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朴槿惠出席9·3阅兵所戴墨镜不到1000人民币

  •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韩媒称,韩国总统朴槿惠于9月3日出席中国抗战胜利阅兵式时佩戴的墨镜,据悉为大邱的眼镜框和墨镜制造厂商——“视线”的产品。  据韩国《朝鲜日报》网站9月7日报道,“视线(SEESUN)”6日透露:“朴总统佩戴的墨镜型号是SUR-1002”,“是去年在世界三大设计大赛——德国红点设计大奖去年的获奖产品。”售价为17.8万韩元(约合943元人民币)。公司方面介绍称,该产品使用新材质塑料,具有重量轻、即便弯曲也不会折断的特点。  报道称,“视线”1986年从“新星商社”开始从事进出口业务,1991年成立了“新星光学”后,开始进军镜框制造业。

晨报特派首席记者 贺莉丹 北京报道  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你在电视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  国防大学绿树成荫,环境清幽。军事专家、海军少将张召忠在他的居所等待《新闻晨报》记者来访时,恰好站在阳台上抚弄他的爱犬贝贝。  这位身形高大的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员对其仪表向来重视。2015年9月10日,他穿了一件藏蓝色的POLO衫,显得磊落,得体。他的发型也跟电视荧屏中人们看到的那样,用发胶打理清爽,隆起的高度精确,标准。  从1992年起,张召忠就作为嘉宾参与中央电视台《军事天地》栏目制作,至今他已有23年电视评论员的经验。作为知名军事理论家与军事评论家,63岁的他在今年7月退休前,有过诸多任职,他不仅曾任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也是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与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  而他的特点在于个性鲜明,一直敢于发声,对国际上的一些军事热点,既不乏精准的预测,也不时会有引发争议巨浪的观点抛出,诸如“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等等。  在喧嚣的网络世界中,因为张召忠有独具一格、颇有争议的观点与预测,网友们调侃地称呼他为“局座”(战略忽悠局局长),他知道这个称呼,也认为这是来自网友的一种善意的幽默。  而近期,一段他做客《锵锵三人行》花絮的视频在网络世界中疯传,视频中,他打开粉饼盒,异常娴熟地朝脸上扑粉。网友们甚至注意到了他用的粉饼品牌是阿玛尼,不少网友表示看了以后表示对他“黑转粉”。  在3个半小时的专访时间内,对于这些争议与关注,张召忠显得极为淡定,并不回避。他不掩饰自己在生活中的诸多细节,多次提及自己是坐地铁上下班,作为共和国的一名海军少将,退休前工资是每月1.6万元,退休后的工资还没拿到,但不会超过这个数。  现在的他无比忙碌。他继续做客中央电视台的《海峡两岸》、《防务新观察》与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3档电视节目,最近他也新开了一档军事类的网络广播节目。  他的百度贴吧大约有2万粉丝,不少粉丝在他退休之际高呼要“为局座盖楼”,而他对此全然不知,当晨报记者把这些情形跟他描述时,他从沙发上坐直身子,身体前倾,笑容满溢,迅速反问道,“贴吧是什么?‘盖楼’是什么意思?”   “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  “上新节目我非常慎重,偏娱乐的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  新闻晨报:你现在做节目的情况,跟退休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张召忠:还是有一些变化。有一些长期性的节目,像《防务新观察》是十年前我参与创建的,不能因为退休,我就不干了,我跟《海峡两岸》合作15年了,还有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三个节目还是继续合作下去。其他地方台的合作都比较短暂。现在新上的节目我都非常慎重,有一类是偏娱乐的节目,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还有就是大量的新闻评论节目,牵涉到很多政策性的东西,我退休了,再评论这个,感觉不合适了。  现在我选择做网络广播节目,将来我还可能选择网络、新媒体做一些事。我在思考怎么迎合这些青少年,我感觉最重要的还是要对青少年进行国防教育。  新闻晨报:从出身微寒到成为知名电视军事评论员、海军少将,你的经历辗转,现在回头看,在人生的几个重要转折点上,你是主动选择的还是被动选择的?  张召忠:我有时也会回过头来想,我哪些转折点是最重要的?但其实开始你哪知道会有转折?人走到十字路口时,并不知道要上哪去。  我的第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在18岁时,在当兵还是留在农村之间,我选择了当兵。那时离开农村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兵。18年间我受了大量的苦,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没穿过一件买的衣服,没上过一次餐馆吃饭,就很土嘛!  到了导弹部队以后,是我第二个转折,22岁,在我当了四年兵以后,被部队推荐到北京大学学阿拉伯语。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里选我上大学?一是当兵前我在盐山县城读了两年的工农兵大学,相当于现在的中专,学机械电子,当时让我去导弹部队的教导队学习,教员一讲,我都知道,占了很大的便宜;我在部队也刻意磨练自己, 新兵连、炊事班都各呆了三个月,养猪也养了三个月;第三,当时我喜欢写些文章,到连队搞个黑板报,自己画画,小秀才那种。因为我有这个素质,就被选上了, 我也没有去争取什么东西。  学阿拉伯语是分配给我的东西,我不喜欢。我是1974年到1978年在北大学习,那是文革后期,学习氛围不是很浓,我自学了第二外语英语,什么东西都是铺垫的。我有时也会去隔壁的中文系听课,那时北大很多大师都在,季羡林先生就是我们系的,我开会时老挨着他;我很喜欢去听一些讲座,我喜欢地理,也请地理系的教授来讲课。  上完北大,我就等于是国家干部,不能复员回农村了,这也等于解决了我一个后顾之 忧。毕业后我回到部队,部队把我派到伊拉克当翻译,这对我来讲没什么太大价值。有个问题就刺激了我做第三次转型,就是我在1979年到伊拉克的当晚,萨达 姆上台,我就知道这是个新总统,我呆了一年多,到了1980年,两伊战争打起来了,我身边很多人都去当兵了,我原来就知道导弹,对装甲车、飞机、大炮都不知道,别人都知道我是军人,而我又不懂这个东西,我感觉很丢人,这是个很大的刺激。回国后我就说,作为一个军人,原来我还是学科学技术的,但在战场上我不懂武器装备,这不丢人现眼吗?翻译工作是传声筒,不适合我,既然科学技术是来源于英文,我何必要学阿拉伯语?  呆了两年,从伊拉克回来以后,我又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那时懂阿拉伯语的人少,我是去赚钱,还是踏踏实实搞科研?我觉得还是要搞科研。回国后,我很穷,但我把原来买的很多阿拉伯语字典全扔了,彻底跟它决裂,下决心学英语、日语。这是我主动做出的选择。   开始搞科研时条件非常艰苦,好几年是在地震棚里过的。我在伊拉克时不知怎么就患上了肺结核病,回国后才知道得了,就在办公室一天到晚熬中药喝,坚持把英语 和日语学完了。我们当时订阅了很多外文资料,那时能看到外文资料是很难的,整个80年代到1990年,快十年,我基本上就进入武器装备这个新领域。  新闻晨报:后来为什么央视会去找你做电视节目?  张召忠:一直到1992年,我才出现第四个转机,当时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做《军事天地》栏目,《三十六计古今谈》节目找到我,就是因为过去十多年我学了英语、日语,在《兵器知识》、《舰船知识》等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也翻译了军事小说《追踪红十月号潜艇》,三十而立,我已经在这个行业里小有名气。那时我知道金钱对我很有用,我那时候缺钱,家里非常困难,但我还是考虑事业是第一位的,所以这时我又感觉我转对了。  你看到的是我1992年上电视了,但前面十多年,没人知道我的辛酸。我的晋升非常慢,因为我一直在打基础,我是42岁才升副团,那时一家老小还挤在15平方米的一个小房子里。人就是不要刻意去策划、设计自己,那样就会很麻烦。我这辈子还是遵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我这一生就是爬山,一个个小山包爬过去,回头看自己有进步了,我没有什么 远大的目标说一定要爬到珠穆朗玛峰,我都是特别关注我脚下的路,一步步非常扎实。这非常重要。  第五个转折是,1998年,我到了国防大学,视野开阔了,能提升到战略层次思考问题,给予了我很多机会,我也当领导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以后我感觉就没有转折了。人生最飘忽不定的是青年时代,过了四十岁以后,就相对稳定下来。    “年轻人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不得气死?”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向自己的错误学习。”  新闻晨报:现在有些网友称呼你为“局座”,你知道吗?会生气吗?  张召忠:我有时会在微博潜水看看他们又说我什么了,但我不反驳,不解释。有些是误会,有些是幽默,你要想跟年轻人交朋友,必须要听懂他们的语言,不能有代沟。骂我,我也感觉挺好,他用他那么宝贵的时间写那么多文字来骂我,不是很好吗?证明他很重视我啊。  我这人喜欢幽默,我感觉幽默是最高境界,要知道什么叫开玩笑。我1992年做电视节目,编导一般是50后,现在周围编导都是80后、90后,我知道这些年轻 人的想法,他们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你一天到晚不得气死?我这辈子跟年轻人打交道心态都特别好,我从来不生气。正好相反,我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 向自己的错误学习,人要有纠错功能,这点非常重要。  新闻晨报:那你觉得你犯过错误吗?  张召忠:我这人大错误没犯过,小错误还是犯过,犯错误是人的本能。我的节目推到市场上,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这很正常。你不要去较真,不要总认为自己对、自己说的话很重要。你有那么重要吗? 人有时是自己装腔作势,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把这些都扔下,我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后退一步,晴空万里。  新闻晨报:你做过那么多期电视节目,你感觉到有遗憾的地方吗?  张 召忠: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做的节目是十全十美的,每一个都是后悔,没办法。遗憾是进步的开始。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现在你在电视 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大家看到的,都是你光鲜的、露脸的一面,看不到的是,可能你一句话说错了,就会对 你有很大影响,这都是非常麻烦的。    “我向来以为,注重个人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  “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新闻晨报:最近那段很火的视频中拍到你扑粉饼的手法娴熟,据说你5分钟就能给自己化完妆。  张召忠:那天我是早上9点钟我从家里化好妆去坐地铁,那么热的天,我走到地铁站,一身臭汗,然后我坐地铁到央视录节目,录完后又从央视跑到凤凰台再录节目,妆基本都没了。  他们录我那会,我不知道他们在录像,梁文道他们一帮人在跟我聊天,穿短裤的小男孩就是化妆师,我就说,我补补妆呗!因为马上要录节目了,补妆不是为了更好 看,而是为了播出的时候不反光,反光的话,脸上都冒金星,影响效果。所有的人上电视必须要化妆,这不是为了更好看,而是防止反光。  我这个人一辈子有两个理念非常重要:一是,要注意个人仪表,我向来以为,注意个人的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比方说,你今天来采访,我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穿着短 裤、背心,你感觉合适吗?我原来在农村上小学时那么穷,那时都穿不了几件好衣裳,但每天出门时一定要把衣扣系好,到了部队以后,部队就整天训练你的仪容、仪表。  我这一辈子都注意自己的仪表,我是表示对别人的尊重,你永远不会看到我邋里邋遢的形象。  还有一个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 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比方说,我不是退休以后才坐地铁的,退休之前好几年我就开始坐地铁了,我开了十多年的车了,不是说我没有车才去 坐地铁,我有专车,给配车的,我就想,自己的事尽量不要麻烦别人。我今年63岁了,为什么坐地铁?有时地铁上可以打个盹儿,开车有时很麻烦,我出了好几次危险。我出去做任何节目,上午9点出去、下午5点回来,我中午都不能吃饭的,因为不敢吃饭,吃了饭我就困,有一次开车就撞马路牙子上,把一个轮胎给撞扁了,很危险,毕竟岁数大了。  一开始人家给我化妆,我发现化妆师很需要时间。我去做另一个节目,另一个化妆师给我化得浓一点,大家说,怎么张老师长得不一样了?到现在,我简单搞一搞,也不反光,这样大家看到了,都是一个真实的张老师,长得都一样,证明我化得不是太复杂。  我用的这种化妆品的品牌,有两个阶段:一开始我不知道用什么;到第二阶段,做电视节目都有化妆师,我就说,你们用什么,我就用什么,肯定是好的,所以我用的基本上都是他们挑选的品牌,都是我自己买的,视频里那个粉饼就是我在机场买的。  新闻晨报:现在做电视节目,你的造型都是自己完成的?  张召忠:对,包括一些西服、领带、口袋巾的搭配,全都是我自己弄。慢慢我感觉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化妆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很复杂,我摸索了好多年才把化妆摸索成功,到现在所有的化妆师都说我很厉害!  包括搭配,我原来其实也很土,就是什么领带配什么衬衣、口袋巾,西服应该选什么颜色的,做什么节目选什么搭配。比方说,天津港刚出事,我去做节目,我应该戴个黑的领带,穿件黑色或白色的衬衣,不能太鲜艳,它还牵涉到这样很重大背景的问题,需要很多年的磨合。  其实我化妆的时间非常短,很简单!我选衣服也很快,我的衣服你一会儿可以看看,衬衣、西服都挂在外头,我自己一抓,就配好了。核心理念特别重要,就是自己的 事儿自己办,只要自己能办到的事情就不求人。我的这个头型,打理起来一分钟都不到。我这个头必须要用发胶,我头发特别粗,比较茂密,理发师就讲,不打发胶 会治不住它。给我理发的理发师,给我理了二十多年的发了,原来理发5元,现在也就10元。    “预测十个事,能有一个事说准了,就很厉害了。”  “你要有你的个性、不同点,才能确定你的存在价值。”  新闻晨报:有人把你比作军事界的贝利,说你的不少预测其实跟结果是反的,你对这些争议怎么看?  张召忠:我感觉说这个没什么意思。预测这个事,谁能预测得准呢?  新闻晨报:我看了你的很多节目,感觉你有两个特点:一是对武器装备的名称、型号之类的,你说得一清二楚;另一个是,相对于只分析局势而不给结论的专家,你是很喜欢做预测的,虽然有些预测的结果并不是很准。你觉得呢?  张召忠:你今天到这里来采访我,我昨天特地看了下天气预报,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雨。结果今天早上我起床一看,就开始下雨降温,这是天气预报没有预报过的。  如 果说预测不准,我就不预测,那要天气预报干嘛呢?!所以说预测是一些部门的职责,你回去看我的书,比如说《网络战争》是我2000年写的,现在满世界的人 都在讲网络战争,但15年前我就写了。作为专家、学者,你自己不要管别人怎么说,你一定要走在时代前头,就你所研究的领域去对十年、二十年后的世界去分 析、预测,而且这个预测要大胆预测,错就错、对就对,必须要坚持下去!而不能说,我有个预测,别人一说,我就赶紧改。不要改,这就是专家的一种性格。如果 说我不预测,上面说什么、领导说什么,你就说什么,那你就废了,要你干啥?国家给你开工资,养你这些专家干什么?随风倒啊,养这样的专家有什么用?!  我的书全都是预测的书,我原来是中国军事未来研究会的理事,我一辈子都在做对未来的研究、预测的事,只不过好多我没法讲,但我的书大部分都是预测性的,这非常重要。你预测十个事,能有一个事说准了,就很厉害了。现在这么多经济学家,谁预测到股市会这样呢?  新闻晨报:如果你对结果预测没那么肯定,那你分析的成功率不是显得高一点么?  张召忠:这还是取决于一个人的性格。你问我任何事,我都说无可奉告,我都把报纸上的话背下来给你说一遍,你感觉有意思吗?专家存在的作用在于他能说出自己的 观点,在于当别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向何处去时,作为专家,他告诉你:往前走,往右拐,再往前就到了。你可能走错了,回头再骂他,但他毕竟给你指定了 一个方向,跟那些当你走到十字路口不知往何处去时,他却说他也不知道的人相比,要强吧!  新闻晨报:就是说即使你的预测最终被证伪也没关系,你必须得给出在那种情况下你的判断?  张召忠:现在网络尤其像微博就那么点字,大家关注的都是预测的结果。其实我提醒大家,对任何的预测要注意它推导的过程。没有绝对的东西,要允许各种结论的存 在,我们在说这种结论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时候,要注意得出这个结论推导的过程。一个社会要允许有这种不同,如果这样的不同多,它的创新能力就越强。  新闻晨报:所以你愿意做那个提出不同声音的人?  张召忠:你要有你的个性、不同点,这样才能确定你的存在价值。如果都是大路货,如果电视节目里我说的话都能在网上查到,那还有什么意思啊!现在为什么我做的 电视节目少?就是我要确保我在节目中说的这个东西是独家的,我在别处没说过,这样它的收视率才能有所保证,不能说我就一个事到处做电视节目,那有什么意 思!  新闻晨报:你说的“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这些流传甚广,很多网友表示不相信,你觉得这会对你个人的公信力产生伤害吗?  张召忠:我没感觉有伤害啊!这两件事,我在节目中都做过解释了。从科学角度来讲,我说的是100%正确的,但到了观众那反而说成是错误的了,这一定是中间传 递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好比我说这个东西是方的,但在传递过程中变成圆的了。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科技素质太差,这是不可容忍的,全民的科技素质一定要 进行提升,全民必须要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科学普及运动。这点特麻烦,我们这么多平台,有多少节目是在宣传科学?   “人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就什么都好办了。”  “我一辈子心思就放在一个事上面,就是做学问。”  新闻晨报:做了23年的军事评论类电视节目,你有一些你欣赏或崇拜的人吗?  张 召忠:在荆棘丛生、崎岖的地方,我要开拓一条路出来,我一辈子都在干这个事,我怎么会崇拜谁啊?没有人啊。专家的作用在于,你自己要去开拓一条路,后来人 跟着你这条路往前走,你可能为开拓这条路付出很多,没有人会去管你那些痛苦,你是应该的。专家特别难,收入很低,人家也不太尊重你,你也没什么权力,而且 你需要付出毕生精力,一辈子就这一个事业,对钱、官,对所有的利益、诱惑,你都要没什么感觉,才能专注于一个事业并成功。在现在这种社会,你想踏踏实实做 学问,真的很难。做学问是自己的事。中国什么时候到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候,这就非常好了。  新闻晨报:像《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这类的娱乐节目,你看吗?  张召忠:我完全不看娱乐节目。主要是我也没时间,我每天事特多,我需要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我这行跟娱乐也隔得比较远,他们对我也是个刺激,比如一些翻拍的电影、电视剧,我感觉很八卦,有些涉及军事的节目就更胡编乱造了,我感觉没法看,所以我就刻意排斥这些东西。  新闻晨报:你平时的生活安排是怎样的?  张召忠:我一般从来不参加应酬,我这个习惯是一直坚持下来的。吃一次饭、喝一次酒,我一晚上就干不了事情了,我就靠晚上干事情。我平常的生活非常简朴,在家 里随便吃点,出行也尽量简单,我如果去坐高铁,就背个双肩包,戴个帽子、墨镜坐地铁去高铁站了,接我的人找不着我,一看,跟个小伙子似的,背个双肩包。我 出去,他们做了好多接待的方案,最后发现,方案白做了,我完全不需要。我感觉,人和人之间,不要搞那些东西。  昨天我坐地铁,来回一路都是站着,锻炼锻炼,挺好。我一直都是这样,我感觉,人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就什么都好办了。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就不好了,就是把心思要用在正地方,我的心思 就是做学问。我坐地铁,大部分时候都会被人认出来,认出来以后,他老跟你聊,跟大家一块儿,挺好,这样的话,干什么事就都接地气,关键是心态好,否则就会 感觉有失落感。退休啊、干啥啊,我从来没有失落感,因为我一直都这样,我这人的心思就是一心不二用,我一辈子心思就放在一个事上面,就是做学问,跟这个无 关的我也不想。  新闻晨报:你不介意谈论在生活中很多跟普通人相似的细节,是因为你不愿意包装自己?  张召忠:对。我不愿意包装自己,也不愿意被包装。把自己包装得特别完美、没有错误,没意思。包装那个干什么?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搞那些东西。这不是很正常吗?任何一个事,有好有坏,有褒有贬,这才正常。如果都说你好,或者都说你坏,那一定都是有问题的。  凡是有成就的人,他一定有自己坚定的信念,一步步往前走。如果你整天想着,我可别说错话,那就是整天念稿子呗!不要去想那么多,想那么多一定会不好,你就做 自己的事。我就是这样,所有的成功人士也都是这样。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去重视你,有些人甚至还骂你,但当你成功了,大家才恍然大悟,都是这样。

特约记者 张梦洁 北京报道  一纸北京户口,令北京一所985高校研究生的李薇(化名)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  “原本也没想过说北京户口有多么重要,但前年来北京实习时,周围同学一问首先就是‘单位能不能给北京户口’,这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就业方向。”一心只想在北京工作的她,进而选择考研再搏一次,“毕业后单位好不好是其次,能解决户口最重要”。  而李薇所向往的“进京指标”正在逐年压缩。  “进京人才指标,总趋势是缩减。常规引进的数量要逐年压缩。通过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村官等专项计划引进到北京的人才也会逐年减少。”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张祖德在9月1日的“做好新常态下首都就业工作”访谈上表示。  张祖德同时表示,人才引进和人口疏解并不矛盾,遇有特殊人才需求,可启动专项引进计划。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程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表示,北京要调控人口,“最终不是靠北京,而是需要北京以外的地区经济、就业机 会等资源均衡发展。光靠北京通过行政手段挤压,估计很难起到效果,因为人口自然有涌向资源更丰富地方去的冲动。”    2015年,北京地区应届毕业生总数为23.3万,较上年增长3000左右,其中研究生8.1万,较去年增加2000。但在这23.3万毕业生中,北京生源约1万人。  而根据此前张祖德表示,今年大学毕业生、非北京毕业生留京压缩在一万人以下了,除了专项以外,常规引进,今年初步打算控制在九千人以内。  在改革开放后,随着北京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户籍制度的放宽,北京城市历次规划确定的1000万、1250万、1800万等人口红线屡屡被突破。  “北京实际人口增长超过预期目标,主要还是规划低估了社会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的速度,因为人口毕竟是自由流动的,尤其是北京拥有强烈的就业机会吸引力。”在程 杰看来,之所以从大学生入手调控人口,“因为压缩户籍人口是可以直接起到作用的,也是现有可调控的手段,而不像非户籍流动人口那样很难操作。”  进京指标的压缩,释放出北京户口获取渠道收紧的信号。除大学生留京数量的减少以外,通过其他途径获取北京户口的几率也相应在减少。  根据往年的数字,通过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村官招录、科研助理等渠道进京的人才总量不大,在2000人左右,占所有引进人才的10%左右。张祖德表示,“明年这个数字将会更少。”  但在人口疏解的同时,北京产业的调整也需要优质的人力资源供给。张祖德表示,优质人才是一个动态发展的概念,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点菜权”在用人单位。“比 如说去年前年IT人才紧俏,现在产业调整了可能就不急需了。目前我们正在加强社区卫生和基础教育工作,全科医生、基础教育的教师就更多需要了。”  “北京控制人口,但不限制人才。对于高端优质人才,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张祖德说。   除了通过常规引进数量控制户籍人口的增长以外,针对非户籍人口的调控也是北京这座特大城市所要面临的问题。北京近年来常住人口的快速增长,主要是外来人口的增长。  针对此,张祖德表示,由于北京市调整城市功能、产业结构定位以及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等战略的实施,北京市将严格控制人口总量,除了常规引进人才进京的数量将逐年减少。同时,也将实施“以业控人”。  实际上,在2011年,包括今年年初、以及7月北京审议通过《中共北京市委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时,都多次重申要通过 “以业控人”、“以房管人”等手段。  “就业机会是市场导向的,并不是行政命令所能控制的”,在程杰看来,这种行政化人口调控思路,“实际效果还待观察,从以往来看,用住房、就业的手段效果都很有限”。  “疏解人口不能单从数量上来看,不能只做减法。对于优质人力资源可以做加法,控制人口但不限制人才引进。”张祖德表示,对于一个特定时期,本市可能重点发展某一行业,而相关人才又特别紧缺时,“完全可以启动专项人才引进,并不会受常规引进的限制”。  根据《意见》要求,2020年人口要控制在2300万以内,中心城区力争疏解15%人口。这意味着,在未来五年,北京市每年将只能增加30万人口,中心城六区要削减190万人口。  根据北京市政府测算,到2020年2300万的人口红线,实际是按照水资源承载能力算出来的。  “现在北京人口承载极限到底有多大,还有待商榷,这是一个动态趋势。和北京一样的特大城市东京人口就比北京多,所以这关键要看资源环境的合理利用程度。”程杰说。  而随着北京疏解企业的增加,北京的就业形势也将出现变化。“近五六年来全市失业率一直控制在2%以下,今年实际在1.46%。”张祖德介绍,“明年后年,随着疏解企业数量的增加,这个数肯定是要上升的,估计今后会突破2%,但我们一定会控制在3%以内。

法晚即时快讯 (稿件统筹 朱顺忠 记者 朱天龙) 日前,无锡商人董圣鲜将其在家中供拜无锡市纪委书记照片并诉说自己所受屈辱的视频发布至多家视频网站后,引发大量转载和数万的点击量。对此,当地纪检部门表示,已经对其所述情况在进行了调查处理,并给出了处理结果。  今年6月上旬开始,连续30天以来,董圣鲜每周都通过多家视频网站上传自己或家人在家中拍摄的视频,引发越来越多的网络跟帖和数万的点击。7月底的一段视频中,法晚记者看到,董圣鲜双手合十,向面前的无锡市纪委书记照片不断描述着自己多年来的“悲惨遭遇”,而纪委书记照片的两侧,则摆放着大量举报信件、媒体报道材料等等。  今天上午,董圣鲜告诉法晚记者称,2009年3月他准备在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玉祁镇两地再开办两家大型超市。但在经营过程中与合伙人发生纠纷,“超市被强行霸占”。对于自己的遭遇,董圣鲜称,尽管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是都没有得到满意的处理结果。 “现在国家反腐的大形势下,我认为纪委是很多问题顺利解决的突破口。所以我从内心深处觉得供拜纪委书记,他能感觉到,出于敬畏和渴望的心里,我才把纪委书记的照片放到自家案台上恭拜,期望他能感觉到我的这一份求助,显显灵……”董圣鲜今天上午抽泣着告诉法晚记者。  对此,记者日前联系到无锡市惠山区公安局纪检组,相关负责人高书记表示,在接到董圣鲜反映的问题后,包括公安、纪检等多个部门在内,随即进行了调查了解,并且给出了明确的处理结果。如果他本人还有其他诉求,可以通过正当渠道继续求助相关部门。

据新华社电 “海上联合-2015(Ⅱ)”中俄海上联合军演25日上演最为精彩一幕,两军联合立体登陆实兵演习在俄军著名靶场克列尔卡角成功举行。  演习按照空中火力支援、陆战队空降、两栖装甲泛水抢滩、登陆舰抵滩、陆上纵深突击等5个步骤依次展开。  当地时间9时50分许,中俄两军登陆舰艇编队按照预定计划向演习地域开进。  海平线上,担负火力支援的军舰炮火怒放,陆上“敌”火力点被立即覆盖。数十公里外,3艘中俄舰艇担负外围警戒任务,联合防空和反潜演练同时进行。数百公里外,2架歼10歼击机、2架歼轰7攻击机从中国境内军用机场起飞,到达日本海上空,与俄军的4架苏25一起实施空中火力支援。联演联合指挥部副指挥员钟新章介绍,歼10负责夺取制空权,歼轰7负责对登陆点实施远程精确打击、拔除“敌”火力点。  12时20分许,俄军3架安26运输机和中国海军3架直8J直升机突然飞抵登陆场上空。80名俄突击队员在北侧空中绽放出伞花朵朵,24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在东南方向滑降。  两军空降兵力控制登陆地域为后续部队登陆扫清障碍后,中方登陆舰长白山舰、云雾山舰,俄方登陆舰佩列斯韦特号从东南和正东两方向形成夹击之势。  宽广的海面上,远远看到长白山舰“吐”出一个个小“黑点”,14辆两栖装甲装备载着约150名陆战队员,泛水编波向波德科瓦湾越驶越近;与此同时,在另一侧的巴克兰湾,俄军10辆两栖装备也犁浪而来。  转眼之间,双方的第一批次装甲装备几乎同时抢滩上岸。  第一批次装甲装备泛海上岸后,云雾山舰紧随其后,一边敞开硕大的舱门,一边直冲滩头。刚一抵滩,载有陆战队员的6辆装甲装备鱼贯冲出,迅速冲上山坡。  “这是我们首次将装甲装备投送到境外演习区域,对武器适应当地气象、地理条件是一次充分检验。这次的立体登陆从某种意义上是干式登陆,也就是陆战队员由人员涉水改为跨越登陆,不沾水就可抵滩攻击,这与实战很契合。”联演中方总导演助理、海军作战部副部长梁阳在演习现场介绍。  消除据点、建立控制点、开设岸上登陆指挥所、装甲装备向纵深突击……约一个半小时后,各项登陆任务顺利完成,演习圆满成功。编辑:

朴槿惠出席9·3阅兵所戴墨镜不到1000人民币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韩媒称,韩国总统朴槿惠于9月3日出席中国抗战胜利阅兵式时佩戴的墨镜,据悉为大邱的眼镜框和墨镜制造厂商——“视线”的产品。  据韩国《朝鲜日报》网站9月7日报道,“视线(SEESUN)”6日透露:“朴总统佩戴的墨镜型号是SUR-1002”,“是去年在世界三大设计大赛——德国红点设计大奖去年的获奖产品。”售价为17.8万韩元(约合943元人民币)。公司方面介绍称,该产品使用新材质塑料,具有重量轻、即便弯曲也不会折断的特点。  报道称,“视线”1986年从“新星商社”开始从事进出口业务,1991年成立了“新星光学”后,开始进军镜框制造业。

晨报特派首席记者 贺莉丹 北京报道  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你在电视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  国防大学绿树成荫,环境清幽。军事专家、海军少将张召忠在他的居所等待《新闻晨报》记者来访时,恰好站在阳台上抚弄他的爱犬贝贝。  这位身形高大的中国首席军事评论员对其仪表向来重视。2015年9月10日,他穿了一件藏蓝色的POLO衫,显得磊落,得体。他的发型也跟电视荧屏中人们看到的那样,用发胶打理清爽,隆起的高度精确,标准。  从1992年起,张召忠就作为嘉宾参与中央电视台《军事天地》栏目制作,至今他已有23年电视评论员的经验。作为知名军事理论家与军事评论家,63岁的他在今年7月退休前,有过诸多任职,他不仅曾任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副主任,也是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与军事装备学学科带头人。  而他的特点在于个性鲜明,一直敢于发声,对国际上的一些军事热点,既不乏精准的预测,也不时会有引发争议巨浪的观点抛出,诸如“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等等。  在喧嚣的网络世界中,因为张召忠有独具一格、颇有争议的观点与预测,网友们调侃地称呼他为“局座”(战略忽悠局局长),他知道这个称呼,也认为这是来自网友的一种善意的幽默。  而近期,一段他做客《锵锵三人行》花絮的视频在网络世界中疯传,视频中,他打开粉饼盒,异常娴熟地朝脸上扑粉。网友们甚至注意到了他用的粉饼品牌是阿玛尼,不少网友表示看了以后表示对他“黑转粉”。  在3个半小时的专访时间内,对于这些争议与关注,张召忠显得极为淡定,并不回避。他不掩饰自己在生活中的诸多细节,多次提及自己是坐地铁上下班,作为共和国的一名海军少将,退休前工资是每月1.6万元,退休后的工资还没拿到,但不会超过这个数。  现在的他无比忙碌。他继续做客中央电视台的《海峡两岸》、《防务新观察》与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3档电视节目,最近他也新开了一档军事类的网络广播节目。  他的百度贴吧大约有2万粉丝,不少粉丝在他退休之际高呼要“为局座盖楼”,而他对此全然不知,当晨报记者把这些情形跟他描述时,他从沙发上坐直身子,身体前倾,笑容满溢,迅速反问道,“贴吧是什么?‘盖楼’是什么意思?”   “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  “上新节目我非常慎重,偏娱乐的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  新闻晨报:你现在做节目的情况,跟退休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张召忠:还是有一些变化。有一些长期性的节目,像《防务新观察》是十年前我参与创建的,不能因为退休,我就不干了,我跟《海峡两岸》合作15年了,还有北京电视台的《军情解码》,这三个节目还是继续合作下去。其他地方台的合作都比较短暂。现在新上的节目我都非常慎重,有一类是偏娱乐的节目,不太适合我,我不是搞娱乐的;还有就是大量的新闻评论节目,牵涉到很多政策性的东西,我退休了,再评论这个,感觉不合适了。  现在我选择做网络广播节目,将来我还可能选择网络、新媒体做一些事。我在思考怎么迎合这些青少年,我感觉最重要的还是要对青少年进行国防教育。  新闻晨报:从出身微寒到成为知名电视军事评论员、海军少将,你的经历辗转,现在回头看,在人生的几个重要转折点上,你是主动选择的还是被动选择的?  张召忠:我有时也会回过头来想,我哪些转折点是最重要的?但其实开始你哪知道会有转折?人走到十字路口时,并不知道要上哪去。  我的第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在18岁时,在当兵还是留在农村之间,我选择了当兵。那时离开农村的唯一出路就是当兵。18年间我受了大量的苦,18岁之前,我没见过、也没吃过苹果,没穿过一件买的衣服,没上过一次餐馆吃饭,就很土嘛!  到了导弹部队以后,是我第二个转折,22岁,在我当了四年兵以后,被部队推荐到北京大学学阿拉伯语。为什么在这么多人里选我上大学?一是当兵前我在盐山县城读了两年的工农兵大学,相当于现在的中专,学机械电子,当时让我去导弹部队的教导队学习,教员一讲,我都知道,占了很大的便宜;我在部队也刻意磨练自己, 新兵连、炊事班都各呆了三个月,养猪也养了三个月;第三,当时我喜欢写些文章,到连队搞个黑板报,自己画画,小秀才那种。因为我有这个素质,就被选上了, 我也没有去争取什么东西。  学阿拉伯语是分配给我的东西,我不喜欢。我是1974年到1978年在北大学习,那是文革后期,学习氛围不是很浓,我自学了第二外语英语,什么东西都是铺垫的。我有时也会去隔壁的中文系听课,那时北大很多大师都在,季羡林先生就是我们系的,我开会时老挨着他;我很喜欢去听一些讲座,我喜欢地理,也请地理系的教授来讲课。  上完北大,我就等于是国家干部,不能复员回农村了,这也等于解决了我一个后顾之 忧。毕业后我回到部队,部队把我派到伊拉克当翻译,这对我来讲没什么太大价值。有个问题就刺激了我做第三次转型,就是我在1979年到伊拉克的当晚,萨达 姆上台,我就知道这是个新总统,我呆了一年多,到了1980年,两伊战争打起来了,我身边很多人都去当兵了,我原来就知道导弹,对装甲车、飞机、大炮都不知道,别人都知道我是军人,而我又不懂这个东西,我感觉很丢人,这是个很大的刺激。回国后我就说,作为一个军人,原来我还是学科学技术的,但在战场上我不懂武器装备,这不丢人现眼吗?翻译工作是传声筒,不适合我,既然科学技术是来源于英文,我何必要学阿拉伯语?  呆了两年,从伊拉克回来以后,我又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那时懂阿拉伯语的人少,我是去赚钱,还是踏踏实实搞科研?我觉得还是要搞科研。回国后,我很穷,但我把原来买的很多阿拉伯语字典全扔了,彻底跟它决裂,下决心学英语、日语。这是我主动做出的选择。   开始搞科研时条件非常艰苦,好几年是在地震棚里过的。我在伊拉克时不知怎么就患上了肺结核病,回国后才知道得了,就在办公室一天到晚熬中药喝,坚持把英语 和日语学完了。我们当时订阅了很多外文资料,那时能看到外文资料是很难的,整个80年代到1990年,快十年,我基本上就进入武器装备这个新领域。  新闻晨报:后来为什么央视会去找你做电视节目?  张召忠:一直到1992年,我才出现第四个转机,当时中央电视台第一频道做《军事天地》栏目,《三十六计古今谈》节目找到我,就是因为过去十多年我学了英语、日语,在《兵器知识》、《舰船知识》等杂志上发表了很多文章,也翻译了军事小说《追踪红十月号潜艇》,三十而立,我已经在这个行业里小有名气。那时我知道金钱对我很有用,我那时候缺钱,家里非常困难,但我还是考虑事业是第一位的,所以这时我又感觉我转对了。  你看到的是我1992年上电视了,但前面十多年,没人知道我的辛酸。我的晋升非常慢,因为我一直在打基础,我是42岁才升副团,那时一家老小还挤在15平方米的一个小房子里。人就是不要刻意去策划、设计自己,那样就会很麻烦。我这辈子还是遵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我这一生就是爬山,一个个小山包爬过去,回头看自己有进步了,我没有什么 远大的目标说一定要爬到珠穆朗玛峰,我都是特别关注我脚下的路,一步步非常扎实。这非常重要。  第五个转折是,1998年,我到了国防大学,视野开阔了,能提升到战略层次思考问题,给予了我很多机会,我也当领导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以后我感觉就没有转折了。人生最飘忽不定的是青年时代,过了四十岁以后,就相对稳定下来。    “年轻人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不得气死?”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向自己的错误学习。”  新闻晨报:现在有些网友称呼你为“局座”,你知道吗?会生气吗?  张召忠:我有时会在微博潜水看看他们又说我什么了,但我不反驳,不解释。有些是误会,有些是幽默,你要想跟年轻人交朋友,必须要听懂他们的语言,不能有代沟。骂我,我也感觉挺好,他用他那么宝贵的时间写那么多文字来骂我,不是很好吗?证明他很重视我啊。  我这人喜欢幽默,我感觉幽默是最高境界,要知道什么叫开玩笑。我1992年做电视节目,编导一般是50后,现在周围编导都是80后、90后,我知道这些年轻 人的想法,他们跟你开个玩笑,你都当真,那你一天到晚不得气死?我这辈子跟年轻人打交道心态都特别好,我从来不生气。正好相反,我一辈子最大的诀窍,就是 向自己的错误学习,人要有纠错功能,这点非常重要。  新闻晨报:那你觉得你犯过错误吗?  张召忠:我这人大错误没犯过,小错误还是犯过,犯错误是人的本能。我的节目推到市场上,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这很正常。你不要去较真,不要总认为自己对、自己说的话很重要。你有那么重要吗? 人有时是自己装腔作势,自己把自己太当回事了。把这些都扔下,我就是一个普通老头,后退一步,晴空万里。  新闻晨报:你做过那么多期电视节目,你感觉到有遗憾的地方吗?  张 召忠: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做的节目是十全十美的,每一个都是后悔,没办法。遗憾是进步的开始。我有时会想,今天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但没法改了,现在你在电视 上说一句话,你想再更改,那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这几十年做得多危险!大家看到的,都是你光鲜的、露脸的一面,看不到的是,可能你一句话说错了,就会对 你有很大影响,这都是非常麻烦的。    “我向来以为,注重个人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  “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新闻晨报:最近那段很火的视频中拍到你扑粉饼的手法娴熟,据说你5分钟就能给自己化完妆。  张召忠:那天我是早上9点钟我从家里化好妆去坐地铁,那么热的天,我走到地铁站,一身臭汗,然后我坐地铁到央视录节目,录完后又从央视跑到凤凰台再录节目,妆基本都没了。  他们录我那会,我不知道他们在录像,梁文道他们一帮人在跟我聊天,穿短裤的小男孩就是化妆师,我就说,我补补妆呗!因为马上要录节目了,补妆不是为了更好 看,而是为了播出的时候不反光,反光的话,脸上都冒金星,影响效果。所有的人上电视必须要化妆,这不是为了更好看,而是防止反光。  我这个人一辈子有两个理念非常重要:一是,要注意个人仪表,我向来以为,注意个人的仪表是对别人的尊重。比方说,你今天来采访,我胡子拉碴、蓬头垢面的,穿着短 裤、背心,你感觉合适吗?我原来在农村上小学时那么穷,那时都穿不了几件好衣裳,但每天出门时一定要把衣扣系好,到了部队以后,部队就整天训练你的仪容、仪表。  我这一辈子都注意自己的仪表,我是表示对别人的尊重,你永远不会看到我邋里邋遢的形象。  还有一个我一辈子养成的习惯, 就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给别人添麻烦。比方说,我不是退休以后才坐地铁的,退休之前好几年我就开始坐地铁了,我开了十多年的车了,不是说我没有车才去 坐地铁,我有专车,给配车的,我就想,自己的事尽量不要麻烦别人。我今年63岁了,为什么坐地铁?有时地铁上可以打个盹儿,开车有时很麻烦,我出了好几次危险。我出去做任何节目,上午9点出去、下午5点回来,我中午都不能吃饭的,因为不敢吃饭,吃了饭我就困,有一次开车就撞马路牙子上,把一个轮胎给撞扁了,很危险,毕竟岁数大了。  一开始人家给我化妆,我发现化妆师很需要时间。我去做另一个节目,另一个化妆师给我化得浓一点,大家说,怎么张老师长得不一样了?到现在,我简单搞一搞,也不反光,这样大家看到了,都是一个真实的张老师,长得都一样,证明我化得不是太复杂。  我用的这种化妆品的品牌,有两个阶段:一开始我不知道用什么;到第二阶段,做电视节目都有化妆师,我就说,你们用什么,我就用什么,肯定是好的,所以我用的基本上都是他们挑选的品牌,都是我自己买的,视频里那个粉饼就是我在机场买的。  新闻晨报:现在做电视节目,你的造型都是自己完成的?  张召忠:对,包括一些西服、领带、口袋巾的搭配,全都是我自己弄。慢慢我感觉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化妆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很复杂,我摸索了好多年才把化妆摸索成功,到现在所有的化妆师都说我很厉害!  包括搭配,我原来其实也很土,就是什么领带配什么衬衣、口袋巾,西服应该选什么颜色的,做什么节目选什么搭配。比方说,天津港刚出事,我去做节目,我应该戴个黑的领带,穿件黑色或白色的衬衣,不能太鲜艳,它还牵涉到这样很重大背景的问题,需要很多年的磨合。  其实我化妆的时间非常短,很简单!我选衣服也很快,我的衣服你一会儿可以看看,衬衣、西服都挂在外头,我自己一抓,就配好了。核心理念特别重要,就是自己的 事儿自己办,只要自己能办到的事情就不求人。我的这个头型,打理起来一分钟都不到。我这个头必须要用发胶,我头发特别粗,比较茂密,理发师就讲,不打发胶 会治不住它。给我理发的理发师,给我理了二十多年的发了,原来理发5元,现在也就10元。    “预测十个事,能有一个事说准了,就很厉害了。”  “你要有你的个性、不同点,才能确定你的存在价值。”  新闻晨报:有人把你比作军事界的贝利,说你的不少预测其实跟结果是反的,你对这些争议怎么看?  张召忠:我感觉说这个没什么意思。预测这个事,谁能预测得准呢?  新闻晨报:我看了你的很多节目,感觉你有两个特点:一是对武器装备的名称、型号之类的,你说得一清二楚;另一个是,相对于只分析局势而不给结论的专家,你是很喜欢做预测的,虽然有些预测的结果并不是很准。你觉得呢?  张召忠:你今天到这里来采访我,我昨天特地看了下天气预报,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有雨。结果今天早上我起床一看,就开始下雨降温,这是天气预报没有预报过的。  如 果说预测不准,我就不预测,那要天气预报干嘛呢?!所以说预测是一些部门的职责,你回去看我的书,比如说《网络战争》是我2000年写的,现在满世界的人 都在讲网络战争,但15年前我就写了。作为专家、学者,你自己不要管别人怎么说,你一定要走在时代前头,就你所研究的领域去对十年、二十年后的世界去分 析、预测,而且这个预测要大胆预测,错就错、对就对,必须要坚持下去!而不能说,我有个预测,别人一说,我就赶紧改。不要改,这就是专家的一种性格。如果 说我不预测,上面说什么、领导说什么,你就说什么,那你就废了,要你干啥?国家给你开工资,养你这些专家干什么?随风倒啊,养这样的专家有什么用?!  我的书全都是预测的书,我原来是中国军事未来研究会的理事,我一辈子都在做对未来的研究、预测的事,只不过好多我没法讲,但我的书大部分都是预测性的,这非常重要。你预测十个事,能有一个事说准了,就很厉害了。现在这么多经济学家,谁预测到股市会这样呢?  新闻晨报:如果你对结果预测没那么肯定,那你分析的成功率不是显得高一点么?  张召忠:这还是取决于一个人的性格。你问我任何事,我都说无可奉告,我都把报纸上的话背下来给你说一遍,你感觉有意思吗?专家存在的作用在于他能说出自己的 观点,在于当别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不知向何处去时,作为专家,他告诉你:往前走,往右拐,再往前就到了。你可能走错了,回头再骂他,但他毕竟给你指定了 一个方向,跟那些当你走到十字路口不知往何处去时,他却说他也不知道的人相比,要强吧!  新闻晨报:就是说即使你的预测最终被证伪也没关系,你必须得给出在那种情况下你的判断?  张召忠:现在网络尤其像微博就那么点字,大家关注的都是预测的结果。其实我提醒大家,对任何的预测要注意它推导的过程。没有绝对的东西,要允许各种结论的存 在,我们在说这种结论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时候,要注意得出这个结论推导的过程。一个社会要允许有这种不同,如果这样的不同多,它的创新能力就越强。  新闻晨报:所以你愿意做那个提出不同声音的人?  张召忠:你要有你的个性、不同点,这样才能确定你的存在价值。如果都是大路货,如果电视节目里我说的话都能在网上查到,那还有什么意思啊!现在为什么我做的 电视节目少?就是我要确保我在节目中说的这个东西是独家的,我在别处没说过,这样它的收视率才能有所保证,不能说我就一个事到处做电视节目,那有什么意 思!  新闻晨报:你说的“雾霾可以防御激光武器”、“黄海海带绳会阻止美国核潜艇”,这些流传甚广,很多网友表示不相信,你觉得这会对你个人的公信力产生伤害吗?  张召忠:我没感觉有伤害啊!这两件事,我在节目中都做过解释了。从科学角度来讲,我说的是100%正确的,但到了观众那反而说成是错误的了,这一定是中间传 递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好比我说这个东西是方的,但在传递过程中变成圆的了。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们的科技素质太差,这是不可容忍的,全民的科技素质一定要 进行提升,全民必须要掀起一个轰轰烈烈的科学普及运动。这点特麻烦,我们这么多平台,有多少节目是在宣传科学?   “人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就什么都好办了。”  “我一辈子心思就放在一个事上面,就是做学问。”  新闻晨报:做了23年的军事评论类电视节目,你有一些你欣赏或崇拜的人吗?  张 召忠:在荆棘丛生、崎岖的地方,我要开拓一条路出来,我一辈子都在干这个事,我怎么会崇拜谁啊?没有人啊。专家的作用在于,你自己要去开拓一条路,后来人 跟着你这条路往前走,你可能为开拓这条路付出很多,没有人会去管你那些痛苦,你是应该的。专家特别难,收入很低,人家也不太尊重你,你也没什么权力,而且 你需要付出毕生精力,一辈子就这一个事业,对钱、官,对所有的利益、诱惑,你都要没什么感觉,才能专注于一个事业并成功。在现在这种社会,你想踏踏实实做 学问,真的很难。做学问是自己的事。中国什么时候到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时候,这就非常好了。  新闻晨报:像《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这类的娱乐节目,你看吗?  张召忠:我完全不看娱乐节目。主要是我也没时间,我每天事特多,我需要安静地做自己的事。我这行跟娱乐也隔得比较远,他们对我也是个刺激,比如一些翻拍的电影、电视剧,我感觉很八卦,有些涉及军事的节目就更胡编乱造了,我感觉没法看,所以我就刻意排斥这些东西。  新闻晨报:你平时的生活安排是怎样的?  张召忠:我一般从来不参加应酬,我这个习惯是一直坚持下来的。吃一次饭、喝一次酒,我一晚上就干不了事情了,我就靠晚上干事情。我平常的生活非常简朴,在家 里随便吃点,出行也尽量简单,我如果去坐高铁,就背个双肩包,戴个帽子、墨镜坐地铁去高铁站了,接我的人找不着我,一看,跟个小伙子似的,背个双肩包。我 出去,他们做了好多接待的方案,最后发现,方案白做了,我完全不需要。我感觉,人和人之间,不要搞那些东西。  昨天我坐地铁,来回一路都是站着,锻炼锻炼,挺好。我一直都是这样,我感觉,人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物,就什么都好办了。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就不好了,就是把心思要用在正地方,我的心思 就是做学问。我坐地铁,大部分时候都会被人认出来,认出来以后,他老跟你聊,跟大家一块儿,挺好,这样的话,干什么事就都接地气,关键是心态好,否则就会 感觉有失落感。退休啊、干啥啊,我从来没有失落感,因为我一直都这样,我这人的心思就是一心不二用,我一辈子心思就放在一个事上面,就是做学问,跟这个无 关的我也不想。  新闻晨报:你不介意谈论在生活中很多跟普通人相似的细节,是因为你不愿意包装自己?  张召忠:对。我不愿意包装自己,也不愿意被包装。把自己包装得特别完美、没有错误,没意思。包装那个干什么?你是什么,就是什么,不要搞那些东西。这不是很正常吗?任何一个事,有好有坏,有褒有贬,这才正常。如果都说你好,或者都说你坏,那一定都是有问题的。  凡是有成就的人,他一定有自己坚定的信念,一步步往前走。如果你整天想着,我可别说错话,那就是整天念稿子呗!不要去想那么多,想那么多一定会不好,你就做 自己的事。我就是这样,所有的成功人士也都是这样。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去重视你,有些人甚至还骂你,但当你成功了,大家才恍然大悟,都是这样。

特约记者 张梦洁 北京报道  一纸北京户口,令北京一所985高校研究生的李薇(化名)开始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  “原本也没想过说北京户口有多么重要,但前年来北京实习时,周围同学一问首先就是‘单位能不能给北京户口’,这让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就业方向。”一心只想在北京工作的她,进而选择考研再搏一次,“毕业后单位好不好是其次,能解决户口最重要”。  而李薇所向往的“进京指标”正在逐年压缩。  “进京人才指标,总趋势是缩减。常规引进的数量要逐年压缩。通过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村官等专项计划引进到北京的人才也会逐年减少。”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张祖德在9月1日的“做好新常态下首都就业工作”访谈上表示。  张祖德同时表示,人才引进和人口疏解并不矛盾,遇有特殊人才需求,可启动专项引进计划。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程杰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表示,北京要调控人口,“最终不是靠北京,而是需要北京以外的地区经济、就业机 会等资源均衡发展。光靠北京通过行政手段挤压,估计很难起到效果,因为人口自然有涌向资源更丰富地方去的冲动。”    2015年,北京地区应届毕业生总数为23.3万,较上年增长3000左右,其中研究生8.1万,较去年增加2000。但在这23.3万毕业生中,北京生源约1万人。  而根据此前张祖德表示,今年大学毕业生、非北京毕业生留京压缩在一万人以下了,除了专项以外,常规引进,今年初步打算控制在九千人以内。  在改革开放后,随着北京经济的飞速发展以及户籍制度的放宽,北京城市历次规划确定的1000万、1250万、1800万等人口红线屡屡被突破。  “北京实际人口增长超过预期目标,主要还是规划低估了社会经济发展和人口增长的速度,因为人口毕竟是自由流动的,尤其是北京拥有强烈的就业机会吸引力。”在程 杰看来,之所以从大学生入手调控人口,“因为压缩户籍人口是可以直接起到作用的,也是现有可调控的手段,而不像非户籍流动人口那样很难操作。”  进京指标的压缩,释放出北京户口获取渠道收紧的信号。除大学生留京数量的减少以外,通过其他途径获取北京户口的几率也相应在减少。  根据往年的数字,通过公务员考试、大学生村官招录、科研助理等渠道进京的人才总量不大,在2000人左右,占所有引进人才的10%左右。张祖德表示,“明年这个数字将会更少。”  但在人口疏解的同时,北京产业的调整也需要优质的人力资源供给。张祖德表示,优质人才是一个动态发展的概念,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点菜权”在用人单位。“比 如说去年前年IT人才紧俏,现在产业调整了可能就不急需了。目前我们正在加强社区卫生和基础教育工作,全科医生、基础教育的教师就更多需要了。”  “北京控制人口,但不限制人才。对于高端优质人才,我们的大门是敞开的。”张祖德说。   除了通过常规引进数量控制户籍人口的增长以外,针对非户籍人口的调控也是北京这座特大城市所要面临的问题。北京近年来常住人口的快速增长,主要是外来人口的增长。  针对此,张祖德表示,由于北京市调整城市功能、产业结构定位以及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等战略的实施,北京市将严格控制人口总量,除了常规引进人才进京的数量将逐年减少。同时,也将实施“以业控人”。  实际上,在2011年,包括今年年初、以及7月北京审议通过《中共北京市委 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贯彻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时,都多次重申要通过 “以业控人”、“以房管人”等手段。  “就业机会是市场导向的,并不是行政命令所能控制的”,在程杰看来,这种行政化人口调控思路,“实际效果还待观察,从以往来看,用住房、就业的手段效果都很有限”。  “疏解人口不能单从数量上来看,不能只做减法。对于优质人力资源可以做加法,控制人口但不限制人才引进。”张祖德表示,对于一个特定时期,本市可能重点发展某一行业,而相关人才又特别紧缺时,“完全可以启动专项人才引进,并不会受常规引进的限制”。  根据《意见》要求,2020年人口要控制在2300万以内,中心城区力争疏解15%人口。这意味着,在未来五年,北京市每年将只能增加30万人口,中心城六区要削减190万人口。  根据北京市政府测算,到2020年2300万的人口红线,实际是按照水资源承载能力算出来的。  “现在北京人口承载极限到底有多大,还有待商榷,这是一个动态趋势。和北京一样的特大城市东京人口就比北京多,所以这关键要看资源环境的合理利用程度。”程杰说。  而随着北京疏解企业的增加,北京的就业形势也将出现变化。“近五六年来全市失业率一直控制在2%以下,今年实际在1.46%。”张祖德介绍,“明年后年,随着疏解企业数量的增加,这个数肯定是要上升的,估计今后会突破2%,但我们一定会控制在3%以内。

法晚即时快讯 (稿件统筹 朱顺忠 记者 朱天龙) 日前,无锡商人董圣鲜将其在家中供拜无锡市纪委书记照片并诉说自己所受屈辱的视频发布至多家视频网站后,引发大量转载和数万的点击量。对此,当地纪检部门表示,已经对其所述情况在进行了调查处理,并给出了处理结果。  今年6月上旬开始,连续30天以来,董圣鲜每周都通过多家视频网站上传自己或家人在家中拍摄的视频,引发越来越多的网络跟帖和数万的点击。7月底的一段视频中,法晚记者看到,董圣鲜双手合十,向面前的无锡市纪委书记照片不断描述着自己多年来的“悲惨遭遇”,而纪委书记照片的两侧,则摆放着大量举报信件、媒体报道材料等等。  今天上午,董圣鲜告诉法晚记者称,2009年3月他准备在无锡市惠山区前洲镇、玉祁镇两地再开办两家大型超市。但在经营过程中与合伙人发生纠纷,“超市被强行霸占”。对于自己的遭遇,董圣鲜称,尽管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但是都没有得到满意的处理结果。 “现在国家反腐的大形势下,我认为纪委是很多问题顺利解决的突破口。所以我从内心深处觉得供拜纪委书记,他能感觉到,出于敬畏和渴望的心里,我才把纪委书记的照片放到自家案台上恭拜,期望他能感觉到我的这一份求助,显显灵……”董圣鲜今天上午抽泣着告诉法晚记者。  对此,记者日前联系到无锡市惠山区公安局纪检组,相关负责人高书记表示,在接到董圣鲜反映的问题后,包括公安、纪检等多个部门在内,随即进行了调查了解,并且给出了明确的处理结果。如果他本人还有其他诉求,可以通过正当渠道继续求助相关部门。

据新华社电 “海上联合-2015(Ⅱ)”中俄海上联合军演25日上演最为精彩一幕,两军联合立体登陆实兵演习在俄军著名靶场克列尔卡角成功举行。  演习按照空中火力支援、陆战队空降、两栖装甲泛水抢滩、登陆舰抵滩、陆上纵深突击等5个步骤依次展开。  当地时间9时50分许,中俄两军登陆舰艇编队按照预定计划向演习地域开进。  海平线上,担负火力支援的军舰炮火怒放,陆上“敌”火力点被立即覆盖。数十公里外,3艘中俄舰艇担负外围警戒任务,联合防空和反潜演练同时进行。数百公里外,2架歼10歼击机、2架歼轰7攻击机从中国境内军用机场起飞,到达日本海上空,与俄军的4架苏25一起实施空中火力支援。联演联合指挥部副指挥员钟新章介绍,歼10负责夺取制空权,歼轰7负责对登陆点实施远程精确打击、拔除“敌”火力点。  12时20分许,俄军3架安26运输机和中国海军3架直8J直升机突然飞抵登陆场上空。80名俄突击队员在北侧空中绽放出伞花朵朵,24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在东南方向滑降。  两军空降兵力控制登陆地域为后续部队登陆扫清障碍后,中方登陆舰长白山舰、云雾山舰,俄方登陆舰佩列斯韦特号从东南和正东两方向形成夹击之势。  宽广的海面上,远远看到长白山舰“吐”出一个个小“黑点”,14辆两栖装甲装备载着约150名陆战队员,泛水编波向波德科瓦湾越驶越近;与此同时,在另一侧的巴克兰湾,俄军10辆两栖装备也犁浪而来。  转眼之间,双方的第一批次装甲装备几乎同时抢滩上岸。  第一批次装甲装备泛海上岸后,云雾山舰紧随其后,一边敞开硕大的舱门,一边直冲滩头。刚一抵滩,载有陆战队员的6辆装甲装备鱼贯冲出,迅速冲上山坡。  “这是我们首次将装甲装备投送到境外演习区域,对武器适应当地气象、地理条件是一次充分检验。这次的立体登陆从某种意义上是干式登陆,也就是陆战队员由人员涉水改为跨越登陆,不沾水就可抵滩攻击,这与实战很契合。”联演中方总导演助理、海军作战部副部长梁阳在演习现场介绍。  消除据点、建立控制点、开设岸上登陆指挥所、装甲装备向纵深突击……约一个半小时后,各项登陆任务顺利完成,演习圆满成功。编辑:

分类:钱柜777国际娱乐

时间:2016-10-05 1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