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陕西1名官员多年吃空饷:坐牢每月领5千元工资

  • 分类:科技

根据爆料人郭先生的描述,在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有一名叫李新奇的副站长,十多年不上班,不过单位里的工资却照发不误,长期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三年前因为做生意违法,进了监狱。  虽然人在监狱,不过领空饷的事一直没停。今年4月中旬,情报站记者来到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  记者:“有没有李新奇这个人?”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这儿没有这个人。”  记者:“没有李新奇这个人吗?”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你去林业站找一下。”  林业站现任副站长:“我是09年来这儿的,来就一直没见过李新奇,没上班可能有十年了吧,李新奇原来很早以前是站上的副站长。”  一个副站长多年不上班,是身体有恙还是另有隐情?他在单位之外究竟在干什么呢?  林业站工作人员:“他就在外面,十多年一直在外边做生意,做跟水泥有关的生意,后边做烟草,反正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世上。  林业站多位工作人员再次证实李新奇副站长的确一直没有上班,而是在外面经营自己的生意,同时林业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这个扶风县林业站的李副站长多年来没为单位做出什么贡献,可单位里的工资一直照发不误。  李新奇的工资,给你说实话,李新奇的工资发着呢,人家以前是个领导,有点吃空饷的意思,这个事情还比较敏感。”  当记者找到扶风县林业站的党支部书记,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神通广大的李副站长现在究竟人在哪儿时,这位支部书记的反应显的非常反常。  记者:“那他现在没在单位多少年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你不停地问这干啥?”  记者:“那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落实过这个人在哪?”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我们落实他干啥。”  每月5000元,坐牢依然吃空饷  根据多方采访, 在扶风县,当年跟李新奇接触过的熟人几乎都不知道李新奇的行踪。难道他真的是因为犯罪已经被关押?今年5月初,记者来到了陕西省关中监狱。  狱警:“李新奇这个服刑员现在在我们关中监狱火房监区关押,他是2013年的11月30日被羁押的,被杨凌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这个李新奇副站长因为倒卖烟草,涉案金额300万以上,几年前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又6个月,目前已经在关中监狱服刑将近两年时间了。  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是,在入狱的这两年,这个李副站长居然还享受着正常的工资待遇,这一点记者也在扶风县林业站财务室里得到了证实。此时,这位财务人员手上拿的是最新一个月的林业站里的人员工资造表,而在第七位,记者见到了李新奇的名字。  财务人员:“我给你看最近的工资表,这是今年3月份的工资表,李新奇一个月发5200元。”  记者:“2月份儿发多少?”  财务人员:“一样的。”  本就吃了多年空饷,现在即便坐到牢里依然能够领空饷,这个事儿听起来真的像天方夜谭,究竟是谁持续不断地给李新奇发这个钱?随后,记者来到主管干部的扶风县委组织部。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林业局给我报的册子上有这个人。”  记者:“林业局报的李新奇还上班呢?”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嗯。”  组织部将皮球一脚踢到了林业局  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魏局长给我安排的工作又不是干这事,你别问我,有啥事你找林业站。”  记者:“我听别人说他被关到监狱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至于关没关我不知道,没给这儿发过函。”  记者:“关到监狱还给发工资吗?”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没给这儿发函。”  就这样林业站又一脚把皮球踢回给了上级单位。最终记者来到了扶风县纪委。  记者:“服刑人员能不能领工资?”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肯定不行了要双开,按照党纪条规判刑的话要是党员就开除党籍,公职人员就开除公职。”  记者:“他们单位林业局林业站有没有责任?”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这个肯定属于违纪,是谁的问题谁担着。”  记者:“你们知道这个事不?”  纪委工作人员:“知道,这事正调查。”  记者:“那现在还发着工资?”  纪委工作人员:“……”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国家公务人员如触犯刑法,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应负刑事责任,开除公职。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17条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同时也不再享有公务员的各项权利;不享受退休金的福利。  (来源:陕西广播电视台)责任编辑:

新快报记者 周聪 实习生 叶碧君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张小庄涉嫌受贿,昨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堂受审。起诉书显示,对张小庄的指控共有三项合计人民币428万余元。  检方查明,张小庄在任院长期间,在医院基础建设、设备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28万余元。张小庄对指控的三宗犯罪事实都提出了异议,不承认自己犯罪,称自己错在“脸皮太薄”,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别人出钱。  张小庄被“双规”时的头衔为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院长,广东省第十、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广东省新生儿护理抢救中心主任,广东省新生儿ICU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广东省“十一五”新生儿重点专科负责人。  张小庄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工作31年,被调查前,他当院长12年,十分风光。2014年11月28日,因涉嫌受贿、违反财务纪律和廉洁自律规定等问题,被广东省纪委立案调查。  据此前《广东党风》披露,张小庄私设小金库,经营院内外的“圈子”,他在悔过书里写道:“医院要生存,事业要发展,个人要出头,就得要加入其中(圈子)”。  据纪检材料显示,张小庄的女儿在澳洲产后坐月子,他担心女儿恢复不好,派医院产后康复科科长用公款购买产妇用品休年假去侍候她;担心女儿吃不香,他安排月子厨师带薪休假3个多月专程去澳洲给女儿做月子餐。  庭审中,检方一共指控了3单张小庄受贿的事实。指控称,2007年—2009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下级妇幼保健院推荐的方式,为广东省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开展脐带血库的业务上谋取利益,为此于2009年7月29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董事长甘某贿送的39.29万 澳元。  2011年—2013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省妇幼保健院原设备科科长廖某(另案处理)授意关照等方式,为广州某医疗公司在省妇幼保健院销售医疗器械的问题 上提供帮助,为此于2012年2月27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股东罗某某贿送的20万澳元。  对于第一项指控,张小庄称,在担任院长之前,省妇幼保健院就已与甘某的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规定必须利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作为合作宣传培训的基地。对 甘某给其女送钱一事,张小庄称,他事后隔了差不多大半年才知道。其说,曾严厉批评女儿,要她把钱退回去。“你女儿收钱,这么大笔的资金,都是事后才告诉你 吗?”公诉人追问。“这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女,特立独行的一个特点吧!”张小庄如此解释。  对第二项指控,张小庄辩解说,因自己与罗某某家是世交,与其父亲相交多年,当罗某某找自己希望在医疗设备竞标上给予支持,他仅是将罗某某带到了设备科,并 没有暗示设备科给予关照。至于罗某某给钱给女儿,张小庄说,罗某某与女儿年龄相仿,两人“似有似无”的交往过,对于女儿收钱的事,他并不知情,声称女儿回 国治病时才跟自己说的。张小庄说,他认为这是两个具有完全民事责任的人之间的事情。  检方第三项指控称,起诉书指控,2009年至2011年间,张小庄为广州中十精密建设有限公司在承揽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洁净手术室工程建设、设备采购等 业务上谋取利益,分两次收受了该公司负责人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共80万元。其中,2010年11月在广州市淘金路附近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 50万元,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单位办公室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分别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储蓄卡3张(金额共人民币30万元)。  张小庄辩解称,他没有为赵某谋取利益。张小庄说,当年,他的一位同事说找到门路可申报国家973课题。该门路共需100万经费,于是两人商量各出50万元,共同申报,而自己的50万元是找赵某某出的。张小庄表示,这是为了医院提升知名度。  至于30万元的银行卡,张小庄称,他是在清理办公室时才发现的,后来才得知是赵某某送的,后在医院的纪检监察室等人见证下,这3张卡被退还给赵某某,所以不能算受贿金额。  法庭上,每当检方拿出一项证据,张小庄及其律师都会极力辩驳,张小庄不断重复“我没有为他人牟取利益”。  面对指控,张小庄只承认自己“错了”:“我承认我自己脸皮太薄,拉不开脸面,将世交的小孩介绍给下属设备科廖某认识。也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求赵某某私人出资,我犯错了。”张小庄说自己对上述的行为十分后悔。  目前案件仍在审理当中。责任编辑:

原标题:社评:委内瑞拉的“中国钱”面临多大风险  据西方媒体报道,北京近日派出“非官方特使”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举行会谈,以确保“一旦马杜罗总统下台”其继任者将继续承认欠中国的债务。做出这一报道的外媒宣称,这意味着中国对委内瑞拉的姿态“发生转变”。  委内瑞拉局势持续动荡,一些地方不时出现哄抢商店等失序事件,国际舆论对马杜罗政府的前景大多悲观。由于中国是委最大债权国,委尚未偿还中国的债务据认为在百亿美元之上,这些债务的安全被中国国内舆论高度关切,也成为国际媒体的热门话题之一。  但是认为中国对委的姿态“转变”了,这是视角混乱导致的不准确结论。中国同委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基本态度不可能变。如今中国在世界各地同反对派接触都不是禁忌,接触的方式和公开程度有时会受执政力量态度的影响。如果外媒上述关于中国“非官方特使”接触委反对派的消息是真的,大概不值得大惊小怪。  而且如果上述报道属实,未必就是北京仅仅为了“收回贷款”而做出的仓促之举。无论委局势是否存在多种不确定性,北京同委各方保持接触都是正当的。相信委内瑞拉执政党有这样的胸怀,也相信中国政府能处理好这当中有些微妙的关系。同一个国家的反对派接触,这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越来越寻常。  至于中国能否收回对委百亿美元之上的贷款,这个问题应当这样看:  第一,中委确立了石油换贷款的还款模式,总体看它是牢靠的。委石油储量是全球最丰富的之一,委也没有赖过账,其对华欠款变成坏账的概率很低。  第二,中委友好合作超越委政党利益,是委国家的重要战略选择。委地处拉美,委美关系再要紧,对委发展同中国关系也并非排斥的。相反,把同中国关系作为地缘战略的平衡因素符合绝大多数拉美国家的利益。就委内瑞拉来说,目前看不到反对党一旦上台会同中国“一刀两断”的任何理由和迹象。  第三,除非委崩溃,其欠中国的债务找不到责任继承者了,那一大笔钱才会真的打水漂。在这之前人们看到的都是“风险”。它们也是委其他国际债务的共同风险。由于委是资源型国家,经济完全崩溃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近期油价在恢复,委从长远看熬过眼下危机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了,委内瑞拉政治动荡和油价这两年的低位超出了全世界的预测,中国大概同样预估不足。委的案例还是很值得总结的,我们今后对外贷款时需要更加谨慎,筹划更加缜密,无论官方这样思考还是舆论这样要求,都是对委局势自然而正常的反应。  战术上的细致是必需的,但是战略上的勇气大概也不可少。这几年舆论关注了多个国家政局变故时中国贷款和投资的安危,然而一个超级现实是,中国从全方位对外合作中的收获远远大于损失。我们的确交过一些“学费”,但结果是我们成长壮大了,而不是因为某一个具体损失跌倒了。  将某项具体对外合作的风险乃至损失做政治化解读,将它们称为中国政府在国内需要用钱地方很多的情况下“慷国家之慨”和“四处撒钱”,这是非常不专业和短视的。  一旦委内瑞拉或者中东某个国家出现混乱,中国将不得不跟着承受风险。但是中国向世界各国贷款、投资又总体上保持了风险的可控。中国是这些年国际经济合作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中国社会一定要有足够气度确保对此了然于胸。  祝愿委内瑞拉能够渡过眼下难关。中国是大国,当今世界任何一个政权对中国恶意违约都将是极不理性的行为,委大概不会乱致连这样的理性都无以立足和安放的程度。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4日上午,重庆晨报记者从警方获悉,今天凌晨5点35分左右,一艘运沙船在江津石梁湾长江水域翻沉。事故发生后,有3人获救,但仍有4人失踪下落不明。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翻沉的“航宇95”是一艘运沙船,在凌晨5点35分,该船经过江津石梁湾长江水域时,发生了翻沉。经过营救,落水的人员中,有3人已经获救,但仍有4人失踪。  目前,江津区政府、长航公安等部门正在现场组织施救,而他们也向下游的渔船等船只发出了通告,协助营救落水失踪的人员。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 编辑 王婷婷)责任编辑:

评价、技术、标识三管齐下——  转基因安全阀门,中国把得很严  本报记者 徐 玢  “我国对转基因成分检测的精度可达到0.1%,也就是说如果1000颗玉米中混杂了一颗转基因玉米都能被检验出来。”近日,在与科技日报记者谈到转基因安全时,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院长黄昆仑打了这个比方。  转基因安全一直牵动着国人敏感的神经。通过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导入生物体基因组中,转基因技术带来更优的生物体遗传性状,也带来对其安全性的连绵争议。  “目前,我国转基因重大专项中有25%的经费用于研究生物安全,这个比例在所有的重大研发计划中是最高的。”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看来,我国已经建立了转基因国家安全监管体系、安全服务体系和平台,培养了一批掌握技术的人才队伍,有能力确保转基因产品产业化的安全。  “任何新技术的应用都可能存在风险。转基因技术如此,人们熟悉的杂交育种技术也是如此。”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林敏说,在各类生物育种技术中,迄今只针对转基因技术建立了系统的安全体系,这足以克服和避免应用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潜在风险。  在转基因安全管理方面,我国早在10多年前就与发达国家接轨。1993年,国家科委制定基因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性文件。1996年,农业部正式实施《农业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办法》。2001年5月23日,国务院又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这标志着我国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从研究试验延伸到生产、加工、经营和进出口各环节。”林敏说。  应用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潜在风险涉及生态环境安全、人畜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因此转基因安全性评价包括食用安全性评价和环境安全评价,其中食用安全性评价主要包括营养学、毒理学和致敏性评价等内容。  “2009年,转基因抗虫水稻获得国家农业部颁发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在此之前,我国已对该品种转基因水稻进行了长达11年的安全性评价。”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说,我国对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评价慎之又慎。  “根据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标准,在评价抗虫作物时毒理学试验只要求做大鼠90天喂养和口服急性毒性试验。但我国在这些试验以外,还增加了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标准中没有要求的三代繁殖试验、慢性毒性试验和致畸试验。”黄大昉说,从生物学上来说,小鼠的90天相当于70岁人的9年时间,我国对转基因水稻食用安全的试验已经超出实际要求。“而且我国转基因安全证书的有效期为6年,可以及时甄别潜在风险。”  “在转基因方面,我们有过硬的产品,在转基因水稻研发方面甚至是领先的,但还不能推出产品,这就在于政府部门对风险的严格把控。”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桢说。  数字说明了同样的趋势。截至2012年,农业部共受理了192家研发单位的生物安全申请1525项,最终仅对转基因抗虫棉花、抗虫水稻、植酸酶玉米、抗病毒木瓜等7种作物发放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而最终真正进入商品化生产的作物只有转基因棉花和木瓜。“最初安全申请与最终获得安全证书之间的悬殊数量,也说明了我国转基因安全评价程序的严格。”林敏说。   严格转基因管理程序的同时,不断提升的科技水平成为转基因生物安全的又一道保障。  2008年,我国开始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实施。大量经费被用于转基因生物安全。近十年来,我国共研制转基因环境安全评价技术新方法69项,食用饲用安全评价技术新方法30项,检测监测技术新方法95项,制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技术标准和规程3项,转基因生物检测技术标准89项,研制标准物质25种。这些技术、标准、规程形成了高精度、高通量和高效率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和检测监测的技术体系,并已应用到农林、质检等行业国家转基因产品监管中,大幅度提高了我国生物安全保障能力。  “在重大专项支持下的模拟胃肠道消化稳定性、转基因生物蛋白与微生物蛋白表达分析等研究成果可以帮助科学家在体外模拟人体、分析人体是否可以消化转基因作物中目的基因表达的蛋白质。作为评价转基因作物是否存在毒性或潜在致敏性的科学数据,这些成果已经制定为国家标准,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制定的标准。”黄昆仑说,我国在转基因生物安全领域的很多工作具有独创性,确保我国在该领域自主、可控、领先。  “美国曾经准备把没有经过我国批准的一种转基因抗虫玉米出口到中国,结果在海关被查出来了,这里用的就是转基因重大专项研发的技术。”万建民说,生物安全检测监测技术的提升保障了我国生物安全,也使我国突破了发达国家在转基因安全管理方面设置的技术壁垒。  截至2015年,已有42个转基因检测机构通过“2+1”认证,形成了功能完善、管理规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检测体系。应用已有技术,可对转基因产品成分、环境安全、食用安全进行全程安全检测、监测、评价。   “我国在转基因作物方面采用了强制性标识方法,是世界上唯一进行定性标识的国家,即只要产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就必须标识。”林敏说。  根据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规定,凡列入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必须进行标识;未标识和不按规定标识的,不得进口或销售。  世界其他国家的转基因产品标识制度分为“自愿标识”和“强制性标识”两种。例如美国、加拿大以及阿根廷等国家采取转基因自愿标识管理政策。欧盟国家与我国一样采取强制性标识管理政策。“但在欧盟国家,相关产品中转基因成分的含量只有高于0.9%这一阈值时才需标识。在日本这一阈值被定为5%。”林敏说。  “我国制定的转基因成分检测标准远低于日本、欧盟等国家地区转基因成分标识的阈值,也就是说在标识管理上,我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国家。”黄昆仑说。  生物安全管理理念决定着转基因技术政策以及产业的走向。包括转基因生物标识制度在内的安全管理政策常被作为抢占市场和技术制高点的壁垒。  “近年来,国际方面在生物技术安全管理上有所松动。虽然有争议,但一些主流科学家仍认为,一部分基因编辑技术没有涉及到外源基因,管理不需要那么严格。”黄大昉说,“一位美国农业部官员透露,美国在转基因监管方面将有新政策出台。以基因组编辑为重点的新技术是否还要监管和审批,正在制定相关新政策。美国的转基因油菜等已通过审批可以投放市场,这种发展的势头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稿件来源:科技日报)责任编辑:

陕西1名官员多年吃空饷:坐牢每月领5千元工资

根据爆料人郭先生的描述,在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有一名叫李新奇的副站长,十多年不上班,不过单位里的工资却照发不误,长期在外做自己的生意,三年前因为做生意违法,进了监狱。  虽然人在监狱,不过领空饷的事一直没停。今年4月中旬,情报站记者来到宝鸡市扶风县林业局。  记者:“有没有李新奇这个人?”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这儿没有这个人。”  记者:“没有李新奇这个人吗?”  扶风县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你去林业站找一下。”  林业站现任副站长:“我是09年来这儿的,来就一直没见过李新奇,没上班可能有十年了吧,李新奇原来很早以前是站上的副站长。”  一个副站长多年不上班,是身体有恙还是另有隐情?他在单位之外究竟在干什么呢?  林业站工作人员:“他就在外面,十多年一直在外边做生意,做跟水泥有关的生意,后边做烟草,反正这么多年,我们都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世上。  林业站多位工作人员再次证实李新奇副站长的确一直没有上班,而是在外面经营自己的生意,同时林业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这个扶风县林业站的李副站长多年来没为单位做出什么贡献,可单位里的工资一直照发不误。  李新奇的工资,给你说实话,李新奇的工资发着呢,人家以前是个领导,有点吃空饷的意思,这个事情还比较敏感。”  当记者找到扶风县林业站的党支部书记,想要进一步了解这个神通广大的李副站长现在究竟人在哪儿时,这位支部书记的反应显的非常反常。  记者:“那他现在没在单位多少年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你不停地问这干啥?”  记者:“那你们这么多年都没落实过这个人在哪?”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我们落实他干啥。”  每月5000元,坐牢依然吃空饷  根据多方采访, 在扶风县,当年跟李新奇接触过的熟人几乎都不知道李新奇的行踪。难道他真的是因为犯罪已经被关押?今年5月初,记者来到了陕西省关中监狱。  狱警:“李新奇这个服刑员现在在我们关中监狱火房监区关押,他是2013年的11月30日被羁押的,被杨凌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这个李新奇副站长因为倒卖烟草,涉案金额300万以上,几年前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又6个月,目前已经在关中监狱服刑将近两年时间了。  然而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是,在入狱的这两年,这个李副站长居然还享受着正常的工资待遇,这一点记者也在扶风县林业站财务室里得到了证实。此时,这位财务人员手上拿的是最新一个月的林业站里的人员工资造表,而在第七位,记者见到了李新奇的名字。  财务人员:“我给你看最近的工资表,这是今年3月份的工资表,李新奇一个月发5200元。”  记者:“2月份儿发多少?”  财务人员:“一样的。”  本就吃了多年空饷,现在即便坐到牢里依然能够领空饷,这个事儿听起来真的像天方夜谭,究竟是谁持续不断地给李新奇发这个钱?随后,记者来到主管干部的扶风县委组织部。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林业局给我报的册子上有这个人。”  记者:“林业局报的李新奇还上班呢?”  组织部干部组工作人员:“嗯。”  组织部将皮球一脚踢到了林业局  林业局副局长卢志芳:“魏局长给我安排的工作又不是干这事,你别问我,有啥事你找林业站。”  记者:“我听别人说他被关到监狱了?”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至于关没关我不知道,没给这儿发过函。”  记者:“关到监狱还给发工资吗?”  林业站党支部书记:“没给这儿发函。”  就这样林业站又一脚把皮球踢回给了上级单位。最终记者来到了扶风县纪委。  记者:“服刑人员能不能领工资?”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肯定不行了要双开,按照党纪条规判刑的话要是党员就开除党籍,公职人员就开除公职。”  记者:“他们单位林业局林业站有没有责任?”  扶风县纪委工作人员:“这个肯定属于违纪,是谁的问题谁担着。”  记者:“你们知道这个事不?”  纪委工作人员:“知道,这事正调查。”  记者:“那现在还发着工资?”  纪委工作人员:“……”  根据我国相关规定,国家公务人员如触犯刑法,从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应负刑事责任,开除公职。国家《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17条规定:行政机关公务员依法被判处刑罚的,给予开除处分,同时也不再享有公务员的各项权利;不享受退休金的福利。  (来源:陕西广播电视台)责任编辑:

新快报记者 周聪 实习生 叶碧君   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张小庄涉嫌受贿,昨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堂受审。起诉书显示,对张小庄的指控共有三项合计人民币428万余元。  检方查明,张小庄在任院长期间,在医院基础建设、设备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利,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428万余元。张小庄对指控的三宗犯罪事实都提出了异议,不承认自己犯罪,称自己错在“脸皮太薄”,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别人出钱。  张小庄被“双规”时的头衔为教授、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院长,广东省第十、十一、十二届人大代表,广东省新生儿护理抢救中心主任,广东省新生儿ICU医疗质量控制中心主任,广东省“十一五”新生儿重点专科负责人。  张小庄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工作31年,被调查前,他当院长12年,十分风光。2014年11月28日,因涉嫌受贿、违反财务纪律和廉洁自律规定等问题,被广东省纪委立案调查。  据此前《广东党风》披露,张小庄私设小金库,经营院内外的“圈子”,他在悔过书里写道:“医院要生存,事业要发展,个人要出头,就得要加入其中(圈子)”。  据纪检材料显示,张小庄的女儿在澳洲产后坐月子,他担心女儿恢复不好,派医院产后康复科科长用公款购买产妇用品休年假去侍候她;担心女儿吃不香,他安排月子厨师带薪休假3个多月专程去澳洲给女儿做月子餐。  庭审中,检方一共指控了3单张小庄受贿的事实。指控称,2007年—2009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下级妇幼保健院推荐的方式,为广东省某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开展脐带血库的业务上谋取利益,为此于2009年7月29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董事长甘某贿送的39.29万 澳元。  2011年—2013年期间,张小庄通过向省妇幼保健院原设备科科长廖某(另案处理)授意关照等方式,为广州某医疗公司在省妇幼保健院销售医疗器械的问题 上提供帮助,为此于2012年2月27日通过其女张某在境外开设的账户,收受了该公司股东罗某某贿送的20万澳元。  对于第一项指控,张小庄称,在担任院长之前,省妇幼保健院就已与甘某的公司达成了合作协议,规定必须利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作为合作宣传培训的基地。对 甘某给其女送钱一事,张小庄称,他事后隔了差不多大半年才知道。其说,曾严厉批评女儿,要她把钱退回去。“你女儿收钱,这么大笔的资金,都是事后才告诉你 吗?”公诉人追问。“这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女,特立独行的一个特点吧!”张小庄如此解释。  对第二项指控,张小庄辩解说,因自己与罗某某家是世交,与其父亲相交多年,当罗某某找自己希望在医疗设备竞标上给予支持,他仅是将罗某某带到了设备科,并 没有暗示设备科给予关照。至于罗某某给钱给女儿,张小庄说,罗某某与女儿年龄相仿,两人“似有似无”的交往过,对于女儿收钱的事,他并不知情,声称女儿回 国治病时才跟自己说的。张小庄说,他认为这是两个具有完全民事责任的人之间的事情。  检方第三项指控称,起诉书指控,2009年至2011年间,张小庄为广州中十精密建设有限公司在承揽省妇幼保健院番禺院区洁净手术室工程建设、设备采购等 业务上谋取利益,分两次收受了该公司负责人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共80万元。其中,2010年11月在广州市淘金路附近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现金人民币 50万元,2011年春节前的一天在单位办公室收受了赵某某贿送的分别存有10万元人民币的银行储蓄卡3张(金额共人民币30万元)。  张小庄辩解称,他没有为赵某谋取利益。张小庄说,当年,他的一位同事说找到门路可申报国家973课题。该门路共需100万经费,于是两人商量各出50万元,共同申报,而自己的50万元是找赵某某出的。张小庄表示,这是为了医院提升知名度。  至于30万元的银行卡,张小庄称,他是在清理办公室时才发现的,后来才得知是赵某某送的,后在医院的纪检监察室等人见证下,这3张卡被退还给赵某某,所以不能算受贿金额。  法庭上,每当检方拿出一项证据,张小庄及其律师都会极力辩驳,张小庄不断重复“我没有为他人牟取利益”。  面对指控,张小庄只承认自己“错了”:“我承认我自己脸皮太薄,拉不开脸面,将世交的小孩介绍给下属设备科廖某认识。也不应该为了单位的事情,要求赵某某私人出资,我犯错了。”张小庄说自己对上述的行为十分后悔。  目前案件仍在审理当中。责任编辑:

原标题:社评:委内瑞拉的“中国钱”面临多大风险  据西方媒体报道,北京近日派出“非官方特使”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举行会谈,以确保“一旦马杜罗总统下台”其继任者将继续承认欠中国的债务。做出这一报道的外媒宣称,这意味着中国对委内瑞拉的姿态“发生转变”。  委内瑞拉局势持续动荡,一些地方不时出现哄抢商店等失序事件,国际舆论对马杜罗政府的前景大多悲观。由于中国是委最大债权国,委尚未偿还中国的债务据认为在百亿美元之上,这些债务的安全被中国国内舆论高度关切,也成为国际媒体的热门话题之一。  但是认为中国对委的姿态“转变”了,这是视角混乱导致的不准确结论。中国同委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基本态度不可能变。如今中国在世界各地同反对派接触都不是禁忌,接触的方式和公开程度有时会受执政力量态度的影响。如果外媒上述关于中国“非官方特使”接触委反对派的消息是真的,大概不值得大惊小怪。  而且如果上述报道属实,未必就是北京仅仅为了“收回贷款”而做出的仓促之举。无论委局势是否存在多种不确定性,北京同委各方保持接触都是正当的。相信委内瑞拉执政党有这样的胸怀,也相信中国政府能处理好这当中有些微妙的关系。同一个国家的反对派接触,这在中国的对外关系中越来越寻常。  至于中国能否收回对委百亿美元之上的贷款,这个问题应当这样看:  第一,中委确立了石油换贷款的还款模式,总体看它是牢靠的。委石油储量是全球最丰富的之一,委也没有赖过账,其对华欠款变成坏账的概率很低。  第二,中委友好合作超越委政党利益,是委国家的重要战略选择。委地处拉美,委美关系再要紧,对委发展同中国关系也并非排斥的。相反,把同中国关系作为地缘战略的平衡因素符合绝大多数拉美国家的利益。就委内瑞拉来说,目前看不到反对党一旦上台会同中国“一刀两断”的任何理由和迹象。  第三,除非委崩溃,其欠中国的债务找不到责任继承者了,那一大笔钱才会真的打水漂。在这之前人们看到的都是“风险”。它们也是委其他国际债务的共同风险。由于委是资源型国家,经济完全崩溃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近期油价在恢复,委从长远看熬过眼下危机还是有可能的。  当然了,委内瑞拉政治动荡和油价这两年的低位超出了全世界的预测,中国大概同样预估不足。委的案例还是很值得总结的,我们今后对外贷款时需要更加谨慎,筹划更加缜密,无论官方这样思考还是舆论这样要求,都是对委局势自然而正常的反应。  战术上的细致是必需的,但是战略上的勇气大概也不可少。这几年舆论关注了多个国家政局变故时中国贷款和投资的安危,然而一个超级现实是,中国从全方位对外合作中的收获远远大于损失。我们的确交过一些“学费”,但结果是我们成长壮大了,而不是因为某一个具体损失跌倒了。  将某项具体对外合作的风险乃至损失做政治化解读,将它们称为中国政府在国内需要用钱地方很多的情况下“慷国家之慨”和“四处撒钱”,这是非常不专业和短视的。  一旦委内瑞拉或者中东某个国家出现混乱,中国将不得不跟着承受风险。但是中国向世界各国贷款、投资又总体上保持了风险的可控。中国是这些年国际经济合作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中国社会一定要有足够气度确保对此了然于胸。  祝愿委内瑞拉能够渡过眼下难关。中国是大国,当今世界任何一个政权对中国恶意违约都将是极不理性的行为,委大概不会乱致连这样的理性都无以立足和安放的程度。  来源:环球时报责任编辑:

4日上午,重庆晨报记者从警方获悉,今天凌晨5点35分左右,一艘运沙船在江津石梁湾长江水域翻沉。事故发生后,有3人获救,但仍有4人失踪下落不明。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翻沉的“航宇95”是一艘运沙船,在凌晨5点35分,该船经过江津石梁湾长江水域时,发生了翻沉。经过营救,落水的人员中,有3人已经获救,但仍有4人失踪。  目前,江津区政府、长航公安等部门正在现场组织施救,而他们也向下游的渔船等船只发出了通告,协助营救落水失踪的人员。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谭遥 编辑 王婷婷)责任编辑:

评价、技术、标识三管齐下——  转基因安全阀门,中国把得很严  本报记者 徐 玢  “我国对转基因成分检测的精度可达到0.1%,也就是说如果1000颗玉米中混杂了一颗转基因玉米都能被检验出来。”近日,在与科技日报记者谈到转基因安全时,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院长黄昆仑打了这个比方。  转基因安全一直牵动着国人敏感的神经。通过将人工分离和修饰过的基因导入生物体基因组中,转基因技术带来更优的生物体遗传性状,也带来对其安全性的连绵争议。  “目前,我国转基因重大专项中有25%的经费用于研究生物安全,这个比例在所有的重大研发计划中是最高的。”在中国工程院院士万建民看来,我国已经建立了转基因国家安全监管体系、安全服务体系和平台,培养了一批掌握技术的人才队伍,有能力确保转基因产品产业化的安全。  “任何新技术的应用都可能存在风险。转基因技术如此,人们熟悉的杂交育种技术也是如此。”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林敏说,在各类生物育种技术中,迄今只针对转基因技术建立了系统的安全体系,这足以克服和避免应用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潜在风险。  在转基因安全管理方面,我国早在10多年前就与发达国家接轨。1993年,国家科委制定基因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性文件。1996年,农业部正式实施《农业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办法》。2001年5月23日,国务院又颁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这标志着我国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从研究试验延伸到生产、加工、经营和进出口各环节。”林敏说。  应用转基因技术带来的潜在风险涉及生态环境安全、人畜安全等多方面的问题,因此转基因安全性评价包括食用安全性评价和环境安全评价,其中食用安全性评价主要包括营养学、毒理学和致敏性评价等内容。  “2009年,转基因抗虫水稻获得国家农业部颁发的转基因安全证书。在此之前,我国已对该品种转基因水稻进行了长达11年的安全性评价。”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说,我国对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评价慎之又慎。  “根据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标准,在评价抗虫作物时毒理学试验只要求做大鼠90天喂养和口服急性毒性试验。但我国在这些试验以外,还增加了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标准中没有要求的三代繁殖试验、慢性毒性试验和致畸试验。”黄大昉说,从生物学上来说,小鼠的90天相当于70岁人的9年时间,我国对转基因水稻食用安全的试验已经超出实际要求。“而且我国转基因安全证书的有效期为6年,可以及时甄别潜在风险。”  “在转基因方面,我们有过硬的产品,在转基因水稻研发方面甚至是领先的,但还不能推出产品,这就在于政府部门对风险的严格把控。”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研究员朱桢说。  数字说明了同样的趋势。截至2012年,农业部共受理了192家研发单位的生物安全申请1525项,最终仅对转基因抗虫棉花、抗虫水稻、植酸酶玉米、抗病毒木瓜等7种作物发放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而最终真正进入商品化生产的作物只有转基因棉花和木瓜。“最初安全申请与最终获得安全证书之间的悬殊数量,也说明了我国转基因安全评价程序的严格。”林敏说。   严格转基因管理程序的同时,不断提升的科技水平成为转基因生物安全的又一道保障。  2008年,我国开始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实施。大量经费被用于转基因生物安全。近十年来,我国共研制转基因环境安全评价技术新方法69项,食用饲用安全评价技术新方法30项,检测监测技术新方法95项,制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技术标准和规程3项,转基因生物检测技术标准89项,研制标准物质25种。这些技术、标准、规程形成了高精度、高通量和高效率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和检测监测的技术体系,并已应用到农林、质检等行业国家转基因产品监管中,大幅度提高了我国生物安全保障能力。  “在重大专项支持下的模拟胃肠道消化稳定性、转基因生物蛋白与微生物蛋白表达分析等研究成果可以帮助科学家在体外模拟人体、分析人体是否可以消化转基因作物中目的基因表达的蛋白质。作为评价转基因作物是否存在毒性或潜在致敏性的科学数据,这些成果已经制定为国家标准,这也是世界上首次制定的标准。”黄昆仑说,我国在转基因生物安全领域的很多工作具有独创性,确保我国在该领域自主、可控、领先。  “美国曾经准备把没有经过我国批准的一种转基因抗虫玉米出口到中国,结果在海关被查出来了,这里用的就是转基因重大专项研发的技术。”万建民说,生物安全检测监测技术的提升保障了我国生物安全,也使我国突破了发达国家在转基因安全管理方面设置的技术壁垒。  截至2015年,已有42个转基因检测机构通过“2+1”认证,形成了功能完善、管理规范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检测体系。应用已有技术,可对转基因产品成分、环境安全、食用安全进行全程安全检测、监测、评价。   “我国在转基因作物方面采用了强制性标识方法,是世界上唯一进行定性标识的国家,即只要产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就必须标识。”林敏说。  根据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规定,凡列入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必须进行标识;未标识和不按规定标识的,不得进口或销售。  世界其他国家的转基因产品标识制度分为“自愿标识”和“强制性标识”两种。例如美国、加拿大以及阿根廷等国家采取转基因自愿标识管理政策。欧盟国家与我国一样采取强制性标识管理政策。“但在欧盟国家,相关产品中转基因成分的含量只有高于0.9%这一阈值时才需标识。在日本这一阈值被定为5%。”林敏说。  “我国制定的转基因成分检测标准远低于日本、欧盟等国家地区转基因成分标识的阈值,也就是说在标识管理上,我国是世界上最严格的国家。”黄昆仑说。  生物安全管理理念决定着转基因技术政策以及产业的走向。包括转基因生物标识制度在内的安全管理政策常被作为抢占市场和技术制高点的壁垒。  “近年来,国际方面在生物技术安全管理上有所松动。虽然有争议,但一些主流科学家仍认为,一部分基因编辑技术没有涉及到外源基因,管理不需要那么严格。”黄大昉说,“一位美国农业部官员透露,美国在转基因监管方面将有新政策出台。以基因组编辑为重点的新技术是否还要监管和审批,正在制定相关新政策。美国的转基因油菜等已通过审批可以投放市场,这种发展的势头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稿件来源:科技日报)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1-12 02: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