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央行官员:个税起征点至少提高到5000元

  • 分类:科技

原标题:央行金融研究所姚余栋:个税起征点至少提高到5000元    第五届岭南论坛”于2016年3月27日在中山大学举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出席并演讲。  姚余栋认为,“个人所得税不应作为征收的主要来源,其主要功能是调节收入分配”。从国际上看,个人所得税占GDP比重逐渐下降是全球趋势。此外,除个人所得税外,我国纳税人还要缴纳“五险一金”,姚余栋把其看做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税。  就个税而言,姚余栋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一个是将劳动最高边际税率一下降到45%,“要大幅度的降,不要一点一点降,要不然就会错过改革的黄金期”。另外,可以将累进税制改为20%的统一税制。此外,“应提高起征点,增加抵扣项目,照顾中低收入群体,已经有五年没有调3500元的个人所得税征收点了,近期工资水平不断上涨,应该至少提高到5000元,抵扣还要提高”。  在谈到个税抵扣项时,姚余栋明确表示应该增多。第一,应把抚养养孩子的费用抵扣,第二,房贷也应加入抵扣项,“这是国际惯例,也可以帮助去库存”。  对于有观点认为,如果提高起征点,可能税收会大幅下降。姚余栋回应道,“短期会下降,但国际经验表明,过几年反而会交更多”,“而且我们财政调整空间非常大,即使短期下降,稍微多一点也没有关系”。责任编辑:

华商报讯(记者 陈琳)西安市纪委昨日发布通报,西安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郭秦林等4人被给予留党察看、行政撤职处分。  日前,西安市纪委对西安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郭秦林,办公室主任李航空,行财装备处处长李丽,西安市社会保险管理中心工伤保险部部长张文社的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通报指出,郭秦林等人置中央三令五申于不顾,在党的十八大和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是典型的顶风违纪行为。  郭秦林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究其原因,既有个人放松世界观改造的思想根源,又有对下属人员监管不力的因素。郭秦林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自身存在不廉洁行为, 最终带坏了风气、带坏了队伍。各级党组织及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引以为戒,不断加强自身修养,强化廉洁用权的意识,管好自己,始终对组织、对纪律心存敬畏, 做廉洁从政的表率。要明确责任、敢于担当,切实把党风廉政建设当作分内之事、应尽之责,管好班子、带好队伍,做到任何时候都不踩红线、不越雷池。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小学有了戏剧课“示范剧”  记者 林颖颖 实习生 荆逍  晨报讯 上海在落实国务院提出的“到2018年各级各类学校开齐开足美育课程”上,又往前推进了一步。记者日前从上海戏剧学院获悉,由市教委上戏“综合艺术教研基地”历时一年多打磨出的中小学戏剧教育示范剧目《悲惨世界》,将于4月15日起前往上海10余所中小学进行春季巡演。  “台词全部使用韵文,表演过程中融合了钢琴、戏曲、音乐剧等元素,演员的表演幽默逗趣,台词押韵,唱腔响亮动人。”该剧统筹薛敏说。  据悉,这部中小学版的《悲惨世界》,此前已经在上海戏剧学院附属中学、延安中学、包玉刚实验学校等进行了演出,反响热烈。  “综合艺术教研基地”基地负责人、《悲惨世界》 总编剧、总导演孙惠柱教授表示:“西方的教育戏剧要学生都来演自己的故事,但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人人参与,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其实从模仿入手更适合中小学的艺术教学,全世界音乐课都是这样教的。我们的示范剧就好比音乐课的练习曲,学生在老师带领下通过学演‘练习剧’,可以对戏剧有切身的体验与了解。”责任编辑:

【“四风”监督哨】公车岂能做人情 心存侥幸终被查  ——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质安站站长毛开强违纪问题剖析  “没想到八项规定与我们这些基层干部也息息相关。当时的侥幸心理,让自己尝了苦果。”这是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以下简称质安站)站长毛开强在接受组织调查时的悔悟。  2014年春节前,毛开强接到一个电话 ,对方是宁德市质安站的一位同行,称其有位亲戚要到建阳过年,正月初四返回宁德,因春节期间交通不便,想请毛开强安排接送,同时也邀请他到宁德走走。“不就是用一次车吗,既然老乡开了口,就送个人情。”同为宁德籍的毛开强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2014年2月4日上午,毛开强安排质安站驾驶员余华驾驶公车,将同行的亲戚从建阳送回宁德,毛开强自己也随车一同前往。在宁德吃过午饭后,毛开强与余华二人驱车返回,途中遇交通事故堵车,两人就近在寿宁县城留宿,次日上午回到建阳。事后,毛开强将此行车辆燃油费用360元签批到区质安站入账报销。  “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再说费用也才几百元,应该没人注意。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还是被揪了出来。”毛开强懊悔不已。  2015年下半年,建阳区纪委联合相关部门在对区直部门及其下属单位“三公”经费使用情况例行检查的过程中,一张加油费报销票据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  “加油地点是外地,加油时间是春节期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要好好查一查。”检查人员说。  2015年9月21日,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组织人员对上述问题进行初核,经调取该车行车记录及查阅有关凭证后,发现区质安站存在违规报销相关费用等问题。  “请你将单位的日常用车情况说明一下。” 收集完相关书证,调查人员开始与毛开强正面接触。  “单位里平时开会、出差及跑工地都会用公车。”毛开强说。  随后,调查人员出示一张该车辆在宁德某加油站、金额为360元的加油费发票,要求毛开强说明情况。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承认了自己公车私用的事实。  2015年10月20日,建阳区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党委给予毛开强党内警告处分,责令其退赔相关费用360元。  “都怪自己纪律意识不强,没下功夫学习党纪条规,终致触犯了党纪。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今后我一定从自身做起,严格按规定管理单位事务。”毛开强检讨说。(福建省纪委)责任编辑:

原标题:反腐是“派系斗争”吗?  昨天出版的第7期《求是》杂志,红旗论坛版块刊登了署名石平的文章《反腐败不是“权力斗争”》,其中提出:将“顺藤摸瓜”揪出“大老虎”看成是“派系斗争”,实在是牵强附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求是》杂志红旗论坛版块经常发表署名石平的文章,多次驳斥关于反腐的不同声音。  2015年第5期《打赢反腐败斗争的攻坚战、持久战》一文,就提出:“境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竭力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说什么我们反腐败是权力斗争的工具、排除异己的手段”。  关于“反腐败是不是权力斗争的工具”,此前中央领导早有明确答复。  2015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在西雅图发表了一场备受关注的演讲,其中提到:“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大力查处腐败案件,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就是要顺应人民要求,这其中没有什么权力斗争,没有什么‘纸牌屋’”。  《纸牌屋》是美国出品的一部政治题材电视剧,主要讲述围绕在白宫周围的美国高层权力斗争。  与2015年第5期《打赢反腐败斗争的攻坚战、持久战》那篇文章相比,石平在《反腐败不是“权力斗争”》一文中,不仅强调反腐不是“权力斗争”,没有所谓的“纸牌屋”,还强调反腐不是派系斗争。“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石平在文中列出了以下三个理由,驳斥反腐是权力斗争、派系斗争等错误观点。      石平提出:3年多来,哪一个高官的落马不是因为有铁一般的违法违纪事实?这些落马官员的案件都是铁证如山,经得起法律、时间和人心的检验,这些人在自己的“忏悔录”中也都承认犯罪事实。因腐败而违法犯罪,罪有应得受惩罚,又怎能扯到权斗上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5年1月13日,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谈到一些干部乱评乱议、口无遮拦时,习近平表示:对中央查处的一些大案要案,有的高级干部就在背后说查人家干什么,做了那么多工作,就这一点小事就要抓住不放,显得忿忿不平的。情况是这样吗?看看那些人写的忏悔录,哪个人是冤枉的?  仅以十八大以来落马的5名副国级及以上大老虎为例来看。  周永康已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呈现出其犯罪事实:如何搞团团伙伙,利用李春城、蒋洁敏等“门徒”,为长子周滨等亲属谋取不当利益;如何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等。  苏荣虽暂未押上被告席,不过,他在忏悔录中坦白了“全家腐”事实:“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谷俊山、郭正钢等“军老虎”的落马,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徐才厚、郭伯雄对军队造成的伤害。  至于令计划,陈川平、申维辰等落马的“西山会”成员,还有其潜逃到美国的幺弟令完成等亲属,也证实了他贪腐受贿、滥用职权、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核心机密等事实。      石平提出:曾有人拿“领导人工作过的省份无虎”、“京沪无虎”来说事,认为是“选择性”打虎拍蝇。随着反腐的深入,从党政机关到军队高层,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各省区市,反腐无死角、全覆盖,所谓的“选择性反腐说”不攻自破。  福建、浙江、上海曾是习近平工作过的地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初步统计,截至目前,这三地至少打了“五虎”: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福建原副省长徐钢,福建原省长苏树林,上海原副市长艾宝俊,浙江省宁波市原市长卢子跃。  河南、辽宁曾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工作过的地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初步统计,截至目前,两地至少打了“三虎”,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陈铁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此外,3月4日被查的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此前曾任辽宁省委书记;吉林“首虎”吉林原副省长谷春立,在2013年到吉林之前,曾在辽宁工作20多年。  身为中国最高反腐机构中纪委的“掌门人”,北京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工作过的地方。2015年11月11日,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被查。一个多月后,中纪委于今年1月5日通报了调查结果,查出吕锡文有“妄议中央大政方针,长期搞团团伙伙,对抗组织审查”等一系列问题,“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早在2014年6月26日,听取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2014年首轮巡视情况的汇报时,习近平就曾强调:如果我们对群众举报没有回应,没有按从严治党的要求去做,群众的期待就会挫伤。不能看人看地方下“菜碟”,对领导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扫描。  2015年2月16日斯鑫良被宣布调查时,也有评论人士提出:斯鑫良落马传递出一个鲜明信号,反腐没有地域禁区。      石平提出:至于“发现一个、揪出一窝”,这本身就是反腐败斗争的一个规律。腐败分子为了自保,总是善于搞圈子、拉帮派,攀人身依附、编织利益同盟,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因此,“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就不足为奇,“顺藤摸瓜”揪出“大老虎”也具有必然性,将这种情况看成是“派系斗争”,实在是牵强附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昨日发表的《周永康“门徒”陆续宣判,令计划“亲友帮”呢?》一文,已经详细剖析了周永康“秘书帮”、“石油帮”、“四川系”、“政法系”等“门徒”架构,以及令计划通过“西山会”搞团团伙伙的事实。  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也表示:上世纪90年代,一些地方官场就流传一句话,叫“入党不入伙,等于白忙活”;到了2000年之后,又开始流传两句话:“进圈子不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班子不进圈子,等于白进班子”。这从侧面印证,“帮派现象”已然出现,在一些政治生态恶化比较严重的地方,这种现象甚至到了半公开、公开的地步。正因如此,近年的反腐经常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窝案频发,但不能通过窝案频发,得出所谓的“派系斗争”的结论。  责任编辑:

央行官员:个税起征点至少提高到5000元

原标题:央行金融研究所姚余栋:个税起征点至少提高到5000元    第五届岭南论坛”于2016年3月27日在中山大学举行。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姚余栋出席并演讲。  姚余栋认为,“个人所得税不应作为征收的主要来源,其主要功能是调节收入分配”。从国际上看,个人所得税占GDP比重逐渐下降是全球趋势。此外,除个人所得税外,我国纳税人还要缴纳“五险一金”,姚余栋把其看做发达国家的社会保障税。  就个税而言,姚余栋提出了自己的方案,一个是将劳动最高边际税率一下降到45%,“要大幅度的降,不要一点一点降,要不然就会错过改革的黄金期”。另外,可以将累进税制改为20%的统一税制。此外,“应提高起征点,增加抵扣项目,照顾中低收入群体,已经有五年没有调3500元的个人所得税征收点了,近期工资水平不断上涨,应该至少提高到5000元,抵扣还要提高”。  在谈到个税抵扣项时,姚余栋明确表示应该增多。第一,应把抚养养孩子的费用抵扣,第二,房贷也应加入抵扣项,“这是国际惯例,也可以帮助去库存”。  对于有观点认为,如果提高起征点,可能税收会大幅下降。姚余栋回应道,“短期会下降,但国际经验表明,过几年反而会交更多”,“而且我们财政调整空间非常大,即使短期下降,稍微多一点也没有关系”。责任编辑:

华商报讯(记者 陈琳)西安市纪委昨日发布通报,西安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郭秦林等4人被给予留党察看、行政撤职处分。  日前,西安市纪委对西安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郭秦林,办公室主任李航空,行财装备处处长李丽,西安市社会保险管理中心工伤保险部部长张文社的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通报指出,郭秦林等人置中央三令五申于不顾,在党的十八大和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仍然不收敛、不收手,是典型的顶风违纪行为。  郭秦林等人的严重违纪问题,究其原因,既有个人放松世界观改造的思想根源,又有对下属人员监管不力的因素。郭秦林作为党员领导干部,自身存在不廉洁行为, 最终带坏了风气、带坏了队伍。各级党组织及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引以为戒,不断加强自身修养,强化廉洁用权的意识,管好自己,始终对组织、对纪律心存敬畏, 做廉洁从政的表率。要明确责任、敢于担当,切实把党风廉政建设当作分内之事、应尽之责,管好班子、带好队伍,做到任何时候都不踩红线、不越雷池。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小学有了戏剧课“示范剧”  记者 林颖颖 实习生 荆逍  晨报讯 上海在落实国务院提出的“到2018年各级各类学校开齐开足美育课程”上,又往前推进了一步。记者日前从上海戏剧学院获悉,由市教委上戏“综合艺术教研基地”历时一年多打磨出的中小学戏剧教育示范剧目《悲惨世界》,将于4月15日起前往上海10余所中小学进行春季巡演。  “台词全部使用韵文,表演过程中融合了钢琴、戏曲、音乐剧等元素,演员的表演幽默逗趣,台词押韵,唱腔响亮动人。”该剧统筹薛敏说。  据悉,这部中小学版的《悲惨世界》,此前已经在上海戏剧学院附属中学、延安中学、包玉刚实验学校等进行了演出,反响热烈。  “综合艺术教研基地”基地负责人、《悲惨世界》 总编剧、总导演孙惠柱教授表示:“西方的教育戏剧要学生都来演自己的故事,但在现实中不可能做到人人参与,这是个世界性的难题。其实从模仿入手更适合中小学的艺术教学,全世界音乐课都是这样教的。我们的示范剧就好比音乐课的练习曲,学生在老师带领下通过学演‘练习剧’,可以对戏剧有切身的体验与了解。”责任编辑:

【“四风”监督哨】公车岂能做人情 心存侥幸终被查  ——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质安站站长毛开强违纪问题剖析  “没想到八项规定与我们这些基层干部也息息相关。当时的侥幸心理,让自己尝了苦果。”这是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建设工程质量安全监督站(以下简称质安站)站长毛开强在接受组织调查时的悔悟。  2014年春节前,毛开强接到一个电话 ,对方是宁德市质安站的一位同行,称其有位亲戚要到建阳过年,正月初四返回宁德,因春节期间交通不便,想请毛开强安排接送,同时也邀请他到宁德走走。“不就是用一次车吗,既然老乡开了口,就送个人情。”同为宁德籍的毛开强当下就答应了下来。  2014年2月4日上午,毛开强安排质安站驾驶员余华驾驶公车,将同行的亲戚从建阳送回宁德,毛开强自己也随车一同前往。在宁德吃过午饭后,毛开强与余华二人驱车返回,途中遇交通事故堵车,两人就近在寿宁县城留宿,次日上午回到建阳。事后,毛开强将此行车辆燃油费用360元签批到区质安站入账报销。  “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再说费用也才几百元,应该没人注意。没想到,时间过去这么久,还是被揪了出来。”毛开强懊悔不已。  2015年下半年,建阳区纪委联合相关部门在对区直部门及其下属单位“三公”经费使用情况例行检查的过程中,一张加油费报销票据引起了检查人员的注意。  “加油地点是外地,加油时间是春节期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要好好查一查。”检查人员说。  2015年9月21日,区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组织人员对上述问题进行初核,经调取该车行车记录及查阅有关凭证后,发现区质安站存在违规报销相关费用等问题。  “请你将单位的日常用车情况说明一下。” 收集完相关书证,调查人员开始与毛开强正面接触。  “单位里平时开会、出差及跑工地都会用公车。”毛开强说。  随后,调查人员出示一张该车辆在宁德某加油站、金额为360元的加油费发票,要求毛开强说明情况。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承认了自己公车私用的事实。  2015年10月20日,建阳区规划建设和旅游局党委给予毛开强党内警告处分,责令其退赔相关费用360元。  “都怪自己纪律意识不强,没下功夫学习党纪条规,终致触犯了党纪。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今后我一定从自身做起,严格按规定管理单位事务。”毛开强检讨说。(福建省纪委)责任编辑:

原标题:反腐是“派系斗争”吗?  昨天出版的第7期《求是》杂志,红旗论坛版块刊登了署名石平的文章《反腐败不是“权力斗争”》,其中提出:将“顺藤摸瓜”揪出“大老虎”看成是“派系斗争”,实在是牵强附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求是》杂志红旗论坛版块经常发表署名石平的文章,多次驳斥关于反腐的不同声音。  2015年第5期《打赢反腐败斗争的攻坚战、持久战》一文,就提出:“境外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竭力颠倒黑白、混淆是非,说什么我们反腐败是权力斗争的工具、排除异己的手段”。  关于“反腐败是不是权力斗争的工具”,此前中央领导早有明确答复。  2015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期间,在西雅图发表了一场备受关注的演讲,其中提到:“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大力查处腐败案件,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就是要顺应人民要求,这其中没有什么权力斗争,没有什么‘纸牌屋’”。  《纸牌屋》是美国出品的一部政治题材电视剧,主要讲述围绕在白宫周围的美国高层权力斗争。  与2015年第5期《打赢反腐败斗争的攻坚战、持久战》那篇文章相比,石平在《反腐败不是“权力斗争”》一文中,不仅强调反腐不是“权力斗争”,没有所谓的“纸牌屋”,还强调反腐不是派系斗争。“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石平在文中列出了以下三个理由,驳斥反腐是权力斗争、派系斗争等错误观点。      石平提出:3年多来,哪一个高官的落马不是因为有铁一般的违法违纪事实?这些落马官员的案件都是铁证如山,经得起法律、时间和人心的检验,这些人在自己的“忏悔录”中也都承认犯罪事实。因腐败而违法犯罪,罪有应得受惩罚,又怎能扯到权斗上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5年1月13日,在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谈到一些干部乱评乱议、口无遮拦时,习近平表示:对中央查处的一些大案要案,有的高级干部就在背后说查人家干什么,做了那么多工作,就这一点小事就要抓住不放,显得忿忿不平的。情况是这样吗?看看那些人写的忏悔录,哪个人是冤枉的?  仅以十八大以来落马的5名副国级及以上大老虎为例来看。  周永康已被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书呈现出其犯罪事实:如何搞团团伙伙,利用李春城、蒋洁敏等“门徒”,为长子周滨等亲属谋取不当利益;如何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等。  苏荣虽暂未押上被告席,不过,他在忏悔录中坦白了“全家腐”事实:“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谷俊山、郭正钢等“军老虎”的落马,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徐才厚、郭伯雄对军队造成的伤害。  至于令计划,陈川平、申维辰等落马的“西山会”成员,还有其潜逃到美国的幺弟令完成等亲属,也证实了他贪腐受贿、滥用职权、违纪违法获取党和国家核心机密等事实。      石平提出:曾有人拿“领导人工作过的省份无虎”、“京沪无虎”来说事,认为是“选择性”打虎拍蝇。随着反腐的深入,从党政机关到军队高层,从中央部委到地方各省区市,反腐无死角、全覆盖,所谓的“选择性反腐说”不攻自破。  福建、浙江、上海曾是习近平工作过的地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初步统计,截至目前,这三地至少打了“五虎”: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福建原副省长徐钢,福建原省长苏树林,上海原副市长艾宝俊,浙江省宁波市原市长卢子跃。  河南、辽宁曾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工作过的地方。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初步统计,截至目前,两地至少打了“三虎”,辽宁省政协原副主席陈铁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阳,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秦玉海。此外,3月4日被查的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此前曾任辽宁省委书记;吉林“首虎”吉林原副省长谷春立,在2013年到吉林之前,曾在辽宁工作20多年。  身为中国最高反腐机构中纪委的“掌门人”,北京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工作过的地方。2015年11月11日,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被查。一个多月后,中纪委于今年1月5日通报了调查结果,查出吕锡文有“妄议中央大政方针,长期搞团团伙伙,对抗组织审查”等一系列问题,“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早在2014年6月26日,听取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2014年首轮巡视情况的汇报时,习近平就曾强调:如果我们对群众举报没有回应,没有按从严治党的要求去做,群众的期待就会挫伤。不能看人看地方下“菜碟”,对领导同志工作过的地方,不能投鼠忌器,要全部扫描。  2015年2月16日斯鑫良被宣布调查时,也有评论人士提出:斯鑫良落马传递出一个鲜明信号,反腐没有地域禁区。      石平提出:至于“发现一个、揪出一窝”,这本身就是反腐败斗争的一个规律。腐败分子为了自保,总是善于搞圈子、拉帮派,攀人身依附、编织利益同盟,沆瀣一气、同流合污。因此,“拔出萝卜带出泥”也就不足为奇,“顺藤摸瓜”揪出“大老虎”也具有必然性,将这种情况看成是“派系斗争”,实在是牵强附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昨日发表的《周永康“门徒”陆续宣判,令计划“亲友帮”呢?》一文,已经详细剖析了周永康“秘书帮”、“石油帮”、“四川系”、“政法系”等“门徒”架构,以及令计划通过“西山会”搞团团伙伙的事实。  制度反腐专家、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原副院长李永忠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也表示:上世纪90年代,一些地方官场就流传一句话,叫“入党不入伙,等于白忙活”;到了2000年之后,又开始流传两句话:“进圈子不进班子,等于进了班子;进班子不进圈子,等于白进班子”。这从侧面印证,“帮派现象”已然出现,在一些政治生态恶化比较严重的地方,这种现象甚至到了半公开、公开的地步。正因如此,近年的反腐经常是“拔出萝卜带出泥”,窝案频发,但不能通过窝案频发,得出所谓的“派系斗争”的结论。  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1-14 11: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