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迅雷登吹牛药品广告遭举报 网友要求六部门处罚

  • 分类:兴趣

  昨天,因为发布虚假乙肝药品信息,知名软件企业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及链接销售“益肝解毒茶”的网站被监察虚假医药广告联盟志愿者李英杰举报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六部门。在此之前,近百家网站的网友发起了“杯葛”迅雷软件的活动,要求迅雷撤除虚假广告并道歉。    今年 3 月初,网友马致远等人发现迅雷所开发的下载软件“迅雷”的微型新闻页面持续出现虚假乙肝药品的信息。  据马致远介绍,用户在打开迅雷下载软件后,会弹出迅雷微型新闻窗口,该窗口包含多个栏目,其中“健康网”栏目一直有关于乙肝治疗方面的虚假宣传内容。其标题为“乙肝:我国成功破解肝病病毒!”该标题下还有两个小字体的标题,分别为“中医巧治肝病”、“乙肝转阴——震惊美国”。标题类似新闻报道,打开链接后,才知道是一个广告——销售所谓的治愈乙肝的良药“益肝解毒茶”的网站。  售药网站除了虚假广告,接下来就是大量的关于乙肝的恐吓式宣传,此后是一些乙肝转阴的病例。  马致远表示,迅雷作为国内知名的下载软件,截至去年 2 月,迅雷有2.91亿活跃用户,上述虚假违法广告影响的恶劣程度可想而知!    3月 21 日,有网友通过天涯、猫扑等论坛发布了“杯葛”迅雷软件、敦促迅雷撤除违法乙肝广告倡议书,号召网友通过暂停使用迅雷软件、给迅雷的国内外生意伙伴致信、打电话,告知迅雷的违法行为等方式要求迅雷道歉。  据举报人李英杰介绍,倡议活动一开始,迅雷公司就把倡议书中提到的销售乙肝药品的链接撤除,3月底,迅雷进一步把整个新闻页面的健康栏目撤下,但是尚未公开道歉。  李英杰介绍,此药品为贵州特色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在功能主治方面显示用于肝胆湿热造成的急慢性肝炎,根本不能治愈乙肝。    考虑到售药网站“益肝解毒茶”的危害性,为了避免更多的人上当受骗,李英杰分别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该售药网站。  记者在《关于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违法发布乙肝药品信息的举报信》中见到,李英杰提出三点请求,即责令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公开道歉并在同等范围内消除影响;对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违法行为依法进行处罚;依法将查处结果书面反馈给举报人。  知名乙肝公益人士、香港中文大学客座研究员陆军表示,我国有乙肝病毒携带者近一亿人,虚假乙肝医药信息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而迅雷作为国内知名的下载软件,理应严格审核其网站发布的信息,不应为了经济利益而为违法售药网站提供宣传平台。    杯葛(boycott)是指联合抵制某个个人或公司,包括拒绝购买、销售,或以其他形式与之合作。一次杯葛根据时间长短和范围不同,短期的更倾向于使冒犯者在精神上感到羞耻,而不是在经济上惩罚他们,如果是长期和广泛的,杯葛就成为道德战术之一。

  (All-In-One Code Framework)项目近日发布了第 5 版的 Sample Browser(示例代码浏览器)。  微软一站式代码框架项目由微软 MSDN 技术支持团队打造,目标是为开发者提供微软所有开发技术的典型示例代码。而 Sample Browser 是该项目推出的一款浏览器,主要用于搜索、下载和浏览这些示例代码。  此次发布的第 5 版,在去年 10 月发布的第 4 版的基础上进行了重大升级,    新版浏览器可以从 MSDN 示例库中搜索、下载到 3500 多个示例代码,其中包括 800 多个一站式代码框架示例,480多个 Windows 8 Beta 示例,600多个 Windows Forms、ASP.NET、Silverlight 和 WPF 示例等。这是该版本最主要的新特性。    可以通过点击心形图标将喜欢的示例代码添加到收藏夹中,之后,你可以通过点击“FAVORITES”找到收藏的这些代码。  另外,还可以将搜索条件收藏起来,以便以后重新使用这些条件进行搜索。比如,Visual Studio 2010 中所有的 C++ 示例。搜索之后,这些条件将出现在搜索历史中,右键点击,选择“添加到搜索收藏”即可。    你可以轻松地将一段代码分享到社交媒体中,如 Twitter。    新版本中加入了更丰富的下载和管理选项。在搜索结果中,你可以按 CTRL / SHIFT / CTRL + A 进行多选。还可以在右键菜单中,选择下载示例或只下载示例更新等操作。    搜索条件栏得到了增强,新增了按照示例作者名字进行搜索功能,还增加了“从属关系”过滤器,便于从结果中筛选出微软官方示例。    增加了搜索缓存功能,以提升搜索的速度。在程序设置界面,还增加了对搜索历史记录条数的设置等。  详细信息:  下载/安装:

  网站安全度调查接到莫名其妙的推销电话,邮箱、QQ 甚至网银密码被盗……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的信息?我们的个人信息通过什么渠道扩散的?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时不时产生这样的疑问。其实在一个特殊的群体看来,个人信息的买卖早已是家常便饭。有人编程、有人攻击网站盗取个人信息,有人网上叫卖,有人从中进行倒卖。成千上万的个人信息就这样无声地流动着,并为这些人带来滚滚财富。这个特殊的群体中间既有黑客,也有专门的公司从事这项业务。近日,记者接近了这个特殊的群体,了解个人信息交易背后的一些真相。    “拖库”,是指从数据库导出数据,这个名词以前只是在程序员中间被熟知,但在去年 CSDN 用户数据泄露事件以后,“拖库”作为威胁互联网安全的最大隐患,也为普通网友所熟知。  某公司网络工程师小雷告诉记者,有能力通过攻击服务器“拖库”的“黑客”,分“黑帽”和“白帽”,黑帽就是利用网络漏洞制作攻击病毒获利的这部分人。“他们一般不直接露面,也不直接攻击网站,主要是卖技术。”  一位网名为 Ferry 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网络黑客基本是通过拖库、挂黑链(简单地说就是在被黑网站上链接自己指定的网站)赚钱。他们平时主要聚集在 QQ 群或者论坛,通过网络进行交易。  Ferry 称,因为有利可图才会有人干这行。卖力的“黑帽”,一个月就靠卖“黑链”、卖恶意代码,多的可以获利十几万,赚上万元则是很普遍的。  圈子内把黑客不法获利的组织结构比喻成海星状。Ferry 说,这些交易往往见不得光,交易隐蔽性非常强。有的“黑帽”采取团队合作,他们从网上论坛建立联系,分工合作,获利后按照约定分成,越高级的技术人员分得越多。“一个团队可能来自全国各地,也可能从境外潜入,一般的网站很难防御。”  而这些人之间的合作,基本上用的是虚拟的身份,有一套固定的交易模式,一般人无法渗透其中,也难以掌握这些合作者的真实身份。“也许干完一次,就转服务器换 IP,这也是网络安全部门执法中常遇到的困难。”    小雷说,对于大型有组织的攻击,一个人无法完成,需要大规模的合作。拖库、扫描漏洞、交易数据库等等,他们分工明确。其中人数最多的一类被称作“脚本小子”,他们并不真正掌握编写病毒技术,主要用别人编好的工具去攻击网站。掌握这些手法很容易,在很短的时间里上网拜师或者从地下论坛购买工具就能操作。 若以具体比例估计,每 1000 名黑客对应的脚本小子会超过 10 万人。  据网络工程师小张介绍,在对一个网站攻击前,需要通过扫描了解这个网站安装了什么软件、有什么“后门”、安全性如何。这个步骤大部分就是“脚本小子”来做。常用的工具是一种漏洞扫描器,扫哪个网站有漏洞,可以去攻击它,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数据。  不过,哼哼(用户名)不希望别人叫他脚本小子,他说,在圈子里这个称呼似乎带有技术歧视性。“我就是黑客,你们的电脑只要我有兴趣就能进去。”今年 26 岁的他,大学毕业以后,有了正规工作,但每月的收入却不能维持他的生活追求。“我第一次收别人钱是挂黑链。”哼哼还记得,一家卖性药的网站需要提升权重,他开价 1000 元,后来 860 元成交。    哼哼们的电脑连接着的另一端就是庞大的网络信息消费群体。  小雷举例说,按照保守估计,CSDN 泄露的 600 万用户信息,若其中 10% 有效,那么就有 60 万网络用户信息被黑客掌握。获取这些信息以后,可以直接侵入别人账号、邮箱获取有用的信息,也可以在网上打包销售。购买者主要会用于网络推销、电信垃圾广告、电商垃圾邮件。  “有客户需要利用微博来刷广告,那么就有人针对微博编写一个程序,只要把数据库套入就能自动批量试。”小张一脸轻松地说,测试成功的就添加成新的库在网上转卖。“其实这个很简单,几乎是零成本。”据一些网络高手曾经测试的结果看,CSDN 泄露出来的密码成功登录同一用户的另一个账号,成功概率高达 20%。  交易也非常简单,在网络上有专门的地下黑客论坛或者通过 QQ 聊天交易。小张曾经在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有人拿到了 300 万的数据库销售。他试着与这个黑客取得联系,“1万个账号 50 元,对方为了让你相信,还会先给你 10 个免费测试是否好用。”  这种形式贩卖网络用户信息,获利非常大。小张说,别小看这几十块钱的 1 万个信息,掌握这样库的黑客,手里都有上百万的用户信息,可以多次销售给不同的人。    今年 27 岁的王旭,在沈阳有过一段“话务营销”经历。从网络等途径买到的个人信息,在他们手中成为倒卖的商品。  2005年,他加入了沈阳市一个小型的“话务营销”公司,他主要工作是与“客户”接头交易。他们卖的信息有很多类,既有业主信息、车主信息,甚至还有一些大企业或是政府工作人员的信息。“普通业主信息、车主信息是一般货,卖不了多少钱。如果有某一个行业的管理人员信息、政府人员的信息,这就是‘牛货’,能卖大价。”  王旭所指的“大价”指的是 3000 元甚至更高,一般信息 100 到 800 元不等。  “话务公司”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呢?王旭说,一般“话务公司”在各行业或者企业内部有自己的“线人”。“”对于具体的价格,王旭并不清楚,但在他的印象中,应该至少有五位数。  另一个获得信息的渠道是。“现在的这些公司叫信息咨询公司。这些公司在网络上互相买卖交换各地的个人信息。”由于现在做这个行当的公司很多,信息的价格骤降,10万条信息也就几百块。不过,这个买卖的渠道行内人并不十分看好,因为不能保证“质量”,很多都是假的或者是过时的。王旭回忆,2008年,他所在的公司大多数的收入来自网络销售,部分是线下销售,一家 14 个人公司,最高的一个月纯利润达到 40 多万元。“因为现在查的很紧,生意没以前那么好做了。”  从 3 月中旬至月底,记者试图以买主的身份联系几家北京和外地的信息咨询公司,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风声紧”、“过一段时间再说”的回复。

  电子商务进入资本严冬,对一些企业是灾难,而对一些企业却是商机。昨日,麦考林宣布开放物流平台,希望能和其他电商分享这一平台。在业内看来,开放物流平台不仅能为麦考林增加新的收入,同时也能降低合作双方的配送成本。  目前,麦考林在上海、北京、广州、成都等电商重点发展区域设立了仓库,在江苏吴江还兴建了 12 万多平方米的运营中心。麦考林方面表示,运营中心启动后,麦考林的仓库将可容纳 60 万 SKU,每天最大发包量可达 13 万单。同时,麦考林从去年开始启动空中运输、陆路航班、一日两配等多项措施进行配送提速,目前从下单到送至顾客手中,北京、上海、广州可次日达,省会城市2.3天,全国平均2.8天。  其实,麦考林刚刚发布的年报经营数字并不太理想。而麦考林将此前的物流系统“转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原有投入转化为收入。  麦考林相关负责人表示,与其他第三方物流公司相比,麦考林有 15 年的邮购和电商物流经验。  艾瑞咨询分析师苏会燕认为,麦考林作为电商企业,在物流平台上投入很大。同时,企业物流平台的配送标准高于其他物流企业,在用户体验上具有相对优势。此次开放物流平台,不仅能为企业寻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同时也摊薄了企业的物流运营成本。

不过,这些人的故事并不是“从富人到乞丐”的巨大落差  导读: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称,在 Facebook 创业初期,曾有很多人有机会进入这家公司,那将使其成为百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但这些人错过了这个机会。    在 2004 年春天以前,哈佛计算机科学专业的乔-杰克逊(Joe Jackson)就已经见证了 Facebook 的网络奇迹。那时他就知道,Facebook 不仅已在哈佛扎根,而且在其他许多大学中也是如此。但是,当他好友、Facebook 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Eduardo Saverin)请他在那年夏天到加利福尼亚州去为这个网站写代码时,他决定继续在摩根大通(JPM)实习。  “我没想到过‘这可能是我变得富有和出名的好机会。’”28岁的杰克逊这样说道。“当时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这意味着要到帕洛阿尔托去,跟一大帮家伙住在一起,为一家可能没有前途的创业公司编程序。’”  如果当时接受了邀请,那么杰克逊现在很可能已成为精英阶层的一员:他会成为 Facebook 最早期的员工之一,当这家公司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互联网 IPO (首次公开募股)交易时,他将与 Facebook 的投资者一起成为百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我彻底错过了上船的机会。”杰克逊说道,他在大学毕业以后曾在一家科技公司和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中工作,目前在哈佛商学院。他是回绝了拿到过去十年时间里最成功创业公司的股票这一机会的许多人之一。  不过,这些人的故事并不是“从富人到乞丐”的巨大落差,有几个人在拒绝 Facebook 早期的工作机会是要追求更有前途的选择。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是流行的照片共享应用 Instagram 的联合创始人,麦克-艾伯特(Mike Abbott)在去年以前一直都担任 Twitter 的工程主管。Facebook 最早的工程师之一陈士骏(Steve Chen)在加盟该公司几个星期后就离职,联合创办了 YouTube。原 Facebook 销售经理艾丽-费德托施奇(Ali Fedotowsky)在 2010 年放弃了宝贵的非既得股权从这家公司辞职,然后成为了 ABC 电视台夏季档真人秀《单身女郎》(The Bachelorette)的主角。  乔-格林(Joe Green)是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大学舍友,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大学二年级时,格林帮助扎克伯格开发了一个名为“Facemash”的网络应用,用户可通过这个应用为哈佛大学女生的吸引力打分,这让两人遭到了学校管理员的责难。格林说道,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教授的父亲跟他说:“我认为,你不应再做任何扎克伯格项目。”  格林听从了他父亲的建议,在扎克伯格邀请他一起创办后来成为 Facebook 的企业时,他选择了退出。如果当时在 Facebook 的创办过程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那么根据格林的估测,他将可获得这家公司4% 到6% 的股份,放到今天至少价值 30 亿美元。这个决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曾一直困扰着他,但格林称其现在已经心平气和。他联合创办了一个营利网站,筹集了 5000 万美元的风险资本,这个网站旨在帮助用户向慈善基金捐款。此外,作为 Facebook 的顾问,他也拿到了这家公司的一些股份。  “有时候你会陷入苦难期,”格林说道,“但从整体上而言,我对自己能做的事情感到很幸运。”  对于所有曾有意对 Facebook 进行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从 2005 年投资 1220 万美元的 Accel Partners 到 2009 年投资 2 亿美元的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来说,只有一家公司与扎克伯格的谈判未能成功,那是在 2004 年 4 月份,当时这位年轻的企业家与总部位于波士顿的风险投资公司 Battery Ventures 进行磋商,计划向其出售一部分股份,而其价值仅相当于现在的一小部分。结果是这家公司临阵退缩,放过了可能赚到数十亿美元的大好机会。“回顾往事,如果我们进行了这项投资,那么将是很好的,我原本可以与(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奥普拉一起登上《福布斯》杂志的封面。”Battery 的合伙人之一斯科特-托宾(Scott Tobin)说道。“这是溜走的最大一条鱼。”  有时候,你与巨额财富之间的距离可能只不过是你愤怒的父亲打来的一通电话。

迅雷登吹牛药品广告遭举报 网友要求六部门处罚

  昨天,因为发布虚假乙肝药品信息,知名软件企业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迅雷)及链接销售“益肝解毒茶”的网站被监察虚假医药广告联盟志愿者李英杰举报至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六部门。在此之前,近百家网站的网友发起了“杯葛”迅雷软件的活动,要求迅雷撤除虚假广告并道歉。    今年 3 月初,网友马致远等人发现迅雷所开发的下载软件“迅雷”的微型新闻页面持续出现虚假乙肝药品的信息。  据马致远介绍,用户在打开迅雷下载软件后,会弹出迅雷微型新闻窗口,该窗口包含多个栏目,其中“健康网”栏目一直有关于乙肝治疗方面的虚假宣传内容。其标题为“乙肝:我国成功破解肝病病毒!”该标题下还有两个小字体的标题,分别为“中医巧治肝病”、“乙肝转阴——震惊美国”。标题类似新闻报道,打开链接后,才知道是一个广告——销售所谓的治愈乙肝的良药“益肝解毒茶”的网站。  售药网站除了虚假广告,接下来就是大量的关于乙肝的恐吓式宣传,此后是一些乙肝转阴的病例。  马致远表示,迅雷作为国内知名的下载软件,截至去年 2 月,迅雷有2.91亿活跃用户,上述虚假违法广告影响的恶劣程度可想而知!    3月 21 日,有网友通过天涯、猫扑等论坛发布了“杯葛”迅雷软件、敦促迅雷撤除违法乙肝广告倡议书,号召网友通过暂停使用迅雷软件、给迅雷的国内外生意伙伴致信、打电话,告知迅雷的违法行为等方式要求迅雷道歉。  据举报人李英杰介绍,倡议活动一开始,迅雷公司就把倡议书中提到的销售乙肝药品的链接撤除,3月底,迅雷进一步把整个新闻页面的健康栏目撤下,但是尚未公开道歉。  李英杰介绍,此药品为贵州特色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在功能主治方面显示用于肝胆湿热造成的急慢性肝炎,根本不能治愈乙肝。    考虑到售药网站“益肝解毒茶”的危害性,为了避免更多的人上当受骗,李英杰分别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举报该售药网站。  记者在《关于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违法发布乙肝药品信息的举报信》中见到,李英杰提出三点请求,即责令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公开道歉并在同等范围内消除影响;对深圳市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违法行为依法进行处罚;依法将查处结果书面反馈给举报人。  知名乙肝公益人士、香港中文大学客座研究员陆军表示,我国有乙肝病毒携带者近一亿人,虚假乙肝医药信息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而迅雷作为国内知名的下载软件,理应严格审核其网站发布的信息,不应为了经济利益而为违法售药网站提供宣传平台。    杯葛(boycott)是指联合抵制某个个人或公司,包括拒绝购买、销售,或以其他形式与之合作。一次杯葛根据时间长短和范围不同,短期的更倾向于使冒犯者在精神上感到羞耻,而不是在经济上惩罚他们,如果是长期和广泛的,杯葛就成为道德战术之一。

  (All-In-One Code Framework)项目近日发布了第 5 版的 Sample Browser(示例代码浏览器)。  微软一站式代码框架项目由微软 MSDN 技术支持团队打造,目标是为开发者提供微软所有开发技术的典型示例代码。而 Sample Browser 是该项目推出的一款浏览器,主要用于搜索、下载和浏览这些示例代码。  此次发布的第 5 版,在去年 10 月发布的第 4 版的基础上进行了重大升级,    新版浏览器可以从 MSDN 示例库中搜索、下载到 3500 多个示例代码,其中包括 800 多个一站式代码框架示例,480多个 Windows 8 Beta 示例,600多个 Windows Forms、ASP.NET、Silverlight 和 WPF 示例等。这是该版本最主要的新特性。    可以通过点击心形图标将喜欢的示例代码添加到收藏夹中,之后,你可以通过点击“FAVORITES”找到收藏的这些代码。  另外,还可以将搜索条件收藏起来,以便以后重新使用这些条件进行搜索。比如,Visual Studio 2010 中所有的 C++ 示例。搜索之后,这些条件将出现在搜索历史中,右键点击,选择“添加到搜索收藏”即可。    你可以轻松地将一段代码分享到社交媒体中,如 Twitter。    新版本中加入了更丰富的下载和管理选项。在搜索结果中,你可以按 CTRL / SHIFT / CTRL + A 进行多选。还可以在右键菜单中,选择下载示例或只下载示例更新等操作。    搜索条件栏得到了增强,新增了按照示例作者名字进行搜索功能,还增加了“从属关系”过滤器,便于从结果中筛选出微软官方示例。    增加了搜索缓存功能,以提升搜索的速度。在程序设置界面,还增加了对搜索历史记录条数的设置等。  详细信息:  下载/安装:

  网站安全度调查接到莫名其妙的推销电话,邮箱、QQ 甚至网银密码被盗……到底是谁出卖了我们的信息?我们的个人信息通过什么渠道扩散的?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时不时产生这样的疑问。其实在一个特殊的群体看来,个人信息的买卖早已是家常便饭。有人编程、有人攻击网站盗取个人信息,有人网上叫卖,有人从中进行倒卖。成千上万的个人信息就这样无声地流动着,并为这些人带来滚滚财富。这个特殊的群体中间既有黑客,也有专门的公司从事这项业务。近日,记者接近了这个特殊的群体,了解个人信息交易背后的一些真相。    “拖库”,是指从数据库导出数据,这个名词以前只是在程序员中间被熟知,但在去年 CSDN 用户数据泄露事件以后,“拖库”作为威胁互联网安全的最大隐患,也为普通网友所熟知。  某公司网络工程师小雷告诉记者,有能力通过攻击服务器“拖库”的“黑客”,分“黑帽”和“白帽”,黑帽就是利用网络漏洞制作攻击病毒获利的这部分人。“他们一般不直接露面,也不直接攻击网站,主要是卖技术。”  一位网名为 Ferry 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网络黑客基本是通过拖库、挂黑链(简单地说就是在被黑网站上链接自己指定的网站)赚钱。他们平时主要聚集在 QQ 群或者论坛,通过网络进行交易。  Ferry 称,因为有利可图才会有人干这行。卖力的“黑帽”,一个月就靠卖“黑链”、卖恶意代码,多的可以获利十几万,赚上万元则是很普遍的。  圈子内把黑客不法获利的组织结构比喻成海星状。Ferry 说,这些交易往往见不得光,交易隐蔽性非常强。有的“黑帽”采取团队合作,他们从网上论坛建立联系,分工合作,获利后按照约定分成,越高级的技术人员分得越多。“一个团队可能来自全国各地,也可能从境外潜入,一般的网站很难防御。”  而这些人之间的合作,基本上用的是虚拟的身份,有一套固定的交易模式,一般人无法渗透其中,也难以掌握这些合作者的真实身份。“也许干完一次,就转服务器换 IP,这也是网络安全部门执法中常遇到的困难。”    小雷说,对于大型有组织的攻击,一个人无法完成,需要大规模的合作。拖库、扫描漏洞、交易数据库等等,他们分工明确。其中人数最多的一类被称作“脚本小子”,他们并不真正掌握编写病毒技术,主要用别人编好的工具去攻击网站。掌握这些手法很容易,在很短的时间里上网拜师或者从地下论坛购买工具就能操作。 若以具体比例估计,每 1000 名黑客对应的脚本小子会超过 10 万人。  据网络工程师小张介绍,在对一个网站攻击前,需要通过扫描了解这个网站安装了什么软件、有什么“后门”、安全性如何。这个步骤大部分就是“脚本小子”来做。常用的工具是一种漏洞扫描器,扫哪个网站有漏洞,可以去攻击它,获取用户个人信息数据。  不过,哼哼(用户名)不希望别人叫他脚本小子,他说,在圈子里这个称呼似乎带有技术歧视性。“我就是黑客,你们的电脑只要我有兴趣就能进去。”今年 26 岁的他,大学毕业以后,有了正规工作,但每月的收入却不能维持他的生活追求。“我第一次收别人钱是挂黑链。”哼哼还记得,一家卖性药的网站需要提升权重,他开价 1000 元,后来 860 元成交。    哼哼们的电脑连接着的另一端就是庞大的网络信息消费群体。  小雷举例说,按照保守估计,CSDN 泄露的 600 万用户信息,若其中 10% 有效,那么就有 60 万网络用户信息被黑客掌握。获取这些信息以后,可以直接侵入别人账号、邮箱获取有用的信息,也可以在网上打包销售。购买者主要会用于网络推销、电信垃圾广告、电商垃圾邮件。  “有客户需要利用微博来刷广告,那么就有人针对微博编写一个程序,只要把数据库套入就能自动批量试。”小张一脸轻松地说,测试成功的就添加成新的库在网上转卖。“其实这个很简单,几乎是零成本。”据一些网络高手曾经测试的结果看,CSDN 泄露出来的密码成功登录同一用户的另一个账号,成功概率高达 20%。  交易也非常简单,在网络上有专门的地下黑客论坛或者通过 QQ 聊天交易。小张曾经在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有人拿到了 300 万的数据库销售。他试着与这个黑客取得联系,“1万个账号 50 元,对方为了让你相信,还会先给你 10 个免费测试是否好用。”  这种形式贩卖网络用户信息,获利非常大。小张说,别小看这几十块钱的 1 万个信息,掌握这样库的黑客,手里都有上百万的用户信息,可以多次销售给不同的人。    今年 27 岁的王旭,在沈阳有过一段“话务营销”经历。从网络等途径买到的个人信息,在他们手中成为倒卖的商品。  2005年,他加入了沈阳市一个小型的“话务营销”公司,他主要工作是与“客户”接头交易。他们卖的信息有很多类,既有业主信息、车主信息,甚至还有一些大企业或是政府工作人员的信息。“普通业主信息、车主信息是一般货,卖不了多少钱。如果有某一个行业的管理人员信息、政府人员的信息,这就是‘牛货’,能卖大价。”  王旭所指的“大价”指的是 3000 元甚至更高,一般信息 100 到 800 元不等。  “话务公司”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呢?王旭说,一般“话务公司”在各行业或者企业内部有自己的“线人”。“”对于具体的价格,王旭并不清楚,但在他的印象中,应该至少有五位数。  另一个获得信息的渠道是。“现在的这些公司叫信息咨询公司。这些公司在网络上互相买卖交换各地的个人信息。”由于现在做这个行当的公司很多,信息的价格骤降,10万条信息也就几百块。不过,这个买卖的渠道行内人并不十分看好,因为不能保证“质量”,很多都是假的或者是过时的。王旭回忆,2008年,他所在的公司大多数的收入来自网络销售,部分是线下销售,一家 14 个人公司,最高的一个月纯利润达到 40 多万元。“因为现在查的很紧,生意没以前那么好做了。”  从 3 月中旬至月底,记者试图以买主的身份联系几家北京和外地的信息咨询公司,但是得到的回答都是“风声紧”、“过一段时间再说”的回复。

  电子商务进入资本严冬,对一些企业是灾难,而对一些企业却是商机。昨日,麦考林宣布开放物流平台,希望能和其他电商分享这一平台。在业内看来,开放物流平台不仅能为麦考林增加新的收入,同时也能降低合作双方的配送成本。  目前,麦考林在上海、北京、广州、成都等电商重点发展区域设立了仓库,在江苏吴江还兴建了 12 万多平方米的运营中心。麦考林方面表示,运营中心启动后,麦考林的仓库将可容纳 60 万 SKU,每天最大发包量可达 13 万单。同时,麦考林从去年开始启动空中运输、陆路航班、一日两配等多项措施进行配送提速,目前从下单到送至顾客手中,北京、上海、广州可次日达,省会城市2.3天,全国平均2.8天。  其实,麦考林刚刚发布的年报经营数字并不太理想。而麦考林将此前的物流系统“转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将原有投入转化为收入。  麦考林相关负责人表示,与其他第三方物流公司相比,麦考林有 15 年的邮购和电商物流经验。  艾瑞咨询分析师苏会燕认为,麦考林作为电商企业,在物流平台上投入很大。同时,企业物流平台的配送标准高于其他物流企业,在用户体验上具有相对优势。此次开放物流平台,不仅能为企业寻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同时也摊薄了企业的物流运营成本。

不过,这些人的故事并不是“从富人到乞丐”的巨大落差  导读: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称,在 Facebook 创业初期,曾有很多人有机会进入这家公司,那将使其成为百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但这些人错过了这个机会。    在 2004 年春天以前,哈佛计算机科学专业的乔-杰克逊(Joe Jackson)就已经见证了 Facebook 的网络奇迹。那时他就知道,Facebook 不仅已在哈佛扎根,而且在其他许多大学中也是如此。但是,当他好友、Facebook 联合创始人爱德华多-萨维林(Eduardo Saverin)请他在那年夏天到加利福尼亚州去为这个网站写代码时,他决定继续在摩根大通(JPM)实习。  “我没想到过‘这可能是我变得富有和出名的好机会。’”28岁的杰克逊这样说道。“当时的情况看起来更像是‘这意味着要到帕洛阿尔托去,跟一大帮家伙住在一起,为一家可能没有前途的创业公司编程序。’”  如果当时接受了邀请,那么杰克逊现在很可能已成为精英阶层的一员:他会成为 Facebook 最早期的员工之一,当这家公司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互联网 IPO (首次公开募股)交易时,他将与 Facebook 的投资者一起成为百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我彻底错过了上船的机会。”杰克逊说道,他在大学毕业以后曾在一家科技公司和一家风险投资公司中工作,目前在哈佛商学院。他是回绝了拿到过去十年时间里最成功创业公司的股票这一机会的许多人之一。  不过,这些人的故事并不是“从富人到乞丐”的巨大落差,有几个人在拒绝 Facebook 早期的工作机会是要追求更有前途的选择。凯文-希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是流行的照片共享应用 Instagram 的联合创始人,麦克-艾伯特(Mike Abbott)在去年以前一直都担任 Twitter 的工程主管。Facebook 最早的工程师之一陈士骏(Steve Chen)在加盟该公司几个星期后就离职,联合创办了 YouTube。原 Facebook 销售经理艾丽-费德托施奇(Ali Fedotowsky)在 2010 年放弃了宝贵的非既得股权从这家公司辞职,然后成为了 ABC 电视台夏季档真人秀《单身女郎》(The Bachelorette)的主角。  乔-格林(Joe Green)是 Facebook 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大学舍友,两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大学二年级时,格林帮助扎克伯格开发了一个名为“Facemash”的网络应用,用户可通过这个应用为哈佛大学女生的吸引力打分,这让两人遭到了学校管理员的责难。格林说道,他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教授的父亲跟他说:“我认为,你不应再做任何扎克伯格项目。”  格林听从了他父亲的建议,在扎克伯格邀请他一起创办后来成为 Facebook 的企业时,他选择了退出。如果当时在 Facebook 的创办过程中扮演了如此重要的角色,那么根据格林的估测,他将可获得这家公司4% 到6% 的股份,放到今天至少价值 30 亿美元。这个决定在过去几年时间里曾一直困扰着他,但格林称其现在已经心平气和。他联合创办了一个营利网站,筹集了 5000 万美元的风险资本,这个网站旨在帮助用户向慈善基金捐款。此外,作为 Facebook 的顾问,他也拿到了这家公司的一些股份。  “有时候你会陷入苦难期,”格林说道,“但从整体上而言,我对自己能做的事情感到很幸运。”  对于所有曾有意对 Facebook 进行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从 2005 年投资 1220 万美元的 Accel Partners 到 2009 年投资 2 亿美元的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来说,只有一家公司与扎克伯格的谈判未能成功,那是在 2004 年 4 月份,当时这位年轻的企业家与总部位于波士顿的风险投资公司 Battery Ventures 进行磋商,计划向其出售一部分股份,而其价值仅相当于现在的一小部分。结果是这家公司临阵退缩,放过了可能赚到数十亿美元的大好机会。“回顾往事,如果我们进行了这项投资,那么将是很好的,我原本可以与(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奥普拉一起登上《福布斯》杂志的封面。”Battery 的合伙人之一斯科特-托宾(Scott Tobin)说道。“这是溜走的最大一条鱼。”  有时候,你与巨额财富之间的距离可能只不过是你愤怒的父亲打来的一通电话。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5-11 05:1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