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南衡阳现公务员考试作弊案:22份考卷雷同

  • 分类:科技

原标题:湖南衡阳破获一起利用高科技作弊公务员考试案  中新网长沙5月26日电 (记者 李俊杰)记者26日从湖南衡阳官方获悉,该市公安机关日前破获一起公务员考试中利用高科技手段作弊案,现已对涉嫌犯罪的7名人员予以刑事拘留,并报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同时,经委托国家人社部权威机构对衡阳考区所有考生的《行测》答卷进行鉴定,认定22名考生的答卷为雷同卷,其成绩无效。  中新网记者了解到,此次衡阳破获的这起利用高科技手段作弊案,为2016年湖南省公务员考试。  据悉,今年湖南省公务员考试首次实施了公务员考录作弊入刑规定。《刑法修正案(九)》自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并将包括公务员录用考试在内的国家考试作弊行为列入刑事犯罪。在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目前,上述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当中。(完)责任编辑:

有一句话只对男司机说:如果你看到地面上画着个穿裙子的姑娘,记得绕开,它不属于你,只给女人用。  猜对了么?是车位!就在杭新景高速桐庐服务区,很可能是杭州第一批女驾驶员专用的停车位。  女司机专用停车位一出现,很多小伙伴们“激动”了,朋友圈火得不行。有些人说,这样的车位实在是“往前不要命、倒车要人命”的女司机的福音;也有人说,女司机不一定就技术差,这车位明显就是性别歧视。  话不多说,先来看看这车位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这些车位让很多人觉得新奇,时不时还有人来留影,特别是一些穿着时尚的小姑娘——各个角度来自拍。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司机专用车位吗?”  “好养眼的样子,颜色和其它停车位完全不一样,粉粉的,里面还有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形象。”  对逛个街、吃顿饭都要发朋友圈的小年轻来说,第一次看到这些车位怎么能不分享?一传十,十传百……  然后网上就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人说这是女性的福利,有人说这是对女性的歧视……反正说什么都有。  “让我一直往前开,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让我倒车入库,那真是要了命了。”一位微信昵称“天点蓝”说,这些车位要比普通的车位大一圈,停这样的车位,再也不用担心左刮右蹭。  一位过路的男司机表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高速服务区设置女士专用停车位,位置经过特别挑选,分配合理,很醒目,确实给不少女车主提供了方便,尤其是驾龄不长的新司机。  不过,有些老手女司机就觉得是多此一举。“倒车、停车技术不好的不一定全是女司机,我看很多‘刚出道’的男司机更让人着急,是不是也要来几个‘新手专位’?”网友“糖里有点盐”就觉得这种车位没必要。   “是的,就是专门为女驾驶员‘定制’的,是服务区推出的一项人性化措施。”高速桐庐服务区潘铁勇主任介绍,杭新景高速桐庐服务区经改造提升后规划了停车位南北区,共有近370个车位,而女驾驶员专用车位共有8个(南北区各4个)。  “主要是为驾驶技术比较一般的女性司机准备的。”他说,在日常的管理中,他们经常碰到这样的女司机——往前开没问题,倒车却不行。这些司机动不动就把车随便一停,对秩序造成不少影响。“还有人为了停不进车位而向保安求助。”  潘铁勇说,这些车位有统一的粉红色线框,有统一的标识,车位面积是普通车位的1.5倍。“自推出后,看热闹的很多,点赞的也不少。”  据他了解,杭新景高速上的十多个服务区目前只有桐庐服务区有这种专用车位,这些车位的使用率还是很高的,每个车位平均使用超过15次/天。  除了这些女司机专用车位,桐庐服务区还有残疾人专用车位——只要车上有残疾人就可以停。这样的车位旁预留了大约80厘米的通道以便轮椅上下。  “先试行一段时间,如果效果好,我们会考虑增加这些‘女驾驶员专用’和‘残疾人专用’车位。”潘铁勇说。责任编辑:

信息时报讯 (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王映 韦磊 王磊) 近日,广东省检察院对全省进入刑事程序的校园暴力案件进行了调研分析。调研显示,2013至2015年,广东检察机关受理移送审查起诉“校园暴力”案件共 510宗915人,其中已提起公诉748人,决定不起诉98人。  典型案例  ●为出气脱光女生衣服拍视频  中 山检察机关办理的廖某(案发时16周岁)涉嫌侮辱罪一案,廖某女友黄某(未满16周岁)因琐事掌掴被害人方某(14岁),随后廖某纠集黄某、何某、陈某等 7人(均未满16周岁)继续殴打方某,何某、陈某依廖某的示意脱光方某的衣服并拍摄录像视频。廖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2年。  ●学生炫耀iPhone被抢劫  佛山检察机关办理的罗某、钟某等人抢劫一案中,罗、钟两人看到同班同学赵某炫耀新买的iPhone手机而心生嫉妒,意图侵占该手机,遂召集校外人员抢劫赵某的手机,得手后将手机卖掉,赃款用于吃喝玩乐。  ●高年级学生拦截殴打低年级学生  深圳检察机关办理的杨某某、陈某某、吴某某寻衅滋事案中,三人在学校门外欺负低年级的同学,他们采取在放学途中拦截、殴打、强行索要财物等方式满足逞强好胜的心理欲望。  建议  父母要言传身教,避免棍棒教子  调研报告认为,预防和减少校园暴力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全社会要共同行动起来。  同 时,家长要转变教育观念,远离家庭暴力。父母的一言一行,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一方面,夫妻双方应避免因家庭琐事引发家庭暴力,使子女受到影响或伤 害;另一方面,在教育子女的方式方法上,要避免“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现象的发生。目前有许多未成年子女情感发育严重不足,这与子女在家庭受 到暴力伤害等因素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责任编辑:

原标题:安徽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受审  新华社电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19日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受贿、滥用职权一案。  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03年至2014年,被告人韩先聪利用其担任中共安庆市委书记、中共滁州市委书记、“大滁城”建设指挥部政委,安徽省人民政府秘书长、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十八家单位和个人在土地出让、项目建设、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28万余元。此外,韩先聪还徇私舞弊,违反相关规定,为有关公司或企业低价获取土地使用权、减收土地逾期付款违约金等事项提供帮助,造成国家财产损失共计人民币2.22亿余元。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韩先聪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韩先聪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韩先聪的亲属、全国和福建省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各界群众60余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韩先聪落马受审经过  ●2014年7月12日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2月11日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韩先聪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依法对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5年12月22日  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移送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6年5月19日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责任编辑:

原标题:蔡英文搞的“全民公投”是个什么鬼?    来源:侠客岛  要剖析今天的时事焦点,不妨先回顾一下历史。  全民公投起源于古希腊城邦雅典的公民大会。冷战后,全民公投尤其是独立公投,突然被运用得多起来。虽然,公投独立往往伴随着暴力与战争。台湾搭上创设“公民投票法”的“民主号”列车,是在2003年11月陈水扁主政时期。  围绕这部法规条文的博弈,蓝绿双方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当时蓝营在“立法院”占绝大多数席位,为防止民进党“公器私用”,不仅对“公投”的具体事项作了严格规定,而且设置了很高的“公投”门槛:必须要有选举人数千分之五提案,总数百分之五连署;成案后,则要具投票权人总数一半以上投票,获过二分之一同意才能通过。也就是说,按照当时岛内人口,“公投”提案至少要有近94万人连署、约470万人投票同意,才能过关。  从当时局势看,绿营远没有达到立法初衷,面对的一个雄关漫道、几乎无法超越的“公投”门槛,颇为泄气;蓝营排除了将统独问题列入“公投”,“搅局”成功,似可高枕无忧;大陆方面虽然不悦,但木已成舟,也就暂时按下不表了。问题是,“公投法”一旦激活,就是一个“星星之火”般的存在,它埋下了变量和隐忧的种子。别忘了,条文是死的,人是活的。    岛内蓝绿博弈从未消停。就“立法院”而言,10多年的时间,就足够风水轮转、攻守易势了。  这不,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台湾“立法院内政委员会”近日审查“公投法”部分修正草案,初步达成共识,一方面放宽“公投”门槛,另一方面将全台性公民投票适用事项增列“领土变更案之复决”,并新增两岸政治协议事前、事后都必须经由“全民公投”才能换文生效。  对于民进党来讲,当年力推“公投法”的那个胡汉三又变本加厉杀回来了。“大选”胜利后,绿营在“立法院”单独过半。“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惯性,加上“且待老僧伸伸脚”的傲娇,都在“独”性不改的问题上显露无疑。台湾新一期“立法院”会期开议未久,绿营即提出三个版本的提案为“公投法”松绑。  根据闯过第一关的修正草案,公投通过门槛由现行规定的双1/2高门槛,下修为“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同意票数达有投票权的人总数25%以上”的“1/4制”共识。  开闸放水,这是绿营梦寐以求的目标。  自从设立“公投法”一来,绿营一直都是“公投”的铁粉,对之青睐有加。从2003年到2008年,“公投”和贪腐一样,几乎成为时任领导人陈水扁的政治资产标配。  原因嘛,不外是“火中取栗”四字。细心人都会发现,几乎每次岛内“公投”都是绑“大选”。比如2004年3月,陈水扁为了竞选连任,面对不利选情,强行搞所谓“防御性公投”,猖狂挑衅大陆。背后动机不外乎刺激大陆借力打力、打压蓝营收割选票。显然选举动员考量要高过“公投”议题本身的内涵。  虽然绿营对“公投”乐此不疲, 2004年举办的“强化国防”“对等谈判”等“防御性公投”,2008年举行的“讨党产”公投和“入联”公投,都是屡战屡败。而据台湾绿媒的盘算,如果按照新修标准,“防御性公投”和“入联”公投,同意票都达到1/4,均算通过。  正因为如此,绿营一直对现行“公投法”耿耿于怀,攻击其为“鸟笼公投法”,不断要求加以修改,但苦于在“立法院”中处于少数席位,始终无法得逞。  如今,机会来了。    绿营如此钟情“公投”,绝不仅是为了选票“来乱的”那么简单。尤其是这次修订案的出炉,是在“大选”刚刚过后,直接目的跟选票算计无关,反而更像是“台独原教旨主义”理念上的反映。  国民党“立委”赖士葆一语中的表示,民进党提此修改,很明显就是走向“法理台独”。  按照大陆台湾问题专家徐博东的观点,利用“公投”搞“法理台独”,是“台独”基本教义派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老牌“台独”人士张灿洪即曾赤裸裸地说过:台湾能否独立,不在国民党,不在民进党,也不在中共,而在台湾民众。因此他主张“多在民间,透过运动,将目前已十分普遍的‘台湾意识’转化为支持‘台湾主权独立’的政治意识,为未来进行‘住民自决’铺路。”——张灿洪这里所说的要在“民间”推动的“运动”,就是当年“台独”人士所极力倡导的所谓“新台湾运动”。其揭橥的“台独”路线图是:“新台湾运动”——“政治台独”——“法理台独”。  都是套路。  说穿了,图谋修改“公投法”,乃是妄图实现“法理台独”的前奏曲。    根据“公投法”修订案的初审条文,两岸之间的政治协议,应先由“总统”经“行政院院会”决议,交付“中选会”办理公投,通过后才能开始进行协商;其次,签署的协议文本,须经“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通过后,再由“国会”于10日内交付“中选会”办理公投,有效同意票达选举人总额半数,才可换文生效。  对比“公投”门槛要由双1/2下修为“1/4制”共识,民进党果然是个“宽以律己、严以律人”的典范。台湾《中国时报》直言,上述规定门槛之严苛,更甚于现行的“鸟笼公投”,“两岸和平、军事互信协议等深水区谈判几乎无望”。  绿营的如意算盘,就是挟“公投”以令民意,给两岸交流的列车打造一个大大的刹车皮。宁可卡死熄火,也绝不允许超过他们心里默许的时速和距离。  往远里说,也是堵死4年或者8年后万一蓝营上台,再现如同马英九那样的人物,缺少掣肘、大刀阔斧推进两岸交流。  某些时候,民意其实是个面团。它可以作为随时喊卡的刹车皮,也可以是暗度陈仓的障眼法。如今人们对蔡英文的疑虑越来越多。她虽然一再宣称,上台主政后将“坚持现行的宪政体制”、“维护两岸现状”,但她在进一步诠释她的两岸政策时,又提出所谓四个“关键元素”,其中特别强调“台湾的民主原则以及普遍民意”。而这个“民主原则”和“普遍民意”,语义含混,既可理解为蔡英文要跳脱民进党的一党纲领,放弃追求“台独”,也可理解为蔡英文暗含要打着“民主”的旗号,通过“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  再进一步分析,蔡英文从来不说“宪法”,只提“宪政”,虽一字之差,意涵却大不相同。“宪法”本文是死的,静态的,而“宪政”则是动态的过程。蔡英文宣称“坚持现行的宪政体制”,并不等于她将谨守“宪法”,更不意味着她已默认“宪法一中”。可以设想,倘若“公投法”修正案得以通过,一旦她认为形势需要推动“统独公投”,她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宣称,她并未违背当初“坚持宪政体制”的承诺。    5·20前一刻,“公投法”修订案闯过第一关,自然触动了两岸关系的敏感神经。  跟绿营咄咄逼人“交相辉映”的,是蓝营的弃守与不作为。据台媒报道,就修正案进行审查时,国民党“立委”全部缺席,只有民进党和“时代力量”的“立委”到场。甚至有蓝营“立委”建议,既然民进党要下修,“完全执政让他们完全负责”好了。没有了“立法院”的多数制衡实力,看来蓝军要未战先降了。  问题是,如果修正案涉及“领土变更”,民进党新当局胆敢把“领土”缩限到台、澎、金、马,毫无疑问踩到了大陆“片面改变现状”的红线。国台办发言人对此说得很明白,反对“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包括以所谓的“公投”“制宪”“修宪”等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事实上,大陆一直把民进党的相应“公投”视为“台独”的先行指标,“公投制宪”更是被列为最可能武力统一的时机之一。正因如此,当年制订“公投法”时,国亲阵营就联手提高提案与联署门槛,并排除领土、“宪法”的适应性,以降低可能的风险,避免不必要的危机。  当前的关键,还是蔡英文的态度,默许,踩刹车或者煽风点火?急独的力量,蔡英文可以不听,但不能不顾及他们的情绪。对岸的威慑,蔡英文可以反弹甚至抗议,但最终还是要权衡鸡蛋与石头的不同角色。赖士葆预测,蔡英文到最后可能会对该修正案的条文“踩刹车”或者做若干的再修正。  有媒体直言,如今,在大陆对蔡英文并不信任,两岸关系可能重陷“冷对抗”之际,民进党本应要求其党公职人员格外谨言慎行,然而民进党中央却纵容其“立委”提出这些可能更加刺激大陆反弹的法案,令人不得不怀疑,究竟是民进党中央没有政治智慧,还是故意跟“立委”唱双簧?  不管如何,如果把纳入“领土变更”的修正案作为与大陆讨价还价的本钱,一旦逾越雷池,“公投”就是个定时炸弹。民进党试图利用小聪明小步前进,不断向“公投”里塞进所谓民意的TNT,最终可能成为地动山摇的导火索,玩火不成,反噬自身。  在国际法上,“全民公投”有特定的适用范围和原则。它只适用于殖民地、托管地、非自治领地,以及原本就是独立的民族和国家,在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变更等方面所进行的公民投票。一个地区的居民没有权利片面地宣布独立。  如果某直地区、未经中央政府和全体人民的批准,片面地宣布“独立”,那就会被视为企图分裂领土的叛乱分子,中央政府有权使用各种手段镇压叛乱。  文/东鲁虬髯客责任编辑:

湖南衡阳现公务员考试作弊案:22份考卷雷同

原标题:湖南衡阳破获一起利用高科技作弊公务员考试案  中新网长沙5月26日电 (记者 李俊杰)记者26日从湖南衡阳官方获悉,该市公安机关日前破获一起公务员考试中利用高科技手段作弊案,现已对涉嫌犯罪的7名人员予以刑事拘留,并报检察机关提请逮捕。  同时,经委托国家人社部权威机构对衡阳考区所有考生的《行测》答卷进行鉴定,认定22名考生的答卷为雷同卷,其成绩无效。  中新网记者了解到,此次衡阳破获的这起利用高科技手段作弊案,为2016年湖南省公务员考试。  据悉,今年湖南省公务员考试首次实施了公务员考录作弊入刑规定。《刑法修正案(九)》自2015年11月1日起正式实施,并将包括公务员录用考试在内的国家考试作弊行为列入刑事犯罪。在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目前,上述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当中。(完)责任编辑:

有一句话只对男司机说:如果你看到地面上画着个穿裙子的姑娘,记得绕开,它不属于你,只给女人用。  猜对了么?是车位!就在杭新景高速桐庐服务区,很可能是杭州第一批女驾驶员专用的停车位。  女司机专用停车位一出现,很多小伙伴们“激动”了,朋友圈火得不行。有些人说,这样的车位实在是“往前不要命、倒车要人命”的女司机的福音;也有人说,女司机不一定就技术差,这车位明显就是性别歧视。  话不多说,先来看看这车位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这些车位让很多人觉得新奇,时不时还有人来留影,特别是一些穿着时尚的小姑娘——各个角度来自拍。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司机专用车位吗?”  “好养眼的样子,颜色和其它停车位完全不一样,粉粉的,里面还有一个穿裙子的小姑娘形象。”  对逛个街、吃顿饭都要发朋友圈的小年轻来说,第一次看到这些车位怎么能不分享?一传十,十传百……  然后网上就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有人说这是女性的福利,有人说这是对女性的歧视……反正说什么都有。  “让我一直往前开,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让我倒车入库,那真是要了命了。”一位微信昵称“天点蓝”说,这些车位要比普通的车位大一圈,停这样的车位,再也不用担心左刮右蹭。  一位过路的男司机表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高速服务区设置女士专用停车位,位置经过特别挑选,分配合理,很醒目,确实给不少女车主提供了方便,尤其是驾龄不长的新司机。  不过,有些老手女司机就觉得是多此一举。“倒车、停车技术不好的不一定全是女司机,我看很多‘刚出道’的男司机更让人着急,是不是也要来几个‘新手专位’?”网友“糖里有点盐”就觉得这种车位没必要。   “是的,就是专门为女驾驶员‘定制’的,是服务区推出的一项人性化措施。”高速桐庐服务区潘铁勇主任介绍,杭新景高速桐庐服务区经改造提升后规划了停车位南北区,共有近370个车位,而女驾驶员专用车位共有8个(南北区各4个)。  “主要是为驾驶技术比较一般的女性司机准备的。”他说,在日常的管理中,他们经常碰到这样的女司机——往前开没问题,倒车却不行。这些司机动不动就把车随便一停,对秩序造成不少影响。“还有人为了停不进车位而向保安求助。”  潘铁勇说,这些车位有统一的粉红色线框,有统一的标识,车位面积是普通车位的1.5倍。“自推出后,看热闹的很多,点赞的也不少。”  据他了解,杭新景高速上的十多个服务区目前只有桐庐服务区有这种专用车位,这些车位的使用率还是很高的,每个车位平均使用超过15次/天。  除了这些女司机专用车位,桐庐服务区还有残疾人专用车位——只要车上有残疾人就可以停。这样的车位旁预留了大约80厘米的通道以便轮椅上下。  “先试行一段时间,如果效果好,我们会考虑增加这些‘女驾驶员专用’和‘残疾人专用’车位。”潘铁勇说。责任编辑:

信息时报讯 (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王映 韦磊 王磊) 近日,广东省检察院对全省进入刑事程序的校园暴力案件进行了调研分析。调研显示,2013至2015年,广东检察机关受理移送审查起诉“校园暴力”案件共 510宗915人,其中已提起公诉748人,决定不起诉98人。  典型案例  ●为出气脱光女生衣服拍视频  中 山检察机关办理的廖某(案发时16周岁)涉嫌侮辱罪一案,廖某女友黄某(未满16周岁)因琐事掌掴被害人方某(14岁),随后廖某纠集黄某、何某、陈某等 7人(均未满16周岁)继续殴打方某,何某、陈某依廖某的示意脱光方某的衣服并拍摄录像视频。廖某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2年。  ●学生炫耀iPhone被抢劫  佛山检察机关办理的罗某、钟某等人抢劫一案中,罗、钟两人看到同班同学赵某炫耀新买的iPhone手机而心生嫉妒,意图侵占该手机,遂召集校外人员抢劫赵某的手机,得手后将手机卖掉,赃款用于吃喝玩乐。  ●高年级学生拦截殴打低年级学生  深圳检察机关办理的杨某某、陈某某、吴某某寻衅滋事案中,三人在学校门外欺负低年级的同学,他们采取在放学途中拦截、殴打、强行索要财物等方式满足逞强好胜的心理欲望。  建议  父母要言传身教,避免棍棒教子  调研报告认为,预防和减少校园暴力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全社会要共同行动起来。  同 时,家长要转变教育观念,远离家庭暴力。父母的一言一行,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子女。一方面,夫妻双方应避免因家庭琐事引发家庭暴力,使子女受到影响或伤 害;另一方面,在教育子女的方式方法上,要避免“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现象的发生。目前有许多未成年子女情感发育严重不足,这与子女在家庭受 到暴力伤害等因素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责任编辑:

原标题:安徽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受审  新华社电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19日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受贿、滥用职权一案。  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2003年至2014年,被告人韩先聪利用其担任中共安庆市委书记、中共滁州市委书记、“大滁城”建设指挥部政委,安徽省人民政府秘书长、安徽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十八家单位和个人在土地出让、项目建设、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28万余元。此外,韩先聪还徇私舞弊,违反相关规定,为有关公司或企业低价获取土地使用权、减收土地逾期付款违约金等事项提供帮助,造成国家财产损失共计人民币2.22亿余元。  庭审中,公诉机关出示了相关证据,韩先聪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韩先聪还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韩先聪的亲属、全国和福建省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记者及各界群众60余人旁听了庭审。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韩先聪落马受审经过  ●2014年7月12日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2月11日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韩先聪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依法对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2015年12月22日  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政协原副主席韩先聪涉嫌受贿、滥用职权一案,移送福建省南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6年5月19日  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责任编辑:

原标题:蔡英文搞的“全民公投”是个什么鬼?    来源:侠客岛  要剖析今天的时事焦点,不妨先回顾一下历史。  全民公投起源于古希腊城邦雅典的公民大会。冷战后,全民公投尤其是独立公投,突然被运用得多起来。虽然,公投独立往往伴随着暴力与战争。台湾搭上创设“公民投票法”的“民主号”列车,是在2003年11月陈水扁主政时期。  围绕这部法规条文的博弈,蓝绿双方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当时蓝营在“立法院”占绝大多数席位,为防止民进党“公器私用”,不仅对“公投”的具体事项作了严格规定,而且设置了很高的“公投”门槛:必须要有选举人数千分之五提案,总数百分之五连署;成案后,则要具投票权人总数一半以上投票,获过二分之一同意才能通过。也就是说,按照当时岛内人口,“公投”提案至少要有近94万人连署、约470万人投票同意,才能过关。  从当时局势看,绿营远没有达到立法初衷,面对的一个雄关漫道、几乎无法超越的“公投”门槛,颇为泄气;蓝营排除了将统独问题列入“公投”,“搅局”成功,似可高枕无忧;大陆方面虽然不悦,但木已成舟,也就暂时按下不表了。问题是,“公投法”一旦激活,就是一个“星星之火”般的存在,它埋下了变量和隐忧的种子。别忘了,条文是死的,人是活的。    岛内蓝绿博弈从未消停。就“立法院”而言,10多年的时间,就足够风水轮转、攻守易势了。  这不,担心什么,就来什么。台湾“立法院内政委员会”近日审查“公投法”部分修正草案,初步达成共识,一方面放宽“公投”门槛,另一方面将全台性公民投票适用事项增列“领土变更案之复决”,并新增两岸政治协议事前、事后都必须经由“全民公投”才能换文生效。  对于民进党来讲,当年力推“公投法”的那个胡汉三又变本加厉杀回来了。“大选”胜利后,绿营在“立法院”单独过半。“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惯性,加上“且待老僧伸伸脚”的傲娇,都在“独”性不改的问题上显露无疑。台湾新一期“立法院”会期开议未久,绿营即提出三个版本的提案为“公投法”松绑。  根据闯过第一关的修正草案,公投通过门槛由现行规定的双1/2高门槛,下修为“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且同意票数达有投票权的人总数25%以上”的“1/4制”共识。  开闸放水,这是绿营梦寐以求的目标。  自从设立“公投法”一来,绿营一直都是“公投”的铁粉,对之青睐有加。从2003年到2008年,“公投”和贪腐一样,几乎成为时任领导人陈水扁的政治资产标配。  原因嘛,不外是“火中取栗”四字。细心人都会发现,几乎每次岛内“公投”都是绑“大选”。比如2004年3月,陈水扁为了竞选连任,面对不利选情,强行搞所谓“防御性公投”,猖狂挑衅大陆。背后动机不外乎刺激大陆借力打力、打压蓝营收割选票。显然选举动员考量要高过“公投”议题本身的内涵。  虽然绿营对“公投”乐此不疲, 2004年举办的“强化国防”“对等谈判”等“防御性公投”,2008年举行的“讨党产”公投和“入联”公投,都是屡战屡败。而据台湾绿媒的盘算,如果按照新修标准,“防御性公投”和“入联”公投,同意票都达到1/4,均算通过。  正因为如此,绿营一直对现行“公投法”耿耿于怀,攻击其为“鸟笼公投法”,不断要求加以修改,但苦于在“立法院”中处于少数席位,始终无法得逞。  如今,机会来了。    绿营如此钟情“公投”,绝不仅是为了选票“来乱的”那么简单。尤其是这次修订案的出炉,是在“大选”刚刚过后,直接目的跟选票算计无关,反而更像是“台独原教旨主义”理念上的反映。  国民党“立委”赖士葆一语中的表示,民进党提此修改,很明显就是走向“法理台独”。  按照大陆台湾问题专家徐博东的观点,利用“公投”搞“法理台独”,是“台独”基本教义派梦寐以求的终极目标。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老牌“台独”人士张灿洪即曾赤裸裸地说过:台湾能否独立,不在国民党,不在民进党,也不在中共,而在台湾民众。因此他主张“多在民间,透过运动,将目前已十分普遍的‘台湾意识’转化为支持‘台湾主权独立’的政治意识,为未来进行‘住民自决’铺路。”——张灿洪这里所说的要在“民间”推动的“运动”,就是当年“台独”人士所极力倡导的所谓“新台湾运动”。其揭橥的“台独”路线图是:“新台湾运动”——“政治台独”——“法理台独”。  都是套路。  说穿了,图谋修改“公投法”,乃是妄图实现“法理台独”的前奏曲。    根据“公投法”修订案的初审条文,两岸之间的政治协议,应先由“总统”经“行政院院会”决议,交付“中选会”办理公投,通过后才能开始进行协商;其次,签署的协议文本,须经“立委”3/4出席、出席“立委”3/4同意通过后,再由“国会”于10日内交付“中选会”办理公投,有效同意票达选举人总额半数,才可换文生效。  对比“公投”门槛要由双1/2下修为“1/4制”共识,民进党果然是个“宽以律己、严以律人”的典范。台湾《中国时报》直言,上述规定门槛之严苛,更甚于现行的“鸟笼公投”,“两岸和平、军事互信协议等深水区谈判几乎无望”。  绿营的如意算盘,就是挟“公投”以令民意,给两岸交流的列车打造一个大大的刹车皮。宁可卡死熄火,也绝不允许超过他们心里默许的时速和距离。  往远里说,也是堵死4年或者8年后万一蓝营上台,再现如同马英九那样的人物,缺少掣肘、大刀阔斧推进两岸交流。  某些时候,民意其实是个面团。它可以作为随时喊卡的刹车皮,也可以是暗度陈仓的障眼法。如今人们对蔡英文的疑虑越来越多。她虽然一再宣称,上台主政后将“坚持现行的宪政体制”、“维护两岸现状”,但她在进一步诠释她的两岸政策时,又提出所谓四个“关键元素”,其中特别强调“台湾的民主原则以及普遍民意”。而这个“民主原则”和“普遍民意”,语义含混,既可理解为蔡英文要跳脱民进党的一党纲领,放弃追求“台独”,也可理解为蔡英文暗含要打着“民主”的旗号,通过“公民投票”,决定台湾前途。  再进一步分析,蔡英文从来不说“宪法”,只提“宪政”,虽一字之差,意涵却大不相同。“宪法”本文是死的,静态的,而“宪政”则是动态的过程。蔡英文宣称“坚持现行的宪政体制”,并不等于她将谨守“宪法”,更不意味着她已默认“宪法一中”。可以设想,倘若“公投法”修正案得以通过,一旦她认为形势需要推动“统独公投”,她便可以堂而皇之的宣称,她并未违背当初“坚持宪政体制”的承诺。    5·20前一刻,“公投法”修订案闯过第一关,自然触动了两岸关系的敏感神经。  跟绿营咄咄逼人“交相辉映”的,是蓝营的弃守与不作为。据台媒报道,就修正案进行审查时,国民党“立委”全部缺席,只有民进党和“时代力量”的“立委”到场。甚至有蓝营“立委”建议,既然民进党要下修,“完全执政让他们完全负责”好了。没有了“立法院”的多数制衡实力,看来蓝军要未战先降了。  问题是,如果修正案涉及“领土变更”,民进党新当局胆敢把“领土”缩限到台、澎、金、马,毫无疑问踩到了大陆“片面改变现状”的红线。国台办发言人对此说得很明白,反对“台独”势力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包括以所谓的“公投”“制宪”“修宪”等方式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  事实上,大陆一直把民进党的相应“公投”视为“台独”的先行指标,“公投制宪”更是被列为最可能武力统一的时机之一。正因如此,当年制订“公投法”时,国亲阵营就联手提高提案与联署门槛,并排除领土、“宪法”的适应性,以降低可能的风险,避免不必要的危机。  当前的关键,还是蔡英文的态度,默许,踩刹车或者煽风点火?急独的力量,蔡英文可以不听,但不能不顾及他们的情绪。对岸的威慑,蔡英文可以反弹甚至抗议,但最终还是要权衡鸡蛋与石头的不同角色。赖士葆预测,蔡英文到最后可能会对该修正案的条文“踩刹车”或者做若干的再修正。  有媒体直言,如今,在大陆对蔡英文并不信任,两岸关系可能重陷“冷对抗”之际,民进党本应要求其党公职人员格外谨言慎行,然而民进党中央却纵容其“立委”提出这些可能更加刺激大陆反弹的法案,令人不得不怀疑,究竟是民进党中央没有政治智慧,还是故意跟“立委”唱双簧?  不管如何,如果把纳入“领土变更”的修正案作为与大陆讨价还价的本钱,一旦逾越雷池,“公投”就是个定时炸弹。民进党试图利用小聪明小步前进,不断向“公投”里塞进所谓民意的TNT,最终可能成为地动山摇的导火索,玩火不成,反噬自身。  在国际法上,“全民公投”有特定的适用范围和原则。它只适用于殖民地、托管地、非自治领地,以及原本就是独立的民族和国家,在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变更等方面所进行的公民投票。一个地区的居民没有权利片面地宣布独立。  如果某直地区、未经中央政府和全体人民的批准,片面地宣布“独立”,那就会被视为企图分裂领土的叛乱分子,中央政府有权使用各种手段镇压叛乱。  文/东鲁虬髯客责任编辑:

分类:科技

时间:2016-03-03 03: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