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环保部:核辐射导致雾霾形成说法不科学

  • 分类:爱情

原标题:环保部:核辐射导致雾霾形成说法不科学  中新网1月7日电 环境保护部网站7日刊文称,针对近日社会上重新出现的“核雾染”言论,环境保护部组织核安全方面专家进行研究。  专家们认为,雾霾的成因和形成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主要涉及化石燃料的燃烧、工业生产的排放、机动车尾气、城市扬尘、地理环境及气候气象条件等方方面面。2013年底,网上首次出现“核雾染”言论后,业内专家已就此进行了分析和讨论,认为雾霾的形成与核辐射没有直接关系。  煤燃烧过程中,铀、钍在原煤中含量的80%以上留在了炉渣中,经除尘过滤后,随烟尘排放的仅占原煤含量的1-2%。根据对24省区563个煤样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测定研究结果估计,我国燃煤电厂每生产1GWa电能,对周围居民造成的附加辐射剂量为天然本底的2.6‰,不会对周围居民造成放射性危害。  环境保护部负责全国辐射环境监测,通过对监测数据分析,得到以下结论:  一是内蒙古煤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与全国其它地区相比处于同一水平。根据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煤矿中煤样和矸石样的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测量结果,内蒙古大营铀矿所在的鄂尔多斯地区,煤样中铀-238的含量为6.3-57.7贝可每千克,煤矸石中铀-238的含量为14.6-87.2贝可每千克,与全国平均值相比处于同一水平。内蒙古大营铀矿,与周围的煤矿处于不同深度,煤矿在铀矿下约一百多米,目前该铀矿尚未开采,铀矿下的煤矿亦未开采。  二是十年以来我国辐射环境水平没有明显变化。我国已在所有省会城市和部分地级市设立了167个空气放射性水平自动监测站,可连续监测伽玛空气吸收剂量率、连续进行空气气溶胶取样,采集的样品定期送实验室分析。这些自动站在福岛事故期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核雾染”言论出现后,我们分析了大家关心的颗粒物中天然放射性核素铀-238的含量,约为30毫贝可/克,与土壤中天然铀-238含量处于同一水平,说明这个数据很正常。  根据全国辐射环境监测网络十多年来对大气中放射性水平的监测结果,我国大气环境放射性水平平稳,气溶胶中天然放射性水平未发生异常变化,未发现高铀含量的颗粒物。自动站监测数据已在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网站实时发布。  此外,我国已经建立了对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有效的辐射环境监管体系,确立了开采或者关闭铀(钍)矿和伴生放射性矿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三同时”制度、铀(钍)矿监测和定期报告制度、铀(钍)矿、伴生放射性矿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尾矿的贮存和处置制度、铀(钍)矿退役管理制度等,施行了严格的监管。责任编辑:

原标题:仅24.7%受访者认为通过相亲交友网站找对象靠谱  本报记者 王品芝 实习生 高虹《中国青年报》(2016年01月12日07版)  相亲交友网站为很多年轻人认识另一半提供了新途径,但是也存在诸多问题。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5%的受访者自己或认识的人使用过相亲交友网站,仅24.7%的受访者觉得通过相亲交友网站交友靠谱。受访者指出婚恋交友网站存在三大主要问题:“红娘”忽悠、欺骗会员,聚集着饭托、酒托等各行业的“托”,婚恋网站实名认证存在漏洞等。  参与调查的受访者中,00后占0.7%,90后占25.4%,80后占49.8%,70后占17.7%,60后占5.5%,60前人群占0.9%。50.4%的受访者在相亲交友网站上注册过。    调查中,56.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或认识的人有通过相亲交友网站认识或相亲的经历,30.9%的受访者没有,12.6%的受访者回答不好说。  苏世蓉曾在国内某相亲网站工作过,也是某相亲网站的注册会员。苏世蓉介绍,相亲网站有两种服务方式,一种是线上的自主交流,完全是自助式的,网站只是提供了一个虚拟的自我展示和交流平台;还有一种就是线上到线下的红娘相亲服务,也就是组织会员进行线下的见面交流活动。“但线下参与活动的人还是很少的一部分,主要还是线上的活动,因为一对一的交流是最好的,线上的会员资料都很具体,你如果查阅后感兴趣就可以进一步地交流,这样主动性和选择性很强,既简单又专业”。  在她看来,相亲网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平台。“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同事通过相亲网站认识并最终修成正果。但这也都需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会挑选,会分辨”。  90后王杰(化名)本科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3年多,目前单身。说起找对象的问题,王杰表示自己并不“挑”,但身边就是没有合适的。对于相亲网站、微信公众号、相亲大会这种所有信息都展示在别人面前让人“筛选比较”的形式,王杰很难接受。  年轻人选择通过社交网络平台相亲的原因是什么?调查显示,选择多(56.2%)、个人社交圈较窄(53.3%),网上社交成本相对较低(53.2%)是3个最主要的原因。其他原因还包括方便快捷(44.7%)、结婚压力大(29.2%)等。  苏世蓉觉得,现在人们处于网络时代,大家都习惯在网络上进行交流,直接去面对、去追求的时候反而会害怕受骗。另外,从大龄单身青年的生活、工作状态来看,相亲网站的确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  曾经从事过心理咨询师工作的田耿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相亲网站来交友,其中一个动机就是急于结婚。互联网的交互性,让他们的选择权和自主权得以最大地实现。并且,大型的相亲网站会对会员的身份、学历、工作等基本信息进行核实并对会员进行评级,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用户安全感。    调查中,24.7%的受访者觉得通过相亲交友网站认识另一半靠谱,43.0%的受访者觉得一般,27.9%的受访者认为不靠谱,4.3%的受访者回答不好说。  “我很反感相亲网站广告进行亲情绑架、物化女性等营销方式。”王杰认为,恋爱还是应该互相吸引、逐渐发展,网上相亲有种淘宝购物的感觉。“网上相亲对象很多是托儿、骗子,我心里多少有些顾忌”。  苏世蓉说,专业的相亲网站会在最初进行注册的时候对会员的身份进行严格的审查把关,与身份证信息绑定进行实名认证,但在进行线下活动的时候,对每个会员进行严格的审查是不现实的。“一来是因为活动规模确实挺大,二来也是出于对会员个人隐私的保护”。  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当前的相亲交友网站存在的三大问题是:“红娘”忽悠,欺骗会员(57.0%),聚集着饭托、酒托等各行业的“托”(56.6%),婚恋网站实名认证存在漏洞(54.1%)。此外,45.8%的受访者指出婚恋交友网站成了诈骗的温床,37.7%的受访者指出这样容易恋爱不成反被骚扰,36.4%的受访者觉得婚恋网站的用户缺少有效的维权渠道。  田耿认为,一段成熟的恋爱关系,应该是基于长时间的交往和磨合才会更加稳固的。相亲网站这种看眼缘和资料背景的方式,其实跟恋爱这种私密性和亲密度较强的人际交往是相违背的。“许多在相亲过程中遇到诈骗的人,就是被人抓住了这种焦虑的心理,抱着太强的目的性,反而使恋爱变成某种交易,最后上当受骗”。  “曾经有一个男嘉宾特别喜欢某个女嘉宾,天天追着女嘉宾跑,还进行跟踪,挺吓人的,但这种情况非常偶然。”苏世蓉说,“这个我们也没办法介入,因为女嘉宾不能确认是哪个男嘉宾,我们就没有针对性,当然,如果我们能够确认身份的话,会进行调解处理。”  对于网站交友的这些问题,苏世蓉觉得无可厚非。“就算是朋友介绍的也有可能遇到不靠谱的人,这就需要自己去判断,没有谁能够给于保证”。  什么样的相亲交友渠道更可信?调查显示,受访者首推熟人介绍(65.2%),其次是单位组织的联谊活动(54.8%),其他渠道还包括正规的相亲网站(31.6%),家长代劳的公园相亲会(31.1%),相关公司、机构组织的节日交友活动(30.0%),口碑好的微信公众号相亲平台(20.7%),聊天软件(11.3%)。  王杰觉得,父母亲友介绍的比较靠谱,“毕竟相互知根知底,而且已经有人帮忙筛选过一遍”。不过,相信缘分的王杰也看好婚恋网站:“缘分这种东西很神奇,写信、打电话、网上聊天都可能会交到好朋友,也可能遇上对的人,希望相亲网站更加安全、可靠,并且形式更好,让人容易接受。”  “我建议是最好通过熟人介绍的方式相亲,虽然选择的余地会相对小一些,但基于人际交往的关系比基于网络社交平台的关系要更加稳固一些。”田耿认为,不管通过什么渠道相亲,从婚恋的角度来看,两个个体最终组成家庭共同生活在一起,需要的是相互理解和包容,并且得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这样才能拥有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  调查中,59.5%的受访者认为网络交友要学会辨别真假、善恶,56.4%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网络交友时应存有警惕心理,55.7%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对于网络交友,受访者给出的其他建议还有在正规实名认证平台相识(45.5%),保持理性、不被感情冲昏头脑(44.5%),初次联系注意保护个人信息(38.3%)。11.4%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不要通过网络交友。责任编辑:

一  在中国云南打洛镇的汽车站,聚集了不少脸庞晒成褐色、骑摩托车的人。他们正在招徕生意——二十分钟边境游。中国人和缅甸人可以经由官方通道,从打洛到勐拉,穿越中缅边境。但很多中国人不去办理证件,他们雇当地人骑摩托带他们从山路穿越边境,很刺激,也省钱。  在一片“偷渡!偷渡!”的喊声中,康很安静。他不大张扬,强迫别人注意自己。他身穿棕色帆布夹克和紧身蓝色牛仔裤,几乎是时尚的,但是廉价的灰绿色人字拖打破了整体的协调。  我问康,车费多少。100块人民币,大约16美元。我没有讨价还价,跳上车。  康的摩托是重庆力帆生产的轰轰烈,价格便宜,也很危险。这是一款通用车型,不是运动款,并不适用如此崎岖的山路。但是整个打洛镇都骑这一款,或者类似的车型。在中国,无论条件多有限,都得抓住,然后尽可能利用它们。  旅程并不轻松。有时候,我们沿着悬崖颠簸。上坡路很陡,我好几次从座位上滑了下来。下坡时常常被颠起来,坐稳的时候不多。有时候路还算平坦,但几秒钟过后就是一段坑坑洼洼。康开得娴熟又小心,一路奔向缅甸。  “你怎么知道这附近没有边境警察?”我问道。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翻过这边的山路了,”他回答说,“我们现在很安全。”  这些山是康的家。他是打洛当地人,从他记事起,他就在中缅边境不断穿梭。边境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部分原因是云南和缅甸掸邦人有相同的血缘,家族经常会跨越两个国家的边界。  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时刻,我们离开了中国的疆界,但是没过多久,我们就遇到了穿着东掸邦军队制服的人。他们在检查站朝我们挥手,但他们没有检查护照。一般的过境规则似乎并不适用这里。  二  我第一次对勐拉产生兴趣是在去年。当时,我和一些中国人待过一段时间,他们买卖、收藏虎骨酒,自己也喝。其中几个甚至曾经去过越南吃穿山甲。通常他们认为吃珍稀动物会有惊人的医疗保健作用,而有的人只是为了炫耀财富和地位。曾经有新闻报道说,勐拉是濒危动物的交易中心,主要是为了迎合中国人对于珍奇食物的爱好。  在过去,这也许是真的——这里曾经有过至少一个熊胆汁养殖场,餐馆菜单上也有熊肉——但是我发现现在不是这么回事了。因为引起了很多关注,这些产业被关闭,或者转移到了别处。几个妇女在菜市场仍在出售一些像是虎皮和穿山甲的东西,但是大多数都是假的。干的“虎爪”实际上是大狗的爪子,“虎皮”是染色的狗皮,“虎鞭”则来自鹿。偶尔有几个中国人呆呆地看着,但没有打算购买。当我向这些妇女打听这些动物制品的时候,她们笑着承认这些都不是真的。不过,如果是一个笨蛋,她们也会很乐意把他的口袋掏空。  菜市场外,有一个小商店出售虎骨酒。根据我在云南遇到的几个中医的说法,这酒是真的,是当地掸邦妇女制作的。每斤卖800块人民币,大约130美元1品脱。酒很烈,虎骨、草药、根须都浸泡在像伏特加一样烈的酒里。对我来说,这酒太贵了。  “等等,”她说,“我让你尝一杯。”  她从商店后门出去,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茶杯,这是她自己用的杯子。她用瓶装水冲洗了一下,然后用衬衣衣角擦干——衬衣看起来最近没洗过。然后,她从柜台后的黄色塑料袋中拿出一把生锈的长勺,伸进一个5英尺的容器里,搅拌了几秒钟,盛出一杯酒递给我,看上去又少又珍贵。琥珀色的液体散发出草药的味道,像中药店里的气味。我喝了下去,没有很糟。有点野味,有点咸,有点灼热,尝起来像是我在香港喝过的蛇酒,但更烈。  这名掸邦妇女亲身经历了勐拉从无到有、从茅草屋到一个小镇的变化。1994年,联合国在这里安装了自来水,中国人带来了电和通信。但是随着基础设施而来的还有金钱和堕落,勐拉被中国商人开发成了一个罪恶小城。在这里,中国人(大部分是男人)沉湎于各种禁忌:濒危动物食品、随意的性交易,高风险赌博。对这些大型赌场和成排的妓院,勐拉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显然,勐拉的大部分地方都属于中国人。我们常常感觉不到自己身处缅甸。这个掸邦妇女是很少的例外:她是当地人,却没有为中国人工作。她的虎骨来自中国的养殖场,那里养殖老虎,以获得虎骨,规模化生产虎骨酒。“这是一项传统,”她说,“虎骨酒会让你身体更强壮,血液流通更畅快。”  实际上,虎骨酒只是乍现。在勐拉,人们会选择喝啤酒,青岛啤酒或者缅甸啤酒。小镇的中心是一圈大排档和啤酒摊,一个半醉的男人掌管着几个摊位,旁边就是“红灯区”,一打以上的妓院没有任何掩饰地在营业。  我管这个醉酒的男人叫“老板”,他来自南京,曾经常去澳门。  “我输了这么多,”他说着,竖起大拇指和食指,在中国,这是“八”的意思。  800万人民币?将近130万美元,不是个小数目。  他大笑,眼睛泛红。“800万!那就太好了!”他低声说,“8亿。”  他的儿子在加拿大读商科。老板和家里人比较疏远。他来勐拉,是相信澳门放高利贷的不会穿越中国、又跨越边境来找他追债。也许他想错了,但是至少这时他很满意,尤其是喝得大醉之后。  他在我桌上留下了一瓶白酒,让我想喝多少就喝多少。“这是我的私藏,”他说,“在我喝完之前喝掉它!不收钱!”我拿起瓶子看了看,没剩多少了。  三  我在勐拉这个平行世界里度过了四天。我见过将近二十年没有回家的中国人。我在赌场里闲逛,看到男男女女拿着大把的人民币,眼睛通红,玩着一样的游戏。很多人看上去都几天没睡觉了,至少没有睡好。在最大的一个赌博大厅里,我被误认为中国的便衣警察,热情的管理人员试图让一个姑娘在我的房间里好好“招待”我。回到城中心,我看到了生平所见最大的盗版建筑——一整座喜来登酒店。  最后,该回到打洛去了。我给康打电话,让他来接我。回去的路上,山里人警告我们说,中国边境警察在巡逻。我们猛地刹车。我从橡胶树丛缝隙看到一个穿着迷彩服、有红色肩章的人,他蹲在土路边,正盯着我看。康说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但需要20美元来行贿。我说好吧。那名边境警察发现了我们,他追了过来。我们离开土路,进入树林。这很不安全,摩托车在落叶上打滑。但是幸运的是,警察不想追进树丛,我们就这样甩掉了他们。康比他们更熟悉山里。他们的检查站只有几星期的历史,可康对这山路的了解已经有几十年了。我们很快就到了中国,在柏油路上一路开回了汽车站。  离开打洛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赌徒,三个星期前他来到勐拉。手气最旺的时候,他有30万人民币,最后只剩1万。对他来说,这不是太大的损失,但他也很不高兴。他问我住在哪里。我说我住在香港。他问我关于政治、关于最近一些新闻的看法。说完之后,他想了一会儿,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起这些,他并不是真的在乎。他问我在赌场里玩得怎么样。我根本没赌,但我编了一个谎。我说我是学数学的,赌博有一些模式可循。这都是胡说八道,但是他表现得非常理解。  他一直看着车窗外,从未移开目光。对他来说,我的出现只不过是个插曲。我们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司机爬进了驾驶座。维护不佳的引擎启动时发出咔咔的声响,把勐拉最后一点微粒从我们身上晃下去。仍是早晨,锐利的中国阳光照射着缅甸的浮尘,我们一路向东。  Brendon Hong是一位作家、摄影师,常驻香港。  翻译:马越  校订:郭玉洁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愿为中东地区稳定作贡献 中东稳定符合中国利益   外媒称,中国领导人的中东之行表明,北京正成为中东最重要的政治玩家之一。专家认为,中国不打算挑战美国,但它可能也无法再扮演置身中东纷争之外的大国角色。  据俄罗斯《独立报》1月22日报道,习近平将在中东之行里解决3个任务:首先,确保能源进口;其次,讨论“一带一路”南部路线的问题。第3个任务是努力恢复中国在埃及的影响力。  报道称,中国领导人中东之行的鲜明特点在于,与到访国领导人的政治谈判占据着重要地位。北京曾致力于与中东冲突保持距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研究员詹姆斯·多尔西说:“如果中国想保护自己的利益,它就应当成为中东的最重要玩家之一。”  报道称,关于北京态度的改变,中国邀请叙利亚政府及反对派代表访华就是一个例子。  另据德国《斯图加特新闻》网站1月20日报道,习近平此次访问中东也像通常那样涉及重大的经济协议。但新鲜的一点是,还涉及中国如何试图将自己定位为国际舞台上的斡旋者。  报道称,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莫里茨·鲁道夫说:“习近平想把他的国家定位为必须也有能力参与解决国际冲突的大国。”  除了最新的外交攻势外,北京还始终对经济合作感兴趣——多数情况下并不教条,不将经济合作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  报道称,中国过去表面上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西方设计的既有世界秩序,如今中国建立平行架构的工作不能再被忽视。在天津和大连轮流举办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以及设立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例子。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  新京报快讯 (记者邓琦) 今日22时,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据介绍,12月28日白天,北京空气质量总体较好,入夜后,受高压后部影响,污染物扩散条件转差,预计29日将达到重度污染状态,请公众做好健康防护。  应急指挥部预计,后天空气质量降为三级轻度,31日为四级中度。不过,元旦当天或将再遇重度污染。据悉,由于近期冷空气较弱,雾霾将间歇性出现,不过持续时间较短。责任编辑:

环保部:核辐射导致雾霾形成说法不科学

原标题:环保部:核辐射导致雾霾形成说法不科学  中新网1月7日电 环境保护部网站7日刊文称,针对近日社会上重新出现的“核雾染”言论,环境保护部组织核安全方面专家进行研究。  专家们认为,雾霾的成因和形成过程是比较复杂的,主要涉及化石燃料的燃烧、工业生产的排放、机动车尾气、城市扬尘、地理环境及气候气象条件等方方面面。2013年底,网上首次出现“核雾染”言论后,业内专家已就此进行了分析和讨论,认为雾霾的形成与核辐射没有直接关系。  煤燃烧过程中,铀、钍在原煤中含量的80%以上留在了炉渣中,经除尘过滤后,随烟尘排放的仅占原煤含量的1-2%。根据对24省区563个煤样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测定研究结果估计,我国燃煤电厂每生产1GWa电能,对周围居民造成的附加辐射剂量为天然本底的2.6‰,不会对周围居民造成放射性危害。  环境保护部负责全国辐射环境监测,通过对监测数据分析,得到以下结论:  一是内蒙古煤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与全国其它地区相比处于同一水平。根据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煤矿中煤样和矸石样的天然放射性核素含量测量结果,内蒙古大营铀矿所在的鄂尔多斯地区,煤样中铀-238的含量为6.3-57.7贝可每千克,煤矸石中铀-238的含量为14.6-87.2贝可每千克,与全国平均值相比处于同一水平。内蒙古大营铀矿,与周围的煤矿处于不同深度,煤矿在铀矿下约一百多米,目前该铀矿尚未开采,铀矿下的煤矿亦未开采。  二是十年以来我国辐射环境水平没有明显变化。我国已在所有省会城市和部分地级市设立了167个空气放射性水平自动监测站,可连续监测伽玛空气吸收剂量率、连续进行空气气溶胶取样,采集的样品定期送实验室分析。这些自动站在福岛事故期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核雾染”言论出现后,我们分析了大家关心的颗粒物中天然放射性核素铀-238的含量,约为30毫贝可/克,与土壤中天然铀-238含量处于同一水平,说明这个数据很正常。  根据全国辐射环境监测网络十多年来对大气中放射性水平的监测结果,我国大气环境放射性水平平稳,气溶胶中天然放射性水平未发生异常变化,未发现高铀含量的颗粒物。自动站监测数据已在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网站实时发布。  此外,我国已经建立了对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有效的辐射环境监管体系,确立了开采或者关闭铀(钍)矿和伴生放射性矿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三同时”制度、铀(钍)矿监测和定期报告制度、铀(钍)矿、伴生放射性矿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尾矿的贮存和处置制度、铀(钍)矿退役管理制度等,施行了严格的监管。责任编辑:

原标题:仅24.7%受访者认为通过相亲交友网站找对象靠谱  本报记者 王品芝 实习生 高虹《中国青年报》(2016年01月12日07版)  相亲交友网站为很多年轻人认识另一半提供了新途径,但是也存在诸多问题。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问卷网,对2001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5%的受访者自己或认识的人使用过相亲交友网站,仅24.7%的受访者觉得通过相亲交友网站交友靠谱。受访者指出婚恋交友网站存在三大主要问题:“红娘”忽悠、欺骗会员,聚集着饭托、酒托等各行业的“托”,婚恋网站实名认证存在漏洞等。  参与调查的受访者中,00后占0.7%,90后占25.4%,80后占49.8%,70后占17.7%,60后占5.5%,60前人群占0.9%。50.4%的受访者在相亲交友网站上注册过。    调查中,56.5%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或认识的人有通过相亲交友网站认识或相亲的经历,30.9%的受访者没有,12.6%的受访者回答不好说。  苏世蓉曾在国内某相亲网站工作过,也是某相亲网站的注册会员。苏世蓉介绍,相亲网站有两种服务方式,一种是线上的自主交流,完全是自助式的,网站只是提供了一个虚拟的自我展示和交流平台;还有一种就是线上到线下的红娘相亲服务,也就是组织会员进行线下的见面交流活动。“但线下参与活动的人还是很少的一部分,主要还是线上的活动,因为一对一的交流是最好的,线上的会员资料都很具体,你如果查阅后感兴趣就可以进一步地交流,这样主动性和选择性很强,既简单又专业”。  在她看来,相亲网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平台。“我身边有很多朋友、同事通过相亲网站认识并最终修成正果。但这也都需要有一双‘火眼金睛’,会挑选,会分辨”。  90后王杰(化名)本科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国企工作3年多,目前单身。说起找对象的问题,王杰表示自己并不“挑”,但身边就是没有合适的。对于相亲网站、微信公众号、相亲大会这种所有信息都展示在别人面前让人“筛选比较”的形式,王杰很难接受。  年轻人选择通过社交网络平台相亲的原因是什么?调查显示,选择多(56.2%)、个人社交圈较窄(53.3%),网上社交成本相对较低(53.2%)是3个最主要的原因。其他原因还包括方便快捷(44.7%)、结婚压力大(29.2%)等。  苏世蓉觉得,现在人们处于网络时代,大家都习惯在网络上进行交流,直接去面对、去追求的时候反而会害怕受骗。另外,从大龄单身青年的生活、工作状态来看,相亲网站的确节省了时间,提高了效率。  曾经从事过心理咨询师工作的田耿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相亲网站来交友,其中一个动机就是急于结婚。互联网的交互性,让他们的选择权和自主权得以最大地实现。并且,大型的相亲网站会对会员的身份、学历、工作等基本信息进行核实并对会员进行评级,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用户安全感。    调查中,24.7%的受访者觉得通过相亲交友网站认识另一半靠谱,43.0%的受访者觉得一般,27.9%的受访者认为不靠谱,4.3%的受访者回答不好说。  “我很反感相亲网站广告进行亲情绑架、物化女性等营销方式。”王杰认为,恋爱还是应该互相吸引、逐渐发展,网上相亲有种淘宝购物的感觉。“网上相亲对象很多是托儿、骗子,我心里多少有些顾忌”。  苏世蓉说,专业的相亲网站会在最初进行注册的时候对会员的身份进行严格的审查把关,与身份证信息绑定进行实名认证,但在进行线下活动的时候,对每个会员进行严格的审查是不现实的。“一来是因为活动规模确实挺大,二来也是出于对会员个人隐私的保护”。  调查显示,受访者认为当前的相亲交友网站存在的三大问题是:“红娘”忽悠,欺骗会员(57.0%),聚集着饭托、酒托等各行业的“托”(56.6%),婚恋网站实名认证存在漏洞(54.1%)。此外,45.8%的受访者指出婚恋交友网站成了诈骗的温床,37.7%的受访者指出这样容易恋爱不成反被骚扰,36.4%的受访者觉得婚恋网站的用户缺少有效的维权渠道。  田耿认为,一段成熟的恋爱关系,应该是基于长时间的交往和磨合才会更加稳固的。相亲网站这种看眼缘和资料背景的方式,其实跟恋爱这种私密性和亲密度较强的人际交往是相违背的。“许多在相亲过程中遇到诈骗的人,就是被人抓住了这种焦虑的心理,抱着太强的目的性,反而使恋爱变成某种交易,最后上当受骗”。  “曾经有一个男嘉宾特别喜欢某个女嘉宾,天天追着女嘉宾跑,还进行跟踪,挺吓人的,但这种情况非常偶然。”苏世蓉说,“这个我们也没办法介入,因为女嘉宾不能确认是哪个男嘉宾,我们就没有针对性,当然,如果我们能够确认身份的话,会进行调解处理。”  对于网站交友的这些问题,苏世蓉觉得无可厚非。“就算是朋友介绍的也有可能遇到不靠谱的人,这就需要自己去判断,没有谁能够给于保证”。  什么样的相亲交友渠道更可信?调查显示,受访者首推熟人介绍(65.2%),其次是单位组织的联谊活动(54.8%),其他渠道还包括正规的相亲网站(31.6%),家长代劳的公园相亲会(31.1%),相关公司、机构组织的节日交友活动(30.0%),口碑好的微信公众号相亲平台(20.7%),聊天软件(11.3%)。  王杰觉得,父母亲友介绍的比较靠谱,“毕竟相互知根知底,而且已经有人帮忙筛选过一遍”。不过,相信缘分的王杰也看好婚恋网站:“缘分这种东西很神奇,写信、打电话、网上聊天都可能会交到好朋友,也可能遇上对的人,希望相亲网站更加安全、可靠,并且形式更好,让人容易接受。”  “我建议是最好通过熟人介绍的方式相亲,虽然选择的余地会相对小一些,但基于人际交往的关系比基于网络社交平台的关系要更加稳固一些。”田耿认为,不管通过什么渠道相亲,从婚恋的角度来看,两个个体最终组成家庭共同生活在一起,需要的是相互理解和包容,并且得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这样才能拥有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  调查中,59.5%的受访者认为网络交友要学会辨别真假、善恶,56.4%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网络交友时应存有警惕心理,55.7%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加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对于网络交友,受访者给出的其他建议还有在正规实名认证平台相识(45.5%),保持理性、不被感情冲昏头脑(44.5%),初次联系注意保护个人信息(38.3%)。11.4%的受访者建议年轻人不要通过网络交友。责任编辑:

一  在中国云南打洛镇的汽车站,聚集了不少脸庞晒成褐色、骑摩托车的人。他们正在招徕生意——二十分钟边境游。中国人和缅甸人可以经由官方通道,从打洛到勐拉,穿越中缅边境。但很多中国人不去办理证件,他们雇当地人骑摩托带他们从山路穿越边境,很刺激,也省钱。  在一片“偷渡!偷渡!”的喊声中,康很安静。他不大张扬,强迫别人注意自己。他身穿棕色帆布夹克和紧身蓝色牛仔裤,几乎是时尚的,但是廉价的灰绿色人字拖打破了整体的协调。  我问康,车费多少。100块人民币,大约16美元。我没有讨价还价,跳上车。  康的摩托是重庆力帆生产的轰轰烈,价格便宜,也很危险。这是一款通用车型,不是运动款,并不适用如此崎岖的山路。但是整个打洛镇都骑这一款,或者类似的车型。在中国,无论条件多有限,都得抓住,然后尽可能利用它们。  旅程并不轻松。有时候,我们沿着悬崖颠簸。上坡路很陡,我好几次从座位上滑了下来。下坡时常常被颠起来,坐稳的时候不多。有时候路还算平坦,但几秒钟过后就是一段坑坑洼洼。康开得娴熟又小心,一路奔向缅甸。  “你怎么知道这附近没有边境警察?”我问道。  “在你来之前我已经翻过这边的山路了,”他回答说,“我们现在很安全。”  这些山是康的家。他是打洛当地人,从他记事起,他就在中缅边境不断穿梭。边境并没有那么泾渭分明,部分原因是云南和缅甸掸邦人有相同的血缘,家族经常会跨越两个国家的边界。  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时刻,我们离开了中国的疆界,但是没过多久,我们就遇到了穿着东掸邦军队制服的人。他们在检查站朝我们挥手,但他们没有检查护照。一般的过境规则似乎并不适用这里。  二  我第一次对勐拉产生兴趣是在去年。当时,我和一些中国人待过一段时间,他们买卖、收藏虎骨酒,自己也喝。其中几个甚至曾经去过越南吃穿山甲。通常他们认为吃珍稀动物会有惊人的医疗保健作用,而有的人只是为了炫耀财富和地位。曾经有新闻报道说,勐拉是濒危动物的交易中心,主要是为了迎合中国人对于珍奇食物的爱好。  在过去,这也许是真的——这里曾经有过至少一个熊胆汁养殖场,餐馆菜单上也有熊肉——但是我发现现在不是这么回事了。因为引起了很多关注,这些产业被关闭,或者转移到了别处。几个妇女在菜市场仍在出售一些像是虎皮和穿山甲的东西,但是大多数都是假的。干的“虎爪”实际上是大狗的爪子,“虎皮”是染色的狗皮,“虎鞭”则来自鹿。偶尔有几个中国人呆呆地看着,但没有打算购买。当我向这些妇女打听这些动物制品的时候,她们笑着承认这些都不是真的。不过,如果是一个笨蛋,她们也会很乐意把他的口袋掏空。  菜市场外,有一个小商店出售虎骨酒。根据我在云南遇到的几个中医的说法,这酒是真的,是当地掸邦妇女制作的。每斤卖800块人民币,大约130美元1品脱。酒很烈,虎骨、草药、根须都浸泡在像伏特加一样烈的酒里。对我来说,这酒太贵了。  “等等,”她说,“我让你尝一杯。”  她从商店后门出去,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茶杯,这是她自己用的杯子。她用瓶装水冲洗了一下,然后用衬衣衣角擦干——衬衣看起来最近没洗过。然后,她从柜台后的黄色塑料袋中拿出一把生锈的长勺,伸进一个5英尺的容器里,搅拌了几秒钟,盛出一杯酒递给我,看上去又少又珍贵。琥珀色的液体散发出草药的味道,像中药店里的气味。我喝了下去,没有很糟。有点野味,有点咸,有点灼热,尝起来像是我在香港喝过的蛇酒,但更烈。  这名掸邦妇女亲身经历了勐拉从无到有、从茅草屋到一个小镇的变化。1994年,联合国在这里安装了自来水,中国人带来了电和通信。但是随着基础设施而来的还有金钱和堕落,勐拉被中国商人开发成了一个罪恶小城。在这里,中国人(大部分是男人)沉湎于各种禁忌:濒危动物食品、随意的性交易,高风险赌博。对这些大型赌场和成排的妓院,勐拉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很显然,勐拉的大部分地方都属于中国人。我们常常感觉不到自己身处缅甸。这个掸邦妇女是很少的例外:她是当地人,却没有为中国人工作。她的虎骨来自中国的养殖场,那里养殖老虎,以获得虎骨,规模化生产虎骨酒。“这是一项传统,”她说,“虎骨酒会让你身体更强壮,血液流通更畅快。”  实际上,虎骨酒只是乍现。在勐拉,人们会选择喝啤酒,青岛啤酒或者缅甸啤酒。小镇的中心是一圈大排档和啤酒摊,一个半醉的男人掌管着几个摊位,旁边就是“红灯区”,一打以上的妓院没有任何掩饰地在营业。  我管这个醉酒的男人叫“老板”,他来自南京,曾经常去澳门。  “我输了这么多,”他说着,竖起大拇指和食指,在中国,这是“八”的意思。  800万人民币?将近130万美元,不是个小数目。  他大笑,眼睛泛红。“800万!那就太好了!”他低声说,“8亿。”  他的儿子在加拿大读商科。老板和家里人比较疏远。他来勐拉,是相信澳门放高利贷的不会穿越中国、又跨越边境来找他追债。也许他想错了,但是至少这时他很满意,尤其是喝得大醉之后。  他在我桌上留下了一瓶白酒,让我想喝多少就喝多少。“这是我的私藏,”他说,“在我喝完之前喝掉它!不收钱!”我拿起瓶子看了看,没剩多少了。  三  我在勐拉这个平行世界里度过了四天。我见过将近二十年没有回家的中国人。我在赌场里闲逛,看到男男女女拿着大把的人民币,眼睛通红,玩着一样的游戏。很多人看上去都几天没睡觉了,至少没有睡好。在最大的一个赌博大厅里,我被误认为中国的便衣警察,热情的管理人员试图让一个姑娘在我的房间里好好“招待”我。回到城中心,我看到了生平所见最大的盗版建筑——一整座喜来登酒店。  最后,该回到打洛去了。我给康打电话,让他来接我。回去的路上,山里人警告我们说,中国边境警察在巡逻。我们猛地刹车。我从橡胶树丛缝隙看到一个穿着迷彩服、有红色肩章的人,他蹲在土路边,正盯着我看。康说我们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但需要20美元来行贿。我说好吧。那名边境警察发现了我们,他追了过来。我们离开土路,进入树林。这很不安全,摩托车在落叶上打滑。但是幸运的是,警察不想追进树丛,我们就这样甩掉了他们。康比他们更熟悉山里。他们的检查站只有几星期的历史,可康对这山路的了解已经有几十年了。我们很快就到了中国,在柏油路上一路开回了汽车站。  离开打洛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赌徒,三个星期前他来到勐拉。手气最旺的时候,他有30万人民币,最后只剩1万。对他来说,这不是太大的损失,但他也很不高兴。他问我住在哪里。我说我住在香港。他问我关于政治、关于最近一些新闻的看法。说完之后,他想了一会儿,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起这些,他并不是真的在乎。他问我在赌场里玩得怎么样。我根本没赌,但我编了一个谎。我说我是学数学的,赌博有一些模式可循。这都是胡说八道,但是他表现得非常理解。  他一直看着车窗外,从未移开目光。对他来说,我的出现只不过是个插曲。我们沉默地坐了一会儿。司机爬进了驾驶座。维护不佳的引擎启动时发出咔咔的声响,把勐拉最后一点微粒从我们身上晃下去。仍是早晨,锐利的中国阳光照射着缅甸的浮尘,我们一路向东。  Brendon Hong是一位作家、摄影师,常驻香港。  翻译:马越  校订:郭玉洁责任编辑:

原标题:中国愿为中东地区稳定作贡献 中东稳定符合中国利益   外媒称,中国领导人的中东之行表明,北京正成为中东最重要的政治玩家之一。专家认为,中国不打算挑战美国,但它可能也无法再扮演置身中东纷争之外的大国角色。  据俄罗斯《独立报》1月22日报道,习近平将在中东之行里解决3个任务:首先,确保能源进口;其次,讨论“一带一路”南部路线的问题。第3个任务是努力恢复中国在埃及的影响力。  报道称,中国领导人中东之行的鲜明特点在于,与到访国领导人的政治谈判占据着重要地位。北京曾致力于与中东冲突保持距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研究员詹姆斯·多尔西说:“如果中国想保护自己的利益,它就应当成为中东的最重要玩家之一。”  报道称,关于北京态度的改变,中国邀请叙利亚政府及反对派代表访华就是一个例子。  另据德国《斯图加特新闻》网站1月20日报道,习近平此次访问中东也像通常那样涉及重大的经济协议。但新鲜的一点是,还涉及中国如何试图将自己定位为国际舞台上的斡旋者。  报道称,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莫里茨·鲁道夫说:“习近平想把他的国家定位为必须也有能力参与解决国际冲突的大国。”  除了最新的外交攻势外,北京还始终对经济合作感兴趣——多数情况下并不教条,不将经济合作与政治问题联系起来。  报道称,中国过去表面上毫无异议地接受了西方设计的既有世界秩序,如今中国建立平行架构的工作不能再被忽视。在天津和大连轮流举办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以及设立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是例子。责任编辑:

原标题:北京发布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  新京报快讯 (记者邓琦) 今日22时,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空气重污染蓝色预警。据介绍,12月28日白天,北京空气质量总体较好,入夜后,受高压后部影响,污染物扩散条件转差,预计29日将达到重度污染状态,请公众做好健康防护。  应急指挥部预计,后天空气质量降为三级轻度,31日为四级中度。不过,元旦当天或将再遇重度污染。据悉,由于近期冷空气较弱,雾霾将间歇性出现,不过持续时间较短。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3-04 11:2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