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微软将发布修订版Outlook15 已为平板电脑优化

  • 分类:兴趣

  3月 23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已经对下一个版本的 Outlook 进行了许多修改,并且明确表示这个电子邮件客户端软件已经为在平板电脑上使用进行了优化。  据微软内部人士保罗·瑟罗特(Paul Thurrott)称,Outlook 15 的一些修改将使它与 Windows Phone 中的电子邮件和日历客户端软件一致,特别是与移动版 Windows Phone 一致。例如,联络人模块已经重新命名为“People(人)”。Outlook 现在可以本地连接到新的日历类型。  Outlook 15 增加的一个关键的新功能是“Peeks”(查看)。这个功能旨在让用户在 Outlook 中看到其它网页的更多的信息而不必离开当前的网页。  Outlook 的组件链接(邮件、日历、人和任务)已经从侧面的工具条转移到网页的下方。当你用鼠标点击一个链接的时候,将出现一个“查看”链接的弹出式窗口。这个查看窗口显示有关那个链接的重要信息。例如,日历查看窗口会弹出一个微型日历和有关那一天事件的更新。  当给一个特定的人发邮件时,一个“人”的链接将出现在窗口的底部。这将允许用户预览那个人的 Facebook 网页以及他们的 Twitter 或 LinkedIn 账户。  Outlook 的电子邮件回复功能更适合用于触控屏。在 Outlook 15 中,回复邮件通常是在为阅读窗口保留的地方进行直接回复。直接回复或者在“查看”窗口回复邮件对于移动用户都是有利的,因为在触控屏或者平板电脑上进行窗口的转换是很困难的。  其它变化包括取消了 Outlook 连接器。Hotmail 账户以前需要这个额外的插件。与社交网络集成需要另一个名为社交连接器的插件。这些功能现在已经内置到 Outlook 15 软件中。

  微软新上任的 Windows Phone 部门经理 Terry Myerson 个性十足,他在回答记者提问微软是否会效仿苹果的新系统更新策略时指责苹果故意让旧的 iPhone 无法正常运行新的系统。  Myerson 说:“你说的对,你可以下载 iOS 5 到 iPhone 3GS 上,你甚至可以安装它,但安装之后手机变得难以置信的慢,你根本无法使用,这样你就不得不重买一款最新的 iPhone。这种营销手段确实厉害”。  Myerson 表示,微软绝不采用这样的系统升级方案及销售手段。他说,Windows Phone 8 Apollo 的技术基础与 Windows 8 一样,与以往老版本的 Windows Phone 系统大不相同。但消费者们不用担心自己的硬件配置不够高而无法升级,Windows Phone 8 也将兼容现有的大部分 Windows Phone 应用。  Myerson 的话并非毫无道理,老版 iPhone 在运行新系统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旧设备根本无法负荷新的系统。

本文作者 Alexander Haislip 是 Essentials of Venture Capital 的作者,针对人们对 Instagram 被收购而产生的羡慕嫉妒恨,Alex 通过这封公开信号召大家踏踏实实做事情,而不是想着一鸣惊人。  亲:  上个星期,一个 10 亿美元的神话诞生了,主角不是你。这真 TMD 操蛋,Kevin Systrom 赚了这笔,他明天就可以买一艘大到 Larry Ellison 都舍不得买的游艇,但你仍然还是宅在你的狗窝里过着苦逼的日子。  不过,我要说,Instagram 的成功不可复制。许多创业者都犯了被数字迷花了眼的毛病,别和他们学。  每隔 10 年都会有类似这样的神话诞生,第一个被天价收购的公司和创始人都会被加血加魔加状态,无数光环围绕在周围。你还记得 Youtube 吗?一块钱打赌你肯定记得。但谁还记得 Revver、 Metacafe、 Guba 和 Veoh 这些输给了 Youtube 的 Loser?给你一个翻本的机会,再赌一块钱你记不起来了,OK?  我知道你很聪明能干,可能一个星期就能写出一个 Instagram 那样的东西。这能有多难?不过是几个滤镜和一些共享功能而已,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Instagram 之所以值 10 亿美元,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第一”相当重要。它不仅定义了产品的功能,设立期望值,成为后来者的标杆,对潜在的买家来说也很重要。Facebook 看上 Instagram 是因为 Instagram 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Twitter 也这么觉得,只不过胳膊拗不过 Facebook 的大腿。除此之外还有谁会出价?Google 根本不知道拿 Instagram 可以干神马,Yahoo?忙裁员呢。新闻集团?Barry Diller? AOL?醒醒吧。  我们进一步假设,你有一项和 Instagram 一样牛叉的用户导向的产品或者服务,而且你也和 Instagram 一样圈到了 3000 万用户。不过这还不算真牛叉,如果只有你(或者你的潜在并购方)知道怎么从这些人里面赚钱,这才是真牛叉。记住:用户不等于顾客。那些觉得 Facebook 会把 Instagram 毁掉的粉丝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们知道 Facebook 迟早要从他们身上想办法赚钱。  这就是那些圈用户的服务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他们要向潜在收购方解释清楚如何赚钱,这往往是最难的。  相对来说,那些技术产品(例如云)公司讲故事就容易得多,这些公司具有真正的技术门槛、知识产权、清晰的盈利模式,投资人对这样的公司趋之若鹜,许多公司也已经上市变现,就算没有上市,这些公司之间的并购也频繁得多。对于潜在买家来说,这些公司有“顾客”,这正是他们的价值所在。  所谓“顾客”,就是你可以吃一辈子的衣食父母。这很重要:他们在选择你之前已经充分考虑了各种情况,如果他们抛下你去另寻新欢,他们是有成本的。  Instagram 的员工们是幸运的。我并不是贬低他们做的东西,而是 Systrom 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他买单的人,正如每个妹纸都期望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带她走,但却没几个可以实现这一梦想一样。  相比起 Instagram 这样声响大的用户服务,技术产品公司才是真正闷声发财的。与其去想怎么把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结合起来,或者对 Google Glass 进行优化,不如去创办一家真正为顾客(而不是用户)解决实际问题、能收到钱的公司,那更靠谱一些。

  4月 5 日的时候微软遇到一个问题:APP HUB 中的应用提交速度太多太快,而微软的应用审核又比较严格,导致他们的工作人员压力山大,审核时间从 3 天延长到 7 天。  今天微软 Todd Brix 在博客中对此问题进行了解释。除了最近几个月才开放的新地区的 APP HUB 以外,他们已经积累了一些运营经验。他们正在重新开发后台以解决之前遇到的问题,而且还能适应未来更快的应用增长速度,新的后台估计到夏末才能完成。  在新后台开发出来以前,从两方面进行改进:  增加更多服务器,以适应更高的上载量。  优化处理流程以提高应用的提交、审核和发布效率。  现在应用提交者会发现应用审核速度稍微变快了一些,但实质性的改善还是要等到夏末以后。

  一度沸沸扬扬的周立波域名纠纷案有了初步结果,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今天上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岳彤宇继续持有和使用 zhoulibo.com 域名的诉讼请求。  近年来,名人姓名网络域名被抢注的事例层出不穷,由此引发的法律纠纷并不少见。然而,两位名人拥有同一个名字,那么其中的一位能否独享该域名?被他人注册的域名是否构成恶意抢注?这成为本案的焦点。    在中国,众所周知的周立波共有两位:一位是已故作家周立波(1908-1979),原名周绍仪,湖南益阳人。笔名“立波”取自英语 liberty 的汉语音译,曾主编《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善于描写农村生活,作品有《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  另一位是上海艺人周立波(1967-),滑稽戏演员,初成名于上世纪 80 年代末,2006年创立“海派清口”表演形式,作品主要取材于城市生活,善用沪语调侃现代生活。  2007年 10 月,一位叫岳彤宇的北京女士注册了域名“zhoulibo.com”。此案走进公众视野始于 2011 年 6 月。当时周立波在他主持的“立波一周秀”节目中,调侃名字域名被他人注册的事情,他说曾打电话过去想要买回这个域名,不料对方竟然开价九万八,“怎么动动手指头就能赚那么多钱呐?”随后周立波恼怒地撂出“让他用好了,我又不是他爸”等狠话。  2011年 9 月,周立波以该域名主要部分与其姓名的汉语拼音完全一致,足以导致用户混淆为由,向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投诉,要求将争议的域名转移至其名下。该中心于同年 12 月作出裁决,将该争议域名转让给周立波。  资料显示,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与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于 2002 年初共同创建,投诉人或域名持有人如对该中心作出的裁决有异议,可向相关法院提起诉讼。  岳彤宇认为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这个裁决毫无道理。她表示,“zhoulibo”与姓名“周立波”并不存在必然的一一对应关系,且其网站内容系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周立波有关的文学内容,与“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无任何关系,不会导致相关公众误认和混淆。  她说,早在 2007 年 10 月她就注册了该域名,2010年启动建站,那时上海的周立波还没有出名,自己并不了解,没有恶意注册的主观意愿。岳彤宇说,自己是文学爱好者,建立该文学网站,是为了纪念曾创作《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作品的著名作家周立波。  去年年底,她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域名不予转移,由其继续注册和使用。  记者点击进入“zhoulibo.com”,可见其页面内容为已故作家周立波的年谱,此外还有《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 3 部作品的链接。    3月 28 日下午,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域名纠纷争议案。原告岳彤宇本人并未出庭,到场的只有其委托的两名律师,而被告周立波则带了两名律师亲自出庭应诉。  庭审中,岳彤宇提供了包括涉案域名注册凭证在内的几组证据,但在其提交的注册凭证中,域名注册人登记为“洪义深”而非岳彤宇本人。对此,岳彤宇表示,注册所用确实非真名,而是自己喜欢的一个假名,因为域名注册非实名制。  周立波则认为,岳彤宇所有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根本无法证明洪义深就是岳彤宇本人。  岳彤宇的代理律师表示,该域名只是为著名作家周立波制作的文学爱好者网站,不以营利为目的,只是因岳彤宇个人爱好而上传与作家周立波有关的一些内容。因此,岳彤宇注册该域名并无恶意,使用时也没有和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关系。同时,岳彤宇的律师还认为,周立波不享有注册权,因此对其姓名及拼音不享有排他性的权利。  周立波的代理律师辩称,周立波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就已经有知名度,2006年就已经开始“海派清口”的演出,这都在岳彤宇注册域名时间前。而且,根据周立波方经公证过的网页证明,岳彤宇曾经试图在域名网站开出 10 万元的价格出售该域名,因此有注册周立波域名的恶意。而且,岳彤宇注册的域名和本人没有关联关系,在注册后只更新过两次,2011年的更新还是在周立波提出抗议之后。因此,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的裁决是合理合法的。  对于周立波方提出的高价出售域名之说,岳彤宇方表示否认,称所谓的域名出售信息是网站主页部分遭人篡改所致,自己在接到举报后已经第一时间删除了非法链接。  在庭审结束前,原被告双方均表示拒绝接受调解。    上海市二中院提供给媒体的新闻稿件极为简短,只有寥寥几行字: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岳彤宇明知涉案域名的主要部分“zhoulibo”与被告周立波的姓名“周立波”近似,与被告周立波姓名的拼音“zhoulibo”相同,已足以造成相关公众将涉案域名与被告周立波相关联的误认,仍将域名与被告周立波相关联,并以人民币 10 万元的价格在网站上要约高价出售,以期获得不正当利益,具有明显恶意,系不正当竞争行为,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今天下午,记者就此案的判决结果采访了上海律师刘永沛。  刘永沛表示,在网络时代的特殊背景下,域名成为继商标之后的又一品牌推广的主要途径。可以说,域名无形资产已经成为整个互联网经济的纽带,甚至成为一个独立于其他无形财产的产业。随着域名产业的繁荣,因“恶意抢注”所引发的纠纷也层出不穷。  他介绍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4 条的规定,认定某一注册、适用域名等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或不正当竞争必须同时满足以下条件:原告的请求保护的民事权益合法有效;被告域名或其主要部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域名等相同或相似,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被告对该域名或其主要部分不享有权益,也无注册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被告注册、使用该域名具有恶意。  具体到本案,刘永沛认为,周立波本人对“周立波”这一姓名享有合法权益,涉案域名“zhoulibo.com”与周立波姓名的拼音“zhoulibio”完全相同,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而对于原告岳彤宇对“zhoulibo”这一域名是否享有合法权益、是否存在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问题,司法实践中主要是综合考虑行为人注册、使用域名所实施的具体行为。  另外,在司法实践当中,如果域名持有人对外要约高价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转让该域名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便会当然地认定为行为人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具有恶意,因此,原告曾经向周立波先生要价 10 万元的行为凸显了原告注册、使用系争域名的恶意。  刘永沛认为,一审判决从保护合法民事权益、打击“搭便车”的域名抢注投机行为的角度来看,具有示范意义。

微软将发布修订版Outlook15 已为平板电脑优化

  3月 23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微软已经对下一个版本的 Outlook 进行了许多修改,并且明确表示这个电子邮件客户端软件已经为在平板电脑上使用进行了优化。  据微软内部人士保罗·瑟罗特(Paul Thurrott)称,Outlook 15 的一些修改将使它与 Windows Phone 中的电子邮件和日历客户端软件一致,特别是与移动版 Windows Phone 一致。例如,联络人模块已经重新命名为“People(人)”。Outlook 现在可以本地连接到新的日历类型。  Outlook 15 增加的一个关键的新功能是“Peeks”(查看)。这个功能旨在让用户在 Outlook 中看到其它网页的更多的信息而不必离开当前的网页。  Outlook 的组件链接(邮件、日历、人和任务)已经从侧面的工具条转移到网页的下方。当你用鼠标点击一个链接的时候,将出现一个“查看”链接的弹出式窗口。这个查看窗口显示有关那个链接的重要信息。例如,日历查看窗口会弹出一个微型日历和有关那一天事件的更新。  当给一个特定的人发邮件时,一个“人”的链接将出现在窗口的底部。这将允许用户预览那个人的 Facebook 网页以及他们的 Twitter 或 LinkedIn 账户。  Outlook 的电子邮件回复功能更适合用于触控屏。在 Outlook 15 中,回复邮件通常是在为阅读窗口保留的地方进行直接回复。直接回复或者在“查看”窗口回复邮件对于移动用户都是有利的,因为在触控屏或者平板电脑上进行窗口的转换是很困难的。  其它变化包括取消了 Outlook 连接器。Hotmail 账户以前需要这个额外的插件。与社交网络集成需要另一个名为社交连接器的插件。这些功能现在已经内置到 Outlook 15 软件中。

  微软新上任的 Windows Phone 部门经理 Terry Myerson 个性十足,他在回答记者提问微软是否会效仿苹果的新系统更新策略时指责苹果故意让旧的 iPhone 无法正常运行新的系统。  Myerson 说:“你说的对,你可以下载 iOS 5 到 iPhone 3GS 上,你甚至可以安装它,但安装之后手机变得难以置信的慢,你根本无法使用,这样你就不得不重买一款最新的 iPhone。这种营销手段确实厉害”。  Myerson 表示,微软绝不采用这样的系统升级方案及销售手段。他说,Windows Phone 8 Apollo 的技术基础与 Windows 8 一样,与以往老版本的 Windows Phone 系统大不相同。但消费者们不用担心自己的硬件配置不够高而无法升级,Windows Phone 8 也将兼容现有的大部分 Windows Phone 应用。  Myerson 的话并非毫无道理,老版 iPhone 在运行新系统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旧设备根本无法负荷新的系统。

本文作者 Alexander Haislip 是 Essentials of Venture Capital 的作者,针对人们对 Instagram 被收购而产生的羡慕嫉妒恨,Alex 通过这封公开信号召大家踏踏实实做事情,而不是想着一鸣惊人。  亲:  上个星期,一个 10 亿美元的神话诞生了,主角不是你。这真 TMD 操蛋,Kevin Systrom 赚了这笔,他明天就可以买一艘大到 Larry Ellison 都舍不得买的游艇,但你仍然还是宅在你的狗窝里过着苦逼的日子。  不过,我要说,Instagram 的成功不可复制。许多创业者都犯了被数字迷花了眼的毛病,别和他们学。  每隔 10 年都会有类似这样的神话诞生,第一个被天价收购的公司和创始人都会被加血加魔加状态,无数光环围绕在周围。你还记得 Youtube 吗?一块钱打赌你肯定记得。但谁还记得 Revver、 Metacafe、 Guba 和 Veoh 这些输给了 Youtube 的 Loser?给你一个翻本的机会,再赌一块钱你记不起来了,OK?  我知道你很聪明能干,可能一个星期就能写出一个 Instagram 那样的东西。这能有多难?不过是几个滤镜和一些共享功能而已,又不是什么高科技的东西。Instagram 之所以值 10 亿美元,是因为它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第一”相当重要。它不仅定义了产品的功能,设立期望值,成为后来者的标杆,对潜在的买家来说也很重要。Facebook 看上 Instagram 是因为 Instagram 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Twitter 也这么觉得,只不过胳膊拗不过 Facebook 的大腿。除此之外还有谁会出价?Google 根本不知道拿 Instagram 可以干神马,Yahoo?忙裁员呢。新闻集团?Barry Diller? AOL?醒醒吧。  我们进一步假设,你有一项和 Instagram 一样牛叉的用户导向的产品或者服务,而且你也和 Instagram 一样圈到了 3000 万用户。不过这还不算真牛叉,如果只有你(或者你的潜在并购方)知道怎么从这些人里面赚钱,这才是真牛叉。记住:用户不等于顾客。那些觉得 Facebook 会把 Instagram 毁掉的粉丝们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他们知道 Facebook 迟早要从他们身上想办法赚钱。  这就是那些圈用户的服务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他们要向潜在收购方解释清楚如何赚钱,这往往是最难的。  相对来说,那些技术产品(例如云)公司讲故事就容易得多,这些公司具有真正的技术门槛、知识产权、清晰的盈利模式,投资人对这样的公司趋之若鹜,许多公司也已经上市变现,就算没有上市,这些公司之间的并购也频繁得多。对于潜在买家来说,这些公司有“顾客”,这正是他们的价值所在。  所谓“顾客”,就是你可以吃一辈子的衣食父母。这很重要:他们在选择你之前已经充分考虑了各种情况,如果他们抛下你去另寻新欢,他们是有成本的。  Instagram 的员工们是幸运的。我并不是贬低他们做的东西,而是 Systrom 找到了一个愿意为他买单的人,正如每个妹纸都期望有一个王子骑着白马带她走,但却没几个可以实现这一梦想一样。  相比起 Instagram 这样声响大的用户服务,技术产品公司才是真正闷声发财的。与其去想怎么把 Instagram 和 Pinterest 结合起来,或者对 Google Glass 进行优化,不如去创办一家真正为顾客(而不是用户)解决实际问题、能收到钱的公司,那更靠谱一些。

  4月 5 日的时候微软遇到一个问题:APP HUB 中的应用提交速度太多太快,而微软的应用审核又比较严格,导致他们的工作人员压力山大,审核时间从 3 天延长到 7 天。  今天微软 Todd Brix 在博客中对此问题进行了解释。除了最近几个月才开放的新地区的 APP HUB 以外,他们已经积累了一些运营经验。他们正在重新开发后台以解决之前遇到的问题,而且还能适应未来更快的应用增长速度,新的后台估计到夏末才能完成。  在新后台开发出来以前,从两方面进行改进:  增加更多服务器,以适应更高的上载量。  优化处理流程以提高应用的提交、审核和发布效率。  现在应用提交者会发现应用审核速度稍微变快了一些,但实质性的改善还是要等到夏末以后。

  一度沸沸扬扬的周立波域名纠纷案有了初步结果,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今天上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岳彤宇继续持有和使用 zhoulibo.com 域名的诉讼请求。  近年来,名人姓名网络域名被抢注的事例层出不穷,由此引发的法律纠纷并不少见。然而,两位名人拥有同一个名字,那么其中的一位能否独享该域名?被他人注册的域名是否构成恶意抢注?这成为本案的焦点。    在中国,众所周知的周立波共有两位:一位是已故作家周立波(1908-1979),原名周绍仪,湖南益阳人。笔名“立波”取自英语 liberty 的汉语音译,曾主编《解放日报》文艺副刊,善于描写农村生活,作品有《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  另一位是上海艺人周立波(1967-),滑稽戏演员,初成名于上世纪 80 年代末,2006年创立“海派清口”表演形式,作品主要取材于城市生活,善用沪语调侃现代生活。  2007年 10 月,一位叫岳彤宇的北京女士注册了域名“zhoulibo.com”。此案走进公众视野始于 2011 年 6 月。当时周立波在他主持的“立波一周秀”节目中,调侃名字域名被他人注册的事情,他说曾打电话过去想要买回这个域名,不料对方竟然开价九万八,“怎么动动手指头就能赚那么多钱呐?”随后周立波恼怒地撂出“让他用好了,我又不是他爸”等狠话。  2011年 9 月,周立波以该域名主要部分与其姓名的汉语拼音完全一致,足以导致用户混淆为由,向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投诉,要求将争议的域名转移至其名下。该中心于同年 12 月作出裁决,将该争议域名转让给周立波。  资料显示,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与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于 2002 年初共同创建,投诉人或域名持有人如对该中心作出的裁决有异议,可向相关法院提起诉讼。  岳彤宇认为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这个裁决毫无道理。她表示,“zhoulibo”与姓名“周立波”并不存在必然的一一对应关系,且其网站内容系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周立波有关的文学内容,与“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无任何关系,不会导致相关公众误认和混淆。  她说,早在 2007 年 10 月她就注册了该域名,2010年启动建站,那时上海的周立波还没有出名,自己并不了解,没有恶意注册的主观意愿。岳彤宇说,自己是文学爱好者,建立该文学网站,是为了纪念曾创作《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作品的著名作家周立波。  去年年底,她向上海市二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域名不予转移,由其继续注册和使用。  记者点击进入“zhoulibo.com”,可见其页面内容为已故作家周立波的年谱,此外还有《暴风骤雨》、《山乡巨变》等 3 部作品的链接。    3月 28 日下午,上海市二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域名纠纷争议案。原告岳彤宇本人并未出庭,到场的只有其委托的两名律师,而被告周立波则带了两名律师亲自出庭应诉。  庭审中,岳彤宇提供了包括涉案域名注册凭证在内的几组证据,但在其提交的注册凭证中,域名注册人登记为“洪义深”而非岳彤宇本人。对此,岳彤宇表示,注册所用确实非真名,而是自己喜欢的一个假名,因为域名注册非实名制。  周立波则认为,岳彤宇所有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根本无法证明洪义深就是岳彤宇本人。  岳彤宇的代理律师表示,该域名只是为著名作家周立波制作的文学爱好者网站,不以营利为目的,只是因岳彤宇个人爱好而上传与作家周立波有关的一些内容。因此,岳彤宇注册该域名并无恶意,使用时也没有和被告构成不正当竞争关系。同时,岳彤宇的律师还认为,周立波不享有注册权,因此对其姓名及拼音不享有排他性的权利。  周立波的代理律师辩称,周立波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就已经有知名度,2006年就已经开始“海派清口”的演出,这都在岳彤宇注册域名时间前。而且,根据周立波方经公证过的网页证明,岳彤宇曾经试图在域名网站开出 10 万元的价格出售该域名,因此有注册周立波域名的恶意。而且,岳彤宇注册的域名和本人没有关联关系,在注册后只更新过两次,2011年的更新还是在周立波提出抗议之后。因此,亚洲域名争议解决中心的裁决是合理合法的。  对于周立波方提出的高价出售域名之说,岳彤宇方表示否认,称所谓的域名出售信息是网站主页部分遭人篡改所致,自己在接到举报后已经第一时间删除了非法链接。  在庭审结束前,原被告双方均表示拒绝接受调解。    上海市二中院提供给媒体的新闻稿件极为简短,只有寥寥几行字: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岳彤宇明知涉案域名的主要部分“zhoulibo”与被告周立波的姓名“周立波”近似,与被告周立波姓名的拼音“zhoulibo”相同,已足以造成相关公众将涉案域名与被告周立波相关联的误认,仍将域名与被告周立波相关联,并以人民币 10 万元的价格在网站上要约高价出售,以期获得不正当利益,具有明显恶意,系不正当竞争行为,故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今天下午,记者就此案的判决结果采访了上海律师刘永沛。  刘永沛表示,在网络时代的特殊背景下,域名成为继商标之后的又一品牌推广的主要途径。可以说,域名无形资产已经成为整个互联网经济的纽带,甚至成为一个独立于其他无形财产的产业。随着域名产业的繁荣,因“恶意抢注”所引发的纠纷也层出不穷。  他介绍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域名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 4 条的规定,认定某一注册、适用域名等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或不正当竞争必须同时满足以下条件:原告的请求保护的民事权益合法有效;被告域名或其主要部分与原告的注册商标、域名等相同或相似,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被告对该域名或其主要部分不享有权益,也无注册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被告注册、使用该域名具有恶意。  具体到本案,刘永沛认为,周立波本人对“周立波”这一姓名享有合法权益,涉案域名“zhoulibo.com”与周立波姓名的拼音“zhoulibio”完全相同,足以造成相关公众误认,而对于原告岳彤宇对“zhoulibo”这一域名是否享有合法权益、是否存在使用该域名的正当理由问题,司法实践中主要是综合考虑行为人注册、使用域名所实施的具体行为。  另外,在司法实践当中,如果域名持有人对外要约高价出售、出租或者以其他方式转让该域名获取不正当利益的,便会当然地认定为行为人对该域名的注册、使用具有恶意,因此,原告曾经向周立波先生要价 10 万元的行为凸显了原告注册、使用系争域名的恶意。  刘永沛认为,一审判决从保护合法民事权益、打击“搭便车”的域名抢注投机行为的角度来看,具有示范意义。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4-01 04: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