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山西黑老大高调出狱百人迎接 3天后被抓回(图)

  • 分类:科技

网传视频显示,在晋城监狱门口,至少10余盘鞭炮摆放在监区门口的路上,另有一段视频显示数十名身着黑色T恤青年男子站成两排,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戴着墨镜走在中间,身后跟着10多人,当该白衣男子走到两排黑衣人中间时,黑衣人喊出口号,白衣男子抬手致意。另有一段视频显示,10多名男子站在监区门口,监区门边站着两排手持盾牌的武警。  网传信息显示,前述场景是“山西晋城黑老大出狱,监狱门口大摆排场”,并称有数十辆豪车到场迎接,“一万响鞭炮36盘,打手120个全部黑T恤站在监狱门口的两边迎接”。  当地警方证实前述视频内容属实。  前街一号(微信号:qianjieyihao)记者从内部人士处获悉,5月23日当天,晋城监狱方面也注意到门外聚集的众多社会人员,便临时决定调换释放顺序,将程幼泽调至最后一名犯人释放,并且曾让其电话联系家人,要求其家人将监狱外人员遣散,但这些人始终没有离开。随后,监狱方只得联系武警,将这些人员驱散。    5月27日早上8点多,有网友在晋城贴吧发出一张照片,内容是一名基层民警在公安内网写给山西省公安厅厅长刘杰反映情况的信件,时间是5月25日16点39分,该民警在信中称,“今天看到许多微信群里转发的关于晋城黑老大陈三出狱的四段小视频和一段文字,信中根本无法平静!当今网络传播速度之快,我想很可能您已经看到!不过,作为基层公安机关的一名普通民警有义务向您反映!”  刘杰于当晚10点在该网上回信称,舆情已于5月24日看到,“此事确实造成了比较恶劣的社会影响。昨天我已经安排省厅刑侦总队和打黑办赴晋城市局,会同晋城市局开展深入调查。同时安排省司法厅和监狱管理局组织专人,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让黑恶势力气焰甚嚣尘上,决不能让社会渣滓沉渣泛起。”  因前述照片并未对该民警的姓名进行马赛克处理,有网友认为该照片的流出系泄密,或将威胁到该民警的安全。  晋城市公安局有关工作人员称,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相关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本身性质已非常恶劣,已引起全民举报,当地并非因该民警的这封信才严惩有关犯罪嫌疑人。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他们将在侦查过程中严格保密措施,决不允许任何人泄露警务机密。    前街一号(微信号:qianjieyihao)记者5月27日从晋城警方获悉,程幼泽曾因贩卖枪支、霸占他人煤矿、故意伤害等罪名3次获刑,警方现已查明该5月23日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犯罪事实,并于5月26日依法将犯罪嫌疑任程幼泽刑事拘留,另抓获8名违法犯罪嫌疑人。  据内部人士透露,程幼泽的妻子也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抓。  晋城市在27日上午召开的对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的会议上,对此案做了通报。通报称,晋城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程幼泽、绰号“程三”,先后三次被判处有期徒刑。  在5月23日释放当天,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燃放鞭炮,摆宴聚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晋城警方称,程幼泽当天出狱时外面的情况知道,他们当时就在门口加强了警力,但因程幼泽已经刑满释放,他们也无法采取相关行动进行制止。  通报称,案件发生后,山西省公安厅高度重视,专门委派刑侦总队领导和专家指导案件侦破工作,晋城市公安局立即成立“5.23”专案组,抽调精兵强将展开侦查,迅速查明了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事实,5月26日,依法将犯罪嫌疑人程幼泽刑事拘留,同时抓获了9名违法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深挖细查、一查到底,绝不能让犯罪分子气焰甚嚣尘上,绝不能让社会渣滓沉渣泛起。  作者 /莽原 十二少 编辑 /小汤圆责任编辑:

原标题:为企业减压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周期延长   特约记者 张梦洁 北京报道   之所以延长最低工资调整周期,与经济下行时期企业经营困难有关,也与近年来有舆论认为最低工资涨幅过快有关。根据人社部统计,过去五年间,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年平均增幅为13.1%。  今后一段时期内,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步伐将有所放慢,调整幅度也将放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地方人社系统获悉,根据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人社部决定在一段时间内将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时间,由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改为两至三年至少调整一次,且调整幅度原则上不超过社会平均工资增长幅度。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与当前经济形势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可能导致的失业压力加大有关,因此通过最低标准杠杆来降低企业用工成本,从而促使企业少裁员。    根据2003年发布的《最低工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一般采取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形式,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  在此基础上,近年来我国最低工资标准稳步提高,有些省份调整周期几乎是一年一次。人社部数据显示,2011-2015年,全国分别有25个、25个、27个、19个、27个地区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但2016年,对最低工资标准作出确定和调整的省份则大大减少。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5月14日,全国仅上海、江苏、重庆、广东等四省市对今年最低工资作了明确,且江苏、重庆更多是对2014年发布的最低工资标准作出调整。  延长最低工资调整周期,与经济下行时期企业经营困难有关。根据人社部统计,过去五年间,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年平均增幅为13.1%。  今年年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曾公开表示,“最近十年,特别是最近八年,工资增长超过劳动生产率两三个百分点,使得我们竞争力越来越不足,实际上代工制是灵活用工,不可能长期发展。”他认为,这与现行《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约束有关。  对此,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今年两会前夕表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业态、新的就业形式,《劳动合同法》在实施八年的过程中反映出一些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导致企业用工成本比较高。他当时表示,人社部正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论证,适时提出意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周,人社部法规司司长芮立新一行到江西开展立法调研,重点就《劳动合同法》的贯彻实施情况进行了调研座谈。他表示,将对地方提出的《劳动合同法》有关修法建议进行认真研究,积极采纳,并适时组织开展《劳动合同法》修订的广泛调研。      除最低工资调整周期延长外,调整幅度原则上也将会不超过社会平均工资增长幅度。  从今年已对最低工资作出明确的四省市调整幅度来看,涨幅普遍放缓。以上海为例,在去年调整的基础上,从今年4月1日起,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从2020元调整到2190元,增加170元,比上一轮调整略少30元。  根据广东省日前发布的供给侧改革方案,广东今明两年内则将暂停上涨最低工资。事实上,从近年来全国最低工资增速来看,涨幅基本在逐年走低。2011-2015年,已经调整地区平均增幅分别为22.1%、20.1%、17%、14.1%、14.9%。  “现在最低工资水平已处于相对合理的状态,如果再按过去几年那样快速上涨,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企业承受的压力会更大,这样只会导致企 业裁员来减轻负担,最后只能推高整体失业率。”李实判断,未来几年,最低工资标准增幅较前几年将会有所放缓,且也不会快于社会平均工资增速。  反映到已发布2016年工资指导线的省份来看,工资增幅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比如,今年山西、内蒙古确定的企业货币工资增长指导线的基准分别是7%、8.5%,相较去年纷纷下调了3个百分点、1.6个百分点。  这其中,部分行业企业工资指导线遭遇了“腰斩”。以内蒙古为例,在13个细分行业中,今年6个行业的工资增长基准线都较去年有所回落,其中尤以采矿业、房地产行业最为明显,较去年大幅回落了5个百分点和6.5个百分点,今年工资基准线还不及去年一半。  在李实看来,最低工资究竟什么时候调整,调整多少才算合理,应该考虑到以下几个因素,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二是当地就业状况;三是综合就业者及其 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等各项成本;四是与企业的承受能力相适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多个省份人社部门发布的今年工作重点中,关于工资保障制度的措辞,多用“完善并落实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合理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或者“建立健全最低工资标准动态评估和调整机制”等新表述方式。责任编辑: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邱宇) 6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北京控烟条例实施刚满一年。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梳理发现,全国已有18个城市制定了地方性控烟法规,其中多为直辖市和省会城市。  在国家层面的控烟工作上,《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把《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列入今年力争完成的立法项目。国家卫计委官员表示,国家级控烟立法已进入最后阶段。    记者梳理发现,在禁烟场所的设定上,北京与深圳最为严格。北京明确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该规定被戏称为“凡是有顶的地方都不能抽烟”。  深圳比北京略有放宽,规定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但歌舞娱乐场所、休闲服务场所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可以除外。  与北京、深圳相比,其他城市对禁烟范围的划定有所收窄。多数城市在具体列出“禁止吸烟场所”的同时,还划定了不完全禁烟的“限制吸烟场所”。  以杭州为例,规定幼儿园、医疗机构、会议室、地下人行通道等场所禁止吸烟,而商场的营业区域、公共交通工具的等候区域、机关事业单位的办公室等地可以按要求划定吸烟区或者设置专用吸烟室。  对于关注度较高的餐馆控烟问题,北京、深圳、青岛、长春、南宁等地要求禁烟,上海、广州等要求一定规模以上的餐馆设吸烟区,兰州鼓励在餐馆设无烟区,鞍山则无明确要求。    记者注意到,北京等多地对违反控烟法规的个人、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均有罚款规定,克拉玛依没有明确的罚款要求。  针对违反法规的个人,北京、上海、天津等多地最高罚款200元,广州、杭州、鞍山、银川等地罚50元,福州罚20元,唐山罚10元,克拉玛依仅要求“对违反规定吸烟者进行劝阻教育,对不听劝告者责令其离开。”  对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的罚款额度比个人高,多地在几千元至1万元之间。其中,广州、深圳、青岛、西宁等地对“情节严重者”最高处以3万元罚款。  部分城市对违反规定的烟草制品销售者处以罚款。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深圳等地特别提到禁止通过信息网络非法销售烟草制品,北京的最高处罚额度高达20万元。    在18个城市中,广州、杭州、鞍山三地明确禁止烟草制品销售者在“世界无烟日”售烟。  广州规定,烟草制品销售者(含个体摊档)应当在每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一天。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当开展对“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宣传,并且加强对烟草制品销售者在“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监督。  深圳、天津、青岛、兰州、长春、西宁和福州鼓励或倡导在“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天津规定,应集中开展控制吸烟宣传,并倡导烟草制品销售者停止售烟一天、吸烟者停止吸烟一天。  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则没有对“世界无烟日”的控烟有特别的规定。    国家层面的控烟立法工作也在进行。2014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把国家卫计委起草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公众征求意见。今年3月份,《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把该条例列入今年力争完成的立法项目。  5月3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在世界卫生组织和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共同主办的“国际控烟和立法高峰论坛”上表示,目前国家层面的立法已进入最后阶段。  毛群安指出,前不久,国家卫生计生委委托中国控烟协会作为第三方对北京控烟条例实施一年的成效做了评估,公众支持度和大家遵守的比例大大提高。他说,北京的控烟立法有独到之处,这坚定了实施国家层面公共场所控制吸烟的决心。  北京市爱卫会办公室主任刘泽军近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控烟条例对国家级控烟立法有促进作用。他说,从北京的工作经验来看,与保留吸烟区相比,全面禁烟是更好的措施。(完)责任编辑:

[贵州大方山体滑坡已导致8死7伤]截至下午四点半,贵州大方县理化乡偏坡村金星组山体滑坡事故已经造成8人死亡7人受伤,还有14个被埋。目前当地正在抢救剩余的被困人员。(央视记者苟顺庭 张杰)责任编辑:

别人的母亲都盼着孩子永远健康、年轻,而张焕枝却多么希望看看儿子老去的面庞,42岁的聂树斌,会是什么模样?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没有人能看到聂树斌42岁的沧桑,可我们依然期待,能从他身上看到法治的模样。   21年来,一场梦境时常现于张焕枝的脑海。  石家庄西郊,已届不惑之年的聂树斌要赶在上班之前,送正读初中的孩子去上学,走过孔寨村西边的那片田地,打一个幸福的哈欠,仿佛这片地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可这样的场景只会浮现在张焕枝的梦里,一旦醒来,又是一夜的辗转难眠,梦境和现实的反差只能化作枕边的清泪。  父母都希望孩子永远年轻,张焕枝却多么希望能看一眼儿子老去的模样。  前一段时间,齐鲁晚报记者再赴石家庄市桥西区留营乡的案发现场。20多年了,人非物亦非。几年前,这里开挖了一条南水北调的输水渠,大量开挖和堆土,让这片曾经平坦的庄稼地变得高低不平。  可在1994年8月11日,这片玉米地郁郁葱葱,宛如一袭“青纱帐”。其中,一场“地毯式搜索”紧张铺开,一阵阵呼喊声在玉米地里回荡。他们喊的人叫康某某,是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技术科的女描图员,这位时年36岁的女工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就在前一天,康某某的父亲和女儿的工友一起,在玉米地发现了一团衣服:一条蓝底蓝绿圈图案的连衣裙,里面还裹着一条粉色内裤。  “这是不是玲玲的衣服?”康父顿感不妙,女儿的工友见状赶紧回厂里报告。11日,100多名液压件厂职工共同寻找失踪的康某某,东倒西歪的玉米穗儿下是工友们焦急的脚步。很快,玉米地里传来一阵喊声:找到了!  然而,听到叫喊时,人们已经隐约知道,这是个坏消息。果不其然,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又连下三天大雨,他们找到的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这正是几天前失踪的康某某。    此时,石家庄鹿泉市下聂庄的张焕枝正在幸福地忙碌着,时年51岁的她儿女双全,儿子刚从技校毕业,进入校办工厂当焊工,一家人其乐融融。她怎会想到,远在20里外的一起奸杀案,竟会跟爱子扯上关系。  张焕枝在家中向齐鲁晚报记者忆起20多年前的那一天时,眼圈红得让人一阵心酸,她却已掉不下眼泪。  1994年9月24日,三名民警的到访打破了这个家的平静生活。  “你儿子是不是叫聂树斌?”  “是。”  “他昨晚回来没?”  “没有。”  “不用等了,他昨天已经被抓了。”  听到这里,张焕枝一愣,赶紧问是怎么回事,可民警只是说有个案子,他有作案嫌疑,如果不是他,很快就能放回来。张焕枝回忆,她自认为了解儿子,顶多也就是一时冲动跟人打架被拘留了。  不久后,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在工作单位石家庄联碱厂见到一张逮捕证,一家人彻底慌了神,逮捕证上清楚地写着聂树斌“强奸杀人”。  “我自己生的,又养了那么多年,我知道我儿子绝不是那样的人!”张焕枝讲到这里时突然提高了嗓音,猛咳了两下,赶紧拿出药瓶喝了两口。如今,张焕枝的桌子上,永远会摆着关于聂树斌案的各种报道,以及每天服用的药品。  张焕枝随后用一个例子佐证所言,在聂树斌被抓前半年,家里有只老母鸡腿瘸了,她便让聂树斌杀掉煮着吃了,可是他拎起来好几次又放下了,“妈,我不敢杀。”最终,因为母子两人都不敢杀,只得将老母鸡以两元钱的价格卖给了街头贩鸡的。  “杀人?他根本就没那个胆量。”张焕枝说,儿子口吃很严重,生性有些懦弱,说他强奸杀人,“我不相信!”    在张焕枝的梦里,聂树斌总是嚎啕大哭,这也是他见儿子最后一面时的样子。  “我到现在都后悔,没能在案发后亲口问一下他,强奸杀人的混账事儿,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实际上,从聂树斌被抓后,张焕枝不知跑过多少路,却只见到儿子一面,那一次母子两人甚至还没说句话。  1995年3月,终于等到聂树斌案一审开庭,张焕枝起了个大早,赶到位于靶场街的石家庄中院,可令她万分失望的是,法院告知,案件涉及受害人隐私,被告方家属不得旁听。但她不死心,一个人等在街对面。过不多久,来了两辆警车,其中一辆车上下来一个犯人,张焕枝一看,是聂树斌,积压在心中半年之久的相思之苦和投诉无门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尽管法官一直朝她打停步的手势,可张焕枝顾不了那么多,几个箭步就跑到法院的楼前,可还没来得及喊几声,让树斌回头看一眼,她已经被挡在了楼门口外。  “虽然没走到近前,可养了20年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当妈的一眼就能看出。”张焕枝清楚地记得,当时树斌的两个肩不一样平了,左肩往下耷拉了。  张焕枝又回到街对面焦急地等着,一个多小时后,法官走出庭外,她赶紧跑上前去,恳求能不能见儿子一面,法官说,去吧,在楼上呢。张焕枝立即跑上楼,只见聂树斌坐在最前排,背对着法庭门,嚎啕大哭。张焕枝刚要走上前就被法警拦住、往外推,她哭着大喊一声:“树斌!”儿子回过头看了一眼,仰着头,满脸是泪。  这一幕成为张焕枝余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她哪会想到,这竟成为母子最后一次相见。   1995年4月28日,张焕枝精挑了几件单薄的衣服,嘱咐聂学生给儿子送过去。聂学生蹬着自行车来到看守所,一看聂学生来了,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诧异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聂学生回答,天热了,给孩子送几件单衣。听到这话,工作人员放下手中的活,转身离开。十几分钟之后,一个人冲着聂学生一个劲地招手:来来来,过来过来,我给你说说。  聂学生走过去,随后听到的消息像一个晴天霹雳,瞬间击倒了这位肩膀依然厚实的退伍军人。对方说,你儿子走了。  聂学生脑子“嗡”的一下,他这才知道,儿子已经被枪毙了。回到家后,聂学生一头倒在炕上,说不出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骑回来的。  他们的痛苦不只是失去了儿子,还在于竟全然不知,甚至没能给儿子收尸。实际上,在张焕枝看来,他们一家人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审判决书没有送达,而二审只做了书面审理,并没有通知他们,更没有送达。  “我儿子怎么会杀人?”聂学生终究还是想不开。张焕枝记得,那是1996年秋天,她从地里干活回来,聂学生躺在床上“睡觉”,推了几下,怎么也推不醒,她意识到不妙,炕边有个安眠药瓶子,拿起来一晃,空了。来不及多想,赶紧把人送到医院。  命虽保住了,人却成了偏瘫。他吞下了整瓶安眠药,还没来得及把瓶子扔进火坑,就倒在了床上。   下聂庄有棵几百年的老槐树,村里有什么事,村民们都在此商议。但从1995年开始,这里越来越少见到聂家人的身影。  直到10年后,一件事的发生,老槐树下又能看到张焕枝的身影了,这时她不再低头负怨。  2005年的一天,张焕枝家突然来了三名记者。刚开始张焕枝很排斥,可记者接下来讲的事情让张焕枝差点哭出来,“他们说,河南那边抓住一个人,叫王书金,交代了一起案子,就是聂树斌那起,说是他干的。”  报道引起关注后,张焕枝也走上了申诉的道路,但并无实质性进展。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16年6月8日,张焕枝拿到再审决定书,当场老泪纵横,说“终于看到司法的阳光照过来了”。  张焕枝今年72岁了,这位坚强的母亲还在奔波。50岁之前,她还是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半文盲,而走过这么多年的上访申诉之路,通过不断学习,她俨然成了能引述不少法律条文的“准专家”。可这对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来说,却是莫大的悲哀。  聂树斌没能看到下聂庄20多年来的变化,这个曾经的小村庄已经摇身变为示范村,宽阔的水泥路,整齐划一的民宅,唯一不变的是村里的那棵老槐树。  每当朝阳升起时,老槐树下会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蹒跚而过,他一声不吭,只听见鞋底的沙沙声和拐杖慢吞吞戳在地上的回响。老人叫聂学生,他身边少了个搀扶的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立山 周国芳责任编辑:

山西黑老大高调出狱百人迎接 3天后被抓回(图)

网传视频显示,在晋城监狱门口,至少10余盘鞭炮摆放在监区门口的路上,另有一段视频显示数十名身着黑色T恤青年男子站成两排,一名身着白衣的男子戴着墨镜走在中间,身后跟着10多人,当该白衣男子走到两排黑衣人中间时,黑衣人喊出口号,白衣男子抬手致意。另有一段视频显示,10多名男子站在监区门口,监区门边站着两排手持盾牌的武警。  网传信息显示,前述场景是“山西晋城黑老大出狱,监狱门口大摆排场”,并称有数十辆豪车到场迎接,“一万响鞭炮36盘,打手120个全部黑T恤站在监狱门口的两边迎接”。  当地警方证实前述视频内容属实。  前街一号(微信号:qianjieyihao)记者从内部人士处获悉,5月23日当天,晋城监狱方面也注意到门外聚集的众多社会人员,便临时决定调换释放顺序,将程幼泽调至最后一名犯人释放,并且曾让其电话联系家人,要求其家人将监狱外人员遣散,但这些人始终没有离开。随后,监狱方只得联系武警,将这些人员驱散。    5月27日早上8点多,有网友在晋城贴吧发出一张照片,内容是一名基层民警在公安内网写给山西省公安厅厅长刘杰反映情况的信件,时间是5月25日16点39分,该民警在信中称,“今天看到许多微信群里转发的关于晋城黑老大陈三出狱的四段小视频和一段文字,信中根本无法平静!当今网络传播速度之快,我想很可能您已经看到!不过,作为基层公安机关的一名普通民警有义务向您反映!”  刘杰于当晚10点在该网上回信称,舆情已于5月24日看到,“此事确实造成了比较恶劣的社会影响。昨天我已经安排省厅刑侦总队和打黑办赴晋城市局,会同晋城市局开展深入调查。同时安排省司法厅和监狱管理局组织专人,对涉嫌违法犯罪的坚决依法惩处,决不能让黑恶势力气焰甚嚣尘上,决不能让社会渣滓沉渣泛起。”  因前述照片并未对该民警的姓名进行马赛克处理,有网友认为该照片的流出系泄密,或将威胁到该民警的安全。  晋城市公安局有关工作人员称,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相关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本身性质已非常恶劣,已引起全民举报,当地并非因该民警的这封信才严惩有关犯罪嫌疑人。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他们将在侦查过程中严格保密措施,决不允许任何人泄露警务机密。    前街一号(微信号:qianjieyihao)记者5月27日从晋城警方获悉,程幼泽曾因贩卖枪支、霸占他人煤矿、故意伤害等罪名3次获刑,警方现已查明该5月23日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的犯罪事实,并于5月26日依法将犯罪嫌疑任程幼泽刑事拘留,另抓获8名违法犯罪嫌疑人。  据内部人士透露,程幼泽的妻子也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被抓。  晋城市在27日上午召开的对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再动员、再部署的会议上,对此案做了通报。通报称,晋城监狱刑满释放人员程幼泽、绰号“程三”,先后三次被判处有期徒刑。  在5月23日释放当天,100余名社会闲杂人员在监区外列队聚集、燃放鞭炮,摆宴聚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晋城警方称,程幼泽当天出狱时外面的情况知道,他们当时就在门口加强了警力,但因程幼泽已经刑满释放,他们也无法采取相关行动进行制止。  通报称,案件发生后,山西省公安厅高度重视,专门委派刑侦总队领导和专家指导案件侦破工作,晋城市公安局立即成立“5.23”专案组,抽调精兵强将展开侦查,迅速查明了程幼泽等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犯罪事实,5月26日,依法将犯罪嫌疑人程幼泽刑事拘留,同时抓获了9名违法犯罪嫌疑人。目前,案件正在依法侦办中,公安机关将深挖细查、一查到底,绝不能让犯罪分子气焰甚嚣尘上,绝不能让社会渣滓沉渣泛起。  作者 /莽原 十二少 编辑 /小汤圆责任编辑:

原标题:为企业减压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周期延长   特约记者 张梦洁 北京报道   之所以延长最低工资调整周期,与经济下行时期企业经营困难有关,也与近年来有舆论认为最低工资涨幅过快有关。根据人社部统计,过去五年间,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年平均增幅为13.1%。  今后一段时期内,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步伐将有所放慢,调整幅度也将放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地方人社系统获悉,根据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经营困难的情况,人社部决定在一段时间内将最低工资标准调整的时间,由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改为两至三年至少调整一次,且调整幅度原则上不超过社会平均工资增长幅度。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实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这与当前经济形势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可能导致的失业压力加大有关,因此通过最低标准杠杆来降低企业用工成本,从而促使企业少裁员。    根据2003年发布的《最低工资规定》,最低工资标准一般采取月最低工资标准和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的形式,每两年至少调整一次。  在此基础上,近年来我国最低工资标准稳步提高,有些省份调整周期几乎是一年一次。人社部数据显示,2011-2015年,全国分别有25个、25个、27个、19个、27个地区调整最低工资标准。  但2016年,对最低工资标准作出确定和调整的省份则大大减少。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5月14日,全国仅上海、江苏、重庆、广东等四省市对今年最低工资作了明确,且江苏、重庆更多是对2014年发布的最低工资标准作出调整。  延长最低工资调整周期,与经济下行时期企业经营困难有关。根据人社部统计,过去五年间,全国最低工资标准年平均增幅为13.1%。  今年年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就曾公开表示,“最近十年,特别是最近八年,工资增长超过劳动生产率两三个百分点,使得我们竞争力越来越不足,实际上代工制是灵活用工,不可能长期发展。”他认为,这与现行《劳动合同法》对企业的约束有关。  对此,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今年两会前夕表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出现了一些新的业态、新的就业形式,《劳动合同法》在实施八年的过程中反映出一些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导致企业用工成本比较高。他当时表示,人社部正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论证,适时提出意见。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上周,人社部法规司司长芮立新一行到江西开展立法调研,重点就《劳动合同法》的贯彻实施情况进行了调研座谈。他表示,将对地方提出的《劳动合同法》有关修法建议进行认真研究,积极采纳,并适时组织开展《劳动合同法》修订的广泛调研。      除最低工资调整周期延长外,调整幅度原则上也将会不超过社会平均工资增长幅度。  从今年已对最低工资作出明确的四省市调整幅度来看,涨幅普遍放缓。以上海为例,在去年调整的基础上,从今年4月1日起,上海月最低工资标准从2020元调整到2190元,增加170元,比上一轮调整略少30元。  根据广东省日前发布的供给侧改革方案,广东今明两年内则将暂停上涨最低工资。事实上,从近年来全国最低工资增速来看,涨幅基本在逐年走低。2011-2015年,已经调整地区平均增幅分别为22.1%、20.1%、17%、14.1%、14.9%。  “现在最低工资水平已处于相对合理的状态,如果再按过去几年那样快速上涨,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企业承受的压力会更大,这样只会导致企 业裁员来减轻负担,最后只能推高整体失业率。”李实判断,未来几年,最低工资标准增幅较前几年将会有所放缓,且也不会快于社会平均工资增速。  反映到已发布2016年工资指导线的省份来看,工资增幅均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比如,今年山西、内蒙古确定的企业货币工资增长指导线的基准分别是7%、8.5%,相较去年纷纷下调了3个百分点、1.6个百分点。  这其中,部分行业企业工资指导线遭遇了“腰斩”。以内蒙古为例,在13个细分行业中,今年6个行业的工资增长基准线都较去年有所回落,其中尤以采矿业、房地产行业最为明显,较去年大幅回落了5个百分点和6.5个百分点,今年工资基准线还不及去年一半。  在李实看来,最低工资究竟什么时候调整,调整多少才算合理,应该考虑到以下几个因素,一是经济发展水平;二是当地就业状况;三是综合就业者及其 赡养人口的最低生活费用、城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职工个人缴纳的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等各项成本;四是与企业的承受能力相适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多个省份人社部门发布的今年工作重点中,关于工资保障制度的措辞,多用“完善并落实最低工资保障制度,合理调整最低工资标准”,或者“建立健全最低工资标准动态评估和调整机制”等新表述方式。责任编辑:

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邱宇) 6月1日,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北京控烟条例实施刚满一年。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梳理发现,全国已有18个城市制定了地方性控烟法规,其中多为直辖市和省会城市。  在国家层面的控烟工作上,《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把《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列入今年力争完成的立法项目。国家卫计委官员表示,国家级控烟立法已进入最后阶段。    记者梳理发现,在禁烟场所的设定上,北京与深圳最为严格。北京明确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的室内区域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该规定被戏称为“凡是有顶的地方都不能抽烟”。  深圳比北京略有放宽,规定室内工作场所、室内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但歌舞娱乐场所、休闲服务场所在2016年12月31日之前可以除外。  与北京、深圳相比,其他城市对禁烟范围的划定有所收窄。多数城市在具体列出“禁止吸烟场所”的同时,还划定了不完全禁烟的“限制吸烟场所”。  以杭州为例,规定幼儿园、医疗机构、会议室、地下人行通道等场所禁止吸烟,而商场的营业区域、公共交通工具的等候区域、机关事业单位的办公室等地可以按要求划定吸烟区或者设置专用吸烟室。  对于关注度较高的餐馆控烟问题,北京、深圳、青岛、长春、南宁等地要求禁烟,上海、广州等要求一定规模以上的餐馆设吸烟区,兰州鼓励在餐馆设无烟区,鞍山则无明确要求。    记者注意到,北京等多地对违反控烟法规的个人、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均有罚款规定,克拉玛依没有明确的罚款要求。  针对违反法规的个人,北京、上海、天津等多地最高罚款200元,广州、杭州、鞍山、银川等地罚50元,福州罚20元,唐山罚10元,克拉玛依仅要求“对违反规定吸烟者进行劝阻教育,对不听劝告者责令其离开。”  对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的罚款额度比个人高,多地在几千元至1万元之间。其中,广州、深圳、青岛、西宁等地对“情节严重者”最高处以3万元罚款。  部分城市对违反规定的烟草制品销售者处以罚款。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深圳等地特别提到禁止通过信息网络非法销售烟草制品,北京的最高处罚额度高达20万元。    在18个城市中,广州、杭州、鞍山三地明确禁止烟草制品销售者在“世界无烟日”售烟。  广州规定,烟草制品销售者(含个体摊档)应当在每年5月31日“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一天。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当开展对“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宣传,并且加强对烟草制品销售者在“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的监督。  深圳、天津、青岛、兰州、长春、西宁和福州鼓励或倡导在“世界无烟日”停止售烟。天津规定,应集中开展控制吸烟宣传,并倡导烟草制品销售者停止售烟一天、吸烟者停止吸烟一天。  北京、上海、哈尔滨等地则没有对“世界无烟日”的控烟有特别的规定。    国家层面的控烟立法工作也在进行。2014年,国务院法制办公室把国家卫计委起草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向公众征求意见。今年3月份,《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把该条例列入今年力争完成的立法项目。  5月3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毛群安在世界卫生组织和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共同主办的“国际控烟和立法高峰论坛”上表示,目前国家层面的立法已进入最后阶段。  毛群安指出,前不久,国家卫生计生委委托中国控烟协会作为第三方对北京控烟条例实施一年的成效做了评估,公众支持度和大家遵守的比例大大提高。他说,北京的控烟立法有独到之处,这坚定了实施国家层面公共场所控制吸烟的决心。  北京市爱卫会办公室主任刘泽军近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北京控烟条例对国家级控烟立法有促进作用。他说,从北京的工作经验来看,与保留吸烟区相比,全面禁烟是更好的措施。(完)责任编辑:

[贵州大方山体滑坡已导致8死7伤]截至下午四点半,贵州大方县理化乡偏坡村金星组山体滑坡事故已经造成8人死亡7人受伤,还有14个被埋。目前当地正在抢救剩余的被困人员。(央视记者苟顺庭 张杰)责任编辑:

别人的母亲都盼着孩子永远健康、年轻,而张焕枝却多么希望看看儿子老去的面庞,42岁的聂树斌,会是什么模样?  人死不能复生,虽然没有人能看到聂树斌42岁的沧桑,可我们依然期待,能从他身上看到法治的模样。   21年来,一场梦境时常现于张焕枝的脑海。  石家庄西郊,已届不惑之年的聂树斌要赶在上班之前,送正读初中的孩子去上学,走过孔寨村西边的那片田地,打一个幸福的哈欠,仿佛这片地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可这样的场景只会浮现在张焕枝的梦里,一旦醒来,又是一夜的辗转难眠,梦境和现实的反差只能化作枕边的清泪。  父母都希望孩子永远年轻,张焕枝却多么希望能看一眼儿子老去的模样。  前一段时间,齐鲁晚报记者再赴石家庄市桥西区留营乡的案发现场。20多年了,人非物亦非。几年前,这里开挖了一条南水北调的输水渠,大量开挖和堆土,让这片曾经平坦的庄稼地变得高低不平。  可在1994年8月11日,这片玉米地郁郁葱葱,宛如一袭“青纱帐”。其中,一场“地毯式搜索”紧张铺开,一阵阵呼喊声在玉米地里回荡。他们喊的人叫康某某,是石家庄市液压件厂技术科的女描图员,这位时年36岁的女工已经失踪好几天了。  就在前一天,康某某的父亲和女儿的工友一起,在玉米地发现了一团衣服:一条蓝底蓝绿圈图案的连衣裙,里面还裹着一条粉色内裤。  “这是不是玲玲的衣服?”康父顿感不妙,女儿的工友见状赶紧回厂里报告。11日,100多名液压件厂职工共同寻找失踪的康某某,东倒西歪的玉米穗儿下是工友们焦急的脚步。很快,玉米地里传来一阵喊声:找到了!  然而,听到叫喊时,人们已经隐约知道,这是个坏消息。果不其然,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又连下三天大雨,他们找到的是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这正是几天前失踪的康某某。    此时,石家庄鹿泉市下聂庄的张焕枝正在幸福地忙碌着,时年51岁的她儿女双全,儿子刚从技校毕业,进入校办工厂当焊工,一家人其乐融融。她怎会想到,远在20里外的一起奸杀案,竟会跟爱子扯上关系。  张焕枝在家中向齐鲁晚报记者忆起20多年前的那一天时,眼圈红得让人一阵心酸,她却已掉不下眼泪。  1994年9月24日,三名民警的到访打破了这个家的平静生活。  “你儿子是不是叫聂树斌?”  “是。”  “他昨晚回来没?”  “没有。”  “不用等了,他昨天已经被抓了。”  听到这里,张焕枝一愣,赶紧问是怎么回事,可民警只是说有个案子,他有作案嫌疑,如果不是他,很快就能放回来。张焕枝回忆,她自认为了解儿子,顶多也就是一时冲动跟人打架被拘留了。  不久后,聂树斌的父亲聂学生在工作单位石家庄联碱厂见到一张逮捕证,一家人彻底慌了神,逮捕证上清楚地写着聂树斌“强奸杀人”。  “我自己生的,又养了那么多年,我知道我儿子绝不是那样的人!”张焕枝讲到这里时突然提高了嗓音,猛咳了两下,赶紧拿出药瓶喝了两口。如今,张焕枝的桌子上,永远会摆着关于聂树斌案的各种报道,以及每天服用的药品。  张焕枝随后用一个例子佐证所言,在聂树斌被抓前半年,家里有只老母鸡腿瘸了,她便让聂树斌杀掉煮着吃了,可是他拎起来好几次又放下了,“妈,我不敢杀。”最终,因为母子两人都不敢杀,只得将老母鸡以两元钱的价格卖给了街头贩鸡的。  “杀人?他根本就没那个胆量。”张焕枝说,儿子口吃很严重,生性有些懦弱,说他强奸杀人,“我不相信!”    在张焕枝的梦里,聂树斌总是嚎啕大哭,这也是他见儿子最后一面时的样子。  “我到现在都后悔,没能在案发后亲口问一下他,强奸杀人的混账事儿,到底是不是他干的!”实际上,从聂树斌被抓后,张焕枝不知跑过多少路,却只见到儿子一面,那一次母子两人甚至还没说句话。  1995年3月,终于等到聂树斌案一审开庭,张焕枝起了个大早,赶到位于靶场街的石家庄中院,可令她万分失望的是,法院告知,案件涉及受害人隐私,被告方家属不得旁听。但她不死心,一个人等在街对面。过不多久,来了两辆警车,其中一辆车上下来一个犯人,张焕枝一看,是聂树斌,积压在心中半年之久的相思之苦和投诉无门终于在这一刻爆发,尽管法官一直朝她打停步的手势,可张焕枝顾不了那么多,几个箭步就跑到法院的楼前,可还没来得及喊几声,让树斌回头看一眼,她已经被挡在了楼门口外。  “虽然没走到近前,可养了20年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当妈的一眼就能看出。”张焕枝清楚地记得,当时树斌的两个肩不一样平了,左肩往下耷拉了。  张焕枝又回到街对面焦急地等着,一个多小时后,法官走出庭外,她赶紧跑上前去,恳求能不能见儿子一面,法官说,去吧,在楼上呢。张焕枝立即跑上楼,只见聂树斌坐在最前排,背对着法庭门,嚎啕大哭。张焕枝刚要走上前就被法警拦住、往外推,她哭着大喊一声:“树斌!”儿子回过头看了一眼,仰着头,满脸是泪。  这一幕成为张焕枝余生都无法摆脱的梦魇,她哪会想到,这竟成为母子最后一次相见。   1995年4月28日,张焕枝精挑了几件单薄的衣服,嘱咐聂学生给儿子送过去。聂学生蹬着自行车来到看守所,一看聂学生来了,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诧异地问:你怎么又来了?  聂学生回答,天热了,给孩子送几件单衣。听到这话,工作人员放下手中的活,转身离开。十几分钟之后,一个人冲着聂学生一个劲地招手:来来来,过来过来,我给你说说。  聂学生走过去,随后听到的消息像一个晴天霹雳,瞬间击倒了这位肩膀依然厚实的退伍军人。对方说,你儿子走了。  聂学生脑子“嗡”的一下,他这才知道,儿子已经被枪毙了。回到家后,聂学生一头倒在炕上,说不出话,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骑回来的。  他们的痛苦不只是失去了儿子,还在于竟全然不知,甚至没能给儿子收尸。实际上,在张焕枝看来,他们一家人一直被蒙在鼓里,一审判决书没有送达,而二审只做了书面审理,并没有通知他们,更没有送达。  “我儿子怎么会杀人?”聂学生终究还是想不开。张焕枝记得,那是1996年秋天,她从地里干活回来,聂学生躺在床上“睡觉”,推了几下,怎么也推不醒,她意识到不妙,炕边有个安眠药瓶子,拿起来一晃,空了。来不及多想,赶紧把人送到医院。  命虽保住了,人却成了偏瘫。他吞下了整瓶安眠药,还没来得及把瓶子扔进火坑,就倒在了床上。   下聂庄有棵几百年的老槐树,村里有什么事,村民们都在此商议。但从1995年开始,这里越来越少见到聂家人的身影。  直到10年后,一件事的发生,老槐树下又能看到张焕枝的身影了,这时她不再低头负怨。  2005年的一天,张焕枝家突然来了三名记者。刚开始张焕枝很排斥,可记者接下来讲的事情让张焕枝差点哭出来,“他们说,河南那边抓住一个人,叫王书金,交代了一起案子,就是聂树斌那起,说是他干的。”  报道引起关注后,张焕枝也走上了申诉的道路,但并无实质性进展。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复查。  2016年6月8日,张焕枝拿到再审决定书,当场老泪纵横,说“终于看到司法的阳光照过来了”。  张焕枝今年72岁了,这位坚强的母亲还在奔波。50岁之前,她还是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半文盲,而走过这么多年的上访申诉之路,通过不断学习,她俨然成了能引述不少法律条文的“准专家”。可这对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来说,却是莫大的悲哀。  聂树斌没能看到下聂庄20多年来的变化,这个曾经的小村庄已经摇身变为示范村,宽阔的水泥路,整齐划一的民宅,唯一不变的是村里的那棵老槐树。  每当朝阳升起时,老槐树下会有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蹒跚而过,他一声不吭,只听见鞋底的沙沙声和拐杖慢吞吞戳在地上的回响。老人叫聂学生,他身边少了个搀扶的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立山 周国芳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10-13 14:2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