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YouTube 新办公楼巡礼,居然有一条标准长度的游泳池

  • 分类:兴趣

  硅谷各种公司大秀华丽的办公室已经不足为奇了,不过 YouTube 似乎是第一家拥有标准长度游泳池的科技公司(如上图)。他们的新办公室就座落在 Google 山寨城总部 Googleplex 20 英里开外的地方,这间有着巨大玻璃窗的办公楼以前是 Gap 的地方:  楼顶上有活动的大玻璃,采光很好,也很环保:  进入办公楼的阶梯外墙上爬满了绿色植物:  大门上就看出这里是谁的地界儿了:  进入大堂,可以看到半开放式的二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YouTube 二位创始人 Chad Hurley 和 Steve Chen 的大照片,不过可惜的是他们都已经不在 YouTube 工作了:  大堂里有一个巨大的霓虹灯,它是最近 YouTube Presents 现场音乐会宣传活动上用过的一个设备:  Welcome 墙上的图画都是 YouTube 上赫赫有名的病毒视频:  往左走是 YouTube 咖啡屋,当然一切都是免费的喽:  你也可以坐到外面,面对着涂鸦墙享受咖啡时光:  涂鸦墙上还有蓝框,所有涂鸦都来自于本地艺术家 Alex Pardee 和一位前 YouTube 员工 Jeben Berg:  这里还有一条小径,人们可以边走边聊:  光走路还不够,你还可以来健身房锻炼:  通往办公区的大门:  这是音乐团队的工位,墙上贴满了 CD 封面,可惜当天很多人都外出了所以座位上都是空空如也的。怒鸟出没,注意啊:  这里是版权部门的工位:  天花板上出没的是彩虹猫吗:  会议室的名字都以 YouTube 出名的 meme 恶搞命名,比如这个 Lolcats:  还有 Rebecca Black 的 Fun Fun Fun Fun 会议室:  YouTube 会为你选择合适的视频来看,因为它有着复杂的算法流程图:  Tiki Bar 还有鸡尾酒供应哦:  啊这就是那个著名的超级大滑梯视频):  这个滑梯真的好高,所以你要遵守规矩哦:  这个滑梯真的超快的:

  编者按: 如今已经成为创业公司孵化的典范,是最为成功的创业孵化器。在 YC 迎来 7 岁生日之际,创业教父 Paul Graham 写下本篇讲述了 YC 如何诞生。文中充满了大师睿智,非常值得一读。  2005年 3 月 11 日夜里,我和 Jessica 正在往家的方向走。Jessica 当时在一家投行工作,但是她不太喜欢那份工作。于是她面试了一家波士顿 VC。那时的 VC 也和现在的一样:花很长的时间决定是否投资。于是我告诉 Jessica 说她们应该改变 VC 的一些方面:投更多更小的投资,投黑客、年轻人等等(这些后来成了 YC 的核心思想)。  那时我也刚刚在哈佛大学本科生的一个计算机社团进行了一次创业讲座。我突然发现我虽然一直想做一些天使投资,但是到现在一直还没有做。另外我也想和 Robert Morris 还有 Trevor Blackwell 再一起做些事。  在路上走着走着想法就逐渐成型了:我们可以创办自己的投行,Jessica 可以就在自己的投行里工作。当我们走到 Walker 街道的时候,我们下决定做了。我出资 10 万美元,Jessica 加入。后续两天,我又说服 Robert 和 Trevor 加入,他们每人投资 5 万美元。于是 YC 以 20 万美元起家了。  起先公司名字还不叫 YC,而是 Cambridge 种子基金。不过这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知,因为几天后当我们正式宣布成立公司的时候,名字已经改成了 YC。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做的可能是全国性的一件大事,而不想让其紧紧的被捆绑在某一个具体的地方。  起初,我们还只有部分 idea:那就是我们打算做标准化的种子投资。而在 YC 之前,种子投资一般是很随意的。比如你从你朋友的亲戚那里获得 1 万美元,但是整个投资的条款非常糟糕,投资人、创业者甚至律师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具体文件。事实上,对于标准化种子投资的想法我们借鉴了我们之前创办 Viaweb 时的模式。那时我们从朋友 Julian Weber 那里拿到 1 万美元起家,他是我们在哈佛大学研究生绘画课老师 Idelle Weber 的丈夫。Julian 懂得做生意,但是也谈不上很会那种。他是一名律师,除了给我们 1 万美元,他还教我们怎样做业务、帮助我们在难关的时候保持冷静。而作为回报,他获得 Viaweb 的 10%。我那时想 Julian 赚大了,但是转念一想没有 Julian 我们还真成不了大事。因此这算是一个双赢,于是我们觉得对于 YC 这种模式肯定会很有空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现在最为核心的思想:同步孵化一批创业公司。或者我们当时也许有,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模式的重要性。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在即将到来的暑假孵化几个创业公司。这样做的原因并不是我们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方式,而是我们想先试着学学怎样做天使投资,而启动一个本科生的暑假创业计划似乎是最快的方式。另外,本科生们利用暑假创业的机会成本也是最小的,因此我们鼓励他们去创业或许不会感到太过罪恶。  我们知道,本科生们会提前准备他们的暑假计划。于是我们做了我在创业讲座里教他们的理念:快速推出。我们快速的推出了暑期创业通知。  事后证明,我们真的非常幸运。因为一个暑假的长度正好符合孵化一个创业公司的周期。到现在我们的时间几乎还和最开始的那批一样。  我们也非常幸运,第一批的学生创业者是如此的优秀。事实上,我们开始完全没想到会在第一批里赚钱,就把那批当成了教育成本和慈善捐赠。但是事后却证明那批创业者很棒,我们到现在都和一些创始人保持很好的友谊。现在,你们或许很难想像到那时的 YC 是那么的不被人注意。我也完全不责备当时人们没有很认真的看我们。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很认真的对待第一批孵化。但是随着暑假的推进,我们对这些创业公司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的惊叹。其他人也开始赞赏我们。我甚至和 Jessica 给我们的孵化营发明了一个词“YC 效应”。我邀请成功人士来 YC 做晚餐演讲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是一群童子兵。但是当他们走的时候,他们的印象却是这群年轻人确实有可能成功。现在由于 YC 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此你们也许不再惊叹我们孵化那些奇怪的 idea 了。但是这也是我们一步一步取得的成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特别喜欢那些被视为“玩具”的 idea 的原因——因为我们一开始成立的时候也被人们这样看。  而当我们看到了同步孵化公司的好处后,我们也决定保持这种模式,一年孵化 2 批。  我想如果我一开始有足够的时间的话,也许 YC 会在 Berkeley,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是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在 Berkeley 找房子。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在其他任何地方找房子。唯一的方式就是让 Trevor 把他在 Mountain View 的巨大的房子让出一部分来。事后证明选在 Mountain View 是对的,因为那是创办像 YC 这样的公司最理想的地方。写到这里,唏嘘感叹不甚良多。我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晚宴,我有警告所有的创业者不要碰墙壁,因为漆还是湿的。

  此前,Google 曾非常明确表示,Chrome OS 不会局限于上网本,另外,如果有可能也会支持各种设备,包括基于 ARM 的智能本和平板机。  我们可以从 Chromium OS 系统项目中看到,Chrome OS 将会和以 ARM 芯片为核心处理器的设备完美匹配。其中最快的 ARM 芯片之一“三星 Exynos 5250 ”将会出现在一款代号为“Daisy”的新硬件设备中。只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找不到这款神秘新设备的更多信息,但可以确信的是,google 现在正紧锣密鼓地忙于研发基于 ARM 芯片的新设备。  Chrome OS 基于 Linux 内核,在 Chrome OS 源代码的主分支中,ARM 十分活跃,三星 S5PC110 和 S5PV210 SoCs 都频频出现,它们都基于 ARM Cortex-A8。三星、NVIDIA 以及高通都纷纷在 Chrome OS 公开源代码中添加了自己的内核分支,从 NVIDIA 的分支中可以看出,其工程师正在紧锣密鼓地在 Chrome OS 中添加对 Tegra 的支持,从一份签名为“Ubuntu 2.6.31-0.1-chromeos-tegra2”的版本显示,Chrome OS 将支持采用 Tegra 2 的设备。  不过有一点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Chromium OS 这个项目是可以由开发者根据用户的反馈作出修改,因此这个项目并非完全由 Google 官方一手掌舵。为了方便起见,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直接点击进入 Chromium OS 官网,获取丰富的一手消息。  总之,Google 新操作系统 Chrome OS 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推出,但是已经吸引了众多硬件厂商的目光。

  日本电子产品供应商 ROHM,已经研发出允许手机用户通过触摸手机,传导接听电话技术。  该技术是基于由日本奈良医科大学细井浩发现的“软骨传导”现象。细井浩发现,耳软骨附加振动源,振动到内耳,然后在那里传送到耳膜。因此,无需空气振动,即可听到听到振动。  ROHM 申请的软骨传导专利,涉及一个振动器,位于手机听筒的角落。手机用户将耳屏(耳垂前突)触及这个振动器,声音信号即可以振动形式发送给耳膜。  这项技术为响亮而忙碌环境的手机用户提供全新的接听电话方式,耳屏位于耳道以上,使用这种方式,可以屏蔽掉除了通话之外其它一切外界噪音。  ROHM 将在今年 5 月 10 日和 12 日之间在日本新泻县举行的 113 届日本 ORL 协会年度会议上展示这项技术。

  做触屏手机产品设计,要注意所有的可点击元素都有足够的点击区域,但是这并不是说你要把所有的按钮图标链接都设计的足够大,手机上的视觉焦点和操作焦点是不一样的,操作焦点是可被放大或移动的点击区域。  这里分享几个点击区域的小秘密,帮你解决操作准确率的问题。    iPhone 自带的控件 NavigationBar 上的 Button、TabBar 上的 Item、ToolBar 上的 ButtonItem,实际的点触区域都是被放大了的。  虽然 iPhone 导航栏上的操作按钮仅有 29px 高,但是它的实际点触区域比整个导航栏的高度还要高出 5px 左右,大概能达到 44px+5px,这样用户就不用小心翼翼的去点击返回按钮了,按钮点起来比看起来要大的多。  如果导航栏下边区域还有按钮,或者输入区域,点击下边的按钮经常会触发导航栏上的按钮,这点很多开发人员都可能遭遇过,我看到 Cocochina 上就有不少类似问题,比如 ,比如 。  类似的,新浪微博的撰写微博界面也是个列子,当用户想编辑第一行的文字的时候,点击文字经常会误触顶部操作栏的取消或发送。随享微博客户端也是,顶部导航栏下边有一排操作图标,还是比较容易引发误操作的。  底部标签栏的可点击区域也比视觉焦点要多出 5 个像素左右,标签切换是比较常见的操作,这样一个小改动帮用户提升了标签切换的准确率。  但是正因为 iPhone 标准的 TabBar 的点击区域是有扩张的,所以如果你在 TabBar 上方放置可操作区域,都比较难以点击,Foursquare 和 USA today 等应用最后都是采用自定义 TabBar 的方式规避问题的。  关于和设置往往被做成半透明图标,浮动在界面上,如果操作焦点=视觉焦点,那么用户就只能杯具的削尖指头去点了,还好这两个按钮的实际操作焦点要比视觉焦点大的多,保证了足够准确的点击。  Android4.0规定的有效可触摸的 UI 元素标准是 48dp,一般来说,48dp 转化为一个物理尺寸,约为 9 毫米。建议的目标大小为7~10毫米,这一点与 iPhone 一致,这是一个用户手指能准确并且舒适触摸的区域。  如果所示,你的 UI 元素可能小于 48dp,图标仅有 32dp,按钮仅有 40dp,但是他们的实际可操作焦点都达到了 48dp 的大小。    由于用户在进行各种操作的时候,需要确保自己准确的点击到了相应的元素,所以一般情况下,右手持机的用户,落点会偏右偏下,见下图:  我们的 UER 把手机屏幕分成6*12个可点击的焦点,从用户的点击落点监测可以看到,右手持机的用户有很大一部分点击落点和视觉焦点是有很大偏差的,偏差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屏幕右下方格外明显。  如果你的应用是操作密集型,可以考虑调整有效点击区域,整体往右往下偏移几像素,准确率会有所提升。      当然,仍然有很多情况,我们是无法用放大操作焦点或偏移操作焦点的方式来解决的,那就是当两个可操作元素确实离得比较近的时候。这时候,iPhone 内置的应用会巧妙的采用留白排版方式以规避误点击。  比如 iPhone 系统的输入框,如果框右边有发送按钮的话,我们可以发现右侧是有个明显的留白的,由于中英文字体差异,中文的留白略大于英文。这个留白,一方面是为了规避跟发送按钮焦点太近的误操作问题,一方面是为了给滚动条留足够的空间。  而带有全部删除按钮的输入框,文字离全部删除按钮也会有适当留白,规避切换光标时可能引发的误操作。  当遇到焦点密集的问题的时候,我们都是可以利用增加行间距、元素间距和留白的方式来解决可点击区域问题。  最后再啰嗦一句小图标元素大点击区域的实现方式,方法1:UI 提供带透明点击区域的图标,就是一张透明的图,上面一个小图标;方法2:UI 提供一个大点的透明的图,覆盖到图标上面,点到上面就执行操作;方法3:程序人员自己去实现,方法请问他们,嘿嘿。

YouTube 新办公楼巡礼,居然有一条标准长度的游泳池

  硅谷各种公司大秀华丽的办公室已经不足为奇了,不过 YouTube 似乎是第一家拥有标准长度游泳池的科技公司(如上图)。他们的新办公室就座落在 Google 山寨城总部 Googleplex 20 英里开外的地方,这间有着巨大玻璃窗的办公楼以前是 Gap 的地方:  楼顶上有活动的大玻璃,采光很好,也很环保:  进入办公楼的阶梯外墙上爬满了绿色植物:  大门上就看出这里是谁的地界儿了:  进入大堂,可以看到半开放式的二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 YouTube 二位创始人 Chad Hurley 和 Steve Chen 的大照片,不过可惜的是他们都已经不在 YouTube 工作了:  大堂里有一个巨大的霓虹灯,它是最近 YouTube Presents 现场音乐会宣传活动上用过的一个设备:  Welcome 墙上的图画都是 YouTube 上赫赫有名的病毒视频:  往左走是 YouTube 咖啡屋,当然一切都是免费的喽:  你也可以坐到外面,面对着涂鸦墙享受咖啡时光:  涂鸦墙上还有蓝框,所有涂鸦都来自于本地艺术家 Alex Pardee 和一位前 YouTube 员工 Jeben Berg:  这里还有一条小径,人们可以边走边聊:  光走路还不够,你还可以来健身房锻炼:  通往办公区的大门:  这是音乐团队的工位,墙上贴满了 CD 封面,可惜当天很多人都外出了所以座位上都是空空如也的。怒鸟出没,注意啊:  这里是版权部门的工位:  天花板上出没的是彩虹猫吗:  会议室的名字都以 YouTube 出名的 meme 恶搞命名,比如这个 Lolcats:  还有 Rebecca Black 的 Fun Fun Fun Fun 会议室:  YouTube 会为你选择合适的视频来看,因为它有着复杂的算法流程图:  Tiki Bar 还有鸡尾酒供应哦:  啊这就是那个著名的超级大滑梯视频):  这个滑梯真的好高,所以你要遵守规矩哦:  这个滑梯真的超快的:

  编者按: 如今已经成为创业公司孵化的典范,是最为成功的创业孵化器。在 YC 迎来 7 岁生日之际,创业教父 Paul Graham 写下本篇讲述了 YC 如何诞生。文中充满了大师睿智,非常值得一读。  2005年 3 月 11 日夜里,我和 Jessica 正在往家的方向走。Jessica 当时在一家投行工作,但是她不太喜欢那份工作。于是她面试了一家波士顿 VC。那时的 VC 也和现在的一样:花很长的时间决定是否投资。于是我告诉 Jessica 说她们应该改变 VC 的一些方面:投更多更小的投资,投黑客、年轻人等等(这些后来成了 YC 的核心思想)。  那时我也刚刚在哈佛大学本科生的一个计算机社团进行了一次创业讲座。我突然发现我虽然一直想做一些天使投资,但是到现在一直还没有做。另外我也想和 Robert Morris 还有 Trevor Blackwell 再一起做些事。  在路上走着走着想法就逐渐成型了:我们可以创办自己的投行,Jessica 可以就在自己的投行里工作。当我们走到 Walker 街道的时候,我们下决定做了。我出资 10 万美元,Jessica 加入。后续两天,我又说服 Robert 和 Trevor 加入,他们每人投资 5 万美元。于是 YC 以 20 万美元起家了。  起先公司名字还不叫 YC,而是 Cambridge 种子基金。不过这个名字并不为人所知,因为几天后当我们正式宣布成立公司的时候,名字已经改成了 YC。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做的可能是全国性的一件大事,而不想让其紧紧的被捆绑在某一个具体的地方。  起初,我们还只有部分 idea:那就是我们打算做标准化的种子投资。而在 YC 之前,种子投资一般是很随意的。比如你从你朋友的亲戚那里获得 1 万美元,但是整个投资的条款非常糟糕,投资人、创业者甚至律师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具体文件。事实上,对于标准化种子投资的想法我们借鉴了我们之前创办 Viaweb 时的模式。那时我们从朋友 Julian Weber 那里拿到 1 万美元起家,他是我们在哈佛大学研究生绘画课老师 Idelle Weber 的丈夫。Julian 懂得做生意,但是也谈不上很会那种。他是一名律师,除了给我们 1 万美元,他还教我们怎样做业务、帮助我们在难关的时候保持冷静。而作为回报,他获得 Viaweb 的 10%。我那时想 Julian 赚大了,但是转念一想没有 Julian 我们还真成不了大事。因此这算是一个双赢,于是我们觉得对于 YC 这种模式肯定会很有空间。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现在最为核心的思想:同步孵化一批创业公司。或者我们当时也许有,但是并没有意识到这种模式的重要性。我们一开始的想法是在即将到来的暑假孵化几个创业公司。这样做的原因并不是我们认为这就是最好的方式,而是我们想先试着学学怎样做天使投资,而启动一个本科生的暑假创业计划似乎是最快的方式。另外,本科生们利用暑假创业的机会成本也是最小的,因此我们鼓励他们去创业或许不会感到太过罪恶。  我们知道,本科生们会提前准备他们的暑假计划。于是我们做了我在创业讲座里教他们的理念:快速推出。我们快速的推出了暑期创业通知。  事后证明,我们真的非常幸运。因为一个暑假的长度正好符合孵化一个创业公司的周期。到现在我们的时间几乎还和最开始的那批一样。  我们也非常幸运,第一批的学生创业者是如此的优秀。事实上,我们开始完全没想到会在第一批里赚钱,就把那批当成了教育成本和慈善捐赠。但是事后却证明那批创业者很棒,我们到现在都和一些创始人保持很好的友谊。现在,你们或许很难想像到那时的 YC 是那么的不被人注意。我也完全不责备当时人们没有很认真的看我们。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很认真的对待第一批孵化。但是随着暑假的推进,我们对这些创业公司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的惊叹。其他人也开始赞赏我们。我甚至和 Jessica 给我们的孵化营发明了一个词“YC 效应”。我邀请成功人士来 YC 做晚餐演讲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印象都是这是一群童子兵。但是当他们走的时候,他们的印象却是这群年轻人确实有可能成功。现在由于 YC 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此你们也许不再惊叹我们孵化那些奇怪的 idea 了。但是这也是我们一步一步取得的成果。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特别喜欢那些被视为“玩具”的 idea 的原因——因为我们一开始成立的时候也被人们这样看。  而当我们看到了同步孵化公司的好处后,我们也决定保持这种模式,一年孵化 2 批。  我想如果我一开始有足够的时间的话,也许 YC 会在 Berkeley,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但是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在 Berkeley 找房子。我们甚至没有时间在其他任何地方找房子。唯一的方式就是让 Trevor 把他在 Mountain View 的巨大的房子让出一部分来。事后证明选在 Mountain View 是对的,因为那是创办像 YC 这样的公司最理想的地方。写到这里,唏嘘感叹不甚良多。我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晚宴,我有警告所有的创业者不要碰墙壁,因为漆还是湿的。

  此前,Google 曾非常明确表示,Chrome OS 不会局限于上网本,另外,如果有可能也会支持各种设备,包括基于 ARM 的智能本和平板机。  我们可以从 Chromium OS 系统项目中看到,Chrome OS 将会和以 ARM 芯片为核心处理器的设备完美匹配。其中最快的 ARM 芯片之一“三星 Exynos 5250 ”将会出现在一款代号为“Daisy”的新硬件设备中。只是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找不到这款神秘新设备的更多信息,但可以确信的是,google 现在正紧锣密鼓地忙于研发基于 ARM 芯片的新设备。  Chrome OS 基于 Linux 内核,在 Chrome OS 源代码的主分支中,ARM 十分活跃,三星 S5PC110 和 S5PV210 SoCs 都频频出现,它们都基于 ARM Cortex-A8。三星、NVIDIA 以及高通都纷纷在 Chrome OS 公开源代码中添加了自己的内核分支,从 NVIDIA 的分支中可以看出,其工程师正在紧锣密鼓地在 Chrome OS 中添加对 Tegra 的支持,从一份签名为“Ubuntu 2.6.31-0.1-chromeos-tegra2”的版本显示,Chrome OS 将支持采用 Tegra 2 的设备。  不过有一点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 Chromium OS 这个项目是可以由开发者根据用户的反馈作出修改,因此这个项目并非完全由 Google 官方一手掌舵。为了方便起见,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信息,可以直接点击进入 Chromium OS 官网,获取丰富的一手消息。  总之,Google 新操作系统 Chrome OS 虽然现在还没有正式推出,但是已经吸引了众多硬件厂商的目光。

  日本电子产品供应商 ROHM,已经研发出允许手机用户通过触摸手机,传导接听电话技术。  该技术是基于由日本奈良医科大学细井浩发现的“软骨传导”现象。细井浩发现,耳软骨附加振动源,振动到内耳,然后在那里传送到耳膜。因此,无需空气振动,即可听到听到振动。  ROHM 申请的软骨传导专利,涉及一个振动器,位于手机听筒的角落。手机用户将耳屏(耳垂前突)触及这个振动器,声音信号即可以振动形式发送给耳膜。  这项技术为响亮而忙碌环境的手机用户提供全新的接听电话方式,耳屏位于耳道以上,使用这种方式,可以屏蔽掉除了通话之外其它一切外界噪音。  ROHM 将在今年 5 月 10 日和 12 日之间在日本新泻县举行的 113 届日本 ORL 协会年度会议上展示这项技术。

  做触屏手机产品设计,要注意所有的可点击元素都有足够的点击区域,但是这并不是说你要把所有的按钮图标链接都设计的足够大,手机上的视觉焦点和操作焦点是不一样的,操作焦点是可被放大或移动的点击区域。  这里分享几个点击区域的小秘密,帮你解决操作准确率的问题。    iPhone 自带的控件 NavigationBar 上的 Button、TabBar 上的 Item、ToolBar 上的 ButtonItem,实际的点触区域都是被放大了的。  虽然 iPhone 导航栏上的操作按钮仅有 29px 高,但是它的实际点触区域比整个导航栏的高度还要高出 5px 左右,大概能达到 44px+5px,这样用户就不用小心翼翼的去点击返回按钮了,按钮点起来比看起来要大的多。  如果导航栏下边区域还有按钮,或者输入区域,点击下边的按钮经常会触发导航栏上的按钮,这点很多开发人员都可能遭遇过,我看到 Cocochina 上就有不少类似问题,比如 ,比如 。  类似的,新浪微博的撰写微博界面也是个列子,当用户想编辑第一行的文字的时候,点击文字经常会误触顶部操作栏的取消或发送。随享微博客户端也是,顶部导航栏下边有一排操作图标,还是比较容易引发误操作的。  底部标签栏的可点击区域也比视觉焦点要多出 5 个像素左右,标签切换是比较常见的操作,这样一个小改动帮用户提升了标签切换的准确率。  但是正因为 iPhone 标准的 TabBar 的点击区域是有扩张的,所以如果你在 TabBar 上方放置可操作区域,都比较难以点击,Foursquare 和 USA today 等应用最后都是采用自定义 TabBar 的方式规避问题的。  关于和设置往往被做成半透明图标,浮动在界面上,如果操作焦点=视觉焦点,那么用户就只能杯具的削尖指头去点了,还好这两个按钮的实际操作焦点要比视觉焦点大的多,保证了足够准确的点击。  Android4.0规定的有效可触摸的 UI 元素标准是 48dp,一般来说,48dp 转化为一个物理尺寸,约为 9 毫米。建议的目标大小为7~10毫米,这一点与 iPhone 一致,这是一个用户手指能准确并且舒适触摸的区域。  如果所示,你的 UI 元素可能小于 48dp,图标仅有 32dp,按钮仅有 40dp,但是他们的实际可操作焦点都达到了 48dp 的大小。    由于用户在进行各种操作的时候,需要确保自己准确的点击到了相应的元素,所以一般情况下,右手持机的用户,落点会偏右偏下,见下图:  我们的 UER 把手机屏幕分成6*12个可点击的焦点,从用户的点击落点监测可以看到,右手持机的用户有很大一部分点击落点和视觉焦点是有很大偏差的,偏差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屏幕右下方格外明显。  如果你的应用是操作密集型,可以考虑调整有效点击区域,整体往右往下偏移几像素,准确率会有所提升。      当然,仍然有很多情况,我们是无法用放大操作焦点或偏移操作焦点的方式来解决的,那就是当两个可操作元素确实离得比较近的时候。这时候,iPhone 内置的应用会巧妙的采用留白排版方式以规避误点击。  比如 iPhone 系统的输入框,如果框右边有发送按钮的话,我们可以发现右侧是有个明显的留白的,由于中英文字体差异,中文的留白略大于英文。这个留白,一方面是为了规避跟发送按钮焦点太近的误操作问题,一方面是为了给滚动条留足够的空间。  而带有全部删除按钮的输入框,文字离全部删除按钮也会有适当留白,规避切换光标时可能引发的误操作。  当遇到焦点密集的问题的时候,我们都是可以利用增加行间距、元素间距和留白的方式来解决可点击区域问题。  最后再啰嗦一句小图标元素大点击区域的实现方式,方法1:UI 提供带透明点击区域的图标,就是一张透明的图,上面一个小图标;方法2:UI 提供一个大点的透明的图,覆盖到图标上面,点到上面就执行操作;方法3:程序人员自己去实现,方法请问他们,嘿嘿。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3-02 02: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