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谷歌借Nexus Q探索“美国制造”复兴之路

  • 分类:兴趣

谷歌 Nexus Q 的设计和制造业务全部在美国本土完成  导语: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称,随着中国劳动力和能源价格的上涨,各大美国企业逐渐开始将生产制造业务转回美国国内。尽管美国多年前就不再生产消费电子产品,但谷歌 Nexus Q 却顺应当前的逆转潮流,将该产品的设计和制造业务全部在美国本土完成。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对于周三发布的谷歌家用媒体播放器而言,最有趣的内容存在于机身上的一行文字。在 Nexus Q 底部有这样一段简短的铭文:“美国设计和制造。”  谷歌高管和工程师决定通过这款设备对美国制造展开一项实验。“我们缺席太久了,所以我们决定,‘为什么不尝试一下,看看效果怎样?’”谷歌 Android 业务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说。  谷歌并未就这项本土生产策略透露太多信息,不仅没有公布硅谷工厂的所在地,也没有公开美国的零部件采购来源。鲁宾表示,谷歌不会大肆宣扬。  不过,该项目仍然受到电子企业的密切关注。美国已经不再生产消费电子设备,早已成为业界共识。过去 10 年来,中国充裕的低价劳动力和宽松的监管环境,几乎毁掉了曾经非常活跃的美国制造业。  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从惠普到戴尔,再到苹果,一家接一家的美国公司转型为设计和营销实体,将制造业务交给深圳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厂商代工。    如今,这一趋势或许已经展现出一丝逆转的迹象。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一些美国公司的确开始重新在本土生产产品。尽管这些企业多数规模都很小,例如 ET Water System,但美国规模最大的消费和工业制造企业同样开展了类似的措施。例如,通用电气和卡特彼得(Caterpillar)去年都已经将组装业务转回美国国内。欧洲空中客车公司也于周三宣布,将在阿拉巴马州生产引擎。  这一改变源于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劳动力和能源价格上涨导致中国的制造成本大幅上升,运输费用同样居高不下。企业在中国制造产品时,也逐渐意识到知识产权被窃的风险。不仅如此,对于那些视新品上市速度为生命的企业而言,同样是安排工程师前往工厂,驾车 10 分钟远比飞 16 个小时来得省事儿。  ET Water Systems 就十分看重时间效率。该公司 CEO 帕特·麦金泰里(Pat McIntyre)说:“我们需要展开实时协作。说实话,我们更倾向于在本地生产,因为派一个人去中国一次要花两周时间,这很有挑战。” 这家灌溉管理系统提供商最近将工厂从大连迁回硅谷。  波士顿咨询公司总经理哈罗德·瑟金(Harold L. Sirkin)说:“按照每小时 58 美分的薪水计算,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中国沿海地区目前的工资已经涨到每小时 3 至 6 美元,所以情况完全变了。”  该公司今年 4 月发布报告称,在年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中,有三分之一计划或考虑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预计,这可以为美国新增 200 万至 300 万就业岗位。  “在美国投资技术的公司更灵活。”德鲁·格林布拉特(Drew Greenblatt)说。他是巴尔的摩 Marlin Steel Wire Products 公司的总裁兼所有者,该公司仍然依靠自动化技术在美国生产产品。“零部件生产更快,质量也更好。”  Mfg.com 专为制造企业提供电子市场,该公司 CEO 兼创始人米奇·弗里(Mitch Free)表示,其他因素同样发挥了作用。他指出,分散式制造和定制同样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本土生产所遭遇的最大障碍是难以在附近找到零部件供应商。行业高管指出,很多企业之所以留在中国,一方面是因为庞大的劳动力供给,另一方面则源于大型组装工厂周围聚集的供应商网络。富士康深圳工厂就是很好的例子,该公司为苹果和其他大型电子企业组装产品。    Nexus Q 可以将电视机或家庭音响系统接入云计算服务,从而播放视频和音频内容,其中的所有零部件几乎都由美国制造。这款设备采用与 Android 智能手机相同的微处理器,还包含了 7 块印刷电路板。负责该设备开发的工程师,在美国中西部找到了锌金属底座生产商,还从南加州找到了塑料零件供应商。  半导体芯片的本土化则要面临更多挑战。在某些情况下,芯片首先在美国生产,然后运到亚洲,与其他电子元件封装到一起。  谷歌并没有简单地将 Nexus Q 装到方形外壳中,而是采用了圆形设计,可以通过扭转外壳控制音量。参与该产品设计的工程师马特·贺辛森(Matt Hershenson)表示,这一功能需要开展细致的工程设计,单是寻找相关零部件就花费了很长时间。  Nexus Q 售价 299 美元,远高于苹果和 Roku 的同类产品。谷歌表示,在美国制造是造成价格过高的原因之一,但该公司希望,随着产量增加,价格可以逐步下降。虽然谷歌不太可能将“美国制造”作为主要卖点,但仍然希望消费者心甘情愿多掏钱。  谷歌同样将 Nexus Q 的生产外包给其他厂商。上周,这款产品还在距离谷歌总部 15 分钟车程的一处大型工厂内组装。谷歌拒绝透露该工厂的员工总数,但每天最多可以倒班三次。在承诺不会透露工厂的具体位置后,记者得以简短地探访出此处,结论是:显然有数百名工人参与了 Nexus Q 的生产。  该工厂的建筑形式在上世纪 80 年代,甚至 90 年代的硅谷很常见。但近年来,原本的半导体制造和组装工厂逐渐让位于大型公司园区,工作人员也变成了从事软件和网站设计的程序员。(思远)  谷歌工程师表示,设计和制造中心邻近有非常大的优势工程师检查零部件是否链接紧密制造工厂,机器将芯片焊接到电路板上工厂的另一半是常常的流水线,工人在这里完成组装Nexus 的电源来内部,

  《科学》杂志(可全文浏览)第二篇备受争议的 H5N1 禽流感病毒论文。两篇论文因为被认为可能存在被生物恐怖分子滥用的风险而被推迟发表,第一篇论文已由《自然》期刊在五月份。  《科学》杂志发表的是荷兰病毒学家 Ron Fouchier 团队的研究,他们基因改造过的 H5N1 禽流感病毒株,可以让病毒通过呼吸道飞沫在白鼬之间传播。《科学》还为此制作了,包括多篇安全评论,其中一篇是知名的加密技术专家 Bruce Schneier,他从网络安全的角度。

  雅虎 CEO 斯科特·汤普森(新浪科技配图)   北京时间 5 月 11 日凌晨消息,据一名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周四称,雅虎 CEO 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在今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向公司高管表示,他从来都没有向雅虎提供简历或不正确的信息。  汤普森今天与雅虎高管召开会议,目的是解决一周以前披露出来的有关其教育背景的争论,这次会议是汤普森为向雅虎高管说明状况而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  雅虎上周承认,汤普森并不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但此前雅虎的公司官方高管简历以及雅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监管文件都显示他拥有这一学位。雅虎公布的这一信息导致雅虎陷入混乱状态,引发了有关汤普森未来是否还能继续担任雅虎 CEO 的问题。在周四召开的会议上,汤普森就他所理解的事实向公司高管作出了说明,并向其提供了提问的机会。  据一名雅虎员工透露,汤普森表示,在 2005 年进入 eBay 旗下子公司 PayPal 以前,他曾与一家高管猎头公司进行面谈;在面谈中,他并未向这家公司称其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但在面谈以后,这家猎头公司制作了一份称其拥有该学位的文件,而汤普森并未对这份文件进行审阅。  汤普森并未透露这家高管猎头公司的名称,但此前曾有报道称,带他进入 PayPal 的是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Heidrick & Struggles)。在汤普森被 PayPal 聘用以后,这份文件被用来制作一份官方简历,其制作人很可能是一名公共关系人员。汤普森表示,对于这份简历他也并未进行审阅。他向雅虎员工承认,他很可能本应审阅这些简历和文件,而没有这样做是一个错误。  在此以前,这份简历就传播开来,在汤普森加入董事会和同意在会议上发言时被其他人所使用。当汤普森开始与雅虎董事会就公司 CEO 职务进行面谈时,他并未提供简历(他也并未向 PayPal 提供简历);在被聘用以后,负责撰写雅虎官方简历的官员在互联网上进行了搜索,找到了他在 eBay 的官方简历,然后将其新职务加了进去,而汤普森同样也没有审阅雅虎的这份简历。  汤普森还在回答雅虎员工提问时表示,在接受 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采访时,当被问及他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问题时,他之所以没有作出纠正,是因为他觉得在采访中间纠正别人会令人感到尴尬。他还表示,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称:“是的,我拥有那个学位。”  雅虎董事会已在本周早些时候指定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调查汤普森的学历背景,并对有关他被聘用的“事实和情况”进行审查。汤普森则已在本周早些时候致信雅虎职员,为有关他学历造假的问题致歉,称其希望董事会能尽快展开审查程序。

  面对大举兴起的微信、手机 QQ 等移动 IM(即时通讯)产品的包围,飞信终于做出了改变。  5月上旬,中国移动飞信开放注册壁垒,其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也可以通过注册飞信使用其服务。  负责飞信业务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近日接受《投资者报》采访时表示,在其推出新版本后的一月间,联通电信用户注册量已经超百万。  飞信业务是中国移动于 2007 年推出的即时通讯工具产品,因与其短信业务打通广受关注,其公司高层曾表示要做“IM 领域的老大”,据艾瑞咨询数据,时至今日,飞信用户量虽已跻身即时通讯前三,但与排名第一的腾讯 QQ 相比,覆盖用户不足后者五分之一,月均使用时间不足后者的四十五分之一。  而本报记者初步统计,仅 2009 年~2011年最近 3 年,中国移动支付给飞信业务研发和运维外包公司神州泰岳的费用高达 15.4 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 2012 年签约中的 6 亿封顶的费用,并且 2007 年和 2008 年以 8 亿计算(神州泰岳 2009 年上市,其在此前两年的飞信业务收入未能查到),神州泰岳的飞信外包费高达 30 亿。而这些还并不包括中国移动负责该业务的互联网基地的相关费用和飞信推广费用。  “一般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投入不到两亿元都可以做到上市的规模了。”艾媒咨询 CEO 张毅对本报记者表示,相比飞信业务的投入之巨,其市场表现很难称得上乐观。“电信是寡头垄断行业,而互联网是一个市场竞争非常充分的行业,中国移动以传统电信运营商的思维做互联网产品,决策速度和市场需要跟进都太慢了。”    2007年中国移动推出飞信产品后,即有业内人士推测,飞信将在 IM 领域超过腾讯 QQ。而此前中国移动相关高层曾在内部工作会议上表示,其 IM 工作的整体目标是“打造中移动综合的 IM 品牌,做 IM 领域的老大”。  其时,中国移动的飞信业务是想走 QQ 的路,通过短信免费化,来获取用户,作为社区等其他产品的入口。但是还未站稳脚跟,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及其带动的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起来,这让中国移动始料未及。  越来越多地人使用手机 QQ 等移动 IM 产品进行聊天。2011年以来,新型移动 IM 产品正将互联网厂商同电信运营商在垂直领域推向更为残酷的竞争。2011年 1 月,小米科技的“米聊”、腾讯的“微信”先后上线,后者的用户数仅用了 433 天就突破 1 亿。  而这些企业的宣传焦点无一例外的都指向“不收费、省流量”。集图片、文字、语音于一体的便捷应用给运营商的短信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据分析机构 Ovum 最新预测报告显示,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利用智能手机使用基于 IP 的社交网络通信服务,使电信运营商短信收入损失巨大:2010年达 87 亿美元,而 2011 年损失已增至了 139 亿美元。随着通信应用程序的继续普及,短信收入的降幅仍将急需扩大。  中国移动最新发布的 2011 年财报也显示,短信及彩信业务收入不管是从收入占比(2011年8.8%、2010年9.7%)还是收入总额(2011年为 464.62 亿元、2010年为 468.89 亿元)上都出现下滑趋势,这已经是连续几年收入下滑,其势态已难改变。  而与此同时,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用户及市场规模均有比较良性的增长。易观国际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4.3亿,市场规模达到 851 亿。  面对压力,运营商选择了积极跟进。中国移动推出了“飞聊”,中国联通的“沃友”、中国电信的“翼聊”。  但是中国移动的飞信和飞聊,距离最初的市场目标尚有很大距离。据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给本报提供的数据,目前飞信用户量已经超过2.7亿,对方没有透露飞聊的用户数量。而根据艾瑞咨询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飞信 2011 年月均覆盖人数 7879 万人,覆盖用户不足位居首位的腾讯 QQ 的五分之一,月均使用时间不足后者的四十五分之一,仍有绝对差距。  张毅认为飞信可替代性强,是它难以扩大用户量的一个关键原因:“手机 QQ、微信、微博私信等功能,都可以替代短信功能,而飞信也并非一个不可替代的产品。它不像当年的短信只有有限的几家可以选择。QQ 的手机端、微信、米聊,所有这些产品,包括语音、图片等内容的传送。”    “对目前的移动 IM 产品来说,用户基础的积累是最重要的。”艾瑞咨询分析师沈岁对本报记者表示。  而飞信此次推出的新版本“晨曦版”,其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也可以注册使用飞信,即被视为扩大用户群体,打造成开放式即时通信平台的信号。  中国移动方面表示:“飞信运营至今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开放一直贯彻的宗旨,此时打通开放注册主要有两个意义,一方面是要拓展现有用户的好友圈,让老用户通过飞信可以与使用联通、电信号码的好友即时联系。”  “另一方面开通开放注册主要是顺应现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一的‘开放’趋势,让联通电信的用户也可以使用飞信,便捷沟通。这一宗旨飞信一直在切实执行,从当初的邮箱注册到异网短信直至今天的开放注册,这种开放是对市场形式的判断和飞信自身发展战略的需要,并且是以后飞信发展的趋势。”  张毅认为这是一个进步:“移动互联网产品很糟糕的一个问题,就是封闭在自己的体系内做。现在的电信运营商最怕封闭,飞信用户的关系圈肯定不会全是移动的用户,如果非移动用户不能使用,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而如果有一个用户很差地评价,会抵消掉一百个用户的好评。”  不过记者发现,飞信虽然开放非移动用户注册,但非移动用户使用飞信受到较多限制。飞信最具特色的功能就是可以在好友飞信离线的状态下,用 PC 或移动客户端免费给好友发短信。据了解,目前联通、电信用户使用飞信向移动好友发送短信是每月 50 条免费。之后用户则需要通过积分换取短信包,以增加发送条数。而移动用户用飞信给联通和电信用户发短信则需要按标准收费。  此外,飞信目前对于联通和电信的设置的“障碍”还有不少,比如不支持获取短信随机密码。不支持更换手机号及绑定邮箱账号,邮箱用户不支持绑定联通、电信手机号码,无法享受增值服务,无法接受群内短信等等。  对此,中国移动方面解释说,这是因为目前在开放注册体验阶段,但其并未表达以后是否会放开对非移动用户的这些限制。  业内人士表示,这显示中国移动在发展即时通讯上处于两难的境地:完全放开担心对竞争对手联通和电信有利,而且冲击到自己的短信彩信业务,不放开却又难以跟微信等移动 IM 产品竞争。  “业内有一个说法,不开放是死路一条,开放也是死路一条。”张毅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一个反差很大的现象是,电信运营是寡头垄断市场,而互联网行业则几乎是中国市场最自由、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与短信业务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提供不同,飞信面临的是互联网市场众多已经成功,并且会不断有新的竞争者出现的局面,可替代性非常强。  沈岁指出了运营商做即时通讯的另一个限制:“QQ 对腾讯来说,是其最核心的产品,但是对运营商来说,即时通讯产品不会是最重要的产品。”  “垄断企业适合打大战役,游击战是不行的。而互联网企业是最擅长打游击战的。”张毅认为,作为一家庞大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在组织架构的灵活性、决策的速度、对市场需求变化的反应上,都比较迟钝,而这是造成飞信发展受限的一个重要原因。  飞信业务外包公司神州泰岳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飞信这项业务主要是由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负责,基地本身也有自己的运营室、产品室、品牌处之类的,和我们每个相关部门直接对口。他们会提需求,我们也会提出规划,移动基地是负责评估审是否可行,具体执行是我们来做。”  神州泰岳从 2007 年起就外包了飞信的研发和运维工作。根据该公司财报显示,2009~2011年神州泰岳按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获得的飞信收入分别为4.4亿、4.9亿、6.1亿。  而在今年 4 月,神州泰岳与中移动就飞信业务续签《飞信系统技术实施与支撑合同》。其分成方式做了修改,由原先按照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转化为按照工作量考核,封顶价格 6 亿元,合约改为一年一签。  如果 2007 年和 2008 年以 8 亿计算(神州泰岳 2009 年上市,此前两年飞信收入未能查到),中国移动 6 年来的飞信业务外包费高达 30 亿。而这并不包括中国移动负责该业务的互联网基地的相关费用和飞信推广费用。  张毅认为这个费用与市场化的互联网公司相比,相当昂贵。  “试想一下,绝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在创业阶段,通过两三轮融资,也很难融到飞信一年投入的钱。基本上互联网创业公司,在消耗不超过 2 亿的资金后,就可以发展到上市。实际上融资能达到两亿的已经很少,基本上都不可能有两个亿的投资。”  不过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对本报表示,中国移动对飞信并未采用盈利为单一指标进行考核,“飞信作为中国移动的重要战略级产品,未来将充分发挥基地模式在政策支持、资金实力、客户规模等方面的优势,并促进飞信与其他增值业务的互联互通,最终实现融合快速发展。”  不过中国移动虽然“不差钱”,并不能弥补其相较于互联网公司效率较低的问题。  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位于广东,而神州泰岳则在北京,增加了需求方和执行方的沟通难度。  “地域上有限制,所以常需要跑来跑去的,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北京。平时只能依靠电话或网络沟通,非常不方便。”上述神州泰岳工作人员说。

  日前 IBM 发布了软硬件整合的专家整合系统 PureSystems 系列,旗下包括了整柜式的 PureFlex 基础架构系统,以及 PureApplication 应用平台系统。  PureFlex 是一套结合运算、储存和系统网络的软硬件整合系统,采高密度的 10U 机箱设计,每个机箱可以容纳 14 个刀锋节点,能够混合使用 Power 7 或是 x86 运算节点,来执行虚拟化平台。  整套系统可扩充 4 个机架,每个机架最多 4 个机箱,总核心数达到 896 核心,系统内存可达 43TB,I/O效能达 26M。年底 IBM 还会推出专用的储存节点 Storwize V7000,加上内置 8Gb 或 16Gb 光纤、Infiniband、1Gb、10Gb 以太网络。  企业可透过 FlexSystems Manager 在单一接口中管理整套系统内所有的运算节点、虚拟化平台和其它软硬件设备,支持 Power VM、Hyper V、VMware 等虚拟化平台。而 PureApplication 则是以 PureFlex 设备为基础,预装了 IBM 应用系统,并且经过原厂的优化调试。

谷歌借Nexus Q探索“美国制造”复兴之路

谷歌 Nexus Q 的设计和制造业务全部在美国本土完成  导语:美国《纽约时报》网络版今天撰文称,随着中国劳动力和能源价格的上涨,各大美国企业逐渐开始将生产制造业务转回美国国内。尽管美国多年前就不再生产消费电子产品,但谷歌 Nexus Q 却顺应当前的逆转潮流,将该产品的设计和制造业务全部在美国本土完成。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对于周三发布的谷歌家用媒体播放器而言,最有趣的内容存在于机身上的一行文字。在 Nexus Q 底部有这样一段简短的铭文:“美国设计和制造。”  谷歌高管和工程师决定通过这款设备对美国制造展开一项实验。“我们缺席太久了,所以我们决定,‘为什么不尝试一下,看看效果怎样?’”谷歌 Android 业务主管安迪·鲁宾(Andy Rubin)说。  谷歌并未就这项本土生产策略透露太多信息,不仅没有公布硅谷工厂的所在地,也没有公开美国的零部件采购来源。鲁宾表示,谷歌不会大肆宣扬。  不过,该项目仍然受到电子企业的密切关注。美国已经不再生产消费电子设备,早已成为业界共识。过去 10 年来,中国充裕的低价劳动力和宽松的监管环境,几乎毁掉了曾经非常活跃的美国制造业。  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从惠普到戴尔,再到苹果,一家接一家的美国公司转型为设计和营销实体,将制造业务交给深圳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厂商代工。    如今,这一趋势或许已经展现出一丝逆转的迹象。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一些美国公司的确开始重新在本土生产产品。尽管这些企业多数规模都很小,例如 ET Water System,但美国规模最大的消费和工业制造企业同样开展了类似的措施。例如,通用电气和卡特彼得(Caterpillar)去年都已经将组装业务转回美国国内。欧洲空中客车公司也于周三宣布,将在阿拉巴马州生产引擎。  这一改变源于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劳动力和能源价格上涨导致中国的制造成本大幅上升,运输费用同样居高不下。企业在中国制造产品时,也逐渐意识到知识产权被窃的风险。不仅如此,对于那些视新品上市速度为生命的企业而言,同样是安排工程师前往工厂,驾车 10 分钟远比飞 16 个小时来得省事儿。  ET Water Systems 就十分看重时间效率。该公司 CEO 帕特·麦金泰里(Pat McIntyre)说:“我们需要展开实时协作。说实话,我们更倾向于在本地生产,因为派一个人去中国一次要花两周时间,这很有挑战。” 这家灌溉管理系统提供商最近将工厂从大连迁回硅谷。  波士顿咨询公司总经理哈罗德·瑟金(Harold L. Sirkin)说:“按照每小时 58 美分的薪水计算,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中国沿海地区目前的工资已经涨到每小时 3 至 6 美元,所以情况完全变了。”  该公司今年 4 月发布报告称,在年收入超过 10 亿美元的美国公司中,有三分之一计划或考虑将制造业务迁回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预计,这可以为美国新增 200 万至 300 万就业岗位。  “在美国投资技术的公司更灵活。”德鲁·格林布拉特(Drew Greenblatt)说。他是巴尔的摩 Marlin Steel Wire Products 公司的总裁兼所有者,该公司仍然依靠自动化技术在美国生产产品。“零部件生产更快,质量也更好。”  Mfg.com 专为制造企业提供电子市场,该公司 CEO 兼创始人米奇·弗里(Mitch Free)表示,其他因素同样发挥了作用。他指出,分散式制造和定制同样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本土生产所遭遇的最大障碍是难以在附近找到零部件供应商。行业高管指出,很多企业之所以留在中国,一方面是因为庞大的劳动力供给,另一方面则源于大型组装工厂周围聚集的供应商网络。富士康深圳工厂就是很好的例子,该公司为苹果和其他大型电子企业组装产品。    Nexus Q 可以将电视机或家庭音响系统接入云计算服务,从而播放视频和音频内容,其中的所有零部件几乎都由美国制造。这款设备采用与 Android 智能手机相同的微处理器,还包含了 7 块印刷电路板。负责该设备开发的工程师,在美国中西部找到了锌金属底座生产商,还从南加州找到了塑料零件供应商。  半导体芯片的本土化则要面临更多挑战。在某些情况下,芯片首先在美国生产,然后运到亚洲,与其他电子元件封装到一起。  谷歌并没有简单地将 Nexus Q 装到方形外壳中,而是采用了圆形设计,可以通过扭转外壳控制音量。参与该产品设计的工程师马特·贺辛森(Matt Hershenson)表示,这一功能需要开展细致的工程设计,单是寻找相关零部件就花费了很长时间。  Nexus Q 售价 299 美元,远高于苹果和 Roku 的同类产品。谷歌表示,在美国制造是造成价格过高的原因之一,但该公司希望,随着产量增加,价格可以逐步下降。虽然谷歌不太可能将“美国制造”作为主要卖点,但仍然希望消费者心甘情愿多掏钱。  谷歌同样将 Nexus Q 的生产外包给其他厂商。上周,这款产品还在距离谷歌总部 15 分钟车程的一处大型工厂内组装。谷歌拒绝透露该工厂的员工总数,但每天最多可以倒班三次。在承诺不会透露工厂的具体位置后,记者得以简短地探访出此处,结论是:显然有数百名工人参与了 Nexus Q 的生产。  该工厂的建筑形式在上世纪 80 年代,甚至 90 年代的硅谷很常见。但近年来,原本的半导体制造和组装工厂逐渐让位于大型公司园区,工作人员也变成了从事软件和网站设计的程序员。(思远)  谷歌工程师表示,设计和制造中心邻近有非常大的优势工程师检查零部件是否链接紧密制造工厂,机器将芯片焊接到电路板上工厂的另一半是常常的流水线,工人在这里完成组装Nexus 的电源来内部,

  《科学》杂志(可全文浏览)第二篇备受争议的 H5N1 禽流感病毒论文。两篇论文因为被认为可能存在被生物恐怖分子滥用的风险而被推迟发表,第一篇论文已由《自然》期刊在五月份。  《科学》杂志发表的是荷兰病毒学家 Ron Fouchier 团队的研究,他们基因改造过的 H5N1 禽流感病毒株,可以让病毒通过呼吸道飞沫在白鼬之间传播。《科学》还为此制作了,包括多篇安全评论,其中一篇是知名的加密技术专家 Bruce Schneier,他从网络安全的角度。

  雅虎 CEO 斯科特·汤普森(新浪科技配图)   北京时间 5 月 11 日凌晨消息,据一名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周四称,雅虎 CEO 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在今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向公司高管表示,他从来都没有向雅虎提供简历或不正确的信息。  汤普森今天与雅虎高管召开会议,目的是解决一周以前披露出来的有关其教育背景的争论,这次会议是汤普森为向雅虎高管说明状况而采取的最重要的行动。  雅虎上周承认,汤普森并不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但此前雅虎的公司官方高管简历以及雅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监管文件都显示他拥有这一学位。雅虎公布的这一信息导致雅虎陷入混乱状态,引发了有关汤普森未来是否还能继续担任雅虎 CEO 的问题。在周四召开的会议上,汤普森就他所理解的事实向公司高管作出了说明,并向其提供了提问的机会。  据一名雅虎员工透露,汤普森表示,在 2005 年进入 eBay 旗下子公司 PayPal 以前,他曾与一家高管猎头公司进行面谈;在面谈中,他并未向这家公司称其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但在面谈以后,这家猎头公司制作了一份称其拥有该学位的文件,而汤普森并未对这份文件进行审阅。  汤普森并未透露这家高管猎头公司的名称,但此前曾有报道称,带他进入 PayPal 的是海德思哲国际咨询公司(Heidrick & Struggles)。在汤普森被 PayPal 聘用以后,这份文件被用来制作一份官方简历,其制作人很可能是一名公共关系人员。汤普森表示,对于这份简历他也并未进行审阅。他向雅虎员工承认,他很可能本应审阅这些简历和文件,而没有这样做是一个错误。  在此以前,这份简历就传播开来,在汤普森加入董事会和同意在会议上发言时被其他人所使用。当汤普森开始与雅虎董事会就公司 CEO 职务进行面谈时,他并未提供简历(他也并未向 PayPal 提供简历);在被聘用以后,负责撰写雅虎官方简历的官员在互联网上进行了搜索,找到了他在 eBay 的官方简历,然后将其新职务加了进去,而汤普森同样也没有审阅雅虎的这份简历。  汤普森还在回答雅虎员工提问时表示,在接受 NPR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采访时,当被问及他拥有计算机科学学位的问题时,他之所以没有作出纠正,是因为他觉得在采访中间纠正别人会令人感到尴尬。他还表示,当时他并没有回答称:“是的,我拥有那个学位。”  雅虎董事会已在本周早些时候指定一个特别委员会来调查汤普森的学历背景,并对有关他被聘用的“事实和情况”进行审查。汤普森则已在本周早些时候致信雅虎职员,为有关他学历造假的问题致歉,称其希望董事会能尽快展开审查程序。

  面对大举兴起的微信、手机 QQ 等移动 IM(即时通讯)产品的包围,飞信终于做出了改变。  5月上旬,中国移动飞信开放注册壁垒,其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也可以通过注册飞信使用其服务。  负责飞信业务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近日接受《投资者报》采访时表示,在其推出新版本后的一月间,联通电信用户注册量已经超百万。  飞信业务是中国移动于 2007 年推出的即时通讯工具产品,因与其短信业务打通广受关注,其公司高层曾表示要做“IM 领域的老大”,据艾瑞咨询数据,时至今日,飞信用户量虽已跻身即时通讯前三,但与排名第一的腾讯 QQ 相比,覆盖用户不足后者五分之一,月均使用时间不足后者的四十五分之一。  而本报记者初步统计,仅 2009 年~2011年最近 3 年,中国移动支付给飞信业务研发和运维外包公司神州泰岳的费用高达 15.4 亿元人民币,如果加上 2012 年签约中的 6 亿封顶的费用,并且 2007 年和 2008 年以 8 亿计算(神州泰岳 2009 年上市,其在此前两年的飞信业务收入未能查到),神州泰岳的飞信外包费高达 30 亿。而这些还并不包括中国移动负责该业务的互联网基地的相关费用和飞信推广费用。  “一般的互联网创业公司,投入不到两亿元都可以做到上市的规模了。”艾媒咨询 CEO 张毅对本报记者表示,相比飞信业务的投入之巨,其市场表现很难称得上乐观。“电信是寡头垄断行业,而互联网是一个市场竞争非常充分的行业,中国移动以传统电信运营商的思维做互联网产品,决策速度和市场需要跟进都太慢了。”    2007年中国移动推出飞信产品后,即有业内人士推测,飞信将在 IM 领域超过腾讯 QQ。而此前中国移动相关高层曾在内部工作会议上表示,其 IM 工作的整体目标是“打造中移动综合的 IM 品牌,做 IM 领域的老大”。  其时,中国移动的飞信业务是想走 QQ 的路,通过短信免费化,来获取用户,作为社区等其他产品的入口。但是还未站稳脚跟,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及其带动的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起来,这让中国移动始料未及。  越来越多地人使用手机 QQ 等移动 IM 产品进行聊天。2011年以来,新型移动 IM 产品正将互联网厂商同电信运营商在垂直领域推向更为残酷的竞争。2011年 1 月,小米科技的“米聊”、腾讯的“微信”先后上线,后者的用户数仅用了 433 天就突破 1 亿。  而这些企业的宣传焦点无一例外的都指向“不收费、省流量”。集图片、文字、语音于一体的便捷应用给运营商的短信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据分析机构 Ovum 最新预测报告显示,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利用智能手机使用基于 IP 的社交网络通信服务,使电信运营商短信收入损失巨大:2010年达 87 亿美元,而 2011 年损失已增至了 139 亿美元。随着通信应用程序的继续普及,短信收入的降幅仍将急需扩大。  中国移动最新发布的 2011 年财报也显示,短信及彩信业务收入不管是从收入占比(2011年8.8%、2010年9.7%)还是收入总额(2011年为 464.62 亿元、2010年为 468.89 亿元)上都出现下滑趋势,这已经是连续几年收入下滑,其势态已难改变。  而与此同时,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用户及市场规模均有比较良性的增长。易观国际发布的报告显示,2011年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达4.3亿,市场规模达到 851 亿。  面对压力,运营商选择了积极跟进。中国移动推出了“飞聊”,中国联通的“沃友”、中国电信的“翼聊”。  但是中国移动的飞信和飞聊,距离最初的市场目标尚有很大距离。据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给本报提供的数据,目前飞信用户量已经超过2.7亿,对方没有透露飞聊的用户数量。而根据艾瑞咨询今年年初发布的报告,飞信 2011 年月均覆盖人数 7879 万人,覆盖用户不足位居首位的腾讯 QQ 的五分之一,月均使用时间不足后者的四十五分之一,仍有绝对差距。  张毅认为飞信可替代性强,是它难以扩大用户量的一个关键原因:“手机 QQ、微信、微博私信等功能,都可以替代短信功能,而飞信也并非一个不可替代的产品。它不像当年的短信只有有限的几家可以选择。QQ 的手机端、微信、米聊,所有这些产品,包括语音、图片等内容的传送。”    “对目前的移动 IM 产品来说,用户基础的积累是最重要的。”艾瑞咨询分析师沈岁对本报记者表示。  而飞信此次推出的新版本“晨曦版”,其竞争对手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用户也可以注册使用飞信,即被视为扩大用户群体,打造成开放式即时通信平台的信号。  中国移动方面表示:“飞信运营至今已经进入了第五个年头,开放一直贯彻的宗旨,此时打通开放注册主要有两个意义,一方面是要拓展现有用户的好友圈,让老用户通过飞信可以与使用联通、电信号码的好友即时联系。”  “另一方面开通开放注册主要是顺应现在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一的‘开放’趋势,让联通电信的用户也可以使用飞信,便捷沟通。这一宗旨飞信一直在切实执行,从当初的邮箱注册到异网短信直至今天的开放注册,这种开放是对市场形式的判断和飞信自身发展战略的需要,并且是以后飞信发展的趋势。”  张毅认为这是一个进步:“移动互联网产品很糟糕的一个问题,就是封闭在自己的体系内做。现在的电信运营商最怕封闭,飞信用户的关系圈肯定不会全是移动的用户,如果非移动用户不能使用,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而如果有一个用户很差地评价,会抵消掉一百个用户的好评。”  不过记者发现,飞信虽然开放非移动用户注册,但非移动用户使用飞信受到较多限制。飞信最具特色的功能就是可以在好友飞信离线的状态下,用 PC 或移动客户端免费给好友发短信。据了解,目前联通、电信用户使用飞信向移动好友发送短信是每月 50 条免费。之后用户则需要通过积分换取短信包,以增加发送条数。而移动用户用飞信给联通和电信用户发短信则需要按标准收费。  此外,飞信目前对于联通和电信的设置的“障碍”还有不少,比如不支持获取短信随机密码。不支持更换手机号及绑定邮箱账号,邮箱用户不支持绑定联通、电信手机号码,无法享受增值服务,无法接受群内短信等等。  对此,中国移动方面解释说,这是因为目前在开放注册体验阶段,但其并未表达以后是否会放开对非移动用户的这些限制。  业内人士表示,这显示中国移动在发展即时通讯上处于两难的境地:完全放开担心对竞争对手联通和电信有利,而且冲击到自己的短信彩信业务,不放开却又难以跟微信等移动 IM 产品竞争。  “业内有一个说法,不开放是死路一条,开放也是死路一条。”张毅对本报记者说。    事实上,一个反差很大的现象是,电信运营是寡头垄断市场,而互联网行业则几乎是中国市场最自由、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与短信业务只有少数几家运营商提供不同,飞信面临的是互联网市场众多已经成功,并且会不断有新的竞争者出现的局面,可替代性非常强。  沈岁指出了运营商做即时通讯的另一个限制:“QQ 对腾讯来说,是其最核心的产品,但是对运营商来说,即时通讯产品不会是最重要的产品。”  “垄断企业适合打大战役,游击战是不行的。而互联网企业是最擅长打游击战的。”张毅认为,作为一家庞大的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在组织架构的灵活性、决策的速度、对市场需求变化的反应上,都比较迟钝,而这是造成飞信发展受限的一个重要原因。  飞信业务外包公司神州泰岳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介绍:“飞信这项业务主要是由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负责,基地本身也有自己的运营室、产品室、品牌处之类的,和我们每个相关部门直接对口。他们会提需求,我们也会提出规划,移动基地是负责评估审是否可行,具体执行是我们来做。”  神州泰岳从 2007 年起就外包了飞信的研发和运维工作。根据该公司财报显示,2009~2011年神州泰岳按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获得的飞信收入分别为4.4亿、4.9亿、6.1亿。  而在今年 4 月,神州泰岳与中移动就飞信业务续签《飞信系统技术实施与支撑合同》。其分成方式做了修改,由原先按照活跃用户数考核分成转化为按照工作量考核,封顶价格 6 亿元,合约改为一年一签。  如果 2007 年和 2008 年以 8 亿计算(神州泰岳 2009 年上市,此前两年飞信收入未能查到),中国移动 6 年来的飞信业务外包费高达 30 亿。而这并不包括中国移动负责该业务的互联网基地的相关费用和飞信推广费用。  张毅认为这个费用与市场化的互联网公司相比,相当昂贵。  “试想一下,绝大多数的互联网公司在创业阶段,通过两三轮融资,也很难融到飞信一年投入的钱。基本上互联网创业公司,在消耗不超过 2 亿的资金后,就可以发展到上市。实际上融资能达到两亿的已经很少,基本上都不可能有两个亿的投资。”  不过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对本报表示,中国移动对飞信并未采用盈利为单一指标进行考核,“飞信作为中国移动的重要战略级产品,未来将充分发挥基地模式在政策支持、资金实力、客户规模等方面的优势,并促进飞信与其他增值业务的互联互通,最终实现融合快速发展。”  不过中国移动虽然“不差钱”,并不能弥补其相较于互联网公司效率较低的问题。  中国移动互联网基地位于广东,而神州泰岳则在北京,增加了需求方和执行方的沟通难度。  “地域上有限制,所以常需要跑来跑去的,一个在广州,一个在北京。平时只能依靠电话或网络沟通,非常不方便。”上述神州泰岳工作人员说。

  日前 IBM 发布了软硬件整合的专家整合系统 PureSystems 系列,旗下包括了整柜式的 PureFlex 基础架构系统,以及 PureApplication 应用平台系统。  PureFlex 是一套结合运算、储存和系统网络的软硬件整合系统,采高密度的 10U 机箱设计,每个机箱可以容纳 14 个刀锋节点,能够混合使用 Power 7 或是 x86 运算节点,来执行虚拟化平台。  整套系统可扩充 4 个机架,每个机架最多 4 个机箱,总核心数达到 896 核心,系统内存可达 43TB,I/O效能达 26M。年底 IBM 还会推出专用的储存节点 Storwize V7000,加上内置 8Gb 或 16Gb 光纤、Infiniband、1Gb、10Gb 以太网络。  企业可透过 FlexSystems Manager 在单一接口中管理整套系统内所有的运算节点、虚拟化平台和其它软硬件设备,支持 Power VM、Hyper V、VMware 等虚拟化平台。而 PureApplication 则是以 PureFlex 设备为基础,预装了 IBM 应用系统,并且经过原厂的优化调试。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5-02 05: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