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Start8拯救Windows 8的开始菜单

  • 分类:兴趣

  微软在 Windows 8 中为了迎合平板,大幅改动了用户界面,用开始屏幕取代了开始菜单,这一变动让 Windows 桌面用户大为不满。现在 Stardock 发布了 ,拯救消失的开始菜单,恢复旧版中的开始菜单功能,支持启动和搜索安装的应用程序,右键运行和关闭选项,自定义开始菜单图像。

甲骨文联席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萨夫拉·卡茨  北京时间 4 月 2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甲骨文联席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周五在出席甲骨文诉谷歌侵权的案件庭审时表示,甲骨文原本不想通过诉诸于法律手段来解决与谷歌之间的纠纷,因为甲骨文并不想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与谷歌竞争。  负责审理甲骨文和谷歌法律纠纷的法官威廉·阿尔萨普(William Alsup)周五表示,虽然外界认为相关当事企业表现过于贪婪,但“贪婪”在案情审理中不会影响判决结果。法官的批注被认为是给下周即将展开的陪审团商议提供警示。该案陪审团由七位女士和五位男士组成。  在当日的庭审中,当问到卡茨本人是否熟悉 Apache Harmony 项目,以及甲骨文是否使用过该项目,或是向该开源项目进行过资助时,卡茨答复道,“甲骨文从来没有提供财务或技术资源,也从未考虑过此事。”她说,“因为拥有自己的独立项目,我们并不需要这样。我们已经通过授权从 Sun 获得了相关技术。”  卡茨说,“我们从来也不希望通过法律诉讼来解决与谷歌之间的纠纷。”卡茨表示,她曾与谷歌高管共同参加了至少 4 次会议,希望解决这一问题。她说,甲骨文的目标有两个:第一,让 Android 与 Java 和谐相处;第二,让 Android 获得 Java 授权,向 Java 支付专利费。  谷歌的辩护律师周五在法庭庭审中出示了一份谷歌搜索业务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在 2010 年 6 月 28 日致卡茨的电子邮件,信中写道:“我们不会向没有使用的代码付费,或是向我们没有侵权的 IP 支付专利费。但是你却拒绝对此一一列举。谷歌技术人员花费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白手起家推出开源项目,来替代原有的封闭系统。”  谷歌辩护律师就此质问卡茨,在这封电子邮件之后,甲骨文是否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来解决两家公司的纠纷。卡茨对此回答说,她认为甲骨文做出了一些努力,但很明显这些并未成功。  卡茨在庭审中还表示,她目前持有价值约 1800 万美元的甲骨文股票,并表示“她已经实现了美国梦想。”(注解:传统 “美国梦”(American Dream)的意蕴大概是:在北美新大陆,任何人,不管出身来历,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得到 “大房子、大车子、大院子、一大家子”的有产阶级舒适生活。

  27日,有媒体报道称拉手网各大区负责人集体离职及资金链吃紧,针对这一消息拉手网在 27 日中午向媒体发布了官方声明,声明中称目前拉手网各大区总经理及所有团队结构稳定,运营良好,并共同努力创造辉煌的销售业绩。  据此前消息,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在微博上仿效京东商城创始人刘强东,公开设立赌局称,“若部分帐户资金低于 5 亿现金,我个人向爱心包裹项目捐 1000 万,否则造谣者只需捐 500 万。”    关于近期部分媒体针对拉手网"各大区负责人集体离职及资金链吃紧"的不实报道,拉手网官方声明如下:  1、媒体报道严重不实,目前拉手网各大区总经理及所有团队结构稳定,运营良好,并共同努力创造辉煌的销售业绩。  2、拉手网财务健康,现金流充裕。同时,公司不间断地实施优秀人才招聘计划,这也符合拉手网精细化管理的整体发展策略。  3、对于造谣者及部分媒体的不实报道,拉手网予以严正的谴责,并会采取法律手段,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  4、拉手网作为团购行业的领军企业,我们有责任也呼吁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共同抵制蓄意造谣、恶意诋毁的行为,构建一个公平、公正、诚信、健康的网络购物环境和经营环境。  特此声明!

  Twitter、Flipboard、Zite 这些新型的阅读工具,占用了我们的碎片时间。然而,它们带给我们的,并不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而是一阵阵喧嚣。  这些喧嚣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成为信息的囚徒,即使每日都把文章保存在 Instapaper 中,一天下来,我们也很少记得自己看过了什么。信息仿佛唾手可得,但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信息的爆发,所带来的是一个个变得更加浅薄的人。  有感于此,曾负责 Twitter 媒体关系的 Robin Sloan 开发出一个让人潜心阅读的应用 Fish。  这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应用,目前只有 iPhone 版。它实际上是 Robin 写的一个小说,里面放上了 Robin 觉得值得深思的句子。比如下面没这幅:  Fish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社交化分享选项,也没有赞成或反对按钮,文章内容里面没有插满蓝色的链接等等。当然,它没办法提醒你有什么新文章出现。它只有一个功能,那就让你阅读,然后激发你的思考。  事实上,它的操作也非常简单,只要在手机屏幕上轻轻点击,那么应用就会自动翻到下一页内容——而且,也只能翻到下一页。这种强制性也许不讨人喜欢,但能够让人更加认真的对待当前正在阅读的内容。而“认真”,正是时下网络阅读最缺乏的态度。  离开 Twitter 后的 Robin,为什么要开发这么一个具备极简主义的应用?  在接受 采访时分享了他最初的想法:我们每天能够看到成百上千篇文章、视频,然而我们从来不会回头再看它们一遍。即使我们真的很喜欢它,把它们发到到 Twitter 上,与我们自己所有的粉丝分享,我们不会回头再去看它。因此,我认识到,如果热爱互联网上的某些东西,那么意味着某些时候人们会回头重新去看它。而我则认识到,这种行为是多么的稀少,至少对于我而言如此。我认为,这种稀少是因为有太多很棒的东西存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媒体的黄金时代,无论是何种媒体。我们拥有比从前更好的工具来去寻找我们喜欢的东西,不管是算法,或是其他人每天在 Facebook 或 Twitter 上的推荐,好东西就像是永无止尽的洪水,又何必回头呢?总有新鲜、有趣的东西出现。  在思考过不同的媒介,Robin 最终选择开发一个应用,一个占满手机屏幕的应用。当人们拿起这个应用的时候,除了阅读就不能做别的事情,这就是 Fish。  也许阅读就像是渔夫出海打渔,要逮到大鱼就必须专心的盯着海面。

  北京时间 4 月 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Twitter 和 Facebook 广告的主要区别在于,几乎所有 Twitter 广告都整合在用户的消息中,Facebook 的广告则主要显示在用户消息旁边。  广告公司 TBG Digital 对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 450 亿次广告印象进行的研究显示,将广告整合在用户消息中使 Twitter 获得了可观的回报。TBG Digital 是 Facebook 上最大的广告销售商和管理商,对每千次印象价格(CPM)、点进率和广告客户为每名关注者支付的价格进行了研究。  研究显示,Twitter 的 CPM 远高于 Facebook,从每次广告印象获取的收益高于 Facebook。Twitter 的 CPM 可能超过3.5美元,而 Facebook 经常不足 50 美分。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 CPM 差距如此大的原因可能在于用户对显示广告“敬而远之”。TBG Digital 首席执行官西蒙·曼塞尔(Simon Mansell)说,“Facebook 在消息窗口右侧发布广告,用户会轻而易举地意识到这是广告。Twitter 将广告整合在用户消息中,使广告看起来更像内容。广告整合在消息中,点进率更高。”  这也是 Facebook 急于为网站和和移动应用开发 Sponsored Stories 广告的部分原因。

Start8拯救Windows 8的开始菜单

  微软在 Windows 8 中为了迎合平板,大幅改动了用户界面,用开始屏幕取代了开始菜单,这一变动让 Windows 桌面用户大为不满。现在 Stardock 发布了 ,拯救消失的开始菜单,恢复旧版中的开始菜单功能,支持启动和搜索安装的应用程序,右键运行和关闭选项,自定义开始菜单图像。

甲骨文联席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萨夫拉·卡茨  北京时间 4 月 2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甲骨文联席总裁兼首席财务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周五在出席甲骨文诉谷歌侵权的案件庭审时表示,甲骨文原本不想通过诉诸于法律手段来解决与谷歌之间的纠纷,因为甲骨文并不想在移动操作系统市场与谷歌竞争。  负责审理甲骨文和谷歌法律纠纷的法官威廉·阿尔萨普(William Alsup)周五表示,虽然外界认为相关当事企业表现过于贪婪,但“贪婪”在案情审理中不会影响判决结果。法官的批注被认为是给下周即将展开的陪审团商议提供警示。该案陪审团由七位女士和五位男士组成。  在当日的庭审中,当问到卡茨本人是否熟悉 Apache Harmony 项目,以及甲骨文是否使用过该项目,或是向该开源项目进行过资助时,卡茨答复道,“甲骨文从来没有提供财务或技术资源,也从未考虑过此事。”她说,“因为拥有自己的独立项目,我们并不需要这样。我们已经通过授权从 Sun 获得了相关技术。”  卡茨说,“我们从来也不希望通过法律诉讼来解决与谷歌之间的纠纷。”卡茨表示,她曾与谷歌高管共同参加了至少 4 次会议,希望解决这一问题。她说,甲骨文的目标有两个:第一,让 Android 与 Java 和谐相处;第二,让 Android 获得 Java 授权,向 Java 支付专利费。  谷歌的辩护律师周五在法庭庭审中出示了一份谷歌搜索业务高级副总裁艾伦·尤斯塔斯(Alan Eustace)在 2010 年 6 月 28 日致卡茨的电子邮件,信中写道:“我们不会向没有使用的代码付费,或是向我们没有侵权的 IP 支付专利费。但是你却拒绝对此一一列举。谷歌技术人员花费了相当的时间和精力,白手起家推出开源项目,来替代原有的封闭系统。”  谷歌辩护律师就此质问卡茨,在这封电子邮件之后,甲骨文是否采取了进一步措施来解决两家公司的纠纷。卡茨对此回答说,她认为甲骨文做出了一些努力,但很明显这些并未成功。  卡茨在庭审中还表示,她目前持有价值约 1800 万美元的甲骨文股票,并表示“她已经实现了美国梦想。”(注解:传统 “美国梦”(American Dream)的意蕴大概是:在北美新大陆,任何人,不管出身来历,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得到 “大房子、大车子、大院子、一大家子”的有产阶级舒适生活。

  27日,有媒体报道称拉手网各大区负责人集体离职及资金链吃紧,针对这一消息拉手网在 27 日中午向媒体发布了官方声明,声明中称目前拉手网各大区总经理及所有团队结构稳定,运营良好,并共同努力创造辉煌的销售业绩。  据此前消息,拉手网创始人吴波在微博上仿效京东商城创始人刘强东,公开设立赌局称,“若部分帐户资金低于 5 亿现金,我个人向爱心包裹项目捐 1000 万,否则造谣者只需捐 500 万。”    关于近期部分媒体针对拉手网"各大区负责人集体离职及资金链吃紧"的不实报道,拉手网官方声明如下:  1、媒体报道严重不实,目前拉手网各大区总经理及所有团队结构稳定,运营良好,并共同努力创造辉煌的销售业绩。  2、拉手网财务健康,现金流充裕。同时,公司不间断地实施优秀人才招聘计划,这也符合拉手网精细化管理的整体发展策略。  3、对于造谣者及部分媒体的不实报道,拉手网予以严正的谴责,并会采取法律手段,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究。  4、拉手网作为团购行业的领军企业,我们有责任也呼吁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共同抵制蓄意造谣、恶意诋毁的行为,构建一个公平、公正、诚信、健康的网络购物环境和经营环境。  特此声明!

  Twitter、Flipboard、Zite 这些新型的阅读工具,占用了我们的碎片时间。然而,它们带给我们的,并不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而是一阵阵喧嚣。  这些喧嚣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成为信息的囚徒,即使每日都把文章保存在 Instapaper 中,一天下来,我们也很少记得自己看过了什么。信息仿佛唾手可得,但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信息的爆发,所带来的是一个个变得更加浅薄的人。  有感于此,曾负责 Twitter 媒体关系的 Robin Sloan 开发出一个让人潜心阅读的应用 Fish。  这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应用,目前只有 iPhone 版。它实际上是 Robin 写的一个小说,里面放上了 Robin 觉得值得深思的句子。比如下面没这幅:  Fish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社交化分享选项,也没有赞成或反对按钮,文章内容里面没有插满蓝色的链接等等。当然,它没办法提醒你有什么新文章出现。它只有一个功能,那就让你阅读,然后激发你的思考。  事实上,它的操作也非常简单,只要在手机屏幕上轻轻点击,那么应用就会自动翻到下一页内容——而且,也只能翻到下一页。这种强制性也许不讨人喜欢,但能够让人更加认真的对待当前正在阅读的内容。而“认真”,正是时下网络阅读最缺乏的态度。  离开 Twitter 后的 Robin,为什么要开发这么一个具备极简主义的应用?  在接受 采访时分享了他最初的想法:我们每天能够看到成百上千篇文章、视频,然而我们从来不会回头再看它们一遍。即使我们真的很喜欢它,把它们发到到 Twitter 上,与我们自己所有的粉丝分享,我们不会回头再去看它。因此,我认识到,如果热爱互联网上的某些东西,那么意味着某些时候人们会回头重新去看它。而我则认识到,这种行为是多么的稀少,至少对于我而言如此。我认为,这种稀少是因为有太多很棒的东西存在。我们生活在一个媒体的黄金时代,无论是何种媒体。我们拥有比从前更好的工具来去寻找我们喜欢的东西,不管是算法,或是其他人每天在 Facebook 或 Twitter 上的推荐,好东西就像是永无止尽的洪水,又何必回头呢?总有新鲜、有趣的东西出现。  在思考过不同的媒介,Robin 最终选择开发一个应用,一个占满手机屏幕的应用。当人们拿起这个应用的时候,除了阅读就不能做别的事情,这就是 Fish。  也许阅读就像是渔夫出海打渔,要逮到大鱼就必须专心的盯着海面。

  北京时间 4 月 8 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Twitter 和 Facebook 广告的主要区别在于,几乎所有 Twitter 广告都整合在用户的消息中,Facebook 的广告则主要显示在用户消息旁边。  广告公司 TBG Digital 对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 450 亿次广告印象进行的研究显示,将广告整合在用户消息中使 Twitter 获得了可观的回报。TBG Digital 是 Facebook 上最大的广告销售商和管理商,对每千次印象价格(CPM)、点进率和广告客户为每名关注者支付的价格进行了研究。  研究显示,Twitter 的 CPM 远高于 Facebook,从每次广告印象获取的收益高于 Facebook。Twitter 的 CPM 可能超过3.5美元,而 Facebook 经常不足 50 美分。  Twitter 和 Facebook 的 CPM 差距如此大的原因可能在于用户对显示广告“敬而远之”。TBG Digital 首席执行官西蒙·曼塞尔(Simon Mansell)说,“Facebook 在消息窗口右侧发布广告,用户会轻而易举地意识到这是广告。Twitter 将广告整合在用户消息中,使广告看起来更像内容。广告整合在消息中,点进率更高。”  这也是 Facebook 急于为网站和和移动应用开发 Sponsored Stories 广告的部分原因。

分类:兴趣

时间:2016-10-09 10: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