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刘士余: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

  • 分类:爱情

2月22日(周一),上证综指报收于2927.18点,以2.35%的涨幅“迎接”第八任证监会主席。在此前的周末,2月20日,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人物】刘士余其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北京报道  2月22日(周一),上证综指报收于2927.18点,以2.35%的涨幅“迎接”第八任证监会主席。在此前的周末,2月20日,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进入2016年,肖钢去职的消息不时传出。先是在1月7日,熔断机制仅实行4个交易日后便被叫停的当晚,市场传出肖钢离职的传言。此后在1月18 日,路透社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肖钢已提出辞职。对此,证监会正面回应称:路透社发布的我会肖钢主席请辞的消息与事实不符。我会已与路透社联 系,要求其更正。  随着此次肖钢离职一事坐实,在证监会现有的7名领导班子成员中,除去纪委书记王会民与副主席姜洋,余下5人的上任时间皆在2015年之后。在 2015年6月股市经历异常波动后,证监会的领导班子更是“三进四出”,除肖钢、刘士余外,李超、方星海先后被任命为副主席,庄心一被免去副主席职务,姚 刚与张育军皆因涉嫌违纪而被免去副主席与主席助理职务。  在2015年下半年股市异常波动,证监会经历密集人事变动的背景之外,证监会于此时换帅,还正值全国人大为国务院划定的启动IPO注册制改革日期 ——2016年3月1日的前夜。而据彭博社报道,刘士余在上任后首度面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称,当前证监会主要任务包括: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积 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  而在刘士余此前为数不多有关证券市场的言论中,他曾提到资本市场发展应有健康、全面、多层次三个维度,解决资本市场各种问题的核心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同时扩大资本市场融资的能力。      现年53岁的刘士余早年经历与朱镕基有颇多交集。刘士余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后,继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深造,1984年刚刚成立的清华经管院的首任院长正是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  1987年,在取得硕士学位后,刘士余到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这一时间节点也恰逢朱镕基调任上海,后出任上海市市长,彼时的上海汇聚了不少 时至今日仍在经济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官员,现任财长楼继伟就曾出任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朱镕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士余也回到北 京,上调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并于其后进入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任职。  1996年,刘士余入职央行,在此后的18年中,他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办公厅主任等职,并于 2004年出任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2006年,45岁的刘士余成为央行副行长,并在此职位上任职长达8年,曾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金融市场司、 金融稳定局等部门。  2014年10月,刘士余调任中国农业银行,任党委书记,在离任央行之时,他已是排位第二的副行长,仅次于胡晓炼。2014年12月开始,刘士余兼任农行董事长。  当市场人士感慨又一位没有证券行业从业经历的人士出任证监会主席时,有人注意到,其实刘士余的仕途与此前四位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极其相似,他们均从央行副行长,转任四大行负责人,再出任证监会主席,而这一仕途经历几成证监会主席的“标配”。  尽管曾在央行任职多年,但刘士余在媒体上“露面”的频率并不高,公开的个人资料也比较简单。2013年5月号的《银行家》杂志曾选择刘士余作为封面人物,并在文章中称,“与其他几位同属于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同事相比,刘士余似乎更为低调。”  关于刘士余的行事风格,文章曾引述一位熟悉刘的著名学者的评价称,刘士余是我国金融业监管层中典型的“实干派”,在他升任人民银行副行长职位后,仍 然很好地保留了一贯的工作作风,经常奔赴各地一线调研,具体了解实务,在亲身感受和实践基础上,形成针对性的发展和监管思路。而他的思路及落实方案“完全 可以胜出某些金融机构的负责人”。  而与刘士余熟识的人士也曾透露,刘士余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都能很快进入状态。      虽然刘士余相对低调,但在监管层遭遇市场质疑时,他曾多次出面澄清,特别是对于近年来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刘士余更是频频发声,在央行的几位副行长中表现颇为活跃,以致被业界称为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  刘士余曾笑称自己是“贾府里的老祖母”,并表示“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自己的亲儿孙,自己都疼爱,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健康成长,所以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我都要操心。”  有媒体通过梳理得出,作为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从2012年起,开始集中调研互联网金融行业,并积极推动《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出台。  刘士余对互联网金融持包容的态度,但同时强调对风险的防控。他曾表示,“互联网金融是创新的产物,既然是创新,就肯定会有失误和风险。对新兴事物,我们既要包容失误,同时也要防范风险,处理好创新、发展与风险之间的关系。”  而在2013年8月举办的“互联网金融·中国峰会2013”论坛上,刘士余更是将自己的观点形象地表述为,“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 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也正是在这次论坛上,刘士余为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划出了 两条不能触碰的底线,“一个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一个是非法集资。”  此后,在2014年2月,刘士余曾在《清华金融评论》上发表署名文章,《秉承包容与创新的理念 正确处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关系》,记者注意到,文章中多次提及上述的两条底线,并表示金融监管部门要严守“底线思维”,坚决打击违法犯罪活动。  除强调两条底线不可突破外,对于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刘士余坦陈,这是“世界性难题”,但他同时表示,“不会把行政手段,看得见的手伸到健康发展的有机体里,该有什么就有什么,还是让市场环境自己决定吧。”    除去经历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外,刘士余还曾经历过多个金融改革关键时刻,并于其中扮演关键角色,其中就包括推动五大行改组上市。  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央行行长周小川是办公室主任,刘士余是办公室副主任。有金融机构高管对媒体表示,“一整套国有银行改革理论的筹备、研究制定方案设计、组织实施,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而刘士余是重要的执行者。”  五大行的改革、重组、上市进程在之后逐步推进,中国银行业也随之迎来“黄金十年”。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农行启动改革方案后,刘士余曾是直接分管的央行领导。此后刘士余也多次就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等发表意见,并数次出面回应了国有银行股权贱卖论。  由于此前与农行的“渊源”,刘士余在2014年10月调任农行被认为“顺理成章”。有农行人士对媒体表示,刘士余在到任讲话中曾表示,自己会在农行长待,其目标是把农行打造成一家国际一流的现代商业银行。  在农行一年半的时间里,刘士余颇为重视三农业务,在农行2015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提到,要着力增强“三农”金融服务能力,将服务“三农”作为政 治上的安身立命之本,经济上的发展壮大之基。而在农行2016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同样提出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对“三农”和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此外在任职 农行期间,刘士余还曾赴吉林等地调研金融支持“三农”的情况。  有市场人士分析,这或许与刘士余任职央行期间便长期关注普惠金融、农村金融有关。他曾提出,之所以要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预留发展空间,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希望其能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未能覆盖的空白人群,实现普惠金融”。  除去重视“三农”业务,有农行人士向媒体透露,农行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对风险和案件防范意识的提高。该人士分析,这一方面与刘士余在央行的经历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近两年形势发生了变化,银行业处在风险高发期。  不过,虽然刘士余重视风控,农行仍在2016年1月爆出39亿元的票据窝案。有媒体报道称,案件发生后,刘士余震怒,下令农行上下严格自查。责任编辑:

官方微博今日下午发布关于对“绵阳中院两法官上班时间开房”相关新闻报道的声明表示,新闻中反映的当事人确系该院干警,有关事实正在调查核实中。  声明称,1月20日,国内各大新闻网站相继报道“绵阳中院两法官上班时间开房”的新闻。目前,绵阳中院已密切关注此事,新闻中反映的当事人确系该院干警,有关事实正在调查核实中。院方将根据查实的情况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责任编辑:

原标题:控制人口规模 五年内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以城六区人口减量为重点,坚决遏制人口过快增长。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制定实施与疏解非首都功能相适应的居住证制度。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针对不同区域建立有利于人口调控的公共服务及资源性产品价格体系。  开局之年 坚持疏管结合、综合施策,落实人口调控措施,以功能疏解带动人口疏解,坚决遏制人口过快增长。出台实施居住证制度,落实积分落户政策。完善人口综合监测体系,提高人口调控预警能力。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首都综治办主任、市流管办主任、市维稳办主任(兼)闫满成说,中央给北京定的人口调控目标,一是总量不能突破2300万,另一个是城六区人口控制目标,到2020年在现在基础上下降15%左右,平均每年下降2%到3%。    闫满成表示,去年首都人口控制目标实现情况总体还是不错的。2015年常住人口2170.5万人,和2014年比增加了18.9万人,在控制的指标之内。2015年首都常住人口的增长也是历年来最低的一年,但是压力还是很大,每年进京人口超过10万,去年是11.5万。  第二个目标,城六区5年人口下降15%,每年要减少2%至3%。2015年下降幅度不太理想,去年城六区人口有1282.8万,和2014年比增加了6.5万人。到2020年应该减少198万人,这意味着,今年起,平均每年要减少39.6万人,才能实现5年目标,难度非常大。  对于为何将城六区人口调控目标单拎出来,国务院参事汤敏认为,整个北京区域非常大,拥堵最严重、人口密度最大、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基本都在城六区,密云、怀柔、大兴等地还有很多的发展机会。为了使城六区缓解压力,就要给城六区一些特殊的规定。总体来说,北京市比全国其他地方更拥挤,而城六区又是北京最拥挤的地方,所以要拿它来“开刀”。  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前北京71%的产业活动和71.8%的从业人员集中在城六区,如果功能和产业在中心城区继续集聚,交通拥堵只会更加严重。   功能的疏解,要实现的是引导人口向外转移。市规划委副主任王飞介绍,“十三五”期间,东西城将疏解33万居住人口。“预计东西城的疏解目标共计66万人,其中‘十三五’期间的疏解任务就占了一半。”  市发改委表示,今年将出台强力措施,坚决治理人口过多等“大城市病”。包括完善首都人口综合调控机制,发挥经济、法律、行政等调节作用,促进人口规模调控和布局调整。通过功能疏解带动人口疏解,逐步降低城六区人口密度。  闫满成表示,居住证制度将在今年下半年实施,积分落户办法也在积极制定,居住证制度实施后也将尽快实施。  新京报记者 马力责任编辑:

原标题:地震快讯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1月21日01时13分在青海海北州门源县(北纬37.68度,东经101.62度)发生6.4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责任编辑:

原标题:朝着群众满意的方向砥砺前行  2015年10月23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发表署名文章《坚持高标准 守住底线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制度创新》,全面阐述了修订《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重要意义。文章指出:“修订工作遵循正确方向、把 握有限目标,这个方向就是坚持党的领导、解决人民群众反映集中的问题。”  2015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对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查处力度,一大批典型问题被曝光,一大批“苍蝇”应声落网。每一个要求、每一分努力、每 一份成绩,都在向全社会证明,我们党始终聚焦群众反映强烈、呼声高涨的问题,在正风反腐中一直向着让群众满意的方向前进。    “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见面时讲话中的一段。通读整个讲话,“党”和“群众”两个关键词贯穿始 终。  立场决定方向,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其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决定了人民群众的期望就是共产党人努力的方向。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表示,“民意是根本,党要以老百姓的感受作为执政的核心标准”。  2012年12月4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2013年启动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主题是“为民、务实、清廉”,“为民”被放在首位;此后,党中央狠 纠“四风”,对典型问题点名道姓通报曝光;2015年4月,又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进一步改进党员干部的作风问题……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所有这些都有一个旨归,那就是回应群众的呼声。群众反映突出的问题不仅要即刻收手,以后也不能再做了;群众热切期盼的事情,我们要马上做,更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长期以来,党内存在的一些问题让人民群众深恶痛绝。一些党员干部对待群众像官老爷,“庸、懒、散”问题突出;一些党员干部信仰滑坡、作风腐化,滥用公 权……就拿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来说,当年称霸一方,在群众中造成极其不良影响,人称“武爷”。当中央巡视组进驻天津时,收到大量针 对武长顺的群众举报,可见民怨之深。  像这样的问题,不仅损害群众切身利益,更背离党的理想信念。党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如果党的队伍从艰苦朴素、吃苦耐劳滑向骄纵奢靡,党的执政能力必然会被削弱,执政基础必然会被动摇。  “我们已经到了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如果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或拈轻避重,任其发展下去,最终会失去党心民心,面临亡党亡国的危险。    “老虎不好打”、“反腐刮一阵风容易,真能坚持下去吗”、“监督执纪也有禁区”……这些声音直指解决党内存在的作风与腐败问题所面临的种种压力、风险和挑 战,更反映出群众对党是否能克服诸多困难存有疑虑。显然,向腐败与作风问题开刀,不可避免要面对固化的利益藩篱和各种盘根错节的难题。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的回应是:“不是没有掂量过。”而掂量的结果是,十八大以来,所谓“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分崩离析;2015年10月,又 有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潘逸阳、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四虎”被“双开”。其中两人是第 十八届中央委员,另外两人是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曾有人从成本收益的角度为反腐行动算了笔“账”,认为每项行动都有很高的反腐成本,有些行动如“拍苍蝇”似乎就不值得。但人民群众不这样看:在中国青年报 社会调查中心“2015年反腐期待”调查中,“解决老百姓身边的腐败”以76.4%的高得票率当选群众“第一期待”。而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 平总书记就指出要“加大对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查处力度”。党中央的工作部署与群众呼声实现了无缝对接。  在中央总体部署下,解决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工作在2015年落实得铿锵有力。5月初,《2015年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专项工 作要点》印发;5月2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召开反映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线索督办协调会,对一批反映基层干部在土地征收流转、“三资”管理、惠 农补贴等方面的违纪问题进行督办……一年来,各地针对侵害群众利益的信访举报突出问题进行大排查、大起底,盯紧问题易发多发领域,惩治了大批“小官贪 腐”。  打“老虎”毫不手软,拍“苍蝇”一刻不停。这一年来我们党正风反腐涉险而行、迎难而上。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就是因为我们“认准了党的宗旨使命,认 准了人民的期待”。只要是党心民心所向,困难再大也要上!如果一定要以成本收益账来论,那我们党算的是党心民心的大账。    方向是先导,通俗地说,它解决的是“往哪走”的问题,从更深一个层面上讲,这是一个价值观、是非观的问题,是一个性质宗旨和立场的问题。既然认准了方向,就必须坚定方向,不放松步伐,才能逐渐靠近目标、实现目标。  2015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凝聚了党心民心,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心和信任。但当前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 严峻复杂,主要是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腐败活动减少了但并没有绝迹,反腐败体制机制建立了但还不够完善,思想教育加强了 但思想防线还没有筑牢,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重构政治生态的工作仍然艰巨繁重。  这些问题表明,我们的工作距离人民群众的期许还有相当的距离,我们没有任何止步不前的理由和资本。未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仍需不断深化和推进。一句话: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  “开弓迈步,义无反顾”。2016年已至,我们会面临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不管多难,只要认准了正确方向,正风反腐就一定会沿着这 一方向,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持之以恒地抓下去。湖南省法学会廉政法学研究中心主任邓联繁表示,“只要沿着正确的方向坚定迈进,继续提高正风反腐的 精准度,提升人民群众对正风反腐的获得感,正风反腐就一定能不断深化、行稳致远、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反对腐败是党心民心所向。有党心民心作力量源泉,反腐败斗争必定胜利。”诚哉斯言! (本组系列报道完毕)(本报记者 王雅婧)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责任编辑:

刘士余: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

2月22日(周一),上证综指报收于2927.18点,以2.35%的涨幅“迎接”第八任证监会主席。在此前的周末,2月20日,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人物】刘士余其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陈惟杉|北京报道  2月22日(周一),上证综指报收于2927.18点,以2.35%的涨幅“迎接”第八任证监会主席。在此前的周末,2月20日,中央和国务院宣布刘士余接替肖钢出任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  进入2016年,肖钢去职的消息不时传出。先是在1月7日,熔断机制仅实行4个交易日后便被叫停的当晚,市场传出肖钢离职的传言。此后在1月18 日,路透社援引未具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肖钢已提出辞职。对此,证监会正面回应称:路透社发布的我会肖钢主席请辞的消息与事实不符。我会已与路透社联 系,要求其更正。  随着此次肖钢离职一事坐实,在证监会现有的7名领导班子成员中,除去纪委书记王会民与副主席姜洋,余下5人的上任时间皆在2015年之后。在 2015年6月股市经历异常波动后,证监会的领导班子更是“三进四出”,除肖钢、刘士余外,李超、方星海先后被任命为副主席,庄心一被免去副主席职务,姚 刚与张育军皆因涉嫌违纪而被免去副主席与主席助理职务。  在2015年下半年股市异常波动,证监会经历密集人事变动的背景之外,证监会于此时换帅,还正值全国人大为国务院划定的启动IPO注册制改革日期 ——2016年3月1日的前夜。而据彭博社报道,刘士余在上任后首度面向证监会官员的讲话中称,当前证监会主要任务包括:严格监管市场、严查操纵股市和积 极引导外部资金入市。  而在刘士余此前为数不多有关证券市场的言论中,他曾提到资本市场发展应有健康、全面、多层次三个维度,解决资本市场各种问题的核心是把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起来,同时扩大资本市场融资的能力。      现年53岁的刘士余早年经历与朱镕基有颇多交集。刘士余从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毕业后,继续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深造,1984年刚刚成立的清华经管院的首任院长正是时任国家经委副主任的朱镕基。  1987年,在取得硕士学位后,刘士余到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这一时间节点也恰逢朱镕基调任上海,后出任上海市市长,彼时的上海汇聚了不少 时至今日仍在经济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的官员,现任财长楼继伟就曾出任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1991年,朱镕基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刘士余也回到北 京,上调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并于其后进入建设银行房地产信贷部任职。  1996年,刘士余入职央行,在此后的18年中,他历任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司助理巡视员、副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副司长、司长,办公厅主任等职,并于 2004年出任央行党委委员、行长助理。2006年,45岁的刘士余成为央行副行长,并在此职位上任职长达8年,曾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金融市场司、 金融稳定局等部门。  2014年10月,刘士余调任中国农业银行,任党委书记,在离任央行之时,他已是排位第二的副行长,仅次于胡晓炼。2014年12月开始,刘士余兼任农行董事长。  当市场人士感慨又一位没有证券行业从业经历的人士出任证监会主席时,有人注意到,其实刘士余的仕途与此前四位证监会主席——周小川、尚福林、郭树清、肖钢极其相似,他们均从央行副行长,转任四大行负责人,再出任证监会主席,而这一仕途经历几成证监会主席的“标配”。  尽管曾在央行任职多年,但刘士余在媒体上“露面”的频率并不高,公开的个人资料也比较简单。2013年5月号的《银行家》杂志曾选择刘士余作为封面人物,并在文章中称,“与其他几位同属于人民银行副行长的同事相比,刘士余似乎更为低调。”  关于刘士余的行事风格,文章曾引述一位熟悉刘的著名学者的评价称,刘士余是我国金融业监管层中典型的“实干派”,在他升任人民银行副行长职位后,仍 然很好地保留了一贯的工作作风,经常奔赴各地一线调研,具体了解实务,在亲身感受和实践基础上,形成针对性的发展和监管思路。而他的思路及落实方案“完全 可以胜出某些金融机构的负责人”。  而与刘士余熟识的人士也曾透露,刘士余为人非常勤勉,经常看书到晚上两三点才睡觉,面对比较陌生的领域,都能很快进入状态。      虽然刘士余相对低调,但在监管层遭遇市场质疑时,他曾多次出面澄清,特别是对于近年来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刘士余更是频频发声,在央行的几位副行长中表现颇为活跃,以致被业界称为互联网金融的“大家长”。  刘士余曾笑称自己是“贾府里的老祖母”,并表示“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互联网金融机构,都是自己的亲儿孙,自己都疼爱,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健康成长,所以成长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我都要操心。”  有媒体通过梳理得出,作为分管条法司、支付结算司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从2012年起,开始集中调研互联网金融行业,并积极推动《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出台。  刘士余对互联网金融持包容的态度,但同时强调对风险的防控。他曾表示,“互联网金融是创新的产物,既然是创新,就肯定会有失误和风险。对新兴事物,我们既要包容失误,同时也要防范风险,处理好创新、发展与风险之间的关系。”  而在2013年8月举办的“互联网金融·中国峰会2013”论坛上,刘士余更是将自己的观点形象地表述为,“孩子在家折腾,盘子碎了,盆也碎了,沙 发也折腾出多少个窟窿来,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但放火把家给烧了的孩子将来肯定没出息。”也正是在这次论坛上,刘士余为互联网金融,特别是P2P划出了 两条不能触碰的底线,“一个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一个是非法集资。”  此后,在2014年2月,刘士余曾在《清华金融评论》上发表署名文章,《秉承包容与创新的理念 正确处理互联网金融发展与监管的关系》,记者注意到,文章中多次提及上述的两条底线,并表示金融监管部门要严守“底线思维”,坚决打击违法犯罪活动。  除强调两条底线不可突破外,对于如何监管互联网金融,刘士余坦陈,这是“世界性难题”,但他同时表示,“不会把行政手段,看得见的手伸到健康发展的有机体里,该有什么就有什么,还是让市场环境自己决定吧。”    除去经历近年来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外,刘士余还曾经历过多个金融改革关键时刻,并于其中扮演关键角色,其中就包括推动五大行改组上市。  2003年,国有商业银行改革领导小组成立,央行行长周小川是办公室主任,刘士余是办公室副主任。有金融机构高管对媒体表示,“一整套国有银行改革理论的筹备、研究制定方案设计、组织实施,周小川出战略出思想,而刘士余是重要的执行者。”  五大行的改革、重组、上市进程在之后逐步推进,中国银行业也随之迎来“黄金十年”。值得注意的是,2005年农行启动改革方案后,刘士余曾是直接分管的央行领导。此后刘士余也多次就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等发表意见,并数次出面回应了国有银行股权贱卖论。  由于此前与农行的“渊源”,刘士余在2014年10月调任农行被认为“顺理成章”。有农行人士对媒体表示,刘士余在到任讲话中曾表示,自己会在农行长待,其目标是把农行打造成一家国际一流的现代商业银行。  在农行一年半的时间里,刘士余颇为重视三农业务,在农行2015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提到,要着力增强“三农”金融服务能力,将服务“三农”作为政 治上的安身立命之本,经济上的发展壮大之基。而在农行2016年工作会议上,刘士余同样提出进一步加强和改善对“三农”和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此外在任职 农行期间,刘士余还曾赴吉林等地调研金融支持“三农”的情况。  有市场人士分析,这或许与刘士余任职央行期间便长期关注普惠金融、农村金融有关。他曾提出,之所以要为互联网金融行业预留发展空间,很重要的原因便是“希望其能服务于传统金融机构未能覆盖的空白人群,实现普惠金融”。  除去重视“三农”业务,有农行人士向媒体透露,农行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对风险和案件防范意识的提高。该人士分析,这一方面与刘士余在央行的经历有关,另一方面也是由于近两年形势发生了变化,银行业处在风险高发期。  不过,虽然刘士余重视风控,农行仍在2016年1月爆出39亿元的票据窝案。有媒体报道称,案件发生后,刘士余震怒,下令农行上下严格自查。责任编辑:

官方微博今日下午发布关于对“绵阳中院两法官上班时间开房”相关新闻报道的声明表示,新闻中反映的当事人确系该院干警,有关事实正在调查核实中。  声明称,1月20日,国内各大新闻网站相继报道“绵阳中院两法官上班时间开房”的新闻。目前,绵阳中院已密切关注此事,新闻中反映的当事人确系该院干警,有关事实正在调查核实中。院方将根据查实的情况依纪依法严肃处理。责任编辑:

原标题:控制人口规模 五年内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  [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以城六区人口减量为重点,坚决遏制人口过快增长。2020年常住人口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制定实施与疏解非首都功能相适应的居住证制度。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针对不同区域建立有利于人口调控的公共服务及资源性产品价格体系。  开局之年 坚持疏管结合、综合施策,落实人口调控措施,以功能疏解带动人口疏解,坚决遏制人口过快增长。出台实施居住证制度,落实积分落户政策。完善人口综合监测体系,提高人口调控预警能力。    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首都综治办主任、市流管办主任、市维稳办主任(兼)闫满成说,中央给北京定的人口调控目标,一是总量不能突破2300万,另一个是城六区人口控制目标,到2020年在现在基础上下降15%左右,平均每年下降2%到3%。    闫满成表示,去年首都人口控制目标实现情况总体还是不错的。2015年常住人口2170.5万人,和2014年比增加了18.9万人,在控制的指标之内。2015年首都常住人口的增长也是历年来最低的一年,但是压力还是很大,每年进京人口超过10万,去年是11.5万。  第二个目标,城六区5年人口下降15%,每年要减少2%至3%。2015年下降幅度不太理想,去年城六区人口有1282.8万,和2014年比增加了6.5万人。到2020年应该减少198万人,这意味着,今年起,平均每年要减少39.6万人,才能实现5年目标,难度非常大。  对于为何将城六区人口调控目标单拎出来,国务院参事汤敏认为,整个北京区域非常大,拥堵最严重、人口密度最大、污染最严重的地区,基本都在城六区,密云、怀柔、大兴等地还有很多的发展机会。为了使城六区缓解压力,就要给城六区一些特殊的规定。总体来说,北京市比全国其他地方更拥挤,而城六区又是北京最拥挤的地方,所以要拿它来“开刀”。  北京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当前北京71%的产业活动和71.8%的从业人员集中在城六区,如果功能和产业在中心城区继续集聚,交通拥堵只会更加严重。   功能的疏解,要实现的是引导人口向外转移。市规划委副主任王飞介绍,“十三五”期间,东西城将疏解33万居住人口。“预计东西城的疏解目标共计66万人,其中‘十三五’期间的疏解任务就占了一半。”  市发改委表示,今年将出台强力措施,坚决治理人口过多等“大城市病”。包括完善首都人口综合调控机制,发挥经济、法律、行政等调节作用,促进人口规模调控和布局调整。通过功能疏解带动人口疏解,逐步降低城六区人口密度。  闫满成表示,居住证制度将在今年下半年实施,积分落户办法也在积极制定,居住证制度实施后也将尽快实施。  新京报记者 马力责任编辑:

原标题:地震快讯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01月21日01时13分在青海海北州门源县(北纬37.68度,东经101.62度)发生6.4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责任编辑:

原标题:朝着群众满意的方向砥砺前行  2015年10月23日,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发表署名文章《坚持高标准 守住底线 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制度创新》,全面阐述了修订《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和《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重要意义。文章指出:“修订工作遵循正确方向、把 握有限目标,这个方向就是坚持党的领导、解决人民群众反映集中的问题。”  2015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加大对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的查处力度,一大批典型问题被曝光,一大批“苍蝇”应声落网。每一个要求、每一分努力、每 一份成绩,都在向全社会证明,我们党始终聚焦群众反映强烈、呼声高涨的问题,在正风反腐中一直向着让群众满意的方向前进。    “我们的责任,就是同全党同志一道,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切实解决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切实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使我们的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与中外记者见面时讲话中的一段。通读整个讲话,“党”和“群众”两个关键词贯穿始 终。  立场决定方向,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其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决定了人民群众的期望就是共产党人努力的方向。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表示,“民意是根本,党要以老百姓的感受作为执政的核心标准”。  2012年12月4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2013年启动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主题是“为民、务实、清廉”,“为民”被放在首位;此后,党中央狠 纠“四风”,对典型问题点名道姓通报曝光;2015年4月,又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中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进一步改进党员干部的作风问题……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所有这些都有一个旨归,那就是回应群众的呼声。群众反映突出的问题不仅要即刻收手,以后也不能再做了;群众热切期盼的事情,我们要马上做,更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长期以来,党内存在的一些问题让人民群众深恶痛绝。一些党员干部对待群众像官老爷,“庸、懒、散”问题突出;一些党员干部信仰滑坡、作风腐化,滥用公 权……就拿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来说,当年称霸一方,在群众中造成极其不良影响,人称“武爷”。当中央巡视组进驻天津时,收到大量针 对武长顺的群众举报,可见民怨之深。  像这样的问题,不仅损害群众切身利益,更背离党的理想信念。党的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如果党的队伍从艰苦朴素、吃苦耐劳滑向骄纵奢靡,党的执政能力必然会被削弱,执政基础必然会被动摇。  “我们已经到了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刻!”如果对这些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或拈轻避重,任其发展下去,最终会失去党心民心,面临亡党亡国的危险。    “老虎不好打”、“反腐刮一阵风容易,真能坚持下去吗”、“监督执纪也有禁区”……这些声音直指解决党内存在的作风与腐败问题所面临的种种压力、风险和挑 战,更反映出群众对党是否能克服诸多困难存有疑虑。显然,向腐败与作风问题开刀,不可避免要面对固化的利益藩篱和各种盘根错节的难题。  对此,习近平总书记的回应是:“不是没有掂量过。”而掂量的结果是,十八大以来,所谓“石油帮”、“秘书帮”、“山西帮”分崩离析;2015年10月,又 有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内蒙古自治区原副主席潘逸阳、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四虎”被“双开”。其中两人是第 十八届中央委员,另外两人是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曾有人从成本收益的角度为反腐行动算了笔“账”,认为每项行动都有很高的反腐成本,有些行动如“拍苍蝇”似乎就不值得。但人民群众不这样看:在中国青年报 社会调查中心“2015年反腐期待”调查中,“解决老百姓身边的腐败”以76.4%的高得票率当选群众“第一期待”。而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上,习近 平总书记就指出要“加大对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查处力度”。党中央的工作部署与群众呼声实现了无缝对接。  在中央总体部署下,解决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工作在2015年落实得铿锵有力。5月初,《2015年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专项工 作要点》印发;5月26日,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召开反映群众身边“四风”和腐败问题线索督办协调会,对一批反映基层干部在土地征收流转、“三资”管理、惠 农补贴等方面的违纪问题进行督办……一年来,各地针对侵害群众利益的信访举报突出问题进行大排查、大起底,盯紧问题易发多发领域,惩治了大批“小官贪 腐”。  打“老虎”毫不手软,拍“苍蝇”一刻不停。这一年来我们党正风反腐涉险而行、迎难而上。之所以有这样的勇气和决心,就是因为我们“认准了党的宗旨使命,认 准了人民的期待”。只要是党心民心所向,困难再大也要上!如果一定要以成本收益账来论,那我们党算的是党心民心的大账。    方向是先导,通俗地说,它解决的是“往哪走”的问题,从更深一个层面上讲,这是一个价值观、是非观的问题,是一个性质宗旨和立场的问题。既然认准了方向,就必须坚定方向,不放松步伐,才能逐渐靠近目标、实现目标。  2015年,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凝聚了党心民心,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心和信任。但当前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 严峻复杂,主要是在实现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上还没有取得压倒性胜利,腐败活动减少了但并没有绝迹,反腐败体制机制建立了但还不够完善,思想教育加强了 但思想防线还没有筑牢,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重构政治生态的工作仍然艰巨繁重。  这些问题表明,我们的工作距离人民群众的期许还有相当的距离,我们没有任何止步不前的理由和资本。未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仍需不断深化和推进。一句话: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  “开弓迈步,义无反顾”。2016年已至,我们会面临许多新的困难和挑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不管多难,只要认准了正确方向,正风反腐就一定会沿着这 一方向,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持之以恒地抓下去。湖南省法学会廉政法学研究中心主任邓联繁表示,“只要沿着正确的方向坚定迈进,继续提高正风反腐的 精准度,提升人民群众对正风反腐的获得感,正风反腐就一定能不断深化、行稳致远、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习近平总书记曾指出:“反对腐败是党心民心所向。有党心民心作力量源泉,反腐败斗争必定胜利。”诚哉斯言! (本组系列报道完毕)(本报记者 王雅婧)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4-11 11:1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