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德国人桑威尔兄弟:靠山寨成为亿万富豪

  • 分类:兴趣

  奥利弗·桑威尔  北京时间 6 月 4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Inc Magazine》作者马克思·查夫金(Max Chafkin )日前撰文称,虽然山寨其它互联网公司的创意在美国难以获得孕育成功的土壤,但是德国的桑威尔兄弟却在该领域风生水起。凭借着资助众多的山寨网站成为亿万富豪,桑威尔兄弟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山寨之王。”    阿恩·布雷克韦恩(Arne Bleckwenn)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一个 10 亿美元的生意:如果游客使用互联网预订公寓的房间像预订酒店客房一样容易,情况将会怎样?如果有一家网站能够让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们,能够租赁他们的公寓,多余的卧室,甚至是充气床,情况又会怎样?游客当然会因此节约资金,而对于缺乏现金却拥有额外房间的人们来说,他们则能够获得一部分额外收入。全球年产值达到 4000 亿美元的酒店产业则会因此受损。  随着这种想法有点古怪,但不知为何布雷克韦恩就认为它能够成功。他设想这家新成立的公司能够破坏酒店市场,就如同 eBay 已经破坏了零售市场一样。布雷克韦恩决定放手一搏。  在有这一想法的时候,布雷克韦恩仅仅只有 28 岁,但是他早已是创办公司的老手。早在他 17 岁的时候,他便创办了一个视频游戏粉丝网络论坛;在 19 岁的时候,这家论坛开始商业化运作。布雷克韦恩说,“当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还在参加聚会,我已经雇人并开始募集资金。当时,我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余生将会做些什么。”自从大学毕业后,布雷克韦恩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并先后创办了两家公司。他最后创办的一家公司 GratisPay,在 2010 年 2 月以七位数的金额出售给了一家竞争对手。  从那时开始,他已经着手准备,并向好友吹嘘自己规模更大、面向消费者的新公司。成年后的布雷克韦恩一直是驴友,因此他喜欢帮助单身驴友找到栖息之地的构想。此外,该业务的前景看上去非常广阔。布雷克韦恩说,“在纽约,你可以选择住在市中心的W酒店,每晚需要花费 400 美元。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住在其他人的公寓里,每晚只需要花费 100 美元。这仅仅是W酒店四分之一的价格。而且可提供的公寓数量是无限的。”在两个月之后,布雷克韦恩便获得了一些种子基金,并使用这些资金创办起了一家网站。  当我今年 3 月份对布雷克韦恩创办的公司进行访问时,此时距这家公司成立仅仅 11 个月时间,但该公司已经拥有了 350 名员工,而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布雷克韦恩预计,新公司今年的营收将达到1.3已美元。他说,“当我的上一个公司员工人数从零增至 80 人时,我曾想这是我所未遇到的最疯狂的事情。但是这一次,这已经达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等级。”  或许这个故事听上去有点耳熟。一位富有野心的年轻人构想出一家网络公司,在吸引了部分的投资人之后,这家成立的网络公司吸引了数百万的用户。你可能甚至认为听说过布雷克韦恩的新公司,因为它与 Airbnb 极为相似。Airbnb 成立于 2007 年,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该公司从事网络点对点短期公寓租赁服务。在获得Y Combinator 2 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之前,Airbnb 的联合创始人已穷困潦倒的无法支付账单。但是在“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 Interactive Conference)大会中,Airbnb 突然成为明星。随后,该公司已累计募集到1.12亿美元资金。  不过布雷克韦恩并不是 Airbnb 的创始人,在接受我的采访时,他也没有透露一个重要的事实:这个 10 亿美元生意的构想并不是他自己的。在创办总部位于柏林的在线房屋租赁网站 Wimdu 时,布雷克韦恩抄袭了 Airbnb 的基本功能,并大方的借鉴了其美国竞争对手的图形设计。在 Airbnb 页面的底部,该网站自豪的宣称《纽约时报》和 CNN 曾对该网站进行过报道。当然 Wimdu 目前还无法与 Airbnb 就此相提并论。  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布雷克韦恩和他的团队便复制了 Airbnb 创始人花费四年时间才打造起来的网站。他们不仅做的悄无声息、速度奇快,而且还相当的出色。布雷克韦恩说,“这就是竞争。当然,Airbnb 会对此非常不高兴。”  布雷克韦恩创办 Wimdu,与 Airbnb 的创始人创办这家网站另一个不同之处,便在于布雷克韦恩的起始资金远超过 2 万美元。布雷克韦恩称,该公司的“种子”资本达到 2000 万美元。到 2011 年 6 月,这家公司已经募集了 9000 万美元资金。在这 9000 万美元资金当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总部位于柏林的孵化器 Rocket Internet (以下简称“Rocket”)。作为该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39岁的奥利弗·桑威尔(Oliver Samwer)以其高效、残忍、以及无耻的盗用硅谷最优秀、最闪亮的创意而著称。  德国是全球企业家所占人口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德国人向来行事谨慎,绝大多数人至今仍不愿使用信用卡。在这样一个国家,桑威尔显得极为与众不同:一位虚张声势的互联网权贵,个人净资产估计达到 10 亿美元。桑威尔不仅是最重要,而且也是招致非议最多的德国企业家。在每年 9 月份德国科隆举办的欧洲盗版峰会(European Pirate Summit)中,与会者都会烧毁一位“盗版者”的肖像--这显然是针对桑威尔本人。管理顾问公司 Concern 创始人莫里兹·德尔布吕克(Moritz Delbrück)表示,“与桑威尔竞争几乎就不可能。他更受纪律约束,工作更加勤奋,在赢得胜利之前绝不会停下来。无论合法与否,他都会参与。”  如果你能够想到一家美国热门的网络创新公司,桑威尔和他的两个兄弟马克·桑威尔(Marc Samwer)和亚历山大·桑威尔(Alexander Samwer)绝对已经在全球某个地方山寨了这家公司。桑威尔兄弟把他们的山寨团购网站 CityDeal 做价 7 亿美元出售给 Groupon;他们山寨 Zappos 的网站 Zalando,目前已拥有 3000 名员工,预计今年的营收将会超过 10 亿美元。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从去年 12 月至今年 5 月初,桑威尔兄弟的 Rocket 已经山寨了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闪购网站 Fab、Zappos 和亚马逊。事实上,Rocket 山寨了两家亚马逊公司。一家位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该网站称为 Lazada;另一家位于伊斯坦布尔,称为 Mizado。桑威尔表示,“我对企业的成长有瘾。最快速度的增长。我喜欢 F1 方程式赛车,不喜欢高尔夫。”  虽然一项业务的推出难免对遭遇山寨,但是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技术已经产生了新的动力。美国俄亥俄州大学费歇尔商学院教授石家安(Oded Shenkar)表示,“模仿的速度正在飞速的增长。”到上世纪 80 年代,企业发布创新型的产品至竞争对手模仿出这款产品的时间已从数十年缩短至数年。如今,即便是像汽车这样复杂的产品,模仿并推向市场的时间也被缩短至一年以内。一家成功的互联网创新公司,只需要一个下午便能够山寨出来。当然,绝大多数的创新公司将会在数月时间被其他人山寨。  毫无意外,美国创新公司对这种山寨行为并不友好。当 Airbnb 得知 Wimdu 的存在后,Airbnb 向公司用户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我们已经发现,那些欺诈的艺术家有着山寨网站的履历,从他们的社区肆无忌惮的盗取创意,然后再把创办的公司出售给创意原创公司。”  绝大多数的硅谷企业和美国商业媒体,一般都会赞同 Airbnb 的态度。美国人喜欢原创,培育出了一个企业生存的天堂。但是准确的讲,山寨是否有错?山寨者是否对被山寨的公司永远有害?我们为何要坚持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合理对待优秀的企业创意,因为它们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被山寨?  石家安表示,“这就如同是宗教一样。”在他看来,美国企业一直在不切实际的强调创新,而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即许多优秀的公司--如西南航空公司、沃尔玛、苹果均拥有伟大的山寨产品。毕竟,苹果并没有发明 MP3 播放器,触摸屏智能手机或是平板电脑。苹果借用了其他人的创新,并优雅的把这些专利应用到产品当中。石家安说,“一家创新公司如果来源于山寨模式,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会对此失望。但是如果一家企业遵守规则,合法行事,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合法。它为什么不使用一种已经在世界上其它地方去的成功的商业模式?”  奥利弗·桑威尔成名的柏林,乍一看与执行残酷无情的商业惯例有点格格不入。在冷战时期,鼓励义务兵役制的联邦德国豁免了柏林人服兵役。再加上慷慨的食物补贴和绝对的低租金,这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口稀少的城市,吸引了大批的画家、医生和各种各样的反文化主义者。柏林如今是全球的艺术之都,因为这座城市的非官方口号依旧是“贫穷但性感”。  不过这些不仅让柏林成为了艺术表演事业的理想场所,也让这座城市成为了创办互联网公司的理想场地。柏林可能贫穷但性感,但是它还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体的首都,在德国所有城市的大学拥有率最高。因为生活成本太低的缘故,柏林的失业率依然高达 13%,较德国平均水平高出一倍,在这座城市雇佣年轻的技术人员所需的成本也远远低于其它富裕国家。  虽然在柏林遇到演员的机会远高于遇到冒牌艺术家的机会,但后者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增长。除 Rocket 之外,柏林还有一些与之类似的孵化器公司,如 Team Europe、Springstar、Atlantic Ventures 和 Found Fair 等等。去年 12 月,Rocket 的 25 名顶级高管离职后创办了他们自己的孵化器 Project A。他们很快便从德国零售巨头 Otto 募集到 6500 万美元资金。  但是这些山寨的孵化器没有一个能够取得像 Rocket 这样的成绩。总部位于柏林的社交网站 Amen 创始人菲利克斯·皮特森(Felix Petersen)说,“观察 Rocket,你便会发现这家公司无以伦比。这太神奇了。这家公司的成功率达到 70% 甚至 80%。它就相当于获得了印刷钞票的资质。”  桑威尔表示,他并不介意被称为山寨。他说,“绝大多数的创新来自于其它的创新。”对桑威尔而言,Airbnb 认为 Wimdu 是“一场骗局”,这种想法就像是三星电子警告用户 Vizio 抄袭了其平板电视技术,并以低价销售产品一样。他说,“市场中永远充满了竞争。我们能够赢得胜利,是因为我们一直谨慎行事。”  有时候,这种类型的行为也会让桑威尔陷入麻烦。去年 10 月,桑威尔曾发送了一封长达 1297 字的电子邮件,他在该电子邮件中要求对网络家具产业“全方位的进行投资。”这封信被媒体所广泛报道和评论。他在信中写道,“闪电的时机必须选择合理。永远不要忘记,这是你们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机遇。能够再创办一家 10 亿美元电子商务公司的机会不会再次出现。”在这封信中,桑威尔鼓励土耳其、印度、澳大利亚、南非和东南亚的企业家创办一家网络家具公司。  桑威尔表示,他对呼唤纳粹的军事战略感到遗憾,但是拒绝接受对他的方式的进一步批评。他说,“它根本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影响。除不适的文字之外,它只和激情有关。”  早在 1998 年的夏天,作为商业学校论文项目的一部分,桑威尔和校友在这个夏天拜访了硅谷一些热门私有公司的企业家。在这个长达 167 页的论文《美国最成功的创新公司:企业家的教训》中,桑威尔说到,“一旦你看到了美国企业家,你就希望能够喜欢他们。你希望能够成为他们。”  1999年,桑威尔兄弟联合创立拍卖网站 Alando,并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以 5000 万美元卖给了 eBay。接下来,他们的第二个创新公司是贩卖手机铃声的 Jamba,在 2004 年卖给了位于加州的网络通讯公司 Verisign,也替他们赚进了 2000 多万美元。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桑威尔兄弟投资创办了一系列的山寨网站--在这些网站当中,最知名的当属被称为“德国的 Facebook 的”StudiVZ。虽然 StudiVZ 在网站设计上使用了红色配色,而不是 Facebook 的蓝色配色,但是该网站在许多设计中均不同程度的抄袭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设计,如布局、图像等等。Facebook 在 2008 年曾向德国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起诉 StudiVZ。StudiVZ 付费了结了在美国的诉讼。但是最终,桑威尔兄弟赢得了胜利,因为他们把公司作价1.34亿美元出售给了 Facebook。2007年,桑威尔兄弟创办了 Rocket。  前麦肯锡顾问碧姬·威特金特(Brigitte Wittekind)表示,“Rocket 制定决策的速度非常快。”在 Rocket,在新公司的网站上线四至六周之后,这家孵化器公司便能够做出是否山寨该网站的决定,而这往往只需要 3 小时到几天的时间。威特金特在去年离职并创办了化妆品发现及零售平台 Birchbox 的山寨网站 Glossybox。在上线的第一个年头,Glossybox 便在 20 个国家开设了网站。目前,Glossybox 已经拥有 400 名员工,以及 20 万付费用户,是它抄袭的 Birchbox 的一倍。目前,Birchbox 的业务仍主要在美国。当它进入其它市场时,却发现需要与山寨公司进行直接的竞争。  为换取桑威尔兄弟在运营和资本上的资助,威特金特被迫同意放弃了 Glossybox 几乎全部的股权。Rocket 目前持有 Glossybox 大约 58% 的股权,剩余的绝大多数股权则归属 Kinnevik 等投资公司。作为 Glossybox 的创始人,威特金特和公司员工仅持有公司不到7% 的股份。  这种安排属于典型的 Rocket 式创新公司。公司创始人年薪大约为 10 万美元,外加上2% 至 10% 的公司持股。相对于投资银行或高级顾问公司的薪酬,Rocket 提供的薪酬仍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桑威尔兄弟的算计,还有其侵略性的野心,不只让员工、创业家还有竞争对手时时得提防着他们,就连投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说到网络产业的投资,聪明的桑威尔兄弟的操作手法另一些坐拥庞大资金的德国零售商,媒体集团以及独立投资人坐立难安,这些人对网络这个新领域既期待又怕受到伤害。当他们不熟悉游戏规则,但又想从中获利时,也许跟随网络产业最有经验、资金最雄厚的龙头就对了。桑威尔兄弟嗅钱的能力,无疑成为这些投资人跟随的第一选项。然而,参与了他们的投资项目后,能否满载而归,操控权却握在桑威尔兄弟的手中。  桑威尔兄弟所偏好的投资人类型:不会要求太多的发言权,而且在某些程度上对网络产业不甚详解。不少对投资新兴数字领域兴趣浓厚的德国媒体集团,通常都很符合这个类型。不单因为这些搞报纸、电视的企业对新的数字革命感到彷徨,而干脆让他们跳进来插一脚,对桑威尔兄弟来说,这样的结合更是完美的出场渠道。这个策略非常明显,而且好几桩了,在利用内部资源创建新的创新企业时,桑威尔兄弟会让这些来自媒体集团或是其他产业的资金参股,最终的目的就是让这些投资人接手,自己则能夹着庞大的获利出场。  虽然说桑威尔兄弟资助的一些公司,如印度尼西亚的亚马逊或是比利时的 Zynga,从长远来看将抑制这些公司的增长前景,但是这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10年,桑威尔资助了 Groupon 山寨网站 CityDeal。5个月之后,CityDeal 就被 Groupon 收购。当时,CityDeal 已经成为了欧洲 13 个团购市场的龙头。

  是游戏总要有一些或多大或小的 Bug,《暗黑破坏神3》同样也不能避免。尤其是在一些 Bug 被玩家开发之后更是成为了砍怪利器,前不久就有玩家曝光了法师全程无伤 Solo 的打法,或多或少也算是一个 Bug 吧。  日前国外玩家再次曝光了一种《暗黑破坏神3》的 Bug 打法,适用于全职业(最好是远程),具体内容就是在 hell act3 中买的一种白色护甲能够阻挡怪物的前进的路线。  看到低上那一排铠甲了吗,后边的一群苦逼怪物只能等着挨宰了,如果你是暴雪的亲儿子法师的话,恭喜你,只要铠甲放置的到位,一点血都不用掉的。而且铠甲可以重复利用,打完捡起来再去找下一波怪物的晦气就行了。另外据帖子中声称,蓝色的铠甲也有这样的功效。  据说这个 Bug 已经被举报了,想体验的玩家赶紧试试吧,说不定马上就没了。

  我们之前已经看过不少新 iPad 受虐的视频了,而现在国外一个名叫 Can you grill it 的节目,以新 iPad 和三星的 Galaxy Tab 10.1 为原料,为大家带来一道另类的“烧烤大餐”。  到底新 iPad 在烧烤的火焰之下变成什么模样呢?一起来看个究竟吧!

  约会婚恋真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不断有创业者进入。  以往的约会网站或者应用,通常都是按照固定程序为用户寻找约会对象:用户注册并填写个人资料和信息,浏览其他用户相片,看到顺眼的就“搭讪”一下,同时也等着被“搭讪”。但是,一个新型的约会应用 MiniDates 不打算这么做下去。  相比其它约会应用,MiniDates 更加致力于促进现实中的约会。它根据用户的日程安排和交友要求为其选定约会对象,安排一场小型约会(Minidate),而约会地点则安排在咖啡厅或其他公共场合。  有意思的是,Minidates 将通过邮件形式优先向女性用户推荐适合的约会对象,收到推荐邮件的女生可以查看对方的简要信息,而最终接受约会安排与否完全由她自己决定———这是女性的特权;与此同时,被推荐者除了知道对方是女性之外,无法得知任何其他信息。直到约会那天在某个街心公园,身穿黄色雨衣的你与手拿一朵狗尾巴花的她暗号对接成功时,才会真相大白。  这种相亲方式还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对男性用户来说,他们碰到不合适异性的概率可能会比女性用户更高一点。但是,在与陌生人的线下见面中,女性用户需要承担的风险确实更大。所以网站这样安排还是有一定道理。  MiniDates 还允许用户对约会对象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是否守时,是否尊重他人,以及是否诚实(本人与网上信息是否符合)。如果有人在这三个方面所获得的评价都很低的话,他的 MiniDates 账号将被强制取消。  目前,MiniDates 只能在纽约使用,作为一个基于 HTML5 的应用,已经有超过 3000 个注册用户。

  6月 19 日凌晨消息,虽然遭到来自传统快递业的抗议,但还是无法阻止电商进入物流行业的步伐,除了京东商城、凡客及唯品会已经提交牌照申请,1号店也在进行快递牌照提交的筹备工作。1号店董事长于刚指出,电商自建物流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虽然在于刚看来,电商依然是一个“轻资产”的公司——不需要花很多的钱买地,但需要在周转上投入资金,而其中涉及的自建物流,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  目前电商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竞争,而竞争主要靠两大砝码,一是不计成本的价格战,二是如何做到最好的用户体验。价格战拼的是各家的渠道能力以及资金储备实力,而用户体验上物流快递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引起纠纷最多的一部分。  于刚以 1 号店举例,此前与第三方物流合作时,客户反馈中几乎 60% 是对物流配送的抱怨,内容包括配送不及时、配送过程中商品破损、配送员态度不好等等,“然后我们就决定自建物流”。  值得注意的是,当电商企业开始自建物流时,迅速的拓展城市、扩充站点就成为一个“标准配置”,而这方面的数据也成为电商网站对外宣传的资本。  而于刚将上述情况描述为一个“商业模型”:每一个物流站点,当它的规模达到一定临界值的时候,自建物流成本反而能够抵御第三方做的物流。“目前我们在 34 个城市有物流站点和配送人员,今年还会扩张,自建物流以后配送及时率已经达到 98%。”  在自建物流先行者凡客和京东商城的规划中,自建物流已经成为重要的资产:凡客旗下快递如风达的服务就成为行业标杆,许多电商公司找过来希望能够让其外包。京东商城则将走出更为重要一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京东自建物流今年 2 月已经开始接受其他电商公司订单,预计 8 月正式对外开放。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京东商城正在推进“亚洲一号”仓库计划,目前京东已经有超过 70% 订单实现自主配送。京东商城 CEO 刘强东预计,2015年通过物流开放平台实现的外部订单量将超过内部订单,并成为京东收入新增长的关键。  于刚也表示,1号店也非常希望将配送服务对外开放给其他有需求的企业。  不过想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由国务院邮政管理部门颁发的快递牌照就是一个敲门砖,京东、凡客、唯品会等已经提交快递牌照申请,1号店也在筹备提出申请。虽然不少传统快递对此提出抗议、并且建议行业协会和监管部门进行管理,但并不能阻止电商行业的热情。  至少刘强东已经对传统快递业的阻挠表示不满,“禁止电商做快递业务!万分惊诧!作为一名企业家,生存的土壤就是市场!没有市场经济就没有企业家群体!企业家精神之一就是呼唤和享受市场竞争!靠行政垄断,企业家还有何价值???

德国人桑威尔兄弟:靠山寨成为亿万富豪

  奥利弗·桑威尔  北京时间 6 月 4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Inc Magazine》作者马克思·查夫金(Max Chafkin )日前撰文称,虽然山寨其它互联网公司的创意在美国难以获得孕育成功的土壤,但是德国的桑威尔兄弟却在该领域风生水起。凭借着资助众多的山寨网站成为亿万富豪,桑威尔兄弟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山寨之王。”    阿恩·布雷克韦恩(Arne Bleckwenn)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一个 10 亿美元的生意:如果游客使用互联网预订公寓的房间像预订酒店客房一样容易,情况将会怎样?如果有一家网站能够让全球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们,能够租赁他们的公寓,多余的卧室,甚至是充气床,情况又会怎样?游客当然会因此节约资金,而对于缺乏现金却拥有额外房间的人们来说,他们则能够获得一部分额外收入。全球年产值达到 4000 亿美元的酒店产业则会因此受损。  随着这种想法有点古怪,但不知为何布雷克韦恩就认为它能够成功。他设想这家新成立的公司能够破坏酒店市场,就如同 eBay 已经破坏了零售市场一样。布雷克韦恩决定放手一搏。  在有这一想法的时候,布雷克韦恩仅仅只有 28 岁,但是他早已是创办公司的老手。早在他 17 岁的时候,他便创办了一个视频游戏粉丝网络论坛;在 19 岁的时候,这家论坛开始商业化运作。布雷克韦恩说,“当年我认识的每个人都还在参加聚会,我已经雇人并开始募集资金。当时,我就已经决定了自己的余生将会做些什么。”自从大学毕业后,布雷克韦恩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并先后创办了两家公司。他最后创办的一家公司 GratisPay,在 2010 年 2 月以七位数的金额出售给了一家竞争对手。  从那时开始,他已经着手准备,并向好友吹嘘自己规模更大、面向消费者的新公司。成年后的布雷克韦恩一直是驴友,因此他喜欢帮助单身驴友找到栖息之地的构想。此外,该业务的前景看上去非常广阔。布雷克韦恩说,“在纽约,你可以选择住在市中心的W酒店,每晚需要花费 400 美元。或者你也可以选择住在其他人的公寓里,每晚只需要花费 100 美元。这仅仅是W酒店四分之一的价格。而且可提供的公寓数量是无限的。”在两个月之后,布雷克韦恩便获得了一些种子基金,并使用这些资金创办起了一家网站。  当我今年 3 月份对布雷克韦恩创办的公司进行访问时,此时距这家公司成立仅仅 11 个月时间,但该公司已经拥有了 350 名员工,而且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增长。布雷克韦恩预计,新公司今年的营收将达到1.3已美元。他说,“当我的上一个公司员工人数从零增至 80 人时,我曾想这是我所未遇到的最疯狂的事情。但是这一次,这已经达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等级。”  或许这个故事听上去有点耳熟。一位富有野心的年轻人构想出一家网络公司,在吸引了部分的投资人之后,这家成立的网络公司吸引了数百万的用户。你可能甚至认为听说过布雷克韦恩的新公司,因为它与 Airbnb 极为相似。Airbnb 成立于 2007 年,是一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该公司从事网络点对点短期公寓租赁服务。在获得Y Combinator 2 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之前,Airbnb 的联合创始人已穷困潦倒的无法支付账单。但是在“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 Interactive Conference)大会中,Airbnb 突然成为明星。随后,该公司已累计募集到1.12亿美元资金。  不过布雷克韦恩并不是 Airbnb 的创始人,在接受我的采访时,他也没有透露一个重要的事实:这个 10 亿美元生意的构想并不是他自己的。在创办总部位于柏林的在线房屋租赁网站 Wimdu 时,布雷克韦恩抄袭了 Airbnb 的基本功能,并大方的借鉴了其美国竞争对手的图形设计。在 Airbnb 页面的底部,该网站自豪的宣称《纽约时报》和 CNN 曾对该网站进行过报道。当然 Wimdu 目前还无法与 Airbnb 就此相提并论。  仅仅用了两个月时间,布雷克韦恩和他的团队便复制了 Airbnb 创始人花费四年时间才打造起来的网站。他们不仅做的悄无声息、速度奇快,而且还相当的出色。布雷克韦恩说,“这就是竞争。当然,Airbnb 会对此非常不高兴。”  布雷克韦恩创办 Wimdu,与 Airbnb 的创始人创办这家网站另一个不同之处,便在于布雷克韦恩的起始资金远超过 2 万美元。布雷克韦恩称,该公司的“种子”资本达到 2000 万美元。到 2011 年 6 月,这家公司已经募集了 9000 万美元资金。在这 9000 万美元资金当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总部位于柏林的孵化器 Rocket Internet (以下简称“Rocket”)。作为该孵化器的联合创始人之一,39岁的奥利弗·桑威尔(Oliver Samwer)以其高效、残忍、以及无耻的盗用硅谷最优秀、最闪亮的创意而著称。  德国是全球企业家所占人口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德国人向来行事谨慎,绝大多数人至今仍不愿使用信用卡。在这样一个国家,桑威尔显得极为与众不同:一位虚张声势的互联网权贵,个人净资产估计达到 10 亿美元。桑威尔不仅是最重要,而且也是招致非议最多的德国企业家。在每年 9 月份德国科隆举办的欧洲盗版峰会(European Pirate Summit)中,与会者都会烧毁一位“盗版者”的肖像--这显然是针对桑威尔本人。管理顾问公司 Concern 创始人莫里兹·德尔布吕克(Moritz Delbrück)表示,“与桑威尔竞争几乎就不可能。他更受纪律约束,工作更加勤奋,在赢得胜利之前绝不会停下来。无论合法与否,他都会参与。”  如果你能够想到一家美国热门的网络创新公司,桑威尔和他的两个兄弟马克·桑威尔(Marc Samwer)和亚历山大·桑威尔(Alexander Samwer)绝对已经在全球某个地方山寨了这家公司。桑威尔兄弟把他们的山寨团购网站 CityDeal 做价 7 亿美元出售给 Groupon;他们山寨 Zappos 的网站 Zalando,目前已拥有 3000 名员工,预计今年的营收将会超过 10 亿美元。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从去年 12 月至今年 5 月初,桑威尔兄弟的 Rocket 已经山寨了移动支付公司 Square、闪购网站 Fab、Zappos 和亚马逊。事实上,Rocket 山寨了两家亚马逊公司。一家位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该网站称为 Lazada;另一家位于伊斯坦布尔,称为 Mizado。桑威尔表示,“我对企业的成长有瘾。最快速度的增长。我喜欢 F1 方程式赛车,不喜欢高尔夫。”  虽然一项业务的推出难免对遭遇山寨,但是在过去的几年当中,技术已经产生了新的动力。美国俄亥俄州大学费歇尔商学院教授石家安(Oded Shenkar)表示,“模仿的速度正在飞速的增长。”到上世纪 80 年代,企业发布创新型的产品至竞争对手模仿出这款产品的时间已从数十年缩短至数年。如今,即便是像汽车这样复杂的产品,模仿并推向市场的时间也被缩短至一年以内。一家成功的互联网创新公司,只需要一个下午便能够山寨出来。当然,绝大多数的创新公司将会在数月时间被其他人山寨。  毫无意外,美国创新公司对这种山寨行为并不友好。当 Airbnb 得知 Wimdu 的存在后,Airbnb 向公司用户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我们已经发现,那些欺诈的艺术家有着山寨网站的履历,从他们的社区肆无忌惮的盗取创意,然后再把创办的公司出售给创意原创公司。”  绝大多数的硅谷企业和美国商业媒体,一般都会赞同 Airbnb 的态度。美国人喜欢原创,培育出了一个企业生存的天堂。但是准确的讲,山寨是否有错?山寨者是否对被山寨的公司永远有害?我们为何要坚持像对待艺术品一样合理对待优秀的企业创意,因为它们从来没有,也永远不会被山寨?  石家安表示,“这就如同是宗教一样。”在他看来,美国企业一直在不切实际的强调创新,而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即许多优秀的公司--如西南航空公司、沃尔玛、苹果均拥有伟大的山寨产品。毕竟,苹果并没有发明 MP3 播放器,触摸屏智能手机或是平板电脑。苹果借用了其他人的创新,并优雅的把这些专利应用到产品当中。石家安说,“一家创新公司如果来源于山寨模式,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会对此失望。但是如果一家企业遵守规则,合法行事,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合法。它为什么不使用一种已经在世界上其它地方去的成功的商业模式?”  奥利弗·桑威尔成名的柏林,乍一看与执行残酷无情的商业惯例有点格格不入。在冷战时期,鼓励义务兵役制的联邦德国豁免了柏林人服兵役。再加上慷慨的食物补贴和绝对的低租金,这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口稀少的城市,吸引了大批的画家、医生和各种各样的反文化主义者。柏林如今是全球的艺术之都,因为这座城市的非官方口号依旧是“贫穷但性感”。  不过这些不仅让柏林成为了艺术表演事业的理想场所,也让这座城市成为了创办互联网公司的理想场地。柏林可能贫穷但性感,但是它还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体的首都,在德国所有城市的大学拥有率最高。因为生活成本太低的缘故,柏林的失业率依然高达 13%,较德国平均水平高出一倍,在这座城市雇佣年轻的技术人员所需的成本也远远低于其它富裕国家。  虽然在柏林遇到演员的机会远高于遇到冒牌艺术家的机会,但后者的数量也在不断的增长。除 Rocket 之外,柏林还有一些与之类似的孵化器公司,如 Team Europe、Springstar、Atlantic Ventures 和 Found Fair 等等。去年 12 月,Rocket 的 25 名顶级高管离职后创办了他们自己的孵化器 Project A。他们很快便从德国零售巨头 Otto 募集到 6500 万美元资金。  但是这些山寨的孵化器没有一个能够取得像 Rocket 这样的成绩。总部位于柏林的社交网站 Amen 创始人菲利克斯·皮特森(Felix Petersen)说,“观察 Rocket,你便会发现这家公司无以伦比。这太神奇了。这家公司的成功率达到 70% 甚至 80%。它就相当于获得了印刷钞票的资质。”  桑威尔表示,他并不介意被称为山寨。他说,“绝大多数的创新来自于其它的创新。”对桑威尔而言,Airbnb 认为 Wimdu 是“一场骗局”,这种想法就像是三星电子警告用户 Vizio 抄袭了其平板电视技术,并以低价销售产品一样。他说,“市场中永远充满了竞争。我们能够赢得胜利,是因为我们一直谨慎行事。”  有时候,这种类型的行为也会让桑威尔陷入麻烦。去年 10 月,桑威尔曾发送了一封长达 1297 字的电子邮件,他在该电子邮件中要求对网络家具产业“全方位的进行投资。”这封信被媒体所广泛报道和评论。他在信中写道,“闪电的时机必须选择合理。永远不要忘记,这是你们生命中的最后一次机遇。能够再创办一家 10 亿美元电子商务公司的机会不会再次出现。”在这封信中,桑威尔鼓励土耳其、印度、澳大利亚、南非和东南亚的企业家创办一家网络家具公司。  桑威尔表示,他对呼唤纳粹的军事战略感到遗憾,但是拒绝接受对他的方式的进一步批评。他说,“它根本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影响。除不适的文字之外,它只和激情有关。”  早在 1998 年的夏天,作为商业学校论文项目的一部分,桑威尔和校友在这个夏天拜访了硅谷一些热门私有公司的企业家。在这个长达 167 页的论文《美国最成功的创新公司:企业家的教训》中,桑威尔说到,“一旦你看到了美国企业家,你就希望能够喜欢他们。你希望能够成为他们。”  1999年,桑威尔兄弟联合创立拍卖网站 Alando,并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以 5000 万美元卖给了 eBay。接下来,他们的第二个创新公司是贩卖手机铃声的 Jamba,在 2004 年卖给了位于加州的网络通讯公司 Verisign,也替他们赚进了 2000 多万美元。在随后的几年时间中,桑威尔兄弟投资创办了一系列的山寨网站--在这些网站当中,最知名的当属被称为“德国的 Facebook 的”StudiVZ。虽然 StudiVZ 在网站设计上使用了红色配色,而不是 Facebook 的蓝色配色,但是该网站在许多设计中均不同程度的抄袭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设计,如布局、图像等等。Facebook 在 2008 年曾向德国和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院起诉 StudiVZ。StudiVZ 付费了结了在美国的诉讼。但是最终,桑威尔兄弟赢得了胜利,因为他们把公司作价1.34亿美元出售给了 Facebook。2007年,桑威尔兄弟创办了 Rocket。  前麦肯锡顾问碧姬·威特金特(Brigitte Wittekind)表示,“Rocket 制定决策的速度非常快。”在 Rocket,在新公司的网站上线四至六周之后,这家孵化器公司便能够做出是否山寨该网站的决定,而这往往只需要 3 小时到几天的时间。威特金特在去年离职并创办了化妆品发现及零售平台 Birchbox 的山寨网站 Glossybox。在上线的第一个年头,Glossybox 便在 20 个国家开设了网站。目前,Glossybox 已经拥有 400 名员工,以及 20 万付费用户,是它抄袭的 Birchbox 的一倍。目前,Birchbox 的业务仍主要在美国。当它进入其它市场时,却发现需要与山寨公司进行直接的竞争。  为换取桑威尔兄弟在运营和资本上的资助,威特金特被迫同意放弃了 Glossybox 几乎全部的股权。Rocket 目前持有 Glossybox 大约 58% 的股权,剩余的绝大多数股权则归属 Kinnevik 等投资公司。作为 Glossybox 的创始人,威特金特和公司员工仅持有公司不到7% 的股份。  这种安排属于典型的 Rocket 式创新公司。公司创始人年薪大约为 10 万美元,外加上2% 至 10% 的公司持股。相对于投资银行或高级顾问公司的薪酬,Rocket 提供的薪酬仍具有很强的竞争力。  桑威尔兄弟的算计,还有其侵略性的野心,不只让员工、创业家还有竞争对手时时得提防着他们,就连投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说到网络产业的投资,聪明的桑威尔兄弟的操作手法另一些坐拥庞大资金的德国零售商,媒体集团以及独立投资人坐立难安,这些人对网络这个新领域既期待又怕受到伤害。当他们不熟悉游戏规则,但又想从中获利时,也许跟随网络产业最有经验、资金最雄厚的龙头就对了。桑威尔兄弟嗅钱的能力,无疑成为这些投资人跟随的第一选项。然而,参与了他们的投资项目后,能否满载而归,操控权却握在桑威尔兄弟的手中。  桑威尔兄弟所偏好的投资人类型:不会要求太多的发言权,而且在某些程度上对网络产业不甚详解。不少对投资新兴数字领域兴趣浓厚的德国媒体集团,通常都很符合这个类型。不单因为这些搞报纸、电视的企业对新的数字革命感到彷徨,而干脆让他们跳进来插一脚,对桑威尔兄弟来说,这样的结合更是完美的出场渠道。这个策略非常明显,而且好几桩了,在利用内部资源创建新的创新企业时,桑威尔兄弟会让这些来自媒体集团或是其他产业的资金参股,最终的目的就是让这些投资人接手,自己则能夹着庞大的获利出场。  虽然说桑威尔兄弟资助的一些公司,如印度尼西亚的亚马逊或是比利时的 Zynga,从长远来看将抑制这些公司的增长前景,但是这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2010年,桑威尔资助了 Groupon 山寨网站 CityDeal。5个月之后,CityDeal 就被 Groupon 收购。当时,CityDeal 已经成为了欧洲 13 个团购市场的龙头。

  是游戏总要有一些或多大或小的 Bug,《暗黑破坏神3》同样也不能避免。尤其是在一些 Bug 被玩家开发之后更是成为了砍怪利器,前不久就有玩家曝光了法师全程无伤 Solo 的打法,或多或少也算是一个 Bug 吧。  日前国外玩家再次曝光了一种《暗黑破坏神3》的 Bug 打法,适用于全职业(最好是远程),具体内容就是在 hell act3 中买的一种白色护甲能够阻挡怪物的前进的路线。  看到低上那一排铠甲了吗,后边的一群苦逼怪物只能等着挨宰了,如果你是暴雪的亲儿子法师的话,恭喜你,只要铠甲放置的到位,一点血都不用掉的。而且铠甲可以重复利用,打完捡起来再去找下一波怪物的晦气就行了。另外据帖子中声称,蓝色的铠甲也有这样的功效。  据说这个 Bug 已经被举报了,想体验的玩家赶紧试试吧,说不定马上就没了。

  我们之前已经看过不少新 iPad 受虐的视频了,而现在国外一个名叫 Can you grill it 的节目,以新 iPad 和三星的 Galaxy Tab 10.1 为原料,为大家带来一道另类的“烧烤大餐”。  到底新 iPad 在烧烤的火焰之下变成什么模样呢?一起来看个究竟吧!

  约会婚恋真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不断有创业者进入。  以往的约会网站或者应用,通常都是按照固定程序为用户寻找约会对象:用户注册并填写个人资料和信息,浏览其他用户相片,看到顺眼的就“搭讪”一下,同时也等着被“搭讪”。但是,一个新型的约会应用 MiniDates 不打算这么做下去。  相比其它约会应用,MiniDates 更加致力于促进现实中的约会。它根据用户的日程安排和交友要求为其选定约会对象,安排一场小型约会(Minidate),而约会地点则安排在咖啡厅或其他公共场合。  有意思的是,Minidates 将通过邮件形式优先向女性用户推荐适合的约会对象,收到推荐邮件的女生可以查看对方的简要信息,而最终接受约会安排与否完全由她自己决定———这是女性的特权;与此同时,被推荐者除了知道对方是女性之外,无法得知任何其他信息。直到约会那天在某个街心公园,身穿黄色雨衣的你与手拿一朵狗尾巴花的她暗号对接成功时,才会真相大白。  这种相亲方式还是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对男性用户来说,他们碰到不合适异性的概率可能会比女性用户更高一点。但是,在与陌生人的线下见面中,女性用户需要承担的风险确实更大。所以网站这样安排还是有一定道理。  MiniDates 还允许用户对约会对象从三个方面进行评价:是否守时,是否尊重他人,以及是否诚实(本人与网上信息是否符合)。如果有人在这三个方面所获得的评价都很低的话,他的 MiniDates 账号将被强制取消。  目前,MiniDates 只能在纽约使用,作为一个基于 HTML5 的应用,已经有超过 3000 个注册用户。

  6月 19 日凌晨消息,虽然遭到来自传统快递业的抗议,但还是无法阻止电商进入物流行业的步伐,除了京东商城、凡客及唯品会已经提交牌照申请,1号店也在进行快递牌照提交的筹备工作。1号店董事长于刚指出,电商自建物流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虽然在于刚看来,电商依然是一个“轻资产”的公司——不需要花很多的钱买地,但需要在周转上投入资金,而其中涉及的自建物流,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  目前电商行业正在上演激烈的竞争,而竞争主要靠两大砝码,一是不计成本的价格战,二是如何做到最好的用户体验。价格战拼的是各家的渠道能力以及资金储备实力,而用户体验上物流快递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引起纠纷最多的一部分。  于刚以 1 号店举例,此前与第三方物流合作时,客户反馈中几乎 60% 是对物流配送的抱怨,内容包括配送不及时、配送过程中商品破损、配送员态度不好等等,“然后我们就决定自建物流”。  值得注意的是,当电商企业开始自建物流时,迅速的拓展城市、扩充站点就成为一个“标准配置”,而这方面的数据也成为电商网站对外宣传的资本。  而于刚将上述情况描述为一个“商业模型”:每一个物流站点,当它的规模达到一定临界值的时候,自建物流成本反而能够抵御第三方做的物流。“目前我们在 34 个城市有物流站点和配送人员,今年还会扩张,自建物流以后配送及时率已经达到 98%。”  在自建物流先行者凡客和京东商城的规划中,自建物流已经成为重要的资产:凡客旗下快递如风达的服务就成为行业标杆,许多电商公司找过来希望能够让其外包。京东商城则将走出更为重要一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京东自建物流今年 2 月已经开始接受其他电商公司订单,预计 8 月正式对外开放。  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京东商城正在推进“亚洲一号”仓库计划,目前京东已经有超过 70% 订单实现自主配送。京东商城 CEO 刘强东预计,2015年通过物流开放平台实现的外部订单量将超过内部订单,并成为京东收入新增长的关键。  于刚也表示,1号店也非常希望将配送服务对外开放给其他有需求的企业。  不过想实现这一步并不容易,由国务院邮政管理部门颁发的快递牌照就是一个敲门砖,京东、凡客、唯品会等已经提交快递牌照申请,1号店也在筹备提出申请。虽然不少传统快递对此提出抗议、并且建议行业协会和监管部门进行管理,但并不能阻止电商行业的热情。  至少刘强东已经对传统快递业的阻挠表示不满,“禁止电商做快递业务!万分惊诧!作为一名企业家,生存的土壤就是市场!没有市场经济就没有企业家群体!企业家精神之一就是呼唤和享受市场竞争!靠行政垄断,企业家还有何价值???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6-10 15:2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