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少年2.2万卖肾买苹果机追踪:泌尿科副主任亲自操刀

  • 分类:兴趣

  ,17岁安徽少年王某上网找到黑中介,远赴千里之外的湖南省郴州市卖了一只肾。术后,王某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检查结果为肾功能不全,经鉴定其伤情构成重伤、三级伤残。  近日,介绍该少年卖肾的“黑中介”何伟、尹申、唐世民 3 人以及为该少年实施手术的“黑医生”宋忠于和提供手术场地的苏开宗等人,被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提起公诉,该区法院将择期开庭审理。同时,检察机关另外追诉的 4 名犯罪嫌疑人正在审查起诉中。据了解,这是郴州市首例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    检察院审查查明,被告人何伟因欠下很多债务,于是想通过做非法买卖人体活体肾脏的中介牟取利益。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何伟联系被告人尹申,为其寻找肾脏供体(人体活体肾脏供应者),并承诺每找一名供体付给其2.5万元(包括付给供体的费用、中介费和供体的日常生活费)。尹申表示同意,并告知何伟,其 QQ 群里有很多卖肾的供体。  2011年 3 月下旬的一天,何伟通过被告人唐世民联系到被告人苏开宗,告诉被告人苏开宗要用其手术室做血管缝合手术,并承诺每做一台手术付给苏开宗 6 万元、付给唐世民 1 万元。苏开宗答应了二人的请求,然后按照何伟的要求在手术室增添了麻醉机,在病房增添了沙发等配套设施,安排本院一个护士协助手术。  在苏开宗购买了麻醉机后,何伟又联系到郴州市某医院麻醉科医生黄龙东去调试麻醉机,并要其作为肾脏移植手术的麻醉师,承诺事后给其辛苦费。黄龙东答应了。  2011年 4 月中旬,何伟要被告人唐世民为其找一个护士和一个医生作为手术时的助手。唐世民找到郴州市某医院泌尿外科护士黄美,黄美又找到郴州市某医院急诊科医生其老公杨峰。唐世民要二人帮忙做手术并承诺事后给二人辛苦费,二被告人均表示同意。  2011年 4 月的一天,何伟打电话给云南省某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被告人宋忠于,要其来郴州市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并承诺每做一例手术付其 5 万元辛苦费和 2000 元路费。宋忠于表示同意。  同月,尹申通过卖肾 QQ 群发帖寻找肾源,标价2.3万元一个供体,并联系到两个供体。何伟要尹申赶快将这两名供体约到郴州市。接着,何伟联系到湖南省益阳市一名叫老黄(在逃)的中介,要他找两名需要肾脏植入的受体来郴州做手术。二人谈好每做一例手术老黄付给何伟 22 万元。    2011年 4 月 18 日、19日,供体黄某、王某(1994年 3 月 31 日出生)坐火车先后来到郴州市区与尹申见面。尹申安排二人在郴州市工行路一出租屋里住下。  2011年 4 月 20 日、21日两天,何伟安排段赛飞和尹申带黄某、王某与两名受体到郴州市某医院做手术前的身体检查。  2011年 4 月 27 日,何伟通过唐世民找到苏开宗,请他提供手术室。苏开宗为牟取利益,在明知是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而本医院没有资质的情况下,仍答应给被告人何伟提供手术室。  2011年 4 月 28 日 21 时许,何伟、尹申、唐世民等人和供体王某以及受体来到某医院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  29日早上 6 时许,手术完成。老黄付给被告人何伟 15 万元人民币和 1 万美元。被告人何伟将 1 万美元兑换成 66360 元人民币,付给苏开宗 6 万元、宋忠于5.2万元、黄龙东 5000 元、杨峰 5000 元、黄美 3000 元、唐世民 1 万元、尹申 3000 元。2011年 5 月 2 日中午,王某出院时,被告人何伟给了他2.2万元。被告人何伟在这次交易中获利 56360 元。苏开宗共付给张红杰 600 元。    近年来,相关部门一直都在开展人体器官移植专项整治行动,但由于国内器官捐献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由于器官移植的市场需求和供给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各地依然存在着器官交易的地下黑市,一些医疗机构更是直接参与非法器官的买卖活动。  为此,一方面无疑需要尽快完善相关的法律和制度,从制度层面上引领和鼓励更多的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另一方面,则需要依法加大法律惩罚的力度。从 2011 年 5 月 1 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将组织他人卖器官入刑,这项新增的罪名弥补了以前的法律空白,希望其能发挥应有的震慑作用。

  睡觉时,突然电话响起,你被告知要参加考试。立刻拿上准考证出门,却眼睁睁看着钱和准考证被抢走……此时,峰回路转,你穿越到一个魔域,在魔域完成修炼的你已不再是吴下阿蒙,穿越回来终于夺回准考证。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的你赶到考场发现考试早已结束,而地上留下一个神秘的箱子……  这可不是什么穿越剧,这是浙江工业大学 3 个学网络工程的大三男生设计的游戏。而这款游戏从校园内红到了校园外,连杭州知名的软件开发商都看中这个小团队。    这款以工大为背景的 RPG (角色扮演)游戏叫做《梦回工大》,最早被发布在了“工大人”的微博主页上。  “最近穿越比较火,我们在游戏中也穿越了一回,”制作者徐凯锋说。打开游戏,你会来到浙工大著名的向日葵草地,天旋地转,穿越到一个以小和山为原型的“魔域”,想要穿越回来,就要完成一个个任务。  这款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里面的场景用的都是浙工大的现实场景。这可花了制作者不少功夫,用徐凯锋的话说,因为把故事设计在现实中的大学,这就对制图能力有了很大的要求。“不能像其他 RPG 游戏那样随心所欲地布置地图,必须按照工大的建筑布局来绘制游戏地图。”  游戏中还有各种校园任务,例如帮同学传话、回答同学有关考试的问题、帮老人拿东西,在完成任务后会得到相应的奖励。  发布当天,这款游戏就在微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校园网上也吸引了上千次的浏览量。徐凯锋说,最初《梦回工大》只是在学校的内网发布了一个帖子并提供了下载地址,没想到当天就有很多人回帖,“那天晚上去食堂吃饭时还听到有人在谈论怎么玩这个游戏”,这让他有点小得意。  作为游戏的三个设计者之一,徐凯锋也是他们团队的队长。他的队友吴鑫海和曹龙春都和他一样是浙江工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大三的学生。他们给团队起的名字叫做“蚂蚁”,意味着合作方能成功。徐凯锋说,等到把《梦回工大》完结后,他们想要以杭州为背景再开发一款游戏,这个可能要更长时间。    令徐凯锋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连杭州阿皮吉科技有限公司的 CEO 戈莉莉也看上了他们的作品,“我们公司里正好就有这样类型的游戏,正需要这样有才的大学生,真想挖过来!”  戈莉莉告诉记者,把校园生活放进游戏里,思路肯定是好的。她给几个男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只是因为兴趣而做一款游戏,大可以把场景放在某个校园或者某个城市,但是一旦要投入商业,要考虑投入产出比,就一定要将“网”撒得大一点。不然引起的共鸣小,受众面也小。“现在的游戏动辄都是全球竞争了,”戈莉莉说。  “只要多玩游戏,多吸收和体验,积累更多的经验,相信会有更好的创作,毕竟这只是第一次尝试。”戈莉莉对几个男生的未来很有信心。  天使投资人李治国也表示愿以“过来人”的身份分享自己的经验:如果一款地域太明显、受众太小的游戏,是很难在 App store 里出挑。“可以做校园主题,不拘泥于某个校园,这样所有的学生都会用。” 李治国举例道,“比如以音乐为主题,爱音乐的人都会下载,市场就大了。”  “好的产品都是从一次次尝试中得来的。”对于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练手时就有有创意的作品,李治国相信,这几个技术宅,不会停留于此。

  3月 30 日消息,据腾讯微博“电商之道”嘉宾派代网分析师李成东爆料,京东商城将触角延向在线售票领域,其火车票业务已于今日上线。  有消息称,京东火车票业务是与铁友旅行网通过合作展开。不过,在京东网站上,并没有发现铁友旅行的合作方介绍,该消息目前也并未获得京东方面证实。  在今年春运期间,铁道部启用 12306 网络订购系统来统筹火车票的在线预订问题,不过,该网站上线后被网友指责速率过慢,经常宕机等不良体验。有消息指出,铁道部已于日前和其它互联网分销平台商展开过小规模的洽谈,以寻求多方共建网上火车票预订业务。  在火车票预售之外,京东商城已于去年底开始在旅游方面展开布局。目前已形成机票、酒店、火车,三大产品矩阵,对携程、去哪儿、酷讯等垂直旅行预订网站造成合围。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家涉入旅游市场的国内综合 B2C 电商平台。同在 2011 年,淘宝推出淘宝旅游平台,并在该年完成 109 亿元的销售额,近日,支付宝也宣布涉入火车票预订业务。  据艾瑞数据显示,2011年在线旅行预订市场第三方在线代理商营收规模为 90.5 亿元,与 2010 年相比增幅为 33.9%,未来在旅游票务代理方面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北京时间 4 月 24 日消息,科技博客 ReadWriteWeb 周一发表文章称,鉴于 Facebook 的庞大规模,以及 Twitter 自身的局限性,如果 Twitter 继续在相同领域与 Facebook 竞争,那么结果只有两个:被 Facebook 击败后被迫做出调整,或者是被谷歌和苹果等竞争对手并购。    Twitter 拥有一大群忠实的用户,我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因此不要掺杂个人情感来看待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主要是关于 Facebook,以及 Facebook 将如何战败 Twitter 而迫使后者做出改变,或者是迫使 Twitter 成为苹果和谷歌等竞争对手的并购对象。  交互式营销公司 BGT Partners CEO 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e)就持有这样的观点。克拉克称,Facebook 暴露出了 Twitter 的主要缺点,包括 140 个字符限制,以及持续创收能力问题。  克拉克认为,单凭 Facebook 的庞大规模,以及 Twitter 自身的局限性,就将使得这项曾经备受追崇的服务“过时”。  克拉克说:“字符长度限制是个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能够轻松获得更丰富的内容。Twitter 要想独立生存,并获取足够营收以形成稳定的业务模式将遭遇挑战。最有可能的结果是,Twitter 最终将被谷歌、苹果或 Facebook 收购。”  这并不是说 Twitter 不受用户欢迎,正如《赫芬顿邮报》联合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所说,Facebook、Twitter 及其它社交网络创造了一个新趋势,即自我表现成为新的娱乐方式。  但问题的关键是,Twitter 尚未盈利,当前并不是一项十分有利可图的服务。如果 Twitter 继续在相同领域与 Facebook 竞争,那么这种情况很难发生改变。  不可否认,Facebook 也在模仿 Twitter 在广告点进率(click-through rates)方面的成功,但品牌广告商很难利用 Twitter 页面创收,而且大部分潜在的创收模式均被第三方抢得先机。  当然,Twitter 也进行过一些重大尝试,包括向第三方开发人员开放 API。但结果却是,开发人员通过开发应用等方式获得不菲营收,而 Twitter 却被遗忘。  Twitter 面临的最大挑战或许在于,它并不像 Facebook 和 Pinterest 那样鼓励用户互动。研究人员邓肯·瓦特(Duncan Watts)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 50% 的 Twitter 消息来自 2 万名用户。  瓦特称,这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只是进行阅读,而不是写作。Twitter 中的大部分内容由小部分人完成的。  这也并不是说 Twitter 在这方面的表现不够出色。正如路透社记者菲利斯·塞尔蒙(Felix Salmon)所说:“Twitter 用户的写作能力令人吃惊,去年 6 月 Twitter 用户数量突破 2 亿,日消息发送量达到了 2 亿条,相当于 8163 本《战争与和平》。”  但克拉克指出:“Twitter 当前的最大问题在于,缺少真正的活跃用户。确实,Twitter 拥有大量注册用户,但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活跃用户。”  而这正是 Twitter,或者是克拉克所预测的 Twitter 买家所面临的挑战:活跃用户。在当前仍处在发展阶段的社交媒体领域,活跃用户才是有利可图的用户。Twitter 需要找到这样的用户,否则我们这些所有喜欢 Twitter 的用户可能要被迫寻找另一个新的微博服务。

Premature scaling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 Jamie C. Lin  文/Jamie  说到底我是认为创业者太早拿到创投的钱是一个诅咒,因为这件事情我自己干过。2000 年,当我们创立硕网没多久,就拿到了上亿的创投资金 — 那是一个疯狂的达康年代,大概跟这几年的中国差不了多少。  「你们现在有钱了,赶快成长吧!」创投们说。  于是我们开始疯狂的雇人,在一年之内,团队从 20 人变成了 120 人 — 真的很疯狂,大部分人只经过 30 分钟的面试,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那时候最有名的说法,是你今天不雇这个人,明天他就被另一个网络公司抢走了。反正进来之后还有三个月的可以试用,觉得不错的就不能让他跑掉。  问题是,我们根本还没有找到商业模式。事实上,我们根本连  (PMF) 都还没找到。所以一个已经有 120 人的公司,还要从原本的 B2C 电子商务 到 B2B,再从 B2B 电子商务 Pivot 到内容管理、搜索引擎、知识管理,最后才在专利、智财权管理找到我们的 PMF。那已经是两年多后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这两年之中,我们几乎是白白浪费掉 100 个人的人事成本,把好几千万的现金丢到水里面,只因为我们太急着「成长」。  当然如果浪费掉的只是钱,那也就算了。但事实是当一个公司有 83% 的员工都是新来的,各自从他们原来的公司带来各式各样的文化 (读为「陋习」),那身为一个原来的团队,要适应「新公司」的不是他们,变成是你。你大概很难想象那是多么痛苦的过程,当你在外面打拼、跑案子、谈合作,想办法帮公司找出路,回到家里面却已经有人开始搞党派、争权力、互捅,还捅你,在你们当初辛辛苦苦建立,目标是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公司里面。那,是非常非常痛的领悟。  当然,硕网的情况是极端,发生在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时空背景下。不过当我从创业者变成了投资人,我发誓我要成为一个真正帮忙的投资人,而不是让创业者亲身经历我体会过的那些狗屁事。所以 的投资哲学,是在团队们找到 PMF 之前,透过的辅导,帮助你更快找到它。而在你找到 PMF 后,真正需要资金去建立商业模式、规模化之时,再提供资本给你运用。  这当然会引来一些批评,认为我很小气,创投那么有钱,先给个几十万有多难,非要等到人家「成功」才要把钱掏出来。事实上,真的一点也不难,洒钱谁不会,问题是那样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有在帮创业者。况且如果你反过来想,假设事实证明我们的辅导是没有价值的,那等到创业者「成功」之后,为什么他要给我们投资?凭一只合约?那也太天真。如果你从这观点去看,我们的做法同样冒着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们必须要真的提供价值,才能赢得未来的投资机会。  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互动方式,甚至比 Y-Combinator 的模式还好。投资,在还没有充分了解之前,短短 30 分钟的谈话,就让一个投资人成为你的股东,对团队而言是一个极大的风险。相信我,好的投资人会带你上天堂,烂的投资人会让你比在地狱还不如,这点你可以问问所有网络圈的前辈,每个人都有数不完的故事可以告诉你。  不过当然,事情也不一定就是非黑即白。appWorks 育成计划两年来办了四届,我们也不断的在尝试、学习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在帮创业者。我们观察发现,有一些参与育成的团队,为了求生存,一边创业,一边还是接了一些跟核心业务没有相关的外包案。这样的情况,我们认为当然不利于创业成功。  所以从几个月前,我们开始跟这些团队们做一个新的实验,由 appWorks 提供他们一笔小小的资金 (约 50-100万),帮助他们可以不用担心生活,专心在创业之上。由于我们把金额限制在核心团队的生活所需,所以并不会带来资金太过充裕的反效果,而参与这个实验的团队们也认为这笔钱有助于减少他们的困扰,让他们有更多心思在做出市场想要的产品之上。  最后我们决定把这个服务,正式命名为「appWorks 种子投资计划」,并且让所有的 appWorks 育成的团队都可以享用。重点它是一个「选配」,意思是我们不强迫参与育成计划的团队,都必须要拿这笔钱。毕竟它是一笔相对贵的资金 (你需要稀释 6% 左右的股本),而我们的经验是大多数来 appWorks 的团队都希望能够 ,然后在日后用更高的估值去募「规模化」需要的资金。我们甚至会鼓励所有团队不要拿这笔钱,让 appWorks 用六个月育成所提供的服务,去证明我们的价值,去赢得未来投资你的机会。  是的,本善创投基金要成立了,appWorks 再来会有一笔不小的钱可以运用,但在投资上面,我们还是会坚持当初的理念— 资金,应该只提供在创业者真正需要的时候。

少年2.2万卖肾买苹果机追踪:泌尿科副主任亲自操刀

  ,17岁安徽少年王某上网找到黑中介,远赴千里之外的湖南省郴州市卖了一只肾。术后,王某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检查结果为肾功能不全,经鉴定其伤情构成重伤、三级伤残。  近日,介绍该少年卖肾的“黑中介”何伟、尹申、唐世民 3 人以及为该少年实施手术的“黑医生”宋忠于和提供手术场地的苏开宗等人,被郴州市北湖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提起公诉,该区法院将择期开庭审理。同时,检察机关另外追诉的 4 名犯罪嫌疑人正在审查起诉中。据了解,这是郴州市首例非法买卖人体器官案。    检察院审查查明,被告人何伟因欠下很多债务,于是想通过做非法买卖人体活体肾脏的中介牟取利益。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何伟联系被告人尹申,为其寻找肾脏供体(人体活体肾脏供应者),并承诺每找一名供体付给其2.5万元(包括付给供体的费用、中介费和供体的日常生活费)。尹申表示同意,并告知何伟,其 QQ 群里有很多卖肾的供体。  2011年 3 月下旬的一天,何伟通过被告人唐世民联系到被告人苏开宗,告诉被告人苏开宗要用其手术室做血管缝合手术,并承诺每做一台手术付给苏开宗 6 万元、付给唐世民 1 万元。苏开宗答应了二人的请求,然后按照何伟的要求在手术室增添了麻醉机,在病房增添了沙发等配套设施,安排本院一个护士协助手术。  在苏开宗购买了麻醉机后,何伟又联系到郴州市某医院麻醉科医生黄龙东去调试麻醉机,并要其作为肾脏移植手术的麻醉师,承诺事后给其辛苦费。黄龙东答应了。  2011年 4 月中旬,何伟要被告人唐世民为其找一个护士和一个医生作为手术时的助手。唐世民找到郴州市某医院泌尿外科护士黄美,黄美又找到郴州市某医院急诊科医生其老公杨峰。唐世民要二人帮忙做手术并承诺事后给二人辛苦费,二被告人均表示同意。  2011年 4 月的一天,何伟打电话给云南省某医院泌尿科副主任医师被告人宋忠于,要其来郴州市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并承诺每做一例手术付其 5 万元辛苦费和 2000 元路费。宋忠于表示同意。  同月,尹申通过卖肾 QQ 群发帖寻找肾源,标价2.3万元一个供体,并联系到两个供体。何伟要尹申赶快将这两名供体约到郴州市。接着,何伟联系到湖南省益阳市一名叫老黄(在逃)的中介,要他找两名需要肾脏植入的受体来郴州做手术。二人谈好每做一例手术老黄付给何伟 22 万元。    2011年 4 月 18 日、19日,供体黄某、王某(1994年 3 月 31 日出生)坐火车先后来到郴州市区与尹申见面。尹申安排二人在郴州市工行路一出租屋里住下。  2011年 4 月 20 日、21日两天,何伟安排段赛飞和尹申带黄某、王某与两名受体到郴州市某医院做手术前的身体检查。  2011年 4 月 27 日,何伟通过唐世民找到苏开宗,请他提供手术室。苏开宗为牟取利益,在明知是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而本医院没有资质的情况下,仍答应给被告人何伟提供手术室。  2011年 4 月 28 日 21 时许,何伟、尹申、唐世民等人和供体王某以及受体来到某医院做人体活体肾脏移植手术。  29日早上 6 时许,手术完成。老黄付给被告人何伟 15 万元人民币和 1 万美元。被告人何伟将 1 万美元兑换成 66360 元人民币,付给苏开宗 6 万元、宋忠于5.2万元、黄龙东 5000 元、杨峰 5000 元、黄美 3000 元、唐世民 1 万元、尹申 3000 元。2011年 5 月 2 日中午,王某出院时,被告人何伟给了他2.2万元。被告人何伟在这次交易中获利 56360 元。苏开宗共付给张红杰 600 元。    近年来,相关部门一直都在开展人体器官移植专项整治行动,但由于国内器官捐献体系尚未完全建立,由于器官移植的市场需求和供给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各地依然存在着器官交易的地下黑市,一些医疗机构更是直接参与非法器官的买卖活动。  为此,一方面无疑需要尽快完善相关的法律和制度,从制度层面上引领和鼓励更多的公民自愿捐献器官;另一方面,则需要依法加大法律惩罚的力度。从 2011 年 5 月 1 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八)将组织他人卖器官入刑,这项新增的罪名弥补了以前的法律空白,希望其能发挥应有的震慑作用。

  睡觉时,突然电话响起,你被告知要参加考试。立刻拿上准考证出门,却眼睁睁看着钱和准考证被抢走……此时,峰回路转,你穿越到一个魔域,在魔域完成修炼的你已不再是吴下阿蒙,穿越回来终于夺回准考证。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的你赶到考场发现考试早已结束,而地上留下一个神秘的箱子……  这可不是什么穿越剧,这是浙江工业大学 3 个学网络工程的大三男生设计的游戏。而这款游戏从校园内红到了校园外,连杭州知名的软件开发商都看中这个小团队。    这款以工大为背景的 RPG (角色扮演)游戏叫做《梦回工大》,最早被发布在了“工大人”的微博主页上。  “最近穿越比较火,我们在游戏中也穿越了一回,”制作者徐凯锋说。打开游戏,你会来到浙工大著名的向日葵草地,天旋地转,穿越到一个以小和山为原型的“魔域”,想要穿越回来,就要完成一个个任务。  这款游戏最大的特点,就是里面的场景用的都是浙工大的现实场景。这可花了制作者不少功夫,用徐凯锋的话说,因为把故事设计在现实中的大学,这就对制图能力有了很大的要求。“不能像其他 RPG 游戏那样随心所欲地布置地图,必须按照工大的建筑布局来绘制游戏地图。”  游戏中还有各种校园任务,例如帮同学传话、回答同学有关考试的问题、帮老人拿东西,在完成任务后会得到相应的奖励。  发布当天,这款游戏就在微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校园网上也吸引了上千次的浏览量。徐凯锋说,最初《梦回工大》只是在学校的内网发布了一个帖子并提供了下载地址,没想到当天就有很多人回帖,“那天晚上去食堂吃饭时还听到有人在谈论怎么玩这个游戏”,这让他有点小得意。  作为游戏的三个设计者之一,徐凯锋也是他们团队的队长。他的队友吴鑫海和曹龙春都和他一样是浙江工业大学网络工程专业大三的学生。他们给团队起的名字叫做“蚂蚁”,意味着合作方能成功。徐凯锋说,等到把《梦回工大》完结后,他们想要以杭州为背景再开发一款游戏,这个可能要更长时间。    令徐凯锋他们意想不到的是,连杭州阿皮吉科技有限公司的 CEO 戈莉莉也看上了他们的作品,“我们公司里正好就有这样类型的游戏,正需要这样有才的大学生,真想挖过来!”  戈莉莉告诉记者,把校园生活放进游戏里,思路肯定是好的。她给几个男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只是因为兴趣而做一款游戏,大可以把场景放在某个校园或者某个城市,但是一旦要投入商业,要考虑投入产出比,就一定要将“网”撒得大一点。不然引起的共鸣小,受众面也小。“现在的游戏动辄都是全球竞争了,”戈莉莉说。  “只要多玩游戏,多吸收和体验,积累更多的经验,相信会有更好的创作,毕竟这只是第一次尝试。”戈莉莉对几个男生的未来很有信心。  天使投资人李治国也表示愿以“过来人”的身份分享自己的经验:如果一款地域太明显、受众太小的游戏,是很难在 App store 里出挑。“可以做校园主题,不拘泥于某个校园,这样所有的学生都会用。” 李治国举例道,“比如以音乐为主题,爱音乐的人都会下载,市场就大了。”  “好的产品都是从一次次尝试中得来的。”对于还没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练手时就有有创意的作品,李治国相信,这几个技术宅,不会停留于此。

  3月 30 日消息,据腾讯微博“电商之道”嘉宾派代网分析师李成东爆料,京东商城将触角延向在线售票领域,其火车票业务已于今日上线。  有消息称,京东火车票业务是与铁友旅行网通过合作展开。不过,在京东网站上,并没有发现铁友旅行的合作方介绍,该消息目前也并未获得京东方面证实。  在今年春运期间,铁道部启用 12306 网络订购系统来统筹火车票的在线预订问题,不过,该网站上线后被网友指责速率过慢,经常宕机等不良体验。有消息指出,铁道部已于日前和其它互联网分销平台商展开过小规模的洽谈,以寻求多方共建网上火车票预订业务。  在火车票预售之外,京东商城已于去年底开始在旅游方面展开布局。目前已形成机票、酒店、火车,三大产品矩阵,对携程、去哪儿、酷讯等垂直旅行预订网站造成合围。  事实上,这不是第一家涉入旅游市场的国内综合 B2C 电商平台。同在 2011 年,淘宝推出淘宝旅游平台,并在该年完成 109 亿元的销售额,近日,支付宝也宣布涉入火车票预订业务。  据艾瑞数据显示,2011年在线旅行预订市场第三方在线代理商营收规模为 90.5 亿元,与 2010 年相比增幅为 33.9%,未来在旅游票务代理方面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北京时间 4 月 24 日消息,科技博客 ReadWriteWeb 周一发表文章称,鉴于 Facebook 的庞大规模,以及 Twitter 自身的局限性,如果 Twitter 继续在相同领域与 Facebook 竞争,那么结果只有两个:被 Facebook 击败后被迫做出调整,或者是被谷歌和苹果等竞争对手并购。    Twitter 拥有一大群忠实的用户,我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因此不要掺杂个人情感来看待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主要是关于 Facebook,以及 Facebook 将如何战败 Twitter 而迫使后者做出改变,或者是迫使 Twitter 成为苹果和谷歌等竞争对手的并购对象。  交互式营销公司 BGT Partners CEO 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e)就持有这样的观点。克拉克称,Facebook 暴露出了 Twitter 的主要缺点,包括 140 个字符限制,以及持续创收能力问题。  克拉克认为,单凭 Facebook 的庞大规模,以及 Twitter 自身的局限性,就将使得这项曾经备受追崇的服务“过时”。  克拉克说:“字符长度限制是个问题,因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希望能够轻松获得更丰富的内容。Twitter 要想独立生存,并获取足够营收以形成稳定的业务模式将遭遇挑战。最有可能的结果是,Twitter 最终将被谷歌、苹果或 Facebook 收购。”  这并不是说 Twitter 不受用户欢迎,正如《赫芬顿邮报》联合创始人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所说,Facebook、Twitter 及其它社交网络创造了一个新趋势,即自我表现成为新的娱乐方式。  但问题的关键是,Twitter 尚未盈利,当前并不是一项十分有利可图的服务。如果 Twitter 继续在相同领域与 Facebook 竞争,那么这种情况很难发生改变。  不可否认,Facebook 也在模仿 Twitter 在广告点进率(click-through rates)方面的成功,但品牌广告商很难利用 Twitter 页面创收,而且大部分潜在的创收模式均被第三方抢得先机。  当然,Twitter 也进行过一些重大尝试,包括向第三方开发人员开放 API。但结果却是,开发人员通过开发应用等方式获得不菲营收,而 Twitter 却被遗忘。  Twitter 面临的最大挑战或许在于,它并不像 Facebook 和 Pinterest 那样鼓励用户互动。研究人员邓肯·瓦特(Duncan Watts)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约 50% 的 Twitter 消息来自 2 万名用户。  瓦特称,这意味着更多的用户只是进行阅读,而不是写作。Twitter 中的大部分内容由小部分人完成的。  这也并不是说 Twitter 在这方面的表现不够出色。正如路透社记者菲利斯·塞尔蒙(Felix Salmon)所说:“Twitter 用户的写作能力令人吃惊,去年 6 月 Twitter 用户数量突破 2 亿,日消息发送量达到了 2 亿条,相当于 8163 本《战争与和平》。”  但克拉克指出:“Twitter 当前的最大问题在于,缺少真正的活跃用户。确实,Twitter 拥有大量注册用户,但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活跃用户。”  而这正是 Twitter,或者是克拉克所预测的 Twitter 买家所面临的挑战:活跃用户。在当前仍处在发展阶段的社交媒体领域,活跃用户才是有利可图的用户。Twitter 需要找到这样的用户,否则我们这些所有喜欢 Twitter 的用户可能要被迫寻找另一个新的微博服务。

Premature scaling is the root of all evil. – Jamie C. Lin  文/Jamie  说到底我是认为创业者太早拿到创投的钱是一个诅咒,因为这件事情我自己干过。2000 年,当我们创立硕网没多久,就拿到了上亿的创投资金 — 那是一个疯狂的达康年代,大概跟这几年的中国差不了多少。  「你们现在有钱了,赶快成长吧!」创投们说。  于是我们开始疯狂的雇人,在一年之内,团队从 20 人变成了 120 人 — 真的很疯狂,大部分人只经过 30 分钟的面试,明天就可以来上班了。那时候最有名的说法,是你今天不雇这个人,明天他就被另一个网络公司抢走了。反正进来之后还有三个月的可以试用,觉得不错的就不能让他跑掉。  问题是,我们根本还没有找到商业模式。事实上,我们根本连  (PMF) 都还没找到。所以一个已经有 120 人的公司,还要从原本的 B2C 电子商务 到 B2B,再从 B2B 电子商务 Pivot 到内容管理、搜索引擎、知识管理,最后才在专利、智财权管理找到我们的 PMF。那已经是两年多后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这两年之中,我们几乎是白白浪费掉 100 个人的人事成本,把好几千万的现金丢到水里面,只因为我们太急着「成长」。  当然如果浪费掉的只是钱,那也就算了。但事实是当一个公司有 83% 的员工都是新来的,各自从他们原来的公司带来各式各样的文化 (读为「陋习」),那身为一个原来的团队,要适应「新公司」的不是他们,变成是你。你大概很难想象那是多么痛苦的过程,当你在外面打拼、跑案子、谈合作,想办法帮公司找出路,回到家里面却已经有人开始搞党派、争权力、互捅,还捅你,在你们当初辛辛苦苦建立,目标是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公司里面。那,是非常非常痛的领悟。  当然,硕网的情况是极端,发生在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时空背景下。不过当我从创业者变成了投资人,我发誓我要成为一个真正帮忙的投资人,而不是让创业者亲身经历我体会过的那些狗屁事。所以 的投资哲学,是在团队们找到 PMF 之前,透过的辅导,帮助你更快找到它。而在你找到 PMF 后,真正需要资金去建立商业模式、规模化之时,再提供资本给你运用。  这当然会引来一些批评,认为我很小气,创投那么有钱,先给个几十万有多难,非要等到人家「成功」才要把钱掏出来。事实上,真的一点也不难,洒钱谁不会,问题是那样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有在帮创业者。况且如果你反过来想,假设事实证明我们的辅导是没有价值的,那等到创业者「成功」之后,为什么他要给我们投资?凭一只合约?那也太天真。如果你从这观点去看,我们的做法同样冒着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们必须要真的提供价值,才能赢得未来的投资机会。  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互动方式,甚至比 Y-Combinator 的模式还好。投资,在还没有充分了解之前,短短 30 分钟的谈话,就让一个投资人成为你的股东,对团队而言是一个极大的风险。相信我,好的投资人会带你上天堂,烂的投资人会让你比在地狱还不如,这点你可以问问所有网络圈的前辈,每个人都有数不完的故事可以告诉你。  不过当然,事情也不一定就是非黑即白。appWorks 育成计划两年来办了四届,我们也不断的在尝试、学习怎样,才算是真正的在帮创业者。我们观察发现,有一些参与育成的团队,为了求生存,一边创业,一边还是接了一些跟核心业务没有相关的外包案。这样的情况,我们认为当然不利于创业成功。  所以从几个月前,我们开始跟这些团队们做一个新的实验,由 appWorks 提供他们一笔小小的资金 (约 50-100万),帮助他们可以不用担心生活,专心在创业之上。由于我们把金额限制在核心团队的生活所需,所以并不会带来资金太过充裕的反效果,而参与这个实验的团队们也认为这笔钱有助于减少他们的困扰,让他们有更多心思在做出市场想要的产品之上。  最后我们决定把这个服务,正式命名为「appWorks 种子投资计划」,并且让所有的 appWorks 育成的团队都可以享用。重点它是一个「选配」,意思是我们不强迫参与育成计划的团队,都必须要拿这笔钱。毕竟它是一笔相对贵的资金 (你需要稀释 6% 左右的股本),而我们的经验是大多数来 appWorks 的团队都希望能够 ,然后在日后用更高的估值去募「规模化」需要的资金。我们甚至会鼓励所有团队不要拿这笔钱,让 appWorks 用六个月育成所提供的服务,去证明我们的价值,去赢得未来投资你的机会。  是的,本善创投基金要成立了,appWorks 再来会有一笔不小的钱可以运用,但在投资上面,我们还是会坚持当初的理念— 资金,应该只提供在创业者真正需要的时候。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6-13 02:2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