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微软调查远程桌面漏洞验证攻击代码泄漏

  • 分类:兴趣

  一家中国文件共享网站上周五公开了微软远程桌面协议(RDP)漏洞的,该代码实际是微软创造的,软件巨人表示。  意大利研究员 Luigi Auriemma 去年五月向微软报告了 RDP 漏洞,微软开发了验证攻击代码进行内部测试,然后通过 Microsoft Active Protections Program (MAPP)项目与安全合作伙伴共享信息,让安全供应商能开发出恶意程序指纹。安全合作伙伴都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但微软分享的漏洞情报最终还是被泄露了出去。软件巨人表示正对此展开积极调查。

  北京时间,尽管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一直很受欢迎,但却有这样的一个群体却对 Instagram 产生抵触情绪,甚至建议他们的同行不要运行 Instagram 应用,这是为什么呢?  Sion Fullana 是一名在纽约工作的西班牙摄影师,虽然他明白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照片会有被个人盗用的风险,但谁知道在 Instagram 加密存储的图片居然也能够被盗用。  Sion Fullana 在 Twitter 贴出两个截图,指责相关杂志社。他称,有些杂志社的行为令人唾弃,居然会直接盗用别人的摄影作品,这不是一个出名的杂志社所应该有的行为。随后 Sion Fullana 在 Twitter 中又补充说道,照片盗用归盗用,但是没必要把他在纽约拍摄的照片伪装成是在巴黎拍摄的。  值得一提的是,Sion Fullana 的 Instagram 账户虽然有 72000 多个粉丝,但他存放的账户是私人账户,他并没有公开照片。此后 Sion Fullana 暂时关闭了自己的 Instagram 账户,并删除了照片。他称,对于这个事情他都不晓得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Instagram 是一款最初运行在 iOS 平台上的图片分享应用,目前 Instagram 总用户达到 5 千万,而这个月 10 号,Facebook 最终以 10 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了 Insagram。  照片盗用风波后怎么解决我们先不谈,但对于一个加了密的相册仍然会被分享出去,这令很多摄影师担心的同时,也不禁令人质疑 Instagram 隐私权做的是否还不够完善?这值得 Instagram 团队反思。

  其实廉价版 iPhone 的传闻已经有段时间了,而它是否真的存在,只有苹果自己心里最清楚。今天美国科技网站 BGR 独家爆料称,廉价 iPhone 将会在今年亮相。  BGR 表示该消息是来自苹果中国的供应链,其内部人士透露称,苹果目前正在内测廉价版 iPhone(或叫 iPhone nano),而它将和下一代 iPhone(旗舰机)一同在今年 10 月的发布会上亮相。  事实上,为了抢占低端手机市场,苹果的做法都是新 iPhone 发布后,对上代机型进行调价(降低存储空间),而现在苹果的廉价机型除了 8GB 版的 iPhone 4 之外,还有 09 年发布的 3GS。  此外,这位产业链的内部人士还爆料称,苹果已经意识到目前最便宜的 iPhone 即 3GS,相对于那些越来越廉价的 Android 手机并不占优势,所以他们决定在今年推出这款 iPhone nano。

  北京时间 4 月 1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谷歌律师罗伯特·冯纳斯特(Robert Van Nest)当地时间周二在作开庭陈述时表示,谷歌开发 Android 操作系统使用了不需要许可的 Java 部分组件,并得到 Sun 的全力支持。  冯纳斯特对陪审团称,“Android 中的源代码是由谷歌工程师编写的,或来自开放源代码平台。”谷歌发布 Android 时,Sun 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表示了祝贺,称 Android 为 Java“捆绑了一系列火箭”,将有助于 Java 的成功。  冯纳斯特表示,Sun 的支持表明 Android 没有侵犯其专利和版权,因为 Sun 有大量机会可以查看发布在谷歌网站上的 Android 源代码。  甲骨文在周一作开庭陈述时表示,谷歌使用 Java 的决策是由公司“最高层”作出的,而且当时就知道侵犯了与 Java 相关的知识产权。  冯纳斯特称,尽管与 Android 开发没有任何关系,甲骨文却“想与谷歌分享 Android 的成功”。冯纳斯特利用部分时间向陪审团解释了 Java 的各个组件,其中包括编程语言、API (应用编程接口)和 Java 虚拟机。  谷歌认为,Java 编程语言和 API 是密切相关的,由于编程语言不具有版权,因此 API 也不具有版权。甲骨文认为 API 具有版权,谷歌需要获得许可才能使用。  冯纳斯特称,甲骨文的文件也认为谷歌对 Java 的使用是合理的。他出示了甲骨文公布收购 Sun 的计划后,公司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 JavaOne 会议上发言的视频。埃里森当时表示,Sun 在“向全世界开放 Java”方面做得很好,甲骨文会“做得更好。我们认为运行 Java 的设备会越来越多,其中部分来自谷歌,我没有看到 Sun、谷歌不能推出运行 Java 的设备的原因”。  冯纳斯特指出,甲骨文决定起诉谷歌的原因是,甲骨文希望开放智能手机平台,但没有获得成功。

  你想要成为手机开发者吗?你的目标可能是从应用商店中赚取大量金钱,也可能只是为了寻找新的挑战。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当你设计应用时,可能需要考虑到代码层面之外的某些东西。  在你开始进行开发之前,你需要弄清楚那些必须解决的问题。谁会使用你的应用?他们会在何处使用应用?他们会如何使用应用?如果他们同时参与其他的活动,会对应用的使用有何影响?  得出这些问题的答案后,将它们写下来粘在墙上。如果你在做决定时遇到困难,可以回头看看这些答案,它们会引导你选择正确的方向。mobile apps (from netmagazine)    平台的选择取决于你构建的应用类型和用户群体。用户数量最多的平台是网页。如果你想要出售应用,那么可以将它投放到应用商店中。如果你需要访问 Camera 或其他设备的特殊 API,那么你可以选择本土化路径或使用 AIR、PhoneGap 和 Titanium 之类的包装器。  不存在最完美的平台。影响平台选择的因素很多,你需要从上述问题的答案中寻找适当的平台。    许多人将当前 App Store 的状况比作 19 世纪 40 年代末的加州淘金热。这种想法固然极具吸引力,但却是对行业的误解。我不推荐仅仅为了赚钱而制作手机应用,通过这种方法来致富还不如直接去赌场。  但是,我们都曾经听到过媒体报道的成功故事。我最喜欢的故事是,加拿大开发者 Matt Rix 花数个月晚上的闲暇时间制作出的游戏最终超越《愤怒的小鸟》登上榜单前 10 名,这款游戏便是《Trainyard》。  面对当前 App Store 和 Android Market 的数十万竞争者,获得用户关注并非易事。    可供你选择的任何平台都有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游戏邦注:简称“HIG”)文件。它告诉你如何在目标平台上创建用户界面。在这个方面,每个平台都有所不同,你应当有一定的了解。HIG (from netmagazine)  比如,iOS 用户习惯于在界面左上角寻找后退按钮。而在 Android 上,多数设备都有个硬件的后退按钮,所以在应用中设置额外的后退按钮便显得多此一举。  在 BlackBerry PlayBook 上,用户期望能够在拉下顶部斜面时能够看到设置和选项。使用这些用户熟悉的设置并不一定会赢得用户好感,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势必会使用户反感。  所以,请阅读 HIG,了解其中的概念。但是要记住,这些只是指导意见而已,并不是规则,也不是应用审查的项目。    构建实用应用并不意味着它必须显得乏味无趣。2009年,在我们的《Flash on the Beach》会议指导中,我们使用了 iOS 组件的标准设置,但是设计出完全不同的外观和感觉。我们想要让应用更有特色,但同时不会让用户感到困惑。  我最喜欢的 iPhone 摄影应用是《Camera+》,它的按键和名称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有可爱的自定义字体。Camera+ (from flickr.com)  我最喜欢的 Twitter 客户端《Tweetbot》精妙地结合使用了阴影和偏斜,使得自定义警告栏的风格与应用设计的其他成分相符,应用整体看起来很美观。从这个方面可以看出开发团队对应用细节的关注。  所以,我们可以在遵从指导的前提下呈现一定的趣味性。现在,使用支持 iOS5 的新 Appearance API,这样的目标更容易实现。    这个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便是“拉动更新”。你应该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功能。Loren Brichter 在《Tweetie 2》中将这种设计概念呈现给全世界,自那时起便如同野火般迅速传播,并蔓延至其他手机操作系统上。  想法很简单,你将列表拉动到某个点,放开后就会发生某些事情,比如重新加载 Twitter 等数据。尽管乍看之下显得很普通,但是一旦你理解了它的原理,就会认同这是个天才般的发明。  今天,我们可以在 Gowalla、Facebook、Google+、Tweetbot、foursquare、oink 和 Fribi 中看到“拉动更新”。raising a button in the bottom toolbar (from netmagazine)  在底部工具栏突出某个按键也是个流行的创新。Oink、foursquare 和 Fribi 等许多应用都通过这种方式来突出重点。    在开发手机应用时,你的产品需要在 30 秒到 1 分钟的时间内吸引用户。你的应用应当设计成,我们一看到应用就愿意使用。这意味着不要使用复杂的界面,只需要给用户提供细节内容,是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有时,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时平板电脑就会受到限制。有时,我又会需要平板电脑和应用。用户在不同情况下对应用有不同的需求。  所以,要弄清楚用户有可能在哪些地方使用应用,他们当时可能会在做什么事情,根据这些问题的答案进行相应的设计。    简单就是良好,但简单并不意味着愚蠢,我们需要专注于应用的核心功能,编写有效且与该功能相关的复制应用。  对其他应用进行微妙的复制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的手指比较粗大,所需的最小点击区域为 44 像素。任何小于这个尺寸的图标都有可能造成应用使用过于困难。我们在《FOTB 2010》应用上犯过这方面的错误。  尽管后退按键的高度只有 10 个像素,但是我们设计了很大的点击区域,使操作更加容易。这样做会产生什么问题呢?这样的按键在屏幕上几乎看不到。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应用能够与各种设备兼容,很可能需要对你的应用进行缩放,这样才能更好地在多种设备上呈现图片。  实现这个目标最简答的方法是,让设计师自开发一开始就以矢量形式来创建美术图像。这样,当你需要以 512X512 的形式在 iTunes 上呈现图标时,就不会产生问题。  icon (from netmagazine)  这个古老的真理目前依然适用。你只有一次给玩家留下印象的机会,你的图标便是整个应用的基础。  我们可以利用图标在呈现应用精美的一面,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所以,让我们在图标细节上花点时间和精力。去年,针对《Flash on the Beach》,我们构建了 FOTB.me,我们最初试图构建的是只适用于手机设备的 web 应用。  当站点被添加到 iOS 的主屏幕上时,你可以自行设定图标和屏幕。所以,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创作了许多种类的图标。一个用于较老的 iPhone,一个用于 retina 屏幕,一个用于 iPad。  诚然,很少人会注意到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但是如果他们发现了,希望这会令他们感到惊讶,也可能会让他们感到高兴。如果取得这样的效果,着实是件令人惊叹的事情。    之所以需要注意到这点,是因为我的手机会告诉你许多有关我的信息。  你可能会看到我在手机上安装了许多应用,虽然它们被分成多个不同的文件夹,但是我的桌面看起来仍显得一团乱麻。看到这一切,你会怎样看待我呢?iPhone apps (from netmagazine)  我的底线是,不能用丑陋的图标来污染我漂亮的屏幕,因为这会让我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如果你知道人们不愿意去阅读桌面软件的使用手册的话,那么对于手机应用,他们不阅读使用手册的可能性是桌面软件的两倍到三倍。  当 iPad 面世时,有款杂志应用设计了各种导航手势。一开始我觉得,这样的设计真得很酷!  然而一周之后,我不知道要如何使用这款应用。帮助屏幕也被应用隐藏,所以唯一的选择是重新安装应用。这可不算是什么好的体验。  如果你计划使用某些疯狂和基于手势的导航,这是可以的。但是,请确保在应用中可以随时选择查看帮助,而且让用户觉得这些特别手势是值得学习的。    我并不喜欢那些模仿原生应用外观和感觉的 web 应用。许多开发者尽量使自己应用的 UI 框架看起来像原生应用的控制方式。当它们最终被发布到 App Store 上时,问题就产生了。  这些 web 应用运行较为缓慢,但是因为其外观和感觉像是原生应用,所以用户也期望它们的速度类似于原生应用。也就是说,开发者似乎做出了承诺,但是却无法兑现。  我不会选择这种做法。    2001年,Nas 说过:“世间不存在原创的想法。重要的不是你做什么,而是做得怎么样。”  事实在于,开发者有可能萌生出多种想法,但执行才是应用成功的关键。只有精心设计的产品才能够走得更远。    这样,你至少能够确保让一位用户开心。但是,更重要的是,如果你针对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应用,你可以精确地知道自己想通过应用解决那些问题,以及如何妥善地解决这些问题。    某些情况下用户会提供反馈,所以拥有与他们交流的方法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使用 GetSatisfaction 这样的服务可以使用户与你对话,包括报告应用漏洞或提出功能要求。这个关键在于,交流应当公开且透明。  Twitter 自然也是个值得考虑的工具,但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虽然我们需要倾听用户的反馈而且用户有时也确实有些精妙的想法,但应用的设计并非集思广益。你不需要完全根据用户的看法来设计应用,要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分析是很重要的步骤。我们可以从中学习用户行为,看到他们是如何使用应用的。  我们在 FOTB.me 上使用 Google Analytics,主要关注 Android、iPhone、iPad 和 PlayBook。我也使用 Twitter 来跟踪人们谈论应用的内容,曾经看到如下评论:  “@FOTBme 我希望在今年看到 web 应用的梦想实现了,但是应用完全无法在 Symbian 系统的 Opera 上运行…”——Thomas Kräftner (@tkraftner) 2011 年 9 月 11 日  于是,我想知道有多少人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查看 Google Analytics,我发现在 4241 个独立访客中,只有 4 个人有此问题。比例只有0.09%,我们还能够接受。  数个小时后,出现了以下评论  “#Fotb 应用无法在所有 Android 版的 Opera 上运行。”——Andreas R (@sunjammer) 2011 年 9 月 12 日  我们看到,受这种情况影响的用户有 20 个,比例为0.5%,我们依然可以接受。  关键点在于,如果没有这些数据,我们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拥有这些数据,或许可以让我们晚上睡得踏实些。    这是个向其他人展示想法和探索技术易用性的良好工具。我们会编写计划和部分功能,由此来测试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法。无论你设计何种应用,都要先针对设备制作出原型。  你可以用来制作出可触碰原型的工具很多,比如 Prototypes、Balsamiq 和 FieldTest。你甚至可以使用 Keynote。  无论你选择何种工具,都要用设备来运行游戏原型,将其展示给好友,获得他们的反馈。获得足够的反馈意见后,你就可以将原型抛弃。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将原型抛弃。尽管这听上去有点可惜,但是任何你已经编写过的代码都会被运用到游戏的制作中,它们不会就此消失。  无论使用何种方法,你都需要快速地制作出原型。但是,你不能为修改此代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要将其抛弃。    以你的想法为基础,开始应用的开发。尽管开发很困难,但也很令人兴奋,将想法变成现实吧!  当然,我们很希望能够从一开始就将所有内容制作得相当完美,但这是无法实现的,我们只能努力去做到这一点。    这是个崇高的目标,但是我认为值得拥有。作为设计师和开发者,我们有能力创造出影响自己和他人生活的产品。  如果我们能让生活更加简单,同时还能够解决生活中的问题,那么我们创造出的就是好产品,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产品。  游戏邦注:本文发稿于 2012 年 2 月 13 日,所涉时间、事件和数据均以此为准。

微软调查远程桌面漏洞验证攻击代码泄漏

  一家中国文件共享网站上周五公开了微软远程桌面协议(RDP)漏洞的,该代码实际是微软创造的,软件巨人表示。  意大利研究员 Luigi Auriemma 去年五月向微软报告了 RDP 漏洞,微软开发了验证攻击代码进行内部测试,然后通过 Microsoft Active Protections Program (MAPP)项目与安全合作伙伴共享信息,让安全供应商能开发出恶意程序指纹。安全合作伙伴都签署了严格的保密协议,但微软分享的漏洞情报最终还是被泄露了出去。软件巨人表示正对此展开积极调查。

  北京时间,尽管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一直很受欢迎,但却有这样的一个群体却对 Instagram 产生抵触情绪,甚至建议他们的同行不要运行 Instagram 应用,这是为什么呢?  Sion Fullana 是一名在纽约工作的西班牙摄影师,虽然他明白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照片会有被个人盗用的风险,但谁知道在 Instagram 加密存储的图片居然也能够被盗用。  Sion Fullana 在 Twitter 贴出两个截图,指责相关杂志社。他称,有些杂志社的行为令人唾弃,居然会直接盗用别人的摄影作品,这不是一个出名的杂志社所应该有的行为。随后 Sion Fullana 在 Twitter 中又补充说道,照片盗用归盗用,但是没必要把他在纽约拍摄的照片伪装成是在巴黎拍摄的。  值得一提的是,Sion Fullana 的 Instagram 账户虽然有 72000 多个粉丝,但他存放的账户是私人账户,他并没有公开照片。此后 Sion Fullana 暂时关闭了自己的 Instagram 账户,并删除了照片。他称,对于这个事情他都不晓得用什么词语来形容。  Instagram 是一款最初运行在 iOS 平台上的图片分享应用,目前 Instagram 总用户达到 5 千万,而这个月 10 号,Facebook 最终以 10 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了 Insagram。  照片盗用风波后怎么解决我们先不谈,但对于一个加了密的相册仍然会被分享出去,这令很多摄影师担心的同时,也不禁令人质疑 Instagram 隐私权做的是否还不够完善?这值得 Instagram 团队反思。

  其实廉价版 iPhone 的传闻已经有段时间了,而它是否真的存在,只有苹果自己心里最清楚。今天美国科技网站 BGR 独家爆料称,廉价 iPhone 将会在今年亮相。  BGR 表示该消息是来自苹果中国的供应链,其内部人士透露称,苹果目前正在内测廉价版 iPhone(或叫 iPhone nano),而它将和下一代 iPhone(旗舰机)一同在今年 10 月的发布会上亮相。  事实上,为了抢占低端手机市场,苹果的做法都是新 iPhone 发布后,对上代机型进行调价(降低存储空间),而现在苹果的廉价机型除了 8GB 版的 iPhone 4 之外,还有 09 年发布的 3GS。  此外,这位产业链的内部人士还爆料称,苹果已经意识到目前最便宜的 iPhone 即 3GS,相对于那些越来越廉价的 Android 手机并不占优势,所以他们决定在今年推出这款 iPhone nano。

  北京时间 4 月 1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谷歌律师罗伯特·冯纳斯特(Robert Van Nest)当地时间周二在作开庭陈述时表示,谷歌开发 Android 操作系统使用了不需要许可的 Java 部分组件,并得到 Sun 的全力支持。  冯纳斯特对陪审团称,“Android 中的源代码是由谷歌工程师编写的,或来自开放源代码平台。”谷歌发布 Android 时,Sun 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表示了祝贺,称 Android 为 Java“捆绑了一系列火箭”,将有助于 Java 的成功。  冯纳斯特表示,Sun 的支持表明 Android 没有侵犯其专利和版权,因为 Sun 有大量机会可以查看发布在谷歌网站上的 Android 源代码。  甲骨文在周一作开庭陈述时表示,谷歌使用 Java 的决策是由公司“最高层”作出的,而且当时就知道侵犯了与 Java 相关的知识产权。  冯纳斯特称,尽管与 Android 开发没有任何关系,甲骨文却“想与谷歌分享 Android 的成功”。冯纳斯特利用部分时间向陪审团解释了 Java 的各个组件,其中包括编程语言、API (应用编程接口)和 Java 虚拟机。  谷歌认为,Java 编程语言和 API 是密切相关的,由于编程语言不具有版权,因此 API 也不具有版权。甲骨文认为 API 具有版权,谷歌需要获得许可才能使用。  冯纳斯特称,甲骨文的文件也认为谷歌对 Java 的使用是合理的。他出示了甲骨文公布收购 Sun 的计划后,公司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 JavaOne 会议上发言的视频。埃里森当时表示,Sun 在“向全世界开放 Java”方面做得很好,甲骨文会“做得更好。我们认为运行 Java 的设备会越来越多,其中部分来自谷歌,我没有看到 Sun、谷歌不能推出运行 Java 的设备的原因”。  冯纳斯特指出,甲骨文决定起诉谷歌的原因是,甲骨文希望开放智能手机平台,但没有获得成功。

  你想要成为手机开发者吗?你的目标可能是从应用商店中赚取大量金钱,也可能只是为了寻找新的挑战。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当你设计应用时,可能需要考虑到代码层面之外的某些东西。  在你开始进行开发之前,你需要弄清楚那些必须解决的问题。谁会使用你的应用?他们会在何处使用应用?他们会如何使用应用?如果他们同时参与其他的活动,会对应用的使用有何影响?  得出这些问题的答案后,将它们写下来粘在墙上。如果你在做决定时遇到困难,可以回头看看这些答案,它们会引导你选择正确的方向。mobile apps (from netmagazine)    平台的选择取决于你构建的应用类型和用户群体。用户数量最多的平台是网页。如果你想要出售应用,那么可以将它投放到应用商店中。如果你需要访问 Camera 或其他设备的特殊 API,那么你可以选择本土化路径或使用 AIR、PhoneGap 和 Titanium 之类的包装器。  不存在最完美的平台。影响平台选择的因素很多,你需要从上述问题的答案中寻找适当的平台。    许多人将当前 App Store 的状况比作 19 世纪 40 年代末的加州淘金热。这种想法固然极具吸引力,但却是对行业的误解。我不推荐仅仅为了赚钱而制作手机应用,通过这种方法来致富还不如直接去赌场。  但是,我们都曾经听到过媒体报道的成功故事。我最喜欢的故事是,加拿大开发者 Matt Rix 花数个月晚上的闲暇时间制作出的游戏最终超越《愤怒的小鸟》登上榜单前 10 名,这款游戏便是《Trainyard》。  面对当前 App Store 和 Android Market 的数十万竞争者,获得用户关注并非易事。    可供你选择的任何平台都有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游戏邦注:简称“HIG”)文件。它告诉你如何在目标平台上创建用户界面。在这个方面,每个平台都有所不同,你应当有一定的了解。HIG (from netmagazine)  比如,iOS 用户习惯于在界面左上角寻找后退按钮。而在 Android 上,多数设备都有个硬件的后退按钮,所以在应用中设置额外的后退按钮便显得多此一举。  在 BlackBerry PlayBook 上,用户期望能够在拉下顶部斜面时能够看到设置和选项。使用这些用户熟悉的设置并不一定会赢得用户好感,但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势必会使用户反感。  所以,请阅读 HIG,了解其中的概念。但是要记住,这些只是指导意见而已,并不是规则,也不是应用审查的项目。    构建实用应用并不意味着它必须显得乏味无趣。2009年,在我们的《Flash on the Beach》会议指导中,我们使用了 iOS 组件的标准设置,但是设计出完全不同的外观和感觉。我们想要让应用更有特色,但同时不会让用户感到困惑。  我最喜欢的 iPhone 摄影应用是《Camera+》,它的按键和名称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有可爱的自定义字体。Camera+ (from flickr.com)  我最喜欢的 Twitter 客户端《Tweetbot》精妙地结合使用了阴影和偏斜,使得自定义警告栏的风格与应用设计的其他成分相符,应用整体看起来很美观。从这个方面可以看出开发团队对应用细节的关注。  所以,我们可以在遵从指导的前提下呈现一定的趣味性。现在,使用支持 iOS5 的新 Appearance API,这样的目标更容易实现。    这个方面最著名的例子便是“拉动更新”。你应该知道我所说的是什么功能。Loren Brichter 在《Tweetie 2》中将这种设计概念呈现给全世界,自那时起便如同野火般迅速传播,并蔓延至其他手机操作系统上。  想法很简单,你将列表拉动到某个点,放开后就会发生某些事情,比如重新加载 Twitter 等数据。尽管乍看之下显得很普通,但是一旦你理解了它的原理,就会认同这是个天才般的发明。  今天,我们可以在 Gowalla、Facebook、Google+、Tweetbot、foursquare、oink 和 Fribi 中看到“拉动更新”。raising a button in the bottom toolbar (from netmagazine)  在底部工具栏突出某个按键也是个流行的创新。Oink、foursquare 和 Fribi 等许多应用都通过这种方式来突出重点。    在开发手机应用时,你的产品需要在 30 秒到 1 分钟的时间内吸引用户。你的应用应当设计成,我们一看到应用就愿意使用。这意味着不要使用复杂的界面,只需要给用户提供细节内容,是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有时,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时平板电脑就会受到限制。有时,我又会需要平板电脑和应用。用户在不同情况下对应用有不同的需求。  所以,要弄清楚用户有可能在哪些地方使用应用,他们当时可能会在做什么事情,根据这些问题的答案进行相应的设计。    简单就是良好,但简单并不意味着愚蠢,我们需要专注于应用的核心功能,编写有效且与该功能相关的复制应用。  对其他应用进行微妙的复制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的手指比较粗大,所需的最小点击区域为 44 像素。任何小于这个尺寸的图标都有可能造成应用使用过于困难。我们在《FOTB 2010》应用上犯过这方面的错误。  尽管后退按键的高度只有 10 个像素,但是我们设计了很大的点击区域,使操作更加容易。这样做会产生什么问题呢?这样的按键在屏幕上几乎看不到。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如果你希望自己的应用能够与各种设备兼容,很可能需要对你的应用进行缩放,这样才能更好地在多种设备上呈现图片。  实现这个目标最简答的方法是,让设计师自开发一开始就以矢量形式来创建美术图像。这样,当你需要以 512X512 的形式在 iTunes 上呈现图标时,就不会产生问题。  icon (from netmagazine)  这个古老的真理目前依然适用。你只有一次给玩家留下印象的机会,你的图标便是整个应用的基础。  我们可以利用图标在呈现应用精美的一面,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所以,让我们在图标细节上花点时间和精力。去年,针对《Flash on the Beach》,我们构建了 FOTB.me,我们最初试图构建的是只适用于手机设备的 web 应用。  当站点被添加到 iOS 的主屏幕上时,你可以自行设定图标和屏幕。所以,我们利用这个机会,创作了许多种类的图标。一个用于较老的 iPhone,一个用于 retina 屏幕,一个用于 iPad。  诚然,很少人会注意到我们所做的这项工作。但是如果他们发现了,希望这会令他们感到惊讶,也可能会让他们感到高兴。如果取得这样的效果,着实是件令人惊叹的事情。    之所以需要注意到这点,是因为我的手机会告诉你许多有关我的信息。  你可能会看到我在手机上安装了许多应用,虽然它们被分成多个不同的文件夹,但是我的桌面看起来仍显得一团乱麻。看到这一切,你会怎样看待我呢?iPhone apps (from netmagazine)  我的底线是,不能用丑陋的图标来污染我漂亮的屏幕,因为这会让我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如果你知道人们不愿意去阅读桌面软件的使用手册的话,那么对于手机应用,他们不阅读使用手册的可能性是桌面软件的两倍到三倍。  当 iPad 面世时,有款杂志应用设计了各种导航手势。一开始我觉得,这样的设计真得很酷!  然而一周之后,我不知道要如何使用这款应用。帮助屏幕也被应用隐藏,所以唯一的选择是重新安装应用。这可不算是什么好的体验。  如果你计划使用某些疯狂和基于手势的导航,这是可以的。但是,请确保在应用中可以随时选择查看帮助,而且让用户觉得这些特别手势是值得学习的。    我并不喜欢那些模仿原生应用外观和感觉的 web 应用。许多开发者尽量使自己应用的 UI 框架看起来像原生应用的控制方式。当它们最终被发布到 App Store 上时,问题就产生了。  这些 web 应用运行较为缓慢,但是因为其外观和感觉像是原生应用,所以用户也期望它们的速度类似于原生应用。也就是说,开发者似乎做出了承诺,但是却无法兑现。  我不会选择这种做法。    2001年,Nas 说过:“世间不存在原创的想法。重要的不是你做什么,而是做得怎么样。”  事实在于,开发者有可能萌生出多种想法,但执行才是应用成功的关键。只有精心设计的产品才能够走得更远。    这样,你至少能够确保让一位用户开心。但是,更重要的是,如果你针对自己的需求来设计应用,你可以精确地知道自己想通过应用解决那些问题,以及如何妥善地解决这些问题。    某些情况下用户会提供反馈,所以拥有与他们交流的方法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使用 GetSatisfaction 这样的服务可以使用户与你对话,包括报告应用漏洞或提出功能要求。这个关键在于,交流应当公开且透明。  Twitter 自然也是个值得考虑的工具,但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虽然我们需要倾听用户的反馈而且用户有时也确实有些精妙的想法,但应用的设计并非集思广益。你不需要完全根据用户的看法来设计应用,要相信你自己的直觉。    分析是很重要的步骤。我们可以从中学习用户行为,看到他们是如何使用应用的。  我们在 FOTB.me 上使用 Google Analytics,主要关注 Android、iPhone、iPad 和 PlayBook。我也使用 Twitter 来跟踪人们谈论应用的内容,曾经看到如下评论:  “@FOTBme 我希望在今年看到 web 应用的梦想实现了,但是应用完全无法在 Symbian 系统的 Opera 上运行…”——Thomas Kräftner (@tkraftner) 2011 年 9 月 11 日  于是,我想知道有多少人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查看 Google Analytics,我发现在 4241 个独立访客中,只有 4 个人有此问题。比例只有0.09%,我们还能够接受。  数个小时后,出现了以下评论  “#Fotb 应用无法在所有 Android 版的 Opera 上运行。”——Andreas R (@sunjammer) 2011 年 9 月 12 日  我们看到,受这种情况影响的用户有 20 个,比例为0.5%,我们依然可以接受。  关键点在于,如果没有这些数据,我们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拥有这些数据,或许可以让我们晚上睡得踏实些。    这是个向其他人展示想法和探索技术易用性的良好工具。我们会编写计划和部分功能,由此来测试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法。无论你设计何种应用,都要先针对设备制作出原型。  你可以用来制作出可触碰原型的工具很多,比如 Prototypes、Balsamiq 和 FieldTest。你甚至可以使用 Keynote。  无论你选择何种工具,都要用设备来运行游戏原型,将其展示给好友,获得他们的反馈。获得足够的反馈意见后,你就可以将原型抛弃。  没错,我的意思就是将原型抛弃。尽管这听上去有点可惜,但是任何你已经编写过的代码都会被运用到游戏的制作中,它们不会就此消失。  无论使用何种方法,你都需要快速地制作出原型。但是,你不能为修改此代码花费大量的时间,所以要将其抛弃。    以你的想法为基础,开始应用的开发。尽管开发很困难,但也很令人兴奋,将想法变成现实吧!  当然,我们很希望能够从一开始就将所有内容制作得相当完美,但这是无法实现的,我们只能努力去做到这一点。    这是个崇高的目标,但是我认为值得拥有。作为设计师和开发者,我们有能力创造出影响自己和他人生活的产品。  如果我们能让生活更加简单,同时还能够解决生活中的问题,那么我们创造出的就是好产品,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产品。  游戏邦注:本文发稿于 2012 年 2 月 13 日,所涉时间、事件和数据均以此为准。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5-11 07: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