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空气净化装置拟纳入北京学校建设标准

  • 分类:爱情

入冬以来,雾霾接连出现。家长们希望学校能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呼声越来越高,但由于各种的原因,大部分中小学、幼儿园的教室至今尚未进行统一安装空 气净化装置。昨天,多份政协委员的提案涉及到了校园应对雾霾侵扰问题。对此,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教委等多部门正在着手在学校建 设标准中,增加空气净化装置的内容。  ■委员建议  设雾霾专项基金制定相关地方标准  政协委员朴哲称,当前教育部门应综合考虑校园人员密集、空间密闭等因素,做好校园空气污染防治措施和停课不停学的相关工作。他建议,可以用降低雾霾环境下学生的运动量和呼吸额度等办法,尽量减少在固定空间内学生的聚集程度,最大限度确保学生的健康。  “在雾霾污染严重的时候,很多家长主动与学校进行沟通安装新风系统,学校回复称这需要通过教委统一安排,但教委今年没有预算基金”,朴哲委员建议,教育部门可以对应对雾霾设专项基金,给学生在教室里安装空气净化器或新风系统。  市面上的净化设备种类众多,选择什么价位、什么品牌?对此,朴哲委员建议,可以制定相关的地方标准,并建立统一的采购平台。此外,教育部门还应鼓励学校自行安装,学校可以发挥民营企业和社会的力量,依靠爱心团体,积极获得周边社会力量的捐助支持。  ■现状  并非所有学校都愿接受家长捐赠  据 媒体公开报道,目前,北京市已有部分幼儿园和小学在教室里安装了空气净化器,乃至整套空气净化系统。个别私立学校和资金充足的公立学校也出资做了统一安 装,还有的学校家长甚至调动起了家长委员会的组织力量,自发地为其孩子所在班级安装了空气净化器。而有的学校明令拒绝家长们用“众筹”的方式集资安装空气 净化器,还有学校将家长已买好的设备强令退回。  石景山新建学校配空气净化设施  从今年开始,石景山区所有新建、改造学校都将增设空气净化设施。石景山区教委主任郝显军表示,目前已纳入计划的学校和机构包括:石景山区实验中学的教学楼,北京九中的大礼堂、体育馆,石景山区青少年国防教育基地。  据 悉,在发生重污染天气时,这些学校将开启中央换风净化系统,教室内的PM2.5浓度降低至100微克/立方米以内,空气质量达到优良水平。其中石景山区实 验中学是今年的重点工程,该校将改造一栋建筑面积为1.1万平方米的教学楼,施工时就会加装中央换风净化系统。  ■市教委回应  市教委正在研究新风系统进入校园  昨 天,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市教委正在研究有条件的学校、区,通过多种措施治理雾霾。“对于在教室内安装空气净化器,前提需要 保证学生安全,并征得家长同意”,线联平表示,净化器在人口密集度低的地方有一定作用,但是教室人口密集度高,学生流动比较大,空气净化器能起到多大作 用,还需要由专业的部门来确定,“但是有条件的学校、区如果安装,也是可以的”。  线联平透露,目前市教委等多部门正着手在学校建设标准中,添加空气净化装置的方案。但他表示,这一方案需要经过多方面论证,而且还需要环保部门、质监部门以及发改委参与进来。  ■探因  空气净化器进校园困难究竟在哪儿?  北 京市太平路小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学校之所以不赞成家长个人捐赠或是集体购置空气净化器,是由于如今教育收费已日趋规范,倘若开此先 河,往后会造成诸多负面影响。也将牵扯到很多方面问题,包括固定资产管理问题、安装过程中学校电网负荷能力、学生安全隐患问题等等。  此 前,一位校长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说不清楚”,很多学校不敢收家长的捐赠。现在很多政策不允许学校接受捐赠捐款。家长们集资购买空气净化 器虽是好意,但是一旦涉及到钱物的捐赠,学校都会变得非常敏感。很多校长会担心一旦收了家长们集资的空气净化器未来会说不清楚,不好定性。“这是算社会捐 赠呢,还是算收了家长的钱?”  这位校长说,雾霾频繁来袭集中在岁末,很多学校的办公经费已经吃紧,并没有专门的经费用于采购空气净化器。特别是一些大型的采购在年初已经批了预算,需要专款专用,如果临时更改用于购买净化器,需要层层审批,非常困难。  京华时报记者郭莹潘珊菊责任编辑:

新华社北京2月29日电(记者王茜)针对生效裁判得不到有效执行、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打击“老赖”出重拳,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308万名被执行人被纳入“黑名单”。  最高人民法院29日发布的《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白皮书介绍的情况。  白皮书表示,最高人民法院修改惩治“老赖”的司法解释,对失信被执行人全面限制非生活或经营必需的消费;拓宽被限制主体,从个人扩展到单位负责人、实际控制人;惩戒的范围从现实的社会活动扩展到网络虚拟空间;建立全社会失信惩戒联动机制。2016年1月,最高法还联合44个国家机关和具备社会管理职能的单位,以签署备忘录的形式,共同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截至2015年12月31日,累计拦截357.7万人次购买飞机票、59.88万人次购买列车软卧、高铁和动车一等座以上车票。   同时,白皮书还介绍,最高人民法院还与国家工商总局合作,通过网络专线推送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数据,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管,系统运行以来,共有139.4万失信被执行人被纳入名单,拦截注册登记6686次。(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涉药的压力远大于参加奥运会”  2000年2月26日,吉隆坡世乒赛,中国男乒决赛2比3不敌瑞典队,刘国梁一人输了两分。当时只有少数人知道,刘国梁正饱受兴奋剂困扰,心思已不全在打球上。好在小半年调查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刘国梁顶了下来。16年后,刘国梁以国乒总教练身份带队重返吉隆坡时,他已然记不清当年的场馆了,但对当年的每一场球都记忆犹新。“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刘国梁淡淡地说。      国乒队昨晨抵达吉隆坡,中午便赶到比赛馆适应场地。“之前那个像是个展览馆,细长型的。”走进场馆,刘国梁抬头看了看,有些拿不准,“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不是这个馆。”2000年,吉隆坡曾承办过一届世乒赛。  刘国梁记得没错,今年的世乒赛场馆确实不是16年前的那个。3年前申办世乒赛时,马来西亚承诺把比赛放在吉隆坡的布特拉体育馆,但因为要准备2017年东南亚运动会,布特拉体育馆去年6月起封闭改造,组委会只能把比赛挪到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的美拉华蒂体育馆。  场馆记忆模糊了,但重回吉隆坡的刘国梁对当年的比赛却记忆犹新。“来之前想过好几次当年的情形,那是我运动生涯里第一次输给老瓦(瓦尔德内尔),之前打老瓦我可是6连胜。当时关键分处理上出了问题,其实打好了是可以拿两分的。”16年前的世乒赛,乒乓球还是3局2胜制,刘国梁第3局一度20比17领先,打佩尔森时决胜局也领先过。“当时自己的技术和能力比较成熟,毕竟那时刚拿了大满贯。但赛场外的兴奋剂事件对自己影响很大,场上显得比较躁。”刘国梁说。  刘国梁所说的兴奋剂事件,当年震惊国际乒坛。1999年8月,刘国梁在一次例行尿检中表睾酮呈阳性,国际乒联随即进行了3个月的追踪调查。当年10月,国乒队把这一消息告诉刘国梁,此后他陷入小半年的痛苦挣扎中。吉隆坡世乒赛后一周,国际乒联给中国乒协发函确认刘国梁表睾酮超标由內源引起,非外界作用所致。  “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谈及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淡淡地说,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前,刘国梁很少有时间进行系统训练。“我大部分时间用来准备飞行检查了,没有全身心专注在比赛中。”打了三十多年球,刘国梁深知对运动员来说,心理有时候比技术更重要,“只有心理准备比较充分,动作才会比较稳定、不会变形,克服一些突发事件才不会显得特别焦虑。那次世乒赛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教训。”  16年前的男团决赛,刘国梁第一个上场对阵瓦尔德内尔,“平时我打球战术意识非常强,那时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场对老瓦,蔡指导做教练。在场上喝完水,我就往球台那儿走。”刘国梁举起手比划了一个喝水、扭头的动作,“走到一半我又回来了,问蔡指导我是发高抛还是低抛啊,问完之后我傻了,他也傻了。我怎么会问出这个低级的问题来,一个运动员都不知道要发什么球了。”  刘国梁说他当时就没想过球,看上去人在练,但脑袋里根本就没想过。脑子里没有思路,直接反映在球台上,“当时打得相当烦躁,心想:我打赢了又有什么用?回头检查结果出不来,你还是兴奋剂啊。”  1999年,刘国梁成为中国乒乓球史上第一个大满贯,技术和身体正处峰值。“我那时的能力比以前都强,但人的意志、思想没有在球上,总是恍惚的。”刘国梁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小半年时间,“那时也是封闭训练,我住一个单间,每天熬到凌晨三四点睡,早上7点起床,等着一个月3次的飞行检查。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天天还得正常训练。”1999年8月查出表睾酮超标,刘国梁是在两个月后才知道的,巨大的压力差点击溃了他。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时,队里没几个人知道刘国梁尿检呈阳性的事情。“一直到打完比赛后做总结,才知道这件事。”孔令辉说,“当时蔡指导做总教练,他一直保密,担心影响到其他队员。”  2比3输给瑞典后,队里的情绪不高。“当时打完那场决赛后,王励勤、马琳、刘国正他们哇哇大哭起来。我输了两分却没有哭,我还过去安慰他们,你们这是哭什么啊。”16年后再谈往事,刘国梁说得自己都笑了起来,“当时兴奋剂带来的这种压力,远远大于参加奥运会,因为这个东西你说不清楚,你是在蒙受不白之冤。”  在不知情的队友面前,刘国梁要装得很淡定,看不出太多异常。等到确定世乒赛名单时,他以为自己是不会上场的。“当时蔡指导(时任国乒总教练)、李指导(李富荣),还有杨头(杨树安,时任中国乒协副主席)跟我商量,我最早以为是不报我的。”刘国梁回忆着,“因为用我的话,只要我上一场,中国队成绩有可能全部取消。当时中国乒协的领导在看到国际乒联的调查后,还是非常相信我的。当时我刚拿了大满贯,如果不让我上场的话,显得我们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最后队里的意见是正常上、正常打。”  刘国梁当时想得很开,即便不上场也没关系,对他的打击也不大。“当时对打球都没心思了,说白了,就是奥运会不参加又能怎样?我又不是没拿过,1996年拿了两块(金牌)了。”刘国梁说,“关键是心里憋屈、冤枉啊,就好像一个人不是你杀的,你本来是救人,结果说人是你杀的,还没有摄像头,说都说不清楚。如果后来(国际乒联)没有澄清,你找谁解释去?全世界你都说不清楚。”      刘国梁后来也哭过,吉隆坡世乒赛后,国际乒联正式致函中国乒协,还了刘国梁一个清白。“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好到了广州,我和蔡局(蔡振华),还有杨头(杨树安)一起,从中巴车上一下来,蔡局跟我说没事了。当时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那一下真的是释放了。”  不过,扫去兴奋剂阴影的同时,刘国梁的状态也没了。16年前的吉隆坡世乒赛跟今年一样,也是2月底进行,也是奥运会年。“好不容易等到澄清了,但快到奥运会时又没状态,状态这东西真不是你想让它出来就能出来。”2000年6月参加美国公开赛时,刘国梁剃了一个光头给自己鼓劲儿。  这段往事,刘国梁已经很多年没提了。2000年在吉隆坡打世乒赛时,目前队里年纪最小的樊振东刚满3岁。谈起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称现在队员们大概了解一些,但细节上可能不是很清楚,他希望弟子们能像他一样,扛得住来自各方的压力。  “当时我的压力不是来自奥运会,我就是输两分也没问题的,我跟孔令辉是铁报的,不存在这个压力。主要是赛场外的压力,现在他们没有赛场外的干扰,仅仅是自己的技术、心理和思想。大家谁都想去奥运会,乒乓球队的运动员去奥运会,都不会只是去参与一下的,都是奔着冠军去的。”刘国梁说。  16年后,再次带队来吉隆坡,刘国梁希望队伍能有一个好的发挥,但他说终极目标不在吉隆坡,还是在里约。“这次世乒赛完了就是奥运会预选赛,之后就是奥运会,这个步骤大家都知道,关键是看队员能否克服自己的私心杂念,在比赛中有优异的发挥,来赢得大家的信任,这是每个运动员的必经之路。”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吉隆坡报道责任编辑:

原标题:四川市级政府一把手大调整 广元等4市换市长  2月19日,四川省委组织部官方网站发布《干部任前公示》,公示了一批干部拟任职情况。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广元、达州、眉山、宜宾等四市有了新的市长人选。    四川组工网系四川省委组织部官网。四川省委组织部此次发布的《干部任前公示》(以下简称《公示》)共涉及12名干部。  《公示》显示,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四川省党政领导干部任职管理办法》的规定,为进一步减少用人失察失误,把干部选好选准,现将邹自景等同志拟任职情况进行公示。  其中,现任广元市委副书记的邹自景拟提名为广元市市长人选;现任达州市委副书记的郭亨孝拟提名为达州市市长人选;现任乐山市委副书记、峨眉山市委书记(兼)的罗佳明拟提名为眉山市市长人选;现任宜宾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杜紫平拟任宜宾市委副书记,拟提名为宜宾市市长人选。  《公示》称,干部群众如对人选有不同意见,或认为人选在德的方面有不良反映,或有跑官要官、拉票贿选等问题以及违反廉洁自律的行为,请于5个工作日内(2月20日至2月26日)通过信函、电话和网络举报等方式向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反映。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拟提名为市长人选的四名干部全为“60后”,年龄最小的邹自景今年48岁。四人的学历也不低,邹自景为在职硕士研究生、郭亨孝为硕士研究生、罗佳明为在职博士研究生,杜紫平为党校研究生。  此外,四人中除了杜紫平的现任职务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外,其他三人的现任职务均为市委副书记;四人中除罗佳明是异地调任(从乐山市到眉山市)外,其他三人的工作地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四人担任现任职务的时间分别为3年4个月、1年11个月、3年6个月、2年9个月。  据《四川日报》报道,21日,广元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四川省委组织部宣布中共四川省委决定:此前担任市长职务的王菲任广元市委书记。免去马华广元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记者了解到,曾长期担任成都市委常委的包惠现任达州市市长;宋朝华现任眉山市市长;徐进现任宜宾市市长。  (上游新闻记者王鑫)责任编辑:

原标题:福建厦门副市长李栋梁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中新网2月1日电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日前,经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福建省莆田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李栋梁(正厅级)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李栋梁,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福建同安人,198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11月入伍,大学学历。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2015年11月18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1979年11月至1984年01月,解放军32824部队三营十五连战士、班长;  1984年01月至1984年08月,福建省同安县新民公社治安办、计生办工作人员;  1984年08月至1989年0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五显乡人武部干事、乡纪委委员;  1989年02月至1991年07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乡人武部部长;  1991年07月至1993年09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乡人武部部长、党委委员;  1993年09月至1994年08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镇党委副书记、人武部部长;  1994年08月至1994年1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莲花镇党委书记;  1994年12月至1997年0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莲花镇党委书记兼镇人大主席;  1997年02月至1999年06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政府副县长,同安区副区长(其间:1997年02月至1999年04月在宁夏海源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  1999年06月至2002年02月,任厦门市同安区副书记、副区长;  2002年02月至2002年03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理区长;  2002年03月至2007年01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副书记、区长(其间:2001年09月至2005年07月,参加华东政法学院法学专业学习);  2007年01月至2011年07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书记;  2011年07月,起兼任厦门市两岸金融中心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  2011年09月至2011年10月,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  2011年10月至2011年11月,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2011年11月,起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主任。  2014年2月20日消息,在2013年的“市长杯”全国武术太极拳比赛中,福建队独树一帜,只有6名参赛运动员的队伍却战绩不俗,因为他们实力雄厚,这之中就包括厦门市副市长李栋梁。  经过一天的角逐,厦门选手力夺4冠,代表福建队位居榜首。李栋梁获得陈式太极拳和传统器械第一名,并获颁最佳技术奖。  李栋梁少年时开始习武,堪称“武林高手”。责任编辑:

空气净化装置拟纳入北京学校建设标准

入冬以来,雾霾接连出现。家长们希望学校能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呼声越来越高,但由于各种的原因,大部分中小学、幼儿园的教室至今尚未进行统一安装空 气净化装置。昨天,多份政协委员的提案涉及到了校园应对雾霾侵扰问题。对此,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市教委等多部门正在着手在学校建 设标准中,增加空气净化装置的内容。  ■委员建议  设雾霾专项基金制定相关地方标准  政协委员朴哲称,当前教育部门应综合考虑校园人员密集、空间密闭等因素,做好校园空气污染防治措施和停课不停学的相关工作。他建议,可以用降低雾霾环境下学生的运动量和呼吸额度等办法,尽量减少在固定空间内学生的聚集程度,最大限度确保学生的健康。  “在雾霾污染严重的时候,很多家长主动与学校进行沟通安装新风系统,学校回复称这需要通过教委统一安排,但教委今年没有预算基金”,朴哲委员建议,教育部门可以对应对雾霾设专项基金,给学生在教室里安装空气净化器或新风系统。  市面上的净化设备种类众多,选择什么价位、什么品牌?对此,朴哲委员建议,可以制定相关的地方标准,并建立统一的采购平台。此外,教育部门还应鼓励学校自行安装,学校可以发挥民营企业和社会的力量,依靠爱心团体,积极获得周边社会力量的捐助支持。  ■现状  并非所有学校都愿接受家长捐赠  据 媒体公开报道,目前,北京市已有部分幼儿园和小学在教室里安装了空气净化器,乃至整套空气净化系统。个别私立学校和资金充足的公立学校也出资做了统一安 装,还有的学校家长甚至调动起了家长委员会的组织力量,自发地为其孩子所在班级安装了空气净化器。而有的学校明令拒绝家长们用“众筹”的方式集资安装空气 净化器,还有学校将家长已买好的设备强令退回。  石景山新建学校配空气净化设施  从今年开始,石景山区所有新建、改造学校都将增设空气净化设施。石景山区教委主任郝显军表示,目前已纳入计划的学校和机构包括:石景山区实验中学的教学楼,北京九中的大礼堂、体育馆,石景山区青少年国防教育基地。  据 悉,在发生重污染天气时,这些学校将开启中央换风净化系统,教室内的PM2.5浓度降低至100微克/立方米以内,空气质量达到优良水平。其中石景山区实 验中学是今年的重点工程,该校将改造一栋建筑面积为1.1万平方米的教学楼,施工时就会加装中央换风净化系统。  ■市教委回应  市教委正在研究新风系统进入校园  昨 天,北京市教委主任线联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期,市教委正在研究有条件的学校、区,通过多种措施治理雾霾。“对于在教室内安装空气净化器,前提需要 保证学生安全,并征得家长同意”,线联平表示,净化器在人口密集度低的地方有一定作用,但是教室人口密集度高,学生流动比较大,空气净化器能起到多大作 用,还需要由专业的部门来确定,“但是有条件的学校、区如果安装,也是可以的”。  线联平透露,目前市教委等多部门正着手在学校建设标准中,添加空气净化装置的方案。但他表示,这一方案需要经过多方面论证,而且还需要环保部门、质监部门以及发改委参与进来。  ■探因  空气净化器进校园困难究竟在哪儿?  北 京市太平路小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学校之所以不赞成家长个人捐赠或是集体购置空气净化器,是由于如今教育收费已日趋规范,倘若开此先 河,往后会造成诸多负面影响。也将牵扯到很多方面问题,包括固定资产管理问题、安装过程中学校电网负荷能力、学生安全隐患问题等等。  此 前,一位校长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说不清楚”,很多学校不敢收家长的捐赠。现在很多政策不允许学校接受捐赠捐款。家长们集资购买空气净化 器虽是好意,但是一旦涉及到钱物的捐赠,学校都会变得非常敏感。很多校长会担心一旦收了家长们集资的空气净化器未来会说不清楚,不好定性。“这是算社会捐 赠呢,还是算收了家长的钱?”  这位校长说,雾霾频繁来袭集中在岁末,很多学校的办公经费已经吃紧,并没有专门的经费用于采购空气净化器。特别是一些大型的采购在年初已经批了预算,需要专款专用,如果临时更改用于购买净化器,需要层层审批,非常困难。  京华时报记者郭莹潘珊菊责任编辑:

新华社北京2月29日电(记者王茜)针对生效裁判得不到有效执行、判决书成了“一纸空文”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打击“老赖”出重拳,截至2015年12月31日,全国共有308万名被执行人被纳入“黑名单”。  最高人民法院29日发布的《中国法院的司法改革》白皮书介绍的情况。  白皮书表示,最高人民法院修改惩治“老赖”的司法解释,对失信被执行人全面限制非生活或经营必需的消费;拓宽被限制主体,从个人扩展到单位负责人、实际控制人;惩戒的范围从现实的社会活动扩展到网络虚拟空间;建立全社会失信惩戒联动机制。2016年1月,最高法还联合44个国家机关和具备社会管理职能的单位,以签署备忘录的形式,共同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截至2015年12月31日,累计拦截357.7万人次购买飞机票、59.88万人次购买列车软卧、高铁和动车一等座以上车票。   同时,白皮书还介绍,最高人民法院还与国家工商总局合作,通过网络专线推送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数据,限制失信被执行人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管,系统运行以来,共有139.4万失信被执行人被纳入名单,拦截注册登记6686次。(完)责任编辑:

原标题:“涉药的压力远大于参加奥运会”  2000年2月26日,吉隆坡世乒赛,中国男乒决赛2比3不敌瑞典队,刘国梁一人输了两分。当时只有少数人知道,刘国梁正饱受兴奋剂困扰,心思已不全在打球上。好在小半年调查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刘国梁顶了下来。16年后,刘国梁以国乒总教练身份带队重返吉隆坡时,他已然记不清当年的场馆了,但对当年的每一场球都记忆犹新。“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刘国梁淡淡地说。      国乒队昨晨抵达吉隆坡,中午便赶到比赛馆适应场地。“之前那个像是个展览馆,细长型的。”走进场馆,刘国梁抬头看了看,有些拿不准,“在我的记忆中,应该不是这个馆。”2000年,吉隆坡曾承办过一届世乒赛。  刘国梁记得没错,今年的世乒赛场馆确实不是16年前的那个。3年前申办世乒赛时,马来西亚承诺把比赛放在吉隆坡的布特拉体育馆,但因为要准备2017年东南亚运动会,布特拉体育馆去年6月起封闭改造,组委会只能把比赛挪到雪兰莪州首府莎阿南的美拉华蒂体育馆。  场馆记忆模糊了,但重回吉隆坡的刘国梁对当年的比赛却记忆犹新。“来之前想过好几次当年的情形,那是我运动生涯里第一次输给老瓦(瓦尔德内尔),之前打老瓦我可是6连胜。当时关键分处理上出了问题,其实打好了是可以拿两分的。”16年前的世乒赛,乒乓球还是3局2胜制,刘国梁第3局一度20比17领先,打佩尔森时决胜局也领先过。“当时自己的技术和能力比较成熟,毕竟那时刚拿了大满贯。但赛场外的兴奋剂事件对自己影响很大,场上显得比较躁。”刘国梁说。  刘国梁所说的兴奋剂事件,当年震惊国际乒坛。1999年8月,刘国梁在一次例行尿检中表睾酮呈阳性,国际乒联随即进行了3个月的追踪调查。当年10月,国乒队把这一消息告诉刘国梁,此后他陷入小半年的痛苦挣扎中。吉隆坡世乒赛后一周,国际乒联给中国乒协发函确认刘国梁表睾酮超标由內源引起,非外界作用所致。  “有的时候,都有一定的命运在里面。”谈及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淡淡地说,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前,刘国梁很少有时间进行系统训练。“我大部分时间用来准备飞行检查了,没有全身心专注在比赛中。”打了三十多年球,刘国梁深知对运动员来说,心理有时候比技术更重要,“只有心理准备比较充分,动作才会比较稳定、不会变形,克服一些突发事件才不会显得特别焦虑。那次世乒赛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教训。”  16年前的男团决赛,刘国梁第一个上场对阵瓦尔德内尔,“平时我打球战术意识非常强,那时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场对老瓦,蔡指导做教练。在场上喝完水,我就往球台那儿走。”刘国梁举起手比划了一个喝水、扭头的动作,“走到一半我又回来了,问蔡指导我是发高抛还是低抛啊,问完之后我傻了,他也傻了。我怎么会问出这个低级的问题来,一个运动员都不知道要发什么球了。”  刘国梁说他当时就没想过球,看上去人在练,但脑袋里根本就没想过。脑子里没有思路,直接反映在球台上,“当时打得相当烦躁,心想:我打赢了又有什么用?回头检查结果出不来,你还是兴奋剂啊。”  1999年,刘国梁成为中国乒乓球史上第一个大满贯,技术和身体正处峰值。“我那时的能力比以前都强,但人的意志、思想没有在球上,总是恍惚的。”刘国梁用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小半年时间,“那时也是封闭训练,我住一个单间,每天熬到凌晨三四点睡,早上7点起床,等着一个月3次的飞行检查。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天天还得正常训练。”1999年8月查出表睾酮超标,刘国梁是在两个月后才知道的,巨大的压力差点击溃了他。      2000年吉隆坡世乒赛时,队里没几个人知道刘国梁尿检呈阳性的事情。“一直到打完比赛后做总结,才知道这件事。”孔令辉说,“当时蔡指导做总教练,他一直保密,担心影响到其他队员。”  2比3输给瑞典后,队里的情绪不高。“当时打完那场决赛后,王励勤、马琳、刘国正他们哇哇大哭起来。我输了两分却没有哭,我还过去安慰他们,你们这是哭什么啊。”16年后再谈往事,刘国梁说得自己都笑了起来,“当时兴奋剂带来的这种压力,远远大于参加奥运会,因为这个东西你说不清楚,你是在蒙受不白之冤。”  在不知情的队友面前,刘国梁要装得很淡定,看不出太多异常。等到确定世乒赛名单时,他以为自己是不会上场的。“当时蔡指导(时任国乒总教练)、李指导(李富荣),还有杨头(杨树安,时任中国乒协副主席)跟我商量,我最早以为是不报我的。”刘国梁回忆着,“因为用我的话,只要我上一场,中国队成绩有可能全部取消。当时中国乒协的领导在看到国际乒联的调查后,还是非常相信我的。当时我刚拿了大满贯,如果不让我上场的话,显得我们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了。最后队里的意见是正常上、正常打。”  刘国梁当时想得很开,即便不上场也没关系,对他的打击也不大。“当时对打球都没心思了,说白了,就是奥运会不参加又能怎样?我又不是没拿过,1996年拿了两块(金牌)了。”刘国梁说,“关键是心里憋屈、冤枉啊,就好像一个人不是你杀的,你本来是救人,结果说人是你杀的,还没有摄像头,说都说不清楚。如果后来(国际乒联)没有澄清,你找谁解释去?全世界你都说不清楚。”      刘国梁后来也哭过,吉隆坡世乒赛后,国际乒联正式致函中国乒协,还了刘国梁一个清白。“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好到了广州,我和蔡局(蔡振华),还有杨头(杨树安)一起,从中巴车上一下来,蔡局跟我说没事了。当时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那一下真的是释放了。”  不过,扫去兴奋剂阴影的同时,刘国梁的状态也没了。16年前的吉隆坡世乒赛跟今年一样,也是2月底进行,也是奥运会年。“好不容易等到澄清了,但快到奥运会时又没状态,状态这东西真不是你想让它出来就能出来。”2000年6月参加美国公开赛时,刘国梁剃了一个光头给自己鼓劲儿。  这段往事,刘国梁已经很多年没提了。2000年在吉隆坡打世乒赛时,目前队里年纪最小的樊振东刚满3岁。谈起当年的兴奋剂事件,刘国梁称现在队员们大概了解一些,但细节上可能不是很清楚,他希望弟子们能像他一样,扛得住来自各方的压力。  “当时我的压力不是来自奥运会,我就是输两分也没问题的,我跟孔令辉是铁报的,不存在这个压力。主要是赛场外的压力,现在他们没有赛场外的干扰,仅仅是自己的技术、心理和思想。大家谁都想去奥运会,乒乓球队的运动员去奥运会,都不会只是去参与一下的,都是奔着冠军去的。”刘国梁说。  16年后,再次带队来吉隆坡,刘国梁希望队伍能有一个好的发挥,但他说终极目标不在吉隆坡,还是在里约。“这次世乒赛完了就是奥运会预选赛,之后就是奥运会,这个步骤大家都知道,关键是看队员能否克服自己的私心杂念,在比赛中有优异的发挥,来赢得大家的信任,这是每个运动员的必经之路。”  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吉隆坡报道责任编辑:

原标题:四川市级政府一把手大调整 广元等4市换市长  2月19日,四川省委组织部官方网站发布《干部任前公示》,公示了一批干部拟任职情况。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广元、达州、眉山、宜宾等四市有了新的市长人选。    四川组工网系四川省委组织部官网。四川省委组织部此次发布的《干部任前公示》(以下简称《公示》)共涉及12名干部。  《公示》显示,根据《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四川省党政领导干部任职管理办法》的规定,为进一步减少用人失察失误,把干部选好选准,现将邹自景等同志拟任职情况进行公示。  其中,现任广元市委副书记的邹自景拟提名为广元市市长人选;现任达州市委副书记的郭亨孝拟提名为达州市市长人选;现任乐山市委副书记、峨眉山市委书记(兼)的罗佳明拟提名为眉山市市长人选;现任宜宾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杜紫平拟任宜宾市委副书记,拟提名为宜宾市市长人选。  《公示》称,干部群众如对人选有不同意见,或认为人选在德的方面有不良反映,或有跑官要官、拉票贿选等问题以及违反廉洁自律的行为,请于5个工作日内(2月20日至2月26日)通过信函、电话和网络举报等方式向省委组织部干部监督处反映。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拟提名为市长人选的四名干部全为“60后”,年龄最小的邹自景今年48岁。四人的学历也不低,邹自景为在职硕士研究生、郭亨孝为硕士研究生、罗佳明为在职博士研究生,杜紫平为党校研究生。  此外,四人中除了杜紫平的现任职务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外,其他三人的现任职务均为市委副书记;四人中除罗佳明是异地调任(从乐山市到眉山市)外,其他三人的工作地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四人担任现任职务的时间分别为3年4个月、1年11个月、3年6个月、2年9个月。  据《四川日报》报道,21日,广元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四川省委组织部宣布中共四川省委决定:此前担任市长职务的王菲任广元市委书记。免去马华广元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记者了解到,曾长期担任成都市委常委的包惠现任达州市市长;宋朝华现任眉山市市长;徐进现任宜宾市市长。  (上游新闻记者王鑫)责任编辑:

原标题:福建厦门副市长李栋梁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  中新网2月1日电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日前,经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福建省莆田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对福建省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李栋梁(正厅级)立案侦查。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李栋梁,男,汉族,1962年8月出生,福建同安人,198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11月入伍,大学学历。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2015年11月18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1979年11月至1984年01月,解放军32824部队三营十五连战士、班长;  1984年01月至1984年08月,福建省同安县新民公社治安办、计生办工作人员;  1984年08月至1989年0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五显乡人武部干事、乡纪委委员;  1989年02月至1991年07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乡人武部部长;  1991年07月至1993年09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乡人武部部长、党委委员;  1993年09月至1994年08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汀溪镇党委副书记、人武部部长;  1994年08月至1994年1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莲花镇党委书记;  1994年12月至1997年02月,任福建省同安县莲花镇党委书记兼镇人大主席;  1997年02月至1999年06月,任福建省同安县政府副县长,同安区副区长(其间:1997年02月至1999年04月在宁夏海源县挂职任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  1999年06月至2002年02月,任厦门市同安区副书记、副区长;  2002年02月至2002年03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副书记、副区长、代理区长;  2002年03月至2007年01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副书记、区长(其间:2001年09月至2005年07月,参加华东政法学院法学专业学习);  2007年01月至2011年07月,任厦门市湖里区委书记;  2011年07月,起兼任厦门市两岸金融中心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  2011年09月至2011年10月,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  2011年10月至2011年11月,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  2011年11月,起任厦门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厦门火炬高新区管委会主任。  2014年2月20日消息,在2013年的“市长杯”全国武术太极拳比赛中,福建队独树一帜,只有6名参赛运动员的队伍却战绩不俗,因为他们实力雄厚,这之中就包括厦门市副市长李栋梁。  经过一天的角逐,厦门选手力夺4冠,代表福建队位居榜首。李栋梁获得陈式太极拳和传统器械第一名,并获颁最佳技术奖。  李栋梁少年时开始习武,堪称“武林高手”。责任编辑:

分类:爱情

时间:2016-01-06 15:17:06