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俄国皇室珠宝彩蛋“突袭”谷歌

  • 分类:兴趣

  今天你“谷歌”了吗?今早凌晨刚过,谷歌涂鸦又出新招,首页 Logo 出现了 5 颗金光闪闪的珠宝彩蛋,比之前的圣诞彩蛋奢华耀眼上千倍。你是不是感到很好奇,特别想知道其中的原委呢?不要着急,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探究事实的真相。  其实想要知道其中的奥妙之处并不难,细心的用户肯定已经发现了,只要将鼠标放在图片上,鼠标旁就会揭开谜底,显示出今天谷歌涂鸦的主题“俄国皇室彩蛋珠宝工艺大师 Peter Carl Fabergé 166 周年诞辰”。  提到彩蛋,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复活节(西方基督教徒纪念耶稣复活的日子)了,精美漂亮且富有装饰性的复活节彩蛋让节日变得多姿多彩。而俄国皇室专用的复活节珠宝彩蛋就是复活节历史上的奇葩,工艺复杂、材质稀有昂贵,因其独有的皇族奢华而闻名世界。如此轰动的惊世之作正出自于 FABERG(俄罗斯高级珠宝品牌法贝热)创始人 Peter Carl Faberge 之手。  1882年 FABERG 珠宝在莫斯科展览会一举成名,1885年沙皇亚力山大三世特邀 Peter Carl Faberge 为自己的皇后制作彩蛋,凭借其匠心独运的特技赢得“皇家御用珠宝师”的称号。后来 Peter Carl Faberge 因战争而流亡瑞士,FABERG 被外人接手,直到 2009 年 9 月 9 日才被 Peter Carl Faberge 的后人收归旗下。  如此精湛并深受名流贵族喜爱的珠宝工艺实在很难得,希望 Faberge 家族能秉承前辈的遗风,将其发扬光大。

  智能手机平台之战是科技界最具戏剧性的战役,其中不乏史诗之战,iPhone 和 Android 异军突起,塞班和黑莓的衰落,Windows Phone 从废墟中的再生,以及 webOS 的昙花一现,都让人唏嘘不已。平台之争,如同中世纪的王国之争,是一场集合了政治、经济、军事(专利大战)、文化、宗教的综合较量,是各公司之间的一场生存战争。  最近 对各移动平台进行了一场深入的研究,具体的报告可以从下载。根据这份报告,该网站制作了一副《生态圈大战》的(The Clash of Ecosystems)信息图,其命名和风格可能会让你会心一笑。    图中显示的 Brew 也占据了不小的地盘,可惜没有给出数据,另外,也显示了 Mozilla 基金会刚起步的 Boot2Gecko,同样没有给出数据;各平台之间的战争描述并不是很准确。  移动平台的应用商店模式与运营商推送内容的模式对立,它的重点不是为了利润,对于苹果和 Google 来说,应用商店的存在是为了控制生态系统。用户下载的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中,免费应用占 85%。30% 的利润分成可以补贴应用的运营费用。    在过去的 10 年里,先后崛起的移动平台共有 30 个。目前 iOS、Android 和 Windows Phone 获得了持续增长,其原因是对网络效应和开发者经济的把握。传统的平台,比如 Symbian、Blackberry OS、Brew 和 Windows Mobile 都是为硬件商设计的,无法适应开发者的要求,面临着死亡的命运。  在这些消失的平台中,我们比较熟悉的平台有:  Symbian OS 出现在主要的移动平台,同时也出现在消失的平台,其原因显然是其虽然仍有生存空间,但终究是没有前途的。信息图中对其的状态描述为 Zombie。    2011 年底,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30%,各地区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市场占有率 64%;欧洲 51%;亚太地区 20%;拉丁美洲 17%;非洲和中东 18%。

  微博上曾经有个讨论很火热:假如李彦宏、马云、马化腾都退休了,百度、阿里、腾讯三家公司哪一家最乱?很多人的答案是阿里巴巴,理由诸如阿里价值观体系由马云设立、电商行业依然在乱战中、阿里巴巴江湖气息略浓等等。  阿里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彭蕾面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是,“没发生的事情,就不要妄加猜测,发生以后再看。”但相对于百度和腾讯,似乎阿里巴巴最接近“发生”这一时间点:近期行踪隐秘的马云已经很少过问具体事务。  但实际上,阿里巴巴现在考虑的并不仅仅是马云退休后,应该由谁来接班的问题,而是后马云时代,整个集团的新管理模式——没有公司,只有组织存在,所有业务都通过一个共同目标协同努力,最理想的状态是没有 CEO,即使有 CEO 也能够用最大程度降低 CEO 的压力,不过当然这种超前的创新并不会马上实现,而是阿里努力推进的方向。    在曾鸣眼里,马云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从最早的西湖论剑到后来每年一度的网商大会,就可以看出马云社交范围的广泛:他的嘉宾朋友从李连杰到施瓦辛格乃至巴菲特,这不仅反映出马云很会交朋友,更重要的是给马云提供了混搭管理的思路。  近一两年中马云常在美国或者世界的其他地方,只在迫不得已需要他现身的如支付宝股权转移、淘宝商城遭攻击事件时,才会赶回中国“救火”。为何马云选择隐身在美国?马云的助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李俊凌认为,美国相对环境没有那么浮躁,整个社会会平静一些,对马云“会有一些帮助”。  不少外界言论认为,马云频繁的美国之旅与雅虎回购、筹资有关,据阿里巴巴内部人士透露,虽然马云是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但事实上他将更多的筹资事宜交给 CFO 蔡崇信负责,“马云去美国很重要的原因,是思考未来真正互联网时代文明的主旋律是什么。”曾鸣说。  阿里巴巴是让曾鸣最为自在的公司,原因在于中西方文化相对融合的比较自然,而这一套价值观体系源于马云:一方面从创业开始就从高盛、软银融资,普华永道的审计,并引入 GE 为代表的管理体系、严格的董事会制度,用最标准的成长方式和世界对接,另一方面则推行传统文化哲学,如武侠、小二、太极等。  “马云强调的是世界公民的感觉,他一直讲阿里巴巴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中国人创办的世界公司,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不断的去跟外界接触、碰撞和交流,和马云配合这么多年最让我佩服的地方,是他每年的思想都有提升,能从不同人身上学到不同东西。”曾鸣说。  比如马云可能和导演冯小刚吃了一顿饭,就会从中有所启发,并和阿里高层分享:公司总监叫 Director,电影导演也叫 Director,这两个 Director 应该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应该用怎样的电影导演方法来做好公司总监的工作。  “马云现在跟任何人接触,我觉得都不会奇怪,他就是好这一口,而且很愿意有这样一个交流和互动。”曾鸣说,“不管哪一行哪一派,当你见到顶尖高手时,会产生敬畏、会更容易产生共鸣,而这种混搭的交流跟学习,对一个企业家来说帮助更大。”    在 2010 年 9 月的网商大会上,马云就曾公开谈及“接班人”问题,他期望有继任者来接位,并能超越自己更好的经营阿里巴巴。据彭蕾透露,事实上马云从 2008 年之后就不太过问集团各个业务具体的事务,而阿里巴巴“培养高管这个事情从来没有停止过”。  “培养接班人,肯定要看下一代,下一代就是总裁和副总裁,再下一层就是总监和资深总监,没有一个人能在一家公司干一辈子,就算再干二十甚至三十年,总得要退,我们要做 102 年的公司,不在人才梯队建设和早准备的话,会很危险。”彭蕾说。  事实上,阿里内部独特的高层大轮岗制度,就被外界看成是培养接班人的手段。“大轮岗轮的全是组织部的人,到一定层次上他的戏路不能局限于某个领域,放在平台上调到起来,能够发展其他的潜力和机会。”彭蕾说。  有轮岗必有变动,这也成为微博那个假设“马云退休阿里最乱”的佐证之一。曾鸣却不认同这一看法,“经常得小病的人,反而不容易得大病,天天看起来很健康的人,反而容易得大病,阿里巴巴看起来很热闹,实际上是我们在折腾自己。”  彭蕾也认为,阿里对于组织、人才和文化的坚持,下了非常多的功夫,这些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的,在公司发生改变之后,也不会一朝一夕就被推翻和颠覆。  曾鸣指出,目前阿里思考的问题,不仅仅是马云之后谁接班的问题,而是后马云时代,整个集团一定要有个新管理模式。  “我有个很极端的判断,可能未来公司是不存在的,CEO 是不存在的,但组织存在,我们做很多事情,无论轮岗还是业务,都用网格化的分布方式让他们去协同,过去一年我在公司讲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协同,而不是协调,这其中的差别是,协同是一群人用网络化方法,自组织朝一个共同目标努力,而不是由上而下的指令,这是未来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曾鸣说。  这只是一种设想和有意识的探索创新,放在现实来说,曾鸣并不觉得阿里巴巴未来 5 年就会没有 CEO,但他认为应该往“自组织”的方式努力,这个方向的最大结果,是很大程度上降低一个 CEO 的压力。“我们不指望未来马云接班人会是另外一个天才型的选手,我们更多是通过一种创新组织方式,把 CEO 决策失误风险降到最低。”  不久前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邵晓锋接受采访时,不断传达马云的一个意见:一定会继续不断把员工授权往前推,但同时也要把阿里巴巴、淘宝市场化的东西往前推,这看起来是一些相互冲突的事情,但阿里认为只有解决这些挑战,才能找到新管理方式,让公司未来的发展更加平稳和健康。  就目前来说,曾鸣并没有感觉马云离公司有多远,虽然马云对日常管理逐步后退,但他还是会抓住公司发展最要害的问题给公司把脉,如淘宝运营思路转变、集团轮岗、价值观提升等等。  阿里高管层也在努力帮助马云往这个方向走,曾鸣说,“只要我能处理的事情,我都不会推到他的层面,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思考他应该想的问题。现在大家感觉阿里巴巴相对好像乱一点,因为我们真的在折腾自己,现在如果我们太舒服了,过两三年就会是市场来折腾我们。

  北京时间 5 月 19 日消息,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五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与此同时,扎克伯格的 Facebook 个人主页自动更新了一条状态“马克·扎克伯格令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  在扎克伯格的个人主页更新后,包括扎克伯格自己和 Facebook 的产品经理山姆·莱辛(Sam Lessin)在内的 363 个人点了“赞”。  那么扎克伯格是如何做到的呢?Facebook 的高级工程师 David Garcia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在本周的一次午餐过程中向扎克伯格提到了这个点子。扎克伯格当时评论称,“如果能够实现将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Garcia 和公司的同事利用三天时间研究如何将手机和开市钟按钮连在一起,以在按下按钮的同时更新在 Facebook 上的状态。  此次状态的自动更新利用了 Facebook 的 Open Graph API,

  文/Jamie 2012-5-25  前几天写了“”后,不少人留言,来信说对后续的文章有兴趣,既然这个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有达到一定的市场 Market Fit,那当然要再继续盖下去。所以今天,就让我们开始来解构「商业模式」这个东西,然后讨论该如何找到它。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客户是谁”这个问题。    不知道客户是谁,几乎是初创业者最常犯的错误,因为大多数人往往是从自己想盖的产品、功能出发,而不是从客户想要​​什么出发。但创业在经营的是市场,不是技术,在卖的是价值,不是专利,所以你必须要清楚的知道客户是谁,为什么要买单你提供的服务。    你对客户的轮廓,必须要有一个大约的描述。一开始不用精准,因为进入市场后,还可以再调整,但你一定必须要从这个步骤开始。描述的方式包括他们的年龄、性别、婚姻状态、居住地区、收入水准、兴趣、嗜好、习惯、其他常用的服务等等(注意:以上选项不是每个都要用到,也不是只有以上选项)。以 appWorks 为例,我们的客户就是「想在 Internet 或是 Mobile Internet 创业,但是需要帮助的人」。以 Mamibuy 为例,他们的客户就是「不知道该买那些婴幼儿用品的新手爸妈」。以 5945 为例,则是「家里有装潢修缮问题,但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师傅的消费者」。    接着,你必须要一项项的列出客户「可能有的问题」,再以 appWorks 为例:「两、三个人在外面创业,很孤单」、「没有有效收集资讯的管道」、「碰到问题没有人可以问」、「想约合作伙伴没人理」、「想找创投不知道如何沟通」、「想在媒体上宣传不知道如何切入」、「对财务规划不熟悉」、「欠缺营运、管理的知识」… 等等等。这些问题可能​​有几十、几百项,你必须要把有可能成立的,通通详列出来。    接着,你开始去跟符合「客户描述」的人聊天,确认每一个「客户问题」的存在。在这过程中,你会删掉很多其实不存在的问题,也会增加很多他们真正有的问题。你最少要跟3-5 个人聊,最好能够跟 20-30 个人聊。完成之后,你就会有一个非常初步的、缩小版的问题清单。接着,你可以做更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再去确认这个缩小后的问题清单中,哪些问题普遍存在,有哪些问题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记住,问卷调查中一定要有「客户描述」的相关问题,也就是确认答卷者是你的目标族群。另外,也要针对每个问题的「愿付成本」做调查(这个东西有点吊诡,必须要绕着问),来作为市场规模的 Bottom-Up 佐证。    当你经历了上面这个步骤后,理想上应该会产生一个「重点问题」的清单(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得退回到访谈的步骤,或是要重新选择另一个客群)。接着,你需要开始做一些 Top-Down 的市场规模调研。去看看类似、即将被你取代的产品在市场上的表现,有哪些可能竞品、市场够不够大、上下游关系会不会难以切入等等。当然对大多数的产业区块而言,这些资讯的正确度往往很差,因此导致大家伙们闻一闻就放弃了,否则也轮不到我们来创业。所以也别被这个步骤的结果吓到,只要不是产业明显的不可进入,否则调查来的资料基本上应该只是一个参考点。  完成了以上这些步骤,你就对客户的长相,他们有哪些问题和相应的市场规模有了初步的概念。记住,这些资料不是从此就定住不动,Business Model Canvas 的精神就在于当你随时发现新的资讯,就必须要把它更新到你的商业模式中。所以这只是一个 v0.1 版,接下来的创业过程中,你永远都会在更新你的 Business Model。  (Photo via ,

俄国皇室珠宝彩蛋“突袭”谷歌

  今天你“谷歌”了吗?今早凌晨刚过,谷歌涂鸦又出新招,首页 Logo 出现了 5 颗金光闪闪的珠宝彩蛋,比之前的圣诞彩蛋奢华耀眼上千倍。你是不是感到很好奇,特别想知道其中的原委呢?不要着急,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探究事实的真相。  其实想要知道其中的奥妙之处并不难,细心的用户肯定已经发现了,只要将鼠标放在图片上,鼠标旁就会揭开谜底,显示出今天谷歌涂鸦的主题“俄国皇室彩蛋珠宝工艺大师 Peter Carl Fabergé 166 周年诞辰”。  提到彩蛋,人们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复活节(西方基督教徒纪念耶稣复活的日子)了,精美漂亮且富有装饰性的复活节彩蛋让节日变得多姿多彩。而俄国皇室专用的复活节珠宝彩蛋就是复活节历史上的奇葩,工艺复杂、材质稀有昂贵,因其独有的皇族奢华而闻名世界。如此轰动的惊世之作正出自于 FABERG(俄罗斯高级珠宝品牌法贝热)创始人 Peter Carl Faberge 之手。  1882年 FABERG 珠宝在莫斯科展览会一举成名,1885年沙皇亚力山大三世特邀 Peter Carl Faberge 为自己的皇后制作彩蛋,凭借其匠心独运的特技赢得“皇家御用珠宝师”的称号。后来 Peter Carl Faberge 因战争而流亡瑞士,FABERG 被外人接手,直到 2009 年 9 月 9 日才被 Peter Carl Faberge 的后人收归旗下。  如此精湛并深受名流贵族喜爱的珠宝工艺实在很难得,希望 Faberge 家族能秉承前辈的遗风,将其发扬光大。

  智能手机平台之战是科技界最具戏剧性的战役,其中不乏史诗之战,iPhone 和 Android 异军突起,塞班和黑莓的衰落,Windows Phone 从废墟中的再生,以及 webOS 的昙花一现,都让人唏嘘不已。平台之争,如同中世纪的王国之争,是一场集合了政治、经济、军事(专利大战)、文化、宗教的综合较量,是各公司之间的一场生存战争。  最近 对各移动平台进行了一场深入的研究,具体的报告可以从下载。根据这份报告,该网站制作了一副《生态圈大战》的(The Clash of Ecosystems)信息图,其命名和风格可能会让你会心一笑。    图中显示的 Brew 也占据了不小的地盘,可惜没有给出数据,另外,也显示了 Mozilla 基金会刚起步的 Boot2Gecko,同样没有给出数据;各平台之间的战争描述并不是很准确。  移动平台的应用商店模式与运营商推送内容的模式对立,它的重点不是为了利润,对于苹果和 Google 来说,应用商店的存在是为了控制生态系统。用户下载的 iOS 和 Android 应用中,免费应用占 85%。30% 的利润分成可以补贴应用的运营费用。    在过去的 10 年里,先后崛起的移动平台共有 30 个。目前 iOS、Android 和 Windows Phone 获得了持续增长,其原因是对网络效应和开发者经济的把握。传统的平台,比如 Symbian、Blackberry OS、Brew 和 Windows Mobile 都是为硬件商设计的,无法适应开发者的要求,面临着死亡的命运。  在这些消失的平台中,我们比较熟悉的平台有:  Symbian OS 出现在主要的移动平台,同时也出现在消失的平台,其原因显然是其虽然仍有生存空间,但终究是没有前途的。信息图中对其的状态描述为 Zombie。    2011 年底,全球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30%,各地区情况有所不同:美国市场占有率 64%;欧洲 51%;亚太地区 20%;拉丁美洲 17%;非洲和中东 18%。

  微博上曾经有个讨论很火热:假如李彦宏、马云、马化腾都退休了,百度、阿里、腾讯三家公司哪一家最乱?很多人的答案是阿里巴巴,理由诸如阿里价值观体系由马云设立、电商行业依然在乱战中、阿里巴巴江湖气息略浓等等。  阿里集团首席人力资源官彭蕾面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是,“没发生的事情,就不要妄加猜测,发生以后再看。”但相对于百度和腾讯,似乎阿里巴巴最接近“发生”这一时间点:近期行踪隐秘的马云已经很少过问具体事务。  但实际上,阿里巴巴现在考虑的并不仅仅是马云退休后,应该由谁来接班的问题,而是后马云时代,整个集团的新管理模式——没有公司,只有组织存在,所有业务都通过一个共同目标协同努力,最理想的状态是没有 CEO,即使有 CEO 也能够用最大程度降低 CEO 的压力,不过当然这种超前的创新并不会马上实现,而是阿里努力推进的方向。    在曾鸣眼里,马云是一个爱热闹的人。从最早的西湖论剑到后来每年一度的网商大会,就可以看出马云社交范围的广泛:他的嘉宾朋友从李连杰到施瓦辛格乃至巴菲特,这不仅反映出马云很会交朋友,更重要的是给马云提供了混搭管理的思路。  近一两年中马云常在美国或者世界的其他地方,只在迫不得已需要他现身的如支付宝股权转移、淘宝商城遭攻击事件时,才会赶回中国“救火”。为何马云选择隐身在美国?马云的助理、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李俊凌认为,美国相对环境没有那么浮躁,整个社会会平静一些,对马云“会有一些帮助”。  不少外界言论认为,马云频繁的美国之旅与雅虎回购、筹资有关,据阿里巴巴内部人士透露,虽然马云是不可忽视的重要角色,但事实上他将更多的筹资事宜交给 CFO 蔡崇信负责,“马云去美国很重要的原因,是思考未来真正互联网时代文明的主旋律是什么。”曾鸣说。  阿里巴巴是让曾鸣最为自在的公司,原因在于中西方文化相对融合的比较自然,而这一套价值观体系源于马云:一方面从创业开始就从高盛、软银融资,普华永道的审计,并引入 GE 为代表的管理体系、严格的董事会制度,用最标准的成长方式和世界对接,另一方面则推行传统文化哲学,如武侠、小二、太极等。  “马云强调的是世界公民的感觉,他一直讲阿里巴巴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中国人创办的世界公司,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不断的去跟外界接触、碰撞和交流,和马云配合这么多年最让我佩服的地方,是他每年的思想都有提升,能从不同人身上学到不同东西。”曾鸣说。  比如马云可能和导演冯小刚吃了一顿饭,就会从中有所启发,并和阿里高层分享:公司总监叫 Director,电影导演也叫 Director,这两个 Director 应该有什么共同的地方,应该用怎样的电影导演方法来做好公司总监的工作。  “马云现在跟任何人接触,我觉得都不会奇怪,他就是好这一口,而且很愿意有这样一个交流和互动。”曾鸣说,“不管哪一行哪一派,当你见到顶尖高手时,会产生敬畏、会更容易产生共鸣,而这种混搭的交流跟学习,对一个企业家来说帮助更大。”    在 2010 年 9 月的网商大会上,马云就曾公开谈及“接班人”问题,他期望有继任者来接位,并能超越自己更好的经营阿里巴巴。据彭蕾透露,事实上马云从 2008 年之后就不太过问集团各个业务具体的事务,而阿里巴巴“培养高管这个事情从来没有停止过”。  “培养接班人,肯定要看下一代,下一代就是总裁和副总裁,再下一层就是总监和资深总监,没有一个人能在一家公司干一辈子,就算再干二十甚至三十年,总得要退,我们要做 102 年的公司,不在人才梯队建设和早准备的话,会很危险。”彭蕾说。  事实上,阿里内部独特的高层大轮岗制度,就被外界看成是培养接班人的手段。“大轮岗轮的全是组织部的人,到一定层次上他的戏路不能局限于某个领域,放在平台上调到起来,能够发展其他的潜力和机会。”彭蕾说。  有轮岗必有变动,这也成为微博那个假设“马云退休阿里最乱”的佐证之一。曾鸣却不认同这一看法,“经常得小病的人,反而不容易得大病,天天看起来很健康的人,反而容易得大病,阿里巴巴看起来很热闹,实际上是我们在折腾自己。”  彭蕾也认为,阿里对于组织、人才和文化的坚持,下了非常多的功夫,这些功夫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成的,在公司发生改变之后,也不会一朝一夕就被推翻和颠覆。  曾鸣指出,目前阿里思考的问题,不仅仅是马云之后谁接班的问题,而是后马云时代,整个集团一定要有个新管理模式。  “我有个很极端的判断,可能未来公司是不存在的,CEO 是不存在的,但组织存在,我们做很多事情,无论轮岗还是业务,都用网格化的分布方式让他们去协同,过去一年我在公司讲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协同,而不是协调,这其中的差别是,协同是一群人用网络化方法,自组织朝一个共同目标努力,而不是由上而下的指令,这是未来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曾鸣说。  这只是一种设想和有意识的探索创新,放在现实来说,曾鸣并不觉得阿里巴巴未来 5 年就会没有 CEO,但他认为应该往“自组织”的方式努力,这个方向的最大结果,是很大程度上降低一个 CEO 的压力。“我们不指望未来马云接班人会是另外一个天才型的选手,我们更多是通过一种创新组织方式,把 CEO 决策失误风险降到最低。”  不久前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邵晓锋接受采访时,不断传达马云的一个意见:一定会继续不断把员工授权往前推,但同时也要把阿里巴巴、淘宝市场化的东西往前推,这看起来是一些相互冲突的事情,但阿里认为只有解决这些挑战,才能找到新管理方式,让公司未来的发展更加平稳和健康。  就目前来说,曾鸣并没有感觉马云离公司有多远,虽然马云对日常管理逐步后退,但他还是会抓住公司发展最要害的问题给公司把脉,如淘宝运营思路转变、集团轮岗、价值观提升等等。  阿里高管层也在努力帮助马云往这个方向走,曾鸣说,“只要我能处理的事情,我都不会推到他的层面,这样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思考他应该想的问题。现在大家感觉阿里巴巴相对好像乱一点,因为我们真的在折腾自己,现在如果我们太舒服了,过两三年就会是市场来折腾我们。

  北京时间 5 月 19 日消息,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周五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与此同时,扎克伯格的 Facebook 个人主页自动更新了一条状态“马克·扎克伯格令一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  在扎克伯格的个人主页更新后,包括扎克伯格自己和 Facebook 的产品经理山姆·莱辛(Sam Lessin)在内的 363 个人点了“赞”。  那么扎克伯格是如何做到的呢?Facebook 的高级工程师 David Garcia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在本周的一次午餐过程中向扎克伯格提到了这个点子。扎克伯格当时评论称,“如果能够实现将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情。”  Garcia 和公司的同事利用三天时间研究如何将手机和开市钟按钮连在一起,以在按下按钮的同时更新在 Facebook 上的状态。  此次状态的自动更新利用了 Facebook 的 Open Graph API,

  文/Jamie 2012-5-25  前几天写了“”后,不少人留言,来信说对后续的文章有兴趣,既然这个 MVP (Minimum Viable Product)有达到一定的市场 Market Fit,那当然要再继续盖下去。所以今天,就让我们开始来解构「商业模式」这个东西,然后讨论该如何找到它。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客户是谁”这个问题。    不知道客户是谁,几乎是初创业者最常犯的错误,因为大多数人往往是从自己想盖的产品、功能出发,而不是从客户想要​​什么出发。但创业在经营的是市场,不是技术,在卖的是价值,不是专利,所以你必须要清楚的知道客户是谁,为什么要买单你提供的服务。    你对客户的轮廓,必须要有一个大约的描述。一开始不用精准,因为进入市场后,还可以再调整,但你一定必须要从这个步骤开始。描述的方式包括他们的年龄、性别、婚姻状态、居住地区、收入水准、兴趣、嗜好、习惯、其他常用的服务等等(注意:以上选项不是每个都要用到,也不是只有以上选项)。以 appWorks 为例,我们的客户就是「想在 Internet 或是 Mobile Internet 创业,但是需要帮助的人」。以 Mamibuy 为例,他们的客户就是「不知道该买那些婴幼儿用品的新手爸妈」。以 5945 为例,则是「家里有装潢修缮问题,但是不知道去哪里找师傅的消费者」。    接着,你必须要一项项的列出客户「可能有的问题」,再以 appWorks 为例:「两、三个人在外面创业,很孤单」、「没有有效收集资讯的管道」、「碰到问题没有人可以问」、「想约合作伙伴没人理」、「想找创投不知道如何沟通」、「想在媒体上宣传不知道如何切入」、「对财务规划不熟悉」、「欠缺营运、管理的知识」… 等等等。这些问题可能​​有几十、几百项,你必须要把有可能成立的,通通详列出来。    接着,你开始去跟符合「客户描述」的人聊天,确认每一个「客户问题」的存在。在这过程中,你会删掉很多其实不存在的问题,也会增加很多他们真正有的问题。你最少要跟3-5 个人聊,最好能够跟 20-30 个人聊。完成之后,你就会有一个非常初步的、缩小版的问题清单。接着,你可以做更大规模的「问卷调查」,再去确认这个缩小后的问题清单中,哪些问题普遍存在,有哪些问题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记住,问卷调查中一定要有「客户描述」的相关问题,也就是确认答卷者是你的目标族群。另外,也要针对每个问题的「愿付成本」做调查(这个东西有点吊诡,必须要绕着问),来作为市场规模的 Bottom-Up 佐证。    当你经历了上面这个步骤后,理想上应该会产生一个「重点问题」的清单(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得退回到访谈的步骤,或是要重新选择另一个客群)。接着,你需要开始做一些 Top-Down 的市场规模调研。去看看类似、即将被你取代的产品在市场上的表现,有哪些可能竞品、市场够不够大、上下游关系会不会难以切入等等。当然对大多数的产业区块而言,这些资讯的正确度往往很差,因此导致大家伙们闻一闻就放弃了,否则也轮不到我们来创业。所以也别被这个步骤的结果吓到,只要不是产业明显的不可进入,否则调查来的资料基本上应该只是一个参考点。  完成了以上这些步骤,你就对客户的长相,他们有哪些问题和相应的市场规模有了初步的概念。记住,这些资料不是从此就定住不动,Business Model Canvas 的精神就在于当你随时发现新的资讯,就必须要把它更新到你的商业模式中。所以这只是一个 v0.1 版,接下来的创业过程中,你永远都会在更新你的 Business Model。  (Photo via ,

分类:兴趣

时间:2016-10-08 14:3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