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微软将在德国设立Windows Phone“旗舰店中店”

  • 分类:兴趣

  为了给予消费者更好的购物体验,并鼓励运营商们倾力推销 Windows Phone 手机,微软正在和德国各移动运营商计划引入“店中店”概念,设立在 Windows Phone 手机卖得最好的那些运营商零售店中。  该称这个消息的来源很可靠。这些店中店将配备专属的 Windows Phone 墙、海报、使用指导等服务,让消费者们更容易上手 Windows Phone。而那些得到设立店中店资格的零售商们也将得到一些特殊待遇,比如拥有得到第一批出货设备的特权。据悉,每一个运营商旗下只能有 4 到 5 家零售店能够升级店中店。媒体评论说,微软的这个举措很聪明,或许能为 Windows Phone 市场带来不小的提升。  店中店计划将于今年七月份到来,之后的几周里或将会有更多关于它的消息。如果该计划在德国能够得到不错的反响的话,微软很可能将其推广至更大的范围中。

  流传数月的传闻,今天终于被证实。耳机制造商 Beats 今天宣布收购音乐流媒体服务商 MOG。虽然交易的细节没有被公开,但是,根据 GigaOm 早前报道,收购价格在 1400 万美元左右。但现在根据接近 MOG 的知情人士透露,收购价格显著高于 1400 万美元。  MOG 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大卫·海曼告诉《今日美国》,收购之后,MOG 音乐服务加入耳机制造商 Beats 事业版图,将为用户提供真正的终端到终端音乐体验。  尽管 MOG 和 Beats 双方还没有公版收购之后的业务发展模式,但是《今日美国》指出 Beats 将为其耳机产品用户和 HTC 智能手机用户提供免费的 MOG 服务试用。目前,MOG 手机订户需要每月花费9.99美元,才能获得无限量的移动音乐下载服务。

  EA 昨晚发布了 2012 财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公司本财年录得净收入 7600 万,较去年同期2.76亿的赤字来说经营状况有了质的变化。  EA 在财报解读会上特别指出:  - 公司将投入 8000 万美元用于下一代主机游戏开发  - 形势喜人的数字发行业务对本财年扭亏为盈起了决定性作用,数字发行业务销售总额达 12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42%。  - Origin 平台注册用户达 1100 万,诞生仅十个月就为公司挣得1.5亿美元,公司现成为 PC 平台第二大数字发行商。  - 《FIFIA 12》的付费下载内容为公司挣得1.08亿美元  - 《质量效应3》首发当月的销售总额超过 2 亿美元  - 《战地3》在今年三月仍录得 630 万注册用户  - 《星战:旧共和国》(网游)原有 170 万活跃用户,现保有 130 万,用户数流失近 40 万。公司许诺会在未来数月为该作补充新内容。  - 《极品飞车》新作(据说是全面通缉2)将于今年第 4 季面市,《荣誉勋章》新作将于今年 10 月面市,《孤岛危机3》及《模拟城市》新作将于明年首季面市;公司还提到了《Dead Space》新作,但未能指出大致档期。  附 EA 已知作品档期(所代理的《隐秘世界》网游将于本季度上线运营):  EA 的彼得摩尔在在财报解读会上还透露未来数月还将宣布 PopCap 新作,比如新一代的《宝石迷情》和《植物大战僵尸》。

  Palm 和 webOS 的故事,将会成为硅谷传奇中的重要章节。 从 Palm Pre 发布,到 Palm 被惠普收购,历时只有 31 个月。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是什么导致了 webOS 的失败,以及 Palm 的最终消失?采访了大量的相关人士,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充满曲折的悲剧故事。  对于任何公司来说,从头开发新系统都是一件冒险的举动,特别是现有系统仍在盈利的时候,但是这样的转折点却是不可避免。2004 年的 Palm(或者说 palmOne)便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尽管公司经过了许多变故,Palm OS 却一直是成功的。与 PDA 行业其它的竞争者不同,Palm 顺利进入了刚刚兴起的智能手机战场。但是到了 2005 年,情况变得显明起来。Palm OS 已经是一个老化的平台,无论是运行的硬件,还是用户的期望,它都无法满足需要了。为了填平这个缺口,Palm 获得了微软 Windows Mobile 的授权,第一个搭载该系统的设备是 Treo 700w。  2005 年早期,Ed Colligan 成为公司的 CEO。尽管当时的 Palm 迫切需要一个新系统,但是 Colligan 却认为公司仍然有足够的时间。当时的 PDA 和智能手机市场看起来门栏很高,不易突破。2006 年的时候,Colligan 仍认为 PC 制造商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做 PC 的家伙们不会突然搞懂这些,他们不可能轻易进来”。当时,他认为 Palm 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和技术,领先对手多年,而谣言中的 iPhone 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  自从 2003 年将软件部门作为 PalmSource 分离之后,Palm 决定不再生产搭载 Palm OS 下一版本的设备。Palm OS 的下一个版本 Palm OS 6,后来被称作 Cobalt,是两个公司花费数年从头编写的系统。但是,无论是 Colligan,还是他的前任 Todd Bradley 都没有发布任何一个 Cobalt 设备。公司在手机和 PDA 中使用的是改进的 Palm OS 5 系统,同时为高级用户提供搭载 Windows Mobile 的 Treo 智能手机。  2007 年,Palm OS 5 已经严重落后于时代。同年,iPhone 发布,但没有 App Store。当时,传统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包括 Palm,仍没有看到 iPhone 将对市场产生的革命性影响,而 2007 年后期 Centro 系列的成功,也淡化了公司的危机意识。  当然,公司内部也意识到操作系统必须更新,否则会沦为一个 Windows Mobile 生产商。这个时候,它甚至不再拥有 Palm OS 5 和 Cobalt,这两个平台随着 PalmSource 的分离而去,随后,PalmSource 被日本公司 Access 收购。从 2006 年中期开始,Palm 的软件部门主管(后来的 CTO)Mitch Allen 开始为 Palm 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搭建基础,代号”Nova“。  2007 年是很重要的一年,Palm 加快了新系统的开发步伐,这和两位重要人物的加入不无关系。  由于 Nova 系统缺乏 UI 层,Colligan 在 2007 年 2 月的时候雇佣了 Iventor 公司的员工,来做这件事情,同年第三季度的时候,Palm 收购了 Iventor。  在雇佣 Iventor 员工的时候,一位重要人物 Paul Mercer 成为 Palm 员工。他曾是苹果公司的 Mac 软件工程师,后来创建了 Tacit 软件,就是后来的 Pixo。当苹果为 iPod 设计轻量级的系统时,选择了 Pixo 公司。Pixo 的软件成为驱动 iPod 的底层系统。  Pixo 后来被 Sun 收购。不过在此之前,Mercer 就已经离开 Pixo,成立了 Iventor,提供类似于 Pixo 的服务。2006 年的时候,Iventor 和三星合作,开发了所谓的 iPod Killer“Yepp YP-Z5”。  同年,一家投资公司 Elevation Partners(由 Roger McNamee 和 U2 主唱 Bono 联合创立)决定向 Palm 投资 3.25 亿美元。投资公司希望已退休的苹果前副总裁 Jon Rubinstein 担任 Palm 的执行董事长。Ed Colligan 亲自拜访了在墨西哥别墅中的 Jon Rubinstein,说服他出山。Jon Rubinstein 显然不甘寂寞,在没有正式到 Palm 就职之前,他就开始了挖人行动,一个重点目标是苹果公司。  虽然 Jon Rubinstein 已经离开苹果一年,但是他在苹果的 iPhone 和 iPod 团队里有不少熟人。在 Rubinstein 的努力下,大量的人才来到了 Palm。  在 iPhone 发布之后,人们需要新的挑战,当 Rubinstein 告诉他们这是制造下一个经典产品的机会时,许多人动心了。曾在 Danger 和 Helio 的 Martias Duarte 拒绝了 Google 的职位,谢绝了老上司 Andy Rubin 的邀请,来到了 Palm。Mike Abbott 离开微软,来 Palm 管理软件团队。Palm 收购了一个初创公司 Lampdesk,其创始人是 Manu Chatterjee(后来负责了 Palm 的点金石配件)和前 Pixo 雇员 Greg Simon。  Palm 的挖人行动引起了乔布斯的注意。对于某些离开的员工,他曾亲自谈话,希望能够挽留。2007 年 8 月的时候,乔布斯找到了 Colligan,希望签署一个互不挖角的协议。Collgian 拒绝了,他告诉乔布斯,这种做法是错误,而且很可能是违法的。  当时的情况看起来很有希望。Ed Colligan 和 Jon Rubinstein 有魅力,有影响力,属于能成事的实干家。Palm 网罗的人才都是科技界顶尖的高手。而公司的 Windows Mobile  业务看起来很健康,能够给工程师们足够的时间去开发下一代的系统 Nova。  来自 Iventor 的 Mercer 团队开始奋力打造他们的 Nova 版本,代号为 Prima。Prima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系统,轻量,而且为移动系统设计,但是从技术上说,它非常糟糕,简单的任务需要大量的代码,应用的崩溃会产生连锁效应,尽管基于 Java,但是 Prima 代码使用的特定词汇却无人能够理解。  设计团队对于 Prima 也非常不满。当时 Duarte 已经开始用 Prima 制作”卡片界面“,和他合作的人中,有前 Helio 员工 Daniel Shiplacoff,以及 Rich Dellinger(开发了 webOS 的无打扰通知系统)。但是,Duarte 所希望实现的手势和动画效果,被系统糟糕的刷新率拖了后腿,而且系统不支持 alpha blending,因此按钮和图标只能是方块。来自设计上的微小改变,需要开发团队花费大量的时间实现,这意味着界面设计上只能不断妥协。  2008 年中期的时候,Palm 召集了关键的第三方开发者,向他们展示 Prima 的 API 和编程文档。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对,他们认为系统太复杂太特别,不会有任何的用户,必须回到标准的方面来。  糟糕的是,曾希望和 Palm 合作运营 Prima 的 Verizon 毫无道理的退出了,这使得 Palm 最终和 Sprint 签了协议,而 Sprint 的用户远远少于 Verizon。同时,Windows Mobile 市场开始急速衰退,使得 Palm 借其争取时间的希望破灭了。  在这些糟糕的局势中,Colligan 和 Rubinstein 希望在下一年 2 月的 CES 大会上发布 Pre。  时间看起来远远不够。在 Elevation Partners 投资数月之后,Palm 的工程师们开始丧气了。公司高管们许诺了改变世界的机会;Duarte 画出了革命性用户界面的蓝图,但是 Mercer 系统的信奉者只有他手下的几个工程师。  这时候,平台主管 Greg Simon 和副总裁 Andy Grignon 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们花了一周的时间,考虑以更激进的方式构建 UI 层:只使用 WebKit。这可以使得他们站在巨人的肩上,将一些难以实现的复杂任务交给 WebKit 完成。  在 Simon 和 Grignon 看来,使用 HTML 和 JavaScript 有着很大的优势,大量的功能可以很快实现,因为底层的标准很简单、直接,广为接受。另一方面,Duarte 领导的设计师们可以在脱离工程师的情况下,自己修改界面。  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因为 WebKit 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手机,更没有考虑手机界面。但是一周之后,两个人做好了一个演示,以证明设计师的想法能够在网络引擎上实现。当软件主管 Mitch Allen 看到这个演示以后,他非常惊讶,允许 Grignon 带领一个 10 人团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把 Webkit 以及基本的功能在早期原型机上实现。这个机子叫做 Floyd,一个改造的 Treo 800w。当然,主管们并不确定这就是正确的方向。  这个计划的名字叫做”Luna”。  十人的 Luna 团队开始了秘密的工作,他们占据了 Palm 的一个会议室,用纸张把窗户遮了起来。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是 Palm 内部的初创公司。Luna 团队开始了日夜不息的工作,为完全基于网络标准的手机规划实现的细节。根据日程安排,他们只有一次机会,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在一个月不停歇的工作之后,Luna 实现了,它能工作了。团队的庆祝方式是在 Cupertino 的 Alexander’s Steakhouse 吃了一顿牛肉大餐,其消费金额几乎让软件主管 Mike Abbot 得了心脏病。不过从某种方面来看,他们做的工作完全值得这顿大餐。  2008 年 4 月,Pre 原型机开始出现在 Palm 总部。Luna 并不完美,特别是在内存不够的情况下,速度不够快。为了加快系统速度,Luna 团队把 Google 的 V8 Javascript 移植了过来,而 Android 到了 Froyo 才使用 V8 Javascript。这是一个敏感的时刻,G1 即将发布,竞争激烈,人们互不信任。Palm 的工程师化名在 Google 的邮件组询问问题,他们不想让 Google 知道  Palm 在用 Webkit 做什么。  但是,Mercer 的 Prima 也在开发中。为了解决两者的争端,公司把两个团队召到一起,对两个系统进行比较。在比试中,无论是开发速度,还是产品质量,Luna 都胜过了 Prima。虽然  Mercer 同样获得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改善 Prima,但大多数工程师都已经认定 Luna 才是未来。在 CES 之前的 6 个月,Abbot 最终宣布终止 Prima。  Mercer 被派了一个新任务,优化 WebKit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Mercer 把这个任务当做了推动自己理念的机会,他做了许多测试工具,以证明网络技术在移动设备上仍然不成熟。或许他是对的,但是 Palm 的工程师在努力推进它,他们在创造未来,而 Mercer 想要回到过去。  这时候,整个 UI 开始了改写。所有的员工开始为 Luna  的展示做准备。Palm 告诉 Sprint 高管,这只是为界面重新做一个皮肤,他们害怕当 Sprint 知道真相后退缩,因为他们在系统发布前的半年重写了系统的重要部分。  在 webOS 1.0 版本的时候,工程师们没有时间把 Prima 清除干净,他们的许多工作都是在考虑如何使基于网络的界面与旧的 Java 核心交互。当然,第三方开发者是接触不到 Java 架构的。  Duarte,Colligan 和 Rubinstein 开始试演 CES。他们了解其重要性,产品演示必须让人震惊,必须完美。一位员工说“Duarte 整天都在练习,我们也在做笔记。我们在演练的时候,把它当做是苹果发布会一样”。  2009 年 1 月的演示是一个完美的成功。虽然人们对合作商是 Sprint 这件事感到失望,但是对于 webOS 和 Pre,基本没有负面的评价。  不过,虽然 CES 上的演示都是真实的,系统的许多关键功能仍然缺失。因此,Palm 做了一个决定,在 CES 演示后到正式发布之前,来自媒体的人不能接触到设备。这使得人们怀疑公司是否真的准备好了。  对于 Sprint 来说,运营 Palm Pre 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他们也需要一个自己独占的出色产品。实际上,Sprint 在设备完成之前,就允许它在自己的网络上使用,这在美国运营商那里很少见,或许只有 iPhone 曾获得这样的待遇。  Palm Pre 在 2009 年 6 月 5 日美国上市。随后,CEO Ed Colligan 下台,将这个位置让给了 Jon Rubinstein。

  纳斯达克的持续故障已经导致数不尽的投资者陷入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以什么价格买卖了多少 Facebook 股票。  5月 18 日是 Facebook 上市的第一天,当天收盘时,罗伯特·格雷菲尔德(Robert Greifeld)纽约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主席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他希望这位纳斯达克 OMX 集团 CEO 对当天的一系列故障以及 Facebook 的交易延迟作出解释。  格雷菲尔德没有接电话,因为他当天飞往硅谷,与 Facebook 高管一起参加远程敲钟仪式去了。但在目睹了当天的糟糕状况后,他认为最严重的问题已经解决,并乘坐中午的航班飞回东海岸。  由于手机坏了,他几乎有 5 个小时“与世隔绝”。但他并不知道,纳斯达克的持续故障已经导致数不尽的投资者陷入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以什么价格买卖了多少 Facebook 股票;他也不知道,SEC 主席正在到处找他。  3周后,格雷菲尔德依旧对当天的故障原因茫然不解,纳斯达克的工程师仍在展开技术排查。“你一觉醒来后,翻了个身,突然发现麻烦来了,而且无法摆脱。”格雷菲尔德接受采访时说。彼时,他正坐在办公室的会议桌旁吃着一种名叫“救生圈”(Life Savers)的糖果。  在各大金融公司的逼迫下,满怀歉意的格雷菲尔德上周承诺向投资者补偿 4000 万美元。而在与 60 余位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后,纳斯达克在 Facebook IPO 当天遭遇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接受采访的包括投资者、做市商、监管者、纳斯达克高管,以及接近 Facebook 及其首席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人士。  无论是机构还是散户,5月 18 日的那起混乱的 IPO,都削弱了投资者对纳斯达克,乃至整个股市的信心。当天的故障导致 Facebook 投资者无法在股价下跌时抛售股票,而承销商则因为惹怒了投资者而回购股票。他们声称,由此产生的损失约为 5 亿美元。在瑞士银行上周五宣布因此损失3.5亿美元后,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增加。  格雷菲尔德曾经私下表示,其中的部分损失数据存在虚高的嫌疑。纳斯达克高管曾经对分析师表示,他们对任何可能的法律行动都有完善的应对措施。  对夏皮罗而言,5月 18 日的混乱局面虽然基本只局限于一只股票,但仍然让他回忆起 2010 年 5 月的“闪电崩盘”。彼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 5 分钟内狂泻 600 点,一些股票甚至因为故障而跌至 1 美分。据投资基金追踪机构 EPFR Global 测算,自那以后,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 3710 亿美元。通过贴现票据经纪人和交易所进行的股票交易量也出现下滑。  Facebook 的 IPO 似乎加剧了这一趋势。在截至上周三的 3 周内,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 49 亿美元,其中有 30 亿美元发生在 Facebook IPO 后的第一周。  在 EPFR Global 总经理布拉德·达勒姆(Brad Durham)看来,纳斯达克可谓“成也 Facebook,败也 Facebook”。  Facebook 上周五报收于 27.10 美元,较 38 美元的发行价跌去 29%,1040亿美元的 IPO 市值也蒸发掉 300 亿美元。同期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则上涨0.9%。  “大家都在问:散户何时会回来?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干,他们永远不会回来。”咨询公司 Aite Group 管理合伙人桑·李(Sang Lee)说。  格雷菲尔德称,虽然该公司使用的系统曾经成功应用于 400 起 IPO,但其中却存在一个设计缺陷,这或许正是搞砸 Facebook IPO 的主要原因。作为系统的常规步骤,也是核心步骤,投资者会通过排队交易确定 Facebook 的开盘价,但这一过程似乎受到了系统缺陷的干扰。随后,撤单量的大幅飙升堵塞了系统,导致纳斯达克推迟了交易开始时间。  纳斯达克表示,其计算机系统之所以瘫痪,部分是因为 IPO 程序允许投资者始终提交交易订单,直至 Facebook 开盘前,而不是在交易排队期间就阻止提交。  格雷菲尔德称,在 IPO 期间,他从纳斯达克技术官员处得到的是利好消息:在 Facebook 开始成功交易后,他们预计很快就会解决余下问题。格雷菲尔德称,如果他回到纽约,可能更有帮助。  格雷菲尔德说:“当时的信息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们:一切顺利,出发吧。”因此,格雷菲尔德决定飞往 Facebook 总部,与他们一起远程见证 Facebook IPO。  回想当时,许多交易者表示,系统混乱如此之广泛,以至于他们开始怀疑 42 美元的开盘价是否准确。知情人士称,德银电子股票交易负责人琼斯·马科斯(Jose Marques)称:“从数学理论上而言,这是不可能的。”据交易者称,抛售订单开始堆集,并长时间堵塞,致使 Facebook 股价虚高。  知情人士称,SEC 调查这次事故,主要想了解 Facebook 提供给投资银行的财务及其他数据,是否正确地反映在投资银行在 IPO 前提供给客户的调研笔记中。  至于交易上的混乱,SEC 官员想知道的是,是否有纳斯达克工作人员封锁有关计算机系统故障的消息,该故障导致 Facebook 交易推迟 30 分钟。另外,SEC 还在调查,在出现故障后,纳斯达克是否向 Facebook 投资者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SEC 想知道当天早上每一分钟所发生的事情。”SEC 计划通过筛选格雷菲尔德和其他纳斯达克官员的电话记录和电子邮件来了解相关信息。  更有甚者,一些 SEC 官员曾私下质疑,此次事故是否与美国证券交易在过去十年中所发生的转变有关,即从私有、成员拥有的公司向以利润为核心的公开交易公司转移。    纳斯达克创建于 1971 年,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子交易所之一。今年 4 月,纳斯达克战胜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 Facebook IPO 交易所。  知情人士称,作为优惠条件,纳斯达克缩短了 Facebook 加入备受关注的纳斯达克 100 指数的等待时间,即从 2 年缩减至 3 个月。  5月 11 日,纳斯达克对 IPO 系统进行了测试,发行了 620 万股假定股票,开盘价为 56 美元,交易代码为“ZWZZT”。测试结果一切正常。  四天后,纳斯达克对开盘交易进行了测试,已 62 美元的价格发行了 1100 万股假想股票。随后又以 45 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 4310 万股股票。  5月 17 日,即 Facebook IPO 的前日,纳斯达克又以 55 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 5300 万股假想股票。  位于纳斯达克总部 51 层的工程师和程序师们对测试结果感到满意,并且成功地调试好了计算机系统,以应对庞大的 Facebook IPO 交易。  5月 17 日股市收盘后,Facebook 将发行价定为 38 美元,即将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科技企业 IPO,为公司估值 1040 亿美元。  在 Facebook 总部,员工们举办了一个晚上的 Hackathon 大赛(聚在一起进行计算机编程)。而股票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则排队订购 Facebook 发行的4.844亿股股票。  17日晚,格雷菲尔德在旧金山睡了几个小时觉。第二天早上 6 点 30 分,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远程敲响了开市钟,格雷菲尔德鼓掌祝贺。  随后,穿着带有 Facebook Logo 的灰色T恤的格雷菲尔德绕过人群,来到会议室召开会议。他向《华尔街日报》记者表示,一切正常,纳斯达克已经为 Facebook 交易做好了准备。  开盘一分钟后,Web 开发顾问约瑟夫·科恩(Joseph Cohn)就通过 Fidelity Investments 以 45 美元的价格订购了 35 股 Facebook 股票,随后又另外以 40 美元的价格订购了 40 股。    知情人士称,美国东部时间 10 点 15 分,纳斯达克召开了一次只允许收听的电话会议,旨在帮助经纪人和交易者顺利进行交易。30分钟后,纳斯达克开始接受来自急于购买或出售 Facebook 股票的公司的报价。  但是在 10 点 50 分,即 Facebook 开始交易前的 10 分钟,整个美国的交易者开始交换电子邮件,称他们在订单变化或取消方面遭遇麻烦,无法确认。  在硅谷的宾馆内,格雷菲尔德拨通了专供高管、专家和特定员工使用的纳斯达克私线电话,该线路主要用于在重大 IPO 或重要事件中进行及时沟通。  格雷菲尔德和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埃里克·诺尔(Eric Noll)都坐在电话旁,等着听“一切正常”的消息。  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公司董事长兼 CEO 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从 40 楼办公室来到五楼的交易平台上,观看 Facebook IPO 。  但就在接近 11 点时,纳斯达克称,开盘时间推迟 5 分钟。就在交易者和摩根士丹利高管倒计时之际,纳斯达克的开放线路沉静下来。  主持电话会议的纳斯达克副总裁托德·格鲁布(Todd Golub)此前一直阶段性的公布最新进展,此时已经停止讲话。  格雷菲尔德此时也在他的私人线路上静听,他还希望自己的手机电池能够坚持得久一些。他已经决定迅速赶往机场,能在下午返回到东海岸。  11点 13 分,纳斯达克向交易者发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电子消息:Facebook 开盘将延迟。  整个纳斯达克办公室一片惊慌,咨询服务平台(help-desk)代表告诉经纪人,稍后会接到订单确认消息。  11点 28 分,纳斯达克发出另一条消息:交易预计将于 11 点 30 分开始。  Facebook 的开盘价为 42 美元,较 38 美元的发行价高出 10%,表现令人满意。  纳斯达克称,开盘交易后,约 7000 万股 Facebook 股票易手,较 Facebook 测试的数量多出1/3。随后,戈尔曼离开了摩根士丹利的交易平台。    格雷菲尔德过了机场安检,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说:“这是一次有序的交易,这是一个有序且流动的市场。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能够回到办公室。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但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格雷菲尔德也知道,在订单确认方面还有问题,但他认为,与之前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无关简要。他说:“他们告诉我出现订单确认问题,但我知道他们尽力了,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  而科恩则十分紧张,投资者计算机屏幕显示他的两笔小订单仍处在“待定”状态。随后,他在 11 点 36 分向 Fidelity Investments 取消了交易。  他要求 Fidelity Investments 对交易取消进行确认,但却被搁浅了。Fidelity Investments 代表称,由于纳斯达克故障,他们也无能为力。  其他交易者也是如此,他们订单无法被确认。11点 59 分,纳斯达克称,他们正在调查相关问题。  洛杉矶股票经纪公司 JonesTrading 高级交易者克里斯·维尔德曼(Chris Wildman)打电话给另一名经纪人,希望能够得到答案。而该经纪人称:“咱们得到的消息都一样多。”  一名经纪人告诉维尔德曼:“我的客户开始向我尖叫了。”  12点 14 分,格雷菲尔德乘飞机离开旧金山,赶往新泽西纽华克市(Newark, N.J。)。  许多投资者目前并不知道他们拥有多少股 Facebook 股票,以什么样的价格买进。下午 1 点左右,纳斯达克称计划以人工方式确认 Facebook 股票交易,然后再通过电子方式确认。  1点 50 分,纳斯达克公布延迟已久的确认消息。在 1 点 50 分左右,约 1200 万股 Facebook 股票易手。几分钟后,Facebook 股价下挫 2 美元。  一些经纪公司和客户发现,他们所拥有的 Facebook 股票多于实际购买的数量,这导致了随后出现的一波抛售狂潮。  来自投资银行的交易人员称,大量的抛售在交易初期容易处理,而不是在交易发生两个小时后,因为当时拥有大量买家和卖家。  知情人士称,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人打电话给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因为他们接收不到来自纳斯达克的任何交易确认信息。  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诺尔当天也接到大量的电子邮件,抱怨同样的事情。知情人士称,诺尔的回答是,对这种混乱局面感到“吃惊”。也有消息称,诺尔承认该问题的存在,但并未作出过多评论。    “这是彻底缺少通信的结果。”券商公司 Instinet 销售交易负责人马克·特纳(Mark Turner)说道。一些经纪人感到挫折,原因是在他们打电话给纳斯达克来确认订单时不得不等待接听,最长等了一个小时。特纳称:“在某一时刻,我们曾经打通了电话,解决了一些问题,但随后电话就被挂掉了。”  由于飞在3.7万英尺的高空,格雷费尔德没能获悉这些混乱的阶段。他手头有一部固定电话,但却不能正常使用,而且飞行中也没有互联网连接。  在着陆以后他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是什么导致了确认订单相关的问题?测试程序是如何错失导致 IPO 交易开盘受损的错误的?如果纳斯达克的软件能象设计的那样正常运作,那么这个设计本身存在缺陷吗?他在一张纸上列出了这些问题的图表。  在地面上,纳斯达克董事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来计划在第二天早上召开一次紧急的董事会会议,就此次故障向贵公司 CEO 及其副手提出问题。  到收盘时,Facebook 股价报收于 38.23 美元。摩根士丹利及其他承销商回购了特定数量的股票,以避免其价格跌破每股 38 美元的 IPO 价格。  在刚刚收盘以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就已打电话给格雷费尔德,但后者当时并未收到电话,随后才知道。  三分钟以后,夏皮罗向格雷费尔德的纽约办公室打了电话,希望传达她对 Facebook IPO 交易的担忧情绪。夏皮罗对无法联系到格雷费尔德感到惊奇,并向其助理留了一条信息。  到 17:07,格雷费尔德在纽约着陆。他在大约 6 点钟给夏皮罗驳回电话,尽可能好地总结了 Facebook IPO 交易所遇到的问题。  在这项 IPO 交易的几天以后,格雷费尔德和另外一名纳斯达克员工造访了摩根士丹利的一名公司财务官员,这名官员没有卷入该行对 Facebook 交易的管理。格雷费尔德表达了对这种混乱情况的痛悔情绪,但并未要求与戈尔曼会面,后者仍因交易故障而感到愤怒。  随后一周,戈尔曼在一次员工会议上指责纳斯达克称,该交易所的故障导致 Facebook 交易在最初几个小时中遇到了“史无前例的混乱和无秩序”。  格雷费尔德称,这种错误并非表明纳斯达克或金融市场没有为大型股票发售交易做好准备的迹象。他表示,他决定进行 Facebook IPO 交易是基于纳斯达克技术人员向其提供的信息。“他们说是,然后我们就说进行吧。”他说道。  在 Facebook IPO 交易结束后召开的一次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上,纽约州投资者科恩说服 Fidelity 取消了 Facebook 订单,他说道。Fidelity 称,该公司已经与蒙受了损失的客户解决了“许多纠纷”,目前正寻求是否可能会有更多的解决方案。  对科恩来说,这项 IPO 交易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我在那一天的体验是,市场建立起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处理故障。在有技术时,你能完成更多的工作;但当出故障时,就会发生很大的失败。

微软将在德国设立Windows Phone“旗舰店中店”

  为了给予消费者更好的购物体验,并鼓励运营商们倾力推销 Windows Phone 手机,微软正在和德国各移动运营商计划引入“店中店”概念,设立在 Windows Phone 手机卖得最好的那些运营商零售店中。  该称这个消息的来源很可靠。这些店中店将配备专属的 Windows Phone 墙、海报、使用指导等服务,让消费者们更容易上手 Windows Phone。而那些得到设立店中店资格的零售商们也将得到一些特殊待遇,比如拥有得到第一批出货设备的特权。据悉,每一个运营商旗下只能有 4 到 5 家零售店能够升级店中店。媒体评论说,微软的这个举措很聪明,或许能为 Windows Phone 市场带来不小的提升。  店中店计划将于今年七月份到来,之后的几周里或将会有更多关于它的消息。如果该计划在德国能够得到不错的反响的话,微软很可能将其推广至更大的范围中。

  流传数月的传闻,今天终于被证实。耳机制造商 Beats 今天宣布收购音乐流媒体服务商 MOG。虽然交易的细节没有被公开,但是,根据 GigaOm 早前报道,收购价格在 1400 万美元左右。但现在根据接近 MOG 的知情人士透露,收购价格显著高于 1400 万美元。  MOG 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大卫·海曼告诉《今日美国》,收购之后,MOG 音乐服务加入耳机制造商 Beats 事业版图,将为用户提供真正的终端到终端音乐体验。  尽管 MOG 和 Beats 双方还没有公版收购之后的业务发展模式,但是《今日美国》指出 Beats 将为其耳机产品用户和 HTC 智能手机用户提供免费的 MOG 服务试用。目前,MOG 手机订户需要每月花费9.99美元,才能获得无限量的移动音乐下载服务。

  EA 昨晚发布了 2012 财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公司本财年录得净收入 7600 万,较去年同期2.76亿的赤字来说经营状况有了质的变化。  EA 在财报解读会上特别指出:  - 公司将投入 8000 万美元用于下一代主机游戏开发  - 形势喜人的数字发行业务对本财年扭亏为盈起了决定性作用,数字发行业务销售总额达 12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42%。  - Origin 平台注册用户达 1100 万,诞生仅十个月就为公司挣得1.5亿美元,公司现成为 PC 平台第二大数字发行商。  - 《FIFIA 12》的付费下载内容为公司挣得1.08亿美元  - 《质量效应3》首发当月的销售总额超过 2 亿美元  - 《战地3》在今年三月仍录得 630 万注册用户  - 《星战:旧共和国》(网游)原有 170 万活跃用户,现保有 130 万,用户数流失近 40 万。公司许诺会在未来数月为该作补充新内容。  - 《极品飞车》新作(据说是全面通缉2)将于今年第 4 季面市,《荣誉勋章》新作将于今年 10 月面市,《孤岛危机3》及《模拟城市》新作将于明年首季面市;公司还提到了《Dead Space》新作,但未能指出大致档期。  附 EA 已知作品档期(所代理的《隐秘世界》网游将于本季度上线运营):  EA 的彼得摩尔在在财报解读会上还透露未来数月还将宣布 PopCap 新作,比如新一代的《宝石迷情》和《植物大战僵尸》。

  Palm 和 webOS 的故事,将会成为硅谷传奇中的重要章节。 从 Palm Pre 发布,到 Palm 被惠普收购,历时只有 31 个月。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是什么导致了 webOS 的失败,以及 Palm 的最终消失?采访了大量的相关人士,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充满曲折的悲剧故事。  对于任何公司来说,从头开发新系统都是一件冒险的举动,特别是现有系统仍在盈利的时候,但是这样的转折点却是不可避免。2004 年的 Palm(或者说 palmOne)便处于这样的状态之中。尽管公司经过了许多变故,Palm OS 却一直是成功的。与 PDA 行业其它的竞争者不同,Palm 顺利进入了刚刚兴起的智能手机战场。但是到了 2005 年,情况变得显明起来。Palm OS 已经是一个老化的平台,无论是运行的硬件,还是用户的期望,它都无法满足需要了。为了填平这个缺口,Palm 获得了微软 Windows Mobile 的授权,第一个搭载该系统的设备是 Treo 700w。  2005 年早期,Ed Colligan 成为公司的 CEO。尽管当时的 Palm 迫切需要一个新系统,但是 Colligan 却认为公司仍然有足够的时间。当时的 PDA 和智能手机市场看起来门栏很高,不易突破。2006 年的时候,Colligan 仍认为 PC 制造商不可能有什么作为“做 PC 的家伙们不会突然搞懂这些,他们不可能轻易进来”。当时,他认为 Palm 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和技术,领先对手多年,而谣言中的 iPhone 也不会有太大的威胁。  自从 2003 年将软件部门作为 PalmSource 分离之后,Palm 决定不再生产搭载 Palm OS 下一版本的设备。Palm OS 的下一个版本 Palm OS 6,后来被称作 Cobalt,是两个公司花费数年从头编写的系统。但是,无论是 Colligan,还是他的前任 Todd Bradley 都没有发布任何一个 Cobalt 设备。公司在手机和 PDA 中使用的是改进的 Palm OS 5 系统,同时为高级用户提供搭载 Windows Mobile 的 Treo 智能手机。  2007 年,Palm OS 5 已经严重落后于时代。同年,iPhone 发布,但没有 App Store。当时,传统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包括 Palm,仍没有看到 iPhone 将对市场产生的革命性影响,而 2007 年后期 Centro 系列的成功,也淡化了公司的危机意识。  当然,公司内部也意识到操作系统必须更新,否则会沦为一个 Windows Mobile 生产商。这个时候,它甚至不再拥有 Palm OS 5 和 Cobalt,这两个平台随着 PalmSource 的分离而去,随后,PalmSource 被日本公司 Access 收购。从 2006 年中期开始,Palm 的软件部门主管(后来的 CTO)Mitch Allen 开始为 Palm 的下一代操作系统搭建基础,代号”Nova“。  2007 年是很重要的一年,Palm 加快了新系统的开发步伐,这和两位重要人物的加入不无关系。  由于 Nova 系统缺乏 UI 层,Colligan 在 2007 年 2 月的时候雇佣了 Iventor 公司的员工,来做这件事情,同年第三季度的时候,Palm 收购了 Iventor。  在雇佣 Iventor 员工的时候,一位重要人物 Paul Mercer 成为 Palm 员工。他曾是苹果公司的 Mac 软件工程师,后来创建了 Tacit 软件,就是后来的 Pixo。当苹果为 iPod 设计轻量级的系统时,选择了 Pixo 公司。Pixo 的软件成为驱动 iPod 的底层系统。  Pixo 后来被 Sun 收购。不过在此之前,Mercer 就已经离开 Pixo,成立了 Iventor,提供类似于 Pixo 的服务。2006 年的时候,Iventor 和三星合作,开发了所谓的 iPod Killer“Yepp YP-Z5”。  同年,一家投资公司 Elevation Partners(由 Roger McNamee 和 U2 主唱 Bono 联合创立)决定向 Palm 投资 3.25 亿美元。投资公司希望已退休的苹果前副总裁 Jon Rubinstein 担任 Palm 的执行董事长。Ed Colligan 亲自拜访了在墨西哥别墅中的 Jon Rubinstein,说服他出山。Jon Rubinstein 显然不甘寂寞,在没有正式到 Palm 就职之前,他就开始了挖人行动,一个重点目标是苹果公司。  虽然 Jon Rubinstein 已经离开苹果一年,但是他在苹果的 iPhone 和 iPod 团队里有不少熟人。在 Rubinstein 的努力下,大量的人才来到了 Palm。  在 iPhone 发布之后,人们需要新的挑战,当 Rubinstein 告诉他们这是制造下一个经典产品的机会时,许多人动心了。曾在 Danger 和 Helio 的 Martias Duarte 拒绝了 Google 的职位,谢绝了老上司 Andy Rubin 的邀请,来到了 Palm。Mike Abbott 离开微软,来 Palm 管理软件团队。Palm 收购了一个初创公司 Lampdesk,其创始人是 Manu Chatterjee(后来负责了 Palm 的点金石配件)和前 Pixo 雇员 Greg Simon。  Palm 的挖人行动引起了乔布斯的注意。对于某些离开的员工,他曾亲自谈话,希望能够挽留。2007 年 8 月的时候,乔布斯找到了 Colligan,希望签署一个互不挖角的协议。Collgian 拒绝了,他告诉乔布斯,这种做法是错误,而且很可能是违法的。  当时的情况看起来很有希望。Ed Colligan 和 Jon Rubinstein 有魅力,有影响力,属于能成事的实干家。Palm 网罗的人才都是科技界顶尖的高手。而公司的 Windows Mobile  业务看起来很健康,能够给工程师们足够的时间去开发下一代的系统 Nova。  来自 Iventor 的 Mercer 团队开始奋力打造他们的 Nova 版本,代号为 Prima。Prima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系统,轻量,而且为移动系统设计,但是从技术上说,它非常糟糕,简单的任务需要大量的代码,应用的崩溃会产生连锁效应,尽管基于 Java,但是 Prima 代码使用的特定词汇却无人能够理解。  设计团队对于 Prima 也非常不满。当时 Duarte 已经开始用 Prima 制作”卡片界面“,和他合作的人中,有前 Helio 员工 Daniel Shiplacoff,以及 Rich Dellinger(开发了 webOS 的无打扰通知系统)。但是,Duarte 所希望实现的手势和动画效果,被系统糟糕的刷新率拖了后腿,而且系统不支持 alpha blending,因此按钮和图标只能是方块。来自设计上的微小改变,需要开发团队花费大量的时间实现,这意味着界面设计上只能不断妥协。  2008 年中期的时候,Palm 召集了关键的第三方开发者,向他们展示 Prima 的 API 和编程文档。所有人都表示了反对,他们认为系统太复杂太特别,不会有任何的用户,必须回到标准的方面来。  糟糕的是,曾希望和 Palm 合作运营 Prima 的 Verizon 毫无道理的退出了,这使得 Palm 最终和 Sprint 签了协议,而 Sprint 的用户远远少于 Verizon。同时,Windows Mobile 市场开始急速衰退,使得 Palm 借其争取时间的希望破灭了。  在这些糟糕的局势中,Colligan 和 Rubinstein 希望在下一年 2 月的 CES 大会上发布 Pre。  时间看起来远远不够。在 Elevation Partners 投资数月之后,Palm 的工程师们开始丧气了。公司高管们许诺了改变世界的机会;Duarte 画出了革命性用户界面的蓝图,但是 Mercer 系统的信奉者只有他手下的几个工程师。  这时候,平台主管 Greg Simon 和副总裁 Andy Grignon 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他们花了一周的时间,考虑以更激进的方式构建 UI 层:只使用 WebKit。这可以使得他们站在巨人的肩上,将一些难以实现的复杂任务交给 WebKit 完成。  在 Simon 和 Grignon 看来,使用 HTML 和 JavaScript 有着很大的优势,大量的功能可以很快实现,因为底层的标准很简单、直接,广为接受。另一方面,Duarte 领导的设计师们可以在脱离工程师的情况下,自己修改界面。  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因为 WebKit 的设计并没有考虑到手机,更没有考虑手机界面。但是一周之后,两个人做好了一个演示,以证明设计师的想法能够在网络引擎上实现。当软件主管 Mitch Allen 看到这个演示以后,他非常惊讶,允许 Grignon 带领一个 10 人团队,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把 Webkit 以及基本的功能在早期原型机上实现。这个机子叫做 Floyd,一个改造的 Treo 800w。当然,主管们并不确定这就是正确的方向。  这个计划的名字叫做”Luna”。  十人的 Luna 团队开始了秘密的工作,他们占据了 Palm 的一个会议室,用纸张把窗户遮了起来。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是 Palm 内部的初创公司。Luna 团队开始了日夜不息的工作,为完全基于网络标准的手机规划实现的细节。根据日程安排,他们只有一次机会,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在一个月不停歇的工作之后,Luna 实现了,它能工作了。团队的庆祝方式是在 Cupertino 的 Alexander’s Steakhouse 吃了一顿牛肉大餐,其消费金额几乎让软件主管 Mike Abbot 得了心脏病。不过从某种方面来看,他们做的工作完全值得这顿大餐。  2008 年 4 月,Pre 原型机开始出现在 Palm 总部。Luna 并不完美,特别是在内存不够的情况下,速度不够快。为了加快系统速度,Luna 团队把 Google 的 V8 Javascript 移植了过来,而 Android 到了 Froyo 才使用 V8 Javascript。这是一个敏感的时刻,G1 即将发布,竞争激烈,人们互不信任。Palm 的工程师化名在 Google 的邮件组询问问题,他们不想让 Google 知道  Palm 在用 Webkit 做什么。  但是,Mercer 的 Prima 也在开发中。为了解决两者的争端,公司把两个团队召到一起,对两个系统进行比较。在比试中,无论是开发速度,还是产品质量,Luna 都胜过了 Prima。虽然  Mercer 同样获得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改善 Prima,但大多数工程师都已经认定 Luna 才是未来。在 CES 之前的 6 个月,Abbot 最终宣布终止 Prima。  Mercer 被派了一个新任务,优化 WebKit ,但是人们很快发现,Mercer 把这个任务当做了推动自己理念的机会,他做了许多测试工具,以证明网络技术在移动设备上仍然不成熟。或许他是对的,但是 Palm 的工程师在努力推进它,他们在创造未来,而 Mercer 想要回到过去。  这时候,整个 UI 开始了改写。所有的员工开始为 Luna  的展示做准备。Palm 告诉 Sprint 高管,这只是为界面重新做一个皮肤,他们害怕当 Sprint 知道真相后退缩,因为他们在系统发布前的半年重写了系统的重要部分。  在 webOS 1.0 版本的时候,工程师们没有时间把 Prima 清除干净,他们的许多工作都是在考虑如何使基于网络的界面与旧的 Java 核心交互。当然,第三方开发者是接触不到 Java 架构的。  Duarte,Colligan 和 Rubinstein 开始试演 CES。他们了解其重要性,产品演示必须让人震惊,必须完美。一位员工说“Duarte 整天都在练习,我们也在做笔记。我们在演练的时候,把它当做是苹果发布会一样”。  2009 年 1 月的演示是一个完美的成功。虽然人们对合作商是 Sprint 这件事感到失望,但是对于 webOS 和 Pre,基本没有负面的评价。  不过,虽然 CES 上的演示都是真实的,系统的许多关键功能仍然缺失。因此,Palm 做了一个决定,在 CES 演示后到正式发布之前,来自媒体的人不能接触到设备。这使得人们怀疑公司是否真的准备好了。  对于 Sprint 来说,运营 Palm Pre 是一件重大的事情,他们也需要一个自己独占的出色产品。实际上,Sprint 在设备完成之前,就允许它在自己的网络上使用,这在美国运营商那里很少见,或许只有 iPhone 曾获得这样的待遇。  Palm Pre 在 2009 年 6 月 5 日美国上市。随后,CEO Ed Colligan 下台,将这个位置让给了 Jon Rubinstein。

  纳斯达克的持续故障已经导致数不尽的投资者陷入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以什么价格买卖了多少 Facebook 股票。  5月 18 日是 Facebook 上市的第一天,当天收盘时,罗伯特·格雷菲尔德(Robert Greifeld)纽约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的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SEC”)主席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他希望这位纳斯达克 OMX 集团 CEO 对当天的一系列故障以及 Facebook 的交易延迟作出解释。  格雷菲尔德没有接电话,因为他当天飞往硅谷,与 Facebook 高管一起参加远程敲钟仪式去了。但在目睹了当天的糟糕状况后,他认为最严重的问题已经解决,并乘坐中午的航班飞回东海岸。  由于手机坏了,他几乎有 5 个小时“与世隔绝”。但他并不知道,纳斯达克的持续故障已经导致数不尽的投资者陷入困惑:他们根本无法知晓自己以什么价格买卖了多少 Facebook 股票;他也不知道,SEC 主席正在到处找他。  3周后,格雷菲尔德依旧对当天的故障原因茫然不解,纳斯达克的工程师仍在展开技术排查。“你一觉醒来后,翻了个身,突然发现麻烦来了,而且无法摆脱。”格雷菲尔德接受采访时说。彼时,他正坐在办公室的会议桌旁吃着一种名叫“救生圈”(Life Savers)的糖果。  在各大金融公司的逼迫下,满怀歉意的格雷菲尔德上周承诺向投资者补偿 4000 万美元。而在与 60 余位利益相关方进行沟通后,纳斯达克在 Facebook IPO 当天遭遇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接受采访的包括投资者、做市商、监管者、纳斯达克高管,以及接近 Facebook 及其首席承销商摩根士丹利的人士。  无论是机构还是散户,5月 18 日的那起混乱的 IPO,都削弱了投资者对纳斯达克,乃至整个股市的信心。当天的故障导致 Facebook 投资者无法在股价下跌时抛售股票,而承销商则因为惹怒了投资者而回购股票。他们声称,由此产生的损失约为 5 亿美元。在瑞士银行上周五宣布因此损失3.5亿美元后,这一数字还将进一步增加。  格雷菲尔德曾经私下表示,其中的部分损失数据存在虚高的嫌疑。纳斯达克高管曾经对分析师表示,他们对任何可能的法律行动都有完善的应对措施。  对夏皮罗而言,5月 18 日的混乱局面虽然基本只局限于一只股票,但仍然让他回忆起 2010 年 5 月的“闪电崩盘”。彼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 5 分钟内狂泻 600 点,一些股票甚至因为故障而跌至 1 美分。据投资基金追踪机构 EPFR Global 测算,自那以后,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 3710 亿美元。通过贴现票据经纪人和交易所进行的股票交易量也出现下滑。  Facebook 的 IPO 似乎加剧了这一趋势。在截至上周三的 3 周内,小投资者从美国股票基金中净赎回 49 亿美元,其中有 30 亿美元发生在 Facebook IPO 后的第一周。  在 EPFR Global 总经理布拉德·达勒姆(Brad Durham)看来,纳斯达克可谓“成也 Facebook,败也 Facebook”。  Facebook 上周五报收于 27.10 美元,较 38 美元的发行价跌去 29%,1040亿美元的 IPO 市值也蒸发掉 300 亿美元。同期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则上涨0.9%。  “大家都在问:散户何时会回来?如果我们继续这么干,他们永远不会回来。”咨询公司 Aite Group 管理合伙人桑·李(Sang Lee)说。  格雷菲尔德称,虽然该公司使用的系统曾经成功应用于 400 起 IPO,但其中却存在一个设计缺陷,这或许正是搞砸 Facebook IPO 的主要原因。作为系统的常规步骤,也是核心步骤,投资者会通过排队交易确定 Facebook 的开盘价,但这一过程似乎受到了系统缺陷的干扰。随后,撤单量的大幅飙升堵塞了系统,导致纳斯达克推迟了交易开始时间。  纳斯达克表示,其计算机系统之所以瘫痪,部分是因为 IPO 程序允许投资者始终提交交易订单,直至 Facebook 开盘前,而不是在交易排队期间就阻止提交。  格雷菲尔德称,在 IPO 期间,他从纳斯达克技术官员处得到的是利好消息:在 Facebook 开始成功交易后,他们预计很快就会解决余下问题。格雷菲尔德称,如果他回到纽约,可能更有帮助。  格雷菲尔德说:“当时的信息似乎就是在告诉我们:一切顺利,出发吧。”因此,格雷菲尔德决定飞往 Facebook 总部,与他们一起远程见证 Facebook IPO。  回想当时,许多交易者表示,系统混乱如此之广泛,以至于他们开始怀疑 42 美元的开盘价是否准确。知情人士称,德银电子股票交易负责人琼斯·马科斯(Jose Marques)称:“从数学理论上而言,这是不可能的。”据交易者称,抛售订单开始堆集,并长时间堵塞,致使 Facebook 股价虚高。  知情人士称,SEC 调查这次事故,主要想了解 Facebook 提供给投资银行的财务及其他数据,是否正确地反映在投资银行在 IPO 前提供给客户的调研笔记中。  至于交易上的混乱,SEC 官员想知道的是,是否有纳斯达克工作人员封锁有关计算机系统故障的消息,该故障导致 Facebook 交易推迟 30 分钟。另外,SEC 还在调查,在出现故障后,纳斯达克是否向 Facebook 投资者提供了足够的信息。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SEC 想知道当天早上每一分钟所发生的事情。”SEC 计划通过筛选格雷菲尔德和其他纳斯达克官员的电话记录和电子邮件来了解相关信息。  更有甚者,一些 SEC 官员曾私下质疑,此次事故是否与美国证券交易在过去十年中所发生的转变有关,即从私有、成员拥有的公司向以利润为核心的公开交易公司转移。    纳斯达克创建于 1971 年,是世界上最早的电子交易所之一。今年 4 月,纳斯达克战胜纽约证券交易所,成为 Facebook IPO 交易所。  知情人士称,作为优惠条件,纳斯达克缩短了 Facebook 加入备受关注的纳斯达克 100 指数的等待时间,即从 2 年缩减至 3 个月。  5月 11 日,纳斯达克对 IPO 系统进行了测试,发行了 620 万股假定股票,开盘价为 56 美元,交易代码为“ZWZZT”。测试结果一切正常。  四天后,纳斯达克对开盘交易进行了测试,已 62 美元的价格发行了 1100 万股假想股票。随后又以 45 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 4310 万股股票。  5月 17 日,即 Facebook IPO 的前日,纳斯达克又以 55 美元的发行价测试了 5300 万股假想股票。  位于纳斯达克总部 51 层的工程师和程序师们对测试结果感到满意,并且成功地调试好了计算机系统,以应对庞大的 Facebook IPO 交易。  5月 17 日股市收盘后,Facebook 将发行价定为 38 美元,即将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高科技企业 IPO,为公司估值 1040 亿美元。  在 Facebook 总部,员工们举办了一个晚上的 Hackathon 大赛(聚在一起进行计算机编程)。而股票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则排队订购 Facebook 发行的4.844亿股股票。  17日晚,格雷菲尔德在旧金山睡了几个小时觉。第二天早上 6 点 30 分,Facebook CEO 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远程敲响了开市钟,格雷菲尔德鼓掌祝贺。  随后,穿着带有 Facebook Logo 的灰色T恤的格雷菲尔德绕过人群,来到会议室召开会议。他向《华尔街日报》记者表示,一切正常,纳斯达克已经为 Facebook 交易做好了准备。  开盘一分钟后,Web 开发顾问约瑟夫·科恩(Joseph Cohn)就通过 Fidelity Investments 以 45 美元的价格订购了 35 股 Facebook 股票,随后又另外以 40 美元的价格订购了 40 股。    知情人士称,美国东部时间 10 点 15 分,纳斯达克召开了一次只允许收听的电话会议,旨在帮助经纪人和交易者顺利进行交易。30分钟后,纳斯达克开始接受来自急于购买或出售 Facebook 股票的公司的报价。  但是在 10 点 50 分,即 Facebook 开始交易前的 10 分钟,整个美国的交易者开始交换电子邮件,称他们在订单变化或取消方面遭遇麻烦,无法确认。  在硅谷的宾馆内,格雷菲尔德拨通了专供高管、专家和特定员工使用的纳斯达克私线电话,该线路主要用于在重大 IPO 或重要事件中进行及时沟通。  格雷菲尔德和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埃里克·诺尔(Eric Noll)都坐在电话旁,等着听“一切正常”的消息。  在摩根士丹利纽约总部,公司董事长兼 CEO 詹姆斯·戈尔曼(James Gorman)从 40 楼办公室来到五楼的交易平台上,观看 Facebook IPO 。  但就在接近 11 点时,纳斯达克称,开盘时间推迟 5 分钟。就在交易者和摩根士丹利高管倒计时之际,纳斯达克的开放线路沉静下来。  主持电话会议的纳斯达克副总裁托德·格鲁布(Todd Golub)此前一直阶段性的公布最新进展,此时已经停止讲话。  格雷菲尔德此时也在他的私人线路上静听,他还希望自己的手机电池能够坚持得久一些。他已经决定迅速赶往机场,能在下午返回到东海岸。  11点 13 分,纳斯达克向交易者发出一个令人不安的电子消息:Facebook 开盘将延迟。  整个纳斯达克办公室一片惊慌,咨询服务平台(help-desk)代表告诉经纪人,稍后会接到订单确认消息。  11点 28 分,纳斯达克发出另一条消息:交易预计将于 11 点 30 分开始。  Facebook 的开盘价为 42 美元,较 38 美元的发行价高出 10%,表现令人满意。  纳斯达克称,开盘交易后,约 7000 万股 Facebook 股票易手,较 Facebook 测试的数量多出1/3。随后,戈尔曼离开了摩根士丹利的交易平台。    格雷菲尔德过了机场安检,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说:“这是一次有序的交易,这是一个有序且流动的市场。我有一个想法,就是能够回到办公室。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但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  格雷菲尔德也知道,在订单确认方面还有问题,但他认为,与之前的问题相比,这些问题无关简要。他说:“他们告诉我出现订单确认问题,但我知道他们尽力了,我没有理由怀疑他们。”  而科恩则十分紧张,投资者计算机屏幕显示他的两笔小订单仍处在“待定”状态。随后,他在 11 点 36 分向 Fidelity Investments 取消了交易。  他要求 Fidelity Investments 对交易取消进行确认,但却被搁浅了。Fidelity Investments 代表称,由于纳斯达克故障,他们也无能为力。  其他交易者也是如此,他们订单无法被确认。11点 59 分,纳斯达克称,他们正在调查相关问题。  洛杉矶股票经纪公司 JonesTrading 高级交易者克里斯·维尔德曼(Chris Wildman)打电话给另一名经纪人,希望能够得到答案。而该经纪人称:“咱们得到的消息都一样多。”  一名经纪人告诉维尔德曼:“我的客户开始向我尖叫了。”  12点 14 分,格雷菲尔德乘飞机离开旧金山,赶往新泽西纽华克市(Newark, N.J。)。  许多投资者目前并不知道他们拥有多少股 Facebook 股票,以什么样的价格买进。下午 1 点左右,纳斯达克称计划以人工方式确认 Facebook 股票交易,然后再通过电子方式确认。  1点 50 分,纳斯达克公布延迟已久的确认消息。在 1 点 50 分左右,约 1200 万股 Facebook 股票易手。几分钟后,Facebook 股价下挫 2 美元。  一些经纪公司和客户发现,他们所拥有的 Facebook 股票多于实际购买的数量,这导致了随后出现的一波抛售狂潮。  来自投资银行的交易人员称,大量的抛售在交易初期容易处理,而不是在交易发生两个小时后,因为当时拥有大量买家和卖家。  知情人士称,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人打电话给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因为他们接收不到来自纳斯达克的任何交易确认信息。  纳斯达克负责交易运营的执行副总裁诺尔当天也接到大量的电子邮件,抱怨同样的事情。知情人士称,诺尔的回答是,对这种混乱局面感到“吃惊”。也有消息称,诺尔承认该问题的存在,但并未作出过多评论。    “这是彻底缺少通信的结果。”券商公司 Instinet 销售交易负责人马克·特纳(Mark Turner)说道。一些经纪人感到挫折,原因是在他们打电话给纳斯达克来确认订单时不得不等待接听,最长等了一个小时。特纳称:“在某一时刻,我们曾经打通了电话,解决了一些问题,但随后电话就被挂掉了。”  由于飞在3.7万英尺的高空,格雷费尔德没能获悉这些混乱的阶段。他手头有一部固定电话,但却不能正常使用,而且飞行中也没有互联网连接。  在着陆以后他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是什么导致了确认订单相关的问题?测试程序是如何错失导致 IPO 交易开盘受损的错误的?如果纳斯达克的软件能象设计的那样正常运作,那么这个设计本身存在缺陷吗?他在一张纸上列出了这些问题的图表。  在地面上,纳斯达克董事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来计划在第二天早上召开一次紧急的董事会会议,就此次故障向贵公司 CEO 及其副手提出问题。  到收盘时,Facebook 股价报收于 38.23 美元。摩根士丹利及其他承销商回购了特定数量的股票,以避免其价格跌破每股 38 美元的 IPO 价格。  在刚刚收盘以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主席玛丽·夏皮罗(Mary Schapiro)就已打电话给格雷费尔德,但后者当时并未收到电话,随后才知道。  三分钟以后,夏皮罗向格雷费尔德的纽约办公室打了电话,希望传达她对 Facebook IPO 交易的担忧情绪。夏皮罗对无法联系到格雷费尔德感到惊奇,并向其助理留了一条信息。  到 17:07,格雷费尔德在纽约着陆。他在大约 6 点钟给夏皮罗驳回电话,尽可能好地总结了 Facebook IPO 交易所遇到的问题。  在这项 IPO 交易的几天以后,格雷费尔德和另外一名纳斯达克员工造访了摩根士丹利的一名公司财务官员,这名官员没有卷入该行对 Facebook 交易的管理。格雷费尔德表达了对这种混乱情况的痛悔情绪,但并未要求与戈尔曼会面,后者仍因交易故障而感到愤怒。  随后一周,戈尔曼在一次员工会议上指责纳斯达克称,该交易所的故障导致 Facebook 交易在最初几个小时中遇到了“史无前例的混乱和无秩序”。  格雷费尔德称,这种错误并非表明纳斯达克或金融市场没有为大型股票发售交易做好准备的迹象。他表示,他决定进行 Facebook IPO 交易是基于纳斯达克技术人员向其提供的信息。“他们说是,然后我们就说进行吧。”他说道。  在 Facebook IPO 交易结束后召开的一次两个小时的电话会议上,纽约州投资者科恩说服 Fidelity 取消了 Facebook 订单,他说道。Fidelity 称,该公司已经与蒙受了损失的客户解决了“许多纠纷”,目前正寻求是否可能会有更多的解决方案。  对科恩来说,这项 IPO 交易留下了一个不可磨灭的印象:“我在那一天的体验是,市场建立起来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处理故障。在有技术时,你能完成更多的工作;但当出故障时,就会发生很大的失败。

分类:兴趣

时间:2016-10-13 14: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