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新iPhone将使用19针接口取代目前30针接口

  • 分类:兴趣

新 iPhone 将使用 19 针接口取代目前 30 针接口  北京时间 6 月 21 日消息,据美国科技博客网站 TechCrunch 报道,TechCrunch 获得的相关屏幕截图显示,苹果将为新 iPhone 配备一个 19 针的接口,以取代当前所使用的 30 针接口。TechCrunch 认为,苹果作出这一调整后,将导致第三方 iPhone 外围设备制造商也必须对技术参数作出相应调整。  TechCrunch 指出,新的 19 针接口,其体积与大量 MacBook 设备上使用的 Thunderbolt 接口相似,但三家独立制造商称,这钟 19 针接口所使用针脚与 Thunderbolt 接口并不相同。  自苹果发布第三代 iPod 音乐播放器以来,30针就一直成为其标准接口。30针接口的最大优势是:能够与绝大部分外围设备连接并保持数据传输稳定性。而苹果现在计划推出 19 针接口,显然是出于节省设备空间的考虑。  上述三家独立制造商都表示,苹果确实正在生产 19 针接口,但外部制造商需等上数月之久,然后苹果才会正式公布 19 针接口的相关技术标准。

美国工程师研制的相机 AWARE-2,是世界上体积最小同时速度最快的 10 亿像素照片   北京时间 6 月 25 日消息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1日报道,美国工程师研制出世界上体积最小的 10 亿像素相机,个头与一个床头柜差不多,所拍照片的细节是普通相机的 1000 倍。这台相机被称之为“AWARE-2”,虽然不是世界上第一台 10 亿像素相机,但却是体积最小并且速度最快的同级别相机,可用于提高机场安全,执行军事侦察任务和网上体育新闻报道。  像素是数码图像上的小光点,聚集在一起形成影像。绝大多数相机只达到兆像素,消费型相机的像素在 8 到 40 兆像素之间。10亿像素相当于 1000 兆像素。当前的绝大多数 10 亿像素图像由多幅兆像素照片拼接而成。AWARE-2项目组成员、美国杜克大学的大卫-布拉迪表示:“我们研制的相机能够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内拍摄一幅 10 亿像素照片。”研究报告刊登在《自然》杂志上。  10亿像素相机能够捕捉到人眼无法看到的细节,所拍摄的照片在放大后进行观察时不会降低清晰度。AWARE-2安装在一个 75×50×50厘米的盒子里,主要采用电子处理和通讯设备。这台相机的光学系统采用一个 6 厘米球形镜头,周围被一个由 98 台显微镜照相机构成的阵列环绕,每台装有一个 14 兆像素的传感器。布拉迪表示这个光学系统的重量在 10 公斤左右,算上外套在内的总重量在 45 公斤上下。他说:“下一代 AWARE-2的体积将减少四分之一。”  当前的 10 亿像素相机主要用于天文望远镜和机载侦察系统,体积较大同时视场狭窄。此外,科学家还研制了使用胶卷的 10 亿像素相机。布拉迪表示 AWARE-2的制造成本与一台高分辨率数字电影摄影机相当,大约在 10 万到 25 万美元之间。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10亿像素相机的价格能够在 5 年内降至职业和高端业余摄影师可承受范围之内,在此之后,便携式 10 亿像素相机将实现普及。  布拉迪指出这项技术可用于在网上直播体育赛事,观众可以对画面进行放大,了解细节,也可以选择任何角度和解析度。此外,10亿像素相机也可安装在野生动物保护区或者观景台,拍摄细节更为丰富的照片。研究报告称:“10亿像素相机的普及将改变摄影圈的面貌。

嘉御基金董事长及创始合伙人卫哲  6月 7 日消息,嘉御基金董事长及创始合伙人卫哲近日接受腾讯科技专访,他以“九死一生和九生一死”概括了对电商行业新机会的看法。  “在电子商务做平台,我觉得是九死一生,一旦你做成了,确实像淘宝一样,是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做应用,九生一死,诞生十亿美金级的公司,在很多电子商务的垂直应用领域还是有可能存在的”,卫哲谈到,另一方面,不要轻言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  此外,卫哲还表示,正在呼吁推动一些巨型基金看好阿里巴巴对雅虎的回购。卫哲是在参加唯众传媒“谁来一起午餐”节目录制前发表上述言论的。  卫哲在谈时表示,2005年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合作,雅虎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引进的。“当雅虎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旗下嘉御基金是否可能投资阿里巴巴,卫哲称,嘉御基金目前的规模属于中等,而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基金的支持。作为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他也在呼吁推动一些巨型基金看好阿里巴巴。  2006年曾经亲历阿里巴巴 B2B 上市的卫哲,对于近期 B2B 股东决定将其私有化一事也发表了看法。卫哲说,当时 B2B 公司上市,在时机上并不适合,只是集团急需资金发展旗下其他业务。现在,随着淘宝、支付宝、阿里云等发展良好,B2B 的私有化,有助于完成自身的模式升级和转型。    5月底,阿里巴巴宣布与美国雅虎公司达成协议,今后几个月,将以 71 亿美元回购雅虎所持阿里巴巴 40% 股权的一半。对此,卫哲称,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个历时几年的回购在最近获得了一个令各方满意的结果。  卫哲表示,2005年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合作,雅虎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引进的。当雅虎已经失去自己的一些技术优势、失去作为战略投资者所应该具备的一些资源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财务投资者,而阿里巴巴集团当时并不需要一个财务投资者。  “当雅虎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卫哲说。  当前,有不少私募基金投向阿里巴巴,帮助马云完成对雅虎的股权回购。对于嘉御基金有没有可能投资阿里巴巴,卫哲说,嘉御基金目前还是一个 3 亿美元左右的中等规模的 PE 基金,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 PE 基金的支持。”  不过,他同时称,作为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自己也在帮助呼吁一些巨型基金“如何去看懂阿里巴巴的集团,如何去看好阿里巴巴集团。”    5月底,阿里巴巴宣布 B2B 股东已通过其私有化。自 2006 年加盟阿里巴巴后,卫哲亲历了阿里巴巴 B2B 的上市,他将阿里巴巴 B2B 在 2007 年的上市称为“知难而上”。  卫哲称,从 B2B 自身转型升级角度来说,当时上市并不适合的,这在集团内部有所共识。但当时上市,是必须募集到更多的资金,让旗下其他业务,如淘宝、支付宝、阿里云等,有充足的发展资金。  卫哲表示,如今这些业务已获得很好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成长,“老大哥就有义务从第一线回来休息一下,完成当年就该完成的模式升级和转型。”    在继去年引咎辞职离开阿里巴巴一年多后,卫哲再度就当初离开阿里巴巴事件予以回应。卫哲说,从事件本身而言,是“非常非常偶然”的。事件发生后,对于今后的去向,卫哲思考了一个多月,“在去年的 3 月 18 号,我们决定要创立这个基金。”  他透露,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卫哲向马云当面说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马云)可能是除我的联合创始人和家人以外,第一个知道我要创建嘉御基金这个想法的人。”  对旗下嘉御基金的运营模式,卫哲称之为一个“运营和管理驱动的投资基金”,“我们并不是从财务角度投资,而是站在解决电子商务(角度),解决互联网绝大部分企业在现阶段所面临的管理问题、运营问题,而给予帮助。”    谈及激烈的电商竞争环境,卫哲认为,竞争与其说是电商之间的竞争,不如说是电商和传统行业的竞争。  卫哲指,当电商刚刚崛起的时候,并没有一个规模,尤其是商品的采购规模,这就会造成它的采购成本要高于传统行业。因此,当电商企业要在网上取悦消费者,必须使它的价格要比传统的同类企业有竞争力,所以造成经常“高进低出”。  “高进低出是今天电商亏损的主要原因,”卫哲说。他认为,战略投资者需要解决电商企业最困惑的几个问题,包括商品的来源、网络流量的来源和成本问题,“如果能带来稳定和廉价的流量,对电商的第二个最大的成本也能起到帮助。”  对于渠道类电商打“价格战”的现象是否会降低投资者对整个行业的信心,卫哲认为,投资者信心有所下降,是对这个行业更健康发展有利的。“电子商务,首先还是应该对它的商务进行估值,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纯互联网企业进行估值。”    在去年 11 月份出任好耶独立董事之后,卫哲于今年 3 月宣布,嘉御基金正式投资好耶。不过,此前好耶与分众传媒的整合却并不顺利,江南春曾认为好耶在形态上更像是一家代理公司,而不是媒体,这导致好耶的利润率较低。  谈及这笔投资,卫哲称,好耶最大的价值在于积累了中国互联网网民用户行为的近 98%,每月能够覆盖的 cookie 的数量超过 8 亿多,“这是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不具备的。”  他表示,好耶的这些数据上的优势,在过去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和使用。“过去好耶的广告代理业务占了将近 70% 以上,而带有好耶自己技术产品驱动的业务仅占 30%。”  卫哲相信,通过未来三年的发展,包括美国银湖基金在技术方面给予的支持,“好耶将成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广告产品驱动的公司,其技术和广告产品驱动的营业收入一定会超过一半以上,而不再是一个纯的靠广告代理起家的公司。”  对于看好哪些类型电商企业,卫哲表示自己看好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不要轻易地做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会是我比较看好的。”    对于当前低迷的二级市场是否对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造成影响,卫哲称,私募股权的进入和退出有一个时间差,意味着今天投入并不代表今天二级市场要退出。“现在正逐渐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最好的状态。”  卫哲承认,私募股权投资在估值方面,确实会受到二级市场的影响,“这意味着当二级市场过热的时候,私募股权的估值也会不理性。”他认为,目前私募股权的投资估值方面,正在逐渐趋于理性。  他相信,若干年以后,二级市场回暖的时候,恰恰是今天私募股权投入最好的回报期。  卫哲称,在过去近两年电子商务估值泡沫最恐怖的时候,嘉御基金在过去一年“积极地不作为”,“这意味着我们几乎看了所有的电商项目,但是所有 B2C 的项目在过去一年我们没有做任何一项投资。”    虽然进入私募股权领域,但在过去 12 年里,在企业里担任过 CFO 与 CEO 的卫哲表示“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投资者”。他认为中国现在缺的不是纯财务投资者,缺的是从企业管理角色来扮演的基金合伙人,“像杰克韦尔奇退休以后所担任的在基金中的运营合伙人”。  谈及嘉御基金的发展定位,卫哲用美国的贝恩咨询和贝恩资本做比喻,称想公司想做一个“不收咨询费的贝恩咨询”,和一个“只做来源于自己咨询项目的基金”。  当前,不少传统企业纷纷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卫哲认为,他们最缺乏的并不是商务电子化的人才,而是意识。  “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精神是不同的。”卫哲说,例如,传统行业以经营产品为核心,而互联网“远第一个考虑的是用户的数量,用户的黏性。”这样的意识改变,比传统企业所需要的人才和技术还要关键。    从百安居中国区的 CFO、CEO 到阿里巴巴的 CEO,再到如今嘉御基金的董事长和创始合伙人,卫哲自称“在不同的企业里,自己身上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的 DNA 比重不同”。  “我的创业者的元素已经在百安居时代就有了,但创业者的元素在百安居这么一个跨国公司不可能太多,所以,当时职业经理人的 DNA 和创业者的 DNA 大概是七三开。”卫哲说,后来到了阿里巴巴后,“阿里巴巴不断创业的过程,使我必须调整自己的创业 DNA 和职业经理人 DNA,(这一比重)在阿里巴巴的话应该是五五开。”  而创建了自己的嘉御基金后,卫哲说“我还是必须要保证一定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所以今天我觉得大约是七三开,百分之七十已经是一个创业者,百分之三十还保留了职业经理人 DNA。”    腾讯科技:卫总,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腾讯网的采访。嘉御基金主要专注电子商务、互联网和消费零售。目前二级市场不太好,私募股权投资在退出上是否会受影响?  卫哲:应该说,现在正逐渐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最好的状态,因为私募股权的进入和退出有一个时间差,也就意味着今天投入并不代表今天二级市场要退出。但是往往在私募股权投资的估值方面,确实会受到二级市场的影响,也就意味着当二级市场过热的时候,私募股权的估值也会不理性。  相反,今天在私募股权的投资估值方面,正在逐渐趋于理性。而私募股权投完以后,不是大家想象中上市之前的抓一把,是可以经过若干年的培育和培养。我相信若干年以后,二级市场回暖的时候,恰恰是今天私募股权投入最好的回报期。  腾讯科技:目前国内电商的竞争环境也是非常激烈,一些战略投资者似乎比私募股权投资更受欢迎,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卫哲:电商的竞争激烈,坦率说我不认为是电商之间的竞争激烈,而恰恰是电商和传统行业同类企业的竞争激烈,因为当电商刚刚崛起的时候,它并没有一个规模,尤其是商品的采购规模,就会造成它的采购成本要高于传统行业。  当然,它要在网上取悦消费者,必须使它的价格要比传统的同类企业有竞争力,所以造成经常“高进低出”,高进低出是今天电商亏损的主要原因,所以今天的竞争我不认为是电商之间的竞争,而是电商和传统行业的竞争。  至于战略投资者,什么叫战略投资者?就要解决电商最困惑的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商品的来源。如果像沃尔玛一样,逐渐地控股 1 号店以后,如果 1 号店能够介入沃尔玛的采购体系,这才叫战略投资者。  第二个,电商最困惑的是网络流量的来源和成本问题。如果像阿里巴巴集团,百度集团,腾讯集团,这样在网上有流量的,如果能带来稳定和廉价的流量,对电商的第二个最大的成本也能起到帮助。  当然,私募股权、嘉御基金今天做的和绝大部分的财务投资者不一样,嘉御基金是一个运营和管理驱动的投资基金。我们这个团队本身就有传统零售行业、电子商务和互联网出身的,我们并不是从财务角度投资,而恰恰是站在解决电子商务,解决互联网绝大部分企业在现阶段所面临的管理问题、运营问题,而给予的帮助。  当然,在过去近两年电子商务估值泡沫最恐怖的时候,嘉御基金在过去一年积极地不作为。“积极地不作为”意味着我们几乎看了所有的电商项目,但是所有 B2C 的项目在过去一年我们没有做任何一项投资。  腾讯科技:目前也出现了像渠道类电商打“价格战”的现象,您觉得这样的现象会不会降低投资者对于整个行业的信心?  卫哲:投资者的信心过去是爆棚、过热,应该降低一点。电子商务,首先还是应该对它的商务进行估值,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纯互联网企业进行估值。投资者信心有所下降,是对这个行业更健康发展有利的。  腾讯科技:您怎么看待电商行业新的投资机会?哪种特质的电商公司您更加倾向?  卫哲:电子商务首先是商务,其次是电子。在电子商务做平台,我觉得是九死一生,一旦你做成了,确实像淘宝一样,是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做应用,九生一死,诞生十亿美金级的公司,在很多电子商务的垂直应用领域还是有可能存在的。  第三,在电子商务里面崛起新的品牌的成本和速度,要优于在传统领域崛起一个新的品牌的成本和速度。所以这些并没有给一个完整的答案,到底应该看什么样类型的企业。但是只是说,不要轻言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会是我比较看好的。  腾讯科技:传统企业做电商也是一块比较大的市场,对于这些传统企业而言,钱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需求,那嘉御基金如何在钱之外的环节给予这些被投资企业帮助?  卫哲:传统企业做电子商务,最近我都建议他们改一个名字,不要叫电子商务,是他们的商务电子化。绝大部分做电子商务的公司是先有电子,一群互联网的人开始做电子商务。但是传统行业他们已经有商务了,应该从商务出发,如何实现他们的商务电子化?  所以对传统的企业做电子商务而言,最缺乏的我觉得不是商务电子化这样的人才,而缺的是他的意识,比如说传统行业是以经营产品为核心的,我见了很多传统行业都告诉我去年营业额有多少,我的毛利是多少,我卖了多少件这样的产品,最多能告诉我卖到什么地方去。  但互联网的精神,我们是经营人,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集团,永远第一个考虑的是用户的数量,用户的黏性。当我们可以经营人的时候,是真正地具有互联网精神在经营商务,这样的意识改变,比它需要的人才,比它需要的技术还要关键。  腾讯科技:在互联网当中,我们注意到嘉御基金投资了好耶这样一家海外平台公司,但是之前好耶在和分众传媒的整合过程中,它的表现也不是特别好,利润率不是很高,我不知道嘉御基金投资好耶的出发点在哪呢?  卫哲:好耶作为一家独立的互联网广告营销的第一平台,它最大的价值是积累了中国互联网网民用户行为的近 98%,每月能够覆盖的 cookie 的数量超过 8 亿多,这是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不具备的。  但这些数据在过去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和使用。过去好耶的广告代理业务占了将近 70% 以上,而带有好耶自己技术产品驱动的业务仅占 30%。  我相信过三年,通过好耶团队和我们的共同努力,包括美国银湖基金的努力,尤其是银湖在美国硅谷技术方面给予好耶支持,嘉御基金在帮助这些技术产品本土化方面的经验,好耶自身团队的转型和努力,我相信用不了三年,好耶将成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广告产品驱动的公司,其技术和广告产品驱动的营业收入一定会超过一半以上,而不再是一个纯的靠广告代理起家的公司。  好耶最早的基因就是一家技术公司,只是在中国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它的技术得不到应有的收入,不得不变成了一家广告代理公司,但它的广告代理业务为它带来了两个巨大无比的竞争优势:  第一,因为它的代理业务使它的数据覆盖量达到了全中国的第一,远远超过第二名。第二,它的客户数和营业规模是中国任何行业第二名的四到五倍之多,这两个竞争门槛使好耶有机会转型成为真正一个技术和产品驱动的数码营销的这么一个广告平台。  腾讯科技:我们知道您在离开百安居的时候,特意地去了解杰克韦尔奇,您现在似乎是在复制他退休之后的一些做法,不知道在投资方面,您自己的投资原则和诀窍是什么?  卫哲:我首先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投资者,因为过去 12 年,一直在企业当 CFO,当 CEO 具体这样经营的工作。我觉得现在中国真的不缺一个纯的财务投资者,中国缺太多包括像杰克韦尔奇退休以后所担任的在基金中的运营合伙人,企业管理角色来扮演的基金合伙人。  一个是这样的角色太少,二是这样以运营管理驱动的基金太少。我经常比喻说,在美国有著名的贝恩咨询和贝恩资本,他们两家本是同根生,那么在中国,我们今天就想做一个不收咨询费的贝恩咨询,和一个只做自己、来源于自己咨询项目的嘉御基金。  所以,我们最大的特色就是首先不把自己当做一个财务投资者,而是纯的当做和企业经营者一样更关心企业自身成长,解决自己企业竞争生存过程当中存在的问题。  腾讯科技:根据您自己的经验,作为职业经理人,您是怎样辅佐像马云这样的创业者?  卫哲:其实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标准的职业经理人,只是在不同的企业,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在 DNA 中的比例应该不一样。我个人认为自己在百安居的时候,是一个不是很安分的职业经理人,所以我认为创业者的元素已经在百安居时代就有了。  创业者的元素在百安居时代这么一个跨国公司不可能太多,所以我认为当时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 和创业者的 DNA 大概是七三开,到了阿里巴巴以后,我相信阿里巴巴的文化,阿里巴巴不断创业的过程,使我自己必须调整我自己的创业 DNA 和职业经理人 DNA。  我觉得(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的 DNA)在阿里巴巴的话应该是五五开,有机会自己创建自己的嘉御基金,我还是必须要保证一定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所以今天我觉得大约是七三开,百分之七十已经是一个创业者,百分之三十还保留了职业经理人 DNA。  腾讯科技:您觉得您当时离开阿里巴巴是一种必然,还是偶然?  卫哲:肯定从事件上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事件。  腾讯科技:得知您要离开的时候,马云有没有问过您的去处问题,您是否告诉他准备去 PE 发展?  卫哲:我大约想了一个月左右,我印象很深,是和我的联合创始人在我们共同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婚礼,在香港的时候,应该是在去年的 3 月 18 号,我们决定要创立这个基金。决定这么创建以后的一个星期以内,有机会跟马云当面介绍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应该说可能是除我的联合创始人和我的家人以外,第一个知道我要创建嘉御基金这么一个想法的人。  腾讯科技:按照外界来看,根据您这几年对阿里巴巴所做出的贡献,您离开时马云可能会将云峰基金交给您打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卫哲:我没有考虑过您这个问题,我相信云峰基金的名字里面已经包含了云峰两个创始人的要素,我相信云峰基金有很多可以成功的动力和要素已经具备了,但是我也非常希望自己有一个能够符合自己理想的,符合自己偶像杰克韦尔奇偶像所做的事,能够有机会做一个不一样的、在中国的 PE 基金,不一样不代表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不一样的。  腾讯科技:现在很多私募,纷纷投向阿里巴巴,帮助马云完成对雅虎的股权回购。嘉御基金会不会投资阿里巴巴?  卫哲:嘉御基金目前还是一个 3 亿美元左右的中等规模的 PE 基金,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 PE 基金的支持。我自己也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股东,我也在帮助呼吁一些巨型的基金如何去看懂阿里巴巴的集团,如何去看好阿里巴巴集团。  腾讯科技:您在 2006 年加盟阿里巴巴,亲历了阿里巴巴 B2B 的上市,您离开后,马云决心对阿里巴巴 B2B 私有化。在您主政期间,内部有提到过私有化吗?您怎么看 B2B 的私有化?  卫哲:阿里巴巴 B2B 在 2007 年上市,可以说是知难而上,因为都知道 B2B 的模式还需要进一步地转型和升级。应该说从 B2B 自身转型升级角度来说,2007年上市是不适合的,这是在集团内部都有共识的,但为什么还要上市?因为必须募集到更多的资金。  当时也不知道有经济危机到来,但是总觉得经济不可能一直这么好,当时募集了 17 亿美元的资金,也就是现在排在 Facebook、Google 之后的第三名,当时仅次于 Google 的全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募资。  有了这笔钱,我们经常说 B2B 就像集团的老大哥,小学读完,初中没念完,就打去打工了,为什么打工呢?为什么要打工就像为什么要上市一样,募集到的资金能够让我们的弟弟、妹妹——淘宝也好,支付宝也好,阿里云也好,这些业务有充足的发展资金。  但今天弟弟妹妹们得已经大学毕业,能够获得很好的营业收入的成长和利润的成长,老大哥就有义务从第一线回来休息一下,完成当年就该完成的模式的升级和转型。  可以说,当时我们就讨论过集团每家公司应该领跑几年,但是不是具体私有化,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阿里巴巴集团一直有“各家子公司分别领跑一段时间,来掩护起它她们的兄弟姐妹能够茁壮成长”的这么一个安排。  腾讯科技:关于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回购斗争,您在阿里巴巴的时候是否已经打响?您是否参与其中了?  卫哲:几年以前,在我们每年周年庆的时候,我都有机会向媒体发表我们的看法,就是当雅虎已经失去自己的一些技术优势、失去作为战略投资者所应该具备的一些资源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财务投资者,而阿里巴巴集团当时并不需要一个财务投资者,2005年合作,也是作为战略投资引进的。  所以当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也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个历时几年的回购的过程在最近获得了一个令各方满意的结果。  腾讯科技:好的,卫总,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的时间。  卫哲:谢谢。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昨天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演讲  导语:国外媒体周四发表文章称,腾讯在中国社交网络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虽然产品线广泛,但都颇具竞争力。创业公司要想取得发展,就要避开腾讯的覆盖网。而腾讯未来面临的挑战将是反垄断。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周四在北京举行,中国成功互联网企业家全体出席,表明现在仍然是在中国开启网络业务的好时机。  但是每一个成功企业故事似乎都被腾讯的阴影所笼罩。腾讯在社交网络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甚至都在中国网络企业家圈里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要么生,要么死,要么“被腾讯”(Life, death or Tencent)。  一个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的企业要么选择与腾讯合作,要么就被击溃,很少有人能在寄希望于与腾讯竞争的前提下取得快速发展。  这一现状被金山董事长、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在周四早上的会议中提及,他当时正在讨论小米去年推出的即时通信服务米聊。当着坐在前排的腾讯 CEO 马化腾的面,雷军回忆起了他与同事预测腾讯何时会推出相对应的服务。“我们当时认为腾讯可能需要 6 个月,”雷军说,“但是他们只用了 2 个月就推出了微信。”微信是一种广泛流行的移动通信服务,分析师预计,自从去年发布以来,微信目前积累的用户量已经超过了 6000 万。  附合着尴尬的笑声,雷军开始谈起他如何使用竞争对手更加流行的通讯服务研究竞争之策。  UC 优视董事长兼 CEO 俞永福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一个充满机遇的移动网络浏览器市场,腾讯 QQ 浏览器是他们的头号中国竞争对手。俞永福表示,他坚信能够击败腾讯,UC 优视仍是中国移动浏览器市场领导者,这主要源于他们专注单一产品。  不过腾讯已经数次证明,尽管他们的产品线广泛,但依旧可以击败专注单一产品的公司。  营销策略公司沃尔夫亚洲集团(Wolf Group Asia) CEO 大卫·沃尔夫(David Wolf)认为,腾讯未来面临的主要障碍就是自己所取得的成功。“腾讯将面临一些类似微软此前经历的挑战,虽然不受谢尔曼反垄断法的约束,但中国有自己的反垄断法。如果这种状况发展到一定程度,腾讯将打破一些人的梦想,甚至是那些不能得罪的人的梦想。腾讯到时可能就会发现自己面临一些挑战。”  对于那些勇敢寻求抗衡腾讯的创业公司来讲,沃尔夫认为,关键是要业务多样化,扩展中国以外市场,打入腾讯不去竞争的行业。  UC 优视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中国以外的多个国家,而小米则开发低成本智能机,所以他们都占有一席之地。但现在似乎还没有哪家暴发户能将腾讯击败。

  如果你了解、 这些项目时间跟踪记录工具的话,你就会发现,虽然这些时间跟踪软件能够让你清晰的看到自己在哪些工作上花了多少时间,但每次都要向软件“汇报”你某项工作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这本身就是一件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  所以,现在的时间追踪软件往往过度迎合了管理人员的需求,让他们可以查看员工的各个项目花费的时间,但却忽视了员工可能不愿意每次都在软件上填写开始、结束时间的心理。  为此,由前 Adobe 高管创立的 CreativeWorx 公司开发了一种新的时间追踪产品 。它让员工或创意工作者完全不去管时间,便可以自动记录你开始某项工作的开始时间和截止时间。  之所以能做到完全“解放双手”,是因为 TimeTracker 产品可以检测到各种应用的活动情况,包括 Photoshop、InDesign、Illustrator、Word、PowerPoint、Google Calendar 等。一旦你打开了 Photoshop,TimeTracker 就会自动记录你使用 Photoshop 的开始时间,当你关闭时,它也会记录下 Photoshop 的关闭时间。这样不用你点击开始或结束,TimeTracker 就能在这个时间段知道你在进行 PS 工作。  TimeTracker 是一个跨平台产品,支持手机、平板和桌面网站(HTML5)。TimeTracker 的统计面板和 Google Calendar 类似,可以将不同的工作类型(比如 Word 和 PowerPoint)和时间通过不同颜色表示出来。当然,用户也可以对记录不准确的项目进行拖放或纠错,以确保信息的准确性。  最重要的是,创始人 Mark Hirsch 也意识到 TimeTracker 不仅要方便员工或创意工作者使用,同时还需要将这些准确的信息提供给管理者。这也就意味着,TimeTracker 允许员工在工作之余逛逛 Facebook,但也允许将调整后的数据提交给管理人员。  TimeTracker 今天正式开始内测,30天试用,同时有免费和收费模式可选。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移步 看看。

新iPhone将使用19针接口取代目前30针接口

新 iPhone 将使用 19 针接口取代目前 30 针接口  北京时间 6 月 21 日消息,据美国科技博客网站 TechCrunch 报道,TechCrunch 获得的相关屏幕截图显示,苹果将为新 iPhone 配备一个 19 针的接口,以取代当前所使用的 30 针接口。TechCrunch 认为,苹果作出这一调整后,将导致第三方 iPhone 外围设备制造商也必须对技术参数作出相应调整。  TechCrunch 指出,新的 19 针接口,其体积与大量 MacBook 设备上使用的 Thunderbolt 接口相似,但三家独立制造商称,这钟 19 针接口所使用针脚与 Thunderbolt 接口并不相同。  自苹果发布第三代 iPod 音乐播放器以来,30针就一直成为其标准接口。30针接口的最大优势是:能够与绝大部分外围设备连接并保持数据传输稳定性。而苹果现在计划推出 19 针接口,显然是出于节省设备空间的考虑。  上述三家独立制造商都表示,苹果确实正在生产 19 针接口,但外部制造商需等上数月之久,然后苹果才会正式公布 19 针接口的相关技术标准。

美国工程师研制的相机 AWARE-2,是世界上体积最小同时速度最快的 10 亿像素照片   北京时间 6 月 25 日消息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21日报道,美国工程师研制出世界上体积最小的 10 亿像素相机,个头与一个床头柜差不多,所拍照片的细节是普通相机的 1000 倍。这台相机被称之为“AWARE-2”,虽然不是世界上第一台 10 亿像素相机,但却是体积最小并且速度最快的同级别相机,可用于提高机场安全,执行军事侦察任务和网上体育新闻报道。  像素是数码图像上的小光点,聚集在一起形成影像。绝大多数相机只达到兆像素,消费型相机的像素在 8 到 40 兆像素之间。10亿像素相当于 1000 兆像素。当前的绝大多数 10 亿像素图像由多幅兆像素照片拼接而成。AWARE-2项目组成员、美国杜克大学的大卫-布拉迪表示:“我们研制的相机能够在不到十分之一秒内拍摄一幅 10 亿像素照片。”研究报告刊登在《自然》杂志上。  10亿像素相机能够捕捉到人眼无法看到的细节,所拍摄的照片在放大后进行观察时不会降低清晰度。AWARE-2安装在一个 75×50×50厘米的盒子里,主要采用电子处理和通讯设备。这台相机的光学系统采用一个 6 厘米球形镜头,周围被一个由 98 台显微镜照相机构成的阵列环绕,每台装有一个 14 兆像素的传感器。布拉迪表示这个光学系统的重量在 10 公斤左右,算上外套在内的总重量在 45 公斤上下。他说:“下一代 AWARE-2的体积将减少四分之一。”  当前的 10 亿像素相机主要用于天文望远镜和机载侦察系统,体积较大同时视场狭窄。此外,科学家还研制了使用胶卷的 10 亿像素相机。布拉迪表示 AWARE-2的制造成本与一台高分辨率数字电影摄影机相当,大约在 10 万到 25 万美元之间。随着电子技术的进步,10亿像素相机的价格能够在 5 年内降至职业和高端业余摄影师可承受范围之内,在此之后,便携式 10 亿像素相机将实现普及。  布拉迪指出这项技术可用于在网上直播体育赛事,观众可以对画面进行放大,了解细节,也可以选择任何角度和解析度。此外,10亿像素相机也可安装在野生动物保护区或者观景台,拍摄细节更为丰富的照片。研究报告称:“10亿像素相机的普及将改变摄影圈的面貌。

嘉御基金董事长及创始合伙人卫哲  6月 7 日消息,嘉御基金董事长及创始合伙人卫哲近日接受腾讯科技专访,他以“九死一生和九生一死”概括了对电商行业新机会的看法。  “在电子商务做平台,我觉得是九死一生,一旦你做成了,确实像淘宝一样,是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做应用,九生一死,诞生十亿美金级的公司,在很多电子商务的垂直应用领域还是有可能存在的”,卫哲谈到,另一方面,不要轻言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  此外,卫哲还表示,正在呼吁推动一些巨型基金看好阿里巴巴对雅虎的回购。卫哲是在参加唯众传媒“谁来一起午餐”节目录制前发表上述言论的。  卫哲在谈时表示,2005年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合作,雅虎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引进的。“当雅虎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  对于旗下嘉御基金是否可能投资阿里巴巴,卫哲称,嘉御基金目前的规模属于中等,而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基金的支持。作为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他也在呼吁推动一些巨型基金看好阿里巴巴。  2006年曾经亲历阿里巴巴 B2B 上市的卫哲,对于近期 B2B 股东决定将其私有化一事也发表了看法。卫哲说,当时 B2B 公司上市,在时机上并不适合,只是集团急需资金发展旗下其他业务。现在,随着淘宝、支付宝、阿里云等发展良好,B2B 的私有化,有助于完成自身的模式升级和转型。    5月底,阿里巴巴宣布与美国雅虎公司达成协议,今后几个月,将以 71 亿美元回购雅虎所持阿里巴巴 40% 股权的一半。对此,卫哲称,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个历时几年的回购在最近获得了一个令各方满意的结果。  卫哲表示,2005年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合作,雅虎是作为战略投资者而引进的。当雅虎已经失去自己的一些技术优势、失去作为战略投资者所应该具备的一些资源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财务投资者,而阿里巴巴集团当时并不需要一个财务投资者。  “当雅虎作为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卫哲说。  当前,有不少私募基金投向阿里巴巴,帮助马云完成对雅虎的股权回购。对于嘉御基金有没有可能投资阿里巴巴,卫哲说,嘉御基金目前还是一个 3 亿美元左右的中等规模的 PE 基金,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 PE 基金的支持。”  不过,他同时称,作为阿里巴巴的股东之一,自己也在帮助呼吁一些巨型基金“如何去看懂阿里巴巴的集团,如何去看好阿里巴巴集团。”    5月底,阿里巴巴宣布 B2B 股东已通过其私有化。自 2006 年加盟阿里巴巴后,卫哲亲历了阿里巴巴 B2B 的上市,他将阿里巴巴 B2B 在 2007 年的上市称为“知难而上”。  卫哲称,从 B2B 自身转型升级角度来说,当时上市并不适合的,这在集团内部有所共识。但当时上市,是必须募集到更多的资金,让旗下其他业务,如淘宝、支付宝、阿里云等,有充足的发展资金。  卫哲表示,如今这些业务已获得很好的营业收入和利润成长,“老大哥就有义务从第一线回来休息一下,完成当年就该完成的模式升级和转型。”    在继去年引咎辞职离开阿里巴巴一年多后,卫哲再度就当初离开阿里巴巴事件予以回应。卫哲说,从事件本身而言,是“非常非常偶然”的。事件发生后,对于今后的去向,卫哲思考了一个多月,“在去年的 3 月 18 号,我们决定要创立这个基金。”  他透露,在做出这个决定后,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卫哲向马云当面说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马云)可能是除我的联合创始人和家人以外,第一个知道我要创建嘉御基金这个想法的人。”  对旗下嘉御基金的运营模式,卫哲称之为一个“运营和管理驱动的投资基金”,“我们并不是从财务角度投资,而是站在解决电子商务(角度),解决互联网绝大部分企业在现阶段所面临的管理问题、运营问题,而给予帮助。”    谈及激烈的电商竞争环境,卫哲认为,竞争与其说是电商之间的竞争,不如说是电商和传统行业的竞争。  卫哲指,当电商刚刚崛起的时候,并没有一个规模,尤其是商品的采购规模,这就会造成它的采购成本要高于传统行业。因此,当电商企业要在网上取悦消费者,必须使它的价格要比传统的同类企业有竞争力,所以造成经常“高进低出”。  “高进低出是今天电商亏损的主要原因,”卫哲说。他认为,战略投资者需要解决电商企业最困惑的几个问题,包括商品的来源、网络流量的来源和成本问题,“如果能带来稳定和廉价的流量,对电商的第二个最大的成本也能起到帮助。”  对于渠道类电商打“价格战”的现象是否会降低投资者对整个行业的信心,卫哲认为,投资者信心有所下降,是对这个行业更健康发展有利的。“电子商务,首先还是应该对它的商务进行估值,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纯互联网企业进行估值。”    在去年 11 月份出任好耶独立董事之后,卫哲于今年 3 月宣布,嘉御基金正式投资好耶。不过,此前好耶与分众传媒的整合却并不顺利,江南春曾认为好耶在形态上更像是一家代理公司,而不是媒体,这导致好耶的利润率较低。  谈及这笔投资,卫哲称,好耶最大的价值在于积累了中国互联网网民用户行为的近 98%,每月能够覆盖的 cookie 的数量超过 8 亿多,“这是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不具备的。”  他表示,好耶的这些数据上的优势,在过去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和使用。“过去好耶的广告代理业务占了将近 70% 以上,而带有好耶自己技术产品驱动的业务仅占 30%。”  卫哲相信,通过未来三年的发展,包括美国银湖基金在技术方面给予的支持,“好耶将成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广告产品驱动的公司,其技术和广告产品驱动的营业收入一定会超过一半以上,而不再是一个纯的靠广告代理起家的公司。”  对于看好哪些类型电商企业,卫哲表示自己看好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不要轻易地做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会是我比较看好的。”    对于当前低迷的二级市场是否对私募股权投资的退出造成影响,卫哲称,私募股权的进入和退出有一个时间差,意味着今天投入并不代表今天二级市场要退出。“现在正逐渐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最好的状态。”  卫哲承认,私募股权投资在估值方面,确实会受到二级市场的影响,“这意味着当二级市场过热的时候,私募股权的估值也会不理性。”他认为,目前私募股权的投资估值方面,正在逐渐趋于理性。  他相信,若干年以后,二级市场回暖的时候,恰恰是今天私募股权投入最好的回报期。  卫哲称,在过去近两年电子商务估值泡沫最恐怖的时候,嘉御基金在过去一年“积极地不作为”,“这意味着我们几乎看了所有的电商项目,但是所有 B2C 的项目在过去一年我们没有做任何一项投资。”    虽然进入私募股权领域,但在过去 12 年里,在企业里担任过 CFO 与 CEO 的卫哲表示“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投资者”。他认为中国现在缺的不是纯财务投资者,缺的是从企业管理角色来扮演的基金合伙人,“像杰克韦尔奇退休以后所担任的在基金中的运营合伙人”。  谈及嘉御基金的发展定位,卫哲用美国的贝恩咨询和贝恩资本做比喻,称想公司想做一个“不收咨询费的贝恩咨询”,和一个“只做来源于自己咨询项目的基金”。  当前,不少传统企业纷纷进入电子商务领域,卫哲认为,他们最缺乏的并不是商务电子化的人才,而是意识。  “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精神是不同的。”卫哲说,例如,传统行业以经营产品为核心,而互联网“远第一个考虑的是用户的数量,用户的黏性。”这样的意识改变,比传统企业所需要的人才和技术还要关键。    从百安居中国区的 CFO、CEO 到阿里巴巴的 CEO,再到如今嘉御基金的董事长和创始合伙人,卫哲自称“在不同的企业里,自己身上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的 DNA 比重不同”。  “我的创业者的元素已经在百安居时代就有了,但创业者的元素在百安居这么一个跨国公司不可能太多,所以,当时职业经理人的 DNA 和创业者的 DNA 大概是七三开。”卫哲说,后来到了阿里巴巴后,“阿里巴巴不断创业的过程,使我必须调整自己的创业 DNA 和职业经理人 DNA,(这一比重)在阿里巴巴的话应该是五五开。”  而创建了自己的嘉御基金后,卫哲说“我还是必须要保证一定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所以今天我觉得大约是七三开,百分之七十已经是一个创业者,百分之三十还保留了职业经理人 DNA。”    腾讯科技:卫总,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腾讯网的采访。嘉御基金主要专注电子商务、互联网和消费零售。目前二级市场不太好,私募股权投资在退出上是否会受影响?  卫哲:应该说,现在正逐渐进入私募股权投资最好的状态,因为私募股权的进入和退出有一个时间差,也就意味着今天投入并不代表今天二级市场要退出。但是往往在私募股权投资的估值方面,确实会受到二级市场的影响,也就意味着当二级市场过热的时候,私募股权的估值也会不理性。  相反,今天在私募股权的投资估值方面,正在逐渐趋于理性。而私募股权投完以后,不是大家想象中上市之前的抓一把,是可以经过若干年的培育和培养。我相信若干年以后,二级市场回暖的时候,恰恰是今天私募股权投入最好的回报期。  腾讯科技:目前国内电商的竞争环境也是非常激烈,一些战略投资者似乎比私募股权投资更受欢迎,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卫哲:电商的竞争激烈,坦率说我不认为是电商之间的竞争激烈,而恰恰是电商和传统行业同类企业的竞争激烈,因为当电商刚刚崛起的时候,它并没有一个规模,尤其是商品的采购规模,就会造成它的采购成本要高于传统行业。  当然,它要在网上取悦消费者,必须使它的价格要比传统的同类企业有竞争力,所以造成经常“高进低出”,高进低出是今天电商亏损的主要原因,所以今天的竞争我不认为是电商之间的竞争,而是电商和传统行业的竞争。  至于战略投资者,什么叫战略投资者?就要解决电商最困惑的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商品的来源。如果像沃尔玛一样,逐渐地控股 1 号店以后,如果 1 号店能够介入沃尔玛的采购体系,这才叫战略投资者。  第二个,电商最困惑的是网络流量的来源和成本问题。如果像阿里巴巴集团,百度集团,腾讯集团,这样在网上有流量的,如果能带来稳定和廉价的流量,对电商的第二个最大的成本也能起到帮助。  当然,私募股权、嘉御基金今天做的和绝大部分的财务投资者不一样,嘉御基金是一个运营和管理驱动的投资基金。我们这个团队本身就有传统零售行业、电子商务和互联网出身的,我们并不是从财务角度投资,而恰恰是站在解决电子商务,解决互联网绝大部分企业在现阶段所面临的管理问题、运营问题,而给予的帮助。  当然,在过去近两年电子商务估值泡沫最恐怖的时候,嘉御基金在过去一年积极地不作为。“积极地不作为”意味着我们几乎看了所有的电商项目,但是所有 B2C 的项目在过去一年我们没有做任何一项投资。  腾讯科技:目前也出现了像渠道类电商打“价格战”的现象,您觉得这样的现象会不会降低投资者对于整个行业的信心?  卫哲:投资者的信心过去是爆棚、过热,应该降低一点。电子商务,首先还是应该对它的商务进行估值,而不是把它当做一个纯互联网企业进行估值。投资者信心有所下降,是对这个行业更健康发展有利的。  腾讯科技:您怎么看待电商行业新的投资机会?哪种特质的电商公司您更加倾向?  卫哲:电子商务首先是商务,其次是电子。在电子商务做平台,我觉得是九死一生,一旦你做成了,确实像淘宝一样,是一个数百亿美金的公司。但是做应用,九生一死,诞生十亿美金级的公司,在很多电子商务的垂直应用领域还是有可能存在的。  第三,在电子商务里面崛起新的品牌的成本和速度,要优于在传统领域崛起一个新的品牌的成本和速度。所以这些并没有给一个完整的答案,到底应该看什么样类型的企业。但是只是说,不要轻言平台,做平台九死一生,做垂直应用,九生一死,做品牌,可以说是鱼跃龙门,跳得速度可能会快一点。在互联网上崛起的品牌会是我比较看好的。  腾讯科技:传统企业做电商也是一块比较大的市场,对于这些传统企业而言,钱可能只是很小的一部分需求,那嘉御基金如何在钱之外的环节给予这些被投资企业帮助?  卫哲:传统企业做电子商务,最近我都建议他们改一个名字,不要叫电子商务,是他们的商务电子化。绝大部分做电子商务的公司是先有电子,一群互联网的人开始做电子商务。但是传统行业他们已经有商务了,应该从商务出发,如何实现他们的商务电子化?  所以对传统的企业做电子商务而言,最缺乏的我觉得不是商务电子化这样的人才,而缺的是他的意识,比如说传统行业是以经营产品为核心的,我见了很多传统行业都告诉我去年营业额有多少,我的毛利是多少,我卖了多少件这样的产品,最多能告诉我卖到什么地方去。  但互联网的精神,我们是经营人,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巴巴集团,永远第一个考虑的是用户的数量,用户的黏性。当我们可以经营人的时候,是真正地具有互联网精神在经营商务,这样的意识改变,比它需要的人才,比它需要的技术还要关键。  腾讯科技:在互联网当中,我们注意到嘉御基金投资了好耶这样一家海外平台公司,但是之前好耶在和分众传媒的整合过程中,它的表现也不是特别好,利润率不是很高,我不知道嘉御基金投资好耶的出发点在哪呢?  卫哲:好耶作为一家独立的互联网广告营销的第一平台,它最大的价值是积累了中国互联网网民用户行为的近 98%,每月能够覆盖的 cookie 的数量超过 8 亿多,这是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都不具备的。  但这些数据在过去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和使用。过去好耶的广告代理业务占了将近 70% 以上,而带有好耶自己技术产品驱动的业务仅占 30%。  我相信过三年,通过好耶团队和我们的共同努力,包括美国银湖基金的努力,尤其是银湖在美国硅谷技术方面给予好耶支持,嘉御基金在帮助这些技术产品本土化方面的经验,好耶自身团队的转型和努力,我相信用不了三年,好耶将成为互联网技术和互联网广告产品驱动的公司,其技术和广告产品驱动的营业收入一定会超过一半以上,而不再是一个纯的靠广告代理起家的公司。  好耶最早的基因就是一家技术公司,只是在中国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它的技术得不到应有的收入,不得不变成了一家广告代理公司,但它的广告代理业务为它带来了两个巨大无比的竞争优势:  第一,因为它的代理业务使它的数据覆盖量达到了全中国的第一,远远超过第二名。第二,它的客户数和营业规模是中国任何行业第二名的四到五倍之多,这两个竞争门槛使好耶有机会转型成为真正一个技术和产品驱动的数码营销的这么一个广告平台。  腾讯科技:我们知道您在离开百安居的时候,特意地去了解杰克韦尔奇,您现在似乎是在复制他退休之后的一些做法,不知道在投资方面,您自己的投资原则和诀窍是什么?  卫哲:我首先从来不把自己当做一个投资者,因为过去 12 年,一直在企业当 CFO,当 CEO 具体这样经营的工作。我觉得现在中国真的不缺一个纯的财务投资者,中国缺太多包括像杰克韦尔奇退休以后所担任的在基金中的运营合伙人,企业管理角色来扮演的基金合伙人。  一个是这样的角色太少,二是这样以运营管理驱动的基金太少。我经常比喻说,在美国有著名的贝恩咨询和贝恩资本,他们两家本是同根生,那么在中国,我们今天就想做一个不收咨询费的贝恩咨询,和一个只做自己、来源于自己咨询项目的嘉御基金。  所以,我们最大的特色就是首先不把自己当做一个财务投资者,而是纯的当做和企业经营者一样更关心企业自身成长,解决自己企业竞争生存过程当中存在的问题。  腾讯科技:根据您自己的经验,作为职业经理人,您是怎样辅佐像马云这样的创业者?  卫哲:其实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标准的职业经理人,只是在不同的企业,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在 DNA 中的比例应该不一样。我个人认为自己在百安居的时候,是一个不是很安分的职业经理人,所以我认为创业者的元素已经在百安居时代就有了。  创业者的元素在百安居时代这么一个跨国公司不可能太多,所以我认为当时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 和创业者的 DNA 大概是七三开,到了阿里巴巴以后,我相信阿里巴巴的文化,阿里巴巴不断创业的过程,使我自己必须调整我自己的创业 DNA 和职业经理人 DNA。  我觉得(职业经理人和创业者的 DNA)在阿里巴巴的话应该是五五开,有机会自己创建自己的嘉御基金,我还是必须要保证一定的职业经理人的 DNA,所以今天我觉得大约是七三开,百分之七十已经是一个创业者,百分之三十还保留了职业经理人 DNA。  腾讯科技:您觉得您当时离开阿里巴巴是一种必然,还是偶然?  卫哲:肯定从事件上来说,是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事件。  腾讯科技:得知您要离开的时候,马云有没有问过您的去处问题,您是否告诉他准备去 PE 发展?  卫哲:我大约想了一个月左右,我印象很深,是和我的联合创始人在我们共同参加一个好朋友的婚礼,在香港的时候,应该是在去年的 3 月 18 号,我们决定要创立这个基金。决定这么创建以后的一个星期以内,有机会跟马云当面介绍了这样的想法。所以他应该说可能是除我的联合创始人和我的家人以外,第一个知道我要创建嘉御基金这么一个想法的人。  腾讯科技:按照外界来看,根据您这几年对阿里巴巴所做出的贡献,您离开时马云可能会将云峰基金交给您打理,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卫哲:我没有考虑过您这个问题,我相信云峰基金的名字里面已经包含了云峰两个创始人的要素,我相信云峰基金有很多可以成功的动力和要素已经具备了,但是我也非常希望自己有一个能够符合自己理想的,符合自己偶像杰克韦尔奇偶像所做的事,能够有机会做一个不一样的、在中国的 PE 基金,不一样不代表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不一样的。  腾讯科技:现在很多私募,纷纷投向阿里巴巴,帮助马云完成对雅虎的股权回购。嘉御基金会不会投资阿里巴巴?  卫哲:嘉御基金目前还是一个 3 亿美元左右的中等规模的 PE 基金,阿里巴巴现在需要的是巨型 PE 基金的支持。我自己也是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股东,我也在帮助呼吁一些巨型的基金如何去看懂阿里巴巴的集团,如何去看好阿里巴巴集团。  腾讯科技:您在 2006 年加盟阿里巴巴,亲历了阿里巴巴 B2B 的上市,您离开后,马云决心对阿里巴巴 B2B 私有化。在您主政期间,内部有提到过私有化吗?您怎么看 B2B 的私有化?  卫哲:阿里巴巴 B2B 在 2007 年上市,可以说是知难而上,因为都知道 B2B 的模式还需要进一步地转型和升级。应该说从 B2B 自身转型升级角度来说,2007年上市是不适合的,这是在集团内部都有共识的,但为什么还要上市?因为必须募集到更多的资金。  当时也不知道有经济危机到来,但是总觉得经济不可能一直这么好,当时募集了 17 亿美元的资金,也就是现在排在 Facebook、Google 之后的第三名,当时仅次于 Google 的全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公司的募资。  有了这笔钱,我们经常说 B2B 就像集团的老大哥,小学读完,初中没念完,就打去打工了,为什么打工呢?为什么要打工就像为什么要上市一样,募集到的资金能够让我们的弟弟、妹妹——淘宝也好,支付宝也好,阿里云也好,这些业务有充足的发展资金。  但今天弟弟妹妹们得已经大学毕业,能够获得很好的营业收入的成长和利润的成长,老大哥就有义务从第一线回来休息一下,完成当年就该完成的模式的升级和转型。  可以说,当时我们就讨论过集团每家公司应该领跑几年,但是不是具体私有化,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阿里巴巴集团一直有“各家子公司分别领跑一段时间,来掩护起它她们的兄弟姐妹能够茁壮成长”的这么一个安排。  腾讯科技:关于阿里巴巴与雅虎的回购斗争,您在阿里巴巴的时候是否已经打响?您是否参与其中了?  卫哲:几年以前,在我们每年周年庆的时候,我都有机会向媒体发表我们的看法,就是当雅虎已经失去自己的一些技术优势、失去作为战略投资者所应该具备的一些资源的时候,它就变成了一个财务投资者,而阿里巴巴集团当时并不需要一个财务投资者,2005年合作,也是作为战略投资引进的。  所以当战略投资者的战略资源已经不复存在的时候,阿里巴巴集团回购雅虎的股份是理所当然的,也非常高兴地看到一个历时几年的回购的过程在最近获得了一个令各方满意的结果。  腾讯科技:好的,卫总,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您的时间。  卫哲:谢谢。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昨天的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演讲  导语:国外媒体周四发表文章称,腾讯在中国社交网络市场取得了巨大成功,虽然产品线广泛,但都颇具竞争力。创业公司要想取得发展,就要避开腾讯的覆盖网。而腾讯未来面临的挑战将是反垄断。    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周四在北京举行,中国成功互联网企业家全体出席,表明现在仍然是在中国开启网络业务的好时机。  但是每一个成功企业故事似乎都被腾讯的阴影所笼罩。腾讯在社交网络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功,甚至都在中国网络企业家圈里流传着这样一句名言:要么生,要么死,要么“被腾讯”(Life, death or Tencent)。  一个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的企业要么选择与腾讯合作,要么就被击溃,很少有人能在寄希望于与腾讯竞争的前提下取得快速发展。  这一现状被金山董事长、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在周四早上的会议中提及,他当时正在讨论小米去年推出的即时通信服务米聊。当着坐在前排的腾讯 CEO 马化腾的面,雷军回忆起了他与同事预测腾讯何时会推出相对应的服务。“我们当时认为腾讯可能需要 6 个月,”雷军说,“但是他们只用了 2 个月就推出了微信。”微信是一种广泛流行的移动通信服务,分析师预计,自从去年发布以来,微信目前积累的用户量已经超过了 6000 万。  附合着尴尬的笑声,雷军开始谈起他如何使用竞争对手更加流行的通讯服务研究竞争之策。  UC 优视董事长兼 CEO 俞永福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一个充满机遇的移动网络浏览器市场,腾讯 QQ 浏览器是他们的头号中国竞争对手。俞永福表示,他坚信能够击败腾讯,UC 优视仍是中国移动浏览器市场领导者,这主要源于他们专注单一产品。  不过腾讯已经数次证明,尽管他们的产品线广泛,但依旧可以击败专注单一产品的公司。  营销策略公司沃尔夫亚洲集团(Wolf Group Asia) CEO 大卫·沃尔夫(David Wolf)认为,腾讯未来面临的主要障碍就是自己所取得的成功。“腾讯将面临一些类似微软此前经历的挑战,虽然不受谢尔曼反垄断法的约束,但中国有自己的反垄断法。如果这种状况发展到一定程度,腾讯将打破一些人的梦想,甚至是那些不能得罪的人的梦想。腾讯到时可能就会发现自己面临一些挑战。”  对于那些勇敢寻求抗衡腾讯的创业公司来讲,沃尔夫认为,关键是要业务多样化,扩展中国以外市场,打入腾讯不去竞争的行业。  UC 优视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中国以外的多个国家,而小米则开发低成本智能机,所以他们都占有一席之地。但现在似乎还没有哪家暴发户能将腾讯击败。

  如果你了解、 这些项目时间跟踪记录工具的话,你就会发现,虽然这些时间跟踪软件能够让你清晰的看到自己在哪些工作上花了多少时间,但每次都要向软件“汇报”你某项工作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这本身就是一件浪费时间和精力的事。  所以,现在的时间追踪软件往往过度迎合了管理人员的需求,让他们可以查看员工的各个项目花费的时间,但却忽视了员工可能不愿意每次都在软件上填写开始、结束时间的心理。  为此,由前 Adobe 高管创立的 CreativeWorx 公司开发了一种新的时间追踪产品 。它让员工或创意工作者完全不去管时间,便可以自动记录你开始某项工作的开始时间和截止时间。  之所以能做到完全“解放双手”,是因为 TimeTracker 产品可以检测到各种应用的活动情况,包括 Photoshop、InDesign、Illustrator、Word、PowerPoint、Google Calendar 等。一旦你打开了 Photoshop,TimeTracker 就会自动记录你使用 Photoshop 的开始时间,当你关闭时,它也会记录下 Photoshop 的关闭时间。这样不用你点击开始或结束,TimeTracker 就能在这个时间段知道你在进行 PS 工作。  TimeTracker 是一个跨平台产品,支持手机、平板和桌面网站(HTML5)。TimeTracker 的统计面板和 Google Calendar 类似,可以将不同的工作类型(比如 Word 和 PowerPoint)和时间通过不同颜色表示出来。当然,用户也可以对记录不准确的项目进行拖放或纠错,以确保信息的准确性。  最重要的是,创始人 Mark Hirsch 也意识到 TimeTracker 不仅要方便员工或创意工作者使用,同时还需要将这些准确的信息提供给管理者。这也就意味着,TimeTracker 允许员工在工作之余逛逛 Facebook,但也允许将调整后的数据提交给管理人员。  TimeTracker 今天正式开始内测,30天试用,同时有免费和收费模式可选。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移步 看看。

分类:兴趣

时间:2016-11-08 15: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