香山6月22日电 题: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  中新社记者 阮煜琳  “孔子学院是一项阳光的事业。没有任何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孔子学院所有教学与文化活动全部公开、透明,所开设全部课程均由所在大学审核批准。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孔子学院总部总干事、国家汉办主任许琳22日在檀香山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坦诚回应了外界关切的热点问题。  自2004年6月15日,全球首家孔子学院在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正式设立以来,至今已走过十年的历程。截至2014年底,全球已经建立475所孔子学院和851个孔子课堂。作为推广汉语、传播中国文化与国学的教育和文化交流机构,迄今,孔子学院已经开办各类汉语教学班次约6.7万个,注册学员111万人。  孔子学院的创立,为全球汉语学习者提供了规范的现代汉语教材,使当地汉语教学向规范化发展。但去年下半年以来,欧美个别孔子学院宣布中止与中方院校进一步合作事件曝光后,也将孔子学院推至风口浪尖。  “孔子学院已走过10年历程,去年以来,关于孔子学院的非议和杂音多了起来”,许琳说,另一方面,我们自身存在的问题逐渐明显暴露。其中,突出的是中方合作院校的重视程度,合作能力面临严峻的考验。  许琳表示,孔子学院最基本的功能是汉语教学,这是孔子学院的根基。这其中会涉及到孔子学院如何与大学的中文系、东亚系及各院系合作等等复杂的问题。  许琳坦言,目前在全球创立了近500所孔子学院,关闭了5所,约占全球孔子学院总数的1%。其中原因复杂,多数是合作院校的之间合作终止或暂停,有合作院校内部原因,也不排除里面有政治因素的干扰。  “现在有人在指责孔子学院干涉学术自由,有人将孔子学院打上政治烙印,受其影响再加上舆论推波助澜,我们的队伍中也有了为什么要办孔子学院的困惑”。许琳说。  “首先,孔子学院是一项阳光的事业。孔子学院没有任何不能公之于众的东西,孔子学院所有教学与文化活动全部公开、透明,所开设全部课程均由所在大学审核批准。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  许琳说,过去几年中,全球有200多所大学,如美国新罕布什大学、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等都对孔子学院进行了不同方式的评估,结果均表明孔子学院为大学师生和社区做出了积极贡献。  “我的第二个看法是,孔子学院通过文化交流促进世界和平。孔子学院发展过程中,必然会经历风吹浪打,可能会出现暂时的萎缩甚至倒退,但是孔子学院代表着人类追求世界和平的美好愿望。”许琳说,孔子学院不是把外国的价值观输入中国,也不是把中国的价值观输出到各国,而是一座互联互通的桥梁、一个对话沟通的平台。孔子学院通过双向交流增进各国文化相互尊重和理解。  许琳认为,中方合作院校必须进一步加强对孔子学院的重视,必须建立一支高质量的可持续的管理教师队伍,必须学会讲中国故事,学会让别人听懂你的语言。要将其作为自己的一个海外学院看待,派出得力人员投身这项工作。中国闭关自守400年,改革开放不到40年,我们还没有掌握与各国进行文化对话交流的本领,我们必须刻苦用功,迎头赶上。(完)(原标题:国家汉办主任许琳:孔子学院没有政治企图)编辑:

中新网8月4日电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统计司司长李万春今日透露,安监总局已经查清陕西咸阳“5·15”道路交通事故和河南“5·25”养老院老年公寓火灾这两起特别重大事故的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  5月15日,一辆载有46人的大客车在陕西省咸阳市淳化县境内发生坠崖事故,事故造成35人死亡、11人受伤。5月25日19时33分,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康乐园老年公寓发生火灾,造成38人死亡、6人受伤。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今日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上半年安全生产形势,部署下半年重点工作。  李万春表示,陕西咸阳“5·15”道路交通事故和河南“5·25”养老院老年公寓火灾这两起特别重大事故,目前两起事故已经全部结束,事故调查报告已经形成,已经查清楚了事故的直接原因和间接原因,就是管理方面的原因,也提出了处理意见。  当前,国家安全监管总局正在按照程序上报国务院,等国务院批准后,会在第一时间公布。(原标题:安监总局: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时间:2016-05-07 15: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