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卫计委副主任:制定政策让育龄夫妇想生还敢生

  • 分类:爱情

原标题: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制定政策让育龄夫妇想生还敢生  新京报快讯(记者吴为)2月20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第二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我国已婚人群实际生育子女数远低于生育意愿,家庭压力巨大。未来,国家将构建家庭发展支持体系,解决育龄夫妇想生不敢生的问题。    王培安在发言中说,据国家卫计委的调查,20到44岁已婚人群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3个,但实际的生育子女数远低于生育意愿,经济压力、就业歧视、养育难题等现实问题使育龄夫妇想生又不敢生,群众普遍反映抚养子女的物质和精力投入越来越大,小孩入托、上学、就业、压力对家庭形成持续压力,女性产后再就业难职业发展受影响,生育的边际成本大。  “一些发达国家极为重视对家庭的支持,家庭福利政策成为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支柱,主要内容包括向工作父母提供长时间的育儿假期,丰厚的假期补偿和政府补贴的托儿保育服务,为育儿家庭减免税收,为贫困家庭、单亲家庭提供现金补贴等。”王培安说,目前我国还缺乏系统的、针对性强的政策安排,国外很多政策值得研究借鉴。  他表示,我国将完善计划生育的奖励和生育假制度,对符合政策的夫妇延长生育假,陪产假,保障其休假期间的合法权益。同时,还将帮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关系,鼓励男性和女性共同分担家务劳动,鼓励雇主为孕产妇提供灵活的时间安排,在职位升迁等方面不歧视休假妇女。    想生不敢生,关键问题是养孩子的家庭压力。进托儿所、幼儿园成为目前许多家庭的难题。王培安坦言,过去工厂单位都有托儿所,现在托儿服务这一块基本是空白。“至于幼儿园,公办的进不去民办的太贵无证的不放心。”王培安说。  王培安在发言时说,实施全面两孩新政,重中之重是合理配置妇幼健康、托幼育儿、义务教育、社会保障等资源,满足新增公共服务需求,解决女性就业方面的难题,尽量减少人们生儿育女的后顾之忧。  据他介绍,国家将研究制定符合国情的托幼事业发展规划和行业标准,通过税收减免、适当补贴、用地租房优先等方式,鼓励社会力量开办托儿机构、日托中心等,满足不同层次的育儿服务需求,使托幼服务在数量上在质量上明显提升。 责任编辑:

打造团队开设分号  受雇企业打假30万起步价     走进位于北京东三环的老刘的公司,他刚从广州飞回北京。头发黑黝,眼角夹杂着些许皱纹,走路能带起一阵风,如果不说年龄,很难看出老刘已年过六 旬。 “我是军人出身,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在公安局和工商局工作过。”老刘回忆,在成为打假人前,他一直在家乡唐山。直到八十年代末,老刘辞去铁饭碗,下 海办了一家五金店,也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  促使老刘走上打假之路的,缘起一次购房被骗事件。1995年10月,老刘花17万在唐山买了一套房,可乔迁新居后,他却发现被骗 了。“承诺好的通电、通水、通煤气没一样实现,小区里的路赶上下雨天全是泥,到了冬天连暖气都没有。”老刘坐不住了,找到对方理论退房,没想到却吃了闭门 羹。1996年4月,老刘带头,联合了41户小区居民将开发商告上法院,不料一审败诉,倔强的老刘没有示弱,提出上诉。二审前,开发商找老刘想要讲和,先 是提出赔偿5万,后来又说赠车库。“5万块当时可算个大数了,我心里还真犹豫了一下,琢磨要不就算了。可转念一想,我是带着大伙儿打的官司,我收钱不闹, 让邻居怎么想?我不能这么干。”  虽然最后房子没退成,可老刘通过“事件”学到不少法律知识,加之彼时全国电视、报纸对“王海事件”铺天盖地报道,老刘内心萌生出一个想法——打假!    1996年6月,老刘出手了,在唐山一家百货商场寻觅到了猎物——爱华录音机。“商场标着录音机是日本产的,可我看了一下不是,假货没跑。”老刘一下购 买了5台,之后找到商场协商赔偿,对方也深知不占理,不费吹灰之力老刘就获得了赔偿。初次尝到甜头后,在唐山范围内他开始了打假行动。   当各地“刁民”纷纷纵横江湖时,1996年已42岁的老刘也投身进来。在老家唐山打假两年后,他发现路越打越窄。  “唐山地方不大,也总不能挑那几家商场反复打,不能总吃窝边草。另外我也感觉自己能力还有不足,得找高人拜师学艺。”   此时,北京的大海公司正如火如荼,经过深思熟虑后,老刘决定向王海取经。经另一位打假人郭振清引荐,1998年老刘来北京找到王海,拜师王海,成为王海的助手。    1998年4月,王海开始对一种叫“淋必治”的假药下手。他们在秦皇岛、哈尔滨、唐山等地纷纷出手,并诉至法庭索赔。在这场战役中,媒体蜂拥跟进,作为 王海助手的老刘,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1999年春节后,老刘决定自立门户。回顾当时的出走,老刘笑了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觉得我自己有 单干的实力了。”  虽然老刘频频出现在报端,成了可与王海比肩的打假名人,但实际上此时的他仍以流通领域的个人知假买假行为为主。真正让老刘转型公司化运作的,则是从他受聘史玉柱的公司,为脑白金打击假货开始的。  1999年,脑白金广告席卷全国,其中初期的一些宣传存在虚假成分,老刘打了“脑白金”的假。出乎意料的是,正所谓不打不成交,脑白金公司不仅没有找老 刘的茬儿,反而认为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希望借助老刘的团队打击市面上的假冒脑白金产品。“脑白金给我和三个兄弟每月开4万多工资,还给安排了公寓和专 车。”老刘说,这些钱在当时也算一笔大钱。经过老刘的团队一顿猛击后,上海各大商场的假冒“脑白金”纷纷下架。    最早将打假公司化运营,也让王海赚得盆满钵满。如今的“王老板”,名下已有4个职业打假公司,分别设在北京、天津、南京、深圳,专职打假团队成员30余人。最近,他正打算招募并培养100个新徒弟,出徒后专门替自己搜集线索。  “王老板”名下公司业务板块主要涉及三块:帮消费者;购买假货索赔;受雇于企业帮企业打假。“常年合作的企业有十几家,范围涉及钢铁、机电、制药、食品、等。”说起为何将这块业务作为主营重点,王海哈哈一笑,豪不避讳,“这块来钱快啊”!王海坦言,替企业业务收入约占他目前总收入的60%至70%。  和假货打交道久了,王海越来越精明,已经不屑于打那些“小鱼小虾”,而是顺应时代,重点锁定那些“大老虎”。他给公司定了30万元的“打假起步价”,他说,自己的公司成本高,对于不赚钱的活儿,他提不起兴趣。  王海称,打假20年,全国能做到自己这个水平的不超过10人。虽然“王老板”对身家避而不谈,但业内人士透露,王海每年几百万纯利轻而易举。另一边,“狼王”老刘的是上百万的保时捷和奔驰,2015年仅打假一项入账就500多万元。  老刘曾坦言:“我不否认,作为职业打假人首先考虑的是,但同时,我在打假过程中有着一种快感,这种感觉是属于胜利者的快感。”    2007年,老刘为福耀集团打击假冒挡风玻璃5万多片,并配合公安机关抓获涉案人员9人。2013年,老刘又偶然得知了一条线索,国内不少企业生产的柴油轻卡存 在造假问题,上路成了冒黑烟“雾霾车”,根本达不到“国四”排放标准。此后一年间,他的团队再次出手,范围包括国企和民企,海南、吉林工商执法人员一次性 现场查获假冒套牌发动机伪劣汽车102辆,同时在河北、河南、山东等省市也陆续查扣30余辆类似汽车。“经我们举报,各地工商局出具了17份《行政处罚决 定书》,累计罚没款300多万元。”名利双收,让老刘相当得意。  老刘也在多种场合强调自己的战绩:打假20年,先后接受国内外百余家企业委托,进行造假窝点侦查、假冒侵权产品市场封杀,打掉造假工厂、窝点、仓库数百个,配合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20多人,查获假冒伪劣产品案值超亿元。  而王海也透露,打假虽是为私利,但不可否认也兼顾了公利。2004年11月至2005年12月,公安部在全国开展打击侵犯商标专用权犯罪“山鹰”行动,集中侦破了一大批犯罪案件,第一个破案的就是王海提供的线索。  “打假过程中,我们同样肩负起了社会责任。”62岁的老刘说,自己还没有退休的打算,“我不愿闲下来,只要还能干动,我就要打下去”。  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 首席记者 岳亦雷/文 郝笑天/摄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渔船预计25日登太平岛 出发4天不见当局海巡舰  中国台湾网7月24日讯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屏东渔民组成“守护太平岛船队”20日出发后,23日下午4时半距离太平岛293海里,预计25日抵达太平岛。出发4天后,仍未看到台湾海巡舰艇,反而遇到一艘菲律宾海钓船拦船要物资,满吉胜8号船长陈富盛很大方给对方泡面和水。  活动发言人罗强飞表示,目前船队约以时速7海里速度朝太平岛前进,因附近海域礁岩多,加上岸际状况不如台湾,晚上很难登岛,一定要等白天才安全。船队携带淡水有限,届时可能以“紧急救难”理由申请登岛,待补充淡水后再返台。  昨日下午4时30分,船队位置在北纬14度45分、东经116度34分,距离太平岛约293海里。满吉胜8号船长陈富盛表示,依这种速度来看,大概25日上午或中午可抵达太平岛。  陈富盛说,昨天风平浪静,几乎没有风浪,船队并没有特别捕鱼,只抓一些鬼头刀、鲣鱼来吃。出发4天没有看到台湾海巡舰艇,反而是昨天遇到一艘菲律宾籍小型海钓船“半路拦截”,原来是要讨粮食物资。  “不对是政府,不是人民啦!讨海人都很辛苦,有困难就要互相帮助”,虽然菲律宾跟台湾对太平岛定义不同是“敌对方”,陈富盛仍然很大方拿2箱泡面及矿泉水给他们,送物资后,菲律宾渔民也礼尚往来想把钓到的鱼给台湾渔民,被渔民婉拒。  来源:中国台湾网责任编辑: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璐)近日,有关“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将停办本科”消息引发关注。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官方微信最新消息,该校2016年本科招生各项工作按部就班有序推进。目前,《2016年本科招生简章》已经进入最后修订阶段,即将印发。  据介绍,自3月以来,中青院开始进行高招的相关咨询工作。3月底开展了“招生宣传访谈系列视频”的录制,4月份招生办相关老师参加了北京市的高招广播咨询节目及2016年首场高招咨询会,进行现场咨询。  目前,招生办正在按照上级相关要求编报2016年各省招生计划,《2016年本科招生简章》也进入最后修订阶段,即将印发。最终各省具体招生计划,以教育部审核后下达及省市招办公布的为准。  4月22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表示,学校正在着手论证深化改革的方案,方案制定过程中会充分征求广大教职工的意见。该校一些教师当时表示,尚未收到有关停办本科的相关文件。责任编辑:

原标题:毒地事件再发酵 常隆化工等三家企业被诉  新京报快讯(记者赵毅波)诺普信5月20日晚发布公告称,参股公司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化工”)收到江苏常州中院起诉书,常隆化工因环境污染责任纠纷被起诉。  公告显示,原告为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被告除了江苏常隆化工以外,还有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原常州市华达化工厂)。  三被告原厂址位于江苏省常州市通江中路与辽河路交叉路口西北角,占地面积约26万平方米。三被告在生产经营及对危险废物管理过程中,污染了常隆地块及周边环境。根据相关规定,原告提起诉讼。  此前,常隆化工于2010年8月完成整体搬迁,土地所有权已归属常州市新北国土储备中心。原告一审证据目录内容来源于“央视新闻2016年4月17日发布的新闻报道”。该报道称,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学生身体异常,与常隆化工有关。  原告要求,消除其污染物对原厂址及周边区域土壤、地下水等生态环境的影响,并承担相关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对其造成的土壤、地下水污染等生态环境损害行为,在国家级、江苏省级和常州市级媒体上向公众赔礼道歉;承担原告因本诉讼支出的生态环境损害调查费用、污染检测检验费、损害鉴定评估费用、生态环境修复方案编制费用、律师费、差旅费、调查取证费、专家咨询费、案件受理费等。  诺普信表示,针对原告诉讼请求,常隆化工正积极应诉,事件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将及时披露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责任编辑:

卫计委副主任:制定政策让育龄夫妇想生还敢生

原标题: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制定政策让育龄夫妇想生还敢生  新京报快讯(记者吴为)2月20日,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在第二届全国社会保障学术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时表示,我国已婚人群实际生育子女数远低于生育意愿,家庭压力巨大。未来,国家将构建家庭发展支持体系,解决育龄夫妇想生不敢生的问题。    王培安在发言中说,据国家卫计委的调查,20到44岁已婚人群平均理想子女数为1.93个,但实际的生育子女数远低于生育意愿,经济压力、就业歧视、养育难题等现实问题使育龄夫妇想生又不敢生,群众普遍反映抚养子女的物质和精力投入越来越大,小孩入托、上学、就业、压力对家庭形成持续压力,女性产后再就业难职业发展受影响,生育的边际成本大。  “一些发达国家极为重视对家庭的支持,家庭福利政策成为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支柱,主要内容包括向工作父母提供长时间的育儿假期,丰厚的假期补偿和政府补贴的托儿保育服务,为育儿家庭减免税收,为贫困家庭、单亲家庭提供现金补贴等。”王培安说,目前我国还缺乏系统的、针对性强的政策安排,国外很多政策值得研究借鉴。  他表示,我国将完善计划生育的奖励和生育假制度,对符合政策的夫妇延长生育假,陪产假,保障其休假期间的合法权益。同时,还将帮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关系,鼓励男性和女性共同分担家务劳动,鼓励雇主为孕产妇提供灵活的时间安排,在职位升迁等方面不歧视休假妇女。    想生不敢生,关键问题是养孩子的家庭压力。进托儿所、幼儿园成为目前许多家庭的难题。王培安坦言,过去工厂单位都有托儿所,现在托儿服务这一块基本是空白。“至于幼儿园,公办的进不去民办的太贵无证的不放心。”王培安说。  王培安在发言时说,实施全面两孩新政,重中之重是合理配置妇幼健康、托幼育儿、义务教育、社会保障等资源,满足新增公共服务需求,解决女性就业方面的难题,尽量减少人们生儿育女的后顾之忧。  据他介绍,国家将研究制定符合国情的托幼事业发展规划和行业标准,通过税收减免、适当补贴、用地租房优先等方式,鼓励社会力量开办托儿机构、日托中心等,满足不同层次的育儿服务需求,使托幼服务在数量上在质量上明显提升。 责任编辑:

打造团队开设分号  受雇企业打假30万起步价     走进位于北京东三环的老刘的公司,他刚从广州飞回北京。头发黑黝,眼角夹杂着些许皱纹,走路能带起一阵风,如果不说年龄,很难看出老刘已年过六 旬。 “我是军人出身,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在公安局和工商局工作过。”老刘回忆,在成为打假人前,他一直在家乡唐山。直到八十年代末,老刘辞去铁饭碗,下 海办了一家五金店,也因此掘到了第一桶金。  促使老刘走上打假之路的,缘起一次购房被骗事件。1995年10月,老刘花17万在唐山买了一套房,可乔迁新居后,他却发现被骗 了。“承诺好的通电、通水、通煤气没一样实现,小区里的路赶上下雨天全是泥,到了冬天连暖气都没有。”老刘坐不住了,找到对方理论退房,没想到却吃了闭门 羹。1996年4月,老刘带头,联合了41户小区居民将开发商告上法院,不料一审败诉,倔强的老刘没有示弱,提出上诉。二审前,开发商找老刘想要讲和,先 是提出赔偿5万,后来又说赠车库。“5万块当时可算个大数了,我心里还真犹豫了一下,琢磨要不就算了。可转念一想,我是带着大伙儿打的官司,我收钱不闹, 让邻居怎么想?我不能这么干。”  虽然最后房子没退成,可老刘通过“事件”学到不少法律知识,加之彼时全国电视、报纸对“王海事件”铺天盖地报道,老刘内心萌生出一个想法——打假!    1996年6月,老刘出手了,在唐山一家百货商场寻觅到了猎物——爱华录音机。“商场标着录音机是日本产的,可我看了一下不是,假货没跑。”老刘一下购 买了5台,之后找到商场协商赔偿,对方也深知不占理,不费吹灰之力老刘就获得了赔偿。初次尝到甜头后,在唐山范围内他开始了打假行动。   当各地“刁民”纷纷纵横江湖时,1996年已42岁的老刘也投身进来。在老家唐山打假两年后,他发现路越打越窄。  “唐山地方不大,也总不能挑那几家商场反复打,不能总吃窝边草。另外我也感觉自己能力还有不足,得找高人拜师学艺。”   此时,北京的大海公司正如火如荼,经过深思熟虑后,老刘决定向王海取经。经另一位打假人郭振清引荐,1998年老刘来北京找到王海,拜师王海,成为王海的助手。    1998年4月,王海开始对一种叫“淋必治”的假药下手。他们在秦皇岛、哈尔滨、唐山等地纷纷出手,并诉至法庭索赔。在这场战役中,媒体蜂拥跟进,作为 王海助手的老刘,也积累了足够的经验。1999年春节后,老刘决定自立门户。回顾当时的出走,老刘笑了笑:“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觉得我自己有 单干的实力了。”  虽然老刘频频出现在报端,成了可与王海比肩的打假名人,但实际上此时的他仍以流通领域的个人知假买假行为为主。真正让老刘转型公司化运作的,则是从他受聘史玉柱的公司,为脑白金打击假货开始的。  1999年,脑白金广告席卷全国,其中初期的一些宣传存在虚假成分,老刘打了“脑白金”的假。出乎意料的是,正所谓不打不成交,脑白金公司不仅没有找老 刘的茬儿,反而认为他是个难得的人才,希望借助老刘的团队打击市面上的假冒脑白金产品。“脑白金给我和三个兄弟每月开4万多工资,还给安排了公寓和专 车。”老刘说,这些钱在当时也算一笔大钱。经过老刘的团队一顿猛击后,上海各大商场的假冒“脑白金”纷纷下架。    最早将打假公司化运营,也让王海赚得盆满钵满。如今的“王老板”,名下已有4个职业打假公司,分别设在北京、天津、南京、深圳,专职打假团队成员30余人。最近,他正打算招募并培养100个新徒弟,出徒后专门替自己搜集线索。  “王老板”名下公司业务板块主要涉及三块:帮消费者;购买假货索赔;受雇于企业帮企业打假。“常年合作的企业有十几家,范围涉及钢铁、机电、制药、食品、等。”说起为何将这块业务作为主营重点,王海哈哈一笑,豪不避讳,“这块来钱快啊”!王海坦言,替企业业务收入约占他目前总收入的60%至70%。  和假货打交道久了,王海越来越精明,已经不屑于打那些“小鱼小虾”,而是顺应时代,重点锁定那些“大老虎”。他给公司定了30万元的“打假起步价”,他说,自己的公司成本高,对于不赚钱的活儿,他提不起兴趣。  王海称,打假20年,全国能做到自己这个水平的不超过10人。虽然“王老板”对身家避而不谈,但业内人士透露,王海每年几百万纯利轻而易举。另一边,“狼王”老刘的是上百万的保时捷和奔驰,2015年仅打假一项入账就500多万元。  老刘曾坦言:“我不否认,作为职业打假人首先考虑的是,但同时,我在打假过程中有着一种快感,这种感觉是属于胜利者的快感。”    2007年,老刘为福耀集团打击假冒挡风玻璃5万多片,并配合公安机关抓获涉案人员9人。2013年,老刘又偶然得知了一条线索,国内不少企业生产的柴油轻卡存 在造假问题,上路成了冒黑烟“雾霾车”,根本达不到“国四”排放标准。此后一年间,他的团队再次出手,范围包括国企和民企,海南、吉林工商执法人员一次性 现场查获假冒套牌发动机伪劣汽车102辆,同时在河北、河南、山东等省市也陆续查扣30余辆类似汽车。“经我们举报,各地工商局出具了17份《行政处罚决 定书》,累计罚没款300多万元。”名利双收,让老刘相当得意。  老刘也在多种场合强调自己的战绩:打假20年,先后接受国内外百余家企业委托,进行造假窝点侦查、假冒侵权产品市场封杀,打掉造假工厂、窝点、仓库数百个,配合警方抓获犯罪嫌疑人20多人,查获假冒伪劣产品案值超亿元。  而王海也透露,打假虽是为私利,但不可否认也兼顾了公利。2004年11月至2005年12月,公安部在全国开展打击侵犯商标专用权犯罪“山鹰”行动,集中侦破了一大批犯罪案件,第一个破案的就是王海提供的线索。  “打假过程中,我们同样肩负起了社会责任。”62岁的老刘说,自己还没有退休的打算,“我不愿闲下来,只要还能干动,我就要打下去”。  北京晨报记者 黄晓宇 首席记者 岳亦雷/文 郝笑天/摄责任编辑:

原标题:台渔船预计25日登太平岛 出发4天不见当局海巡舰  中国台湾网7月24日讯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屏东渔民组成“守护太平岛船队”20日出发后,23日下午4时半距离太平岛293海里,预计25日抵达太平岛。出发4天后,仍未看到台湾海巡舰艇,反而遇到一艘菲律宾海钓船拦船要物资,满吉胜8号船长陈富盛很大方给对方泡面和水。  活动发言人罗强飞表示,目前船队约以时速7海里速度朝太平岛前进,因附近海域礁岩多,加上岸际状况不如台湾,晚上很难登岛,一定要等白天才安全。船队携带淡水有限,届时可能以“紧急救难”理由申请登岛,待补充淡水后再返台。  昨日下午4时30分,船队位置在北纬14度45分、东经116度34分,距离太平岛约293海里。满吉胜8号船长陈富盛表示,依这种速度来看,大概25日上午或中午可抵达太平岛。  陈富盛说,昨天风平浪静,几乎没有风浪,船队并没有特别捕鱼,只抓一些鬼头刀、鲣鱼来吃。出发4天没有看到台湾海巡舰艇,反而是昨天遇到一艘菲律宾籍小型海钓船“半路拦截”,原来是要讨粮食物资。  “不对是政府,不是人民啦!讨海人都很辛苦,有困难就要互相帮助”,虽然菲律宾跟台湾对太平岛定义不同是“敌对方”,陈富盛仍然很大方拿2箱泡面及矿泉水给他们,送物资后,菲律宾渔民也礼尚往来想把钓到的鱼给台湾渔民,被渔民婉拒。  来源:中国台湾网责任编辑:

新京报快讯(记者沙璐)近日,有关“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将停办本科”消息引发关注。据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官方微信最新消息,该校2016年本科招生各项工作按部就班有序推进。目前,《2016年本科招生简章》已经进入最后修订阶段,即将印发。  据介绍,自3月以来,中青院开始进行高招的相关咨询工作。3月底开展了“招生宣传访谈系列视频”的录制,4月份招生办相关老师参加了北京市的高招广播咨询节目及2016年首场高招咨询会,进行现场咨询。  目前,招生办正在按照上级相关要求编报2016年各省招生计划,《2016年本科招生简章》也进入最后修订阶段,即将印发。最终各省具体招生计划,以教育部审核后下达及省市招办公布的为准。  4月22日,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表示,学校正在着手论证深化改革的方案,方案制定过程中会充分征求广大教职工的意见。该校一些教师当时表示,尚未收到有关停办本科的相关文件。责任编辑:

原标题:毒地事件再发酵 常隆化工等三家企业被诉  新京报快讯(记者赵毅波)诺普信5月20日晚发布公告称,参股公司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隆化工”)收到江苏常州中院起诉书,常隆化工因环境污染责任纠纷被起诉。  公告显示,原告为北京市朝阳区自然之友环境研究所和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被告除了江苏常隆化工以外,还有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原常州市华达化工厂)。  三被告原厂址位于江苏省常州市通江中路与辽河路交叉路口西北角,占地面积约26万平方米。三被告在生产经营及对危险废物管理过程中,污染了常隆地块及周边环境。根据相关规定,原告提起诉讼。  此前,常隆化工于2010年8月完成整体搬迁,土地所有权已归属常州市新北国土储备中心。原告一审证据目录内容来源于“央视新闻2016年4月17日发布的新闻报道”。该报道称,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近500学生身体异常,与常隆化工有关。  原告要求,消除其污染物对原厂址及周边区域土壤、地下水等生态环境的影响,并承担相关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对其造成的土壤、地下水污染等生态环境损害行为,在国家级、江苏省级和常州市级媒体上向公众赔礼道歉;承担原告因本诉讼支出的生态环境损害调查费用、污染检测检验费、损害鉴定评估费用、生态环境修复方案编制费用、律师费、差旅费、调查取证费、专家咨询费、案件受理费等。  诺普信表示,针对原告诉讼请求,常隆化工正积极应诉,事件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公司将及时披露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1-14 09: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