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马彩云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最高法院院长献花圈

  • 分类:科技

原标题:马彩云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本报北京3月3日讯 记者周斌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人民法庭法官马彩云同志为维护社会正义、避免无辜群众受到伤害,在住所附近与持枪歹徒奋勇搏斗,壮烈牺牲,年仅38岁。今天上午,马彩云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敬献了花圈,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副院长李少平、张述元、贺荣,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徐家新,中国女法官协会会长黄尔梅,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延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杨万明等到场送别,表达哀悼。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南英、景汉朝,中纪委驻最高人民法院纪检组组长张建南,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党组成员孙华璞,审委会专职委员刘学文、杜万华、胡云腾、刘贵祥也敬献了花圈。向马彩云敬献花圈的还有有关单位、领导以及生前友好等。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政法系统、北京市三级法院、昌平区的领导和代表以及马彩云同志的同学、亲朋好友和亲属近1600人来到现场,送马彩云最后一程。  2016年2月26日21时30分许,马彩云同志所审理案件的当事人持自制手枪来到马彩云家中行凶未果,为防范、避免无辜群众受到伤害,马彩云追赶歹徒并与其搏斗。在搏斗过程中,歹徒向马彩云连击两枪,随后驾车逃离现场。22时15分许,马彩云被紧急送往急救中心,经抢救无效于23时10分离世,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面对持枪行凶的歹徒,马彩云同志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义无反顾、挺身而出,勇往直前、追赶歹徒,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体现了她英勇无畏、正气凛然的崇高精神。  马彩云同志是新时期人民法官的优秀代表。她心怀法治梦想,崇敬法官职业,以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娴熟的审判业务技能和一心为民的深厚情怀,让群众感受到了法律的力量和温暖,赢得了群众的尊重和信任。她扎根基层、持之以恒,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和积极的工作态度尽心尽力地做好审判工作,把个人奋斗融入到伟大的司法事业中,充分展现了一名基层法官执著坚守的敬业品格。因工作业绩优异,马彩云同志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昌平区政法系统先进个人。  马彩云同志牺牲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决定,为马彩云同志追记个人一等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追授马彩云同志为“北京市模范法官”,中共北京市昌平区委员会决定追授马彩云同志为“昌平区优秀共产党员”。责任编辑: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国家主席习近平8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仪式,欢迎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国务委员杨洁篪、全国政协副主席王钦敏等出席欢迎仪式。  陪同施奈德·阿曼访华的有瑞士联邦经济、教研部教育、科研与创新国务秘书等。  军乐团奏瑞中两国国歌。  鸣礼炮21响。  施奈德·阿曼在习近平陪同下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  两国元首回到检阅台观看仪仗队分列式。  随后,军乐团进行行进吹奏表演。  施奈德·阿曼是应习近平的邀请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责任编辑:

原标题:林建华:充分释放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图/IC  61岁的林建华戴着眼镜,说话时声音柔和,偶尔会蹦出一个单词,透出学者风范。  林建华曾被称为“改革校长”,如今已回到北大,任校长一职已有一年。  他曾因改革受到争议,但未因此止步。3月6日,作为浙江团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不在意“改革”这个说法。“我们所谓的改革,最核心的是让我们的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    新京报:高校去行政化这个问题每年都会受到关注。在你看来,高校行政化的问题是否会长期存在?  林建华:其实高校去行政化不是高校自身的事儿。目前这个倾向存在并且还是很严重的。北大相对来说比较好,因为学术的力量比较强。可能地方的高校在这方面情况会严重一些,当然,北大也是有的。  新京报:在这点上,中央层面释放了哪些信号?  林建华:中央曾经提到要取消事业单位的行政级别,所以中央是有决心的。具体是高校怎么去做、教育行政部门和管理部门怎么去推动的问题。  新京报:前几年,武汉大学等一些高校在推大学章程,要通过章程来推进民主决策,从而去行政化。  林建华:对,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新京报: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阻力,而且这个章程到底能不能实施,还有很多未知。  林建华:它是一个过程。谈高校行政化,可以和企业的管理对比。企业管理是对每个岗位有明确的责任和要求,它是根据岗位职责去选人。按这个方向去考核他,他自然就会按岗位职责去做。  我们现在的高校或党政机关选人是按照另一种方式,他看你这个人怎么样,把你挑出来,说你这个人不错,然后再看适合把你安在哪个地方。这个选拔过程,并没有和岗位职责很好地联系在一起。   新京报:北大在人才的选拔上有哪些尝试与突破?  林建华:前段时间,北大医学部主任的选拔就采取全球招聘的方式。这个位置需要招一个人,什么样的人合适,大家来评,评完后选出来。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行政色彩,而是从一个职业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新京报:你在北大推行的改革,也是去行政化举措的一部分?  林建华:去行政化并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找合适的人来做合适的事,把工作做得更好,这是目的。  新京报:全国高校去行政化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林建华:如果能够把级别去掉这是最好的,如果真是去掉了,那对于去行政化肯定是有好处的。  新京报:如果去不掉的话应该怎么办?  林建华:去不掉的话,就一步一步做。学校实际上有很大的自主权,从人事的角度讲,要按组织程序进行。但从人事聘任的角度讲,聘一个院长和聘一个教授其实没什么差别,都可以用聘任制。    新京报:你在重庆大学和浙江大学都做过校长,好像在每个高校任职都会推行改革。有人说你是改革校长,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  林建华:我没有说自己要做什么改革。其实我在重庆时从来没有提改革,直到最后去向教育部申请综合改革试点的时候,我说要有综合改革,在那之前从来没提过(改革)。  其实就是你想把学校办成什么样?目标明确之后,要知道现在有哪些差距和问题。解决问题时,有些是表面的,有些是深层次的。解决一个深层次的,表面的问题往往就没了。  综合改革也好,改革也好,就是要找这个深层次的问题。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实际上就是改革。  新京报:你不是很在意“改革”这个说法?  林建华:对。你说我要改革,搞得人心惶惶的,也没什么意思。我们所谓的改革,最核心的是让我们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  改革也好,不是改革也好,最核心的就是怎样建立一个制度体系,能让老师很happy(高兴)。在做自己事情的同时,把学校的任务也完成,这就是一个最好的状态。  新京报:想要有变化,就会有阻力。你在这个过程中是否遇到阻力?  林建华: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如果说我们做这个事是为了学校的发展,同时个人利益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障,那大家都会赞成。但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人会受影响,也有人会提升。  我回来之后,花了很多时间在讲,比如说大学的逻辑。然后是怎么样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同时保证大家要按照学校的这个方向走。  新京报:你到浙大当校长时,曾出现学生抗议的事。  林建华:当时有几个国外校友会的人说,重庆大学的校长怎么跑我们浙大来了?既不是院士又不是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合格。  后来都挺好的,包括他们本人和我都关系特别好。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换位思考,我也会想,你凭什么跑来?  新京报:你是怎么处理那个事情的?  林建华:我当时都不知道,他们说网络上炒得很厉害。那几天我挺忙的,也没在意。他们跟我讲网上怎么回事儿,我听一听就算了。到现在,骂我的东西我都没看过。   新京报:去年北大和清华在招生时曾有过一场“骂战”,这个事情你是怎么处理的?  林建华:当时我没有太关注。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清华的校长也给我打了电话,我说这个事情我们两边都要克制,北大、清华毕竟代表中国高校的形象。我当时也批评招办,说你们这样形象很不好,不能为了抢一个好学生不择手段。  新京报: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林建华:现在这个招生体系肯定是有问题的。好学生都往北大、清华跑,对别的学校也不公平。这个事对北大、清华也就是名声上的事,分高一点,分低一点算什么?都是好学生。  我们还是希望,将来能够让我们全面、综合地考查学生,不只是看分数。当然,这里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新京报:近年来,不断有高校出现腐败问题,有的是领导层出了问题,有的是招生上出了问题。你对高校腐败有什么看法?  林建华:我觉得高校腐败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过,如果高校有任何腐败,伤害要远远大于其他任何机构。大学必须是一块纯净之地,不允许有任何腐败。  新京报:杜绝高校的腐败现象,你有什么建议?  林建华:我觉得大学要从体制上、制度上来杜绝这个事情。我非常赞成现在的八项规定,从小事儿做起,要规定哪些底线是不能碰的。学校也要做这方面的工作,不光对党员,对老师也要把这些东西说清楚,哪些底线不能碰。把这些讲清楚了,大学的腐败现象是不难控制的。   新京报:你已在任一年,你觉得北大的变化大吗?  林建华:发展还是很快的。北大这些年发展都很稳定,不管出什么事儿吵吵闹闹的,底下的发展都是很平稳的。  新京报:能不能总结一下这一年的工作。  林建华:我觉得好多事情刚刚开始。事情挺多,但做的所有事都是打基础的,不要急功近利去追求什么,只要踏踏实实把制度体系建设起来。  新京报:近几年有很多高校校长转而到国家部委等机关做官。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不会考虑?  林建华:我不会的,我觉得在学校里挺好的。  新京报:你对自己的身份定位,是学者还是官员。  林建华:肯定不是官员。   林建华认为,从表面上看,高校有行政级别,这种行政级别就使得它按照公务员管理的行为方式去做事。本质上,高校的行政系统为谁服务?学校的决策是由行政机构做出的,还是通过一定的民主程序来做出的?这可能是最根本的。  如果说高校的决策是能用学术、民主的方式做出,各部门又能去执行,这样的话其实有没有级别,关系不大。但现在问题比较复杂,当你有这个行政级别时,它就会偏离原来应该发挥的作用,而是用一种行政化的方式去行事。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责任编辑:

原标题:江苏仪征市政府新建幼儿园 建成后学生家长三拒入园  中新网南京5月2日电 (记者 崔佳明)仪征市实验幼儿园4月25日通知学生家长在五一小长假后将搬迁至新园区上课,消息一出即遭到多名学生家长拒绝,这是今年以来学生家长第三次拒绝送小孩入新园区就学,理由是,新园区有异味,不利小孩身体健康,建议今年暑假后即9月1日再搬迁。  记者今天实地探访了仪征市实验幼儿园新园区,新建的幼儿园和老的幼儿园都位于该市城区前进路,两个园区前后相距20米,新的园区设施比老园区更完备,更现代,从现场的建设公示牌显示,新的仪征市实验幼儿园,占地17903平方米,投资5000万元。  对于学生家长的担心和反映有异味的问题,该幼儿园潘园长已经通过媒体对外称,不存在“闻到浓重的油漆以及装修味道”,目前,幼儿园新教学楼已经可以正常使用,希望家长能够放心。此前在4月29日,当地教育部门也就此给予了回应,仪征市实验幼儿园装修工程于2015年10月10日开工,12月18日竣工,12月28日经仪征市装饰办通过验收。教育局和园方分别于2016年2月和3月,委托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仪征市建设工程质量检测中心、江阴秋毫检测有限公司对塑胶运动场、室内空气质量进行检测,均符合国家标准。目前,新园内卫生已打扫完毕,符合搬迁条件。  “很感激学校能给孩子们带来如此优越漂亮的环境,但是感激之余更多的是无尽的担忧。”学生家长坦言,“有没有味道,鼻子没有问题都能闻得到,我们不敢用孩子的健康来做赌注,真的非常担心,请校方尊重众多家长的意愿,理解为人父母的担忧,慎重对待我们的请求,非常感谢。”  对此,当地教育部门称,实验幼儿园搬迁是重要的基础教育工程,教育主管部门会全程监控。面对学生家长们的再三诉求,该幼儿园今天值班的负责人李静告诉记者,已经接到教育局的通知,暂缓搬迁,将再对新园区做更详细的安全论证,请家长们放心。(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遭指党产八百亿台币 国民党:已澄清勿再错误引用  中新网3月19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中国国民党文传会主委林奕华今天说,台财政主管部门已于昨天发新闻稿澄清,强调指国民党有805亿元(台币,下同)党产等内容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请各界勿再错误引用,以讹传讹。  国民党19日下午发布新闻稿指出,林奕华说,针对台当局“财政部”于3月14日向“立法院”进行的报告,遭相关媒体引用该数据指称国民党现有资产有新台币805亿元一事,“财政部”已于18日发新闻稿澄清,强调该报告内容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  林奕华说,新闻稿说明,该份报告中所指国民党取得或使用各类资产,指的是“监察院”2001年调查报告及台湾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党产处理项目小组截至2007年清查之结果,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805亿的数字是相关媒体的误解误用,国民党资产应依相关法令规定,并参考国民党依规定申报数字为准。  林奕华表示,民进党过去执政8年时,已清查并列管所有争议党产,国民党已在去年将遭“行政院”列管的争议党产全数处理完毕,目前国民党所拥有的是合法资产;“财政部”既已发新闻稿澄清,恳请外界勿再误解误用,造成民众误解。责任编辑:

马彩云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最高法院院长献花圈

原标题:马彩云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本报北京3月3日讯 记者周斌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回龙观人民法庭法官马彩云同志为维护社会正义、避免无辜群众受到伤害,在住所附近与持枪歹徒奋勇搏斗,壮烈牺牲,年仅38岁。今天上午,马彩云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敬献了花圈,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副院长李少平、张述元、贺荣,最高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徐家新,中国女法官协会会长黄尔梅,北京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延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杨万明等到场送别,表达哀悼。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南英、景汉朝,中纪委驻最高人民法院纪检组组长张建南,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党组成员孙华璞,审委会专职委员刘学文、杜万华、胡云腾、刘贵祥也敬献了花圈。向马彩云敬献花圈的还有有关单位、领导以及生前友好等。来自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政法系统、北京市三级法院、昌平区的领导和代表以及马彩云同志的同学、亲朋好友和亲属近1600人来到现场,送马彩云最后一程。  2016年2月26日21时30分许,马彩云同志所审理案件的当事人持自制手枪来到马彩云家中行凶未果,为防范、避免无辜群众受到伤害,马彩云追赶歹徒并与其搏斗。在搏斗过程中,歹徒向马彩云连击两枪,随后驾车逃离现场。22时15分许,马彩云被紧急送往急救中心,经抢救无效于23时10分离世,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面对持枪行凶的歹徒,马彩云同志没有选择退缩,而是义无反顾、挺身而出,勇往直前、追赶歹徒,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体现了她英勇无畏、正气凛然的崇高精神。  马彩云同志是新时期人民法官的优秀代表。她心怀法治梦想,崇敬法官职业,以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娴熟的审判业务技能和一心为民的深厚情怀,让群众感受到了法律的力量和温暖,赢得了群众的尊重和信任。她扎根基层、持之以恒,以饱满的工作热情和积极的工作态度尽心尽力地做好审判工作,把个人奋斗融入到伟大的司法事业中,充分展现了一名基层法官执著坚守的敬业品格。因工作业绩优异,马彩云同志多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昌平区政法系统先进个人。  马彩云同志牺牲后,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决定,为马彩云同志追记个人一等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决定追授马彩云同志为“北京市模范法官”,中共北京市昌平区委员会决定追授马彩云同志为“昌平区优秀共产党员”。责任编辑: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国家主席习近平8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仪式,欢迎瑞士联邦主席施奈德·阿曼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沈跃跃、国务委员杨洁篪、全国政协副主席王钦敏等出席欢迎仪式。  陪同施奈德·阿曼访华的有瑞士联邦经济、教研部教育、科研与创新国务秘书等。  军乐团奏瑞中两国国歌。  鸣礼炮21响。  施奈德·阿曼在习近平陪同下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  两国元首回到检阅台观看仪仗队分列式。  随后,军乐团进行行进吹奏表演。  施奈德·阿曼是应习近平的邀请对我国进行国事访问的。责任编辑:

原标题:林建华:充分释放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图/IC  61岁的林建华戴着眼镜,说话时声音柔和,偶尔会蹦出一个单词,透出学者风范。  林建华曾被称为“改革校长”,如今已回到北大,任校长一职已有一年。  他曾因改革受到争议,但未因此止步。3月6日,作为浙江团的全国人大代表,他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不在意“改革”这个说法。“我们所谓的改革,最核心的是让我们的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    新京报:高校去行政化这个问题每年都会受到关注。在你看来,高校行政化的问题是否会长期存在?  林建华:其实高校去行政化不是高校自身的事儿。目前这个倾向存在并且还是很严重的。北大相对来说比较好,因为学术的力量比较强。可能地方的高校在这方面情况会严重一些,当然,北大也是有的。  新京报:在这点上,中央层面释放了哪些信号?  林建华:中央曾经提到要取消事业单位的行政级别,所以中央是有决心的。具体是高校怎么去做、教育行政部门和管理部门怎么去推动的问题。  新京报:前几年,武汉大学等一些高校在推大学章程,要通过章程来推进民主决策,从而去行政化。  林建华:对,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新京报:但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阻力,而且这个章程到底能不能实施,还有很多未知。  林建华:它是一个过程。谈高校行政化,可以和企业的管理对比。企业管理是对每个岗位有明确的责任和要求,它是根据岗位职责去选人。按这个方向去考核他,他自然就会按岗位职责去做。  我们现在的高校或党政机关选人是按照另一种方式,他看你这个人怎么样,把你挑出来,说你这个人不错,然后再看适合把你安在哪个地方。这个选拔过程,并没有和岗位职责很好地联系在一起。   新京报:北大在人才的选拔上有哪些尝试与突破?  林建华:前段时间,北大医学部主任的选拔就采取全球招聘的方式。这个位置需要招一个人,什么样的人合适,大家来评,评完后选出来。这在一定程度上淡化了行政色彩,而是从一个职业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新京报:你在北大推行的改革,也是去行政化举措的一部分?  林建华:去行政化并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找合适的人来做合适的事,把工作做得更好,这是目的。  新京报:全国高校去行政化的问题,你有什么建议?  林建华:如果能够把级别去掉这是最好的,如果真是去掉了,那对于去行政化肯定是有好处的。  新京报:如果去不掉的话应该怎么办?  林建华:去不掉的话,就一步一步做。学校实际上有很大的自主权,从人事的角度讲,要按组织程序进行。但从人事聘任的角度讲,聘一个院长和聘一个教授其实没什么差别,都可以用聘任制。    新京报:你在重庆大学和浙江大学都做过校长,好像在每个高校任职都会推行改革。有人说你是改革校长,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  林建华:我没有说自己要做什么改革。其实我在重庆时从来没有提改革,直到最后去向教育部申请综合改革试点的时候,我说要有综合改革,在那之前从来没提过(改革)。  其实就是你想把学校办成什么样?目标明确之后,要知道现在有哪些差距和问题。解决问题时,有些是表面的,有些是深层次的。解决一个深层次的,表面的问题往往就没了。  综合改革也好,改革也好,就是要找这个深层次的问题。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实际上就是改革。  新京报:你不是很在意“改革”这个说法?  林建华:对。你说我要改革,搞得人心惶惶的,也没什么意思。我们所谓的改革,最核心的是让我们院系和老师的潜力充分释放出来。  改革也好,不是改革也好,最核心的就是怎样建立一个制度体系,能让老师很happy(高兴)。在做自己事情的同时,把学校的任务也完成,这就是一个最好的状态。  新京报:想要有变化,就会有阻力。你在这个过程中是否遇到阻力?  林建华:有说好的,也有说不好的。如果说我们做这个事是为了学校的发展,同时个人利益也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障,那大家都会赞成。但这个过程中肯定有人会受影响,也有人会提升。  我回来之后,花了很多时间在讲,比如说大学的逻辑。然后是怎么样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同时保证大家要按照学校的这个方向走。  新京报:你到浙大当校长时,曾出现学生抗议的事。  林建华:当时有几个国外校友会的人说,重庆大学的校长怎么跑我们浙大来了?既不是院士又不是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合格。  后来都挺好的,包括他们本人和我都关系特别好。我觉得也是可以理解的。换位思考,我也会想,你凭什么跑来?  新京报:你是怎么处理那个事情的?  林建华:我当时都不知道,他们说网络上炒得很厉害。那几天我挺忙的,也没在意。他们跟我讲网上怎么回事儿,我听一听就算了。到现在,骂我的东西我都没看过。   新京报:去年北大和清华在招生时曾有过一场“骂战”,这个事情你是怎么处理的?  林建华:当时我没有太关注。后来他们给我打了电话,清华的校长也给我打了电话,我说这个事情我们两边都要克制,北大、清华毕竟代表中国高校的形象。我当时也批评招办,说你们这样形象很不好,不能为了抢一个好学生不择手段。  新京报: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  林建华:现在这个招生体系肯定是有问题的。好学生都往北大、清华跑,对别的学校也不公平。这个事对北大、清华也就是名声上的事,分高一点,分低一点算什么?都是好学生。  我们还是希望,将来能够让我们全面、综合地考查学生,不只是看分数。当然,这里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左右的。  新京报:近年来,不断有高校出现腐败问题,有的是领导层出了问题,有的是招生上出了问题。你对高校腐败有什么看法?  林建华:我觉得高校腐败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严重。不过,如果高校有任何腐败,伤害要远远大于其他任何机构。大学必须是一块纯净之地,不允许有任何腐败。  新京报:杜绝高校的腐败现象,你有什么建议?  林建华:我觉得大学要从体制上、制度上来杜绝这个事情。我非常赞成现在的八项规定,从小事儿做起,要规定哪些底线是不能碰的。学校也要做这方面的工作,不光对党员,对老师也要把这些东西说清楚,哪些底线不能碰。把这些讲清楚了,大学的腐败现象是不难控制的。   新京报:你已在任一年,你觉得北大的变化大吗?  林建华:发展还是很快的。北大这些年发展都很稳定,不管出什么事儿吵吵闹闹的,底下的发展都是很平稳的。  新京报:能不能总结一下这一年的工作。  林建华:我觉得好多事情刚刚开始。事情挺多,但做的所有事都是打基础的,不要急功近利去追求什么,只要踏踏实实把制度体系建设起来。  新京报:近几年有很多高校校长转而到国家部委等机关做官。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会不会考虑?  林建华:我不会的,我觉得在学校里挺好的。  新京报:你对自己的身份定位,是学者还是官员。  林建华:肯定不是官员。   林建华认为,从表面上看,高校有行政级别,这种行政级别就使得它按照公务员管理的行为方式去做事。本质上,高校的行政系统为谁服务?学校的决策是由行政机构做出的,还是通过一定的民主程序来做出的?这可能是最根本的。  如果说高校的决策是能用学术、民主的方式做出,各部门又能去执行,这样的话其实有没有级别,关系不大。但现在问题比较复杂,当你有这个行政级别时,它就会偏离原来应该发挥的作用,而是用一种行政化的方式去行事。  新京报记者 贾世煜责任编辑:

原标题:江苏仪征市政府新建幼儿园 建成后学生家长三拒入园  中新网南京5月2日电 (记者 崔佳明)仪征市实验幼儿园4月25日通知学生家长在五一小长假后将搬迁至新园区上课,消息一出即遭到多名学生家长拒绝,这是今年以来学生家长第三次拒绝送小孩入新园区就学,理由是,新园区有异味,不利小孩身体健康,建议今年暑假后即9月1日再搬迁。  记者今天实地探访了仪征市实验幼儿园新园区,新建的幼儿园和老的幼儿园都位于该市城区前进路,两个园区前后相距20米,新的园区设施比老园区更完备,更现代,从现场的建设公示牌显示,新的仪征市实验幼儿园,占地17903平方米,投资5000万元。  对于学生家长的担心和反映有异味的问题,该幼儿园潘园长已经通过媒体对外称,不存在“闻到浓重的油漆以及装修味道”,目前,幼儿园新教学楼已经可以正常使用,希望家长能够放心。此前在4月29日,当地教育部门也就此给予了回应,仪征市实验幼儿园装修工程于2015年10月10日开工,12月18日竣工,12月28日经仪征市装饰办通过验收。教育局和园方分别于2016年2月和3月,委托江苏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仪征市建设工程质量检测中心、江阴秋毫检测有限公司对塑胶运动场、室内空气质量进行检测,均符合国家标准。目前,新园内卫生已打扫完毕,符合搬迁条件。  “很感激学校能给孩子们带来如此优越漂亮的环境,但是感激之余更多的是无尽的担忧。”学生家长坦言,“有没有味道,鼻子没有问题都能闻得到,我们不敢用孩子的健康来做赌注,真的非常担心,请校方尊重众多家长的意愿,理解为人父母的担忧,慎重对待我们的请求,非常感谢。”  对此,当地教育部门称,实验幼儿园搬迁是重要的基础教育工程,教育主管部门会全程监控。面对学生家长们的再三诉求,该幼儿园今天值班的负责人李静告诉记者,已经接到教育局的通知,暂缓搬迁,将再对新园区做更详细的安全论证,请家长们放心。(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遭指党产八百亿台币 国民党:已澄清勿再错误引用  中新网3月19日电 据台湾“中央社”报道,中国国民党文传会主委林奕华今天说,台财政主管部门已于昨天发新闻稿澄清,强调指国民党有805亿元(台币,下同)党产等内容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请各界勿再错误引用,以讹传讹。  国民党19日下午发布新闻稿指出,林奕华说,针对台当局“财政部”于3月14日向“立法院”进行的报告,遭相关媒体引用该数据指称国民党现有资产有新台币805亿元一事,“财政部”已于18日发新闻稿澄清,强调该报告内容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  林奕华说,新闻稿说明,该份报告中所指国民党取得或使用各类资产,指的是“监察院”2001年调查报告及台湾资产经营管理委员会党产处理项目小组截至2007年清查之结果,并非国民党现有资产;805亿的数字是相关媒体的误解误用,国民党资产应依相关法令规定,并参考国民党依规定申报数字为准。  林奕华表示,民进党过去执政8年时,已清查并列管所有争议党产,国民党已在去年将遭“行政院”列管的争议党产全数处理完毕,目前国民党所拥有的是合法资产;“财政部”既已发新闻稿澄清,恳请外界勿再误解误用,造成民众误解。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1-13 10:1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