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落在了恰当的位置

  • 分类:兴趣

  Quora 上有一个关于 Mark Zuckerberg 的很有趣的:Mark 一周工作几小时? 得票最多的答案是一名曾在 Facebook 工作的人给出的:他的工作时间取决于搞定该搞定的事所需要的时间(He works as many hours as it takes to get done what needs to get done)。  有些人觉得只要有远见又能踏实肯干,创业就能成果。对这一点我不敢苟同。我一直认为这两点对创业很重要,但是还远远不够。  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里,你能看到很多参天大树,这些巨人一般都有 100 英尺多高,枝干向天空伸展,彻底盖住了下方的各种生灵。巨大的根系比地上部分更加雄伟,深深的嵌入地下。这些大树长得如此高大,仅仅是因为它们的踏实肯干吗?  把时钟调到 120 年前,这颗树还只是一粒小种子,跟同一季节产生的其他千千万万粒种子毫无二样。  创业亦是如此。  Paul Graham 认为一个创业公司要想存活需要极佳的运气。的确如此,就像种子一样,创业公司必须充满活力才有可能存活。活力充沛意味着创业公司如果能获得所需要的资源组合,它们就能将它们在做的事变成真正的商业。它们会做出自己的产品,在大市场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并组建一个优秀的团队齐心做事。当一家创业公司处于瓶颈期,急需一项突破到下阶段所必须的关键资源时,幸运女神就该出场了。  不久前高调进军中国市场的 Evernote 就曾有过相似的经历。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啊,投资方告诉创始人 Libin,如果不改变 Evernote 的商业模式,他们就会撤出。当时 Evernote 账上的现金只够维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但是让 Libin 改变自己坚信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就在一切似乎都无法挽回的时候,幸运女神出现了。Libin 收到了一封陌生人发来的邮件,打开一看是一位 Evernote 的瑞典用户发来的,这位用户在邮件中表达了自己对 Evernote 的喜爱,并询问 Evernote 是否需要外部融资。20分钟后,Libin 就用 Skype 与这位用户聊了起来,两周后,Evernote 就收到了这位用户 50 万美元的投资。  老一辈人有这样一句话:要苦干,也要巧干。没有之前对产品细节和体验的精心打磨,也不会有如此的天使用户给 Libin 带来这救命的 50 万美元。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也只能解释为运气了。  回到最开始那个关于 Mark 工作时间的问题。是的,Mark 非常勤奋,但是请注意,这种勤奋并不是那种非得搞的头悬梁锥刺股的勤奋。他会尽量找到最有效解决问题的方式,把事情搞定,然后享受生活。当然,碰上硬仗,他也会通宵达旦的疯狂编程。

  财智撰稿人福特莱尔(Quentin Fottrell)撰文拆穿了关于网上购物巨头亚马逊的十个错误印象,这些事实在整个线上购物领域也都带有相当的普遍性意义。      2011年,科技行业企业家凯斯勒(Filip Kesler)和康奈尔大学科学技术系教授品奇(Trevor Pinch)对亚马逊(AMZN)上面的评论进行了研究,发现超过 80% 都是积极的。  研究还发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网站上最多产的评论者当中有 85% 都是免费从出版商、代理机构、作者和制造商那里免费得到这些商品的。亚马逊自己也披露,他们的 Amazon Vine 计划成员,即网站所谓的“最可信的”评论者,确实是从参与计划的卖方免费获得商品的。  当然,这也不是说评论者们就只会唱赞歌。比如最近关于一部畅销色情小说的评论当中,就有人指出,里面的某个人物“哎呀”说了八十一次,“哦,我的……”说了七十二次。不过,整体而言,专家们说,如果读者希望看到不偏不倚的评论,最好还是去别的地方。亚马逊的发言人则辩解说,评论者一针见血的时候其实常常也有。    售价 199 美元的 Kindle Fire 是去年推出的。一些专家们指出,购买了亚马逊平板产品的消费者,最终往往会购买苹果(APPL)的 iPad,或者其他功能齐全的产品。TechBargains.com 总裁特朗(Yung Trang)将 Kindle Fire 形象地称作是平板电脑的“简易房”。事实上,ChangeWave Research 近期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只有 54% 的 Kindle Fire 拥有者表示对自己的购买决定感到满意,而 iPad 那里,这个比例是 74%。调查还发现,亚马逊平板的购买者最青睐的,其实就是其价格。  Fire 的许多支持者们会强调,其实除开价格之外,它相对于 iPad 还是有一些其他的优势的,比如体积较小,能够播放 Flash 视频等。可是,其批评者却强调,这些优点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那些短处。首先,较小的屏幕尺寸意味着很多的杂志网站和应用程序会不适合 Kindle。还有用户在亚马逊的论坛抱怨 Fire 的 Wi-Fi 接收能力很不稳定。亚马逊的发言人则解释说,Fire 的平均评价是是四星,而且软件的升级已经解决了 Wi-Fi 连接的问题。    虽然 Kindle 价格低廉,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但是研究却显示,这些电子阅读器还是可以掏空消费者的钱包。ChangeWave 的一次市场研究调查发现,有三分之一的 Kindle 用户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九十天内增加在亚马逊的开销,而不拥有这一设备的人当中,这一比例只有 19%。正如他们所指出的,没有 Kindle 的人在亚马逊月均消费 87 美元,有普通 Kindle 的人 136 美元,有 Kindle Fire 的人超过 150 美元。  Cordex-Group 的调查则发现,Kindle 的拥有者 4 月当中所购买的书籍有近半数是来自亚马逊的 Kindle Store。“奇特的是,iPad 用户对 Kindle 店面的钟意程度居然也超过苹果的 iTunes 店面。”Cordex-Group 总裁希尔蒂克史密斯(Peter Hildick-Smith)指出,虽然 Kindle 售价只有 79 美元,Kindle Fire 售价只有 199 美元,都相对低廉,但是亚马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通过电子书籍销售把钱赚回来。之所以许多人会首选 Kindle Store 店面,正如希尔蒂克史密斯所说,正是因为亚马逊是最早拥抱这一新技术的公司之一,在他们那里,人们有巨大的选择空间。  在积极的层面,亚马逊的努力推动使得电子书籍日益普及,也因为降低了书的价格门槛,让更多人进入了阅读的世界。Pew 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 调查发现,过去一年当中,电子书籍阅读者平均读书二十四本,而纸质书籍阅读者平均十五本,五分之一的美国成人都表示,他们至少阅读过一本电子书籍。研究还显示,电子书籍阅读者往往更倾向于购买,而非从朋友那里借阅:电子书籍阅读者有 61% 会选择购买而非借阅,而纸质书籍阅读者中这一比例为 48%。还有,三分之一阅读过电子内容的人表示,和没有接触过电子书籍之前相比,他们花在阅读上面的时间更多了。    免费送货的代价也可以是很昂贵的。只要人们在某一商品身上的花费超过 25 美元,亚马逊就会提供这种优惠服务。亚马逊金牌会员只要支付 79 美元的年费,大多数货物都可以两日内免费送达。可是,一些研究却发现,免费送货会导致消费者冲动购物可能性大增。全国零售协会的线上购物新闻网站 Shop.org 在 2011 年调查发现,大约 36% 的受访者表示,如果送货是免费的,他们将在今年增加线上开支。团购网站 PriceGrabber.com 则发现,今年购买父亲节礼物的消费者有 59% 表示,免费送货会诱使他们购买原本不会考虑的礼物。    专家们警告消费者,在线上购物时,千万不要被高得吓人的定价和令人目眩的折扣的组合晃点。消费者维权活跃人士德沃斯基(Edgar Dworsky)在亚马逊网站,价目表上的价格一般都是由制造商或者是零售商所确定,很可能并非商品的实际普遍价格。在亚马逊上的商家当中,使用其实根本就不合理的定价来让消费者相信他们省了大钱,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做法。两盎司 Rogaine 三联包在美国的销售价格是 45 美元,比起价目表上的 53 美元低了 14%。同样的产品在 Drugstore.com 也是“建议售价”50美元,而实际销售价格 45 美元,折扣 10%。德沃斯基指出,价目表价格和折扣常常都是非常随意的。当然,正如专家所说,这种价格促销策略并不是亚马逊的专利。只不过最近,无论在商家和消费者那里,这一做法的魅力都已经渐渐褪色。    分析师们指出,亚马逊的网站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断运转,而且商品价格也来得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应该为各地的实体书店关张负责。实体店有着各种经营费用,还需要缴纳销售税,是无法与亚马逊的折扣相抗衡的。晨星公司分析师霍托维(R.J. Hottovy)强调,哪怕是 Borders 这样的连锁店,在价格上也无法与亚马逊竞争。可是,真正受灾最严重的,还是那些独立书店。美国图书销售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十年前,全美大约有 4000 家独立书店,而现在只剩下了大约 1900 家。霍托维强调,亚马逊彻底改变了图书出版世界的面貌,较小的书店已经难以为继。Codex 在 2011 年进行的调查发现,线上购书的人大约 28% 都是先在实体店看好的。Kindle Fire 的用户有三分之一都表示,他们在线上购书之前会先到实体店去比较价格。Codex 估计,亚马逊掌握了 70% 的线上纸质书籍市场和超过 60% 的电子书籍市场。“因此,任何书店的陈列室,其最终受益者都是亚马逊。”    从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在自家创业,亲自为商品打包到现在,亚马逊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现在,这家公司有了自己的企业办公室、消费者服务中心以及仓库,触角遍及美国 18 过州,在全世界各地有了 69 个“执行中心”。可是,并非一切都是尽善尽美。去年夏季,亚马逊宾夕法尼亚州 Allentown 仓库的一些员工由于建筑内温度超过 95 华氏度而昏倒。一些人入院治疗,引起了联邦当局的控告。在当地报纸去年 9 月报道了这恶意事件之后,亚马逊并没有争辩,而是拨出 240 万美元在四个配送中心装上了空调。  当时,这家零售商在声明当中表示,他们已经缩短了工时,增加了休息时间,还增设了更多的制冰机。可是,争议并没有就此结束:去年 5 月,公司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召开股东年会时,现场出现了超过一百位抗议者。贝佐斯保证将在今年支出 5200 万美元,为自己的仓库安装空调。当地报纸将这一新闻作为头条,因为这是仓库的“戏剧性变化”。  营销专家们指出,争议并没有对亚马逊的品牌造成多严重的损害。就像在苹果那里,丑闻也没有影响到果粉的忠诚。纽约营销公司 BrandKeys 的总裁帕西科夫(Robert Passikoff)指出,在出现消极的公共事件时,当一切存疑,忠诚的消费者还是更乐于对企业做出无罪推定。他的研究发现:“亚马逊维持着一个非常强大的,而且是对消费者友好的品牌。”(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亚马逊拥有巨大的财富,这就是消费者浏览和购物的资料。该公司表示,他们会与第三方分享这些数据,但是绝不会出售。批评家们对用户隐私问题表示了忧虑,近期的忧虑集中在了 Kindle 使用的 Silk 浏览器上面。为了加快浏览器的速度,Silk 是同时在平板本身和亚马逊存储器上的虚拟存储系统,即所谓 EC2 云上运行。”线上安全咨询公司 Sophos 的资深安全顾问魏斯纽斯基(Chester Wisniewski)表示,用户在 Fire 的冲浪习惯都会被亚马逊的云记录在案。“社交网站不过是监视着你在他们的网站上做了些什么,可是这一服务却拥有你在网络上所做的一切的记录。”  去年 10 月,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吉(Ed Markey)致信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询问亚马逊到底在收集 Kindle Fire 用户的什么信息。在 11 月答复议会的两页信件当中,亚马逊全球公共政策副总裁米塞纳(Paul Misener)回答说,Silk 浏览器的数据不会直接连接到具体的 Kindle 个人用户。马吉随后抱怨说,亚马逊对他信件的回答“除了成人该公司在使用这些有价值的消费者信息之外,并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来说明他们打算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该公司的隐私政策声明,消费者也可以关掉“云加速”的特色服务。(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华盛顿智库 Future of Privacy Forum 主管波罗奈特斯基(Jules Polonetsky)亚马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用户数据库之一,他们对这些信息的使用是非常广泛的。“亚马逊已经使得数据的使用成为其对用户的价值主张的关键部分。”他解释说,“你不必去阅读他们的隐私政策,就知道他们在追踪你。”不过,波罗奈特斯基补充说,亚马逊成功地避开了很多批评,因为消费者相信,这些数据的使用是在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购买决定。“他们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觉得这些书你可能会喜欢。而用户对此似乎也非常买账。”一旦用户相信这些数据的使用是在为他们带来好处,而不是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也就不那么在意自己的购物习惯是如何被追踪了。    亚马逊使用收集的大量用户数据来进行商品推荐。不过推荐的结果常常让消费者感到迷惑。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当消费者建立一个账户,浏览和购买东西,其他的商品也会出现在他们个人定制的亚马逊账户页面上。网站的说法是:“你的亚马逊是一种确保你不会错过完美商品的方法。”不过,太多的时候,他们计算所得出的,往往都是如专家们所指出的不那么完美的商品。  以下就是一些亚马逊论坛上用户列出的奇怪的推荐:推荐 Dockers 卡其色男裤是因为“你曾经为《星球大战三部曲》评级”,纯棉手帕推荐的理由则是因为“你将《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思考力量》(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加入了购物车”。  尼尔森(Jakob Nielsen)表示,他得到的经典音乐和电影推荐很少有合适的,他还说亚马逊的搜索功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想找科幻作家尼文(Larry Niven)的“最近的”作品,得到的推荐却是《上帝眼中的尘埃》(The Mote In God’s Eye),“这本书我二十年前就读过了”。他搜索经典音乐时也常常遇到类似的问题。“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你所需要的东西和名字里有一个相关词汇的商品之间的差别。”  当然,亚马逊的用户还是有许多办法来帮助网站做出更为精确的推荐的。比如说,他们可以通过 Amazon Betterizer 功能“喜欢”不同的书籍或者音乐,也可以将之前的购物记录明确勾选为不用于推荐,又或者是在浏览历史里删除之前购买的物品,这样这些就不会影响未来的推荐。尼尔森也承认,他们推荐的产品范围广泛,任务并不轻松,但是持续出现的奇怪推荐“玷污了这一服务”。    专家们认为,哪怕是最忠诚的亚马逊用户,有些时候或许也该出去看看,在当地的商场买点东西。在这方面,值得一提的例子是,过去六个月当中,DealNews.com 列出了百思买出售的 228 种商品的价格。这一零售消息网站的编辑格兰德普雷(Dan de Grandpre)得出的结论是,本质上说来,“百思买的这些商品无论和亚马逊还是和其他任何声誉卓著的商家相比,价格都更加便宜”。这些商品从数码相机到游戏控制器无所不包。TechBargains.com 的特朗也表示同意:“如果亚马逊总是最便宜的,那么我们这样的网站就只管盯着亚马逊就好了,但是显然并非如此。”这一点在大件商品身上也非常明显。他指出,五十英寸的 LG 等离子电视,在百思买和戴尔那里的售价是 650 美元,比亚马逊低 70 美元。他们解释道,这是因为第三方销售商因为出售商品必须向亚马逊支付费用和相当于售价一定百分比的抽成,这些费用当然会推高最终的售价。他指出,亚马逊成功地统治了书籍市场,但是在体积更大的,价格更高的电子产品市场上,他们要达到一样的规模经济效应,做到一样低廉的运输成本,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私有云是现在,公有云是未来”这个观点在云计算产业已是共识。而中国公有云目前尚不对外商发放牌照,让全球各云计算大佬们颇为无奈。去年微软前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念坚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就发牢骚,“尽管四处奔走,可还没搞清楚要拿具体什么牌照,要走多少流程”。  全球最重要的公有云提供商 IBM 对此自然也不甘心,尽管 IBM 可谓公有云的鼻祖之一,每年在 IBM 公有云平台上进行的商业交易额超过 1 千亿美元,每天有 450 万笔业务通过 IBM 的公有云平台实现,可因为牌照问题,一直被挡在门外。日前,在北京 IBM 云计算高峰论坛上,IBM 首次大谈公有云,并明确将与本土合作伙伴打造中国公有云。    “在国内做相关运营服务需要牌照。这是 IBM 选择运营商以及其他有牌照伙伴来合作的根本原因。”IBM 大中华区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王胜航表示,将遵循中国关于建立公有云服务平台的规定,积极寻求与中国各级政府以及行业领先企业的合作,届时,一些预算有限的中小型企业,可以相对低廉的费用租用 IBM 在中国的公有“云”,实现自己的在线业务交易及管理。  王胜航认为,公有云才是带动云计算实际落地的关键。据介绍,目前国内提供的很多公有云服务通常不区分企业级和消费者级用户,只要注册申请付费账号,都可以享受公有云的存储、网络或者软件服务。由于没有区分企业级和消费者级用户,一些公有云没有对响应水平和服务级别进行规定和划分,可能出现企业级需求在支付更多费用的情况下无法找到专门的响应服务,特殊或紧急状况无法处理。同时公有云的资源申请和分配管理一直是困扰使用者的大问题。    目前云计算已经成为 IBM 路线图四大核心发展计划之一,作为路线图一部分,IBM 预计到 2015 年云计算收入将达到 70 亿美元。  IBM 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兼新技术研发中心总经理毛新生认为,云计算构成了新的商业基础设施,其新的交付渠道、新的数据及长尾效应等三个特性,使其成为商业变革的创新基因。  发布会上,IBM 还提出了企业切入云计算构建的四大路径,包括通过云化数据中心实现削减 IT 支出及复杂性;通过云化平台实现加快产品上市速度;通过云化应用实现快速应用支持;最后通过云化业务模式成为云服务提供商。

    北京时间 5 月 21 日消息,据报道,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刚完成 IPO 之际,微软悄然推出“So.cl”,进军社交网络。So.cl 不是作为 Facebook 的挑战者出现的,这个项目的一些信息去年就被曝光,是学生间分享信息的社交网。  “So.cl 结合了搜索和社交网络,是 FUSE 实验室的新尝试”,用户可以用 Facebook 或 Windows Live 的帐号登录。登录后,用户会被系统推荐各种有趣的话题。  FUSE 实验室负责人 Lili Cheng 曾强调指出,该服务绝不是微软版的 Facebook,“我们希望用户能继续使用心爱的社交网络以及搜索工具。而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测试来观察社交网络如何才能够与搜索工具更好地结合在一起,未来肯定会有更多人尝试这种实验,将人们习以为常的互联网服务结合起来。”  类似于 Facebook 的分享或推荐按钮,So.cl 推出的“书签”功能,可以将“分享到 So.cl”添加到用户的书签工具栏,用户可以此分享有趣的网站。此外,So.cl 还推出了一个“Riff”功能,可以分享、评论以及标记其他用户的帖子,微软称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  So.cl 的亮点是视频分享(video parties),用户可以一起观赏视频。   所谓“开放搜索的实验”,是指在 So.cl 上用户的内容可以被其他用户或第三方应用搜索到。微软表示,用户可以有选择地发布他们的动态,同样,也可以选择是否邀请他们在 Facebook 上的好友加入。  微软在早前的博客中将 So.cl 描述为"实验研究项目",该服务最初仅面向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锡拉丘兹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以及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信息与设计系学生们,如今正式开放。此前曾有消息称微软已经购买 social.com 域名,so.cl 将最终定名为 Social,现在看来微软在布局社交网络战略方面可能考虑更加长远。  据微软研发部门发布的报告显示,So.cl 的设计理念是为了帮助学生学习以及利用社交网络的多媒体资源,从而“拓展他们的学习体验,并帮助他们重新思考应该如何更好地学习与沟通”。学生们可以通过 So.cl 服务上传照片、视频和文字信息等,并与其他人共享。同时,学生还能在 So.cl 上找到与自己有共同兴趣的其他学生,并组建兴趣小组等从而能够共同完成学术研究或讨论等目的。  外界认为,在社交领域表现平庸的微软,正在开发一个和 Facebook 和 Google+ 叫板的大型社交网站,不过微软发布新站后,部分人士表示对这一“小打小闹”感到失望。  不过值得记得的是,Facebook 当年起家,靠的也是一家定位于高校学生的校内社交网站,而后打破封闭,全面向社会各界开放,成就了今天的全球第一。但是如今,微软却选择了学生群体。  也有人士认为,在社交网络领域,微软已经是 Facebook 的大股东之一,没有必要再研发 Facebook 的克隆网站,此外在游戏和休闲用户群体中,微软还拥有 Xbox Live 这一平台,因此微软可能希望挖掘社交网络的垂直细分市场。  文章来源:

  一名曾经业绩优秀的公司业务员,只因痴迷网络游戏,将积攒 10 年的积蓄花光,并因此与结婚不到一年的老婆离婚。随后,这名业务员被网游彻底操控了意志,半年多挥霍公款 30 万元。23日,业务员张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依法逮捕。    今年 4 月上旬,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在辖区某企业走访时摸排到一条可疑线索:该企业驻青岛办事处业务员张某有挪用公款嫌疑,并且数额较大,于是民警马上立案侦查。  通过民警摸排得知,张某的客户因为信任他,经常先打款然后再取货,但最近却经常遭遇以往从未有过的尴尬———张某以各种理由拖延交货时间。客户反映到公司,引单位的注意。在调查张某的财务账目时公司发现,经他手的账目有很多都没有及时上报公司,而他却收了客户的定金,另外民警还查找到了很多私刻的公章。  进一步调查得知,张某今年 34 岁,1999年参加工作,2002年被公司派驻青岛分公司任业务员,主管当地业务销售。  张某勤奋工作,业绩突出,业务开展的非常顺利,收入也相当可观。出身农村的张某很快成为公司人眼里的“明星”。2010年,张某也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成了家。    昔日大家眼中的明星怎么会做出私刻公章、伪造收据这样的事呢?  民警调查发现这样的改变是从 2008 年 6 月开始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某经朋友介绍,学会了玩网络游戏,虚幻的诱惑将他引向歧途,很快张某玩网游花掉了自己工作 10 年的全部积蓄。此时,张某的妻子发现他根本没有想要过好日子的念想,结婚不到 1 年,便和张某离了婚。  离婚之后,张某仍没有醒悟,痴迷网络游戏的诱惑和囊中羞涩形成强烈反差的时候,张某选择了铤而走险。2011年 10 月,张某在网上登陆酷狗平台,开始玩网络游戏,为了“升级”和“获胜”,张某采用私刻公章、设假账户、伪造假收据等手段,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先后将 30 万元公款分 450 余次用于游戏充值,最多的时候一次充值 5000 元用于购买所谓的“装备”。  案发之后,张某才幡然醒悟,在审讯室内面对办案民警张某哭成了泪人。张某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并且主动写下了悔过书。张某表示,自己家中有 70 岁患帕金森综合症的父亲和 68 岁患糖尿病且双目失明的母亲需要照顾,恳求民警给他悔过自新的机会。而在法律面前,这种悔过似乎来得有点太晚了。民警叹息道,痴迷网游葬送个人前程,毁了一个家庭,沉痛的教训再次向痴迷网络游戏者敲响警钟。

落在了恰当的位置

  Quora 上有一个关于 Mark Zuckerberg 的很有趣的:Mark 一周工作几小时? 得票最多的答案是一名曾在 Facebook 工作的人给出的:他的工作时间取决于搞定该搞定的事所需要的时间(He works as many hours as it takes to get done what needs to get done)。  有些人觉得只要有远见又能踏实肯干,创业就能成果。对这一点我不敢苟同。我一直认为这两点对创业很重要,但是还远远不够。  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里,你能看到很多参天大树,这些巨人一般都有 100 英尺多高,枝干向天空伸展,彻底盖住了下方的各种生灵。巨大的根系比地上部分更加雄伟,深深的嵌入地下。这些大树长得如此高大,仅仅是因为它们的踏实肯干吗?  把时钟调到 120 年前,这颗树还只是一粒小种子,跟同一季节产生的其他千千万万粒种子毫无二样。  创业亦是如此。  Paul Graham 认为一个创业公司要想存活需要极佳的运气。的确如此,就像种子一样,创业公司必须充满活力才有可能存活。活力充沛意味着创业公司如果能获得所需要的资源组合,它们就能将它们在做的事变成真正的商业。它们会做出自己的产品,在大市场中找到自己独特的定位,并组建一个优秀的团队齐心做事。当一家创业公司处于瓶颈期,急需一项突破到下阶段所必须的关键资源时,幸运女神就该出场了。  不久前高调进军中国市场的 Evernote 就曾有过相似的经历。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啊,投资方告诉创始人 Libin,如果不改变 Evernote 的商业模式,他们就会撤出。当时 Evernote 账上的现金只够维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但是让 Libin 改变自己坚信的东西显然是不可能的。就在一切似乎都无法挽回的时候,幸运女神出现了。Libin 收到了一封陌生人发来的邮件,打开一看是一位 Evernote 的瑞典用户发来的,这位用户在邮件中表达了自己对 Evernote 的喜爱,并询问 Evernote 是否需要外部融资。20分钟后,Libin 就用 Skype 与这位用户聊了起来,两周后,Evernote 就收到了这位用户 50 万美元的投资。  老一辈人有这样一句话:要苦干,也要巧干。没有之前对产品细节和体验的精心打磨,也不会有如此的天使用户给 Libin 带来这救命的 50 万美元。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事,也只能解释为运气了。  回到最开始那个关于 Mark 工作时间的问题。是的,Mark 非常勤奋,但是请注意,这种勤奋并不是那种非得搞的头悬梁锥刺股的勤奋。他会尽量找到最有效解决问题的方式,把事情搞定,然后享受生活。当然,碰上硬仗,他也会通宵达旦的疯狂编程。

  财智撰稿人福特莱尔(Quentin Fottrell)撰文拆穿了关于网上购物巨头亚马逊的十个错误印象,这些事实在整个线上购物领域也都带有相当的普遍性意义。      2011年,科技行业企业家凯斯勒(Filip Kesler)和康奈尔大学科学技术系教授品奇(Trevor Pinch)对亚马逊(AMZN)上面的评论进行了研究,发现超过 80% 都是积极的。  研究还发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网站上最多产的评论者当中有 85% 都是免费从出版商、代理机构、作者和制造商那里免费得到这些商品的。亚马逊自己也披露,他们的 Amazon Vine 计划成员,即网站所谓的“最可信的”评论者,确实是从参与计划的卖方免费获得商品的。  当然,这也不是说评论者们就只会唱赞歌。比如最近关于一部畅销色情小说的评论当中,就有人指出,里面的某个人物“哎呀”说了八十一次,“哦,我的……”说了七十二次。不过,整体而言,专家们说,如果读者希望看到不偏不倚的评论,最好还是去别的地方。亚马逊的发言人则辩解说,评论者一针见血的时候其实常常也有。    售价 199 美元的 Kindle Fire 是去年推出的。一些专家们指出,购买了亚马逊平板产品的消费者,最终往往会购买苹果(APPL)的 iPad,或者其他功能齐全的产品。TechBargains.com 总裁特朗(Yung Trang)将 Kindle Fire 形象地称作是平板电脑的“简易房”。事实上,ChangeWave Research 近期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只有 54% 的 Kindle Fire 拥有者表示对自己的购买决定感到满意,而 iPad 那里,这个比例是 74%。调查还发现,亚马逊平板的购买者最青睐的,其实就是其价格。  Fire 的许多支持者们会强调,其实除开价格之外,它相对于 iPad 还是有一些其他的优势的,比如体积较小,能够播放 Flash 视频等。可是,其批评者却强调,这些优点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那些短处。首先,较小的屏幕尺寸意味着很多的杂志网站和应用程序会不适合 Kindle。还有用户在亚马逊的论坛抱怨 Fire 的 Wi-Fi 接收能力很不稳定。亚马逊的发言人则解释说,Fire 的平均评价是是四星,而且软件的升级已经解决了 Wi-Fi 连接的问题。    虽然 Kindle 价格低廉,提供了很多的便利,但是研究却显示,这些电子阅读器还是可以掏空消费者的钱包。ChangeWave 的一次市场研究调查发现,有三分之一的 Kindle 用户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九十天内增加在亚马逊的开销,而不拥有这一设备的人当中,这一比例只有 19%。正如他们所指出的,没有 Kindle 的人在亚马逊月均消费 87 美元,有普通 Kindle 的人 136 美元,有 Kindle Fire 的人超过 150 美元。  Cordex-Group 的调查则发现,Kindle 的拥有者 4 月当中所购买的书籍有近半数是来自亚马逊的 Kindle Store。“奇特的是,iPad 用户对 Kindle 店面的钟意程度居然也超过苹果的 iTunes 店面。”Cordex-Group 总裁希尔蒂克史密斯(Peter Hildick-Smith)指出,虽然 Kindle 售价只有 79 美元,Kindle Fire 售价只有 199 美元,都相对低廉,但是亚马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通过电子书籍销售把钱赚回来。之所以许多人会首选 Kindle Store 店面,正如希尔蒂克史密斯所说,正是因为亚马逊是最早拥抱这一新技术的公司之一,在他们那里,人们有巨大的选择空间。  在积极的层面,亚马逊的努力推动使得电子书籍日益普及,也因为降低了书的价格门槛,让更多人进入了阅读的世界。Pew Internet and American Life Project 调查发现,过去一年当中,电子书籍阅读者平均读书二十四本,而纸质书籍阅读者平均十五本,五分之一的美国成人都表示,他们至少阅读过一本电子书籍。研究还显示,电子书籍阅读者往往更倾向于购买,而非从朋友那里借阅:电子书籍阅读者有 61% 会选择购买而非借阅,而纸质书籍阅读者中这一比例为 48%。还有,三分之一阅读过电子内容的人表示,和没有接触过电子书籍之前相比,他们花在阅读上面的时间更多了。    免费送货的代价也可以是很昂贵的。只要人们在某一商品身上的花费超过 25 美元,亚马逊就会提供这种优惠服务。亚马逊金牌会员只要支付 79 美元的年费,大多数货物都可以两日内免费送达。可是,一些研究却发现,免费送货会导致消费者冲动购物可能性大增。全国零售协会的线上购物新闻网站 Shop.org 在 2011 年调查发现,大约 36% 的受访者表示,如果送货是免费的,他们将在今年增加线上开支。团购网站 PriceGrabber.com 则发现,今年购买父亲节礼物的消费者有 59% 表示,免费送货会诱使他们购买原本不会考虑的礼物。    专家们警告消费者,在线上购物时,千万不要被高得吓人的定价和令人目眩的折扣的组合晃点。消费者维权活跃人士德沃斯基(Edgar Dworsky)在亚马逊网站,价目表上的价格一般都是由制造商或者是零售商所确定,很可能并非商品的实际普遍价格。在亚马逊上的商家当中,使用其实根本就不合理的定价来让消费者相信他们省了大钱,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做法。两盎司 Rogaine 三联包在美国的销售价格是 45 美元,比起价目表上的 53 美元低了 14%。同样的产品在 Drugstore.com 也是“建议售价”50美元,而实际销售价格 45 美元,折扣 10%。德沃斯基指出,价目表价格和折扣常常都是非常随意的。当然,正如专家所说,这种价格促销策略并不是亚马逊的专利。只不过最近,无论在商家和消费者那里,这一做法的魅力都已经渐渐褪色。    分析师们指出,亚马逊的网站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不断运转,而且商品价格也来得较低,这在一定程度上应该为各地的实体书店关张负责。实体店有着各种经营费用,还需要缴纳销售税,是无法与亚马逊的折扣相抗衡的。晨星公司分析师霍托维(R.J. Hottovy)强调,哪怕是 Borders 这样的连锁店,在价格上也无法与亚马逊竞争。可是,真正受灾最严重的,还是那些独立书店。美国图书销售商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十年前,全美大约有 4000 家独立书店,而现在只剩下了大约 1900 家。霍托维强调,亚马逊彻底改变了图书出版世界的面貌,较小的书店已经难以为继。Codex 在 2011 年进行的调查发现,线上购书的人大约 28% 都是先在实体店看好的。Kindle Fire 的用户有三分之一都表示,他们在线上购书之前会先到实体店去比较价格。Codex 估计,亚马逊掌握了 70% 的线上纸质书籍市场和超过 60% 的电子书籍市场。“因此,任何书店的陈列室,其最终受益者都是亚马逊。”    从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在自家创业,亲自为商品打包到现在,亚马逊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很长的路。现在,这家公司有了自己的企业办公室、消费者服务中心以及仓库,触角遍及美国 18 过州,在全世界各地有了 69 个“执行中心”。可是,并非一切都是尽善尽美。去年夏季,亚马逊宾夕法尼亚州 Allentown 仓库的一些员工由于建筑内温度超过 95 华氏度而昏倒。一些人入院治疗,引起了联邦当局的控告。在当地报纸去年 9 月报道了这恶意事件之后,亚马逊并没有争辩,而是拨出 240 万美元在四个配送中心装上了空调。  当时,这家零售商在声明当中表示,他们已经缩短了工时,增加了休息时间,还增设了更多的制冰机。可是,争议并没有就此结束:去年 5 月,公司在西雅图艺术博物馆召开股东年会时,现场出现了超过一百位抗议者。贝佐斯保证将在今年支出 5200 万美元,为自己的仓库安装空调。当地报纸将这一新闻作为头条,因为这是仓库的“戏剧性变化”。  营销专家们指出,争议并没有对亚马逊的品牌造成多严重的损害。就像在苹果那里,丑闻也没有影响到果粉的忠诚。纽约营销公司 BrandKeys 的总裁帕西科夫(Robert Passikoff)指出,在出现消极的公共事件时,当一切存疑,忠诚的消费者还是更乐于对企业做出无罪推定。他的研究发现:“亚马逊维持着一个非常强大的,而且是对消费者友好的品牌。”(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亚马逊拥有巨大的财富,这就是消费者浏览和购物的资料。该公司表示,他们会与第三方分享这些数据,但是绝不会出售。批评家们对用户隐私问题表示了忧虑,近期的忧虑集中在了 Kindle 使用的 Silk 浏览器上面。为了加快浏览器的速度,Silk 是同时在平板本身和亚马逊存储器上的虚拟存储系统,即所谓 EC2 云上运行。”线上安全咨询公司 Sophos 的资深安全顾问魏斯纽斯基(Chester Wisniewski)表示,用户在 Fire 的冲浪习惯都会被亚马逊的云记录在案。“社交网站不过是监视着你在他们的网站上做了些什么,可是这一服务却拥有你在网络上所做的一切的记录。”  去年 10 月,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吉(Ed Markey)致信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贝佐斯(Jeff Bezos),询问亚马逊到底在收集 Kindle Fire 用户的什么信息。在 11 月答复议会的两页信件当中,亚马逊全球公共政策副总裁米塞纳(Paul Misener)回答说,Silk 浏览器的数据不会直接连接到具体的 Kindle 个人用户。马吉随后抱怨说,亚马逊对他信件的回答“除了成人该公司在使用这些有价值的消费者信息之外,并没有提供足够的细节来说明他们打算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该公司的隐私政策声明,消费者也可以关掉“云加速”的特色服务。(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华盛顿智库 Future of Privacy Forum 主管波罗奈特斯基(Jules Polonetsky)亚马逊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用户数据库之一,他们对这些信息的使用是非常广泛的。“亚马逊已经使得数据的使用成为其对用户的价值主张的关键部分。”他解释说,“你不必去阅读他们的隐私政策,就知道他们在追踪你。”不过,波罗奈特斯基补充说,亚马逊成功地避开了很多批评,因为消费者相信,这些数据的使用是在帮助他们做出更好的购买决定。“他们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觉得这些书你可能会喜欢。而用户对此似乎也非常买账。”一旦用户相信这些数据的使用是在为他们带来好处,而不是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也就不那么在意自己的购物习惯是如何被追踪了。    亚马逊使用收集的大量用户数据来进行商品推荐。不过推荐的结果常常让消费者感到迷惑。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当消费者建立一个账户,浏览和购买东西,其他的商品也会出现在他们个人定制的亚马逊账户页面上。网站的说法是:“你的亚马逊是一种确保你不会错过完美商品的方法。”不过,太多的时候,他们计算所得出的,往往都是如专家们所指出的不那么完美的商品。  以下就是一些亚马逊论坛上用户列出的奇怪的推荐:推荐 Dockers 卡其色男裤是因为“你曾经为《星球大战三部曲》评级”,纯棉手帕推荐的理由则是因为“你将《眨眼之间:不假思索的思考力量》(Blink: The Power of Thinking Without Thinking)加入了购物车”。  尼尔森(Jakob Nielsen)表示,他得到的经典音乐和电影推荐很少有合适的,他还说亚马逊的搜索功能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想找科幻作家尼文(Larry Niven)的“最近的”作品,得到的推荐却是《上帝眼中的尘埃》(The Mote In God’s Eye),“这本书我二十年前就读过了”。他搜索经典音乐时也常常遇到类似的问题。“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你所需要的东西和名字里有一个相关词汇的商品之间的差别。”  当然,亚马逊的用户还是有许多办法来帮助网站做出更为精确的推荐的。比如说,他们可以通过 Amazon Betterizer 功能“喜欢”不同的书籍或者音乐,也可以将之前的购物记录明确勾选为不用于推荐,又或者是在浏览历史里删除之前购买的物品,这样这些就不会影响未来的推荐。尼尔森也承认,他们推荐的产品范围广泛,任务并不轻松,但是持续出现的奇怪推荐“玷污了这一服务”。    专家们认为,哪怕是最忠诚的亚马逊用户,有些时候或许也该出去看看,在当地的商场买点东西。在这方面,值得一提的例子是,过去六个月当中,DealNews.com 列出了百思买出售的 228 种商品的价格。这一零售消息网站的编辑格兰德普雷(Dan de Grandpre)得出的结论是,本质上说来,“百思买的这些商品无论和亚马逊还是和其他任何声誉卓著的商家相比,价格都更加便宜”。这些商品从数码相机到游戏控制器无所不包。TechBargains.com 的特朗也表示同意:“如果亚马逊总是最便宜的,那么我们这样的网站就只管盯着亚马逊就好了,但是显然并非如此。”这一点在大件商品身上也非常明显。他指出,五十英寸的 LG 等离子电视,在百思买和戴尔那里的售价是 650 美元,比亚马逊低 70 美元。他们解释道,这是因为第三方销售商因为出售商品必须向亚马逊支付费用和相当于售价一定百分比的抽成,这些费用当然会推高最终的售价。他指出,亚马逊成功地统治了书籍市场,但是在体积更大的,价格更高的电子产品市场上,他们要达到一样的规模经济效应,做到一样低廉的运输成本,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亚马逊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私有云是现在,公有云是未来”这个观点在云计算产业已是共识。而中国公有云目前尚不对外商发放牌照,让全球各云计算大佬们颇为无奈。去年微软前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念坚在接受南都采访时就发牢骚,“尽管四处奔走,可还没搞清楚要拿具体什么牌照,要走多少流程”。  全球最重要的公有云提供商 IBM 对此自然也不甘心,尽管 IBM 可谓公有云的鼻祖之一,每年在 IBM 公有云平台上进行的商业交易额超过 1 千亿美元,每天有 450 万笔业务通过 IBM 的公有云平台实现,可因为牌照问题,一直被挡在门外。日前,在北京 IBM 云计算高峰论坛上,IBM 首次大谈公有云,并明确将与本土合作伙伴打造中国公有云。    “在国内做相关运营服务需要牌照。这是 IBM 选择运营商以及其他有牌照伙伴来合作的根本原因。”IBM 大中华区云计算事业部总经理王胜航表示,将遵循中国关于建立公有云服务平台的规定,积极寻求与中国各级政府以及行业领先企业的合作,届时,一些预算有限的中小型企业,可以相对低廉的费用租用 IBM 在中国的公有“云”,实现自己的在线业务交易及管理。  王胜航认为,公有云才是带动云计算实际落地的关键。据介绍,目前国内提供的很多公有云服务通常不区分企业级和消费者级用户,只要注册申请付费账号,都可以享受公有云的存储、网络或者软件服务。由于没有区分企业级和消费者级用户,一些公有云没有对响应水平和服务级别进行规定和划分,可能出现企业级需求在支付更多费用的情况下无法找到专门的响应服务,特殊或紧急状况无法处理。同时公有云的资源申请和分配管理一直是困扰使用者的大问题。    目前云计算已经成为 IBM 路线图四大核心发展计划之一,作为路线图一部分,IBM 预计到 2015 年云计算收入将达到 70 亿美元。  IBM 中国开发中心首席技术官兼新技术研发中心总经理毛新生认为,云计算构成了新的商业基础设施,其新的交付渠道、新的数据及长尾效应等三个特性,使其成为商业变革的创新基因。  发布会上,IBM 还提出了企业切入云计算构建的四大路径,包括通过云化数据中心实现削减 IT 支出及复杂性;通过云化平台实现加快产品上市速度;通过云化应用实现快速应用支持;最后通过云化业务模式成为云服务提供商。

    北京时间 5 月 21 日消息,据报道,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刚完成 IPO 之际,微软悄然推出“So.cl”,进军社交网络。So.cl 不是作为 Facebook 的挑战者出现的,这个项目的一些信息去年就被曝光,是学生间分享信息的社交网。  “So.cl 结合了搜索和社交网络,是 FUSE 实验室的新尝试”,用户可以用 Facebook 或 Windows Live 的帐号登录。登录后,用户会被系统推荐各种有趣的话题。  FUSE 实验室负责人 Lili Cheng 曾强调指出,该服务绝不是微软版的 Facebook,“我们希望用户能继续使用心爱的社交网络以及搜索工具。而我们希望通过这次测试来观察社交网络如何才能够与搜索工具更好地结合在一起,未来肯定会有更多人尝试这种实验,将人们习以为常的互联网服务结合起来。”  类似于 Facebook 的分享或推荐按钮,So.cl 推出的“书签”功能,可以将“分享到 So.cl”添加到用户的书签工具栏,用户可以此分享有趣的网站。此外,So.cl 还推出了一个“Riff”功能,可以分享、评论以及标记其他用户的帖子,微软称这是一种新的交互方式。  So.cl 的亮点是视频分享(video parties),用户可以一起观赏视频。   所谓“开放搜索的实验”,是指在 So.cl 上用户的内容可以被其他用户或第三方应用搜索到。微软表示,用户可以有选择地发布他们的动态,同样,也可以选择是否邀请他们在 Facebook 上的好友加入。  微软在早前的博客中将 So.cl 描述为"实验研究项目",该服务最初仅面向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锡拉丘兹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以及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的信息与设计系学生们,如今正式开放。此前曾有消息称微软已经购买 social.com 域名,so.cl 将最终定名为 Social,现在看来微软在布局社交网络战略方面可能考虑更加长远。  据微软研发部门发布的报告显示,So.cl 的设计理念是为了帮助学生学习以及利用社交网络的多媒体资源,从而“拓展他们的学习体验,并帮助他们重新思考应该如何更好地学习与沟通”。学生们可以通过 So.cl 服务上传照片、视频和文字信息等,并与其他人共享。同时,学生还能在 So.cl 上找到与自己有共同兴趣的其他学生,并组建兴趣小组等从而能够共同完成学术研究或讨论等目的。  外界认为,在社交领域表现平庸的微软,正在开发一个和 Facebook 和 Google+ 叫板的大型社交网站,不过微软发布新站后,部分人士表示对这一“小打小闹”感到失望。  不过值得记得的是,Facebook 当年起家,靠的也是一家定位于高校学生的校内社交网站,而后打破封闭,全面向社会各界开放,成就了今天的全球第一。但是如今,微软却选择了学生群体。  也有人士认为,在社交网络领域,微软已经是 Facebook 的大股东之一,没有必要再研发 Facebook 的克隆网站,此外在游戏和休闲用户群体中,微软还拥有 Xbox Live 这一平台,因此微软可能希望挖掘社交网络的垂直细分市场。  文章来源:

  一名曾经业绩优秀的公司业务员,只因痴迷网络游戏,将积攒 10 年的积蓄花光,并因此与结婚不到一年的老婆离婚。随后,这名业务员被网游彻底操控了意志,半年多挥霍公款 30 万元。23日,业务员张某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依法逮捕。    今年 4 月上旬,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在辖区某企业走访时摸排到一条可疑线索:该企业驻青岛办事处业务员张某有挪用公款嫌疑,并且数额较大,于是民警马上立案侦查。  通过民警摸排得知,张某的客户因为信任他,经常先打款然后再取货,但最近却经常遭遇以往从未有过的尴尬———张某以各种理由拖延交货时间。客户反映到公司,引单位的注意。在调查张某的财务账目时公司发现,经他手的账目有很多都没有及时上报公司,而他却收了客户的定金,另外民警还查找到了很多私刻的公章。  进一步调查得知,张某今年 34 岁,1999年参加工作,2002年被公司派驻青岛分公司任业务员,主管当地业务销售。  张某勤奋工作,业绩突出,业务开展的非常顺利,收入也相当可观。出身农村的张某很快成为公司人眼里的“明星”。2010年,张某也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成了家。    昔日大家眼中的明星怎么会做出私刻公章、伪造收据这样的事呢?  民警调查发现这样的改变是从 2008 年 6 月开始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张某经朋友介绍,学会了玩网络游戏,虚幻的诱惑将他引向歧途,很快张某玩网游花掉了自己工作 10 年的全部积蓄。此时,张某的妻子发现他根本没有想要过好日子的念想,结婚不到 1 年,便和张某离了婚。  离婚之后,张某仍没有醒悟,痴迷网络游戏的诱惑和囊中羞涩形成强烈反差的时候,张某选择了铤而走险。2011年 10 月,张某在网上登陆酷狗平台,开始玩网络游戏,为了“升级”和“获胜”,张某采用私刻公章、设假账户、伪造假收据等手段,在半年多的时间内,先后将 30 万元公款分 450 余次用于游戏充值,最多的时候一次充值 5000 元用于购买所谓的“装备”。  案发之后,张某才幡然醒悟,在审讯室内面对办案民警张某哭成了泪人。张某很快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行为,并且主动写下了悔过书。张某表示,自己家中有 70 岁患帕金森综合症的父亲和 68 岁患糖尿病且双目失明的母亲需要照顾,恳求民警给他悔过自新的机会。而在法律面前,这种悔过似乎来得有点太晚了。民警叹息道,痴迷网游葬送个人前程,毁了一个家庭,沉痛的教训再次向痴迷网络游戏者敲响警钟。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7-01 08:1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