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配置向iPhone 4S看齐?360特供机2代曝光

  • 分类:兴趣

  虽然与华为合作的第一款特供机闪耀还没发售,但是周鸿祎已经开始为旗下的第二款特供机做准备,目前有内部人士爆料称该机已被命名为爆米花。  此外,该人士还透露称,爆米花手机的配置将会向 iPhone 4S 看齐,并将采用4.3寸 IPS 材质触摸屏和双核处理器,外层附有大猩猩玻璃。  与此同时,从曝光的 360 特供机 2 代图片来看,其屏幕下方隐约显示有云键,这是不是暗示该机将会与天语合作呢?

  能不能升级 Windows Phone 8 Apollo 一直是现有 WP 手机用户最为关心话题,而今天德国媒体则带来了最新消息。  据一位微软内部人士向外透露,。  WP8将需要双核心处理器支持,因此现有 WP 设备在技术上难以达到要求,而精简版的 WP7.7 则将为无法升级的 WP7 手机提供与 WP8 相同的功能体验。

  在当今快速变化的商业环境中,企业为了生存必须不停适应变化。可笑的是,变化管理却成为了主要瓶颈。无效的线下审查已经跟日常操作脱节,同时也忽略了正在变化的需求。企业需要一套可行的机制来管理受控的变量和正在进行的变化以打破僵局。  本文提供了基础依据,以理解与信息系统相关的企业敏捷。它定义了当前的障碍,强调了技术所赋予的、作为变化代理人的商业用户这一角色。它并没有拥护某一特定的开发方法论。而建议将社会协作与精益整合结合,作为技术催化剂用于企业敏捷。  应该提前注意的是技术并不保证让公司敏捷。企业敏捷是组织对它的环境总体反应的度量。  很多因素都影响着企业敏捷:其中包括:企业大小,资源,行业规定等。变化影响着人们以及他们的日常行为,对变化相应的适应是企业文化应有的功能。然而,技术会阻碍也会协助企业敏捷。  一个组织的系统构建得越灵活,就越能更好地支持想要的或需要的变化。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东西在任何时候都需要整合,也不是需要管理上的缩减。从系统的角度来看,企业敏捷是将系统障碍减轻为变量和变化的过程。  尽管其定义直接明了,但它也提出了对信息系统架构的重新定位。  在最近 40 多年,主流商业计算机操作通过标准化带来了极大的效益,但是它只是在流程,数据和能力的静态模型上具有可预见性。自动化的遗留问题潜伏在企业间所建立起的静态模式,它们造成了系统本身或系统间的变化难以进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流程改进后,商业操作中自动化最少、最无效的因素却是变化管理。这忽视了广泛传播的如 ITIL 这样方法论的最重要意图。  现代系统架构的设计其实并不能适应变化。尽管有大量费用投资在技术和最佳实践中,但是变化本身绝大部分依旧使用手动流程,而这种方式会与相应系统和行为脱节。  这可以通过“例外”和昂贵的企业变化管理项目来验证[1]。这种方式的问题在于,就算真有,被批准的变化在也需要提出很久之后才被提交,从而造成了最初的意图和商业价值的丢失。这就是“红皇后”悖论:“…花费了所有的力气就是为了停留在同一个地方[13]。  不仅如此,调查显示,流程改进方案往往趋于停滞不前。从而隐蔽那些包含有敏捷性问题的系统。  可笑的是,变化管理项目已经变为企业敏捷阻塞点和效率限制点。  尽管控制很重要,但不必要的控制却扼杀了问题解决能力和创新。极大一部分价值都可以通过简单赋予人们以更多的自由来达到商业目的[1,5,6,9,10,11,12]。但凡遵守并强行执行特定程序,技术就可以支持“释放阀”,以允许对正在进行的变量和变化做出批准,如此既不会造成时间和价值上的浪费,同时也保留了可用性。  鉴于现代企业作为某一分布式系统的复杂性。IT 敏捷需要一种整体分析,直接推倒重来是不可行的。它提倡使用灵活的协作层,以允许人与数据,功能与政策间有动态互操作性。    在客户、合作伙伴和同事之间相互作用的企业边界,其环境越演越狂热。  全球竞争正在推动一个新的以客户为中心的时代。企业必须设法有效地满足个人需求[4] 。这标志着一种从标准化阶段到专业化阶段的变化。  尽管某些行业比其它更具灵活性,(比如:国防/情报,医疗保健,零售,技术等),但是没有行业能够避免企业敏捷化的任务。财富 500 强的企业目前的“Topple rate”只有 15 年而且还在持续减少。  企业需要一种新形式的协作架构,鼓励人们去自由发挥,同时也提供透明度,管理和审计[14,15]。    死板操作是反社会性的。Dilbert 系列漫画对反应迟钝的官僚主义的描写是它们最真实的写照。  固定的流程使人们对自己的工作有所疏远,浪费了人的聪明才智。根据 Deloitte 的边缘的中心理论[5],80% 的员工在工作时碌碌无为。  忽略具体环境,而单纯依据线性流程是无意义的。我们无法预测所有情况;甚至一系列无关事件都可能影响既定的最佳计划。DILBERT © 1999 Scott Adams. 使用经 Uclick 通用准许。保留所有权利。  与其关注标准流程,不如放权,让大家灵活地满足企业目标。人们需要能对环境做出回馈,修改计划以保持目标在可控范围内。  非杠杆人力资本规模揭示了一个挖掘企业认知盈余的巨大机会[7]。毕竟,企业是社会经济技术系统。技术可能会连接、自动化和报告,但人是变化的真正代言人。网络核心是人。    企业可持续发展需要灵活性,但是固定的系统架构确是对企业的束缚。  20世纪自动化技术曾带来了巨大的效益 [8],但如今却阻碍了 21 世纪网络化合作[16,17,18]。标准化的商业流程抹杀了人的自行决定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创造力。  业务管理者需要克服该结构限制。系统应该支持一种更宽松的组织形式,协调变体与变更。而企业敏捷化需要一种从标准化业务到动态业务的转变。  社会本身需要集成到流程中去,必须能够指导其流向,否则它只是喋喋不休,最终还是依赖传统的变化管理模式。流程应具有双向沟通力。    企业社会化协作不是关于解放人,而是要优化工作[9]。它给予人对其行为的联合监护权,使他们可以共同参与到正在进行的流程,在有授权的自主权下,以透明和可审计的方式去以最完善的方式完成商业目标。  精益集成是让系统资源和业务需求相匹配[19]。让正确的信息,在正确的时间,发送给正确的人。精益集成利用后期绑定,以确保其反应总是针对每个交互。  结合综合反馈循环[11]的两个供给使系统对情境做出响应,允许流程参与者根据权限去协商具体情况的系统需求。这一新型“集成”合作支持基于商业目的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实时协作。  取代固定流程,人性化的 API 需要让商业所有者参与到定义默认需求的过程当中去。而信息技术则开发功能和维护底层系统,寻找正在审批的变化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去赢得或维持一个客户,或者为公司创新。Dan Pink 曾经描述过自主性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解决人“内在动机“[10]来提高工作满意度。    当网站引进了相关联内容的自我导航概念,流行社交网站会更有利于分布式协作,同时定制化应用已经引进上下文相关概念,但却没有一个针对信息系统敏捷化的统一方式。  为了实现更流畅的工作模式必须重新思考信息系统构架。使用同一方法却期待不同结果,这正是爱因斯坦所说的精神错乱。  我们需要软件构架能支持一种更宽松形式的系统设计,不只是模块化,还能够符合情境,具有可适应性。信息技术已经支持分布式数据和系统;是时候开始分散控制了。这是两部分文章的第一篇。它意在于让人们去思考那些限制操作灵活性的架构问题,同时介绍一些作者认为是解决方案关键的概念。在下一篇文章,作者会介绍并进一步讨论他的解决方案。     Consilience International LLC 的创始人和管理主管,Ideate Framework™ ()开发人员。Dave 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商界领袖, 在过去 20 多年在多个公司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初始和发展。这位善于直言的企业家已经接受 NBC 电视台 Dateline 节目的采访,并呈现在 TED6。他是多篇在线软件架构学术论文的作者,一位正在申请专利的软件框架的发明者,并已经在多个行业会议上做过演讲。他为解决企业根本挑战的激情造就了他的最新尝试,即他和 William Malyk 在 2009 年创立的 Consilience International。公司的产品 Ideate 框架提供一个 EnterpriseWeb ——一个灵活的实时集成和协作互操作层,能使企业更好的管理变量和变化。    1. Sameer Patel, July 7, 2011, “Why Exception Handling Should be the Rule”, Blog.  2. Satya S. Chakravorty, Wall Street Journal, January 25, 2010, “Where Process-Improvement Projects Go Wrong”, Article.  3. Stafford Beer, 1972, “Brain of the Firm”, Book.  4. The Corporate Executive Board Company, 2010, “The Future of Corporate IT”, Report.  5. John Hagel III, John Seely Brown, Duleesha Kulasooriya, Dan Elbert, Deloitte’s Center for the Edge Deloitte Development LLC, 2010, “The Shift Index”, Report.  6. Geoffrey Moore, TCG Advisors, AIIM, 2011, “Systems of Engagement and The Future of Enterprise IT”, Report.  7. Frederick W. Taylor, 1911, “The Principles of Scientific Management”, Book.  8. Clay Shirky, 2010, “Cognitive Surplus”, Book.  9. Tom Davenport,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November 8, 2010, “Want Value From Social? Add Structure”, Blog.  10. Daniel H. Pink, 2011, “Drive”, Book.  11. Thomas Goetz, Wired Magazine, June 19, 2011,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Feedback Loops”, Article.  12. Jim Sinur, Gartner, Inc., July 21, 2011, “What Kind of Gear is Needed for Social BPM?”, Blog.  13. Lewis Carol, 1871,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Book.  14. Tom Graves, September 14, 2011, "Enterprise Canvas as service-viability checklist", Blog.  15. Tom Graves, April 3, 2011, "Agility needs a backbone", Blog.  16. Ray Wang, Constellation Group, June19, 2011, "Why Enterprise Software Sucks", Conference Presentation.  17. Tom Byrne, InformationWeek, June 02, 2011, "Enterprise 2.0 B.S. List", Article.  18. Aaron Levie, TechCrunch, July 11, 2011, "Building An Enterprise Software Company That Doesn’t Suck", Article.  19. David Lyle, John G. Schmidt, May 2010, "Lean Integration",

  继以8.09亿美元投资获夏普 10% 股份后,  富士康今年与夏普似乎有扯不完的关联,此前 3 月 27 日,富士康宣布投资8.09亿美元获得夏普 10% 的股份,同时将其在日本西部的平板电视生产厂近 47% 的股份出售给富士康母公司鸿海。以后,两家公司将合作在该生产电视机,同时,富士康投资夏普也是因为看好夏普的液晶显示器业务。  知情人士透露,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程天纵近日来到北京,与夏普中国的高层会晤,双方探讨了在中国成立一家有关移动通信合资公司的可能性。  富士康为全球诸多手机厂商代工,其今年对手机业务尤其关注,。  尤其是 3G 智能手机时代是个很好的机会。其与夏普洽谈成立手机方面的合资公司,可能是想借夏普品牌做手机业务。  据悉,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程天纵同时也于近日同时拜会了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如果没有做品牌手机的想法,富士康没有必要接触中国内地的运营商。  不过,这对富士康来说是危险的,因为其如果自己做品牌手机的销售,那将使现有交给富士康代工的手机企业对富士康敬而远之。

  短租网站的模式被视为目前流行的“O2O”模式的典型代表,其核心是在线预订、支付,然后到线下享受服务。具体而言,就是为房东和租客提供在线沟通和交易的平台,把互联网与线下闲置房源结合,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  这个线上与线下的闭环中,房屋来源是第一步。就个人闲置房屋而言,既可以是几套房子,也可以是一个单间甚至一个床位。由于租金收入的诱惑,吸引房东的难度并不大。  “住我那”市场部负责人王连平的话或许可以反映短租网站不愁房源的现实。  “最初,我们是由客服团队主动联系在互联网上已公开联系方式的房东和中介,‘拉拢’他们过来发布和管理短租房源。”他说,现在越来越多有闲置房源的个人房东会主动发布信息,毕竟有“甜头”。其他如爱日租、蚂蚁短租、游天下等,个人房源都是主力军之一。  房源类型也各式各样。除了普通的民宅,别墅、四合院、地下室甚至看上去“偏门”的游艇、房车、船屋、蒙古包等,都是短租房源。通常,这些房源有更大的活动空间,还具备了一些家庭设施,像洗衣机、免费无线宽带、客厅、厨房等,接近家的感觉。  然而不可否认,机会巨大的 O2O,线下体验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对在线短租来说,如何保证房源的真实性,确保线下用户体验就是命门。  爱日租的做法是,推出“100% 验证”机制,经由网站工作人员现场考核房源真实性、图片及信息描述的真实,给予 100% 验证徽章。它还成立了专门的线下团队,了解房源周边交通、购物等情况。  住我那是从制度上建立保障。它用 1000 万推出了“100% 安心入住房客保障计划”,当房源不真实、预订房屋无法入住时,网站介入保障。  在支付上,租户在线支付。短租网站的普遍措施是,在租客退房后的一天后,网站才把房款转到房东账户。此外,鼓励双方互相评论,为的也是入住体验。  相比爱日租等国内短租网站,从海外进入中国的如美家则有自己的 O2O 之道。  来自新加坡的张嘉恩喜欢四处旅行,她说自己经常是“不希望住背包客客栈和招待所,但又付不起豪华酒店的价格”,一直想寻找介于这两者之间的、能提供独特经历的住宿,无奈一时找不到专门从事短租的可靠网站。2009年初,她与另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搭档索性在美国创办了如美家。  进入中国前,如美家的房源分布在欧美、东南亚等地,有超过5.5万套房源,在全球的 4000 多个目的地,房源主要来自物业经理。“物业经理通常手上会有几十套固定的房屋,服务和酒店相似,床单被套、浴巾、洗漱用品等都标准化。”张嘉恩说,物业经理和房产中介不一样,中介一般只做长租房,收中介费,物业经理专做短期租凭,租客不需付中介费。  去年 9 月,如美家进入中国。张嘉恩说,在中国市场,如美家八成以上房源仍会选择物业经理,个人的相对少一些。“物业经理比个人房源来得更可靠,毕竟个人房源可能是偶尔的兴趣做着来玩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如美家在支付流程中的一个有趣方式。  房客预订时,网站会给他们一个 6 位数付款编码。入住时,他们提供编码给房东,房东用编码向如美家获取房费。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入住房屋和网站信息不一致,房客支付的房费依然安全,网站可把房费退还给房客,或替房客寻找其他适合的房屋。    觊觎在线短租的不仅是创业者。几乎与住我那、爱日租们差不多的时间,国内最大的生活分类信息平台赶集网和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搜房网,都瞄上了在线短租,分别推出了蚂蚁短租和游天下。  因为背靠大树,蚂蚁短租、游天下的起点也相对较高。  “搜房在新房、二手房、租房领域资源丰厚,做在线短租是顺理成章的事。”搜房网 COO、游天下负责人刘坚说,搜房做在线短租有三个优势,搜房网本身的用户流量大;有众多房东资源,房源类型多;搜房网覆盖面广,一切入短租领域,就将其覆盖面迅速推广。  目前,游天下的房源覆盖城市近 300 个,房源数突破 10 万个。业态覆盖公寓、别墅、民宅等,还与客栈、青年旅舍、酒店、农家乐等合作,其中的主力房源是民宅和酒店式公寓。  蚂蚁短租也有赶集网的资源支撑。  据赶集网副总裁、电商平台总经理王连涛分析,赶集网的庞大用户群能为蚂蚁短租带去客流,赶集网是最大生活分类信息行销平台,为蚂蚁短租提供平台保证,赶集网此前累积的短租数据也为蚂蚁短租的发展提供参考。“现在蚂蚁短租的房源遍布全国 120 多个城市,有近 6 万套房子。”他说,房源一般由房东自主发布,网站会做引导,目前以中低端市场为主,房价一般定在 100-150元,吸引的主要是散客,如节假日的游客、求职者、参加考试培训的人。  其实最开始,短租只是赶集网的一个频道,在看到团购模式的可行后,赶集网才决定将短租单独分出来。去年底,赶集网拿出 2000 万美金力推蚂蚁短租,并将其定义为赶集网的第二次创业。  虽然起点高,但和其他同行竞争者们一样,游天下、蚂蚁短租把O 2O 的重点放在了线下的用户体验上。  蚂蚁短租设置了专门团队实地验证房源,拿出 1000 万元推出“100% 房客保障”,组织房东培训等。游天下推出 400 电话转接服务,减少租客等待房东回应时间,网站作为第三方向房东、租户提供第三方资金托管,设置 2000 万房客保障计划等。    在创办途家之前,罗军的履历上有一串耀眼的光环。他曾在 Cisco、O r-acle 等著名公司担任高管,创立过新浪乐居,担任过中国房产信息集团执行总裁。所以,当他去年中创办途家网时,就引来不少关注,他的葫芦里究竟卖什么不一样的药?  而事实上,与其他在线短租网站不同,途家的模式有些另类。  罗军说,在美国的在线短租领域,主要生存这两类公司,一类是线上平台,一类是线下专业的管理服务公司,各自为阵。不论是H omeAway 还是 Airbnb,它们的本质一样,都是线上平台,不涉及线下服务和管理,而途家的模式,则是把线上平台与线下管理结合起来。  戈壁资本人民币基金合伙人蒋涛也评价说,“市面上的众多短租房网站,途家比较不错,它有自己经营的房源,提供相对可以的服务,同时也作为平台,销售其他公寓服务商的产品。”  在罗军看来,如果说其他同行们做的是 C2C 生意,那么途家侧重的是 B2C。  最初,罗军也打算做一个 C2C 平台,类似爱日租等的模式,房东把房源放在网上,租户点击成交,收取佣金。考察一段时间后,他觉得个人房源质量无法保障,决定放弃,转向 B2C。  “所谓 B2C,是业主把房子交给途家,途家统一线下管理运营。”罗军说,途家网的房源主要有两大来源,一是业主(一般是手上有多套物业的)主动合作,二是与地产商、已有的度假公寓合作,比如途家和一知名地产商在海南的高端休闲度假项目签约托管其他社区。当与途家合作后,二者都要安装专用 IT 系统并与途家后台对接,如此,途家就能随时了解房态,如明天是否可租等。此外,途家以标准化的星级酒店布置、消毒流程、统一的洗漱用品、前台接待等,管理线下运营。  为了吸引业主,途家推出了弹性机制。罗军举例说,业内普遍做法是网站承包房子,业主一般一年可自住 5 天,但因为途家设置后台系统,业主只要提前告知途家,什么时候住、住多久都可灵活调节。  现在,途家已复制到海南、杭州、南京、青岛等 11 个区域,近期会扩张到 30 个左右。  不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B2C 的途家实质上跨界了美国在线短租的两种模式,是否能兼容?蒋涛说,如果途家既想做平台又要成为服务商,可能会有问题,毕竟两者面对的挑战不一样。  罗军似乎也有自己的说法,“我觉得途家是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酒店业,互联网重要,线下服务更重要,不能本末倒置。”他说,途家兼顾两者不会左右不及,反而使得线上线下结合更紧密。这位连环创业者再三强调,不要忘了突出他有些理想化的创业情怀,“让更多人体验大自然和美好建筑的恩泽。”    目前,国内在线短租网站的商业模式基本上是仿照美国的 Airbnb 模式,即从房东与租客的交易中收取一定比例佣金。比如爱日租是收取 12%,蚂蚁短租收取 10%-15% 的佣金,无论在中国或海外,如美家的盈利模式都是在房客确认预订时收取房费8%-12% 的预订手续费。  尽管盈利点清晰,但业内更多的观点是,在线短租现在谈盈利尚早。今年 4 月,游天下取消了此前收取的5% 佣金,成为完全免费的平台,住我那也取消了佣金制度。  “短租网站在国内才起步,基本处于投入期,现在谈盈利早了点。”罗军说,以途家来说,从创业起其资本准备就较充足,现在有风投进入,资金压力更不存在了,“现在的关键是把手上的事情做好。”  和他看法相同的还有刘坚。  “在一个市场还未形成规模时,谈盈利模式还为时过早。”刘坚说,包括游天下在内的同行,当务之急是让房东与房客认识到短租网站的价值,当达到一定规模时,盈利才水到渠成。因此,游天下取消了佣金,因为佣金不仅提高了房东与房客的交易成本,还阻碍了短租房在线预订市场的发展规模。“游天下还属于孵化器,搜房网也会不计成本投入,不急于盈利。”而此前,赶集网C E O 杨浩涌也公开表示,蚂蚁短租在未来两年内都不会考虑盈利。  采写:

配置向iPhone 4S看齐?360特供机2代曝光

  虽然与华为合作的第一款特供机闪耀还没发售,但是周鸿祎已经开始为旗下的第二款特供机做准备,目前有内部人士爆料称该机已被命名为爆米花。  此外,该人士还透露称,爆米花手机的配置将会向 iPhone 4S 看齐,并将采用4.3寸 IPS 材质触摸屏和双核处理器,外层附有大猩猩玻璃。  与此同时,从曝光的 360 特供机 2 代图片来看,其屏幕下方隐约显示有云键,这是不是暗示该机将会与天语合作呢?

  能不能升级 Windows Phone 8 Apollo 一直是现有 WP 手机用户最为关心话题,而今天德国媒体则带来了最新消息。  据一位微软内部人士向外透露,。  WP8将需要双核心处理器支持,因此现有 WP 设备在技术上难以达到要求,而精简版的 WP7.7 则将为无法升级的 WP7 手机提供与 WP8 相同的功能体验。

  在当今快速变化的商业环境中,企业为了生存必须不停适应变化。可笑的是,变化管理却成为了主要瓶颈。无效的线下审查已经跟日常操作脱节,同时也忽略了正在变化的需求。企业需要一套可行的机制来管理受控的变量和正在进行的变化以打破僵局。  本文提供了基础依据,以理解与信息系统相关的企业敏捷。它定义了当前的障碍,强调了技术所赋予的、作为变化代理人的商业用户这一角色。它并没有拥护某一特定的开发方法论。而建议将社会协作与精益整合结合,作为技术催化剂用于企业敏捷。  应该提前注意的是技术并不保证让公司敏捷。企业敏捷是组织对它的环境总体反应的度量。  很多因素都影响着企业敏捷:其中包括:企业大小,资源,行业规定等。变化影响着人们以及他们的日常行为,对变化相应的适应是企业文化应有的功能。然而,技术会阻碍也会协助企业敏捷。  一个组织的系统构建得越灵活,就越能更好地支持想要的或需要的变化。但是并不意味着所有的东西在任何时候都需要整合,也不是需要管理上的缩减。从系统的角度来看,企业敏捷是将系统障碍减轻为变量和变化的过程。  尽管其定义直接明了,但它也提出了对信息系统架构的重新定位。  在最近 40 多年,主流商业计算机操作通过标准化带来了极大的效益,但是它只是在流程,数据和能力的静态模型上具有可预见性。自动化的遗留问题潜伏在企业间所建立起的静态模式,它们造成了系统本身或系统间的变化难以进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流程改进后,商业操作中自动化最少、最无效的因素却是变化管理。这忽视了广泛传播的如 ITIL 这样方法论的最重要意图。  现代系统架构的设计其实并不能适应变化。尽管有大量费用投资在技术和最佳实践中,但是变化本身绝大部分依旧使用手动流程,而这种方式会与相应系统和行为脱节。  这可以通过“例外”和昂贵的企业变化管理项目来验证[1]。这种方式的问题在于,就算真有,被批准的变化在也需要提出很久之后才被提交,从而造成了最初的意图和商业价值的丢失。这就是“红皇后”悖论:“…花费了所有的力气就是为了停留在同一个地方[13]。  不仅如此,调查显示,流程改进方案往往趋于停滞不前。从而隐蔽那些包含有敏捷性问题的系统。  可笑的是,变化管理项目已经变为企业敏捷阻塞点和效率限制点。  尽管控制很重要,但不必要的控制却扼杀了问题解决能力和创新。极大一部分价值都可以通过简单赋予人们以更多的自由来达到商业目的[1,5,6,9,10,11,12]。但凡遵守并强行执行特定程序,技术就可以支持“释放阀”,以允许对正在进行的变量和变化做出批准,如此既不会造成时间和价值上的浪费,同时也保留了可用性。  鉴于现代企业作为某一分布式系统的复杂性。IT 敏捷需要一种整体分析,直接推倒重来是不可行的。它提倡使用灵活的协作层,以允许人与数据,功能与政策间有动态互操作性。    在客户、合作伙伴和同事之间相互作用的企业边界,其环境越演越狂热。  全球竞争正在推动一个新的以客户为中心的时代。企业必须设法有效地满足个人需求[4] 。这标志着一种从标准化阶段到专业化阶段的变化。  尽管某些行业比其它更具灵活性,(比如:国防/情报,医疗保健,零售,技术等),但是没有行业能够避免企业敏捷化的任务。财富 500 强的企业目前的“Topple rate”只有 15 年而且还在持续减少。  企业需要一种新形式的协作架构,鼓励人们去自由发挥,同时也提供透明度,管理和审计[14,15]。    死板操作是反社会性的。Dilbert 系列漫画对反应迟钝的官僚主义的描写是它们最真实的写照。  固定的流程使人们对自己的工作有所疏远,浪费了人的聪明才智。根据 Deloitte 的边缘的中心理论[5],80% 的员工在工作时碌碌无为。  忽略具体环境,而单纯依据线性流程是无意义的。我们无法预测所有情况;甚至一系列无关事件都可能影响既定的最佳计划。DILBERT © 1999 Scott Adams. 使用经 Uclick 通用准许。保留所有权利。  与其关注标准流程,不如放权,让大家灵活地满足企业目标。人们需要能对环境做出回馈,修改计划以保持目标在可控范围内。  非杠杆人力资本规模揭示了一个挖掘企业认知盈余的巨大机会[7]。毕竟,企业是社会经济技术系统。技术可能会连接、自动化和报告,但人是变化的真正代言人。网络核心是人。    企业可持续发展需要灵活性,但是固定的系统架构确是对企业的束缚。  20世纪自动化技术曾带来了巨大的效益 [8],但如今却阻碍了 21 世纪网络化合作[16,17,18]。标准化的商业流程抹杀了人的自行决定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创造力。  业务管理者需要克服该结构限制。系统应该支持一种更宽松的组织形式,协调变体与变更。而企业敏捷化需要一种从标准化业务到动态业务的转变。  社会本身需要集成到流程中去,必须能够指导其流向,否则它只是喋喋不休,最终还是依赖传统的变化管理模式。流程应具有双向沟通力。    企业社会化协作不是关于解放人,而是要优化工作[9]。它给予人对其行为的联合监护权,使他们可以共同参与到正在进行的流程,在有授权的自主权下,以透明和可审计的方式去以最完善的方式完成商业目标。  精益集成是让系统资源和业务需求相匹配[19]。让正确的信息,在正确的时间,发送给正确的人。精益集成利用后期绑定,以确保其反应总是针对每个交互。  结合综合反馈循环[11]的两个供给使系统对情境做出响应,允许流程参与者根据权限去协商具体情况的系统需求。这一新型“集成”合作支持基于商业目的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实时协作。  取代固定流程,人性化的 API 需要让商业所有者参与到定义默认需求的过程当中去。而信息技术则开发功能和维护底层系统,寻找正在审批的变化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去赢得或维持一个客户,或者为公司创新。Dan Pink 曾经描述过自主性可以在多大程度上通过解决人“内在动机“[10]来提高工作满意度。    当网站引进了相关联内容的自我导航概念,流行社交网站会更有利于分布式协作,同时定制化应用已经引进上下文相关概念,但却没有一个针对信息系统敏捷化的统一方式。  为了实现更流畅的工作模式必须重新思考信息系统构架。使用同一方法却期待不同结果,这正是爱因斯坦所说的精神错乱。  我们需要软件构架能支持一种更宽松形式的系统设计,不只是模块化,还能够符合情境,具有可适应性。信息技术已经支持分布式数据和系统;是时候开始分散控制了。这是两部分文章的第一篇。它意在于让人们去思考那些限制操作灵活性的架构问题,同时介绍一些作者认为是解决方案关键的概念。在下一篇文章,作者会介绍并进一步讨论他的解决方案。     Consilience International LLC 的创始人和管理主管,Ideate Framework™ ()开发人员。Dave 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商界领袖, 在过去 20 多年在多个公司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初始和发展。这位善于直言的企业家已经接受 NBC 电视台 Dateline 节目的采访,并呈现在 TED6。他是多篇在线软件架构学术论文的作者,一位正在申请专利的软件框架的发明者,并已经在多个行业会议上做过演讲。他为解决企业根本挑战的激情造就了他的最新尝试,即他和 William Malyk 在 2009 年创立的 Consilience International。公司的产品 Ideate 框架提供一个 EnterpriseWeb ——一个灵活的实时集成和协作互操作层,能使企业更好的管理变量和变化。    1. Sameer Patel, July 7, 2011, “Why Exception Handling Should be the Rule”, Blog.  2. Satya S. Chakravorty, Wall Street Journal, January 25, 2010, “Where Process-Improvement Projects Go Wrong”, Article.  3. Stafford Beer, 1972, “Brain of the Firm”, Book.  4. The Corporate Executive Board Company, 2010, “The Future of Corporate IT”, Report.  5. John Hagel III, John Seely Brown, Duleesha Kulasooriya, Dan Elbert, Deloitte’s Center for the Edge Deloitte Development LLC, 2010, “The Shift Index”, Report.  6. Geoffrey Moore, TCG Advisors, AIIM, 2011, “Systems of Engagement and The Future of Enterprise IT”, Report.  7. Frederick W. Taylor, 1911, “The Principles of Scientific Management”, Book.  8. Clay Shirky, 2010, “Cognitive Surplus”, Book.  9. Tom Davenport,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November 8, 2010, “Want Value From Social? Add Structure”, Blog.  10. Daniel H. Pink, 2011, “Drive”, Book.  11. Thomas Goetz, Wired Magazine, June 19, 2011,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Feedback Loops”, Article.  12. Jim Sinur, Gartner, Inc., July 21, 2011, “What Kind of Gear is Needed for Social BPM?”, Blog.  13. Lewis Carol, 1871, "Through the Looking-Glass", Book.  14. Tom Graves, September 14, 2011, "Enterprise Canvas as service-viability checklist", Blog.  15. Tom Graves, April 3, 2011, "Agility needs a backbone", Blog.  16. Ray Wang, Constellation Group, June19, 2011, "Why Enterprise Software Sucks", Conference Presentation.  17. Tom Byrne, InformationWeek, June 02, 2011, "Enterprise 2.0 B.S. List", Article.  18. Aaron Levie, TechCrunch, July 11, 2011, "Building An Enterprise Software Company That Doesn’t Suck", Article.  19. David Lyle, John G. Schmidt, May 2010, "Lean Integration",

  继以8.09亿美元投资获夏普 10% 股份后,  富士康今年与夏普似乎有扯不完的关联,此前 3 月 27 日,富士康宣布投资8.09亿美元获得夏普 10% 的股份,同时将其在日本西部的平板电视生产厂近 47% 的股份出售给富士康母公司鸿海。以后,两家公司将合作在该生产电视机,同时,富士康投资夏普也是因为看好夏普的液晶显示器业务。  知情人士透露,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程天纵近日来到北京,与夏普中国的高层会晤,双方探讨了在中国成立一家有关移动通信合资公司的可能性。  富士康为全球诸多手机厂商代工,其今年对手机业务尤其关注,。  尤其是 3G 智能手机时代是个很好的机会。其与夏普洽谈成立手机方面的合资公司,可能是想借夏普品牌做手机业务。  据悉,富士康科技集团副总裁程天纵同时也于近日同时拜会了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如果没有做品牌手机的想法,富士康没有必要接触中国内地的运营商。  不过,这对富士康来说是危险的,因为其如果自己做品牌手机的销售,那将使现有交给富士康代工的手机企业对富士康敬而远之。

  短租网站的模式被视为目前流行的“O2O”模式的典型代表,其核心是在线预订、支付,然后到线下享受服务。具体而言,就是为房东和租客提供在线沟通和交易的平台,把互联网与线下闲置房源结合,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  这个线上与线下的闭环中,房屋来源是第一步。就个人闲置房屋而言,既可以是几套房子,也可以是一个单间甚至一个床位。由于租金收入的诱惑,吸引房东的难度并不大。  “住我那”市场部负责人王连平的话或许可以反映短租网站不愁房源的现实。  “最初,我们是由客服团队主动联系在互联网上已公开联系方式的房东和中介,‘拉拢’他们过来发布和管理短租房源。”他说,现在越来越多有闲置房源的个人房东会主动发布信息,毕竟有“甜头”。其他如爱日租、蚂蚁短租、游天下等,个人房源都是主力军之一。  房源类型也各式各样。除了普通的民宅,别墅、四合院、地下室甚至看上去“偏门”的游艇、房车、船屋、蒙古包等,都是短租房源。通常,这些房源有更大的活动空间,还具备了一些家庭设施,像洗衣机、免费无线宽带、客厅、厨房等,接近家的感觉。  然而不可否认,机会巨大的 O2O,线下体验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对在线短租来说,如何保证房源的真实性,确保线下用户体验就是命门。  爱日租的做法是,推出“100% 验证”机制,经由网站工作人员现场考核房源真实性、图片及信息描述的真实,给予 100% 验证徽章。它还成立了专门的线下团队,了解房源周边交通、购物等情况。  住我那是从制度上建立保障。它用 1000 万推出了“100% 安心入住房客保障计划”,当房源不真实、预订房屋无法入住时,网站介入保障。  在支付上,租户在线支付。短租网站的普遍措施是,在租客退房后的一天后,网站才把房款转到房东账户。此外,鼓励双方互相评论,为的也是入住体验。  相比爱日租等国内短租网站,从海外进入中国的如美家则有自己的 O2O 之道。  来自新加坡的张嘉恩喜欢四处旅行,她说自己经常是“不希望住背包客客栈和招待所,但又付不起豪华酒店的价格”,一直想寻找介于这两者之间的、能提供独特经历的住宿,无奈一时找不到专门从事短租的可靠网站。2009年初,她与另一位来自意大利的搭档索性在美国创办了如美家。  进入中国前,如美家的房源分布在欧美、东南亚等地,有超过5.5万套房源,在全球的 4000 多个目的地,房源主要来自物业经理。“物业经理通常手上会有几十套固定的房屋,服务和酒店相似,床单被套、浴巾、洗漱用品等都标准化。”张嘉恩说,物业经理和房产中介不一样,中介一般只做长租房,收中介费,物业经理专做短期租凭,租客不需付中介费。  去年 9 月,如美家进入中国。张嘉恩说,在中国市场,如美家八成以上房源仍会选择物业经理,个人的相对少一些。“物业经理比个人房源来得更可靠,毕竟个人房源可能是偶尔的兴趣做着来玩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如美家在支付流程中的一个有趣方式。  房客预订时,网站会给他们一个 6 位数付款编码。入住时,他们提供编码给房东,房东用编码向如美家获取房费。这样做的好处是,如果入住房屋和网站信息不一致,房客支付的房费依然安全,网站可把房费退还给房客,或替房客寻找其他适合的房屋。    觊觎在线短租的不仅是创业者。几乎与住我那、爱日租们差不多的时间,国内最大的生活分类信息平台赶集网和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家居网络平台搜房网,都瞄上了在线短租,分别推出了蚂蚁短租和游天下。  因为背靠大树,蚂蚁短租、游天下的起点也相对较高。  “搜房在新房、二手房、租房领域资源丰厚,做在线短租是顺理成章的事。”搜房网 COO、游天下负责人刘坚说,搜房做在线短租有三个优势,搜房网本身的用户流量大;有众多房东资源,房源类型多;搜房网覆盖面广,一切入短租领域,就将其覆盖面迅速推广。  目前,游天下的房源覆盖城市近 300 个,房源数突破 10 万个。业态覆盖公寓、别墅、民宅等,还与客栈、青年旅舍、酒店、农家乐等合作,其中的主力房源是民宅和酒店式公寓。  蚂蚁短租也有赶集网的资源支撑。  据赶集网副总裁、电商平台总经理王连涛分析,赶集网的庞大用户群能为蚂蚁短租带去客流,赶集网是最大生活分类信息行销平台,为蚂蚁短租提供平台保证,赶集网此前累积的短租数据也为蚂蚁短租的发展提供参考。“现在蚂蚁短租的房源遍布全国 120 多个城市,有近 6 万套房子。”他说,房源一般由房东自主发布,网站会做引导,目前以中低端市场为主,房价一般定在 100-150元,吸引的主要是散客,如节假日的游客、求职者、参加考试培训的人。  其实最开始,短租只是赶集网的一个频道,在看到团购模式的可行后,赶集网才决定将短租单独分出来。去年底,赶集网拿出 2000 万美金力推蚂蚁短租,并将其定义为赶集网的第二次创业。  虽然起点高,但和其他同行竞争者们一样,游天下、蚂蚁短租把O 2O 的重点放在了线下的用户体验上。  蚂蚁短租设置了专门团队实地验证房源,拿出 1000 万元推出“100% 房客保障”,组织房东培训等。游天下推出 400 电话转接服务,减少租客等待房东回应时间,网站作为第三方向房东、租户提供第三方资金托管,设置 2000 万房客保障计划等。    在创办途家之前,罗军的履历上有一串耀眼的光环。他曾在 Cisco、O r-acle 等著名公司担任高管,创立过新浪乐居,担任过中国房产信息集团执行总裁。所以,当他去年中创办途家网时,就引来不少关注,他的葫芦里究竟卖什么不一样的药?  而事实上,与其他在线短租网站不同,途家的模式有些另类。  罗军说,在美国的在线短租领域,主要生存这两类公司,一类是线上平台,一类是线下专业的管理服务公司,各自为阵。不论是H omeAway 还是 Airbnb,它们的本质一样,都是线上平台,不涉及线下服务和管理,而途家的模式,则是把线上平台与线下管理结合起来。  戈壁资本人民币基金合伙人蒋涛也评价说,“市面上的众多短租房网站,途家比较不错,它有自己经营的房源,提供相对可以的服务,同时也作为平台,销售其他公寓服务商的产品。”  在罗军看来,如果说其他同行们做的是 C2C 生意,那么途家侧重的是 B2C。  最初,罗军也打算做一个 C2C 平台,类似爱日租等的模式,房东把房源放在网上,租户点击成交,收取佣金。考察一段时间后,他觉得个人房源质量无法保障,决定放弃,转向 B2C。  “所谓 B2C,是业主把房子交给途家,途家统一线下管理运营。”罗军说,途家网的房源主要有两大来源,一是业主(一般是手上有多套物业的)主动合作,二是与地产商、已有的度假公寓合作,比如途家和一知名地产商在海南的高端休闲度假项目签约托管其他社区。当与途家合作后,二者都要安装专用 IT 系统并与途家后台对接,如此,途家就能随时了解房态,如明天是否可租等。此外,途家以标准化的星级酒店布置、消毒流程、统一的洗漱用品、前台接待等,管理线下运营。  为了吸引业主,途家推出了弹性机制。罗军举例说,业内普遍做法是网站承包房子,业主一般一年可自住 5 天,但因为途家设置后台系统,业主只要提前告知途家,什么时候住、住多久都可灵活调节。  现在,途家已复制到海南、杭州、南京、青岛等 11 个区域,近期会扩张到 30 个左右。  不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B2C 的途家实质上跨界了美国在线短租的两种模式,是否能兼容?蒋涛说,如果途家既想做平台又要成为服务商,可能会有问题,毕竟两者面对的挑战不一样。  罗军似乎也有自己的说法,“我觉得途家是用互联网方式改造传统酒店业,互联网重要,线下服务更重要,不能本末倒置。”他说,途家兼顾两者不会左右不及,反而使得线上线下结合更紧密。这位连环创业者再三强调,不要忘了突出他有些理想化的创业情怀,“让更多人体验大自然和美好建筑的恩泽。”    目前,国内在线短租网站的商业模式基本上是仿照美国的 Airbnb 模式,即从房东与租客的交易中收取一定比例佣金。比如爱日租是收取 12%,蚂蚁短租收取 10%-15% 的佣金,无论在中国或海外,如美家的盈利模式都是在房客确认预订时收取房费8%-12% 的预订手续费。  尽管盈利点清晰,但业内更多的观点是,在线短租现在谈盈利尚早。今年 4 月,游天下取消了此前收取的5% 佣金,成为完全免费的平台,住我那也取消了佣金制度。  “短租网站在国内才起步,基本处于投入期,现在谈盈利早了点。”罗军说,以途家来说,从创业起其资本准备就较充足,现在有风投进入,资金压力更不存在了,“现在的关键是把手上的事情做好。”  和他看法相同的还有刘坚。  “在一个市场还未形成规模时,谈盈利模式还为时过早。”刘坚说,包括游天下在内的同行,当务之急是让房东与房客认识到短租网站的价值,当达到一定规模时,盈利才水到渠成。因此,游天下取消了佣金,因为佣金不仅提高了房东与房客的交易成本,还阻碍了短租房在线预订市场的发展规模。“游天下还属于孵化器,搜房网也会不计成本投入,不急于盈利。”而此前,赶集网C E O 杨浩涌也公开表示,蚂蚁短租在未来两年内都不会考虑盈利。  采写: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9-10 15:2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