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中国科学家揭示东亚人群肤色变浅之谜

  • 分类:爱情

原标题:中国科学家揭示东亚人群肤色变浅之谜  中新社昆明1月8日电 (记者 马骞)皮肤颜色的变化是人类进化历程中的重要事件。记者8日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获悉,该所科学家联合多家科研单位采集了近1000份东亚人群的血液样本和肤色表型数据。通过全基因组芯片分析,他们找到了深肤色的南亚语系人群(生活在中国云南以及东南亚国家)与浅肤色的中国汉族人群之间遗传差异最大的色素基因——OCA2。由此揭秘了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分子机制。  非洲祖先为了适应靠近赤道的高紫外线辐射环境而进化出很深的肤色。现代人在约5-6万年前走出非洲并向世界其它地区迁徙和扩散的过程中会面临新的环境。现在的世界人群中,生活在高纬度地区人群的肤色较浅,体现了人群对环境紫外线辐射强度变化的适应。以前的研究提出,欧洲和东亚人群的肤色变浅可能是独立的进化事件。目前,对欧洲人群的肤色变浅已有系统的研究,并发现了一系列导致肤色、眼睛颜色和头发颜色变化的基因。然而,对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遗传机制尚不清楚。  东亚地区是一个纬度跨度很大的地区,常年紫外线的照射量随着纬度的不同有所差异。为了深入研究东亚人群肤色适应的遗传机理,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宿兵研究员实验室与美国贝勒医学院、清华大学和辽宁师范大学等单位合作采集了近1000份东亚人群的血液样本和肤色表型数据。  通过全基因组芯片分析,他们找到了深肤色的南亚语系人群与浅肤色的中国汉族人群之间遗传差异最大的色素基因——OCA2。进一步的分子进化分析表明,OCA2在东亚人群中受到了强烈的达尔文正向选择,其中的一个氨基酸突变在东亚人群中广泛分布,而欧洲和非洲人群中则没有这个突变。肤色表型相关性分析、黑色素细胞功能实验,斑马鱼转基因实验、小鼠Cas9基因突变位点替换实验以及透射电镜分析系统证明了这个突变会明显影响黑色素的合成和成熟,最终导致东亚人群肤色的变浅。  该项研究在分子机理上阐明了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内在原因,对深入理解趋同进化和表型适应性进化的遗传机制具有重要意义。该研究结果在线发表于国际知名分子进化期刊《Molecular Biologyand Evolution》上。(完)责任编辑:

【主棺整体提取 墓主人推断为刘贺】今天,西汉海昏侯墓主棺整体提取,转运至文保站,预计明日开棺清理。专家初步推断,墓主人可能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史料记载,刘贺,汉 武帝孙子,5岁继承王位,后被扶上帝位,在位27天被废,成为汉代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史称汉废帝。(央视记者谢乃川)责任编辑: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2015年底,在教育部的一次工作会议上,57岁的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被发现在台上与教育部其他领导一同就座。  “我们当时觉得有些纳闷,难道他调进北京了?”教育部某直属单位的干部事后说道。  很快,朱之文以教育部副部长的身份出席了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这是朱之文首次以教育部副部长身份公开出席相关活动。  1月12日,据新华社消息,国务院任命朱之文为教育部副部长。同时,鲁昕被免去教育部副部长一职。鲁昕出生于1955年7月,当属退休离任。  朱之文在教育部领导中排名第四。前三名分别是部长、党组书记袁贵仁,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杜玉波,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长王立英。  出生福建并在福建工作多年的朱之文可谓“一路北上”,先调往上海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再调入北京。  目前的教育部共有五位领导出身高校,包括部长袁贵仁在内的四位领导都来自北京高校,朱之文则是唯一来自京外高校的。目前,1950年出生的袁贵仁年逾65岁,1955年9月出生的杜玉波也已60岁。    朱之文在1958年10月生于福建东南海边的小县城—东山县,1976年6月参加工作,198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8年,20岁的朱之文进入厦门大学经济系学习,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何立峰,厦大现任校长朱崇实均为同系同级的同学。  毕业后,朱之文留校任教。先后任厦门大学团委副书记,国际贸易系党总支副书记、书记,厦门大学党办主任,校长助理,副校长。  2000年3月,在厦大工作18年后,朱之文被调往福州,任福建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直到2005年。  2006年10月,朱之文重新回到厦大,任厦门大学党委书记。“我曾在厦大学习工作过20年,厦大是我母校,是教育我培养我成长的地方,我很荣幸有机会再次为母校服务。”朱之文在回到厦大的次年表示。  据厦门大学一位经济学副教授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刚刚回到厦大的朱之文马上面临一个问题:厦大教师待遇不高,甚至低于同处厦门的两所本地二本院校:集美大学和厦门理工学院。  朱之文很快开始跑北京,先前往教育部,再去财政部,多方努力之后,终于得到了一笔可以按年度持续用于改善教师待遇的费用。因此厦大教师们对于已经离开多年的朱之文,都印象颇佳。  在校区扩展上,朱之文亦作出努力和开拓。  厦大本部处于狭小的厦门岛东南端,校园占地面积偏小。2007年8月,厦门市政府与厦大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决定在厦门位于城郊翔安区建设一个比厦大本部更大的厦大新校区,占地总面积3645亩、总建筑面积115万平方米、总投资36亿元。  朱之文在协议签订时接受采访称:翔安校区将重点建设医学、生命科学、海洋科学、环境科学等学科和相关科研机构,以及孔子学院总部南方基地、国际学院,厦门大学将按照“整体规划、分期建设”的原则,用三至五年时间基本建成翔安校区。  当时朱之文还提到了要改善教师住房条件:“在这几年,我们人才引进遇到的一个瓶颈是住房问题。这让我们意识到一点,解决教职工特别是中青年教师的住房问题,必须依靠地方政府,取得政府支持,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加以解决。”  “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必须紧紧依靠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为此,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以师生员工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标准。”  加上此前厦大在与厦门相邻的漳州市设立的“漳州校区”,厦大拥有了三个校区—漳州校区在2003年投入使用,厦大一位金融系副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漳州校区的设立和建设也应当归功于朱之文的努力。  朱之文也很擅长运用校友资源来进行校园建设。厦大后山著名的“情人谷”水库需要修整,朱之文发挥自己曾经在国际贸易系担任副书记、书记时积攒的校友资源,请国贸系校友捐款共1000万元,将“情人谷”重新修缮,修缮后水库被命名为“思源谷”,取“饮水思源”之意。  这位经济学副教授表示,在他与朱之文的多次接触中,朱一直表现得平易又随和,“看不出什么架子”,并且低调。朱的风格是踏实做事,不爱表现。  《厦门日报》则称,在厦大,朱之文被形容为既“低调”又“站位高远”,为人既“务实”又“豪爽”。   2011年9月,朱之文从厦门北上上海,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在朱之文调任复旦大学的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时任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喻云林指出朱之文“政治立场坚定,熟悉高等教育和高校管理,领导经验和党务工作 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善于抓班子、带队伍,工作思路清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也表示,朱之文“年富力强,曾在多个重要岗位上担任领导职务,政治上成 熟”。  在复旦,朱之文延续了“低调”“实干”的风格,同样积极推进教学和住宿条件的改善。  据媒体报道,朱之文刚调入复旦时,就表示要深入调研,“了解学校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和师生员工的实际困难”。  很快,朱之文即赴枫林校区调研与医学院系交流,他表示大家“要发展”的想法是一致的,“等不起”的呼声是一致的,在深入调研后,会逐一解决问题。  接着,朱之文在复旦推进枫林校区的改造,在不到200天内实现2000余名学生、7家校区所辖单位的大搬迁。有复旦教授向媒体表示,枫林校区的改造是里程碑式的转折点。  因为实干,他在复旦也赢得不错的口碑。复旦大学老校长杨良玉在退休时说,(跟朱之文搭档的)这三年,是“最快乐、最痛快”的三年。  朱之文强调“大学的治理”。2014年5月,朱之文在《人民日报》上撰文称,“没有一流治理,难有一流大学”。他表示,只有深化决策体系改革,健全 大学的内部治理,大学发展才能真正建立在科学民主管理基础之上,建立在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基础之上,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也才能不断完善。深化决策体 系改革,就是要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充分发挥教授治学的作用,充分发挥师生员工参与民主管理的作用。  朱之文在复旦还经历了中纪委巡视组对复旦的巡视。  2014年3月31日上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巡视复旦大学工作动员会召开。时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主持会议并作动员讲话。  朱之文在会上说,这次中央巡视组到复旦大学进行巡视,积极配合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是学校当前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是每一位党员干部应该履行的重大政治责任,也是检验党员领导干部党性原则强不强、组织纪律观念强不强、大局意识强不强的试金石。  “我们要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对学校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按照中央对被巡视单位的有关要求,全力支持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朱之文说。  朱之文的教育理念颇为鲜明。他支持文理不分科。他说,一个人可以有爱好,有所偏长,但是应该有基本的素养。  “我观察许多学生,文章写得好的,往往不是文科生,反而是理科生,很多社会科学搞得好的,也不见得是学社会科学的,往往是复合型人才。”他认为,极 端偏科的人才只占极少数,“如果你真的哪门成绩很突出,哪方面很有见解,可以通过自主招生进来。”在建设一流大学上,朱之文亦认为“大力加强通识教育”是 当前比较重要的问题之一。    朱之文作为高校出身的领导,除了在福建省教育厅任过数年厅长外,还在福建北边毗邻浙江的海边城市—宁德,短暂地担任过一年市委书记。  2005年,朱之文从福建省教育厅厅长任上,被调至宁德。朱之文在宁德的部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仅有的数次接触中,其对朱之文印象亦同样是“随和,没有任何架子”。  《厦门日报》曾披露,朱之文对同事常以“兄弟”相称,看到下属加班到深夜,他会说“兄弟,辛苦了”。如果他有段时间没见你,再见你时,会拍着你的肩膀问:兄弟,最近好吗?  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时的朱之文,对其他人颇为照顾。有一次,他见实习生有些拘谨,还特地转着桌上的转盘让实习生多吃点菜。  在复旦期间也是如此,有人到复旦去找朱之文,到了午饭时间,朱让工作人员叫来两份盒饭,他与来客在办公室边吃边聊。  2015年末,朱之文从上海转战北京,出任教育部副部长,这距离他出任宁德市委书记时刚好10个年头。  在教育部的官方网站显示,朱之文在教育部主要负责的是发展规划、职业教育、民族教育、民办教育、继续教育等方面工作。教育部官网上显示,朱之文在1月初曾出席过活动,即本文开头时提到的“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  在参会期间,朱之文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进行了交流。朱之文说,教育部将在“十三五”教育发展规划中加大对新疆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明确目标、思路和举措,全力以赴支持新疆教育事业大发展。责任编辑:

(原标题:房地产去库存,限购城市九成已名存实亡 一线城市为何坚守限购令?)  “没有接到具体文件。但我们已经不再限购。”1月26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向成都市房管局电话询问该地是否取消了限购时,得到了上述答案。  大约此前一周,1月20日从四川省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上传出了“全面取消限购、限价”,取消“9070”等行政干预政策的消息。虽然还没有接到具体的文件,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楼市限购政策已经“消失”。  记者调查发现,“限购”政策并非只在四川“消失”。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22日,全国46个限购城市,仅剩5个城市没有取消限购。  去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的表述为“化解房地产库存”,并“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文字很少但很直接,明确了新一轮房改的基本方向。”曾参与中国 “二次房改”的一名退休房地产经济学家告诉记者,能满足农民工变成新市民进城居住的住房制度改革已经拉开了,这与1998年城镇房改相比意义更深远。这位 专家认为,很快国家会出台一些有利于消化库存的政策,新政估计今年两会后出台。  “一线城市对取消限购依然坚如磐石,这涉及到经济体制改革的大问题,行政干预房市十多年了要彻底退出肯定需要一些时间的。”上述专家说,从中央关于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的表述来看,侧重点和目前国家层面积极刺激投资一脉相承。    继 1月20日四川省传出全面取消住房限购限价政策后,一周后同样的消息也从广东省传来。27日广东省透露,将取消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但并非强制性的,尤其 对于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具体政策仍由各地根据市场作出判断。自2015年5月佛山全面放开房地产限购之后,广东还剩下广州、深圳、珠海仍继续执行限 购政策。与此相仿,北京限价、限贷政策已放开,但不考虑取消限购。  “取不取消限购,各地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作出判断。”国家住建部总经济师冯俊于去年6月4日就地方政府松绑限购首度公开表态。当“放松限购”的基调公布之后,各地限购的“多米诺骨牌”一个个便轰然倒下,姿势各有不同。  “只做不说”。自去年7月10日起济南率先取消商品房限购政策,便打响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战斗。紧随其后南昌同样以“口头传达”的方式放开限购,而借用楼盘低调松绑的地方政府中还有广州、杭州等地,同样采取了对开发商仅限“口头传达,不发文件”的方式。  记 者进一步了解到,在这场取消限购的战斗中,还有一些地方以“放宽户籍”等方式变相“救市”,但没有脱离松绑限购的范畴。比如去年7月初,广西北海、玉林等 部分城市出台新政,居民可以在南宁市购房,并落户南宁。记者查到的城市中,出台上述类似政策的地方遍及中国的大江南北,北有呼和浩特、南有海口、中部则有 武汉等城市。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地方取消限购态度更为明朗。2015年11月19日,山西省政府公布了《关于健全完善住房保障和供应体系 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意见》对房地产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其规定,取消商品房购房限制,包括取消购买商品住房套数、户籍、年龄等限制;取消商品住房销 (预)售价格申报制度;取消对境外机构及个人在本地区购买商品住房的限制。  截至2016年1月22日,全国46个限购城市,仅剩5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三亚)没有取消限购,足够说明取消限购是大趋势。    全国取消“限购令”的战役已悄然展开,但大多一线城市仍然坚守。  北京就是这样的范例。记者采访获知,北京目前仍然实行严格的限购政策,尤其是在通州新区实行了所谓的加强版限购,在购买资质等方面的要求比此前任何时候都更为严苛。  除北京外,记者从深圳市相关部门获知,深圳也暂无取消限购的政策出台。  “除非深圳楼市出现大幅度下滑或保障房建设到位,比如‘十三五’保障房如期保质、保量供应,保障房总量与商品房总量实现对半开。”用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宇嘉的话说,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退出限购。  记 者调查发现,去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场景,一线城市房价异常火爆、地王频出、房价屡创新高,但更多的三四线城市则身陷库存困扰,销路不畅。 其中,深圳楼市热得发烫,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11月,深圳新房价格同比上涨了44.6%。在深圳房价快速上涨的同时,“投资潮”再次泛起, 去年深圳仅二手住房市场投资客占比就超过了30%,达到了近年来最高水平。如果退出限购,对火热的楼市来说是火上浇油,房价会暴涨。  据此断言,短期内一线城市限购松绑或是退出限购,并不具备条件。受访专家坚称,对一线城市来说,限购还谈不上“过时”,城市建设、人口控制均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取消限购的话投资、投机就会满天飞。    “从去年买房的情况来看,90%以上为自住,投资投机少了,限购失去了存在的价值。”1月28日,一地方房管局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市场回归是楼市改革的大方向。  这位副局长认为,限购作为行政干预措施,在未来楼市长效机制建立起来的前提下,才可以完全退出。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长效机制主要包括,针对所有住房困难人群的住房保障体系建立起来,住房基本回归居住属性,不再成为一种主要的投资。  记者还发现,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除了限购、限贷外,还涉及其他领域很多相关举措,比如涉及建筑、规划、土地、市场销售等,这些如何放松至今也未有明确说法。  对此,受访住建部咨询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回应说,除了限购外,还包括限贷及个人所得税等政策,或在今年也会出台政策。究竟是以部委的名义出,还是各地自己出台政策,有待商榷。  “新一轮房改始于去年年底中央提出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上述曾参与“二次房改”的退休专家说,农民工市民化对住房的需求是有效的。  取 消限购是不是救市良方?房地产专家韩世同认为,松绑并不能很好地救市,但这却是一个政策调整的契机。“取消限购并不会起到很大的刺激作用,但只要投资性购 房不会大规模死灰复燃,可以适当放松限购,或撤或退。”无论是对于开发商来说取掉枷锁,还是继续刺激购房者及市场的“去行政化”来说,显然都是利好。  但问题还在于,各地至今仍然视房地产是经济的支柱产业,它承载着全社会近80%的财富,而要使房地产市场健康持续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恐怕不止这些。责任编辑:

#地震快讯#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1月10日02时25分在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北纬40.47度,东经115.57度)发生2.6级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 @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震长 )责任编辑:

中国科学家揭示东亚人群肤色变浅之谜

原标题:中国科学家揭示东亚人群肤色变浅之谜  中新社昆明1月8日电 (记者 马骞)皮肤颜色的变化是人类进化历程中的重要事件。记者8日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获悉,该所科学家联合多家科研单位采集了近1000份东亚人群的血液样本和肤色表型数据。通过全基因组芯片分析,他们找到了深肤色的南亚语系人群(生活在中国云南以及东南亚国家)与浅肤色的中国汉族人群之间遗传差异最大的色素基因——OCA2。由此揭秘了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分子机制。  非洲祖先为了适应靠近赤道的高紫外线辐射环境而进化出很深的肤色。现代人在约5-6万年前走出非洲并向世界其它地区迁徙和扩散的过程中会面临新的环境。现在的世界人群中,生活在高纬度地区人群的肤色较浅,体现了人群对环境紫外线辐射强度变化的适应。以前的研究提出,欧洲和东亚人群的肤色变浅可能是独立的进化事件。目前,对欧洲人群的肤色变浅已有系统的研究,并发现了一系列导致肤色、眼睛颜色和头发颜色变化的基因。然而,对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遗传机制尚不清楚。  东亚地区是一个纬度跨度很大的地区,常年紫外线的照射量随着纬度的不同有所差异。为了深入研究东亚人群肤色适应的遗传机理,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宿兵研究员实验室与美国贝勒医学院、清华大学和辽宁师范大学等单位合作采集了近1000份东亚人群的血液样本和肤色表型数据。  通过全基因组芯片分析,他们找到了深肤色的南亚语系人群与浅肤色的中国汉族人群之间遗传差异最大的色素基因——OCA2。进一步的分子进化分析表明,OCA2在东亚人群中受到了强烈的达尔文正向选择,其中的一个氨基酸突变在东亚人群中广泛分布,而欧洲和非洲人群中则没有这个突变。肤色表型相关性分析、黑色素细胞功能实验,斑马鱼转基因实验、小鼠Cas9基因突变位点替换实验以及透射电镜分析系统证明了这个突变会明显影响黑色素的合成和成熟,最终导致东亚人群肤色的变浅。  该项研究在分子机理上阐明了东亚人群肤色变浅的内在原因,对深入理解趋同进化和表型适应性进化的遗传机制具有重要意义。该研究结果在线发表于国际知名分子进化期刊《Molecular Biologyand Evolution》上。(完)责任编辑:

【主棺整体提取 墓主人推断为刘贺】今天,西汉海昏侯墓主棺整体提取,转运至文保站,预计明日开棺清理。专家初步推断,墓主人可能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史料记载,刘贺,汉 武帝孙子,5岁继承王位,后被扶上帝位,在位27天被废,成为汉代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史称汉废帝。(央视记者谢乃川)责任编辑:

时代周报记者 刘巍 发自广州  2015年底,在教育部的一次工作会议上,57岁的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被发现在台上与教育部其他领导一同就座。  “我们当时觉得有些纳闷,难道他调进北京了?”教育部某直属单位的干部事后说道。  很快,朱之文以教育部副部长的身份出席了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这是朱之文首次以教育部副部长身份公开出席相关活动。  1月12日,据新华社消息,国务院任命朱之文为教育部副部长。同时,鲁昕被免去教育部副部长一职。鲁昕出生于1955年7月,当属退休离任。  朱之文在教育部领导中排名第四。前三名分别是部长、党组书记袁贵仁,副部长、党组副书记杜玉波,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长王立英。  出生福建并在福建工作多年的朱之文可谓“一路北上”,先调往上海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再调入北京。  目前的教育部共有五位领导出身高校,包括部长袁贵仁在内的四位领导都来自北京高校,朱之文则是唯一来自京外高校的。目前,1950年出生的袁贵仁年逾65岁,1955年9月出生的杜玉波也已60岁。    朱之文在1958年10月生于福建东南海边的小县城—东山县,1976年6月参加工作,1980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8年,20岁的朱之文进入厦门大学经济系学习,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何立峰,厦大现任校长朱崇实均为同系同级的同学。  毕业后,朱之文留校任教。先后任厦门大学团委副书记,国际贸易系党总支副书记、书记,厦门大学党办主任,校长助理,副校长。  2000年3月,在厦大工作18年后,朱之文被调往福州,任福建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直到2005年。  2006年10月,朱之文重新回到厦大,任厦门大学党委书记。“我曾在厦大学习工作过20年,厦大是我母校,是教育我培养我成长的地方,我很荣幸有机会再次为母校服务。”朱之文在回到厦大的次年表示。  据厦门大学一位经济学副教授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刚刚回到厦大的朱之文马上面临一个问题:厦大教师待遇不高,甚至低于同处厦门的两所本地二本院校:集美大学和厦门理工学院。  朱之文很快开始跑北京,先前往教育部,再去财政部,多方努力之后,终于得到了一笔可以按年度持续用于改善教师待遇的费用。因此厦大教师们对于已经离开多年的朱之文,都印象颇佳。  在校区扩展上,朱之文亦作出努力和开拓。  厦大本部处于狭小的厦门岛东南端,校园占地面积偏小。2007年8月,厦门市政府与厦大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决定在厦门位于城郊翔安区建设一个比厦大本部更大的厦大新校区,占地总面积3645亩、总建筑面积115万平方米、总投资36亿元。  朱之文在协议签订时接受采访称:翔安校区将重点建设医学、生命科学、海洋科学、环境科学等学科和相关科研机构,以及孔子学院总部南方基地、国际学院,厦门大学将按照“整体规划、分期建设”的原则,用三至五年时间基本建成翔安校区。  当时朱之文还提到了要改善教师住房条件:“在这几年,我们人才引进遇到的一个瓶颈是住房问题。这让我们意识到一点,解决教职工特别是中青年教师的住房问题,必须依靠地方政府,取得政府支持,通过多种途径、多种形式加以解决。”  “建设世界知名高水平研究型大学,必须紧紧依靠师生员工的共同努力。为此,我们的一切工作,都要以师生员工满意不满意、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标准。”  加上此前厦大在与厦门相邻的漳州市设立的“漳州校区”,厦大拥有了三个校区—漳州校区在2003年投入使用,厦大一位金融系副教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漳州校区的设立和建设也应当归功于朱之文的努力。  朱之文也很擅长运用校友资源来进行校园建设。厦大后山著名的“情人谷”水库需要修整,朱之文发挥自己曾经在国际贸易系担任副书记、书记时积攒的校友资源,请国贸系校友捐款共1000万元,将“情人谷”重新修缮,修缮后水库被命名为“思源谷”,取“饮水思源”之意。  这位经济学副教授表示,在他与朱之文的多次接触中,朱一直表现得平易又随和,“看不出什么架子”,并且低调。朱的风格是踏实做事,不爱表现。  《厦门日报》则称,在厦大,朱之文被形容为既“低调”又“站位高远”,为人既“务实”又“豪爽”。   2011年9月,朱之文从厦门北上上海,出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  在朱之文调任复旦大学的全校教师干部大会上,时任中组部干部三局局长喻云林指出朱之文“政治立场坚定,熟悉高等教育和高校管理,领导经验和党务工作 经验丰富,组织领导能力强,善于抓班子、带队伍,工作思路清楚”。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也表示,朱之文“年富力强,曾在多个重要岗位上担任领导职务,政治上成 熟”。  在复旦,朱之文延续了“低调”“实干”的风格,同样积极推进教学和住宿条件的改善。  据媒体报道,朱之文刚调入复旦时,就表示要深入调研,“了解学校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和师生员工的实际困难”。  很快,朱之文即赴枫林校区调研与医学院系交流,他表示大家“要发展”的想法是一致的,“等不起”的呼声是一致的,在深入调研后,会逐一解决问题。  接着,朱之文在复旦推进枫林校区的改造,在不到200天内实现2000余名学生、7家校区所辖单位的大搬迁。有复旦教授向媒体表示,枫林校区的改造是里程碑式的转折点。  因为实干,他在复旦也赢得不错的口碑。复旦大学老校长杨良玉在退休时说,(跟朱之文搭档的)这三年,是“最快乐、最痛快”的三年。  朱之文强调“大学的治理”。2014年5月,朱之文在《人民日报》上撰文称,“没有一流治理,难有一流大学”。他表示,只有深化决策体系改革,健全 大学的内部治理,大学发展才能真正建立在科学民主管理基础之上,建立在贯彻党的群众路线基础之上,中国特色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也才能不断完善。深化决策体 系改革,就是要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充分发挥教授治学的作用,充分发挥师生员工参与民主管理的作用。  朱之文在复旦还经历了中纪委巡视组对复旦的巡视。  2014年3月31日上午,中央第十二巡视组巡视复旦大学工作动员会召开。时任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主持会议并作动员讲话。  朱之文在会上说,这次中央巡视组到复旦大学进行巡视,积极配合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是学校当前的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是每一位党员干部应该履行的重大政治责任,也是检验党员领导干部党性原则强不强、组织纪律观念强不强、大局意识强不强的试金石。  “我们要以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对学校事业高度负责的精神,按照中央对被巡视单位的有关要求,全力支持中央巡视组开展工作。”朱之文说。  朱之文的教育理念颇为鲜明。他支持文理不分科。他说,一个人可以有爱好,有所偏长,但是应该有基本的素养。  “我观察许多学生,文章写得好的,往往不是文科生,反而是理科生,很多社会科学搞得好的,也不见得是学社会科学的,往往是复合型人才。”他认为,极 端偏科的人才只占极少数,“如果你真的哪门成绩很突出,哪方面很有见解,可以通过自主招生进来。”在建设一流大学上,朱之文亦认为“大力加强通识教育”是 当前比较重要的问题之一。    朱之文作为高校出身的领导,除了在福建省教育厅任过数年厅长外,还在福建北边毗邻浙江的海边城市—宁德,短暂地担任过一年市委书记。  2005年,朱之文从福建省教育厅厅长任上,被调至宁德。朱之文在宁德的部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仅有的数次接触中,其对朱之文印象亦同样是“随和,没有任何架子”。  《厦门日报》曾披露,朱之文对同事常以“兄弟”相称,看到下属加班到深夜,他会说“兄弟,辛苦了”。如果他有段时间没见你,再见你时,会拍着你的肩膀问:兄弟,最近好吗?  任福建省教育厅厅长时的朱之文,对其他人颇为照顾。有一次,他见实习生有些拘谨,还特地转着桌上的转盘让实习生多吃点菜。  在复旦期间也是如此,有人到复旦去找朱之文,到了午饭时间,朱让工作人员叫来两份盒饭,他与来客在办公室边吃边聊。  2015年末,朱之文从上海转战北京,出任教育部副部长,这距离他出任宁德市委书记时刚好10个年头。  在教育部的官方网站显示,朱之文在教育部主要负责的是发展规划、职业教育、民族教育、民办教育、继续教育等方面工作。教育部官网上显示,朱之文在1月初曾出席过活动,即本文开头时提到的“内地高校支援新疆第七次协作计划工作部署会议”。  在参会期间,朱之文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进行了交流。朱之文说,教育部将在“十三五”教育发展规划中加大对新疆的支持力度,进一步明确目标、思路和举措,全力以赴支持新疆教育事业大发展。责任编辑:

(原标题:房地产去库存,限购城市九成已名存实亡 一线城市为何坚守限购令?)  “没有接到具体文件。但我们已经不再限购。”1月26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向成都市房管局电话询问该地是否取消了限购时,得到了上述答案。  大约此前一周,1月20日从四川省住房城乡建设工作会上传出了“全面取消限购、限价”,取消“9070”等行政干预政策的消息。虽然还没有接到具体的文件,但是在实际操作中楼市限购政策已经“消失”。  记者调查发现,“限购”政策并非只在四川“消失”。据统计,截至2016年1月22日,全国46个限购城市,仅剩5个城市没有取消限购。  去 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的表述为“化解房地产库存”,并“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文字很少但很直接,明确了新一轮房改的基本方向。”曾参与中国 “二次房改”的一名退休房地产经济学家告诉记者,能满足农民工变成新市民进城居住的住房制度改革已经拉开了,这与1998年城镇房改相比意义更深远。这位 专家认为,很快国家会出台一些有利于消化库存的政策,新政估计今年两会后出台。  “一线城市对取消限购依然坚如磐石,这涉及到经济体制改革的大问题,行政干预房市十多年了要彻底退出肯定需要一些时间的。”上述专家说,从中央关于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的表述来看,侧重点和目前国家层面积极刺激投资一脉相承。    继 1月20日四川省传出全面取消住房限购限价政策后,一周后同样的消息也从广东省传来。27日广东省透露,将取消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但并非强制性的,尤其 对于广州、深圳这样的大城市,具体政策仍由各地根据市场作出判断。自2015年5月佛山全面放开房地产限购之后,广东还剩下广州、深圳、珠海仍继续执行限 购政策。与此相仿,北京限价、限贷政策已放开,但不考虑取消限购。  “取不取消限购,各地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作出判断。”国家住建部总经济师冯俊于去年6月4日就地方政府松绑限购首度公开表态。当“放松限购”的基调公布之后,各地限购的“多米诺骨牌”一个个便轰然倒下,姿势各有不同。  “只做不说”。自去年7月10日起济南率先取消商品房限购政策,便打响了这场声势浩大的战斗。紧随其后南昌同样以“口头传达”的方式放开限购,而借用楼盘低调松绑的地方政府中还有广州、杭州等地,同样采取了对开发商仅限“口头传达,不发文件”的方式。  记 者进一步了解到,在这场取消限购的战斗中,还有一些地方以“放宽户籍”等方式变相“救市”,但没有脱离松绑限购的范畴。比如去年7月初,广西北海、玉林等 部分城市出台新政,居民可以在南宁市购房,并落户南宁。记者查到的城市中,出台上述类似政策的地方遍及中国的大江南北,北有呼和浩特、南有海口、中部则有 武汉等城市。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地方取消限购态度更为明朗。2015年11月19日,山西省政府公布了《关于健全完善住房保障和供应体系 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意见》对房地产政策进行了重大调整。其规定,取消商品房购房限制,包括取消购买商品住房套数、户籍、年龄等限制;取消商品住房销 (预)售价格申报制度;取消对境外机构及个人在本地区购买商品住房的限制。  截至2016年1月22日,全国46个限购城市,仅剩5个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三亚)没有取消限购,足够说明取消限购是大趋势。    全国取消“限购令”的战役已悄然展开,但大多一线城市仍然坚守。  北京就是这样的范例。记者采访获知,北京目前仍然实行严格的限购政策,尤其是在通州新区实行了所谓的加强版限购,在购买资质等方面的要求比此前任何时候都更为严苛。  除北京外,记者从深圳市相关部门获知,深圳也暂无取消限购的政策出台。  “除非深圳楼市出现大幅度下滑或保障房建设到位,比如‘十三五’保障房如期保质、保量供应,保障房总量与商品房总量实现对半开。”用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李宇嘉的话说,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退出限购。  记 者调查发现,去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冰火两重天的场景,一线城市房价异常火爆、地王频出、房价屡创新高,但更多的三四线城市则身陷库存困扰,销路不畅。 其中,深圳楼市热得发烫,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11月,深圳新房价格同比上涨了44.6%。在深圳房价快速上涨的同时,“投资潮”再次泛起, 去年深圳仅二手住房市场投资客占比就超过了30%,达到了近年来最高水平。如果退出限购,对火热的楼市来说是火上浇油,房价会暴涨。  据此断言,短期内一线城市限购松绑或是退出限购,并不具备条件。受访专家坚称,对一线城市来说,限购还谈不上“过时”,城市建设、人口控制均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取消限购的话投资、投机就会满天飞。    “从去年买房的情况来看,90%以上为自住,投资投机少了,限购失去了存在的价值。”1月28日,一地方房管局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市场回归是楼市改革的大方向。  这位副局长认为,限购作为行政干预措施,在未来楼市长效机制建立起来的前提下,才可以完全退出。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长效机制主要包括,针对所有住房困难人群的住房保障体系建立起来,住房基本回归居住属性,不再成为一种主要的投资。  记者还发现,取消过时的限制性措施,除了限购、限贷外,还涉及其他领域很多相关举措,比如涉及建筑、规划、土地、市场销售等,这些如何放松至今也未有明确说法。  对此,受访住建部咨询专家、亚太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回应说,除了限购外,还包括限贷及个人所得税等政策,或在今年也会出台政策。究竟是以部委的名义出,还是各地自己出台政策,有待商榷。  “新一轮房改始于去年年底中央提出满足新市民为出发点的住房制度改革。”上述曾参与“二次房改”的退休专家说,农民工市民化对住房的需求是有效的。  取 消限购是不是救市良方?房地产专家韩世同认为,松绑并不能很好地救市,但这却是一个政策调整的契机。“取消限购并不会起到很大的刺激作用,但只要投资性购 房不会大规模死灰复燃,可以适当放松限购,或撤或退。”无论是对于开发商来说取掉枷锁,还是继续刺激购房者及市场的“去行政化”来说,显然都是利好。  但问题还在于,各地至今仍然视房地产是经济的支柱产业,它承载着全社会近80%的财富,而要使房地产市场健康持续发展,需要解决的问题恐怕不止这些。责任编辑:

#地震快讯#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1月10日02时25分在河北张家口市怀来县(北纬40.47度,东经115.57度)发生2.6级地震,震源深度11千米。( @中国地震台网速报 @震长 )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9-14 06: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